沒關系,是愛情啊

沒關系,是愛情啊

《沒關系,是愛情啊》是由金奎泰導演,盧熙京編劇,趙寅成孔孝真領銜主演的水木劇。

該劇講述了因小傷庸人自擾,背負著內心的疾病生活著的現代人的人生與愛情的故事。

該劇于2014年7月23日在韓國SBS電視台播出。

劇情介紹

趙寅成飾演有著完美的外貌和青山流水般的口才的浪漫的推理小說作家張載烈,孔孝真出演表面灑脫實際上比誰都有人情味的精神科醫生池海秀,兩個性格迥異的人墜入愛河的故事。

《沒關系,是愛情啊》劇照《沒關系,是愛情啊》劇照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張宰烈趙寅成強迫症的折磨下生活的人氣推理小說家兼電台DJ
池海秀孔孝真大學醫院裏閒賦了一年的精神科醫生
趙東民成東日精神科醫生,池海秀的初戀
樸洙光李光洙咖啡廳服務員,患有圖雷特氏綜合症
韓江宇都暻秀高中生,張宰烈的鐵桿冬粉(是張宰烈幻想出來的人物)
吳少女李晟京在宰烈經營的咖啡廳打工女學生
李草兒尹貞伊張宰烈的前女友,雜志記者
崔浩道尚宇池海秀的前男友,電視台藝能局PD
張宰範梁益俊張宰烈的哥哥
李英真陳京趙東民的妻子,精神科醫生
--車和娟張宰烈,張宰範的母親
--金美京池海秀的母親

職員表

導演:金圭泰
編劇:盧熙京
配音導演:廖欣怡(粵語版)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沒關系,是愛情啊

張載烈 | 趙寅成

(30歲初半,人氣推理小說作家,電台DJ)

雖然在床上無法入睡,還有執著于某幾個顏色的強迫症,但在社會生活中完全沒有無理。和梁泰勇是出版社的共同代表,也是海秀和東明住的建築的共同所有者。以帥氣的外貌和長腿、一針見血的表達和殘忍的推理小說作家而聞名的他,憑借該名聲在固定電台節目的人氣時段以DJ的身份活躍著,任誰看都覺得他以帥氣浪漫男子的表象穩固了坐席。某天,他看了自稱是他冬粉、叫做江宇的家伙請求他即便不喜歡也一定要看的小說,發現這不就是他的過去史被原封不動地寫在裏面嘛,這是什麽?此外,這女人池海秀算什麽呢?沒完沒了逐漸牽製著我的性情、越來越靠近的這女人,好久沒碰到這樣難對付。

沒關系,是愛情啊

池海秀 | 孔孝真

(30歲出頭,大學醫院精神科一年資歷修醫生)很酷,很chic,常常發火。雖然對同事們來說稱得上是危險的醫生。但是卻得到了具有卓越洞察力的評價。雖然對患者敘述感同身受的同感能力一般。指導教授趙東明卻經常說她會成為最棒的精神科醫生。但是最近她有些懵了,我到底適合做精神科醫生嗎?懷揣著要解開這個沒有正解的問題的心情,比起醫生,患者的一隻更為重要這一點也是讓人煩躁的部分。推理作家與精神科醫生邂逅,再以這種荒謬主題開播的脫口秀中,代替趙東明前去而相遇了。但是,這個男的真的是好晦氣,談及精神科醫生們如同詐欺犯,這不是在攻擊她嗎?她笑得咬牙切齒。因為除了脫口秀,我也不會見到這家伙!但,這算什麽呀?之後和這家伙又再次見面了,幾天後住進來了個新的同居室友,這不就是張載烈嗎?oh my god!

沒關系,是愛情啊 樸秀光 | 李光洙

(20代後期,咖啡店職員,抽動穢語綜合症患者)

夢想著積極的性格,chic的魅力。他的抽動穢語綜合征7歲時第一次發病,國小第一天入學日,排隊依次報號時,突然毫無理由的,在他自己也毫無意識的情況下接連不斷發出“xiang,598,噗噗(鼻子發出的噗噗聲),啊”等毫無關系的聲音,身體遲鈍,軍人爸爸覺得他不像個男子漢,和媽媽一樣腦子不夠聰明,所以把他往死裏打,媽媽第二天帶他去了醫院,醫生雖然給他開了葯,但是媽媽卻陡然地造成了他的毛病,不給他吃葯。之後被孤立,最終到了國小也沒能畢業的地步。幾年後自己找上了趙東明的醫院,吃了葯,多虧了趙東明的處方,變得看起來隻是稍微有些奇怪了。開朗的性格,雖然有抽動穢語綜合征也還湊合活著,但是,女人是問題,不管如何傾註真心,展現幽默,女人們都不被吸引,雖然和女生有糾纏過,但是睡覺時出現了症狀(睡覺時也會不自覺地亂罵)之後就杜絕聯系了,雖然愛著海秀,但是也有自知之明,清楚知道不可能,想著女人,難看的人生。

沒關系,是愛情啊

趙東民 | 成東鎰

(40歲出頭,神經科開業醫生)

海秀的初戀,與海秀所在大學醫院精神科醫生李真英結婚生活了三個月後因性格差異離婚。之後與現在的妻子結婚,生了一個女兒。妻子和女兒現在在美國學習中,是個大雁(獨守在韓國)爸爸,與海秀是同居室友。大學時代就被冠上矢志不渝神經病匯總的別名,怪的不得了的醫生。不管是診斷還是治療都隨意胡來,在大學醫院在職時被誘勸辭職,成為了開業醫生,但是,給了同僚醫生們當頭一棒的這個人,認為患者死了更好。自己賺的錢大部分都給了在街上的青少年用了,去青少年犯罪教導所給孩子們無償做心理咨詢,遇到了張載範(張載烈的哥哥)。最為少年犯幾乎一生都在監獄裏度過的這個男人,他很好奇這個男人的心理狀態。

沒關系,是愛情啊

韓江宇 | 都暻秀

(18歲,高中生,小說家志願生)

小心謹慎而又心軟,但還是呆著美少年般清脆的笑聲。他想變成走過倒酶的過去,變成最佳作家的人,他是張載烈的熱血冬粉,而他想和張載烈一樣。他希望自己寫的小說能成為暢銷書,讓媽媽開心,雖然纏著討厭自己的張載烈,把小說給他看,但毫無希望。那麽,寫點刺激的東西?他開始把張載烈的故事寫進小說,就這樣,他令張載烈感到厭惡了,張載烈連電話也不接了他心裏很焦慮,那天爸爸喝了酒,還在家裏放了火不是嗎?他打電話給張載烈懇求他幫忙....可是張載烈連電話都不接,結果,他和酒醉的父親發生了肢體沖突打了一架,卻感到莫名的快感。作家先生!我打了爸爸..!他看到了一般擔憂跑過來的張載烈,這樣的日子,能理解我的人隻有作家先生了,你知道嗎?

沒關系,是愛情啊

吳少女 | 李聖經

(載烈咖啡店打工員)

任誰看都是問題學生,經常不去學校,勒索孩子們,就這樣將轉學生捅了了幾刀差點被殺死,因為這件事被退學 但因為心底善良的老師做了自退處理。 按照自己的心意活著。

爸爸說被索性別去上學了。這樣的話就隻能撿垃圾了賣舊貨古董 這世上沒有害怕的東西、喜歡在路上遇到的載烈、就進了他家坐坐。總覺得海秀很帥氣。手指也很長。也散發出媽媽的味道。海秀呢。因為這個小朋友。到了暈頭轉向的地步。但是。那是她的事情。我隻是覺得這個家有房東 樸洙光 還有來學校演講。給了我品行障礙相似的病名作為禮物的趙博士,比什麽都有趣。所以喜歡。常常在他們面前一個勁的晃悠,不僅獲得打工的機會,海秀從化妝品到飯都給買了。雖然喜歡嘲笑的樸洙光總是讓人不入眼,不和心意,但是為什麽總是想要像口香糖一樣在這家人附近粘著呢?

音樂原聲

專輯名稱發行日期專輯風格語種專輯封面
沒關系 是愛情啊 O.S.T 2014年07月23日
O.S.T
韓語 沒關系,是愛情啊沒關系,是愛情啊

獲獎記錄

獲獎時間屆次獎項名稱獲獎人物備註
2015年
第3屆
Drama Fever最佳表演獎
趙寅成
獲獎
2015年
第3屆
Drama Fever最佳吻戲獎
趙寅成
獲獎
2015年
第3屆
Drama Fever最佳觀眾人氣獎
趙寅成
獲獎
2014年
第3屆
大田電視節大賞
趙寅成
獲獎
2014年
第3屆
大田電視節人氣明星獎
李光洙
獲獎
2014年
第3屆
大田電視節男子新人獎
都暻秀
獲獎
2014年

SBS演技大賞迷你劇女子最優秀演技賞
孔孝真
獲獎
2014年

SBS演技大賞迷你劇男子優秀演技賞
成東日
獲獎
2014年

SBS演技大賞迷你劇特別演技賞
李光洙、陳京
獲獎
2014年

SBS演技大賞Best Couple獎
趙寅成、孔孝真
獲獎

播出信息

播出地區播出平台播出日期接檔被接檔
韓國
SBS電視台
2014年7月23日
你們被包圍了
對我而言可愛的她

收視情況

收視率
集數播出日期AGB全國AGB首爾TNS全國TNS首爾同檔排名
012014.07.239.3%11.0% 9.8%13.5%3
022014.07.249.1%10.3%11.2%13.6%3
032014.07.309.1%9.6%9.4%11.6%3
042014.07.3110.1%11.2%10.5%12.4%3
052014.08.0610.1%11.5%9.8%12.1%3
062014.08.0710.0%10.8%9.8%11.6%3
072014.08.139.8%11.0%11.0% 13.4%3
082014.08.1410.2%10.9%10.0%11.6%3
092014.08.209.7%10.8%9.7%11.8%3
102014.08.2110.0%11.2%11.2%13.8%3
112014.08.279.0%10.2%9.4%11.5%3
122014.08.289.7%10.5%10.6%12.3%3
132014.09.039.5%10.7%9.3%11.4%3
142014.09.049.4%9.7%10.6%12.4%3
152014.09.1011.4%12.1%11.1%13.1%1
162014.09.1112.9%13.8%13.4%15.2%1
平均收視率 10.0%11.0%10.4%12.6%

劇情評價

本劇目前在國內外都很受關註,它具有豐富的故事、美麗的影像、最具實力的演員、結合幽默與感動的氛圍,給觀眾帶來了感動與歡樂。尤其是扮演擁有完美的外貌和如青山流水般口才的浪漫男人,人氣推理小說家張載烈一角的趙寅成,和扮演表面上看是灑脫的個性女子,但實際上卻是個比誰都有人情味的精神科醫生的孔孝真,即使在首次合演的情況下,也能自然而然地融入到互相爭執並互相吸引的角色中,他們今後的演技呼應更令人期待!(環球網評)

劇照劇照

分集劇情

第1集

張宰烈被哥哥捅傷

犯人張宰範刑滿出獄,許多牢房歡送張宰範,張宰範出獄之後來到弟弟張宰烈娛樂的地方,趁著眾人不備掏出利器狂捅張宰烈,張宰烈在哥哥張宰範的捅扎下倒在地上,身上流出許多鮮血,張宰範因為出獄行凶再次被關進監獄,外界對張宰範傷害張宰烈的動機百思不解。

早上,精神病醫生池海秀坐在客廳看電視,電視中正在報道作家張宰烈被哥哥張宰範捅傷的報道,池海秀看完新聞報道出門上班。

醫院裏有許多精神病人需要醫治,池海秀發現一個女子帶走了需要治療的兒子,看著女子急匆匆帶走兒子,池海秀撒腿追出醫院,女子已經帶著兒子鑽入一輛計程車,池海秀隻能眼睜睜看著女子離去。

二年過去,張宰烈恢復健康繼續寫作,電視台邀請張宰烈參加節目,池海秀也獲得電視台邀請與張宰烈雙雙來到節目現場。

張宰烈是作家擅長言談,池海秀被張宰烈風趣的言談逗樂,節目現場充滿了歡聲笑語,與張宰烈進行完節目,池海秀離開電視台跟一伙同事聚會,同事們一邊喝酒一邊聊天,其中一個同事惹怒了另外一個同事,池海秀見雙方箭拔弩長大有動手撕鬥的跡象,趕緊找了一個借口起身離去。

張宰烈在酒吧中玩樂,池海秀來到酒吧遇到了張宰烈,兩人喝完酒來到酒吧外面,一個叫範錫的精神病人忽然出手偷襲了張宰烈,張宰烈猝不及防脖子後面挨了沉重一擊,鮮血立即從張宰烈的傷處流了出來,張宰烈顧不上脖子產生的劇痛,向池海秀打探範錫的身份,池海秀認識範錫,範錫是一名精神病患者,如果讓範錫在社會上遊蕩,一定會有更多的人被範錫傷害,為了抓住範錫,池海秀與張宰烈乘坐汽車一路追趕範錫。

範錫開車的速度極快,張宰烈加大油門緊緊跟在範錫身後,池海秀已經發現了張宰烈脖子上浸出的血漬,考慮到張宰烈受了傷,池海秀非常擔心張宰烈意識模糊無法正常駕車,張宰烈顯然沒有將脖子上的傷放在心上,一邊開車一邊與池海秀談笑風聲,池海秀想測試一下張宰烈的意識,伸出手指要求張宰烈辯認指頭的數量,張宰烈意識正常正確辯出了池海秀伸出的手指數量,池海秀見張宰烈意識正常,心頭大石落地繼續讓張宰烈開車追趕範錫。

範錫駕車來到一處懸崖邊上,張宰烈開車向範錫撞了過去,範錫猛拐方向盤躲避張宰烈的沖撞,張宰烈加大油門瘋狂沖撞範錫,範錫駕車失控沖到了一處石堆上方,張宰烈駕駛的汽車也失控的向懸崖邊開了過去,眼看汽車就要從懸崖上方沖下去,張宰烈踩下車剎拼命控製汽車前進的方向,汽車拐了一個彎側著身子停在懸崖邊上,張宰烈再慢一秒鍾就要車毀人亡了。

第二天早上,警察趕來抓到了範錫,範錫雖然受了傷,但依然精神抖擻在警察手中掙扎,警察們費了好大的力量才把範錫帶到了車上,範錫離去不久,池海秀讓張宰烈把頭靠在她的肚子上,張宰烈搞不懂池海秀的用意,一頭霧水跪在地上把頭靠在池海秀的肚子上,池海秀見張宰烈靠在她的肚子上,趕緊從身上掏出一塊白毛巾替張宰烈擦拭脖子上的血漬,經歷了一晚上的激烈追車,張宰烈脖子上的血跡已經凝固,池海秀拿起毛巾細心地替張宰烈擦拭脖子上的血漬,擦著擦著,池海秀忽然眼睛一黑向地上倒去,張宰烈反應極快迅速伸手抱住了池海秀,池海秀經歷了一晚上的追車已是心力憔悴,範錫被抓走之後,她已經沒有力量再支撐整個身體,張宰烈深知池海秀是受到了過度驚嚇需要好好休養,看著昏迷不醒的池海秀,張宰烈苦笑一聲,自語世界上的所有女人都把他當成紳士看待,池海秀跟所有女人一樣,相信張宰烈是一個正人君子,所以才放下警惕暈倒在了張宰烈懷中,如果張宰烈是一個不良人士,一定可以趁著池海秀昏倒的時候行不軌之事。

看著倒在懷中的池海秀,張宰烈心中升起憐憫,抱起池海秀離開懸崖,一路上,張宰烈低頭打量池海秀,陽光下的池海秀長得俊俏動人,張宰烈還是第一次發現池海秀長得如此美麗,之前跟池海秀雖然見過幾次面,但張宰烈從來沒有認真打量池海秀的長相。

第2集

張宰烈與池海秀成為鄰居

警察帶走了精神病患者範錫,心力憔悴的池海秀昏倒在張宰烈懷中,張宰烈將池海秀送到醫治醫治,池海秀恢復健康回到精神病醫院工作。

一名男性精神病少年喜歡畫女人和男人的性器官,池海秀惴惴不安接近精神病少年,少年拿出畫紙給池海秀看,池海秀看清了畫上出現的女人器官,羞紅了臉將視線移到旁邊。

張宰烈搬到跟池海秀居住的樓房,池海秀開啟房門認出了張宰烈,臉上立即升起驚訝的神色,張宰烈泰山壓頂看著池海秀,笑稱以後跟池海秀成為鄰居關系,池海秀見張宰烈已經搬了過來,隻得指引張宰烈的住處在何處,張宰烈拖著行李箱從洙光門前經過,赫然發現精神病醫生趙東民正在教洙光克服病魔。

洙光與趙東民見來了新鄰居,二人趕緊來到張宰烈房中示好,洙光生怕張宰烈誤會他跟趙東民是同性戀,趕緊將自己患上某種精神病需要趙東民醫治的真相說了出來,張宰烈對洙光與趙東民沒有好感,要求二人離去。

池海秀在醫院開導一名變性患者,變性患者原來是男兒身,後來瞞著家人做了變性手術,變性患者的親屬無法接受事實,許多親屬出手暴揍變性患者,變性患者的處境不容樂觀,池海秀將變性患者推到一面鏡子旁邊,提醒變性患者應該逃離醫院,否則變性患者將會再次遭受親屬毒打。

張宰烈惹上了小說抄襲風波,其實他沒有抄襲草兒的小說,而是草兒抄襲了他的小說,草兒與張宰烈曾經有過三年戀情,張宰烈來到草兒家中談起小說的事情,草兒堅持認定是張宰烈抄襲了她的小說,二人談話的時候,泰勇藏在窗戶外面,張宰烈離開草兒的家才發現泰勇藏在窗戶外面。

晚上,張宰烈回到出租屋看到客廳坐了許多人,池海秀的男友崔浩當著張宰烈的面親吻摟抱池海秀,張宰烈看在眼中升起了好奇心,來到池海秀身邊透露之前看到崔浩與別的女人接吻,與崔浩接吻的女人就在出租屋中,池海秀得知男友崔浩出軌,勃然大怒質問崔浩是否跟別的女人親吻,崔浩見池海秀知道了他的秘密,隻得極力辯解,池海秀見崔浩不肯承認犯下的過錯,隻得搬出張宰烈指證崔浩。

晚上,張宰烈回到出租屋看到客廳坐了許多人,池海秀的男友崔浩當著張宰烈的面親吻摟抱池海秀,張宰烈看在眼中升起了好奇心,來到池海秀身邊透露之前看到崔浩與別的女人接吻,與崔浩接吻的女人就在出租屋中,池海秀得知男友崔浩出軌,勃然大怒質問崔浩是否跟別的女人親吻,崔浩見池海秀知道了他的秘密,隻得極力辯解,池海秀見崔浩不肯承認犯下的過錯,隻得搬出張宰烈指證崔浩。

池海秀心情失落在醫院上班,男友崔浩想向池海秀解釋出軌的原因,池海秀不想理睬崔浩,蹲在過道上一聲不吭,崔浩見池海秀不想說話,隻得站在一邊無可奈何註視池海秀。

晚上,池海秀回到家中將自己鎖在房間裏面,張宰烈非常理解池海秀的心情,拿起一瓶紅酒敲開了池海秀的房門,池海秀開啟房門見是張宰烈,臉上升起不悅不想理睬張宰烈,張宰烈倒了一杯紅酒將酒杯遞到池海秀面前,勸說池海秀喝酒消愁,在張宰烈的勸說下,池海秀伸手接過酒杯,張宰烈以為池海秀會喝酒,豈料池海秀忽然將酒杯裏面的紅酒倒到了張宰烈的臉上,張宰烈被池海秀倒了酒沒有生氣,而是滿臉笑容勸說池海秀不要動怒,池海秀本來以為張宰烈會轉身離去,結果張宰烈忽然將手中的紅酒倒在了池海秀的臉上,池海秀猝不及防被張宰烈倒了個滿臉是水,狼狽不堪站在張宰烈面前,張宰烈得意洋洋看著池海秀,聲稱自己是一個有仇必報有冤報冤的人。在張宰烈的嘻笑聲中,池海秀面無表情看著張宰烈。

張宰烈其實是真心想安慰池海秀,不久之前他被前女友控告抄襲小說,實際上他根本沒有抄前女友草兒的小說,真正的內幕其實是草兒抄襲了張宰烈的小說,除了草兒背判張宰烈,泰勇也背判了張宰烈,張宰烈非常理解被朋友和愛人背判的滋味,不久之前池海秀的男友出軌跟別的女人親熱,張宰烈深知池海秀的心情狀態跟他一樣。

第3集

警察帶走了精神病患者範錫,心力憔悴的池海秀昏倒在張宰烈懷中,張宰烈將池海秀送到醫治醫治,池海秀恢復健康回到精神病醫院工作。

一名男性精神病少年喜歡畫女人和男人的性器官,池海秀惴惴不安接近精神病少年,少年拿出畫紙給池海秀看,池海秀看清了畫上出現的女人器官,羞紅了臉將視線移到旁邊。

張宰烈搬到跟池海秀居住的樓房,池海秀開啟房門認出了張宰烈,臉上立即升起驚訝的神色,張宰烈泰山壓頂看著池海秀,笑稱以後跟池海秀成為鄰居關系,池海秀見張宰烈已經搬了過來,隻得指引張宰烈的住處在何處,張宰烈拖著行李箱從洙光門前經過,赫然發現精神病醫生趙東民正在教洙光克服病魔。

洙光與趙東民見來了新鄰居,二人趕緊來到張宰烈房中示好,洙光生怕張宰烈誤會他跟趙東民是同性戀,趕緊將自己患上某種精神病需要趙東民醫治的真相說了出來,張宰烈對洙光與趙東民沒有好感,要求二人離去。

池海秀在醫院開導一名變性患者,變性患者原來是男兒身,後來瞞著家人做了變性手術,變性患者的親屬無法接受事實,許多親屬出手暴揍變性患者,變性患者的處境不容樂觀,池海秀將變性患者推到一面鏡子旁邊,提醒變性患者應該逃離醫院,否則變性患者將會再次遭受親屬毒打。

張宰烈惹上了小說抄襲風波,其實他沒有抄襲草兒的小說,而是草兒抄襲了他的小說,草兒與張宰烈曾經有過三年戀情,張宰烈來到草兒家中談起小說的事情,草兒堅持認定是張宰烈抄襲了她的小說,二人談話的時候,泰勇藏在窗戶外面,張宰烈離開草兒的家才發現泰勇藏在窗戶外面。

第4集

晚上,張宰烈回到出租屋看到客廳坐了許多人,池海秀的男友崔浩當著張宰烈的面親吻摟抱池海秀,張宰烈看在眼中升起了好奇心,來到池海秀身邊透露之前看到崔浩與別的女人接吻,與崔浩接吻的女人就在出租屋中,池海秀得知男友崔浩出軌,勃然大怒質問崔浩是否跟別的女人親吻,崔浩見池海秀知道了他的秘密,隻得極力辯解,池海秀見崔浩不肯承認犯下的過錯,隻得搬出張宰烈指證崔浩。

張宰烈的哥哥張宰範即將出獄,上一次出獄的時候張宰範揮刀捅傷了張宰烈,事後張宰範被警察帶走再次獲刑入獄,光陰飛逝過了二年時間,張宰範出獄時間越來越近,為了給張宰烈製造壓力,張宰範專門打了一個電話給張宰烈,透露自己即將出獄,通話結束之前,張宰範殺氣騰騰聲稱出獄之後要扭斷張宰烈的脖子,張宰烈沒有被張宰範嚇住,提醒張宰範不要把他當成二年前的膽小鬼,如今他已經成為了一個不懼惡勢力的男子漢,完全可以反擊窮凶極惡的張宰範。

池海秀心情失落在醫院上班,男友崔浩想向池海秀解釋出軌的原因,池海秀不想理睬崔浩,蹲在過道上一聲不吭,崔浩見池海秀不想說話,隻得站在一邊無可奈何註視池海秀。

晚上,池海秀回到家中將自己鎖在房間裏面,張宰烈非常理解池海秀的心情,拿起一瓶紅酒敲開了池海秀的房門,池海秀開啟房門見是張宰烈,臉上升起不悅不想理睬張宰烈,張宰烈倒了一杯紅酒將酒杯遞到池海秀面前,勸說池海秀喝酒消愁,在張宰烈的勸說下,池海秀伸手接過酒杯,張宰烈以為池海秀會喝酒,豈料池海秀忽然將酒杯裏面的紅酒倒到了張宰烈的臉上,張宰烈被池海秀倒了酒沒有生氣,而是滿臉笑容勸說池海秀不要動怒,池海秀本來以為張宰烈會轉身離去,結果張宰烈忽然將手中的紅酒倒在了池海秀的臉上,池海秀猝不及防被張宰烈倒了個滿臉是水,狼狽不堪站在張宰烈面前,張宰烈得意洋洋看著池海秀,聲稱自己是一個有仇必報有冤報冤的人。在張宰烈的嘻笑聲中,池海秀面無表情看著張宰烈。

張宰烈其實是真心想安慰池海秀,不久之前他被前女友控告抄襲小說,實際上他根本沒有抄前女友草兒的小說,真正的內幕其實是草兒抄襲了張宰烈的小說,除了草兒背判張宰烈,泰勇也背判了張宰烈,張宰烈非常理解被朋友和愛人背判的滋味,不久之前池海秀的男友出軌跟別的女人親熱,張宰烈深知池海秀的心情狀態跟他一樣。

第5集

警察帶走了精神病患者範錫,心力憔悴的池海秀昏倒在張宰烈懷中,張宰烈將池海秀送到醫治醫治,池海秀恢復健康回到精神病醫院工作。

一名男性精神病少年喜歡畫女人和男人的性器官,池海秀惴惴不安接近精神病少年,少年拿出畫紙給池海秀看,池海秀看清了畫上出現的女人器官,羞紅了臉將視線移到旁邊。

張宰烈搬到跟池海秀居住的樓房,池海秀開啟房門認出了張宰烈,臉上立即升起驚訝的神色,張宰烈泰山壓頂看著池海秀,笑稱以後跟池海秀成為鄰居關系,池海秀見張宰烈已經搬了過來,隻得指引張宰烈的住處在何處,張宰烈拖著行李箱從洙光門前經過,赫然發現精神病醫生趙東民正在教洙光克服病魔。

洙光與趙東民見來了新鄰居,二人趕緊來到張宰烈房中示好,洙光生怕張宰烈誤會他跟趙東民是同性戀,趕緊將自己患上某種精神病需要趙東民醫治的真相說了出來,張宰烈對洙光與趙東民沒有好感,要求二人離去。

池海秀在醫院開導一名變性患者,變性患者原來是男兒身,後來瞞著家人做了變性手術,變性患者的親屬無法接受事實,許多親屬出手暴揍變性患者,變性患者的處境不容樂觀,池海秀將變性患者推到一面鏡子旁邊,提醒變性患者應該逃離醫院,否則變性患者將會再次遭受親屬毒打。

張宰烈惹上了小說抄襲風波,其實他沒有抄襲草兒的小說,而是草兒抄襲了他的小說,草兒與張宰烈曾經有過三年戀情,張宰烈來到草兒家中談起小說的事情,草兒堅持認定是張宰烈抄襲了她的小說,二人談話的時候,泰勇藏在窗戶外面,張宰烈離開草兒的家才發現泰勇藏在窗戶外面。

第6集

晚上,張宰烈回到出租屋看到客廳坐了許多人,池海秀的男友崔浩當著張宰烈的面親吻摟抱池海秀,張宰烈看在眼中升起了好奇心,來到池海秀身邊透露之前看到崔浩與別的女人接吻,與崔浩接吻的女人就在出租屋中,池海秀得知男友崔浩出軌,勃然大怒質問崔浩是否跟別的女人親吻,崔浩見池海秀知道了他的秘密,隻得極力辯解,池海秀見崔浩不肯承認犯下的過錯,隻得搬出張宰烈指證崔浩。

張宰烈的哥哥張宰範即將出獄,上一次出獄的時候張宰範揮刀捅傷了張宰烈,事後張宰範被警察帶走再次獲刑入獄,光陰飛逝過了二年時間,張宰範出獄時間越來越近,為了給張宰烈製造壓力,張宰範專門打了一個電話給張宰烈,透露自己即將出獄,通話結束之前,張宰範殺氣騰騰聲稱出獄之後要扭斷張宰烈的脖子,張宰烈沒有被張宰範嚇住,提醒張宰範不要把他當成二年前的膽小鬼,如今他已經成為了一個不懼惡勢力的男子漢,完全可以反擊窮凶極惡的張宰範。

池海秀心情失落在醫院上班,男友崔浩想向池海秀解釋出軌的原因,池海秀不想理睬崔浩,蹲在過道上一聲不吭,崔浩見池海秀不想說話,隻得站在一邊無可奈何註視池海秀。

晚上,池海秀回到家中將自己鎖在房間裏面,張宰烈非常理解池海秀的心情,拿起一瓶紅酒敲開了池海秀的房門,池海秀開啟房門見是張宰烈,臉上升起不悅不想理睬張宰烈,張宰烈倒了一杯紅酒將酒杯遞到池海秀面前,勸說池海秀喝酒消愁,在張宰烈的勸說下,池海秀伸手接過酒杯,張宰烈以為池海秀會喝酒,豈料池海秀忽然將酒杯裏面的紅酒倒到了張宰烈的臉上,張宰烈被池海秀倒了酒沒有生氣,而是滿臉笑容勸說池海秀不要動怒,池海秀本來以為張宰烈會轉身離去,結果張宰烈忽然將手中的紅酒倒在了池海秀的臉上,池海秀猝不及防被張宰烈倒了個滿臉是水,狼狽不堪站在張宰烈面前,張宰烈得意洋洋看著池海秀,聲稱自己是一個有仇必報有冤報冤的人。在張宰烈的嘻笑聲中,池海秀面無表情看著張宰烈。

張宰烈其實是真心想安慰池海秀,不久之前他被前女友控告抄襲小說,實際上他根本沒有抄前女友草兒的小說,真正的內幕其實是草兒抄襲了張宰烈的小說,除了草兒背判張宰烈,泰勇也背判了張宰烈,張宰烈非常理解被朋友和愛人背判的滋味,不久之前池海秀的男友出軌跟別的女人親熱,張宰烈深知池海秀的心情狀態跟他一樣。

第7集

張宰烈來不及呼叫近在眼前的海秀,就已經被張宰範註射了阿米妥,讓他沒辦法反抗。海秀一直打不通張宰烈的電話,也沒有發現被張宰範帶走的張宰烈。

張宰範把張宰烈帶走,用針筒狠狠地刺向張宰烈的身體,並狠狠地痛打他,根本不把張宰烈當人一樣的拳打腳踢。張宰範把張宰烈摔進了臨街的店裏,讓店主嚇得想要報警,有些清醒的張宰烈阻止了店家,並表示會賠償,讓他們不要報警。張宰烈被張宰範那樣的折磨痛打,可是他依然想保住哥哥不進監獄,隻是張宰範還是把他當成必須殺死的對象。

趙東民認為張宰範非常的危險可怕,讓張宰烈不要心軟選擇不報警,這樣會害了他自己。張宰烈認為哥哥即使是一個報復型的患者,也沒有趙東民說的那麽危險,否則就不會隻拿針筒或者刀叉來傷害他了,他希望給哥哥一個機會。

海秀看多了因為背負著家庭的傷害而受傷的人,對于張宰烈的事情,也並不覺得奇怪,認為那隻是普通家庭裏發生的一般事情而已,給了張宰烈很大的安慰,讓他忍不住吻了海秀,但這一次海秀的焦慮症有輕微的發作,讓她感覺渾身直冒冷汗,她表示不隻對張宰烈這樣,對所有人都這樣。張宰烈和池海秀正式開始交往,而海秀對于張宰烈吻她的情景,感到非常地甜蜜。

張宰烈和海秀兩人打電話的方式很幹脆利落,兩人都覺得彼此是自己的菜,很合對方的胃口。張宰烈跟海秀提出了去旅行的想法,海秀讓張宰烈保證會保護她,才同意跟他一起去旅行。

第8集

張宰烈把海秀帶去見媽媽,媽媽始終為了沒有見到張宰範而難過,但對海秀她還是特別的滿意,讓張宰烈跟海秀長久的交往下去。

車玉子想起當年的事,看到餓得半死的張宰範,她不但沒有溫柔對待,還對他又打又罵,可是他還是記得媽媽的生日,記得媽媽說過的話,所以她和張宰烈一樣認定張宰範並不是外界說的那麽壞。

張宰烈約了海秀去旅行,可是海秀的手受了傷,他想取消旅行,但是海秀還是執意要去旅行,覺得和張宰烈去旅行想想都很甜蜜。張宰烈覺得海秀是一個很怪的人,于是按原定計畫一起去旅行了。

張宰烈在酒店裏訂了豪華套房給海秀住,可是她卻嫌他們不是王子和公主不肯住,宰烈換過了套房,海秀又嫌價格太貴不肯住,而便宜的就隻有兩張床的標房,全部都不能讓海秀滿意。張宰烈沒有辦法了,找來找去都沒有找到讓海秀滿意的,兩個人為此吵了起來。張宰烈認為來旅行是為了開心,而不是一味的隻計較錢,海秀卻為了錢拼命地計較選酒店,真的讓他很無語。兩人在經過一番爭吵之後,才認真開始他們的旅行,留下美好的畫面,海秀的焦慮症也漸漸有些好轉。

張宰烈喜歡跟海秀談論深刻的話題,因為她和他見過的女人有很大的不同,對任何事都有另一套看法。張宰烈忽然吻海秀的時候,被她無情地推開了,所以海秀靠近他時,他也推開了海秀,他要踐行他付出多少就要回報多少的規矩。

張宰烈和海秀踐行他的規矩,所以兩人劃清了界線,誰也不碰誰,連吃飯也AA製。張宰烈晚上跑去海泳,海秀因為他不在身邊無法入睡,所以去找張宰烈。海秀告訴張宰烈,她就是喜歡這樣自由的他的,兩人很深情地吻了起來,決定發生海秀最害怕的性關系。

第9集

海秀與宰烈在海邊共度美好夜晚,宰烈突然產生幻覺,他看到江宇出了車禍並且宰範用刀刺向自己。海秀的安撫使宰烈趨于平靜,海秀陪伴著宰烈在浴缸中入眠。洙光為少女花光了所有錢後徹底死心,但他不願少

第10集

女毀掉人生,他拜托海秀為少女進行性教育。宰範依舊拒絕母親的探視,他給母親留便條稱要報復宰烈。崔浩頻繁的進出讓海秀變得敏感,海秀與家中的三個男人都發生了爭執,這時宰烈突然提出要搬出公寓。

宰烈突然搬走讓海秀無所適從,海秀來到宰烈的衛生間中入睡。崔浩由于工作原因找到宰烈,他挑釁的言語使兩人發生了沖突。宰範在註射了阿米妥後說出了殺父案的實情,他在冤屈得以傾訴後失聲痛哭。

英珍訴說藏在心中多年的歉意,東民決定與英珍繼續保持友情。泰勇無意中發現江宇根本不存在,這一切都是宰烈的幻覺。宰烈去看望海秀母親,海秀母親認定宰烈是自己的女婿。海秀與宰烈同上節目,宰烈否認與海秀的戀愛關系讓海秀心生憤怒。

第11集

宰烈與海秀在節目上的針鋒相對取得了很好的反響,他們借機聊起了結婚的話題。宰烈搬出了海秀的公寓,海秀雖然不舍但不忘悉心叮囑。洙光在請教宰烈後有了長進,他帥氣的向少女提出交往。東民與崔浩竭力調查宰範的殺父案件,宰烈母親成為最大的嫌疑人。宰烈對海秀的感情愈發濃烈,他真誠的向海秀求婚。泰勇通過種種努力後證實江宇是宰烈臆想出來的,他無奈隻得向東民求助,東民意識到宰烈患有嚴重的精神疾病。

第12集

宰烈向海秀求婚時頗為灑脫,實則他對海秀已經產生了強烈的依賴。東民對宰烈的病情深感憂心,洙光無辜的成為了東民的出氣筒。泰勇帶東民來到宰烈兒時生活的地方,東民還原出宰範殺父案件的場景。東民將宰烈單獨約出來見面,他通過輕松的聊天來探索宰烈的病情。少女主動向洙光獻吻,洙光抽搐發作,是少女的引導讓洙光徹底痊愈。東民將宰烈的病情告訴英珍,英珍勸東民應該早日告訴海秀為好。

第13集

東民公開了宰烈的病情,海秀面對大量的事實不得不承認宰烈患上了精神分裂症。洙光回想起宰烈之前不正常的征兆,他決定來陪伴宰烈。洙光向海秀報告宰烈的症狀,他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小心翼翼的開導宰烈。海秀將宰烈的病情告訴宰烈母親,宰烈母親為兒子的狀態深感憂心。宰烈對海秀愈發依賴,海秀卻隻能強裝鎮定的與宰烈相處。東民與英珍決定讓宰烈入院治療,海秀雖然不舍卻也隻能讓宰烈強製入院。

第14集

海秀向宰烈坦述自己卑劣的過往,宰烈卻一如既往的愛著海秀。宰烈去尋找江宇時出了車禍,東民與英珍將宰烈強製送醫。宰範得知宰烈是因為愧疚患上精神病,他陷入糾結之中。東民讓宰烈觀看事故錄像,他想讓宰烈知道江宇並不存在。海秀母親逼迫海秀與宰烈分手,海秀的反抗使自己遭到掌摑。海秀執意來探望宰烈,宰烈在葯物的作用下變得孱弱,宰烈不斷的央求海秀讓自己出院。

第15集

英珍安排宰範前去探望宰烈,宰範情緒激動地對宰烈施暴。宰範理解了自己受冤屈的原因,他終于回歸家庭與母親和睦相處。宰烈欺騙母親說自己已經看不見江宇,他要求母親帶自己出院。海秀整日間精神不振,她受到了醫院的懲處。東民與洙光悉心開導宰烈,宰烈的病情似乎有了好轉。海秀以愛之名要求宰烈堅強對抗病魔,宰烈依靠自己的意志力發現江宇並非真實存在。宰烈主動來醫院接受治療,他想要以自己的方式擺脫江宇。

第16集

宰烈與江宇相互告別,他也自此擺脫了過去的自己。宰烈病情恢復的很快,可是海秀母親卻愈發急切的想要海秀與宰烈分手。宰烈順遂海秀母親的心願,他提出讓海秀出國遊學一年。宰烈恢復了以往的神採,宰範也重新回歸家庭。海秀結束了旅行歸來,可是眾人平淡的反應讓海秀摸不著頭腦。一年後,海秀懷上了宰烈的孩子,宰烈十分興奮自己即將成為父親。東民組織大家混戰來發泄積攢的怨氣,可是相互打鬧之間大家感情越發深厚。電視劇的結尾,張載烈再次以作家身份登上了DJ的舞台,播映結束後,他對自己說,晚安,張宰烈。與海秀在回家的路上,遇見美麗但表現過分熱情的女讀者,宰烈認真的向讀者介紹了自己的妻子,並回絕了讀者的簽名意願。兩個人盡情享受著愛情帶來的所有美麗與溫暖。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