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陽光

沐浴陽光

《沐浴陽光》,韓國電視劇,由導演樸成洙執導,這是一部表現年輕人在人生歧途上的矛盾和喜悅的愛情故事。從該片中可以看到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是如何去愛、去痛苦、並漸漸成熟的。《沐浴陽光》展現了新一代年輕人的面貌。

  • 集數
    20
  • 類型
    愛情
  • 製片地區
    韓國
  • 中文名
    沐浴陽光
  • 其它譯名
    走向陽光,美麗陽光
  • 電視台
    韓國MBC
  • 語言
    韓語
  • 色彩
    彩色

​簡介

演員介紹

(Cha Tae Hyun,Cha Tae-hyeon, 韓文:???,1976年3月25日-),常被誤譯為車太賢,韓國著名電影演員、歌手、電台DJ等。

出生日期:1976年3月25日

電影《沐浴陽光》中演員車太賢電影《沐浴陽光》中演員車太賢

出生地:首爾

家庭成員:父母、哥哥 妻子

身高:1.75米

體重:65公斤

血型:A

就讀院校:首爾藝術大學廣播演藝系;京畿大學大眾媒體影像學系

初次亮相:1995年被KBS(韓國廣播公司)授予超級演員銀獎

酒量:燒酒一瓶半

喜愛的運動:遊泳,足球

初戀時節:高一

部分出演作品:

Super sunday、兒媳婦三國志、皇太子的初戀、明星

女人對女人、向日葵、害羞的戀人、陽光之中、家族野營、我的野蠻女友

Happy together、朱麗葉的男人、瘋狂初戀、戀愛小說

韓文名:김현주

日文名:キム・ヒョンジュ

英文名:Kim Hyun Ju

出生日期:1978.04.24

身高:168cm

體重:50kg

三圍:33-24-34

血型:B型

家庭情況:母親、1個弟弟

學歷:韓國大學戲劇電影學學士

宗教:無宗教

興趣:看書、旅遊、打毛線衣、十字綉、手工藝

特長:唱歌、跳舞、溜冰、滑雪橇

喜歡的食物:肉類,生魚片,糖醋肉,冷面。

喜歡的顏色:藍色,灰色

喜歡的音樂:電影音樂

最想去旅行的國家:瑞士等

印象深刻的旅行:上學時的修學旅行,為了拍廣告去了澳洲5天4夜

想推薦給影迷的電影:還沒有機會看的"回家"

喜歡自己的哪一部作品:所有

記憶中最傷心的事情:沒什麽大的事情

記憶中最高興的事情:Fanclub的創立式

最尊敬的前輩藝人:從事演藝工作很久的前輩們

演藝圈中的好朋友:宋慧喬、李真、Fin.k.l、蘇志燮、 金芝荷、金浩振、樸龍河等

印象深刻的影迷:太多了

成為藝人的動機:就是想做,希望得到大家的愛,自我存在感的識別

如果沒成為藝人的話:繼續學習design

休息日做的事情:最近主要是睡覺,有時間的時候想去運動,學跳舞

出道: 因當《CeCi》雜志模特兒,而進入演藝圈

座右銘:好人必有好報

韓文姓名: 김하늘 (含有"天空"的意思)

英文姓名: Kim Ha Neul

外號:橄欖樹

出生日期:1978年2月21日

身高:167cm

體重:kg

血型:B型

學歷:首爾藝術大學電影學學士

星座:雙魚座

出生地:漢城(忠北丹陽)

家庭:父母及一個弟弟

個性:直率、開朗、情緒起伏大、多愁善感

信仰宗教:天主教

興趣:旅行、聽音樂

收藏品:唱片

喜愛的電影:四月故事、情書、甜蜜蜜

酒量:一瓶啤酒左右

喜歡的食物:甜點、肉類(特別是雞肉)

喜歡的品牌: LEVIS,COOLDOG

喜歡的顏色:黃綠色、天藍色

喜歡的類型:所有和自己合得來的人

討厭的類型:自大的人

首次亮相:1996年模特兒比賽

英文名:Jang Hyuk

外文名:장혁

出生地:韓國

生日:1976年12月20日

星座:射手座

體重:63kg

身高:175cm

學歷:漢城藝術大學影劇系畢業

興趣:自己創作電影腳本,觀看電影

特長:器械體操、運動

座右銘: 10年以後的未來就掌握在現在

性格: 喜怒哀樂都有

愛唱的歌曲: god"觀察",Don't cry,Creep

解除壓力的方式:在賓士的轎車裏大聲叫

家庭成員:爸爸、媽媽、一個弟弟

視力: 1.0/1.0

愛好:欣賞電影、作曲

特長:運動、體操

學歷:漢城藝術大學影劇系畢業

以後的打算:會當好一個好演員

信念:對自己要有自信,勇敢面對所有事情然後全力以赴

將來的計畫:打好演員的基本的訓練

劇情介紹

有這樣一個女子,在一無所有的環境中也不失泰然和溫情,她用自己健康的生命力感化著周圍的人們。相反,也有這樣一個男子,反抗著自己所處的環境。他們通過愛情漸漸恢復對人生的信任。在離異的家庭關系中,青春的熱情與痛苦使他們找到互相理解的道路。

人物介紹

飾 姜仁鶴

姜仁鶴1974年生,小時候父母離異後被送到阿麼家,在那裏度過了憂鬱的少年時期,即將進入中學時,回到再婚的父親身邊,直到中學為止他是個模範學生。但從高中開始對"家庭和存在"感到困惑並因此越軌,對學習心不在焉,反而當起了不良組織的頭頭,闖了很多禍。每次闖禍,都因父親的金錢和人緣而獲救,但越是如此,仁荷越想折磨父親。

沐浴陽光劇照沐浴陽光劇照

當父親感到仁鶴無論如何也上不了大學時,就送他出國留學,但仁荷在國外照樣闖禍,故又重召他回國。仁荷是個具有反抗性格,但無法擺脫父親影響的懦弱男人。對親生母親的思念,對父親的不滿,對真正人際關系的渴望……成年後,他的生活還是動蕩不定。他無法適應周圍環境,無法和人們和睦相處,常常逃避現實,沉迷在搖滾樂和瘋狂駕車之中。妍姬的出現改變了他的人生,與妍姬的相逢給予了他對人生的希望。

飾 李妍姬

李妍姬1977年生,小時候父母因車禍身亡後被寄養在姨媽家。她雖家境貧寒,但頭腦聰慧,學習優秀,自尊自強,決不服輸。不太熟悉她的人都以為她是富家閨女。她性格開朗,富有正義感,樂于幫助處于困境的朋友。每到年級升班時,她都和班裏稍有勢力的孩子發生沖突,但不管理論還是打架別人都鬥不過她,所以淘氣鬼們也懼怕她。

她自己打工艱辛地讀完大學,並實現了想當老師的夢想。與仁荷的相逢好象命中註定一樣,給她帶來了希望,也帶來了失望。雖然愛上了仁鶴,但仁鶴與秀彬的訂婚使她痛苦和矛盾。最終,她喪失了通過自己努力而取得的一切成果,但一如既往堅強地生活著。對弱者的關懷,對孤獨者的憐憫,不露聲色的自我犧牲精神流淌在她的內心深處。

飾 康秀彬

康秀彬1977年生,她是屈指可數的富家閨秀。因為父親的艷聞,所以與母親一起去了美國。母親因被丈夫拋棄,喝酒吸毒,最後以葯物中毒而逝世。母親過世後,秀彬又被父親接回國內。雖然經濟富裕,但從小痛苦的家庭關系使她關緊心靈的大門,身邊沒有一位朋友。在父親給她的大房子裏一個人生活,默默決心獨立?quot;走自己的人生"。但無法實現自己的理想。因沒有接觸過其他異性,隻能與父親介紹的仁荷訂婚。仁荷對與自己處境相同的秀彬感到好感,秀彬通過與仁鶴的交往夢想溫暖的人際關系,但當得知仁鶴的真心後,她又想選擇自強之路。她實際上無社會經驗,性格溫順,但常被人們誤解為傲慢的公主。

沐浴陽光 劇照(二)沐浴陽光 劇照(二)

飾 韓明夏

韓明夏1976年生,仁鶴的親弟弟。他是母親極力想打掉,但為時已晚被迫生下的孩子。常被母親和周圍的人稱為包袱,所以經常決心要自立。對鄙視自己的人們懷有復仇的心理,對身為酒吧舞女的母親的自卑感,對毫無希望的未來的不安,這一切使他專註于自己所作的事情。他從國小開始,在學習、體育、打架上都是第一名。遙遠的夢想和痛苦的現實使他受到創傷後緊閉心靈之門。他表面開朗,容易接觸,並使內心深處的憤怒從不外露,悄悄愛上了哥哥的未婚妻秀彬,但又無法表現。

飾 姜景煥

姜景煥1945年生,仁鶴的父親,退役後投身警界。以特有的處世方法連連晉級,但因牽扯到受賄事件而脫掉警服。可不久後,在事業上的成功,使其擁有巨大的財富。他有效地利用自己當警察時候的人緣,在警察和檢察機關內部建立自己的小集團,為自己的企業服務。雖被稱為公平競爭者,但實際上利用自己的組織提前獲得情報是他成功的秘訣。他雖然獨斷專行,但卻有敏銳的判斷能力。

飾 康才淑

康才淑1977年生,妍姬的高中同學,王朱妍的初婚女兒。從小像公主一樣被人侍奉,無所畏懼。以為自己是公主,是世界的中心,世界要圍她轉動。

分集劇情

第1集

地位顯赫的姜會長之子仁鶴與財閥丁會長之女舒彬在回漢城的飛機上邂逅。 仁鶴高傲的同父異母妹妹才淑有意接近剛剛失去生母的舒彬,遭到拒絕後邀聰明、漂亮且學習成績拔尖的李艷姬到家做客。 在才淑家,家境乎寒的艷姬被對方寬大豪華的住宅驚呆了,而仁鶴同樣被艷姬的美麗、清純所吸引。當勢力的才淑母女倆得知艷姬的身世時,竟然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使艷姬的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仁鶴不滿其養母王女士及妹妹才淑"看人下菜碟"的作法而主動送艷姬回家。車駛近艷姬家時,仁鶴不小心碰倒了迎面騎摩托駛來的明鶴,兩人揪打在一起。 明鶴從小沒有父親,由在夜總會當歌女謀生的母親韓銀玉帶大成人。而銀玉由于年齡已老,在夜總會常常遭到一些人的白眼、欺負和兒子的偏見。

第2集

仁鶴為表道歉,讓才淑轉交給艷姬一張支票,使艷姬感到受到屈辱。才淑譏笑艷姬不自量力,想和她們家套近乎,想用眼淚就可以換取她哥哥的同情心和好感。氣憤的艷姬撕碎支票扔向才淑,二人扭打在一起。 舒彬得知艷姬是孤兒的身世後,十分同情她,暗中幫助了艷姬,並找到艷姬家聲稱要和她做朋友,卻遭到艷姬的拒絕,讓她找臭味相同的有錢人去吧。 得不到母愛的姜仁鶴整日在歌廳、酒吧泡著。無意中聽到親戚說自己生母現在的狀況不好,好像在一家夜總會當歌女,使仁鶴在眾人面前深感難堪。 在夢巴黎夜總會當歌女的韓銀玉,當年是紅極一時的人物,現在年紀大了受到眾人的排擠,雖說有社長的關照,可經常受人欺負,兒子明鶴也冷落她。 舒彬回到漢城後受到繼母的冷眼。在一次大型家宴上,當父親把打扮的像個天仙似的女兒介紹給親朋好友時,卻受到繼母和親戚們的蔑視,孤獨的舒彬隻好以酒澆愁。 仁鶴不願屈從父親和繼母的擺布,對父親說出了心裏話,想搬出去單獨生活,卻遭到父親嚴厲的拒絕。

第3集

明鶴為幫助舒彬擺脫父親派來的手下人的追趕,開快車被警察逮住,並被服兵役。鬱悶的仁鶴終于向父親吼叫出:"知道為什麽當年媽媽會離開你!" 舒彬為自己母親的祭日無人理睬而痛苦,苦悶中找艷姬一塊喝酒,艷姬被那高檔的酒價嚇了一跳。碰巧遇到同樣借酒消愁的仁鶴,艷姬覺得以前自己的做法有些過頭,主動向仁鶴打招呼問好,二人互表道歉。 艷姬的姨媽和姨夫天天都在為生活小吵、大吵。為了學費的事,姨媽又整天嘮嘮叨叨,使艷姬的身心備受煎熬。為了減輕姨媽的負擔,艷姬安慰姨媽,自己在大學裏的學費會想辦法打工賺的。 仁鶴覺得自己已經喜歡上艷姬了,通過和妹妹的打聽,下了番辛苦終于和艷姬坐在了一起,可艷姬看到豪華的酒店和高檔的菜餚時,坦白地對仁鶴說自己不會點菜。

第4集

艷姬望著在酒店裏彈鋼琴的仁鶴,對他有所好感。 明鶴把心愛的機車賣了,想幫助艷姬交學費。可艷姬在交學費時,卻不忍心花這筆錢。 林社長看中明鶴一身的正氣和膽量,讓營業部長金春柏說服明鶴想讓他來夢巴黎工作,遭到明鶴的拒絕。為迫使明鶴就範,金春柏以銀玉年紀太老為由傷害銀玉,卻招來明鶴的暴力反抗。 在一次大型宴會上,一些有名望的達官貴人們都來了。林社長看到仁鶴,在有意無意中特別提到了他的親生母親,這令仁鶴倍感疑惑。 仁鶴繼母王女士和舒彬繼母宋女士雙方看中對方的地位和金錢,抓緊時間安排二人的相親。舒彬知繼母的打算後特意把自己生母喜歡穿的衣服穿在身上,並且打扮的很前衛出現在宴會上,所有在場的人都很意外,令宋女士很尷尬難堪。 而仁鶴也責問父親,如果是親媽,她會這樣做嗎?結果父親罵他是忘恩負義的家伙。仁鶴氣沖沖離家後叫來艷姬,醉熏熏的他抓著艷姬的手說自己喜歡她,並強吻了艷姬,結果遭到艷姬強烈反抗,含淚離去。 舒彬覺得自己隻有對明鶴才能說出心裏話,心中已暗暗喜歡上了他。二人在小攤上吃夜宵,舒彬向明鶴講了自己的親生母親是演員,因不堪忍受父親長期的欺騙而絕望自殺。明鶴也告訴舒彬自己的媽媽是一個夜總會的歌手,自己從小就沒有見過父親。 仁鶴到爸爸的公司上班去了。上班第一天,他就給下屬派任務去調查夢巴黎所有歌女的情況。

第5集

艷姬把明鶴賣機車的錢又送還給明鶴,她告訴明鶴自己已經申請休學了。當天晚上,艷姬接到學校電話通知,她的學費已有人交上了。當艷姬得知是仁鶴幫她交付的學費後,強烈的自尊心使她更為惱火。為了盡快把錢還給仁鶴,艷姬通過應試,爭取到了為林社長寫自傳的機會。拿到預付金後,馬上還給仁鶴。仁鶴不明白,為什麽自己的誠意卻招來艷姬的不理解和拒絕呢? 夢巴黎營業部長又來找明鶴媽媽銀玉的麻煩,不論銀玉怎樣苦苦哀求都打動不了他。 無奈之下,眼看就失去工作的銀玉借著酒勁掄起拖把追打金春柏。社長知道春柏的做法後,十分不滿。要他向銀玉道歉。受到上司批評後,春柏又把氣出在了明鶴的身上,命手下幾人在修理廠圍打明鶴,正巧被趕來找明鶴的舒彬目睹……落魄的銀玉看到兒子又負傷回家,心中不知是愛還是恨。想到自己為了生下這個兒子並把他養大不知吃了多少苦,到頭來卻落的這樣的下場,不禁悲從心中來,放聲痛哭。

第6集

為了對付雙方的家長,仁鶴和舒彬又不得不陪著家長們在一起吃飯,但是兩個年青人的心中都各有所屬。 晚宴後,仁鶴開車送舒彬回家,一路上兩人默默無語。無意中舒彬發現了仁鶴喜歡艷姬的秘密。 林社長到銀玉家向銀玉表示道歉,並請銀玉休息好就回夢巴黎上班,同時對銀玉說,因為二十多年前的事不能忘懷,因此要加緊趕寫回憶錄,同時希望銀玉同意讓明鶴去他那裏發展,幹一番大事業。臨別時,林社長遇到了明鶴,交給他一張自己的名片,留下一句耐人尋味的話,如明鶴想知道自己父親的事可以找他。 仁鶴讓手下人打聽夢巴黎演員的事一直沒有真實的結果,迫不得已,自己找電話打過去,尋問一個叫銀玉的女人。不但沒有結果,反而落得一番譏笑,隱隱心痛中,仁鶴好像得知自己的生母生活狀況,痛苦不堪的他隻能對著東西發火。 明鶴帶著疑惑的心情,偷偷在家想尋找到一點有關父親和母親在一起生活的蛛絲馬跡,卻意外看到一個和自己生日不相符的嬰兒周歲照片。

第7集

仁鶴約艷姬見面,艷姬失約。苦悶中向艷姬家走去,卻看到她和明鶴在一起,頓時醋意大發的仁鶴出言激怒明鶴,二人大打出手。聞聲而出的銀玉看到仁鶴,一時很驚訝。 仁鶴對艷姬對自己的態度很不滿煮,為發泄心中的不快,說自己從第一天見到艷姬就一直把她當作垃圾。而艷姬卻告訴仁鶴舒彬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她不願意破壞朋友的幸福。 自從見到和明鶴打架的仁鶴後,銀玉經常想起仁鶴,總感覺到有些心神不定。為了知道仁鶴的來歷和一些情況,她找了個理由很破費的請艷姬和她姨夫、姨媽吃飯。可從艷機姬口中也僅知道仁鶴是她朋友的哥哥而已。 舒彬和繼母的關系日益緊張,繼母為使舒彬的父親滿意,當面假裝討好繼女,背地裏卻經常惡毒的挖苦舒彬並抽耳光。過生日,父親(在繼母的陪同下)匆匆忙忙地來了一會就走了。孤獨的舒彬打電話約艷姬一塊出去吃飯。 才淑學業平平,她母親把她捧為掌上明珠,事事處處順著她的意願去做。她知哥哥喜歡艷姬後,對艷姬很不友好。 仁鶴又去夢巴黎尋找自己的親生母親去了,不料卻看到有醉客在調戲銀玉,感到侮辱的仁鶴淚流滿面地離開夜總會,一路狂奔回家,指責父親,難道就讓自己的母親那樣的生活嗎?

第8集

在父母的要求下,在才淑的畢業演奏會上,仁鶴和舒彬又一次不情願的見面了。 會後,仁鶴開車送舒彬回家時遇到艷姬,使艷姬心裏很不自在。艷姬把以前仁鶴替她交學費的錢都還給了仁鶴,仁鶴也是冷冰凍的接受了。並冷冷地說,以後如有什麽需要幫助的話,他一定會辦到的。出乎仁鶴的意料,艷姬提出請他幫助找工作。艷姬在仁鶴的幫助下找到工作,上班第一天,才知自己的上司竟是仁鶴。 銀玉懷念自己頭一個兒子,經常望著兒子小時候的照片發呆。痛苦中向艷姬要來了仁鶴的電話號碼。 舒彬在繼母的安排下去婚紗店試婚紗。收到明鶴托艷姬送給她的禮物--個精致的發夾,舒彬非常高興。她找出自己好多套衣服來武裝艷姬,使艷姬更加光彩奪目,姨夫、姨媽也有了很好的心情。仁鶴在公司見到煥然一新的艷姬,更是心動。但表面上看兩個人,還是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外,幾乎無話可談。兩人在公司或電梯裏相遇時,竟像一對陌生人一樣。 金春柏開始通過各種手段來追求才淑,林社長知道後,警告他讓他放聰明點,追求姜會長的女兒不會有好果子吃的,不要再痴心妄想。

第9集

姜會長欲要讓仁鶴和舒彬結婚,他派人到銀玉那裏,稱可以給她足夠的錢,條件是要她以後與仁鶴斷絕關系。氣憤的銀玉反駁說,如果仁鶴結婚,自己更要見見仁鶴。但她知道自身的處境,傷心地流出了眼淚。 姜會長要求仁鶴把舒彬領回家,而仁鶴堅持說自己的婚姻由自己負責。 仁鶴意外地接到了銀玉的電話,告訴他與明鶴是未曾見過面的兄弟,令人意外的是仁鶴的態度非常冷靜。 艷姬加班很晚欲回家,在走道裏看到偷偷哀哭的仁鶴,同情心不禁涌上心來,接受了仁鶴的吻。但她拒絕了仁鶴今晚要與她在一起的要求。艷姬回到家裏,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仁鶴在第二天也公開地告訴父親,他見到自己的母親了,並知道自己還有一個親弟弟,卻遭到父親對銀玉的詆毀。

第10集

舒彬告訴父親,自己不想和仁鶴結婚。她同強迫她的宋女士激烈爭吵之後從家裏跑出來。無助的舒彬在寒冷中顫抖地坐在路邊,被明鶴領到家裏煮速食麵驅寒。在送舒彬回家時,明鶴看到一幕宋女士惡狠狠地抽打剛進家門的舒彬耳光的場面,使明鶴受到了很大的沖擊。 王女士定好了舒彬的定婚日期之後,仁鶴到舒彬家裏要求解除婚約,恰好遇到了艷姬和明鶴,四個人很感意外。 舒彬邀請大家品嘗一下她的手藝。仁鶴主動向明鶴打招呼並詢問一些明鶴個人情況。 明鶴模模糊糊地知道自己還有一個從小未在一起生活過的親哥哥。為證實自己的猜測,問媽媽銀玉如果她有兩個兒子是否對老大好一些呢? 姜會長親自登門到銀玉家令銀玉和明鶴很是吃驚,他不由分說地要求銀玉與仁鶴斷絕關系,扔下一個裝滿錢的紙袋揚長而去。明鶴看著痛苦中的母親,眼中充滿疑惑。銀玉把自己二十多年前的往事告訴了明鶴。 剛才進來的那個人就是明鶴的親生父親……

第11集

明鶴來到姜會長的辦公室,把裝滿錢的紙袋還給他,並告之"對自己而言父親從來就不存在,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母親",出門時他與仁鶴冷冷地擦肩而過。 仁鶴終于下定決心找到銀玉,母子二人抱頭痛哭。對父親的威懾感到無奈,面對離開父親時毫無作為的自己,他感到自責,認為自己是個無用之物。 明鶴在巨大的沖擊下找到林社長,願意加入他們的組織。 打扮一新的明鶴,出入還有汽車開,一連多日家人不見他的行蹤,舒彬和銀玉都不知道他的下落。 銀玉著急萬分,找到林社長,質問他究竟讓明鶴在做什麽事?而明鶴卻告知母親,為了不讓母親再受欺負、為了錢、為證明給那些人看。 舒彬和明鶴約會,被繼母派的盯哨的人發現了,繼母威脅舒彬,讓她不要再見明鶴,否則,會看到明鶴受傷害的。 離訂婚日子越來越近了,心煩意亂的舒彬跟著王女士到飾品店去選訂婚首飾。在仁鶴的辦公室裏卻遇到了艷姬。王女士不由分說,狠狠地把艷姬奚落一頓。 仁鶴為了逃避現實,在無法離開父親強大勢力的情況下,他決定和舒彬訂婚。為此,他逐漸冷淡艷姬並疏遠她,艷姬為此受到傷害,終于向公司遞交了辭呈。

第12集

仁鶴不願承認明鶴和銀玉的存在。在"戰略婚姻"的種種壓力下,仁鶴無能為力,他決心與舒彬訂婚。在喜慶宴會上,仁鶴拉開了欲調戲艷姬的醉鬼,並痛苦的告訴艷姬,自己仍然愛著她。 艷姬見到明鶴後,告訴他,仁鶴和舒彬訂婚了。明鶴心裏很不是滋味,心中感到很失落,不禁回想起與舒彬在一起的快樂日子。 銀玉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加入暴力組織,可明鶴為了出人頭地,不顧母親的勸說,依然我行我素。 訂婚後的二人,各自心裏都很痛苦,仁鶴為自己的懦弱而感到心煩意亂,為了使自己和舒彬都受到傷害,他把舒彬帶到了賓館。可他卻無法碰她,相反,仁鶴對舒彬產生了憐憫之心。 仁鶴在舒彬家門口碰到了明鶴,他確認舒彬喜歡的人就是明鶴。為了弟弟,他決心斷絕與舒彬的關系。 舒彬找來明鶴,懇求他與自己在一起。宋女士派去的保鏢帶走舒彬時,明鶴與這些人打了起來,然後帶舒彬逃到了旅館…… 艷姬的辭呈報告被駁回,她給林社長寫的自傳圓滿結束,林社長非常賞識,並且要拍成電視劇。

第13集

舒彬回到家看到繼母氣洶洶地站在自己的房間裏,終于大膽地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以後自己再也不會由她擺布了。 仁鶴向艷姬坦白,舒彬喜歡的人是明鶴,而明鶴又是自己的親弟弟。並且告訴她自己一直深愛的人依然是她,而且需要她在自己身邊。艷姬聽了之後,心中的委屈終于暴發出來,她向仁鶴哭訴心中的委屈和苦悶。仁鶴不想再讓自己的母親傷心,也不希望弟弟就此低靡下去,便打電話約見明鶴,但明鶴卻對此無動于衷。 為分離舒彬和明鶴的關系,舒彬家人花錢派了打手,設計圍打明鶴。仁鶴發現後,欲阻擋,結果也慘遭毒打。緊追而來的艷姬看到此景,很是不解。仁鶴卻告訴艷姬,明鶴是他的親弟弟,激動的艷姬和仁鶴抱在了一起,倆人終于言歸于好了。

第14集

一大早,仁鶴就至銀玉家中,母親非常開心,吃過早飯後,仁鶴開車接艷姬回公司上班,被父親撞見。父親嚴厲地責怪仁鶴,可仁鶴卻鄭重地向父親表示,以後自己的婚姻和母親的問題由自己處理。 舒彬向父親求情,說自己不想結婚,可父親卻出爾反爾,逼迫舒彬結婚。憤怒的舒彬逃出了家,在外過夜後,被父親關在家裏受到保鏢的監視。在仁鶴的幫助,舒彬終于順利的從家裏逃出來。 銀玉又找林社長,叫他把明鶴放回家,可林社長對銀玉說自己這麽做的目的是想把公司交給他,別的人他都不相信。 丁會長對女兒的事奈何不了,秘密找到金春柏,想讓他來擺平這件事。 自從仁鶴公開了和艷姬的關系後,兩人心情都十分愉快。王女士找到艷姬勸她與仁鶴分手,但艷姬無動于衷。 金春柏設計,把明鶴約到一個荒廢的廠房裏,幾個打手毒打明鶴,致使其昏迷。感覺不太對勁的仁鶴找到明鶴時,打手早已離去。匆忙中,仁鶴把明鶴秘密送到醫院。

第15集

打手們追到醫院,逐一查找明鶴,危機中仁鶴把明鶴從醫院又轉到舒彬家,此時,舒彬才知道明鶴是仁鶴的弟弟。舒彬非常激動,感激仁鶴能夠把明鶴交給她來療理、照顧。 仁鶴把明鶴托給舒彬後放心地回家了。為了宋女士去艷姬家一事,仁鶴再一次跟父親和繼母發生沖突。仁鶴要求他們今後不要對艷姬動手了並聲明,頭一天晚上沒有回家並不是和艷姬在一起,而是和明鶴在一起。就算父親不認明鶴這個兒子,但明鶴仍然是自己的弟弟。 舒彬外出購物時,明鶴發現想自己置于死地的人竟是舒彬的繼母派來的保鏢。 舒彬很高興地購物回來,卻不見明鶴的蹤影,情急之下,找仁鶴告之明鶴失蹤了,仁鶴開始尋找明鶴。明鶴為了打聽出毆打自己的幕後人物,忍著傷痛去見金春柏,但春柏裝著什麽也不知道。 正在尋找明鶴的艷姬確認明鶴的安全後,給舒彬打電話說不用擔心。舒彬因為明鶴與自己沒有任何聯絡,覺得自己被拋棄。猛然間,舒彬覺得明鶴的受傷一定和父親有關。

第16集

仁鶴向父親提出自己要過新的生活,並要解除與舒彬的婚約,遭到姜會長又一次的斥責,仁鶴卻堅定地對父親說,這是自己的新的開始。 氣急敗壞的姜會長在公司對艷姬進行警告,說她不要太自不量力,為了不毀滅仁鶴的前程,希望她以後不要再和仁鶴來往。 姨夫把拆遷費偷偷地花掉了,姨媽痛哭流涕,艷姬為此大傷腦筋,聽說公司準備寫劇本,便毛遂自薦。 舒彬為了與家裏抗爭,採取絕食的手段,想通過此方法來獲得自由。仁鶴繼母也在加緊活動,為徹底了斷仁鶴和艷姬的關系,她悄悄把艷姬姨夫和姨媽接到自己家中做客,想用錢來斷絕仁鶴和艷姬的來往。結果被艷姬的姨媽義正言辭地拒絕了,但是因為拆遷費事件而感到愧疚的姨夫卻偷偷地拿了這筆錢。 仁鶴在父親的公司裏逐步了解了一些父親以前的行為……

第17集

才淑向仁鶴暗示,以後艷姬不會再找他了,令仁鶴感到不安。 由于與姜會長的會見中受到了打擊,艷姬要求和仁鶴以後不要再見面了。仁鶴卻誤會是因為王女士給了她家錢的緣故。 銀玉發現了明鶴身上的傷,心痛地哀求明鶴不要再讓媽媽擔心了。明鶴決定向林社長辭職,卻遭到拒絕。明鶴為了查清究竟是什麽人對自己下這麽大的毒手,暗中跟蹤春柏,發現他和舒彬父親秘密接頭。 因為舒彬是哥哥的未婚妻,明鶴決定不再聯絡舒彬,對林社長也感到失望。 主任很賞識艷姬的才華,聽到公司對仁鶴和艷姬的議論後,親自詢問仁鶴,並提醒他,如果公司的女職員和上司有不正當關系的話,就會毀掉女職員的前程。 姨夫偷偷收起仁鶴繼母給的錢一事暴露了,艷姬親自把錢退給王女士,仁鶴也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第18集

春柏受舒彬之父丁會長指使毆打明鶴的事情被眾人知道了,為此,林社長氣得直罵春柏是一個叛徒,並把他驅逐出去。 舒彬想盡辦法甩掉監視她的保鏢,到處尋找明鶴,見到明鶴後乞求他自己要和他在一起,但明鶴卻認為自己無法給舒彬帶來幸福,硬著心腸派人把舒彬又送回家去。 春柏投靠了姜會長,把艷姬騙到一個秘密的荒廢的廠子,對艷姬進行毆打、威脅、侮辱,要她和仁鶴斷絕關系。緊急關頭,仁鶴和明鶴及時趕到相救,眼見事情敗露,春柏跪地求饒,說這一切都是姜會長的安排。 艷姬再也無法掩飾對仁鶴的真實情感,兩人終于又擁抱在一起。 明鶴也終于承認了仁鶴是自己的親哥哥。

第19集

仁鶴知道了父親公司的母企業(建築公司)原來是林社長所有,也知道了自己的母親是父親從林社長那裏奪走後又把她拋棄了,而且和林社長合伙的父親又設計把林社長送進監獄,並接收了這一切。得知這一真相後,仁鶴決心為林社長討回他應有的公司。 舒彬在家收拾行李,躲過保鏢的監視,直奔夜總會。親切地稱銀玉"媽媽",並堅定地跟著明鶴走了…… 春柏為了實現自己的野心,打算除掉林社長。姜會長和丁會長察覺到仁鶴和林社長的計畫後,決定利用春柏除掉林社長。在姜會長和丁會長的陰謀中,林社長遇刺。 準備和舒彬外出旅行的明鶴,在候機廳得知林社長的訊息後決定回去。 春柏雖然坐上了頭把交椅,卻對明鶴的存在感到威脅,他決定除掉明鶴……

第20集

林社長九死一生,他從此退出江湖隱居鄉村,準備推出銀玉的專輯。 仁鶴察覺到姜會長和丁會長的某種陰謀後,在董事會上讓兩個會長陷入困境。 丁會長對姜會長的違約非常憤怒,向姜會長宣布解除婚約。由此,仁鶴成功地粉碎了兩個會長的陰謀。 仁鶴放棄一切,到老朋友的飯店一邊彈鋼琴,一邊做大廳經理。艷姬也踏出了作為編劇的第一步。舒彬解除婚約後,決定回到母親生活過的美國,而明鶴要到中東去做工。為了明鶴,原本要去美國的舒彬又換了去中東的機票,仁鶴和艷姬到機場送別舒彬,此時此刻,生活顯得如此的充滿希望…

原聲資料

專輯曲目:

01 Main Title

02 奔向陽光

03 Theme

04 不要悲傷

05 知道彼此的時候

06 約定

07 愛的感覺

08 Love Mongtage

09 彷徨

10 依偎在我身邊

11 考驗

12 Rock'n Roll

13 Theme 2

14 Forever Autumn

15 End Credit 賓士

16 奔向陽光(Instrument)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