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萊·索因卡

沃萊·索因卡

沃萊·索因卡(WoleSoyinka,1934~)奈及利亞劇作家、詩人、小說家、評論家。一九三四年出生于奈及利亞西部阿貝奧庫塔約魯巴族一個學校督學的家庭。他先在奈及利亞伊巴丹大學接受教育。一九五四年,他二十歲時,進英國利茲大學,專攻英語。畢業後,當了一個時間的教師,後任英國皇家宮廷劇院的校對員和劇作者,活躍于倫敦戲劇界,從事教學和寫劇,也擔任過演員和導演。1986年作品《雄獅與寶石》獲諾貝爾文學獎。獲獎理由:“他以廣博的文化視野創作了富有詩意的關于人生的戲劇。”

  • 中文名稱
    沃萊·索因卡
  • 外文名稱
    Wole Soyinka
  • 國籍
    奈及利亞
  • 出生地
    奈及利亞西部阿貝奧庫塔
  • 出生日期
    1934年
  • 職業
    文學 劇作家、詩人、小說家
  • 畢業院校
    利茲大學
  • 主要成就
    1986年獲諾貝爾文學獎
  • 代表作品
    《森林之舞》,《強種》,《孔其的收獲》

人物簡介

首演

沃萊·索因卡沃萊·索因卡

  沃萊·索因卡

在五十年代末,他首次創作一些短劇、詩歌、歌曲就在這裏上演或發表。一九六0年,沃萊·索因卡作為一位戲劇研究人員回到奈及利亞。在國內旅遊,研究奈及利亞民間文藝,把西方戲劇藝術和非洲傳統的音樂、舞蹈和戲劇結合起來,開創了用英語演出的西非現代戲劇,並很快就以一個具有非凡才華的劇作家、演員和導演脫穎而出。在一九六一年,他幫助創辦了奈及利亞作家和藝術家團體姆巴裏俱樂部,對奈及利亞文學藝術的發展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一九六七年,沃萊·索因卡在奈及利亞內戰期間,被投進監獄,直到一九七0年才獲釋。獲釋後,他就去歐洲和迦納,流亡了六年。一九七六年,他回到了奈及利亞,在伊費大學執教。作為劍橋大學和謝菲爾德大學的英語客座教授,他還定期前往歐洲。同時,他還是耶魯大學的客座教授。總的說來,沃萊·索因卡的創作是聯系非洲和奈及利亞的現實的。他自己說,他的"永久信仰是人的自由",他也本著這個一貫的主張而從事創作活動的。正由于此,使他成為非洲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

沃爾·索因卡于一九三四年生于奈及利亞,他用英語寫作,主要作為一名戲劇家而為世所推重。他的多方面的生動文學作品還包括一些重要的詩集和小說,一部有趣的自傳和大量的文章和隨筆。他曾是位非常活躍的戲劇界人士,現在依然如此,並且曾在英國和奈及利亞演出過他自己的戲劇。他自己也親自登台演出,並且精力充沛地參加戲劇界的論爭和戲劇方針的探討。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中期奈及利亞內戰期間,他因為反對暴力和恐怖而投入爭取自由的鬥爭。一九六七年他被粗暴地非法關押,兩年多以後被釋放--這是一個強烈影響了他的人生觀和文學事業的經歷。

索因卡描述過他在非洲一個小鄉村的兒童時代。他的父親是一位教師,他的母親是一個社會福利工作者--都是基督教徒。但是在上一代中有一些巫醫和堅信幽靈、魔力和任何非基督教事物的儀式的其他人,我們遇見這樣一個世界,在那裏樹妖、幽靈、術士和非洲的原始傳統都是活躍的現實。我們還面對著一個更復雜的神話世界,它植根于一種源遠流長的口頭流傳的非洲文化。對兒童時期的這個敘述也就給索因卡的文學作品提供了一個背景--與豐富而又復雜的非洲傳統的一種親身經驗的密切聯系。

索因卡很早就以劇作家聞名于世。他探索這種藝術形式是意想之中的,因為它與非洲的素材和非洲語言形式以及笑劇創作聯系緊密。他的戲劇頻繁而又駕輕就熟地使用許多屬于舞台藝術而又真正植根于非洲文化的手法--舞蹈、典禮、假面戲、啞劇、節奏和音樂、慷慨激昂的演說、戲中戲,等等。與他的後期劇作相比,他的早期劇作輕松愉快、情趣盎然--惡作劇、冷嘲熱諷的場景、伴有生動詼諧對話的日常生活的畫面,等等,往往以一種又悲又喜的或怪誕的生活感覺作為基調。在這些早期戲劇中值得一提的是《森林舞蹈》- 一種非洲的《仲夏夜之夢》,有樹精、鬼魂、幽靈、神或半神半人。它描寫創造和犧牲,神或英雄奧根就是這些業績的一位完成者。這位奧根有像普羅米修斯的外貌--一個意志堅強且又擅長藝術的半神半人,但又精于戰術和戰鬥,是一個兼有創造和破壞的雙重人物的形象。索因卡經常涉及這個人物形象。

沃萊·索因卡沃萊·索因卡

  沃萊·索因卡

索因卡的戲劇深深植根于非洲世界和非洲文化之中,他也是一個閱讀範圍廣泛、無疑是博學的作家和劇作家。他通曉西方文學,從希臘悲劇到貝克特和布萊希特布萊希特(1898-1956),德國戲劇家、詩人。在戲劇的範圍以外,他還精通偉大的歐洲文學。例如,像詹姆斯·喬伊斯這樣的作家就在他的小說中留下了痕跡。索因卡是一位寫作時非常謹慎的作家,特別是在他的小說和詩歌中他能寫得像先鋒派一樣深奧微妙。在戰爭期間,在他蹲監獄和其後的時間裏,他的寫作呈現了一種更為悲劇的性質。精神的、道德的和社會的沖突顯得越來越復雜,越來越險惡。那對善與惡的記錄,對破壞力和建設力的記錄,也越來越含糊不清,他的戲劇變得含義模棱兩可,他的戲劇以諷喻或諷刺的形式,採用了道德、社會、政治等方面的問題來進行神話式的戲劇創作。對話尖銳深刻,人物變得更富有性格,經常誇大到滑稽的程度,而且需要有個結局--戲劇的氣氛熱烈起來了。其活力也絕非少于早期作品--正相反:那種諷刺、幽默怪誕的和喜劇性的成分,以及神話般的寓言製作,都栩栩如生地活了起來。索因卡對非洲的神話素材和歐洲的文學訓練的使用是非常獨立的。他說,他把神話用作他的創作的"藝術母體"。因而這也就不是一個民間傳統的再現的問題,不是一種異國情調的再現的問題,而是一個獨立的、合作的工作。神話、傳統和儀式結合成一體,成為他的創作的營養,而不是一種化裝舞會上穿的服裝。他把他的廣泛涉獵和文學意識稱為一種"有選擇的折中主義"--那就是,有目的的獨立的選擇。在後期劇作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死神與國王的馬夫》--這是一部引人註目的真正令人信服的作品,許多思想和意義充滿其中,有詩意、諷刺、驚奇、殘酷、貪欲。表面上它寫的是在西方道德和習俗與非洲文化和傳統之間的沖突。它的主題圍繞著一個典禮的或祭禮的人的獻祭而展開。這部戲劇極其深刻地探究了人的狀況和神的狀況,因而不可簡單化地看做是給我們講述不同文明之間的不和。索因卡自己寧願把它看成是一部描寫命運的神秘劇、宗教劇。它涉及了人的自我的狀況及自我的實現,生與死的神話式的契約,以及未來的前景。

成就

自正如已經提到過的那樣,沃爾·索因卡最突出、最重大的成就在于戲劇方面。它們當然是創造出來以便在舞台上演出的,以舞蹈、音樂、假面劇笑劇作為基本的構成成分。但是他的戲劇也可以作為來自一位才華橫溢的作家的經歷和想像力的重要而又引人入勝的文學作品來閱讀--這些文學作品植根在一種綜合文化之中,這種文化又擁有大量栩栩如生、給藝術帶來靈感的。

授獎詞

親愛的索因卡先生:

沃萊·索因卡沃萊·索因卡

  沃萊·索因卡

在您的多才多藝的作品中,您得以將一種非常豐富的遺產綜合起來,這遺產來自您的祖國,來自古老的神話和悠久的傳統,以及歐洲文化的文學遺產和傳統。在您這樣獲得的偉大成就中,還有一種第三個構成成分,一個最為重要的構成成分--您作為一位富有感人的創造力的真正的藝術家,一位語言大師,您作為一位戲劇家和詩歌、散文作家所承擔的義務,那是對今人和古人的普遍而又意味深長的問題所承擔的義務。我榮幸地向您轉達瑞典學院的熱烈祝賀,並請您從國王陛下手中接受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

作品風格

沃萊·索因卡沃萊·索因卡

  沃萊·索因卡

沃萊·索因卡是一位筆力雄勁的小說家和劇作家。瑞典文學院稱他是"英語劇作家中最富有詩意的劇作家之一",是一位"以其廣闊的文化視野和詩意般的聯想影響當代戲劇"的作家。瑞典文學院在總結沃萊·索因卡的文學成就時說:"在語言的套用上,沃萊·索因卡也以其非凡的才華而鶴立雞群。他掌握了大量的辭彙和表現手法,並把這些充分運用于機智的對話、諷刺和怪誕的描述、素雅的詩歌和閃現生命活力的散文之中。它的作品洋溢著勃勃生氣,促人奮進。沃萊·索因卡的作品盡管紛繁復雜,然卻條理清楚,強勁有力。"因此,沃萊.索因卡多年來,一直是非洲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中強有力的競爭者。

作品簡介

1、 《沼澤地的居民》(1958),從側面表現了殖民統治時期奈及利亞城市的畸形發展,農村的凋敝,農村居民在城市資本主義和農村封建勢力的雙重壓迫下的困苦處境。

2、 《裘羅教士的考驗》(1960年),是一出諷刺喜劇,劇本以小見大,反映了當時的社會風氣。

3、 《雄獅和寶石》(1959年,中譯本名《獅子和寶石》),也是一出喜劇,寫的是大約發生在本世紀初奈及利亞一個農村的故事,村裏最漂亮的姑娘希迪引起許多男人的追求,而主要的角逐者則是一個國小青年教師和一個年過花甲、妻妾盈室的老村長。

主要作品

一九六0年以後,沃萊·索因卡的創作進入新的時期。如果說他前一時期的作品大多情節單純、風格明朗的話,那麽,他這一時期的特點是諷刺變得辛辣,風格較為低沉,特別是表現手法趨向隱晦和荒誕。這個時期的主要產品有:

1、 《森林之舞》(1960年),是為奈及利亞地球反擊戰而寫的。在這部作品中,上述的新的傾向還不明顯。

2、 《強種》(1964年),鞭笞某一個非洲城鎮以利己主義思想為根源、不人道的宗教迷信習俗。

3、 《孔其的收獲》(1965年),不指明地諷刺一個非洲國家中小獨裁者的專製、殘暴,主題思想都是明白易懂的。

上述兩部作品荒誕的傾向就顯得非常突出,以至有不少西方評論家拿他和西方荒誕派喜劇代表作家貝凱特類比,把他看成荒誕派。但是,他的作品雖然劇情怪誕,有時甚至連非洲觀眾和文學界都覺得費解,但這些怪誕和混亂的場面都是對當時奈及利亞與非洲社會和政治的曲折反映。

沃萊·索因卡的比較新的兩部劇作事實《死亡和國王的馬弁》和《未來學家的安魂曲》。他寫的小說有兩部,一部是《譯員》(1965年),另一部是《反常的季節》(1973年)。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