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陰八十一日

江陰八十一日

江陰八十一日,又名江陰九九之禍,是指1645年夏江陰人民為抵製滿清的剃發令,在江陰典史閻應元和陳明遇、馮厚敦等人領導下進行的鬥爭。因為前後長達81天之久,故被稱為"江陰八十一日"。後全城殉國,無一人投降。

以江陰抗清三公為代表的江陰士民抗擊清軍的英雄事跡,在中華反侵略史上留下了光彩奪目的一頁。清軍折損三個王爺,大將十八名;參加攻城的還有後來晉封為親王的博洛(清端重親王)和尼堪(清敬謹親王)、清恭順王孔有德;清兵二十四萬大軍攜二百多門大炮圍城,一共損失的士兵有七萬五千餘人。江陰方面,守城八十一日,城內被屠者九萬七千餘人,城外被殺者七萬五千餘人,江陰遺民僅五十三人躲在寺觀塔上保全了性命。

  • 參戰方
    清軍,江陰士民
  • 名    稱
    江陰八十一日
  • 參戰方兵力
    清軍:24萬人;江陰:士民17.2萬
  • 地    點
    明朝南直隸江陰縣(今江蘇江陰市)
  • 時    間
    1645年閏六月初一到八月二十一日
  • 結    果
    江陰城破,遭屠城,清軍損失慘重
  • 傷亡情況
    清軍損兵7.5萬;江陰17.2萬
  • 主要指揮官
    清:劉良佐;江陰:抗清三公

概況

江陰八十一日是指1645年夏江陰人民為抵製剃發令,在江陰典史:閻應元、陳明遇、馮厚敦等人領導下進行的鬥爭。因為前後長達81天之久,故被稱為"江陰八十一日"。 (參考百家講壇紀連海先生的江陰八十一日講座)

此役,10萬江陰百姓面對24萬清軍鐵騎,兩百多門紅衣大炮,血戰孤城,抗清81日,擊斃清軍7萬5千餘人,親王3名,大將軍18名,最後城破,屠城,無一人降,城內死者九萬七千餘人,城外死者七萬五千餘人。 閻應元、陳明遇、馮厚敦被後世稱為"江陰抗清三公"。後世傳紀對江陰的評價:"有明之季,士林無羞惡之心。居高官、享重名者,以蒙面乞降為得意;而封疆大帥,無不反戈內向。獨閻、陳二典史乃于一城見義。向使守京口如是,則江南不至拱手獻人矣。"此言甚當,滄江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在各地望風披靡之時,閻應元以微末下吏憑借江陰百姓的支持,面對強敵,臨危不懼,堅持了近三個月,擊殺清寇數萬人,重挫了清軍銳氣,鉗製了清寇主力南下,推動了各地的抗清鬥爭。在城破以後,仍拚死巷戰,"竟無一人降者"。

江陰抗清三公江陰抗清三公

清初,揚州、嘉定、江陰等城,發源于老百姓的英勇抵抗,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在華夏反侵略史上留下光彩奪目的一頁。有章服之美稱之華,有禮儀之大謂之夏。誓不與滿清同流合污。

序言

以下內容翻譯自清朝著名學者韓菼編寫的《江陰城守紀》。

【本詞條以下所有文字均為白話文翻譯版,文言文原版詳見《江陰城守紀》詞條。】

江陰,春秋時屬于吳公子季札。戰國時,楚國將這裏分封給了春申君黃歇。自漢到元,這裏或者作為鄉,作為縣,作為國,作為望,作為軍,作為州,作為郡,作為路,變化不停。明朝時,這裏屬于南直隸的常州府。其地北靠大江,東靠常熟,西靠武進,南靠無錫和陽湖。南北相去七十裏,東西相去四十裏。中間有三十三座山,有田一百一十三萬畝,輸出糧食六萬多石,賦稅十多萬兩白銀。在整個江南來說,是個很富裕的地方。

明末江陰守城紀事明末江陰守城紀事

在東關外面,以前還設有朝陽驛,是蘇州、松、浙江、福建等幾個地方奔赴京城的要地;黃山港和大洋相通,如果順風的話,一日一夜即可到達。北宋時期在江陰設立了市舶司,外國的船都停靠在這個港口。所以這裏屢次遭到倭寇的侵犯,也是江防的要地。曾以有一支叫南幹龍的倭寇的船隊被消滅在這裏,所引起的大火,也被撲滅在芙蓉湖。這裏由申、夏二港到長江,是山水交會的地方。

洪武初年,太祖曾在這裏俯瞰江山,也曾有過建都的意向。這裏就象鵝鼻一樣截斷了長江,大肪直射金山,是採石以下第一重要門戶。元朝的時候,這裏設立了萬戶府,明朝時命吳楨、吳良等統兵把守,規劃其情勢,是護衛南京的藩衛。這裏的風俗淳厚,懂得禮讓,崇尚氣節,對以富貴利達為目的感到不屑一顧。所以除了各公巨卿外,這裏還出了一些仙佛以及一些怪人。就拿整個明朝來說,在洪武初年,一些太祖的故人隻知道吃雞鬥酒,與皇帝坐在一起,卻不願意當官。徐麟去詔御四川,復命回來後就辭職了。太祖命舉朝為他餞行。在正德朝,御史黃安甫、史良佐和主事黃昭被稱為"殿前三虎"。天啓朝所謂的"獄者十三賢",江陰也有繆文貞、李忠毅居其二。在改朝換代的動蕩中,陳震亨在泗陵殉節,朱養時在舟山犧牲。其他的一些孝悌節義的事情,書上屢見不鮮,如周蘭等人防御海寇,吳況等人防御倭寇,就連最下層的百姓也知道取義成仁,捐軀報國,難道隻是酒氣使然嗎?恐怕也是一種浩然之氣吧?

當時是清朝康熙乙未年(清康熙五十四年,公元1715年)冬季的第一個月,長洲慕廬氏韓菼小心地記載道。

背景

明崇禎十七年五月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禎帝朱由檢于煤山上吊殉國,福王朱由菘于南京稱帝改元弘光,明朝統治中心移往南方。明將吳三桂投降清朝放清兵入關擊潰李自成農民軍。之後清軍南下攻明。清攝政王多爾袞發布剃發易服令,強迫清朝統治區漢人剃發易服改為滿人衣冠發飾。炎黃子孫為了捍衛民族的尊嚴與信仰,于是發動了一次次可歌可泣的反侵略起義,江陰八十一日正是江南人民英勇抵抗異族入侵的代表性一幕。

清兵入關

四月,平西伯吳三桂想支援京師,可惜沒有來得及,京師就淪陷了。他命令其副將向清朝借兵。順治命睿親王多爾袞統領大軍,錫以皇帝才可以用的華蓋,星夜進發,在半路上的一片石林中,遭遇了敵將石通。兩軍交手,敵將撤退,吳三桂率領部下親自去迎接。李自成率馬步卒二十餘萬,與清軍相遇于一片石,自北山橫亙至海,列陣以待。是日大風迅作,塵沙蔽天,攝政王謂其部下曰:此兵不可輕擊,須各努力破此,則大業成矣。及進兵,令軍士呼噪者再。時風已止,各對陣奮擊,李自成大敗,遁走,奔還北京。鑄宮中之金銀器皿為餅,約數千,盡以車載之,送歸西安。北京遂為清兵所據。

清定鼎燕京

五月初一,攝政王直奔燕京,所到州縣,官民都開城歡迎。等到達京城的時候,闖軍已經燒毀宮殿,向西撤退。清順治二年乙酉(南都稱宏光元年,福州稱隆武元年),清兵南下 ,福王(宏光帝)荒淫無恥,大臣們都不齊心。五月,豫親王多鐸等統兵南下,連克揚州等重鎮,直逼南京。福王直奔蕪湖,公侯閣部、文武臣僚二百多人,馬步兵二十三萬八千多人都擔投降了。

江陰欲勤王

福王登基後,江陰有個白眼狂生李介立,名寄,想向福王進獻中興三策。他登上妯娌山,夜觀星象,痛哭而返,知道天意已難返回了。 清兵南下,典史陳明遇、訓導馮厚敦、都司周瑞瓏等糾集紳士,在五月十五日的早晨拜牌集議,招募兵馬勤王,因為事情沒有準備好,揮淚而散開了。

南都亡

攻克南京後,豫王在南京看戲飲酒,遺貝勒尼堪等人追蹤福王到蕪湖。同時他也得知了廣昌伯劉良佐的勤王兵馬已經到達。豫王隻是派了一員將領帶了三百人馬去擒拿他。良佐叩頭,請求投降,並允諾抓拿福王贖罪。福王得知,先前往太平府劉孔昭家裏躲藏。劉不敢接受。于是,他又前往詈子磯黃得功的營帳裏去了。得功說道:"陛下如果能死守京城的話,我還可以借助勢力抵擋,怎麽可以隨便出逃呢?"二十五日,良佐到了,得功大怒,不穿盔甲就沖了出去,單槍匹馬直奔北營,隔河痛罵一頓,然後說道:"我黃將軍志不投降!"良佐令士兵在暗處發射弩箭,射中其咽喉。得功說道:"我無能為力了!"回到營帳以後,拔劍自刎。良佐進入其營帳,與總兵田雄、馬得功將宏光帝綁了起來,豫親王就帶著他向北去了。

劉光鬥安撫常州

御史劉光鬥,武進人。清軍南下的時候,他在大軍面前投降。豫親王命令他安撫常州各縣。檄文到了,隻有江陰縣沒有回答。

林之驥去任

林之驥,進士,福建莆田人。崇禎十七年上任,因為聽不懂江南話,被人稱為"林木瓜"。當時,一個名叫鄭帥的人率領流兵千人過境。開始的時候攜帶小鹽包,老百姓爭相購買;開啟一看,裏面有許多金銀貨物,而那些兵並不知曉。原來是揚州的钜賈豪富,為了避禍而放到裏面的。結果又被這些兵搶得。接著,鄭帥又縱容兵士推卻城外的居民,百姓亂糟糟的搶著要進城。那些兵士又要來劫城。幸好之驥與鄭帥是同鄉,出來一看,彼此之間都用家鄉話交流,接著兩人痛哭起來。鄭帥于是叫兵士秋毫不犯。然後,之驥在廟裏痛哭一場,掛印辭職而去,當時是五月二十五日。

參將張宿、海防程某、縣丞胡廷棟、學使朱國富、兵務馬鳴霆去任。

劉光鬥前來勸降,張宿因為忠義,沒有聽從,很慷慨地就辭官了。海防程某、縣丞胡廷棟也相繼辭官。學使朱國富、兵備馬鳴霆逃跑了。那些諸生每天都去拜訪學宮,抱頭痛哭。

莫士英權署縣事

六月份,江陰士民以縣裏沒有官為由,推舉莫士英暫代知縣的職務。士英暗地裏和劉光鬥勾結上了,將縣裏的印冊交了上去,並且用倉庫裏的財物賄賂他,獻上最好的馬匹,說了最諂媚阿諛奉承的話語,揚揚得意,並以縣令自居中。

知縣方亨到任

方亨,河南人,乙科進士。當時,河南省還沒有進入清朝版圖,方亨先到大軍面前繳納了許多錢。初四的時候,有人騎著飛快的馬來通報這一訊息。士英感到很失望,就叫居民把他供養在庭院之中。全城亂七八糟,甚至想到了守城,叫大家早日為守城做好準備。然而器甲和糧食都沒有準備好,不敢輕舉妄動。二十四日,方亨到了,紗帽藍袍,沒有改換明朝的服飾。

收器甲

剛開始的時候,福建勤王師被清兵打敗了,有三隻鳥船逃到江上,將船裏的東西賤賣,江上的居民爭相購買,北州的尤其多。二十六日,方亨下令把這些東西收繳上來。

命軍民剃發

豫王下令,江陰城限三天之內全部剃發。二十七日,常州太守宗灝派滿兵四人到達。在察院之中,方亨很恭敬地供奉他們。

嚴飭剃發

二十八日,方亨出示告示,嚴申剃發是清朝的法令,不能違背。

邑民呈請留發

二十九日,北州的鄉老何茂、刑叔、周順、刑季、楊芳、薛永、楊起、季茂、辛榮等人聯名上書要求留發。方亨大罵不已。眾人喧嘩道:"你是明朝的進士,頭戴紗帽,身穿圓領,卻來做清朝的縣令,羞也不羞,醜也不醜?"方亨無可奈何,隻得聽之任之。

發展

閏六月初一,江陰倡議守城

清晨,方亨到文廟上香,一百多名諸生以及一些老者眼了過來。大家問道:"現在江陰已經歸順,想必沒有什麽事了吧!"方亨說道:"隻剩下剃發了。前面所派的四個滿兵,就是為此而來的。"大家問道:"發可不剃嗎?"方亨說道:"這是滿清的律法,不能違背。"說完,方亨就回去了。在明倫堂,有一個名叫許用的諸生說道:"頭可斷,發決不可剃。"正在這時,常州府的布告下來了,有"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的句子。方亨命令書吏抄寫,書吏將筆扔到地上說:"就死也罷。"方亨想打他,大家喧嘩著出去了。

導火索

下午,北門少年素來喜好拳勇,聽到這個訊息憤然而起,就用紙張,上面蒙了一層棉襖,推舉季世美,季從孝,王試,何常,何泰等人為首,鳴鑼執械,一起到縣衙前,敲三下,大家就吶喊一下。到了縣衙後,也是一樣。四門應聲的人達萬人之眾。方亨還坐在堂上,裝模作樣,憤怒地要求衙役們收繳兵器。大家喊道:"準備兵器可以御敵。如果被收上去的話,那就會為敵人所用,就是打死也不能服從。"

這時,正好方亨的老師,也就是無錫效順的蘇提學(一作舊學使宋敦)派家人來賀喜。這些人從私署出來,在堂上罵道:"你們這些奴才,個個該砍頭!"眾人罵道:"這些是降賊的奴才!"

大家上前去將他們打死。將他們的屍體放到空地上,準備焚毀。方亨出來了,想要親自抓住帶頭鬧事的。眾人不服,一起上前撕裂了他的帽子和服裝。莫主簿害怕了,踉踉蹌蹌地逃走了。方亨也害怕了,允許大家寫申請請求免剃。大家這才散了開去。方亨關閉衙門,急忙寫信給宗太守,並囑咐守備陳瑞之送去,請求派兵來征剿。

到了晚上,縣吏來向大家告密:"自從你們散了以後,方亨就叫我寫信給豫王,要派兵來殺你們呢!現在已經派人送去了。"眾人大怒,就進入衙門,用布系住方亨的脖子,位住說:"你是想生呢?還是想死。"方亨說道:"任憑處置。"于是,大家把他拘在賓館裏。到了晚上,方亨向興人夏維新緊急求救。眾人怕他在夜裏逃跑了,就將他交給維新看管。這天夜裏,諸生沈曰敬等十三人聚在一起商量,想請方亨復出。方亨一心隻想多殺立威,大家說不到一塊去就散開了。

初二日,江陰義民下方亨、莫士英于獄

這些活動,是典史陳明遇主持的,他素來長厚,與百姓沒有什麽怨言,因此被擁為首領,大家都決定聽從他的指令。

初三日,發兵器安營

起初,兵備曾化龍聽到流寇到了,就製造了一種見血封喉的弩箭,懸掛了有三、四間屋子。兵備張調鼎也鑄了一個大口的缸,用來存放火葯。到這時,所有的人都領到了兵器。

距縣城三十裏遠的地方,各地的保長都領著鄉兵入城,在夏港、葫橋等地方扎營,防止清兵從西而來,到了晚上,大家才散開了。

初五日,搜獲細作,討武弁王瓏,殲郡兵于秦望山

黎明時分,士民齊集公堂,明遇和遊巡守備顧元泌會審時隆,很快就盤問出有七十多名奸細伏在城裏,奉了太守的命令,每人給了火葯四斤、銀子四兩,開元錢一百二十文,約了初八夜裏舉火為號,清兵看到火就會沖進來殺人,招詞確鑿。當時被捕獲的黨羽還有四人,都被斬首。大家趕忙前往奄觀及空隙地,搜捕了六十多人,又問出了奸細武弁王瓏。王瓏逃跑了,其黨羽都被抓了起來,被大家處置了。在外的鄉民,立刻前往王瓏的居室售山,燒毀了他的居室,捕獲了他的父親和妻妾,都殺了。而宗太守果然派遣了郡兵三百人來偷襲江陰,當地的民眾將他們殲滅于秦望山下面。明遇下令城中的百姓,如果有能擒獲奸細的,賞銀五十兩。

殺陳瑞之

這一天,還殺了陳守備(一說是自殺),大家又想把他的一妻、二子、一女和一個僕人殺了,他的長子叩頭,請求赦免:"我能製造軍器,請放過我們!"于是,就沒有殺他們,仍然關在監獄裏。

初六日,清發兵收江陰

有一個穿著青色衣服的人,在集市上到處亂竄,行跡詭異。鄉民懷疑他,並把他抓了起來。從他身上搜出地圖一張,上面寫滿了兵馬進入江陰的路線以及各處的山中了望台和埋伏處,還有私書一封。經過盤問,原來他是璜塘夏中書家裏的人,最近剛來投奔方亨,是他派出動請救兵的人。大家又將他送往顧元泌處拷訊。他又供出:"沈曰敬和吏書吳大成,任粹然等在馬三家裏商量著怎麽血洗江陰城。"大家將馬三、大成等人凌遲處死。曰敬僅僅撿回了一條性命。粹然臨刑前說道:"大軍的火器很厲害,你們好自為之。"

江陰軍民已經殲滅了宗灝所派來的兵馬,宗灝也聽到了這個訊息。當天晚上,他又聽說清兵派出了馬跳千餘人從郡城出發,水師頭領王良也率舟師出發,發現江陰的戒備更加嚴密了。在西城,大家搜獲了奸細二人,又發現鎖鑰和門鍵都已經損壞,經過守門的兵士詢問,他們就供出了買路銀兩,最後被當作奸細斬于城下。

初八日,殲水師于雙橋

這天早晨,來城裏避難的人都將妻兒老小帶走了。義兵復出御敵,四鄉負義勇而來的人有十多萬,都願意效死力。清兵也觀望不前。有一支清兵的水師五百人,領兵的叫王良,原來是江陰縣裏的一個大盜,後來降清。他的船隊經過雙橋(一作葫橋)時,田夫們都辱罵他。他手下的那些士卒被激怒了,想抓住這些田夫。大家就把青苗拔了起來,擲到船上。這些泥太滑了,船上的那些兵站立不穩,大半的人墮到水裏淹死了。少數人登岸後,被鄉民們團團圍住。清兵跪下來,紛紛上繳武器,請求饒命。可鄉民們並不理會,鋤頭、鐵鍬齊下,清兵的屍體堆滿了整個河面,像浮在水面上的木頭一樣,一直撞上了大石頭上,河水也因此不流動了。

起舊遊擊徐觀海為將

觀海,江陰人,升太平營的總兵,曾經做過遊擊。明遇痛心虞門之敗,軍裏面沒有統帥,進退都無法決定,想用他為將。當時觀海生病了,不能勝任,就叫他弟弟代理。他弟弟上任以後,就造了令箭十枝,上面刻上"大明中興"四字,人執為信,以防有人謊報軍情。

初九日,拜邵康公為將

當時,城中還沒有統帥,徽商程璧力薦回籍人士邵康公,說他武藝純熟。康公還不到四十,人材出眾,能力敵四五十人。明遇于是和顧元泌等率眾人拜他為將,而他也招兵自衛。正好此時以前的都司周瑞瓏率領幾百人的船隊駐扎在江口,聲言要協助江陰,互為犄角。他們的糧食都從北門送出來。後來北門的糧食不夠供給,由城裏供應

有人舉薦孝廉夏維新,諸生章經世、王華管理糧餉,推薦中書戚勛、貢生黃毓祺,癢生許用等二十多人作為參謀。

殺方亨,莫士英于獄

方亨在監獄裏,曾被脅迫寫信退兵。後來清兵日益逼近,大家就密謀殺了他,以斷絕內應。夜裏二更的時候,有人帶領二十多個兵士擁入,將他赤身擒出,斬于堂上。然後殺莫士英父子、僕從,將他的妻妾囚禁起來。他的父親潛逃三天,也被搜出來斬了。

初十日,都司周瑞瓏戰清兵于城西

清兵到了,在城的西邊扎營。元泌登城,請周都司前往吳淞向總帥吳志葵借兵。吳不答應,隻說兵久無糧,如果能賞賜千金,他就會盡力。于是大家就把林縣令走的時候,縣衙內封存的衣服首飾合計八百兩,又借了典銀二百兩,合成一千兩,由城上給發。瑞瓏和邵康公相約,由邵部出東門,自己從北門夾攻。邵兵也到了,瑞瓏初戰不利,還駐扎在江口。到了傍晚,清兵就將營駐扎到城南張孝廉的園子中去了。

十一日,清兵屯麻皮橋

清兵退到麻皮橋,屯兵在那裏,秘密地遣二人入城,探聽虛實,被擒獲,裊首示眾。城中也派一人偵察清兵,到達葫橋,發現很多火器;等到清兵松懈的時候,他將它們都投到水裏去了,並拿到一枝回來復命。周都司暗暗稱奇,賞了他。

清兵三天都沒有來,城中逃難的人都以為敵人已經退回去了,紛紛回城。幾天之內,城裏又聚集了不少人。

下劣生尹吉于獄

尹吉素來圖謀不軌,謀求內應。一天,下起了暴雨,雷聲震耳欲聾。大家聽到了馬的嘶鳴聲。于是大家進入他的房間,搜出兩匹馬,衣甲器械無數。大家當即將他的僕人唐寧斬首,將他投到獄裏去了。城裏的防衛也更加堅固了。

十五日,靖江兵戰清兵于城南

有人傳了淮撫的指示過來說,即日就會有人統兵來支援,說得有聲有色,連印鑒都絲毫不差。大家既懷疑,又開心。可是最終還是沒有來。靖江有一個叫夏起隆的人,帶了沙兵八百人,原隸屬于高傑,叫一人拿著字條,渡江過來說,非常渴望支援江陰。于是,就叫夏維新、章經世前往犒勞,商議著給四千兩銀子,再加上豬羊、酒米、火葯等物資,都是非常豐富的。不一會兒,就有二人帶兵過來了。隻見那些兵醋酒賭博,毫無鬥志。在城南與清兵戰鬥,大敗而回,傷亡五百多人,四散而逃。有人偷了火葯返回,被靖江代理縣事的典史查獲,送到江陰處分。開始的時候,大家給他們散銀每人一千錢,用好酒好肉犒勞,沒想到他們竟然沒有一點功勞,于是都將他們抓了起來。程璧也準備了一些錢,靖江沙兵大敗,回來就恨他,將錢搶光了。後來又有泰興的張九達,名逵,善于耍拳弄棒。聽到靖江兵敗了,淮撫就叫人借他三千兵渡江。清兵將一些牛馬放于兩石灣,張逵就帶領親信三十多人上岸搶奪。結果遭到了埋伏,張逵和三十人無一逃脫,其中有個戲稱勇的耿和尚也戰死了。

鄉兵打仗

清兵的聲勢越來越大,各鄉保距城五、六十裏的鄉兵每天都進城打仗,背著武器和糧食,也沒有心思種地了。如果有誰不用命,就會遭到大家的批評,就是死也毫無怨言。

陳典史每次巡城,凡是博戰到城下的人,必定會開城獎賞,以忠義的精神鼓勵,有功必賞。如果有誰能獻敵人首級者,賞銀三兩,或者就會下拜。

鄉兵的隊伍又散又亂,進退都毫無章法。但是清兵到了,他們也會盡全力攻殺,竟然斬獲頗豐;即使不能勝利,也從不肯俯首歸順。有一個名叫高瑞的人,被清兵擒獲。清兵勒令他剃發投降,他寧死不屈。所以在鄉兵的騷擾下,清兵不得安寧,感到非常痛苦。

命程璧乞師

當時,黃蜚由蕪湖屯兵太湖。總兵吳升嘉,字之葵,由吳淞駐兵福山,糾集洞庭西山的百姓,接受常熟,攻破蘇州,聲勢百倍。陳典史叫程璧前往這兩處請求救兵,另外再往浙江田淮撫處。程璧將自己所儲的十四萬兩充作軍餉,去向兩處求救,可是對方不答應。接著,程璧又前往安徽金聲、江天一處求救,等到達的時候,這些兵都已經被擊潰了。當程璧返回時,江陰已經淪陷。程璧心灰意冷,就在徐璧落發為僧了。

魯王監國于紹興,唐王稱號于福州

南都(南京)被清兵攻破,天下的一些老臣和遺民,以及一些志不忘明的一些志士,都去輔助明朝的殘餘勢力,以圖中興。于是,趙王起于太湖,義陽王起于崇明,桂王起于廣西(號興隆),潞王起于杭州,靖江王號監國,保寧王起于河南,羅川王、永寧王也起于湖東,益王糾集了兩千人馬起兵,惠王、瑞王、安仁王、永明王、德化王、安東王、晉平王也紛紛地不安寧起來。

閏六月初九,張國維、陳函輝等人迎魯王監國。初十,黃道周、張肯堂迎立唐王,改元隆武。浙江、福建紛紛起事,江南江北民心浮動,豫王留了兩千兵馬駐扎在蘇州,指揮大軍直奔浙江,仍叫劉光鬥安撫常州。

攻城

二十一日,清兵圍城

清兵連日不能攻克,也請求支援,于是七王、八王、十王等率一千多名將領,馬步十多萬向江陰進發。降將劉良佐部作為先鋒,首先攻打西門。江陰百姓出戰,被殺了五十人,而清兵無一傷亡,于是都退了回來。劉良佐移動到南關,邵康公奮力抵抗,沒有攻克。可大家卻以為康公沒有功勞,在守南關的時候,士民不許出入,但他卻私放他的鄉人,就將他投到監獄裏去了。清兵從東門到北門,分了十六營圍城,然後燒東城,大肆搶掠城外的富戶。鄉兵拼死一戰,敗走。清兵也損失了一員騎將。接著又分兵北門,鄉兵三路防御,兩路被擊潰了,隻有數十人據橋力戰,于是收兵返回。

二十三日,清兵掠奪者東鄉

清兵聯合起來駐扎于東北角,焚毀老百姓的居室,殺戮極多。接著又搶掠東鄉,大橋東西灣的二保奮力抵抗,殺掉兩名騎兵將領。有泗善港的葛畏弼父子率兵五百人,自以為剽悍,進城援助,各保也出兵相助。但他們平時當鹽盜當慣了,不懂得紀律,到老百姓家裏到處搶劫,喝酒賭博。到了三官殿,勉強于清兵交戰,全軍覆沒。清兵乘勝東進,在大橋、周庄等處,搜山掠地,肆意抄殺,傷及男女老弱無數。周庄民眾等主動尋找敵人戰鬥,一名侯城人殺掉其中一員騎將,退了回來。

兵荒馬亂也有不少時日了,政令不能出城,遠鄉的那些叛逆的奴才乘機要錢、燒毀房屋、殺害主人,這種事絡繹不絕。煙火相雜,把天空都遮住了,大家連忙上去救死扶傷,忙個不停。

清兵越來越多,立刻就在君山、黃山等地方駐扎,對四周的民居燒殺搶掠,晝夜都不停止。

二十四日,清招降

劉良佐作招降書一紙,從東城外射了進來,上面寫道:"傳諭鄉紳庶民等知曉:應當知道本府的原意隻是為了安撫地方,況且現在南北兩直隸、四川、陝西、河南、山東等地方都已經剃發,隻有江陰一處膽敢違反國家法令。為什麽不顧惜自己的身家性命呢?上面已經令本府平定江陰,大軍一兩日就會到達。你們快點剃發歸順,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本府已經訪得你們縣的程璧,確實是個好人。你們百姓即便自保,讓本府來接管。如果是武職官員,仍可以像以前,照舊管事。本府不忍心殺害你們百姓,念你們都是清朝的赤子。錢糧還是小事,剃發才是大事。秋收之時,你們在鄉下的即便務農,在城裏的即便經商。望你們盡早歸順,本府絕對不會動你們一絲一粒。特此通告。"

二十五日,江陰義民答書

陳典史以及城中士民公議以後,寫了回信,執筆者為王華。信上說:"江陰是懂得禮儀的地方,向來以忠義著稱;隻要變化不是太大,隨時可以聽從。所謂雖然經過改朝換代也不能變更衣冠文物。沒想到剃發這一道法令,大拂人心。所以鄉城老幼,誓死不能聽從,堅持不二。你們屢次兵臨境上,勝敗難分,各鄉鎮的勤王義師也會投入戰鬥。如果城中的人齊心固守,你們恐怕也不能輕敵。現在的天下大勢,所爭的也不在一個縣城,蘇、杭一帶還沒有定局,你們又何必戀此一方,稱兵而不松懈呢?況且,你們既然所說這是正義之舉,就應該知道愛護百姓,收拾好人心。為什麽又要屠戮、奸淫、燒掠,從而使得天怒人怨、愴目痛心呢?現在你們最好的計策,就是快快的收兵,靜聽蘇杭等大城市的舉動。蘇杭如果都收服了,怎麽還會有江陰的事呢?要不然的話,就算是有百萬大軍來攻城,江陰死守的決心也下了,絕不會苟且偷安。謹慎地與爾等相約,我們總會以蘇杭為表率,你們能不能聽從那是天命,我們也不再言語。"

二十八日,都司周瑞瓏逸

良佐叫軍士四散放火搶劫,鄉兵見清兵氣勢太凶,自己不是對手,都逃跑了,再也沒來支援,周瑞瓏也揚帆遠去了。

二十九日,追殺鄉兵

良佐仍叫軍士去追殺那些遠逃的鄉兵。

七月初一日,專意攻城

良佐再次叫軍士搜殺那些星散的鄉民,見鄉民已經不敢再來,于是就一心一意地攻城。

城中防守嚴密,清軍的箭像兩點一樣地落了下來,城裏的人一手用鍋蓋遮住自己,另一隻手接箭,每天可以得到三、四百支(另一種說法是三、四十萬)。

初五日,誅守備顧元泌

清兵攻城的時候,元泌登城射箭,奇怪的是箭還射到敵人就先墜落了;眾人懷疑。其中他的一個下屬馬矮子,偷竊火葯從城上投敵。眾人將他抓了起來,一同前往去搜元泌的住所,得到請兵文書一道。原來閏六月初,眾人開會商議寫信給田淮撫請求援兵。元泌私自易文緩兵,所以原文還在家裏。于是眾人就將元泌自作聰明的四十個下屬一並處決了。這樣,清兵的內應就再也沒有了。

迎原任典史閻應元

應元,字麗亨,北直隸通州人,由武生開始,後成為京倉大使。崇禎辛巳年(崇禎十四年,公元1641年),任江陰典史。縣裏發生變故的時候,陳典史和縣裏的民眾打算請他出山。是元泌從中百般阻撓。現在,元泌已經被誅,于是大家決心迎接他回來。漕撫田仰也寫信勸勉他。明遇特地派了十六人,用繩子綁在身上從城門上吊了下來,乘著夜色出了城。到了他的居室。應元說道:"你們能聽從我就行,不然就不為你們主持!"眾人說道:"敢不惟命是從。"

初九日,閻應元入江陰城

祝塘塘五十人(另一種說法是六百人)拿著武器護送著他,經過七裏廟的時候,他在牆壁上題詩,現在還可以見到"事則萬無可為,死則萬無可免"的句子。到了城門附近,四周的鄉民帶著糧食過來了,但不能進城;況且都是一些烏合之眾,不能取勝,就重重地犒賞了他們,讓他們回去了。自己與家丁王進忠等四十八人入城了。

剛進城,就把邵康公從獄裏放了出來。

又叫原任兵使徐世蔭、曾化龍製造火葯和火攻用的器具,這些人也是他在任時的監造者。

後來,又通知那些有錢的人出資助餉。錢不足的話,可以用其他的東西估價充數。放到察院裏,準備要這些東西來犒賞民眾。

接著又開始統計戶口,得知城裏有多少年保,多少戶,多少人口,壯年和老年多少人,都一一登記。從中選取一些非常勇敢的人到他的麾下,希望依靠他們的力量,成此義舉。

初十日,祭旗發令

命令大家收拾好衣甲、器械和旗幟。 叫武舉人王公略鎮守東門,把總汪某守南門,陳明遇守西門,應元自己守北門。他和明遇總督四門,日夜巡歷。

就這樣,圍城中有火葯三百瓮,鉛彈子千石,大炮百座,鳥槍千張,錢千萬貫,絮帛千萬端,酒千壇,水果萬鍾,豆千缸,料草千萬束,鹽萬斤,銅鐵器萬枚,牛千頭,豬羊千隻乾魚千包,蔬菜千畦。

江陰軍民抗清之戰江陰軍民抗清之戰

十一日,清兵攻北門,七王死之

清兵知道城裏的人勸不動,于是就就準備用大炮攻北門,城上的人拼死抵抗。城牆上箭石如雨下,清兵不敢前進。主帥憤怒了,命令上將九員先駕雲梯,然後上城。城上用長槍刺他們,死了四了,傷了五個。有身中三箭的,有劈去頭顱的,有掉下去摔得粉身碎骨的,有被火箭燒死的。主帥更加憤怒了,奮勇當先,獨自上城,上面的氣勢更加猛烈。有一個綽號為"霸王",名叫劉耐的人,用短槍抵抗他。他用口咬住槍,拔刀要、砍。另一人挺槍擊中他的咽喉。他倒了下去,城下的清兵散開了,失聲大哭道:"這是七王啊!"

二都督勃然大怒道:"我得北京,得南京都還沒有這麽害怕過,這般費力。怎麽江陰拳大的地方,就會如此費力呢?"于是傳令十營內選了幾員猛將,步軍三萬扎了去梯十張,準備第二天分十處上城,如果有人退卻,就會立即斬首。

十二日,清兵仍攻北門,二都督死之

清晨的時候,城外放聲吶喊,三萬軍隊造了十條浮橋,一齊度過外城河,分十處運雲梯上城。城上的人用磚石投擲,用長槍抵抗。有的清兵用船工蔽體前進,城內的人用火器、石頭投向他們,無不打得粉碎。凡是四個城垛上的人,都是共同進退,看到清兵來了,就用弩箭向他們射擊。對于那些攻擊城腳的,就用長槍沿著石頭擲下來,或者把旗竿截斷,將清兵釘在上面投下來。清兵死傷無數。二都督自以為勇猛無敵,穿了三層甲,腰裏懸了兩把刀,肩上插了兩把利刃,手上還拿了一把刀,獨自一人登上雲梯,想要毀掉城垛。他跨上城垛,持刀亂砍。城上的人用棺木防御,槍刺在他身上,卻不能進。有人說道:"隻有刺他的臉了。"于是大家一起刺他的臉。旁邊城垛上有一湯姓童子,持鉤鐮槍鉤斷他的喉管;竹匠姚邇割下他的頭。他的身體墮落到城下,清兵一起上來搶屍。城上梆鼓一齊響了起來。磚頭、小箭如雨點下,又斃傷千餘人。清兵隻得得牛皮帳擋住箭和石塊,這才把屍體抬了回去。後來劉良佐整天都叫軍士來要這顆頭,城裏的人不答應。于是,劉良佐又叫人出錢買,叫人當著守城者的面把銀子裝入銀鞘,吊入城。又叫軍士向城禮拜,大喊:"還我王爺的頭!"城上的人用蒲草包了一個黃狗頭擲還給他們,並將頭懸在城上。外面的人還是苦苦哀求,城裏的人不耐煩,就把頭擲了下去。清兵取回去縫合起來,掛孝三天,又叫道士設醮為之招魂。有六個穿著紅色衣服的家伙,在城下面拜祭,被城裏的人用火器射死了。又有一天,有人捧著祭物來祭奠,一個和尚捧著金帛隨行,在經過何家埭的時候,被城上的人用火器射死,取了酒食犒賞守城的人。

十四日,江陰詐降,薛王死之

歷史書《江陰八十天》插圖歷史書《江陰八十天》插圖

以前幾天,北州薛王營帳命人執旗招安。十三日,閻、陳二人派範、周、朱、季四個生員到薛王營回話,如果有將計就計的地方,就來回報。四人到了薛王營,被留下來宴飲,每人還送了四錠元寶,重達二百兩。四人回來,獻計說道:"必須要舍上一百多人,讓前面幾個人拿著降旗,後面的人拿著木銃,假冒銀鞘,賺開營門,就可以大功告成。"兩人對看了一下,同意了。這天,一百多人手握木銃,桶下面安放了火磚,就命令這四人作為前導。四人面面相覷,立刻被斬首了。應元另外點了幾個老者,手拿降旗,焚香,作為前導,操著繩子出了城門。到了薛王的營帳,通報說要獻銀乞求饒命。薛王大喜,升帳放行。吩咐開啟營門,將銀子抬了進來。正將驗收的時候,有人點火,那些火磚都爆炸了,煙火漫布了整個天空,震響如雷,碰到的人都死了。薛王隻剩下了一顆頭。帳中的人大約傷亡了兩千多人,其中包括兩名上將。當天,十王就命令三軍掛孝,全營默哀,將薛王的頭以禮安葬在北州蘇家墩。

清兵屢屢失利,就叫別的地方的清兵增援。每天到達江上的清兵就有一千多人。劉良佐叫人作勸民歌,要他們投降,城裏的人根本不聽。于是,他隻得在東北角駐扎下來,上面壓了一塊巨大的石頭。

十五日,清兵攻東北城

良佐命令西南面放炮,東北角掘城。城裏用火球、火箭攻擊。清兵想退走,被良佐阻止了。城裏仍用磚頭攻擊,清兵來不及回避,幾百人死在城下。良佐感覺顏面無存,就設了三層牛皮帳,裏面設了九梁八駐。箭和石塊投在上面都被反彈,不能進入。于是就取人糞和桐油煎滾澆下來,即刻就穿破了牛皮,傷到人身,就會肉爛而死。那些沒死的人,都驚惶逃走了。城裏的人用繩子綁一個鐵槌擲過去,把那些清兵鉤到城裏斬首。清兵手足無措,紛紛逃散。清軍營帳裏的人懷疑守城者已經殺了下來,就發散木銃,反面傷了自己的人馬。後來,清軍從西門,經間橋,依靠著君山駐扎了下來。城裏的人等他們渡到一半的時候,又向他們射擊,許多人應聲而倒;有人用木門阻擋,守城的人就用小箭身他,射中這些人的手,手死死地釘在門上,號叫痛叫,生不如死。清兵又做了一個大的浮橋,從黃田港偷渡,登上君山,俯瞰城中;也被城裏的人用火器擊中。清兵隻得逃走。

十六日,江陰四出乞援

這時,田淮撫已經跟從魯王到達紹興,黃蜚、吳之葵同入太湖。貝勒帶領大軍奔赴吳淞,兩人兵敗被捕,這兩處的援兵已經絕望。

守城過程中的援軍

海寇顧三麻孖率領船隊來支援,有大船數百號;留了三天後,戰事不利,就揚帆遠去了(顧三麻子名顧容,自稱忠義王。)

有義陽王,是明的宗藩,太監季太傳、田軍門、荊監軍,總兵胡來貢統兵輔助他,在崇明建立了義旗,稱海上雄兵十萬。太倉、昆山、嘉定各處紛紛回響,一同前往乞求援助。義陽王和太監用好話慰勞,僅僅是用空話搪塞。後來派遣一名將軍駐扎到江口,寧其愚率領數百名僧兵來支援,在砂山扎營,戰了幾個回合,知道敵不過,都逃跑了。

聽說兵部有個叫張拭(字子張)的人,當時與敏一起守常熟,江陰也派人前往乞兵。起初,他們不答應,使都就用唇亡齒寒來勸他。有一個姓金的秀才,字貢南,聚集了精勇四百多人,先行到達砂山檔住來路,等子張的大軍一到,一起進取。但八、九天過去了,都沒有訊息,于是就先出發了。良佐派鐵騎三千將他們截在周庄附近。金秀才他們全軍俱沒,貢南也僅僅撿回了一條性命。

清移營鄧墓

孤城死守,援兵都斷絕了,裏面也死了不少人。清兵用炮攻打北城,晝夜都不停止。城垛也陷了好幾丈。應元叫石匠取石料修補,石匠很為難;應元再拜請求,石匠感動了,冒死修補。修好後,又像當初那般結實。

十七日,江陰兵劫營

良佐又將營移動了十方奄。這天夜裏,應元選擇勇士千人,出了南門劫營。大家或拿板斧,或拿短刀,或用扁擔,突入敵營。敵人傷亡知餘人。等其他營來救的時候,應元已經帶兵入城了。

松江得到了大炮一百座,用老百姓的鍋鑄造鐵彈,每顆重達十三斤,準備以此來攻城。

十八日,劉良佐勸降

先前,良佐叫十方奄的僧人向城裏跪著哭泣,陳說其中的利害,勸大家早早投降。城中用"效死勿去"為理由拒絕。晚上,僧人又來了,又被大家回絕了。

良佐隻身匹馬,走到了城的附近,勸大家早早投降。于是他踞吊橋,要城上不要放箭,對應元說道:"宏光政權已經失敗了,江南也歸順了。如果足下肯轉禍為福的話,爵位又怎麽可能在我之下呢?"應元從容地說道:"江陰的士民,都說三百年來食毛踐土,深戴國恩,不忍心望風投降。我是大明的典史,絕不服待二君。將軍你身為侯伯,手握重兵,進不能恢復中原,退不能保障江東,又有什麽面目來見我江陰的忠義士民呢?"良佐慚愧不已,退了回來。

七月十九日,貝勒統兵攻江陰

良佐再次奉命來招安。應元說道:"自古以來有投降的將軍,沒有投降的典史。"(有投降將軍,無投降典史)一聲梆響後,火箭齊發。良佐連跨三、四匹馬逃走了,嘆息道:"江陰人沒得救了。"貝勒博洛平定了松江,將所部二十萬人全部帶到了江陰,以師久無功為理由,將劉良佐責備了一通。他親自巡城了好久,再次登上了君山,看了又看,對左右的人說道:"這座城池就像船一樣,南面是他的頭,北面是他的尾,要是攻擊南北,就破不了,隻有攻中間,才能攻破。"

貝勒教人綁縛降將黃蜚、吳之葵到城下,命他們寫信投降。黃蜚說道:"我在城裏又沒有相識,寫信又有什麽用?"吳之葵涕淚交加,情詞悲楚。應元叱責道:"大臣被縛,應當速速就死,何必喋喋不休?"吳之葵再次拜泣而去,黃蜚還是默不作聲。

二十日至二十七日,用炮猛攻

貝勒看見城中的人不可能投降,進攻更加著急。先是分兵抄斷了各鎮來的救兵,又用竹籠盛放火葯,叫著鼓吹著往前進,又在紅紙上寫了,限三日內破城。在城南的一側放彈,隨著一陣巨響,城恆有五處崩裂,飛彈就象電一樣快。一個人立在城頭上,頭隨著火彈飛去,而身體僵立不倒;一個人胸背都被打穿,但仍直立在那裏。城裂開的地方,守城的人用鐵葉裹住,再用鐵塊護起來,然後用空棺裝上實土,去填補毀壞的地方。接著用棉絮浸水覆在城牆上,以防火攻。當時,東、西、南面三門都有不少人在堅守,隻有北門的人比較少。貝勒叫人抬到君山下,放彈的人用竹堆包泥,躲避在旁邊。發彈的時候,就抹去其中的泥土,然後再放,連珠不絕,城上的人想攻擊他們,鐵彈遇到了軟泥就停住了,不能傷到他們。後來又移到離城比較近的地方,放炮的人先在地上挖一下,用泥塞住兩耳,點火以後就趴在坑中,非常害怕被震破膽而死。

甲士爬城

到中午的時候,眾人才開始吃飯。明遇聽到錚錚的聲音,前往一看,隻見六員清將,穿著重重的盔甲,拿著利刃,用兩釘插在城牆的縫隙上,慢慢地爬了上來。其餘的人也是一樣,接踵而上的人無數。大家用刀斧砍去也不能傷,大家也隻好用長槍刺他們的頭,他們墮了下去,其餘的人都退走了。

神兵助陣

清兵大怒,大舉來進犯。忽然看見一個少年將軍持戟沖來沖去銳不可擋。等戰事完了以後,已經不知去向。大家懷疑是當地的土神陳烈士,都前往祭祀。又看見緋衣將三人,登城指揮,清軍不敢前進。等到大家詢問他們的姓名時,眾人不知道他們說些什麽,遠近都以為受到了神仙的幫助。

城裏的舁關帝、睢陽王、兩個東平王、城隍神像都被大家抬上了城,大家在它們上面張了黃蓋,舉著它們在城牆上巡遊,以磁石捻動神須,遇到鐵器,胡須就會自動關閉,用機關扶住神像的手,使得看上去好像在指揮。清兵見了,以為是將,都非常害怕。良佐叫其子攻城,正當睢陽王的神像開了口,發了一箭,將他射死了。(城破的時候,良佐砍開睢陽王的頭,眾人又砍傷了東平王,也算是報了仇。)

一天夜裏,風雨交加,城上的燈不能點燃,大家一起向睢陽王祈禱。忽然看見神光四起,照得四周像白晝一樣,四門的燈火整夜不滅,清兵無計可施。

掠東南鄉

清兵向東掠到了大橋、周庄、華墅、陶城、三官司、祝塘等鎮。祝塘鄉民奮起抗爭,清兵瘋狂地報復。所以祝塘所遭受的兵禍之慘,是居于這些鄉鎮首位的。清兵又分掠陸官、舍橋等地方,有一個名叫徐玉揚的人,膂力很大,看見清兵蜂擁而來,就藏在橋洞裏,看見有兩個士兵引一個清將路過,開關偉岸。他就躍出來,登到岸上去了,將他殺死了。稱了稱這個清將的頭顱,有十八斤重。他將這顆腦袋懸掛在樹上,後來清兵就害怕了,這棵樹現在還在呢!

清兵向東掠奪到峭岐,隻詢問了一下地名,就回去了。因為嫌它的諧音"消旗"。掠奪到青陽的時候,鄉民嚴守圩堤,排列像軍伍似的,清軍怕有埋伏,不敢前進。

二十八日,清兵攻北城,閻應元傷右臂

清兵用炮擊北城的角落,城裂開了;可是,夜半的時候,就修好了。敵人以為他們有神仙相助。一顆鐵彈擊中了應元的右臂。應元受傷了,但他仍用左手握搠,格殺數名清兵。

二十九日,清攻南城,十王死之

清兵再次攻打北城,應元叫每人拿一塊石頭,頃刻之間就堆得像山一樣,在裏面又堆了一重。清兵知道不能攻破,就轉去攻打南城。炮聲震天,兩百裏之外都能聽到。一晝夜用掉了火葯一萬五千斤城牆幾乎崩潰。清兵乘勢一擁而上,刀箭非常密集,守城的人不能抵抗,于是發炮還擊,傷亡敵人幾千人。敵人在外面發炮對擊。忽然看到一員女將站在城牆上,將袖子一拂,敵人的彈葯就彈了回去,反而擊斃了無數自己人,大家都以為她是前湖的烈女。

十王痛惜薛王中計而亡,命令大將搶掠城外居民的大箱千餘隻,在十方奄的後面疊成將台,和城一樣齊。十王坐在上面,上將四人、親軍二百四十人圍在台旁。那些親軍都拿著狼煙噴筒,將從南京、鎮江繳獲的大炮五、六步排一座,總計有百座,命令他們聽到號令一齊發射,猛烈攻擊城的東南角。守城的軍士不也睜開眼睛。應元爬到城上,用膝蓋行走,看見十王在台上指揮,就叫街巷中力大無窮的湯三老兒背了一座大炮登城,對準十王安放好。應元又左看右看,絲毫不差,然後親自點火發射。湯三老兒聽覺上有點遲鈍,還不知道是怎麽一回事,呆呆地坐在那裏張望。隻看見火路一條,十王、四將二百四十人一齊隨著火滅了。隻剩下一把黃傘在半天中飄蕩,一隻腳連著靴子落了下來。

八月初二日,燒外營,殺夏維新、王華

應元派遣周祥、金滿、李芳、針子四人夜裏出去燒營,許多清兵都被火燒了,在夢中驚醒,毛焦皮爛的人很多,非常氣憤,就四散開來,又到外面搶掠去了。應元叫人賞賜他們每人一兩銀子。夏維新、王華隻給了每人六錢。眾人知道了,都喧嘩起來。應元害怕人心激變,不得已,隻得殺了他們。原來清兵圍城日久,儲存的糧餉也慢要告馨了,少給也並不能算是克扣;恐怕隻是因為維新當初誤聽了方亨的言論,作揖勸解大家,到現在眾怒還沒有消,所以借此機會陷害他。王華雖然找到了明遇過來,給自己解圍,但也無計于事。

命許用掌芻糧

芻糧缺人,大家覺得許用有能耐,就推舉他撫佐章經世。

楊舍守備沈廷謨舉城投降

江陰民眾晝夜守備防御,也感覺十分疲憊,但是隻要誰有所怠慢,遭到大家的懷疑,必就立斬之。

清兵四出燒殺搶掠,民不聊生。有先剃刀發去清營表示歸順的人,城上看見,必定會痛罵,哪怕是至親也好象仇敵一般;而清兵四處尋找糧食,一刻也不得安寧,怕惹禍的人都逃走了。

楊舍營的守備沈廷謨,乘機收斂民財,殺牛備酒直奔良佐的營帳裏交錢,祈免楊舍一方之死。良佐允諾了,給了他大清號旗四面,懸在了楊舍營的四門,延謨立刻披發乘馬到江陰城下面,勸民眾盡快投降;城裏的人向他發射,他就逃跑了。

詐降

一天,眾人詐降,就取了民間的雜亂的頭發投到城下引誘敵人;清兵見了,又驚又喜,連忙報告給良佐。良佐說道:"不可相信,必須看到守城的人剃發了沒有。"清兵探視了一番,才知道是詐降。

議和

貝勒派人來遊說,隻要拔去"大明中興"的旗號,懸大清旗號四面,斬四門為首的幾個人,其餘的人都饒了不殺,就算是不剃發,他也將帶兵返回。應元說道:"寧可斬我一人。其餘的人都無罪,不可斬。" 和議也不了了之。

貝勒又打造了大清旗四面,說隻要豎在四個城門了,也就退兵了。城裏派諸生朱暉吉、老者王晴湖等四個人去看看動靜。他們剛一出城,就被劉良佐策馬迎去了,留在那裏喝了一天的酒,其間氣氛非常融洽。劉良佐和他們約定,歸順以後,絕不殺一人;隻要派官員上城勘驗後,就會收兵覆命。四人快要離開的時候,又送了每人五兩黃金,約定三天後定議。四人回城以後,把金子藏了起來,而力主降順。眾人不聽。到了約定的期限,清兵在城外大喊,問他們情況如何,並且把留飲贈金的事情也抖了出來。守城的人斬了這四人,防範也更加嚴密了。

勸降

吳軍門領兵到江上,宰牛向諸將起誓,說江陰歸順以後,不許殺掠。

王海防自以為對江陰有恩,到城下來招撫,可是沒有人答理他。攝政王曉諭招安,全城也不聽(這是初六的事情)。豫王的指示到了,用箭射入城中,說明朝已經滅亡了,何苦要死守呢!裏面的人看到後,在後面加了幾句話"願受炮燈,寧死不降!"又將它射了回來。(這是初七的事情)

初八,釘炮眼

這天,雨很大;江陰士民站在雨中守城,任憑炮打,一點投降的意思也沒有。夜半的時候,應元派善于遊泳的陳憲飲渡過外城河,釘死清兵的炮眼,使他們緩了兩天,不能攻城。此時,城裏連夜修好城垛。後來五天,良佐害怕城裏再來釘眼,命令不分晝夜攻擊。到了停晚,風雨怒號不停,這才停止了開炮。

初九日,甃南城

又用石塊加固南城,比原來的城牆還高了三尺。應元預先派人將麥子磨成面粉,製造月餅。

十二日,甃北城。

加固北城,城中的石灰快沒有了,不能乘夜修城。這時糧食也漸漸不夠了。應元就征集民間的糧食,命令兩天給一次,不得預先支取。貝勒派人偵得了這個訊息,準備隻留下四萬軍隊,將江陰久困起來,其餘的軍隊整飭一下北上。良佐堅決不同意,此議作罷。

十三日,登陴楚歌

應元又發經民間賞月的物資,一直到十七日為止。百姓帶酒登城,舉杯痛飲,諸生許用模仿楚歌,作五更傳曲,令善歌的人登高傳唱,以笙笛簫鼓相和。這時,天無纖翳,皓月當空,清露薄野,劍戟無聲。黃弩師在西邊的敵樓操起胡琴。歌聲悲壯,響徹雲霄。清兵爭向靠前傾聽,或怒罵,或悲嘆,甚至有人哭了起來。

良佐于是也作了勸降的歌曲,命令士卒相倚而歌,自己則與幕僚在帳中喝酒。酒還沒過幾巡,城上就開火了,清兵四散避去。

十九日,北門阻降

清兵還在多方招降,三門中也有人在猶豫。隻有北門誓死的決定越來越堅固。于是,眾也也就不再猶豫了。

二十日,清兵攻東北城

貝勒帶領四十多騎繞到君山的青龍奄的左邊,觀察地形。城上的人看見了,大炮和弩箭齊發,那些騎兵都被打倒了,遍遭蹂躪,貝勒也差點沒命。

清兵又從南京運來了大炮二十四座,比以前的更大,每條船隻能載一座。清兵仍然用沿城百姓家的鐵器鑄造炮彈,每顆重二十斤重。清兵又築了許多土壟,以躲避箭和石塊。清兵準備攻擊東城,可是準備不足,就移到東北角去了。這時,大雨如註,晝夜炮聲不絕,將整個縣城都震動了,城中的人又困、又疲,再也想不出什麽計策,隻得等死而已。

這天,城上的人開始吶喊,清兵聽到了,都以為是鬼叫聲。在城中四邊的空曠處,看見數萬隻白鵝飛了停在那裏,迫近了一看,一點蹤影也沒有了。知道的人說那是魂魄升降。白鵝,就是劫數中人的靈魂。

城破

二十一日,江陰城陷

上個月的二十四日,京師中派遣國師和尚來到江陰,每天都繞城細看。到了前天,終于看明白了,于是對貝勒說:"江陰城好象芙蓉;如果在花瓣上打,隻會越打越緊。它的蒂在東北角,我們可以從花家壩打。花蒂碎了,花瓣自然就落了。"于是,貝勒就叫了幾百個人搬了二百餘座大炮到花家壩,專打東北角。鐵彈入城,穿透洞門十三重,樹也被穿過數重,落在地上陷了好幾尺。這天,雨勢很急,守城的人外用牛皮帳護炮裝葯。城頭危如累卵。城上見外面炮火猛烈,看見燃火就躲到圍牆後面。炮聲過後,再登上城樓。清兵見了,就故意放空炮,並讓炮中隻放煙霧,煙漫布了天空,咫尺難辨。守城的人隻聽見炮聲霹靂,以為清兵不能很快進入,卻不知道清兵已經潛過護城河,從煙霧中蜂擁而上,眾人來不及防御而崩潰。

中午的時候,有一道紅光直射入城,正對著祥符寺,江陰城淪陷。

清兵剛沖上城牆的時候,城下的人還在向城列陣,清兵害怕有埋伏,持著刀在那裏註視著,半天不敢下來。相持到晚上,城中沸騰了,陣形也亂了,這才開始下城。

閻應元坐在東城敵樓,要了一枝筆,在門上寫道:

"八十日帶發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十萬人同心死義,留大明三百裏江山。"

題好後,帶領千人上馬格鬥,擊殺清兵無數。奪門向西走,沖不出去。應元環視了四周,對跟從他的人說道:"為我謝百姓,我報國的任務完成了。"自己拔出短刀,刺胸而出,沒有死,又投到前湖中。義民陸正先想把從水中拉起,正好碰上劉良佐帶兵來擒他,說與他有舊,必定要生擒他。清兵看見他的頭發出了水面,把他拉出水面綁了起來。良佐坐在乾明佛殿上,看見應元來了,就跳了起來,兩手拍著應元的肩膀而哭。應元說:"何必哭呢?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隻有一死罷了,快殺我!"貝勒坐在縣衙裏,緊急要見應元。應元到了堂上,挺立不屈,背向他,罵不絕口。一個士卒用槍刺他的小腿,血流如註,他倒了下去。日暮的時候,他被人捆到棲霞奄。奄裏的和尚夜裏不停聽到"速殺我"的聲音,不久就停止了。天明的時候,應元終于遇害了。應元死後,家丁還有十多人,都因為不降而被殺,屍體都堆放在一起。陸正先也一同遇害。有一個叫維新上人的人,在圍城的時候曾與應元曉夜論事,應元所寫的《和眾乘城略》,維新又把它交給了黃子心,子心又旁征博引,寫了《閻公死守孤城狀》。

陳明遇關閉衙門,親自點火,燒死男女大小共四十三人,自己持刀到兵備道前下馬與清兵肉博,身負重傷,握刀僵立在牆壁上,沒有倒下。

誤導馮厚敦,穿著公服在明倫堂自縊,他的妻子和姐姐投井而死。中書戚勛,諸生許用,把門關上,自焚。

戰役中有一江陰無名女子,在殉節前題詩:

"露胔白骨滿疆場,萬裏孤忠未肯降,寄語行人休掩鼻,活人不及死人香。"

八月二十二日,屠城

第二天,還在巷戰不已。清兵用火攻擊敗了他們。老百姓慷慨赴死,都以先死為幸,沒有一人順從。清軍下令從東門出去的不殺,又下令十三歲以下的童子不殺。男女老少,投水、蹈火、自刎、自縊的不計其數。內外城河、絆河、孫郎中池、玉帶河、通塔奄河、裹教場河處處填滿了屍體,疊了有好幾重,光投四眼井的就在二百多人。

二十三日,止殺

滿城都被殺光了,清兵這才封刀。午後,清榜出榜安民。城中的人已所剩無幾。躲在寺觀塔上隱僻處以及和尚印白等,總計大小五十三人。這場戰役,守城八十一天,城裏死了九萬七千餘人,城外死了七萬五千餘人。

反攻

十一月十一日,江陰又召集民眾反攻縣城,終因倉促起事久攻不下後逃走。巡撫土國寶又想要屠城,全靠劉知縣不從命,點名將起義的人擒獲;整個縣城才安全。

影響

江陰戰役,滿清"七王"、"薛王"、"十王"都死于城下,折損大將十八名;參加攻城的還有後來晉封為親王的博洛(清端重親王)和尼堪(清敬謹親王)、清恭順王孔有德;清兵二十四萬大軍攜二百多門大炮圍城,死者六萬七千餘人,巷戰死者又七千,一共損失的士兵有七萬五千餘人。在江南各地望風披靡之時,閻應元、陳明遇以微末下吏憑借江陰百姓的支持,竟然面對強敵,臨危不懼,堅持了近三個月,實在是南明史上光彩奪目的一頁。清軍在江陰防攻戰傷亡最慘重,城破後屠殺最烈。

明末乙酉抗清後,江陰獲"義城"之名。江陰人民立"忠邦峰",懷念保邦死難者。戰後,為了安撫江陰百姓,滿清統治者採取了懷柔政策,乾隆在乙酉守城戰131年後,對抗清三公--閻應元、陳明遇、馮厚敦,分別賜謚"忠烈"、"烈愍"、"節愍"。

閻應元殉國192年後,清廷為安撫江陰百姓,下詔在江陰和其故鄉通州為其修祠各一座,皆命名為"閻公祠"。

嘉慶時期,由時任江蘇學政(江蘇學政是明清兩代管理全省科舉和學務的重要官員,我們熟悉的宰相劉羅鍋劉墉,南菁書院的創辦者黃體芳等都曾擔任過江蘇學政一職。自明朝萬歷42年起,江陰開設了"江蘇學政衙署",主要接納來自8府3州的考生,在當時全國隻有三處衙署:安徽太平府、陝西三元縣、江蘇江陰縣。)、禮部尚書姚文田題匾額"忠義之邦",高懸城門,並且增加江陰的考試錄取名額。道光二十二年,知縣金鹹在修建城牆時,將此四字刻成磚匾,砌嵌在南門的城門之上,光前裕後。此後100多年,過往的行人仰頭看時,無不以先祖的英烈之舉而頓生自豪之情。"人心齊,民性剛"在很長一段時期內代表了江陰人的性格特點。

忠義之邦忠義之邦

到了抗戰時期,帝國主義者最怕中國人民講忠義,在江陰保衛戰時,1937年日寇入侵江陰,城樓被炮火襲擊,磚匾碎裂,僅存"忠邦"二字(現存于江陰忠邦亭),被人撿回藏匿。

抗戰勝利後,某方姓人任縣長,為了重豎此碑,他終日奔走,又製成一"忠義之邦"碑,落款處加了"縣長方驥齡重建、復旦大學文學士孫俊在書"字樣,擇日置于城門之上。不料此舉激怒了黨部書記長(相當于現代的縣委書記),該人特赴南京,竟請來了蔣總裁的親筆手書,落款為"中正書",蒼勁端庄、力透紙背。于是蔣委員長之碑替下了原來的方縣長之碑,高掛城頭。最初的 "忠邦"二字殘片,則被存放在中山公園內妥善保管。

評價

閻應元領導的江陰百姓,面對強敵,堅持了近三個月,擊殺清兵數萬人,重挫了清兵銳氣,鉗製了清兵主力南下,推動了各地的抗清鬥爭。閻應元曾于江陰東門城樓題聯曰:

八十日帶發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

十萬人同心死義,留大明三百裏江山。"

《崇禎江陰縣志》中記載評價:"不獨為禮讓之邑,實稱忠獻之邦,長江底柱,允足表峙東南也"。

紀連海:"因為揚州十日是史可法帶領正規軍打的,是一個政權面對另一個政權的鬥爭,雖然也很了不起,但這是你政府的職責;但江陰八十一日就不同,這是一個城市裏的普通百姓自發的抗爭,在一個退休的典史(相當于現在的公安局長)閻應元的指揮下,抱定犧牲的決心與幾十萬清軍作戰,全城九萬多百姓最後僅存50餘人。我認為像江陰八十一日這樣的故事滲透了我的思想和理念,在當時的情況下,這些人(江陰百姓)才是民族的脊梁。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