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華條約

江華條約

《江華條約》(朝鮮語:강화도조약,英文翻譯:Treaty of Ganghwa 或Japan-Korea Treaty of 1876)本名《日朝修好條規》,又稱《丙子修好條約》,是日本與朝鮮于1876年2月26日(農歷丙子年二月二日)在朝鮮西海岸的江華島簽訂的不平等條約。該條約的簽訂標志朝鮮開啟了國門,並進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為34年後徹底淪為日本的殖民地做了鋪墊。

歷史背景

18、19世紀,朝鮮王朝的封建統治危機不斷加深,農民起義風起雲涌,而朝鮮國內的資本主義萌芽方興未艾,在地下傳播的天主教飛速發展,由實學思想演變而來的開化思想亦應運而生,這些都對朝鮮統治者構成巨大威脅。廣大商人和開化思想家極力要求朝鮮政府開放國門,而朝鮮政府則堅持對外閉關鎖國,對內加強專製主義中央集權,並鎮壓農民起義和天主教徒。1866年,法國以朝鮮殺害法國神父為由派軍艦侵入江華島,被朝鮮擊退,史稱"丙寅洋擾";1871年,美國入侵大同江和江華島,不久後被迫撤兵,史稱"辛未洋擾"。經過兩次"洋擾"事件,朝鮮政府重申"鎖國令",並在朝鮮全國各地豎立"斥和碑",國門進一步緊閉。朝鮮也因此被歐美列強稱為"隱士王國"。

朝鮮鎖國時期所立的朝鮮鎖國時期所立的

而朝鮮的鄰國日本自1868年明治維新以後,開始走上資本主義道路,實力迅速發展。由于日本資源短缺和市場狹小,加之社會轉型期各種矛盾的尖銳,因此竭力向外擴張,朝鮮則首當其沖。日本自古以來就覬覦朝鮮半島,曾挑起"壬辰倭亂"等大規模侵略戰爭,明治維新後日本不少維新人士更是大力鼓吹"征韓論",企圖將朝鮮變成日本的原料產地(主要是農產品)和傾銷市場,進而並吞朝鮮,以朝鮮半島為跳板侵略中國。朝鮮國門的開啟是侵略朝鮮的必要條件,因此明治天皇登基以後,多次向朝鮮傳遞國書,要求朝鮮政府開放國門與之建交。由于日本在國書中自稱"大日本",並有"皇上"、""等用語,令作為中國屬國的朝鮮十分氣憤,所有國書均遭拒絕。

1873年,朝鮮的政局發生變動,當年12月,朝鮮王妃閔妃發動宮廷政變,排擠先前的執政者興宣大院君而掌握政權。興宣大院君執政的十年間厲行鎖國政策,而閔妃外戚集團則傾向于開放國門,這為朝日關系的松動提供了契機。此時日本已于1874年侵略中國台灣,獲得了中國50萬兩白銀的賠款。在已初步嘗到侵略甜頭的情況下,日本便把矛頭對準朝鮮,準備以武力開啟朝鮮國門。

簽訂過程

1875年5月,日本明治政府決定以武力開啟朝鮮國門,派出"雲揚號"等3艘軍艦到朝鮮釜山海域示威,準備製造事端。9月20日,雲揚號軍艦又駛入朝鮮首都漢城(今韓國首爾)附近的江華灣,向朝鮮草芝鎮炮台進行挑釁。草芝鎮炮台立刻自衛反擊,先行對雲揚號軍艦開炮,雲揚號軍艦也進行炮擊。由于草芝鎮官兵的頑強抵抗,日軍陸戰隊轉而在永宗鎮登入,與當地朝鮮士兵交 火。日軍以2人受傷的代價,擊斃了朝鮮士兵35人,俘虜16人,擄獲大炮38門,並對當地居民大肆燒殺搶掠後撤離,這就是"雲揚號事件"。10、11月,日軍又連續對釜山進行襲擊。"雲揚號事件"成為朝日《江華條約》簽訂的導火線。

雲揚號事件(又稱江華島事件)雲揚號事件(又稱江華島事件)

1876年1月8日,日本政府任命黑田清隆為全權辦理大臣,井上馨為副全權辦理大臣,率領載著1000多名士兵(水兵800人,陸戰隊262人)的3艘軍艦和4艘運輸船前往朝鮮江華島,準備與朝鮮交涉,追究"雲揚號事件"的責任,而他們肩上更重要的使命,則是利用這次事件開啟朝鮮的國門,用日本太政大臣三條實美對黑田、井上的訓令來說就是"全權使節應以與彼結約為主旨,如彼能允我修交通商之要求,即可視為對雲揚號事件之賠償,不必再行苛求"。日本陸軍卿山縣有朋也趕到下關,設立"征韓事務局",命令熊本、廣島兩鎮台做好出兵準備,一旦談判破裂就立即進攻朝鮮。日本政府還命令法國顧問保阿索那特(G.Boissonade)研究國際法上可以開戰的條件。與此同時,日本另派森有禮前往中國北京,試探朝鮮宗主國清朝的態度。清朝總理衙門認為:朝鮮雖隸中國藩服,其本處一切政教禁令,向由該國自行專主,中國從不與聞,今日本國欲與朝鮮修好,亦當由朝鮮自行主持。日本政府藉此認為"所謂宗屬國,僅有其名而無其實……今後日本國政府在此問題(按:與朝鮮締約問題)上已無再同清國政府進行交涉之必要"。但事實上,清政府曾勸告朝鮮與歐美修好,對于"雲揚號事件",又希望朝鮮方面息事寧人,不要與日本發生戰爭。這些都對朝鮮政府的決策產生了一定影響。朝鮮在"雲揚號事件"以後根本不知道是日本入侵,直到隔年1月才得知系日本所為,並被釜山倭館通知日本使節將來朝鮮,"若大臣不出接,須要直進京城"。朝鮮政府遂緊急召開時原任大臣會議,討論對策。經過主戰派和主和派的激烈爭論,1876年1月30日(農歷正月五日),朝鮮政府決定以判中樞府事申櫶為接見大官, 都總府副總管尹滋承為副官,派往江華島與日本代表談判。

《江華條約》談判情景《江華條約》談判情景

從2月11日到2月20日,朝日雙方進行了4次談判。日本代表一再提出無理苛刻的要求,聲稱朝鮮要麽賠償日本在"雲揚號事件"中的損失,要麽與日本締結通商條約,否則日本軍艦將直取朝鮮首都漢城。朝鮮代表則據理力爭,指出"雲揚號事件"中日本挑釁在先,朝鮮反擊在後,譴責日本在永宗鎮燒殺搶掠的暴行,並列舉日本報紙以揭露日本的侵略野心。第一次談判時,日本軍隊以慶祝紀元節為借口,肆意鳴槍放炮,耀武揚威,對朝鮮方面起了相當大的震懾作用。2月12日第二次談判時,日本代表拿出了13項修好條款,限期朝方十天之內答復。2月13日第三次談判時,日本代表公然威脅道:"萬一不接受日本的條款,日本軍民將大舉入侵貴國。"由于朝鮮代表的身份是接見大官而非全權代表,所以面對日本的脅迫,無法單獨決定締約問題,遂將日本提出的13項修好條款送呈朝鮮政府,以待決策。

此時朝鮮民間正掀起一股抗議對日締約的浪潮。談判期間,朝鮮到處流傳日本將攻入漢城的訊息,"倭人即今入京,長安(漢城)人民,哭聲動地,江華炮聲如雷……京中男女,奔走東西"。以崔益鉉為首的大批儒生在漢城王宮門前持斧上疏,堅決反對同日本談判乃至締約。崔益鉉提出"倭洋一體"論,並指出這個條約的不平等性質, 預見了這些條款將對朝鮮社會產生的沖擊以及日本吞並朝鮮的野心,表示如果政府不接受他的主張就立即以斧劈頭而死。已經下台的興宣大院君也上書稱對日締約是"自取滅亡",並斥責閔妃集團向日本妥協的行徑,聲稱"我有家僮,可率以殉,則青邱三千裏,豈非賢聖祖宗培養之遺裔乎?"堅決要求與日本一戰。但當時實際統治朝鮮的閔妃集團本來就傾向于開放,又害怕興宣大院君趁機奪權,並且畏懼日本的武力威脅,便不顧朝鮮全國上下的強烈反對,決定與日本講和締約,還彈壓了崔益鉉等示威者。朝鮮政府經過對日本提出的13項條款的連日研討,最後以"我國本不與他國相通"為由要求日本移除片面最惠國待遇的條款,並且對條約前言及剩下5款內容提出細節上的修改。日本代表對朝鮮政府的修正案基本上全部同意。1876年2月26日(農歷二月二日),朝鮮與日本在江華府演武堂簽訂了《日朝修好條規》(當時朝鮮稱為"丙子修好條規",後世通稱《江華條約》或《江華島條約》)。該條約嚴重破壞了朝鮮的主權,外國侵略勢力開始侵入朝鮮。

條約內容

正文

大日本國與大朝鮮國素敦友誼,歷有年所,今因視兩國情意未洽,欲重修舊好,以固親睦,是以日本國政府簡特命全權辦理大臣陸軍中將兼參議開拓長官黑田清隆、副全權辦理大臣議官井上馨詣朝鮮國江華府,朝鮮國政府簡判中樞府事申櫶、副總管尹滋承,各遵所奉諭旨,議立條款,開列于左:

《江華條約》全文《江華條約》全文

第一款

朝鮮國自主之邦,保有與日本國平等之權。嗣後兩國欲表和親之實,須以彼此同等之禮相待,不可毫有侵越猜嫌。宜先將從前為交情阻塞之患諸例規一切革除,務開擴寬裕弘通之法,以期永遠相安。

第二款

日本國政府自今十五個月後隨時派使臣到朝鮮國京城,得親接禮曹判書,商議交際事務。該使臣駐留久暫,共任時宜。朝鮮國政府亦隨時派使臣到日本國東京,得親接外務卿,商議交際事務。該使臣駐留久暫,亦任時宜。

第三款

嗣後兩國往來公文,日本用其國文(按:指日文),自今十年間別具譯漢文一本。朝鮮用真文(按:指中文)。

第四款

朝鮮國釜山草梁項立有日本公館,久已為兩國人民通商之區。今應革除從前慣例及歲遣船等事,憑準新立條款,措辦貿易事務。且朝鮮國政府須別開第五款所載之二口,準聽日本國人民往來通商,就該地賃借地基,造營家屋,或僑寓所在人民屋宅,各隨其便。

第五款

京圻、忠清、全羅、慶尚、鹹鏡五道中,沿海擇便通商之港口二處,指定地名,開口之期日本歷自明治九年二月、朝鮮歷自丙子年二月起算,共為二十個月。

第六款

嗣後日本國船隻在朝鮮國沿海或遭大風,或薪糧窮竭不能達指定港口,即得入隨處沿岸支港避險補缺、修繕船具、買求柴炭等,其在地方供給費用,必由船主賠償。凡是等事地方官民須特別加意憐恤,救援無不至,補給勿敢吝惜。倘兩國船隻在洋破壞,舟人漂至,隨處地方人民即時救恤保全,稟地方官,該官護還其本國,或交付其就近駐留本國官員。

第七款

朝鮮國沿海島嶼岩礁,從前無經審檢,極為危險。準聽日本國航海者隨時測量海岸,審其位置深淺,編製圖志,俾兩國船客以得避危就安。

第八款

嗣後日本國政府于朝鮮國指定各口,隨時設定管理日本國商民之官,遇有兩國交涉案件,會商所在地方長官辦理。

第九款

兩國既經通好,彼此人民各自任意貿易,兩國官吏毫無幹預,又不得限製禁阻。倘有兩國商民欺罔炫賣、貸借不償等事,兩國官吏嚴拿該逋商民,令追辦債欠,但兩國政府不能代償。

第十款

日本國人民在朝鮮國指定各口,如其犯罪交涉朝鮮國人民,皆歸日本官審斷。如朝鮮國人民犯罪交涉日本國人民,均歸朝鮮官査辦。各據其國律訊斷,毫無回護袒庇,務昭公平允當。

第十一款

兩國既經通好,須另設立通商章程,以便兩國商民;且並現下議立各條款中,更應補添細目,以便遵照條件。自今不出六個月,兩國另派委員,會朝鮮國京城或江華府商議定立。

第十二款

右十一款議定條約,以此日為兩國信守遵行之始,兩國政府不得復變革之,永遠信遵,以敦和好矣。為此,作約書二本,兩國委任大臣各鈐印,互相交付,以昭憑信。

大朝鮮國開國四百八十五年丙子二月初二日

大官判中樞府事

申櫶

副官都總府副總管

尹滋承 印

大日本國紀元二千五百三十六年,明治九年二月二十六日

特命全權辦理大臣陸軍中將兼參議開拓長官

黑田清隆

特命副全權辦理大臣議官

井上馨

附錄

參見詞條江華條約附錄

通商章程

參見詞條朝日通商章程

重大影響

《江華條約》是朝鮮和外國簽訂的第一個條約,它意味著朝鮮開始開放門戶,它不僅是朝鮮淪為半殖民地、殖民地的起點, 同時也是日本實施大陸政策的起點。《在條約中日本表面上與朝鮮"修好",並且似乎沒有"過分"地破壞朝鮮主權,但仔細分析就會發現它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不平等條約。從締結過程來看,它是日本效仿歐美式的"炮艦外交"的產物,日方借口"雲揚號事件",以武力為後盾,逼迫朝鮮政府開啟國門,並非是雙方平等協商的結果;從條約本身來看,它完全是日本單方面提出來的條款,並強加在朝鮮身上的;從條約內容來看,日本取得了自由貿易(第五款和第九款)、免征關稅(第九款和通商章程)、日本貨幣使用權(條約附錄)、獲得居留地(第四款)、自由勘測朝鮮海岸(第七款)、領事裁判權(第十款)等特權,尤其是領事裁判權、日元流通權和無關稅權利的規定,更是日方對朝鮮主權赤裸裸地侵害,在當時就被稱為"三大惡法"。而且縱觀條約全文,隻規定了日本人在朝鮮享有的各種權利,對朝鮮人的權利和日本人的義務幾乎隻字未提,再加上日本當時已邁向資本主義國家,而朝鮮仍處于以自然經濟為主的封建社會,因此日商來朝鮮的人數遠遠超過朝商赴日的人數,《江華條約》賦予日方的各種特權十分有利于日本對朝鮮的商品傾銷和農產品掠奪。總而言之,日本在自身羽翼未豐的情況下,充分學習了當時西方國家對亞非拉諸國(包括日本自己)締約的方式和內容,利用朝鮮政府的無知和軟弱,以外交訛詐的手段強迫其締結《江華條約》,成功開啟了朝鮮國門。

對日本而言,《江華條約》是日本大陸政策的第二步(吞並朝鮮)的實施開端,為日本進一步掠奪朝鮮以及後來對中國的侵略作了準備。在條約簽訂的隨後幾年裏,隨著朝鮮開放釜山、元山仁川等港口,日本就迅速利用《江華條約》賦予的一系列特權從朝鮮奪取農產品,傾銷商品。在進行經濟侵略的同時,日本也逐步開始了對朝鮮的政治滲透,為其最終將朝鮮列為殖民地開闢了道路。值得一提的是,日本還透過近代歐美國家通用的國際公法理念與主權國家思想在條約第一款特別聲明"朝鮮國自主之邦,保有與日本國平等之權"。明治政府的真正目的是想借"自主"與"平等"之名以否定中朝之間的宗藩關系,以便此後日朝間如有任何糾紛,日本可據此以拒絕中國的介入與幹預。比如之後的甲午中日戰爭中,日本方面就是以《江華條約》作為依據,聲稱"朝鮮乃帝國首先啓發使就與列國為伍之獨立國",並以保障朝鮮的獨立作為借口發動戰爭的。

對中國而言。通過《江華條約》,日本否定中朝之間既有的宗藩(屬) 關系,為其逐步吞並朝鮮並挑起侵華戰爭做了鋪墊。條約簽訂後, 日本把這一條款當成推行大陸政策的重要法寶,在中日朝關系的所有重大關頭,都反復祭起這件法寶,直至挑起甲午中日戰爭。把《江華條約》簽訂前後日本對中朝宗屬關系從承認到否認的態度作一對比,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江華條約》第一款的訂立,絕不是為了尊重朝鮮的主權,而是日本為開啟朝鮮大門,割斷中朝同盟關系而精心策劃的一個陰謀。本來,中國宗屬關系是中朝兩國之間的關系,它不依賴第三國的承認而存在。但是,當日本承認朝鮮為自主國並且朝鮮接受了這種承認之後,朝鮮就不能再作為中國屬國的身份與日本交往,也就等于在日朝關系中否定了中朝宗屬關系。日本的目的,就是要給中朝同盟設定障礙,把朝鮮隔離開來,然後進行宰割。在這個問題上,日本完全達到了它的目的。

對遠東和世界局勢而言,《江華條約》的簽訂使朝鮮半島開始登上全球大國角逐的舞台。《江華條約》簽訂之後,美國、英國、德國、法國、俄國、奧匈帝國、義大利、丹麥比利時等國紛至沓來,與朝鮮簽訂類似條約,嚴重破壞了朝鮮的主權。1882年《朝美修好通商條約》的簽訂標志著被稱作"隱士王國"的朝鮮最終全面開放門戶。朝鮮原本是依附中國的安靜偏僻的小國,一旦敞開了門戶,朝鮮半島就由于其夾在中日俄三大國之間的獨特地緣位置和戰略要沖地位,從此成為資本主義列強的角逐場所,直至今日。

朝鮮開港後等待輸往日本的朝鮮農產品朝鮮開港後等待輸往日本的朝鮮農產品

對朝鮮而言,《江華條約》簽訂後,朝鮮的主權遭到嚴重破壞,開始淪為半殖民地,並且是朝鮮被日本吞並的第一步。外國商品如潮水般涌入朝鮮,而朝鮮賴以生存的基本生活用品(如糧食等)則源源不斷地輸往外國(主要是日本),造成朝鮮的進一步貧困,社會矛盾日益尖銳,日本的掠奪性貿易被認為是朝鮮近代史上多次騷動和民變(如東學黨起義)的重要原因。同時,《江華條約》也使朝鮮開放了國門。這客觀上使朝鮮開始接觸西方先進科技和文化,促進了朝鮮民族意識的覺醒。朝鮮開始匯入世界文明的大潮中,並由此走上近代化道路。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