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六十四屯

江東六十四屯

江東六十四屯,是指黑龍江左岸,從愛輝縣黑河鎮對岸的精奇裏河口處開始,往南直到孫吳縣霍爾莫津屯對岸處為止的一段土地,歷史上曾經有六十四個屯子的中國百姓居住,由此得名。

江東六十四屯面積3600平方公裏,清朝與沙俄簽訂了不平等條約,黑龍江北岸劃歸俄國。但由于江東六十四屯居住大量中國清朝居民,因此在劃界時特別將此地歸屬于清朝管理。《中俄璦琿條約》規定,中國人在江東六十四屯享有居住權,清政府對該處人民享有管轄權,但是清朝並無此地之主權。1900年發生義和團運動,清政府無暇兼顧東北情勢,俄國遂派兵製造了江東六十四屯慘案和海蘭泡慘案。一九〇二年中俄議和後,雖經清朝政府多次交涉,但沙俄政府卻採取種種無賴手段,拒絕原住這個地區的中國人民返回世代久居的家園。

  • 中文名稱
    江東六十四屯
  • 外文名稱
    Шестьдесят четыре деревни к востоку от реки Амур
  • 合法管轄
    中華人民共和國
  • 適宜遊玩季節
    四季皆宜
  • 主要村庄
    舊璦琿,霍尼胡爾哈,腰屯,後屯
  • 建議遊玩時長
    未知
  • 面積
    3600平方公裏
  • 非法侵佔
    俄羅斯
  • 門票價格
    免費
  • 歸屬主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
  • 簽訂條約日期
  • 開放時間
    全天
  • 非法管轄
    俄羅斯
  • 氣候條件
  • 不平等條約
    璦琿條約

明朝時期

明太祖洪武初年,黑龍江奴兒幹地區先前依附元朝的部落首領多歸降明朝。明成祖永樂元年派邢樞等傳諭奴兒幹,正式招撫諸部。二年(1404年),置奴兒幹等衛所,其後在當地相繼建衛所達一百三十餘。永樂七年(1409年)明政府設定奴兒幹都指揮使司管轄奴兒幹地區的所有軍事建製機構。永樂九年(1411年)正式開始行政管轄權。都司的主要官員初為派駐數年而輪調的流官,後為當地部落領袖所世襲。

1900年7月18日江東六十四屯慘案引發東北人民1900年7月18日江東六十四屯慘案引發東北人民

在黑龍江下遊今俄羅斯特林附近建有永寧寺,立有永寧寺碑,清代1885年曹廷傑曾拓回碑文。轄區內主要居民為蒙古、女真、尼夫赫人、阿伊努人、達斡爾等族人民,分置衛所,以各族首領為各衛所都督、都指揮、指揮、千戶、百戶、鎮撫等職,給予印信。

據《明史》記載,奴兒幹都司有衛三百八十四,所二十四,站七,地面七,寨一。明朝地圖都司治所特林在黑龍江下遊東岸,下距黑龍江口約兩百公裏,上距吉林船廠約兩千五百公裏。

西起斡難河(今鄂嫩河),北至外興安嶺,東抵大海,南接圖們江,東北越海而有庫頁島。奴兒幹與內地的郵傳通信主要幹線是海西東水陸城站,北起都司治所特林之西的滿涇站,中經四十五個驛站,南抵底失卜站,經遼東都司直達北京,交通全程達兩千五百公裏。

當時的“江東十六屯”就在奴兒幹都司管轄範圍內,說明早在明朝江東十六屯就已經是中國領土了。不過,奴兒幹都司與內地不同,主要是實施比較松散的羈縻統治,從其設立的永寧寺碑亦可看出。永樂七年(1409年)明政府設定奴兒幹都指揮使司,第一座永寧寺碑于1413年建永寧寺時所立,一直到1432年明朝政府官員亦失哈才知道永寧寺已毀,而重建該寺,並于1433年立“重修永寧寺碑”。兩碑建立時間相隔20年,期間明朝中央顯然對于奴兒幹都司之事務無實質統治,乃至寺毀仍毫無所知。奴兒幹都司于宣德九年(1434年)正式廢棄,共持續25年,但原設于此處的衛所仍然存在,如建州衛,以對當地繼續實施羈縻。[4]

清朝時期

江東先有舊璦琿、前霍尼胡爾哈、腰屯和後屯,隨著移民和墾殖活動的展開,才逐漸發展形成江東六十四屯。以江東的老屯為例,老屯又名托力哈達屯,是江東六十四屯比較早的屯子之一。最初老屯隻有吳、姚、曹、徐、曾、何幾大姓,隨著人口越來越多了,老屯周邊沒有富餘的土地可以開墾,許多人便搬到別處去另立新屯,于是一屯變多屯,六十四屯就是這樣逐漸形成的。江東在早期隻是有舊璦琿、前胡尼胡哈、腰屯和後屯,後來才由這幾個主要的村屯發展成為我們現在所說的“江東六十四屯”。江東六十四屯統歸璦琿副部統管轄。

“江東六十四屯”地區的屯數,在《西巡本末大事記》中記載是28屯。1857年(清鹹豐七年),在奕山奏折中,稱江東“向有旗戶三十餘屯”(《鹹豐朝籌辦夷務始》卷十七)。據滿鐵調查課《近代俄中關系之研究》中記載:江東六十四屯有滿族村屯16個、400戶、3286人,漢族村屯14個、540戶、5400人,達斡爾族村屯14個、280戶1960人,總計44屯、1220戶、10646人。宋小濂《北繳紀遊》和《清實錄》稱48屯。1883年(清光緒九年),俄方總參謀部中校納扎洛夫進行實地調查,在《亞洲地理、地形和統計材料匯編》記載中,有37屯和26個居民點(沒有列出名稱)。可見,“江東六十屯”的屯數在迅速增加。其根本原因是清代屯墾政策趨向松動,內地居民大批來到邊疆,並多以漢姓窩棚為名建屯于江東六十屯地區的東南部。如:韓家窩棚、曹家窩棚、姚家窩棚、姜家窩棚等。

江東六十四屯,當地人俗稱“江東四十八屯”。這裏的“四十八屯”隻是一個地理概念,系指江東六十四屯地區規模較大的、知名度較高的屯子而言的。由此可見,“江東六十四屯”作為地理概念是可以的,但作為村屯數是不科學的。

事實上,“江東六十四屯”是1900年(清光緒二十六年)沙俄製造“江東六十四屯慘案”前的通稱叫法,從1881-1900年(清光緒七年-光緒二十六年),19年中隻增加1個村屯

當時各屯設有屯長(也叫屯千)。大屯有正、副兩個屯長,小屯隻有一個屯長。徐福剛、李喜元等人說,周圍五、六個屯子還有一個總屯長,叫“五護盧”。各屯屯長都直接聽璦琿的命令,辦理各屯民事糾紛、征兵征糧等事務。吳小蓮說,當時她的父親是南窩堡的屯長,種地、送官糧、打架鬥毆什麽事情都管,屯子裏有什麽解決不了的事,就過江到璦琿城衙門報告。

六十四屯居民,都編入八旗。每旗都歸璦琿各旗營房管,姓徐的屬于兩個旗,一部分是鑲紅旗,另一些姓徐的是正白旗

各屯的青年人,到了十八歲,每逢二、八月都要到璦琿城進行騎馬、射箭等操練。合格的當“披甲兵”,其餘的作為“西單兵”(滿語)即民勇了。“披甲兵”到二、八月要進行操練,操練完畢,回家種地,戰時隨時應征參戰。徐福剛說,我大哥就是一九〇〇年“跑反”那年被抽去當“披甲兵”的。

各屯每年要定期向璦琿繳納官糧。各屯每年秋收打完場封江後,把繳納的官糧送到璦琿入庫。六十四屯的文化教育。江東六十四屯沒有官辦的學校,各屯多半有私塾。私塾裏學習的內容;漢族念的是《三字經》、《百家姓》、《大學》、《中庸》等書;滿族念滿文書;達斡爾族一般也念漢文書。住在江東老虎屯(即老沽托克索屯)的達斡爾族老人康全瑞說,我七歲在屯子裏的私塾念書,學的是《三字經》、《百家姓》、《大學》、《中庸》。

滿族人在私塾裏主要是學習滿文,三年畢業,然後再到璦琿城去念漢文書。漢族念四書五經得四、五年才能念完。有錢的再想念,就得上璦琿城。

沙俄入侵

1858年5月28日沙俄的東西伯利亞總督率領軍隊直逼黑龍江璦琿城下,用武力逼迫清朝的黑龍江將軍奕山簽訂了中俄璦琿條約。這一天簽訂的璦琿條約規定,原來在黑龍江以北的土地劃歸俄國,60萬平方公裏的廣大地區從此脫離了中國版圖。璦琿條約還規定,黑龍江下遊烏蘇裏江以東的地區歸中俄兩國共管,實際上也是歸俄國控製的一種托辭了,這一片40萬平方公裏的土地也被劃走,當時100萬平方公裏的土地沒有經過任何戰爭,輕易劃歸了沙皇俄國。

原因一是俄國在近代崛起的時候就有一種強烈的領土開拓欲望,二是清王朝對邊疆的控製非常松懈,當年的封建王朝一般都是重內輕外,對邊疆地區根本不重視,多處地點有邊無防。黑龍江流域在古代是中國的少數民族棲息之地,土地肥沃森林茂盛,滿族的祖先女真人在此發祥。

清朝安定天下之後,關內的人口大量增加,剩餘勞動力有很多想向關外謀生,為了阻止漢族居民北上,清朝在遼東還修築了一道種著柳樹的邊牆稱為柳條邊由旗人看守,阻止闖關東的人過去。當時的人形容黑龍江流域百年之間都是一派沃野千裏有土無人的景象,在黑龍江下遊千裏之地,一個基站也沒有,一個駐軍點也沒有。

黑龍江南岸清軍的主要駐地璦琿城,也隻有1000來個士兵,他們的守邊任務就是每年在解凍季節乘船到下遊收一點皮毛稅,後來是多少年不去一次。

俄國軍隊從1847年開始就佔領了黑龍江口的廣大地區,結果清朝的黑龍江將軍在幾年之內對此竟然茫然不知。1851年上奏朝廷的時候還說巡視黑龍江口疆界安定,其實這個時候俄國已經在外貝加爾省集結了16000軍隊。從1854年到1860年,這6年間,分頭進佔黑龍江以北和烏蘇裏江的廣大地區,還建立移民點,建立城鎮和城堡。到了1858年俄國軍隊上萬人裝備的新式武器兵臨璦琿城下,清朝的黑龍江將軍奕山才大吃一驚,他手下隻有不到千人的殘兵,主要武器還是弓箭沒有力量抵抗。為了避免開戰簽訂了璦琿條約,對這個條約清朝委員認為過于苛刻沒有承認。到了1860年英法聯軍打進北京還火燒了圓明園,鹹豐皇帝逃到承德,沙俄就乘火打劫了,表示願意出面調節中國同英法的戰爭,卻要求報酬,迫使清朝同他簽訂了北京條約,這個條約不僅承認了璦琿條約,把烏蘇裏江以東的40萬平方公裏的土地也由中國共管改為歸俄國所有。

對于原來屬于中國這一大片土地被俄國佔領,沙俄和後來的蘇聯還一直不承認這是侵略行為,因為他的所謂根據是這個地方是原來是無主荒地,按照國際慣例誰先控製就應該屬于誰,雖然這明顯是強詞奪理了,不過清朝長時間有邊無防,邊疆沒有守衛,這也給別國佔領我國邊疆大片土地提供了可乘之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