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嬌 -寧馨兒著小說

江山如此多嬌

《江山》的題材是武俠小說,背景設定在了明朝,大約嘉靖年間初期。金大師總是把武俠建立在歷史的基礎上,泥人也不例外,他對明朝歷史有著深入的了解和認識。這從小說透露出來的官銜、機構、人文中可以顯見。

《江山如此多嬌》和今天在各中文網站連載的小說最大的不同在于作者的用心、寫法、目的。泥人嚴謹的構思,高屋建瓴的伏筆無不讓讀者們感嘆萬千--作者幾十萬字之前的寥寥數語的伏筆揭開了之後一個巨大的謎底。整本書最大的特色就是跟著作者一個個的去揭秘江湖,和小白文不同的是,小白文隻有大綱大情節細節往往可以隨意增減,而《江山》則是每個小細節都是不可忽視的,而小細節與大幕之間的聯系也被描畫的入木三分,這應該就是"江米"們樂此不疲的一遍又一遍翻讀的原因。

《江山如此多嬌》獲得了眾多同時期作家的好評,"親王"馬伯庸如此感概--哎……說起武俠新思路,又想起《江山如此多嬌》了。金古之後,思路之超絕,未有能超此書者,可惜TM太監了。

  • 書名
    江山如此多嬌
  • 定價
    新台幣160元
  • 又名
    我短暫的淫賊生活
  • 出版社
    台灣說頻出版社
  • 作者
    泥人
  • 出版時間
    2004-10-12

內容介紹

​小說原名《我短暫的淫賊生活》。一榜解元王動被師傅從小培養成一名"真正"的淫賊,他混跡江湖隻是為了完成師傅的遺命,發誓把師傅的敵人--隱湖小築裏的所有女人踩在腳下。期間不擇手段地將江湖美人一網打盡,然而他卻被深深地卷入到江湖和官場中,並且透過一系列事件逐漸了解了師傅的部分身世;他不僅看清了與隱湖小築的仇恨,還意識到了江湖將要經歷的巨大變革。于是,他的人生目標發生了變化,既要直面師傅的遺命,又要著手打擊己方真正的敵人--江湖的練家和官場的潛在政敵。 本書展現了錯綜復雜的人際關系以及角色們在官場風雲、武林爭霸中的種種勾心鬥角,泥人將武林寫的更貼近現實,摒棄了原先武俠小說重義氣的特點,刻畫了一個個有血有肉的人物;對人性的描寫也淋漓盡致,雖然有著眾多的人物,復雜的關系,卻條理分明,不顯得混亂。本書是近年來準情 色武俠的經典之作,開反面式小說的先河,對"淫賊"這一傳統反角進行顛覆性的定義,對性愛的描寫也有其獨到之處--"濃情淡色"。唯一值得遺憾之處乃泥人的斷筆,保守估計隻完成了小說的一半情節。讓我們繼續期待王動遙遙無期的淫賊生活吧!

一部顛覆傳統的武俠作品,一部影響深遠的武俠名著;很可惜因為某種原因它還是一部斷筆小說。但是遺憾中我們不得不說,泥人的作品有其獨到之處。

《江山》文筆優美,敘事流暢。其文與經典武俠小說不同,加入了古代現實生活化的描寫,從江南的人文風物、特色小吃,到倭國的風俗文化:展現一副色彩濃鬱的"清明上河圖",展示了大明王朝的強盛,也顯示了泥人深厚的文學功底。

在美人的描寫上,蕭瀟的溫柔,玲瓏的驕憨,無暇的溫情,魏柔的孤傲,解雨的刁蠻,無一不印象深刻--當然這些紅粉佳人都凸現了主角王動的形象。在倫理的描寫上,無暇與王動的禁忌愛情,使人印象深刻。與東瀛日文幾乎變態地描寫惡心情節所不同的是,作者加強了無暇這一角色的性格描寫,特別是無暇性格的分裂和心態的轉變,使讀者不僅對其遭遇表示同情,也對其情愛轉變,最終展開了對王動的不倫之戀表示理解。可以說泥人在無暇與王動的關系上是頗費筆墨的,使這種禁忌愛情第一次超越于社會道德之上,並予以認可。

魔門和隱湖小築一戰後宣告解散,少林武當成為武林的仲裁。大江盟一統江南武林,和江北慕容世家、蜀中唐門一道挾龐大的資金,逐漸形成了三強鼎立的局面,武林一片歌舞升平。其實平靜的水面下暗流洶涌。大江盟盟主齊放的摯友、鷹爪門掌門況天被人暗殺於賀壽路上,拉開了武林大混戰的帷幕。身負恩師遺命、立志征服隱湖小築的王動正在踏往江湖的路上。是拯救武林于水火的大俠還是把道德踩在腳下的淫賊?讓我們拭目以待!

主要角色

王動

血肉兒郎江湖情

王動,由其成長道路來看,大體上接受的是儒家正統教育。這既是現實中進入主流社會的需要,也不無魔門理論尚不完備的因素。儒家教育決定了王動在政治鬥爭與商業鬥爭中相當自覺地運用儒家思想的武器,並符合儒家的規範。"尊五美,屏四惡"(堯曰),王動是厲行不怠的。

另一方面,王動又深受其老師李逍遙魔門思想的影響。在具體鬥爭中,王動多運用秘密鬥爭的手段,有一些甚至可稱得上卑鄙。這些,在儒家當然是不允許的,但在魔門,卻切實可行。王動自覺地把儒家思想與魔門思想以表現與內涵,整體與局部的形式在主體行為上構成統一,同時也完成主體道德的歸依。王動不無驚世駭俗的舉措,均循上述方法解決問題。

王動內心儒家思想與魔門思想矛盾的不可調和,決定了他犬儒的思想本質。他從憤世嫉俗到玩世不恭。他實質上沒有所須遵循的道德法則,而隻是追求個人利益的最大化--為此他可以不擇手段,這些手段往往被他通過智慧蒙上合法的外衣。從《江山》所處的時代背景來看,揭示了在專製政治的腐化,戰爭造成的國力衰退這一大背景之下的晚明士大夫的犬儒化。另一方面,任何歷史背景小說,必不同于史書,而必與現實結合,《江山》同時也反映出當代中國知識分子在公共理想破滅之後的無信仰狀態,亦即當代中國的犬儒化。

魏柔

曾隨織女渡天河

魏柔,是一個傳說。"謫仙"的美名由于出自百曉生之口而廣為人知,十七歲時便身居武林第九的高位,師門又是天下第一高門隱湖,對于絕大多數江湖人而言,她真的就像是天上神仙,隻出現在傳說中。

傳說中的魏柔,美麗、清高而神秘;現實中的魏柔,除了美麗與清高之外,還熱心、正直、飽讀詩書。因為這些,她更加可愛;也因為這些,她背負著沉重的枷鎖。

隱湖武林第一大派的地位遲早要由她來維護;江湖的正義遲早要由她來主持;國勢漸衰,倭寇橫行,她不可能袖手旁觀;師門孤立,江湖混亂,她更必須竭力挽救,甚至要死而後已。二十歲的少女,承擔了太多本不該屬于自己的責任。

好在,她遇上了王動。

如果單從思想上看,王動可以說是魏柔最難以接受的人之一。他不算是江湖人,不理解什麽是江湖道義,更不認同魏柔為此付出的努力;他生活標準之高已到了可以稱為奢侈的地步,與隱湖富甲一方卻儉省度日的作風格格不入;他任性妄為,做出的事情總令人瞠目結舌;最重要的,他是魔門弟子,而魔門正是隱湖的死敵。她和他實在該是天生的死對頭,就像尹雨濃與李道真、鹿靈犀與李逍遙之間表現出來的那樣。

然而,在兩人思想的碰撞中,在一次次的沖突與和解中,在與宗設作戰的刀光劍影中,在無名島上的親密接觸中,王動理解了魏柔,盡管並不贊同;魏柔也了解了王動,並以他為鏡審視著自己的信念。最終,魏柔在師父的暗中推動下離開了師門,並在王動身邊找到了心靈安憩之地。少女長年以來艱難的步履終于變得輕快起來,這該是終身有托的喜悅所致吧,或許,還有一份擺脫師門傳統觀念的輕松。

女孩子的心思最難捉摸,何況是綿裏藏針的魏柔?除了她自己,誰也說不清她當年初見王動時是一種什麽樣的觀感,也許是對路人的漠視,也許是對師門宿敵的戒備,也許是對強大對手的尊重,甚或,也許是一見鍾情。無論她的心情曾是怎樣,如今,她已是王動的妻子,不是隱湖的未來掌門,不是名揚天下的謫仙,隻是王動的妻子。

曾隨織女渡天河,記得雲間第一歌。中年午夜夢回之時,不知魏柔的心裏是否會回響起這劉禹錫晚年的名句。謫仙魏柔,曾經經歷過多少風波,曾經在江湖上享有何等的聲名,竟成了一個魔門弟子的妻子,退出了可以為她帶來更多榮耀的江湖,心甘情願地為他素手調羹,為他付出自己的一切。過去的一切此時看來都恍如隔世一般。閒暇之際,與丈夫和姐妹們細數當年的朋友、熟人甚至敵手,算著還有幾人依然活躍于茫茫江湖之中,恐怕也要興起"休唱貞元供奉曲,當時朝士已無多"的感慨吧,但更多的,我想當是對平靜生活的依戀與珍惜。

對那時的江湖而言,謫仙魏柔或許將是另一個傳說,一個讓人感慨萬分的傳說。

蕭瀟

入骨相思知也無

蕭瀟是美麗、聰慧且溫柔的。由于跟隨王動時間最久又資質絕佳,她甚至能在王動開口前就知道他想說什麽,與王動配合度最高的自然也是她,但是這樣一個女孩子在群芳爭妍的世界裏卻很不引人註目,究其原因,是因為她像王動的影子一樣與他極其親密而又默默無聞,理所當然地被外人所忽視。

對于蕭瀟而言,王動具有多重意義,是夫君,是師父,也是主人,甚至還是唯一親近的人。她七歲離家,即使每年都回去省親,也不會使她感受到太多家庭的溫暖;而李逍遙又實在不把她放在心上,早期在竹園的生活想來也僅僅是衣食無憂而已;真正讓她感知什麽是愛的,應該就是王動吧,那個教她琴棋書畫、文學武功的人,那個她全心愛著的人,那個在她心目中幾乎等同于神明的人。

也許有人要說蕭瀟因為王動失去了自我,這種說法也傳達出了部分的事實。的確,在她的心中,王動是第一位的,自己要往後放而且很靠後,但是蕭瀟絕不是牽線木偶,她有自己的思想與感覺,她願意為王動做任何事情,但這首先出于她自己的願望,而不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地被動行事。在現代人看來,蕭瀟未免太柔順了些,不過如果對此加以善意的解釋,可以認為在八年的朝夕相處中,蕭瀟與王動的思想和價值觀都已經一致化了。

對蕭瀟而言,王動身邊所有的女孩子都是她的後輩,玲瓏是,寶亭是,無瑕是,解雨是,魏柔也是,將來或許還要算上孫妙,說不定還會有回歸的蘇瑾。愛情是兩個人之間的事,不容分享也實在難以分享,這雖是今日的觀念,對于古人而言也沒有大的差別,然而王動博愛的性格將蕭瀟推向了與他人分享愛情的境地。尷尬嗎?難過嗎?嫉妒嗎?確實都有過,但她隻是私下裏向王動表達過一次,這還是王動主動與她討論這個話題的結果。蕭瀟的善解人意,在旁人也許會以"未必芳心離醋意,好沽名譽博郎歡"概括,但我覺得這兩句俚詞實在不足以為之作解,如果真要下個註腳,倒該是"玲瓏骰子嵌紅豆,入骨相思知也無"。

芳是香所為,冶容不敢當,天不奪人願,故使儂見郎。如果蕭瀟讀過這首《子夜歌》,一定會驚訝于其如為我道吧。全身心地投入愛情,將自己置于微不足道的地位,沉浸于夫君的深情並數倍地回報,這,就是蕭瀟。

解雨

名花傾國兩相歡

王動身邊的名門淑女裏,解雨是形象與身份差異最大的,不僅活潑好動到了一定地步、又愛吃醋,而且還時不時拿他撒氣,有什麽不滿的事更是敢當面譏刺。想想魏柔吃醋到了家也就是背著姐妹們擰王動兩把,其他人還不及魏柔,解雨的形象就更顯得特異了。然而,也正是這特殊的氣質吸引了王動。

實際上,解雨遠不像她表現出來的那樣冒失,更不是個欠缺溫柔氣質的女孩子。她的另一身份--憐花公主唐棠在江湖上是有名的大家閨秀,以美貌聞名一時,經史子集、諸般雜藝都曾涉獵,繪畫之妙且不在蕭瀟之下,她完全是受著標準淑女教育長大的,她之所以在王動面前如此不拘小節,應當說是被壓抑的天性在"解雨"這一身份下釋放出來了吧。

唐門內部有什麽黑幕,我們難以了解;她對江湖俠少的失望有多深,我們也無從知曉。但是根據解雨對王動的哭訴和後來她的言行中所透露者,前者至少包括兩方面內容,一方面唐門作為一個門派,內部爭權奪利嚴重,兄弟鬩于牆的悲劇即將發生;另一方面作為一個大家族,唐門中很可能發生過不足為外人道的事情,甚至直接威脅到了解雨本身,同時,她的父親也並沒有使她獲得安全感,反而令她感覺自己是父親結交長江中下遊名門的道具。後者還比較單純,不過是江湖新秀以貌取人令她失望罷了。但無論如何,解雨的寂寞感是非常嚴重的,而寂寞來自于她的身份:唐門大小姐、江湖絕色榜首位,這樣的身份實在太過耀眼,想來常人對于她這種天之嬌女也不過她所表述的兩種態度:漠然以對或者竭力討好。武林中人實在太了解唐門的勢力與實力了,因此也難得有人真心對她;如果再考慮到她對家庭的感受,那困擾她的就不隻是寂寞,還要加上悲哀了。

與無瑕玲瓏她們略微有些相似的,是她們傾心于王動的原因多少與王動不是江湖人有關。當然細說起來仍有很大的不同:解雨是因為在王動身邊感受到真心的對待而愛上了他;無瑕她們除了傾心于王動的才華相貌以外,還厭倦了江湖,而不是江湖人的王動能給她們這樣一個避風港。這也算是殊途同歸吧。

解雨有些愛吃醋,但她並不是竹園的不穩定因素,因為竹園的女孩子們都喜歡她的開朗大方,即使說她與武舞隻保持著簡單的姐妹關系,武舞對她也絕無惡意,在她受責時,武舞與其他女孩一樣眼中含淚。憐花公主的魅力並不僅僅在于容貌和修養,她像魏柔一樣天生能獲得別人的好感,大概是一種親和力吧。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解雨的寂寞隻有王動能撫慰,江湖多少少年俊彥,也隻有王動能佔據她的心。對她而言,唐門大小姐的身份並不重要,武林絕色榜上的排名更是可以棄之如敝履,親情雖然不能割舍,但是深愛她的王動想必不會將她推到那種兩難境地,那麽唯一重要的就是王動的愛情,隻要這愛終生不渝,也就是她所追求的幸福了。

玉無瑕

入園方知春如許

無瑕與王動的情事,在已脫離蒙昧狀態的人類看來,顯然是違反倫常的,而在明朝那樣理學盛行的時代,更顯得驚世駭俗。在今天,我仍不贊同王動的行為,卻也說不上反對,不是因為我具備開放的觀念,實在是出于對無瑕的憐惜。

名震江湖十餘年的玉女神劍,女兒都已經到了婚嫁之年,可是她竟從未感受過夫妻之愛,連珍愛的女兒都是一場暴行的產物。在遇到王動之前,她隻是春水劍派的掌門人,是玲瓏雙玉的母親,是名人錄上排名第十三的達人,是--玉夫人。

春水劍派生活之艱難在十大門派裏是獨一無二的,因為一門上下全是出身貧寒的弱女子,有謀生能力的少之又少,又不像其他高門一樣擁有足以維生的產業,整個春水劍派的生計,全仗無瑕為人診病維持;但春水劍派又是最和諧的門派,整個門派內部沒有紛爭,沒有嫌隙,更沒有勾心鬥角,當十二連環塢襲擊春水劍派時,無瑕本來可以安全脫出的,隻是因為尹觀他們以門下弟子的生死相威脅,她便棄劍受縛,全不顧自己將面臨何等暴虐的摧殘。春水劍派覆滅前的無瑕,根本是為他人活著,而她在江湖上始終不用本名,即使相交最篤的練青霓也隻知道她是"玉夫人",也在無言中證實了這一點。

春水劍派的毀滅,帶給無瑕的打擊是沉重的,二百年的基業毀于一旦,十幾名門下弟子慘死于自己面前,多年以來相依為命的師姐妹就這樣離自己而去。這是足以令人瘋狂的打擊啊!而十七年前的不幸遭遇重演,更加強了她一死了之的決心。運河投水的那一幕,深刻地說明了她復雜的心情,而投水獲救後發生的人格分裂,更表現出她對不能拯救同門一事的愧疚。這是心上的傷,治療心傷,唯一有效的方法是真心的關懷,另外,盡量不要再碰觸舊傷。這件事,王動做成了,他心思細密,對女性關懷備至,實在是治療無瑕傷痛的上佳人選。

王動的到來,帶給了無瑕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裏有她生平未曾(至少是極少)接觸的東西--溫情與關愛。是啊,赫赫有名的玉夫人,從來都是她照拂別人,幾曾接受過別人的呵護,又有誰想到過呵護她呢?或許玲瓏姐妹想到過,唯一的長輩李清波想到過,但是就實際情況而言,她們也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在人生路上,無瑕向來是踽踽獨行的,她不曾接受過別人的愛情,更不曾感受過情人的關懷,說不定也不知道什麽是男女之愛。年過三十的她,應該早已將這些看得煙輕雲淡,可是王動為她補上了這一課,並且使她深陷愛河,無力自拔。入園方知春如許,遲來的春光迷住了她,也將她永遠留在這美麗的花園裏。

愛使人年輕美麗,這是千古明訓,無瑕因為獲得了愛而驟然年輕了許多,為王動而忍受一切譏評與質疑,更是愛到了極致的表現。半生坎坷的無瑕在遭受大劫之後,終于安適地生活下來,這雖是上天開的一個不太好笑的玩笑,但又何妨把後半段看作上天對她的補償呢?

玉玲 玉瓏

燕雙飛繞畫梁

玲瓏可以說是那個時代女性的標本:單純、少思慮、易于鍾情。她們與王動關系的發展過程完全是順理成章的。先是酒樓上拔刀相助,接著王動加入春水劍派(我始終認為這裏作者有些故意,即使說是玲瓏單純的緣故也太過了),然後是寶大祥之行,此後,她們已經基本可以說是王動的人了,洞房隻是儀式而已。作一個有些無聊的假設,若當時酒樓上出手的是宮難、齊小天或者唐三藏,再有一定示好的表現,想來她們也會動心吧,畢竟她們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年輕的達人,況且相貌武功都臻于一流之境,在她們而言實在沒有什麽可挑剔的了。說起來這也是見識不廣之故,若換了魏柔、解雨甚至武舞,無論如何不會這麽簡單就心有所屬。

雖如此說,並不表示玲瓏是隨便的人,情竇初開的女子最是深情,她們既選擇了王動,以後便再無間言,或許也是受當時從一而終風氣影響吧。她們剛委身王動不久,無瑕與王動間便生出情愛,這一違反倫常之舉在無關者看或可謂香艷,然而給母女三人帶來的壓力卻非局外人所能體會。事情陡然被擺到台面上,受到考驗的不止夫妻之義,還有母女之情,然而這件極易造成親人反目的事最終竟以互諒收場,實在是讓人始料未及。探究其因,無瑕或許還是因精神狀況的問題離不開王動;玲瓏承受讕言,始終無悔,就隻能說是情根深種,不能自拔了。

順便說句題外話,其實當時最進步的情愛觀也不過是"貞姬守節,俠女憐才,兩者俱賢,各行其志"。雖然說江湖兒女不拘小節,但估計也隻能達到玲瓏所為的地步,如解雨、魏柔表達出來的感情,實在是有些近于現代人了。這不是本文的主題,不予詳述。

武舞

顛狂柳絮隨風舞

武舞不是一個能讓人一下子就喜歡上的人,至少,我到現在也沒喜歡上她。

我之所以不喜歡武舞,原因很可以列那麽幾條,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太放蕩。我一向認為,女孩子雖然沒有必要遵守三從四德之類的清規,但是即使單就"做一個人"來說,有些事情也是至少該有個底線的。遇到王動前的武舞,明顯不知道"男女關系"這條底線在哪兒。已經不能以"不事行檢"來形容的武舞,剛剛出現在書中時絕對引起了我的厭惡。

然而,隨著故事的發展,我似乎看到了另外一個武舞,那是一個可憐女子,一個頗有些身不由己的人。雖然我仍然不喜歡她,但是至少有了一絲同情,甚而言之,是憐憫。

一位官家小姐--雖然並非出自詩禮傳家的儒門--為什麽會近乎瘋狂地追求肉欲?是因為世代武門不重禮法?似乎不是,且不說當時承平日久,武人輕裘緩帶、雍容從事,大多不是單純的武夫,就單以武承恩的官位而論,等閒他也丟不起這個人。那麽,是與武承恩出身魔門有關系了?這倒有可能,魔門本來不甚在意這些,耳濡目染,女弟子放縱一些也正常。但是寧白兒、祖紅雨、蘇湖、李蘆這些明擺著出自魔門的江湖人半江湖人行事都還沒那麽過分,要說武舞這個都指揮使千金反而受魔門思想影響更重,似乎有些說不過去。以此看來,其中必有內情。

對女孩子而言,無論她當初是怎樣作出的最後決定,這件事終究是對她心靈的傷害。武舞表現出的那種肆無忌憚的放縱,與其說是天性,不如說是發泄。同時,武承恩並沒有對她進行管束,也許是管也管不來,但更可能是根本沒想去管。

在遇到王動前,武舞頻繁地更換男伴,落得花名在外。這當然是放縱所致,但最初,她的心中或許存著"物色一個人來托付終身"的想法也未可知。如果真是這樣,那麽現實的確很令讓武舞失望。既知命比桃花薄,自合身同柳絮輕。武舞走上單純尋求肉欲的道路也就並非不可理解了。我們當然可以責難武舞的墮落,但是仔細尋繹之下,大概也不難體會出其本心的無奈。也正因如此,當她遇到可靠的人--王動以後,便化淫為貞,若說這是"獨角龍王"的功勞,我絕對不信,所謂"龍王",最多隻能說是武舞對王動產生興趣的契機而已。

顛狂柳絮隨風舞,輕薄桃花逐水流。武舞何嘗不是與它們一樣,在外界的影響下身不由己地前進。然而柳絮隨風,終有落地之時;桃花逐水,可期著泥之刻,武舞呢?如果沒遇上王動,沒遇上一個肯管束她、在意她的人,她大概會和武柳一樣吧,被嫁到某個官宦家庭,然後給丈夫做幾頂綠色的帽子戴戴。從這個意義來看,王動實在是拯救了武舞。而武舞,也的確沒有辜負王動的一片情意。

孫妙

東邊日出西邊雨

琴覺孫妙與王動本事萍水相逢。但對于已經將生命奉獻給琴藝的她而言,王動是當世最懂她和她的琴的人。如果有一天能夠知道,或者是丁聰已被徹底摧垮,所以秘密已不再是秘密;或者是孫妙選擇了王動,隨之透露了其中秘辛。孫妙,雖然很難具體找出證據來說她已經傾心于王動,但是若仔細觀察她與王動相處時的神情舉止,再參之以魏柔那句"人家還記得她隱約透露過,相公是這世上最懂她琴的人了",大概也能看出她兩分心思。說起來,孫妙在秦樓的日子裏,內心大概也充滿了猶疑,是為主公效力,還是為愛人隱瞞?目前來看,似乎她還沒有送出什麽對王動而言比較重要的信息,想來是"非不能也,是不為也。"若說她什麽重要訊息都探不著,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江山多嬌,王動的後宮怎麽能沒有琴絕孫妙的位子。

王動鏟除了支持練家的刑部尚書趙鑒一黨後,練家對付王動的"軟刀子殺人不見血"的招法已經無法實施了。看著王動在江湖和朝廷的勢力不斷的壯大,練家擺在了孫妙面前兩個選擇,一個是讓孫妙找機會殺了王動,另一個是讓孫妙到京城去勾引"李佟"。

通過易湄兒在京城對李佟近距離的觀察,發現李佟有皇室背景。李佟先是抓捕了郝伯權,後又帶領錦衣衛蕩平了一字正教,深受皇上的器重,連清河侯世子蔣逵在其面前都忌憚三分。雖然李佟帶兵剿滅了一字正教,把練達和練子誠的姐姐拘禁在了詔獄大牢,但這隻是奉朝廷的旨意,背後還是王動使的壞,李佟作為代王府的儀賓不可能與身在江湖的練家有利害沖突,特別是一身少林功夫(王動進過少林藏經閣),絕對有能力對付了王動,說不定將來還會像白瀾一樣接任江湖執法者。

孫妙以探視蘇瑾之名去了京城。當美女遇上"淫賊",可以有千萬個開始,但隻會有一個結局。

一年後,練家向西南土官走私兵器事發,王動利用嘉靖崇道之心,保全清風真人不死,也算是對得起這個老丈人了。

蘇瑾

愛至深處難自禁,江山此處最留情!

先附上陸遊和唐婉之間凄慘悲戚的愛情誓詞:

蘇瑾蘇瑾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看過江山的朋友除了遺憾泥大沒有讓大家一睹江山全貌之外,心中都會有個痛吧,我亦如此。這個痛就是蘇瑾。明明知道兩個人私下愛的如此之深,亦知道蘇瑾是在飛蛾撲火,但就是無人去扶她一把,隻能看著她一步步的走向自我毀滅。看著這麽一個可敬可愛復可憐的佳人,深陷于那種孤獨、凄苦與無助中,真的讓人無法去釋懷。這一點連王動都不盡明白。還記得這首詞嗎,這是陸遊寫給唐婉的《釵頭鳳》,唐婉見到這首詞後鬱鬱而死,陸遊也為這首詞痛苦終生,蘇瑾在愛晚樓唱這首詞的時候,唱到暈倒。如果你能夠讀懂這闕《釵頭鳳》也就讀懂了蘇瑾。

對于蘇瑾的痛我真的不想去揭,這個讓人太受傷。我也知道泥大也絕不會讓你們為蘇瑾白心疼,蘇瑾的歸宿必定是苦盡甘來。這一點泥大明白,我亦明白。正如愛晚樓的名字一樣,不過是愛晚到了一些。

愛有三界。我不能沒有你,這是自私的愛,也是普通人貫有的愛。你不能沒有我,這是真摯的愛,就如王動對他的女人那樣,愛你愛到離不開我。我沒有我自己,這是無私的愛,偉大的愛,人間少有的愛,如蘇瑾如蕭瀟。一個人可以毫無理由的去愛,但絕不會毫無理由的去犧牲,如果一個人甘願為某人犧牲,那一定是因為愛。應該說王動能夠擁有蘇瑾這樣女人的愛是幸運的,而王動對蘇瑾從最初的不解到反思,最後到自責,蘇瑾能夠愛得其所也是幸福的。愛之所以讓人感動,就是你對我的愛我懂得。

王動對于蘇瑾的情感變化:不解與怨恨與煩悶→反思蘇瑾這樣做是不是有什麽原因,因為她表現的太不合常理了→自責,對于自己發現蘇瑾的變化太晚,對于自己當時為什麽被妒火沖昏了頭腦卻沒發現蘇瑾的反常→"但凡蘇瑾露出一絲愛我之意,我就是拼著舍棄榮華富貴,也要把她搶到手"而蘇瑾愛王動這是毫無遲疑的

王動能得到蘇瑾也是花了很多心思的,甚至一度中途挫敗,最後得手也是借助了一定的機緣,剛好蘇瑾外出獻藝生病,王動乘虛而入。其實王動本不應該費這麽多周折的,因為王動與蘇瑾的幕後老板慕容千秋關系非常鐵,鐵到什麽程度呢,就是能夠在一起玩女人,大家光著身子面對面,甚至是慕容千秋的小妾孫碧說送給他就送給他。當然王動那個時候還不知道慕容千秋居然是慕容家主,他後來得知時大吃一驚,他想不到堂堂慕容家主會屈尊與當時還是愣頭青的王動結交,這是因為王動還不清楚自己身後的強大背景。王動的授業師傅是魔門日宗宗主李逍遙,另外一個師傅是大名鼎鼎的王陽明,就算慕容千秋不知道李逍遙的真實身份(沈園是日宗的祖產,在揚州很久了),單鬼影子的實力就非同小可,廩實行是當時漕幫名下最大的糧行,說倒就倒了。所以慕容千秋結交王動,其實有充分的理由,事實上,王動後來的發展恐怕還超出了慕容千秋的預料。有這一層關系,王動向慕容千秋要一個女人還不是簡單的事情嗎,慕容千秋說過連聽月閣都可以放棄,那麽一個蘇瑾算什麽。但王動好不容易得手之後,蘇瑾一直拒絕王動的贖身要求,兩人交往5年,蘇瑾始終沒有懷孕。要知道王動對玉無瑕是一炮打響,蘇瑾長期不懷孕,隻能是她自己不想懷孕,而蘇瑾拒絕贖身,一定是得到了慕容千秋的支持。王動此時還未有任何妻妾,蕭瀟的地位僅僅是侍女,蘇瑾如果先就嫁入王家,地位肯定不會差,正常來講,蘇瑾沒有理由拒絕。但是蘇瑾和慕容千秋卻拒絕了,隻能說明蘇瑾的身份另有不同,或者蘇瑾另有任務,後來的進程也佐證了這一點。

李逍遙死後,王動開始出山,按理說王動正是前程遠大的時候、炙手可熱,但是蘇瑾卻在此時選擇了出軌,離開了王動,其行為很不正常。

--王動通過五師娘打探的訊息是:"今年二月至三月間,蘇瑾曾兩度秘密離開揚州,每次都是十天左右,去向不明,而對外則稱病不出。"王動馬上判定,這是慕容千秋安排的,因為隻有慕容千秋有這個能力。"同一時期內,有秘密客人留宿蘇瑾處,客人身分不詳,有人聽到其屋中曾有歡好聲。"王動判定其實隻是三人而已,其中一人疑是武當真武殿長老清雲。

--慕容千秋對王動的解釋:"蘇瑾她出去散散心也是好的,可萬沒想到竟出了這種事情",慕容千秋是說,蘇瑾外出期間才發生出軌的事情,實際是想推卸責任,因為作為王動的好朋友,讓蘇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軌是交待不過去的。

--齊功的得到的信息:"王動本是蘇瑾的入幕之賓,而蘇瑾也想從良跟隨,卻被慕容世家千阻萬撓,更在王動外出趕考期間,派人用春葯迷奸了她,讓她無顏面對王動"。這番話,齊功是對王謖說的,本身不會撒謊,但是齊功得到的信息未必就是真。

--王動後來的判斷:"蘇瑾拒嫁李思,她慕容世家線人的身分已經確認無疑,那麽在我為了應試而離開揚州之後發生的一切,自然都出自慕容世家的安排"。

綜合各方面的交待,蘇瑾是慕容家培養的女間,蘇瑾一系列的行為均出于慕容家族的策劃,這個結論是可以得出的,這樣也就解釋了蘇瑾為什麽不肯接受王動的贖身。慕容千秋的說法毫無疑問是一種托詞,而齊功得到的信息明顯有偏差,或者說正是慕容家族有意傳遞出去的信息。蘇瑾既為女間,慕容家族就不可能強迫她,更不可能用迷奸這種齷齪的手段,否則如何讓蘇瑾死心塌地地效力?從之前的行為可以看出,蘇瑾從未向王動求援,蘇瑾一直就拒絕王動的贖身要求,說明蘇瑾是自願的。王動最後依然認為蘇瑾是屈從于慕容千秋的安排,是因為王動還不知道最後一個關鍵節點,蘇瑾其實是慕容芷,所以王動想不明白,蘇瑾何以死心塌地為慕容家族效力,即使是犧牲自己。慕容千秋說"一入江湖,身不由己",隻有慕容芷會義無反顧地執行慕容家族的既定計畫。

當王動興沖沖地回到揚州,得到的卻是蘇瑾已經離開的訊息,王動此行目的直奔蘇瑾,因為王動要娶玉家三女了,他沒有忘記蘇瑾。王動說:"等蘇瑾回來,我可要給她脫籍,娶她回家了。"慕容千秋卻是一愣,深思半晌才道:"蘇瑾能嫁給老弟是她的福分,不過一切都等她回來再說吧。"我認為慕容千秋的話大有深意,他實際是在說,蘇瑾如果歷經這麽多事情之後,還能嫁給王動則是她的福分,不過前提是蘇瑾要能回得來,很顯然慕容千秋知道,蘇瑾很長一段時間都回不來了。如果沒有背後那麽多的故事,蘇瑾要嫁給王動其實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蘇瑾是孤身離開的,當蕭瀟在松江府找到她時,身邊僅僅是一個老媽子照顧,這非常不符合蘇瑾名妓的身份,如何保證人身的安全,如果保護她不受他人侵害?慕容千秋也沒有理由就這樣放蘇瑾出去呀,既然蘇瑾是慕容千秋苦心培養出來的線人,投入的成本越高,就越不能接受中途的失敗,之前蘇瑾每次外出,慕容千秋都是安排馬車接送,這次也沒有理由會讓蘇瑾處于無人保護的不安全境地,否則出了一點差錯,前面的努力就付之東流了。當蕭瀟陪蘇瑾回到蘇州,"才"遇到賊人,"剛好"邱鴻聲出現,保駕過關。這是蘇瑾的運氣麽,還是精心的安排呢。我想既然蘇瑾是慕容千秋女間計畫重要的一環,怎麽可能會讓偶然的意外讓計畫付之東流呢。蘇瑾回到了蘇州,是的,這是王動原先的計畫,王動本來就要帶她來蘇州,王動準備將她贖身娶她回家。但是蘇瑾已經決定不嫁給王動了,至少現在不能出嫁,但蘇瑾依然來到了蘇州。。

王動得到蘇瑾訊息時,他正在杭州,正為殷家的案子忙得焦頭爛額,蘇瑾的訊息著實是一記悶棍,傷得不輕。訊息是玲瓏帶來的,玲瓏告訴王動,李六娘說蘇瑾懷孕三個月流產了。當時的蘇州,解雨和玉無瑕都被帶到杭州來了,蕭瀟是侍女,地位有限,玲瓏年輕不通事務,無疑蘇州就是李六娘為首,主持大局。前面也說過,王動有很強的現代人思維特征,明朝本來是封建禮教非常興盛的朝代,木禪說"生死事小,失節事大。"王動根本不屑一顧,王動認為無瑕就像天使一般純潔。盡管如此,這劑猛料確實夠猛,李六娘直接就是說蘇瑾懷孕了,即使現代人,有不少能原諒女友或老婆與他人的出軌經歷的,但直接壞上了別人的孩子,那就未必能接受了。而且既然杭州這邊這麽棘手,李六娘先不要添亂瞞著總可以吧,我甚至猜想李六娘是故意的。李逍遙曾經說過,男人與女人就是征服與被征服的關系,然後男人是不能失敗的,李逍遙征服鹿靈犀失敗了,所以他一蹶不振。李六娘要考驗一下王動,王動會如何表現,其實玲瓏跑到杭州來,好像也沒有幹什麽事,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把這個糟糕的訊息告訴了王動。那麽王動呢,確實是差點崩潰了,不過最終還是挺過去了。後來在秦樓密道,李六娘也是對王動暗示,蘇瑾這一關他必須闖過去,確實也是,連蘇瑾這一關都過不了,如何征服隱湖的女人?王動能挺過去也是得益于玉無瑕母女,借這個契機,玉無瑕堅定了母女同嫁的決心,而王動也下定決心娶玉家三女,這也算一個收獲吧。盡管蘇瑾懷孕的訊息讓王動很崩潰,王動還是給李六娘和蕭瀟寫信,要求勿因蘇瑾懷孕而怠慢她,給蘇瑾寫信,若是她肯嫁的話,回去就娶她。

王動回來與蘇瑾的會面說明了兩點,一點就是王動確實對蘇瑾的感情投入很深,同時蘇瑾先別情後大少的稱謂也暴露出了她對感情的掩飾,正常來講,嫖客和妓女之間會有多深的感情呢,顯然王動與蘇瑾並不是這一類,王動與蘇瑾更接近正常男女之間的交往關系;第二點就是王動在蘇瑾面前變得弱智,不僅蘇瑾的第一聲別情沒有聽到,而且蘇瑾描述那個男人時,王動也什麽都沒有聽見了。當然我認為這是作者有意這樣寫的,真實發生的事情用不著掩飾,如果是假的說辭,那麽說的越少越好,說的越多,流露出的破綻就越多,這麽一寫,讀者沒有得到什麽信息來判斷這個所謂的男人。

我們在頌揚愛情的時候,往往用的詞是生死與共、不離不棄。但是這所有的苦難都由一個女子來默默承受,並且還要裝出與愛人情斷意絕的樣子,那這種心靈的無助比肉體的傷害來得更痛苦。江山最後王動在通往愛晚樓的密道盡頭,聽到的那縷細若簫管的呻吟,是蘇瑾讓自己堅持下去的唯一的一點籍慰了

對于蘇瑾突然的從海誓山盟到"移情別戀",王動也不是沒有思量。從最初的不解,到反思,最後到自責,"或許,我才是害了蘇瑾的真正凶手吧……相比慕容千秋,我更恨我自己,恨自己那無聊的男人自尊毀了我和蘇瑾的未來。" 男人都有自大的情節,而敢于正視錯誤的男人絕對是個有擔當的男人,所以王動是不會再讓蘇瑾一個人承受苦與傷的。

當那熟悉的細若簫管的呻吟傳入王動耳中的時候,此時此刻,此情此景,王動又怎會不明白呢。下面的事就該是敞開男人的胸懷,展示男人力量的時候了。親愛的江米們還記得王動說過的話嗎,"但凡蘇瑾露出一絲愛我之意,我就是拼著舍棄榮華富貴,也要把她搶到手。"此時的王動已經不是揚州的大少了,而是江湖的執法者,魔門日、星二宗的宗主,朝廷的新貴,王爺的女婿,皇帝的小連襟。那些所有傷害過蘇瑾的人都將為此付出代價。

蘇瑾並不欠王動什麽。揚州時的王動保護不了蘇瑾,走馬章台的花花大少更挽救不了面臨生死存亡的慕容家族。而現在的王動終于漸漸的積聚起了能夠保護蘇瑾的力量,這也是為什麽李六娘現在一直在勸王動收回蘇瑾的原因了--你當初不能給她她想要的,現在不一樣了,且不說六娘和蘇瑾之間到底還有沒有其他復雜的關系,單單通過六娘和蕭瀟的看法以及王動隨著秘密水落石出和事後的自我反思,我們不難看出蘇瑾亦哭亦笑、苦盡甘來的時候已經不遠了。雖然有很多人對于蘇瑾的結局不看好,因為他們知道蘇瑾是一個很有自尊的女子,是不會容許自己這樣一個女子陪伴著她心愛的動少的,但是不要忘了我們的主角王動!王動是一個有著別人沒有的獨特的力量的男兒,連無暇和武舞這樣遭受過難以愈合的創傷的人都能被他治好,更何況是蘇瑾呢?!生命如歌,熱情如火!愛在烈焰中燃燒,生命也在燃燒中升華!最愛的蘇瑾!

有江米猜測蘇瑾的最終結局會不會死。對于這個問題,泥大在江山的起筆就給出了答案。

《〈我是個淫賊。當然,這已經是過去的事了。淫賊並不是一個可以長久從事的職業,隻有極少數人能夠頤養天年,這是因為他們和我一樣退隱江湖了。〉》

江米們要細嚼【頤養天年】和【退隱】這兩個詞。

"退隱"不是被動的逃跑,王動是按自己的計畫方針,主動的退隱江湖,帶著自己心愛的女人安享晚年去了。蘇瑾不會死,沒有女人會死掉,隻不過是愛晚到了一點而已。泥大在起筆就告訴了我們,《江山》是一個"歡樂"的故事。


作品賞析

蘇瑾與王動

《江山如此多嬌》太監已逾五年,這部作品不僅給我們讀者留下了無窮的遺憾,且兼之諸多值得爭議的感情波折,"歌絕"蘇瑾與主人公王動的關系更是眾人關註的焦點。我本來是不願意參與這種討論的,因為一般來說,隻要作者不是弱智的話,像這種貫穿始終的感情主線不到最後結局是不會真相大白的,而《江山》的作者泥人很顯然不是傻瓜。可當我在各個論壇、貼吧上看到幾乎所有人都在譴責、辱罵、詛咒蘇瑾,連同情都鮮有人施舍于她時,我實在是坐不住了。

首先來說說,蘇瑾愛王動嗎?很顯然,是愛的。不然她不會對王動許下不容第二個男人碰她的誓言;不然她不會在流產後看到王動有一時的失態;不然她不會從喬裝的王動在喝茶時所表現出的習慣察覺到有問題;不然她不會在李思要娶她做小妾時在桌下踢蕭瀟一腳......書中有太多太多的不然,有意地、無意地暗示過我們讀者。

大體的過程應該是這樣的:在王動未發跡仍是個解元的時候,他頂多隻能算有一身好武功外加一堆銀票。就算他再怎麽有內秀,再怎麽有發展前途,可是和真正的權利高層畢竟有一段距離。此時朝廷對江湖的掌控已經影響到了慕容世家,甚至可以說慕容世家已經到了生死存亡之際。先不說本身經商所得利潤有七成要被官府各階層剝削,僅僅江湖上就有大江盟等實力頗為不俗的門派虎視眈眈,再加上朝廷這次洗牌的不確定性,慕容世家如果不盡一切可能挽救,那慕容千秋就可以抹脖子了!因此,獻上蘇瑾不足為奇。

大家都知道,想單憑"活塞運動"搞定一個女人的這種說法根本就是扯淡,泥人也不會寫這麽垃圾的情節。文中王動明確指出過"獨角龍王"根本沒什麽了不起,真正打動女人的是感情。僅僅通過上了蘇瑾就想讓她對那幾個衣冠禽獸言聽計從的觀點顯然是不能成立的。

說到這裏就不得不提王動混入大江盟聽到的訊息,那條訊息別的用沒有,隻有一條:是慕容千秋下的葯,然後讓人迷奸了蘇瑾。泥人大大寫這條訊息應該就是為了補全邏輯上的空缺。線人的身份,慕容世家對她的培養,種種逼她就範的手段,遠在天邊的王動,被其他人玷污了身子,甚至懷孕,以及設定中蘇瑾那外冷內柔的性子,再加上王動為了挽回蘇瑾所做的努力又那麽蒼白,(25卷中王動說了蘇瑾的事他有一部分責任)這些種種才造成了所謂的"背叛"。

蘇瑾難道做錯了什麽嗎?從始至終她甚至沒有選擇的權利,這種無奈難道不值得理解嗎?讀者們不是也沒瞧不起過玉無暇、武舞、白秀嗎?書中反復地暗示蘇瑾一直愛著王動,這點無暇、蕭瀟甚至鹿靈犀、庄紫煙都說過,沒什麽值得爭論的。要說她唯一犯了眾怒的就是為什麽對李思那麽親熱,為什麽自暴自棄,為什麽在王動發跡後還不回到王動身邊。這明顯與文章開頭蘇瑾冰清玉潔的描寫不符。我記得有個人說過:"這世上隻有兩樣東西能徹底改變一個女人,一是眾所周知的愛情,一是不為人知的秘密。"既然蘇瑾不愛李思,那隻能是秘密了,而這個秘密,泥人大大並沒明確透漏過。

25卷中的一段:

「女人心,海底針……」

這又是一個讓我深感無力的話題!在嘉興巧遇李思、蘇瑾之後沒多久,李思便來到蘇州商討替蘇瑾脫籍之事,結果被六娘拒絕了。六娘說,雖然在蘇州秦樓開業的時候,慕容世家已經將蘇瑾的落籍檔案轉到了秦樓手中,但當初有個條件,就是一旦蘇瑾要脫籍,除非是嫁給我,否則,必須得到慕容世家的同意。

李思眼下自然不會親自去和慕容千秋打交道,而能在兩者之間搭線牽橋的我卻為了茶話會的順利召開東奔西走,根本無暇顧及此事。況且,即便李思想找我從中說項,他也無法準確掌握我的行蹤,事情便被拖了下來。

熟悉內情的我卻曉得,這是個徹頭徹尾的借口,關于蘇瑾,我和慕容之間根本就不存在任何附加條件!然而這借口卻是蘇瑾親自向六娘哀求求來的主意。其實在嘉興的時候,我已經察覺到蘇瑾行為的古怪──她看來和庄青煙、小鳳仙並不是同路人,否則,她大可直接了當地拒絕李思,就像當初拒絕我一樣,這樣,我絕不會對她有太多的怨恨,而有我的保護,她也不虞李思的報復。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或許,從頭到尾,她隻不過是在利用李思而已。

得知這個訊息的我最初竟然有些竊喜,我突然發現,原來蘇瑾很可能還愛著我,隻是那份喜悅就像夜空中的煙花,絢麗卻極其短暫,我很快陷入了無盡的自責與哀傷中。

或許,我才是害了蘇瑾的真正凶手吧……

蘇瑾拒嫁李思,她慕容世家線人的身分已確鑿無疑,那麽在我為了應鄉試而離開揚州之後發生的一切,自然都出自慕容世家的安排。蘇瑾雖然和我情投意合,又有白首之約,可當初既然肯寄身青樓,骨子裏就有軟弱的一面,慕容有無數手段逼她就範。有我在她身邊,她或許有勇氣反抗慕容以保貞潔,可我遠在應天,又一去數月,她一個弱女子大概也無力抗拒命運的安排了。

奇怪的是,我對慕容千秋的怨懟之心遠不如想像的那般強烈。花費巨大代價精心培養出來的女間卻被我拔了頭籌,換一個人早和我翻臉了,而慕容卻忍了好幾年,其間,他並沒有強迫蘇瑾去做她不喜歡做的事情,若不是江湖情勢日益嚴峻,沒準兒他就放長線釣大魚,一直等著我功成名就,出將入相的那一天。

嚴苛的現實改變了一切,時間成了我和慕容共同的敵人,就算慕容看出我將來前程遠大,他也等不及那一天的到來,因為等待的結果,很可能是慕容世家家破人亡,他要動用一切力量來應付日益險惡的江湖環境,自然不會單單放過蘇瑾,雖然這個決定足以讓他悔恨終生──誰能想到我隻用了短短一年時間就成為了江湖的執法者 ──可在當時,這個決定再順理成章不過了。

相比慕容千秋,我更恨我自己,恨自己那無聊的男人自尊毀了我和蘇瑾的未來。回想起來,蘇瑾在松江遇襲流產後沒有回到揚州,反而來到秦樓,心中未嘗不是帶著一絲希望,期盼我能真心實意地原諒她,並借我的力量擺脫慕容世家的控製。可妒火燒毀了我的理智,不僅沒有看出蘇瑾行為上的諸多矛盾,甚至沒有聽出蘇瑾話中的試探之意,對于和蘇瑾的關系,我隻是做了微不足道的努力──雖然當初我曾覺得我已經放棄了男人的尊嚴,做出了最大的犧牲──就告放棄了,讓她徹底失去希望,變得自暴自棄。

王動的性格是憐花惜玉,當他知道所有的真相後,他絕不會放走蘇瑾,王動說過隻要蘇瑾對他有一絲情意,他便不擇手段奪回蘇瑾,這時候王動應該強硬起來,把蘇瑾留下,不管蘇瑾說什麽,也要把她留下,隻要留下,王動就可以重新開啟蘇瑾的心。

按照泥人的寫作風格與智商來看,對于蘇瑾與王動的伏筆不會埋得如此之淺。雖然蘇瑾這個人物給讀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但書中出現或提到的次數實在有限,如果泥人通篇隻想埋下這樣一個簡單的伏筆或者說一個老套的劇情,那手法未免太拙劣了。我個人覺得蘇瑾這個人物真正出彩的地方應該是在王動接掌江湖,實力重新劃分後,可是後幾卷又寫武林茶話會又寫隱湖,又寫這又寫那,泥人一直也沒騰出手來處理蘇瑾的問題,後面的一系列故事,甚至對由蘇瑾這條線引出潛在勢力、內幕等劇情,我們讀者隻能盲人摸象。不過蘇瑾與王動真的無可挽回嗎?《江山》全書的基調並不是悲劇,也不崇尚狗血,作者更不會無聊到專門寫一個婊子來給大家唾棄,那是九流的言情小說才會有的路子,稍微理性一點的作者都不會這樣去寫。

從王動發跡後,慕容千秋的一些表現實在有些奇怪。這裏舉兩個例子。一次是他與王動泡澡時說了這麽一句:"別情啊,是我不好,你不在時沒有看好蘇瑾,讓清雲、清雨那兩個混蛋有機可乘。"按書中當時的情況看,這等于變相承認是自己犧牲了蘇瑾,也就是說此時慕容千秋已經為自己的過錯而後悔了,但事已至此,多說無益,反倒不如大大方方承認來得痛快,所以,泥人塑造的慕容千秋還是有點意思的。而後來慕容千秋突然娶了與王動有一夜情緣的名妓孫碧,還把她抱到王動面前讓他欣賞自己與孫碧的好戲,期間種種,不值詳細敘述。與其理解為慕容千秋大腦有問題,不如說是在向王動主動示好。因為男人最無法容忍的有兩件事,一是女人嘲笑他的性能力,二是自己的老婆和朋友有一腿。可是這兩點,慕容千秋都在王動面前表現出來了,可謂在當時給足了王動面子。

最後說說王動,王動一直愛著蘇瑾,他們肯定會重歸于好。在開篇幾卷談到蘇瑾時,作者已經明確寫道,王動是把蘇瑾放在與蕭瀟、玉無暇、玲瓏相等的位置上的,蘇瑾對于王動的重要性無需多說。而後來即便是蘇瑾在所謂的"背叛"後,王動仍舊情不去,隻是在庄紫煙出場較多的章節中提到庄紫煙像蘇瑾,我當時真以為王動要徹底忘卻蘇瑾,並把感情轉嫁到庄紫煙身上了。不過隨後,在王動心中最有分量的幾個女人,甚至師娘都鼓勵他找回蘇瑾,更在後幾卷的敘述中,慕容與王動自己攤掉了蘇瑾的相當一部分責任,所以,即便作者的寫作趨勢不甚明朗,回旋餘地仍是很大的。

綜上所述,我覺得《江山》原意更傾向于大團圓式的完美結局。至于蘇瑾與王動會有什麽經歷,我們還是耐心地等吧。

《江山·外篇》之蘇瑾

看過江山的朋友除了遺憾泥大沒有讓大家一睹江山全貌之外,心中都會有個痛吧,我亦如此。這個痛就是蘇瑾。明明知道兩個人私下愛的如此之深,亦知道蘇瑾是在飛蛾撲火,但就是無人去扶她一把,隻能看著她一步步的走向自我毀滅。看著這麽一個可敬可愛復可憐的佳人,深陷于那種孤獨、凄苦與無助中,真的讓人無法去釋懷。這一點連王動都不盡明白。

愛有三界。我不能沒有你,這是自私的愛,也是普通人貫有的愛。你不能沒有我,這是真摯的愛,就如王動對他的女人那樣,愛你愛到離不開我。我沒有我自己,這是無私的愛,偉大的愛,人間少有的愛,如蘇瑾如蕭瀟。一個人可以毫無理由的去愛,但絕不會毫無理由的去犧牲,如果一個人甘願為某人犧牲,那一定是因為愛。應該說王動能夠擁有蘇瑾這樣女人的愛是幸運的,而王動對蘇瑾從最初的不解到反思,最後到自責,蘇瑾能夠愛得其所也是幸福的。愛之所以讓人感動,就是你對我的愛我懂得。

蘇瑾就是慕容芷這是毋庸質疑的。

因為慕容千秋的家主地位得自于家族內部的血腥鬥爭,慕容對江湖的殘酷,對人心的險惡,有著更深刻的體會與警覺,所以很早的時候就把自己的妹妹培養成了一名歌妓,成了一名女間,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一旦身為女間就註定了沒有情感,沒有自我,變成一個獲取情報的工具,最後在自我封閉的日子裏走完麻木的餘生。幸運的是蘇瑾遇到了王動,並發生了感情,體會到了作為女人的幸福,這在她原本孤寂的生命裏劃出了一道彩虹。但不幸的是她是個無法自主的女人,當慕容千秋以家族的存亡,以愛人的生命來挾迫蘇瑾的時候,你讓她死都不能,她隻能珍藏起刻骨銘心的愛去焚身以火。

攘外必先安內,慕容一面以蘇瑾為餌來分化武當派,免除後顧之憂。一面利用蘇瑾結交漕督李鉞,在其影響下,使漕幫倒向自己的陣營。並把蘇瑾作為貢品獻給了浙江布政使丁聰。這些布置體現了一個領袖魁首的雄才大略,但也彰顯了黑道老大的冷酷無情,當面對死亡威脅的時候,哪怕自己的妹妹也要犧牲掉。對比起來王動則差遠了,當心愛的女人要受到傷害的時候,每次都要親自出馬以身犯險,如對宗設的誘殺,所以王動隻能混跡于江湖三年,所以蘇瑾寧可自己默默的承受情苦,背著背德失貞的罵名也不願愛人為自己去拼命。

嗚呼~真的不忍再看下去了。。。

作品改編

作品在網路上的續寫有很多,其中最為大家認可的是百度網友"幽幽縱歌"所寫的,本書作品因為作者落筆結構嚴謹前後文之間交相呼應,所以雖未完筆,但各大論壇和貼吧都有大量的情節推理與參考。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