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丙坤

江丙坤

江丙坤(1932年12月16日-),出生于台灣南投縣,祖籍福建省平和縣大溪鎮江寨村 。

曾任中國國民黨第一副主席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基會)董事長、國際民主聯盟副主席、國立台北大學校友總會總會長。2012年9月27日,江丙坤辭去台海基會董事長一職。

  • 中文名
    江丙坤
  • 國籍
    中國台灣
  • 出生地
    台灣南投縣
  • 出生日期
    1932年12月16日
  • 職業
    中國國民黨第一副主席
  • 畢業院校
    國立台北大學,日本東京大學
  • 祖籍
    福建省漳州市平和縣大溪鎮江寨村

人物簡介

江丙坤(1932年12月16日—),中國國民黨第一副主席、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基會)董事長、國際民主聯盟副主席、國立台北大學校友總會總會長。曾任台灣當局經濟事務主管部門負責人、台灣地區立法機構副負責人,在島內享有“經貿推手”之譽。2003年出任中國國民黨副主席。

江丙坤

人物經歷

1971年獲日本東京大學農業經濟學博士學位;1955年聯考普通行政類科及格。

1954年至1961年任南投縣“縣政府科員、技士、股長”。

江丙坤江丙坤

1967年至1974年任“駐日本經濟參事處辦事員、助理商務專員”。

1974年至1979年任“駐南非約翰內斯堡總領事館商務專員處商務專員”。

1979年至1982年任“駐南非大使館經濟參事處經濟參事”。

1982年3月至1983年任“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副局長”。

1983年10月任台灣“對外貿易發展協會秘書長”。

1988年8月任“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局長”。

1989年至1990年任“經濟部常務次長”。

1990年至1993年任“經濟部政務次長”。

1993年2月至1996年6月任“經濟部長”兼“行政院政務委員”。

1994年任中小企業政策審議委員會主任委員。

1996年6月至2000年5月任“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

1998年2月至2000年5月兼“行政院政務委員”。

江丙坤江丙坤

2002年初,在新一輪的“立法院”正、副院長投票選舉過程中,江丙坤一舉擊敗民進黨候選人洪奇昌,與國民黨同黨籍人士王金平共同出任了“立法院”正、副院長。作為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發展委員會”執行長,在“兩岸三通”問題上,他主張調整“戒急用忍”政策,促進兩岸盡快實現通航。

2008年再次當選國民黨副主席。國民黨的8位副主席分別是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智庫副董事長林豐正、總統府秘書長詹春柏和黨秘書長、立委吳敦義,立法院副院長曾永權,立委蔣孝嚴;以及黃敏惠與朱立倫。江丙坤作為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發展委員會”執行長,在“兩岸三通”問題上,他主張調整“戒急用忍”政策,促進兩岸盡快實現通航。

2011年12月,台灣海峽交流基金會召開第八屆董監事第一次聯席會議,江丙坤獲推選連任董事長。

生平經歷

早年經歷

江丙坤于昭和七年(1932年)出生于台中州南投郡南投街(今南投縣南投市),在家中排行第八。大哥及二哥都是國小老師,昭和十四年(1939年)開始上國小,使用“江原正雄”的日本名受日本教育。江丙坤從小成績優秀,日語也很流利。昭和二十年(1945年)國小畢業。江丙坤遂到台中,就讀台中初級農業學校(後來的台中農校國中部)。

江丙坤江丙坤

台灣光復後,江丙坤因家裏因素放棄心目中第一志願台中二中,直升台灣省立台中農業職業學校(台中農校,今國立台中高級農業職業學校)高中部。1951年畢業。考上台灣省立行政專科學校(今國立台北大學),1953年畢業。同年服預官役時,通過中華民國公務人員高等考試,旋即于1954年退伍後,分發至南投縣政府任職,展開長達50年的公職生涯。

江丙坤28歲時(1960年)考取中國國民黨第一屆中山獎學金,在720名報考者中以前20名被錄取。翌年,負笈日本,半工半讀,于1971年取得日本國立東京大學農經博士學位。

1970年代到1990年代

1974年,江丙坤奉派至中華民國駐南非約翰尼斯堡總領事館任商務專員;1982年擔任中華民國駐南非大使館經濟參事時,奉調返國,出任國貿局副局長,分別經歷了中華民國外貿協會秘書長(1983~1988)、國貿局局長(1988~1989)、經濟部常務次長(1989~1990)、經濟部政務次長(1990~1993)、經濟部部長(1993~1996),以及行政院經建會主任委員(1996~2000)等數項經建行政職位。參與國營事業民營化、世界貿易組織入會案、六輕與核四投資案、南向政策、亞太營運中心、政府再造、全球運籌中心等多件重大財經決策;並兩次出席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領袖高峰會;1999年,更敦請辜濂松、高清願等幾位工商大老,共同推動成立“三三會”,統合台灣重量級大型企業。

2000年之後

2000年總統大選,第一次政權輪替。受命為競選失利的國民黨規畫成立學術性智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隨即出任副董事長兼第一任執行長,厚植了國民黨政策論述的理論基礎。

2002年2月1日,以國民黨不分區立委身分,代表國、親兩黨角逐第五屆立法院副院長,經過兩輪投票,最後勝出當選。

江丙坤江丙坤

2003年3月20日,江丙坤獲得國民黨主席連戰的提名,出任國民黨副主席。同年7月,發表《拚命三郎─江丙坤的台灣經驗》回憶錄。

2003年9月立法委員龐建國參加第六屆“京台科技論壇”,呼應該論壇發起人英業達集團副董事長溫世仁之倡議,呼吁海峽兩岸借由優勢互補,共同製定資通訊業之產業標準,掌握全球化挑戰和智慧財產權競爭之製高點,以創造知識經濟時代海峽兩岸之互利雙贏。溫世仁于同年12月猝逝,龐建國向時任立法院副院長和國民黨副主席之江丙坤說明溫世仁之主張,獲得江丙坤認同,號召台灣之資通訊業大廠成立“華聚產業共同標準推動基金會”,江丙坤擔任董事長,致力推動海峽兩岸共同製定資通訊業之產業標準,建立海峽兩岸高科技業交流合作之渠道與平台。經過多次交流活動後,華聚基金會已被中國大陸認可,成為海峽兩岸資通訊業共同製定產業標準台灣方面之視窗。

海基會董事長

2008年4月,中華民國二次政黨輪替後,中國國民黨籌組新政府,江丙坤以嫻熟大陸及兩岸經貿事務,于2008年5月26日接任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一職。2012年9月19日,江丙坤宣布辭去海基會主席職務。

第一次陳江會談

2008年6月11日江丙坤率海基會代表團前往大陸﹐與海協會恢復中斷九年的兩岸兩會往來與協商談判﹐完成兩岸“周末包機”和“大陸居民赴台旅遊”兩項議題的協商,確定首波大陸觀光客于7月4日抵台。

第二次陳江會談

2008年11月3日江丙坤率海基會接待來訪的海協會會長陳雲林及隨行人員﹐並于11月4日簽署(1)空運直航(2)海運直航(3)郵政合作(4)食品安全等四項協定。

第三次陳江會談

2009年04月26日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與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在南京召開第三次陳江會,會中簽署“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空運補充”、“金融合作”等3項協定。其中“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定”為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建立製度化的合作平台,“空運補充協定”確定新開南線直達航路和增闢北線直達航路,在“兩岸金融合作協定”方面,雙方確立合作範圍包括金融監督管理、貨幣管理及其他合作事宜。

請辭海基會董事長風波

2009年4月14日,《自由時報》報道,江丙坤之子,江俊德,其開設的德鎂實業,經中國國務院特許下,為中國國營企業攀枝花鋼鐵在台灣的釩鐵獨家代理商。民進黨立委攻擊江丙坤違反利益回違原則,要求陸委會進行調查。江丙坤回應,江俊德在年初已關閉在上海的辦事處,並否認有中國國務院特許的事情。

5月4日,江丙坤向馬英九總統遞出書面辭呈,強調已完成“階段性任務”,請辭海基會董事長。

第一,兩岸和平靠國民黨執政,國民黨執政靠台商力挺,包括當初連戰指示他成立國共平台。

第二,近期在有心人士操弄下,利用民粹凌遲他本人、家人,有計畫抹黑,眾口鑠金,令他百口莫辯,更讓家人受傷。

第三,兩岸已簽署九加一項協定,已算十全十美,如今完成階段性任務,希望從5月26日辭去海基會董事長。

2009年5月8日,新聞媒體報道,江丙坤購買六間瓏山林博物館的房屋,總價值3.6億元,其中貸款2.2億元。媒體質疑,他購屋所花費款相,超過他立委任期內申報的所得2,510萬元,質疑購屋資金的來處。江丙坤回應他收入一向不錯,再加上賣掉舊屋,有能力支付。當日,馬英九總統親自前往海基會慰留江丙坤,其後江丙坤願意“繼續完成階段性任務”。江丙坤與媒體餐敘時感嘆說,他在大直購屋,意在可以與子女同住,卻遭人詆毀。

第四次陳江會談

2009年12月22日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與海協會會長陳雲林,在台中召開第四次陳江會,會中簽署“漁業勞務”、“農產品檢疫檢驗”、“標準計量檢驗識別”等3項協定。另外“兩岸租稅協定”因兩岸課稅方式與租稅製度的標準不一,目前有所窒礙,希望此議題的技術性問題能納入第五次陳江會談中討論。

第五次陳江會談

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和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于2010年6月29日下午2時30分,在大陸重慶簽署ECFA兩岸經濟協定和兩岸智慧財產權保護協定。雙方同意盡快成立“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以代為解決ECFA早收清單生效後的貿易爭端。雙方並同意建立共同打擊跨境不法侵權的協處機製,舉凡盜版、仿冒、農產品虛偽產地標示等,都可以經由協定所建構的處理機製與溝通平台,積極取締與防止,有效保護兩岸人民合法權益。

第六次陳江會談

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和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于2010年12月21日在台北舉行第六次陳江會,中午順利完成,醫葯衛生合作協定達成共識,並高度肯定這項協定保障兩岸民眾健康。這次沒有完成的投保協定,雙方將會繼續進行協商溝通,希望能在下次陳江會達成簽署目的。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經合會)方面,雙方共識是盡速組成運作,成為ECFA後續協商平台。經濟合作架構協定(ECFA)後的貨品貿易、服務貿易等後續協定,應在ECFA生效之後半年內啓動談判。第七次陳江會談希望能簽署投資保障協定,會談議題還包含爭端解決機製;雙方有共識啓動貨品貿易、服務貿易等協定的溝通與協商。江丙坤12月24日指出,未來兩岸協商議題將會愈來愈難,協商會更加就事論事。

第七次陳江會談

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和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于2011年10月20日在天津舉行第七次陳江會,簽署了《海峽兩岸核電安全合作協定》,公布了關于繼續推進兩岸投保協定協商和加強兩岸產業合作兩項共同意見。投保協定有爭有執,去年沒簽成,但至今10個月經雙方努力,爭議已大部分解決,江丙坤以保證的口吻說,一定會在第八次會談完成。

第八次陳江會談

第八次陳江會談2012年8月9日在台北圓山舉行,完成“投資保障和促進協定”及“海關合作協定” 的簽署。投保協定“人身安全與自由保障”共識檔案,將有助雙方完善相關通報與通知機製,持續強化兩岸人民的人身自由與安全保障。雙方確定協定文本納入代位條款,授與中國輸出入銀行代替台商請求賠償權力,廠商將無須花費時間處理與地方政府間的爭議。至于兩岸海關合作協定的簽署,可以提升兩岸通關效率,降低企業成本,打擊非法走私,對兩岸貿易促進及貿易便捷化及貨品貿易協定具有積極正面意義,更可帶動產品在市場上的競爭力,並進一步擴大ECFA早收清單貨品的效益。

請辭海基會董事長﹑國民黨副主席

江丙坤于2012年09月19日宣布請辭海基會董事長﹐並一並請辭黨副主席﹐海基會董事長一職將由國民黨秘書長林中森接任﹐ 江丙坤主導海基會4年期間,兩岸簽署了18項協定,就像兩岸“18條雙向交流高速公路”,開啓兩岸製度化協商時代。江丙坤指出,2008年受命出任海基會董事長時,提出兩個夢想,一是期許兩岸開創和平繁榮新局,二是為海基會找個家。如今,近8成民意支持透過製度化協商,解決兩岸交流的問題;而海基會也從原本租來的辦公室,搬入位于大直屬于自己的新辦公大樓,2012年5月18日剪彩啓用。江丙坤說:“兩個夢想既然已圓,亦即是功成身退、安享餘年之時。”

2013年4月28日,在參加辜汪會談座談會時,表示兩岸文化交流非常重要。為解決台灣媒體亂象,他曾向馬英九總統建議,引進鳳凰衛視與中國中央電視台旗下頻道到台灣,讓台灣人民減少看八卦新聞、多看國際新聞。此言引發泛綠猛烈批評,亞洲台商總會名譽總會長賴燦賢諷刺泛綠:“江丙坤提及此想法,竟遭在野政黨(泛綠)民代大加撻伐,陰謀論、統戰論隨之而至;殊不知,這正突顯這些民代的無知和為一黨選票的自私自利。”

2013年5月,台灣壹周刊報道,江丙坤計畫成立台商慈善基金,作為“對中國喬事”通路。江丙坤表示,他是應大陸台商熱情,為處理弱勢通路而成立,並不是要與海基會打對台。

主要事件

訪問大陸

中國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所率領的國民黨大陸參訪團從台北桃園機場出發,搭乘中華航空公司CI641航班由香港轉機赴廣州,開始為期5天大陸之行。國民黨參訪團此行共34人,將先後赴廣州、南京和北京,拜謁廣州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和南京中山陵,祭拜北京香山孫中山先生衣冠冢。此外,參訪團還將會見大陸各地的台商代表,並就兩岸經貿交流等議題與祖國大陸有關方交換意見。江丙坤登機前接受新聞媒體採訪時表示,此次大陸之行既是“緬懷之旅”,也是“經貿之旅”。“緬懷之旅”也是“經貿之旅”。

江丙坤

江丙坤曾兩次訪問大陸,但此次去拜謁南京中山陵和廣州黃花崗烈士陵園,並到北京祭拜孫中山先生的衣冠冢,意義重大。江丙坤表示,兩岸分隔超過50年,這是國共內戰的結果。最近5年兩岸關系緊張,台灣的經濟也受到影響,但兩岸不可能再繼續對立下去,必須找機會推動和解。參訪團此行希望就兩岸的經貿交流聽取台商的心聲,與大陸有關方面交換意見。江丙坤認為台灣老百姓所需要的是安居樂業,是經濟繁榮、就業機會增加,但在兩岸關系緊張的狀態下,台灣經濟無法很快恢復榮景。通過兩岸交流讓台灣經濟盡快恢復,是台灣人民共同的願望。如果春節包機能擴大到其他節日包機、周末包機直至實現“三通”直航,相信對台灣經濟會相當有幫助。因此,他希望此行能就推動貨運便捷化及台商投資中涉及的其他問題,與大陸交換意見。

成員組成 島內各界代表踴躍報名

江丙坤率領的國民黨訪問團一行共34人。由于此次訪問意義重大,國民黨內及各界眾多人士踴躍參加,最終由“立委”及市議員等民意代表還是經抽簽後產生的。訪問團成員來自島內各界,其中國民黨黨務幹部代表丁遠超、張榮恭、林豐正、黃福田、鄭逢時、賴素如、顏素秋、陳淑蓉、邵銘煌;智庫代表薛香川;“立法院”黨團代表有吳松柏、曹爾忠、楊瓊櫻、朱鳳芝、王昱婷、黃志雄、林益世;市議會代表有陳錦祥、陳玉梅、林奕華;另有中評審主席團主席陸潤康、記者公會理事長李慶平、客屬總會總會長劉盛良、青商總會總會長宋樹人、台商之友會秘書長張昌財、工商界代表威京集團總裁沈慶京、台北縣青工總會總會長楊國志、嘉義市議會黨團副書記長郭明賓等等。

意義重大 跨出化解僵局第一步

國民黨主席連戰27日在為訪問團送行時表示,國民黨不主張“台獨”,反對“一邊一國”。大陸南京中山謁陵是為了提醒民眾不要忘記歷史,兩岸正值緊張態勢,國民黨願意為化解僵局跨出主動的第一步。連戰就參訪團此行的意義表示這是國民黨創黨人孫中山先生逝世80周年,是廣州黃花崗起義94周年紀念日,參訪團在選擇這個時候啓程,有重要的歷史意義。兩岸可以有很多共同努力的事,應加緊努力,開始對話,從共同利益出發。連戰說,現在兩岸關系非常嚴峻,台灣的政治環境也非常反常,國民黨希望能為人民提供另一種願景、另一種選擇。今天島內有些人在兩岸關系上橫沖直撞,升高對立,即使兵凶戰危也在所不惜,對此,國民黨應該保持警惕。除此之外,國民黨還可以運用智慧,加強努力,來幫助社會面對和解決台灣真正的基本問題,提出不同的選擇。詩人陳志歲《中國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率團訪問大陸》:“中山大業國人承,鬩哄塵氛合早凝。相認河山過海峽,別生感慨上金陵。顧關多黨紛千緒,難在雙邊覓一繩。五十六年遙對峙,今時握手地融冰。”(摘自《載敬堂集》。原註: 覓一繩:作者曾獻“政黨對等,地理互屬,文化貫融,經濟共建,同治中國” 建言供海峽兩岸和平互動政治整合者參考。)

2005年3月29日拜謁黃花崗72烈士陵,下午轉往南京。

2005年3月30日拜謁中山陵;當日下午再飛往北京。

2005年3月31日在北京進行拜會活動。

2005年4月1日返回台灣。

緬懷之旅

五十六年歸故地,九十四載祭先人。2005年3月28日,中國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率領該黨代表團,于五十六年間首次以政黨名義踏足大陸,首站抵達廣州。翌日今朝,逢黃花崗七十二烈士殉難九十四周年紀念日,江丙坤一行要前往位于廣州先烈中路的陵園拜謁。爾後該團還將腳不旋踵地趕往南京與北京拜謁中山陵與“國父”衣冠冢。在清明節前夕,國民黨這一番故園祭故人的行程,在兩岸政治關系的堅硬議題之外,催發了一縷追遠懷近的溫柔新綠。于此,生于台灣長于台灣的江丙坤個人,或許唏噓無多,但曾經滄海、隔水相思的中國國民黨,無疑會思緒綿綿,而飽經憂患與離合的中國,更是要感慨無盡。

黃花崗上一抔土,葬的是辛亥年三月二十九日因革命黨人圍攻清廷兩廣督署一役而犧牲的烈士。這一舉事,雖死事慘烈,但“碧血橫飛,浩氣四塞,草木為之含悲,天地為之變色,全國久蟄之人心,乃大興奮。怨憤所積,如怒濤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載而武昌之革命以成。”可見對于推翻帝製和締造民國而言,黃花崗是值得頂禮膜拜的聖地。無論是對要遵“國父”之遺囑“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而行的國民黨人而言,還是對尊孫中山先生為革命先行者的中國共產黨人而言,黃花崗陵園墓坊上手書的“浩氣長存”,南墓道碑林中鐫刻的“自由魂”、“精神不死”,無疑都是要超越一人一黨之私與意識形態分歧的民族大義。對于一個從屈辱中覺醒、在苦痛中掙扎的古老民族來說,這黃花崗上的血,是為獨立、自由、富強而流的血。此後的中國——無論海峽的哪一岸,因此流血而“大興奮”,為那些民族命運而再流血。來到這裏拜謁,是向超出政見分歧的一段中國歷史起點致敬,是向超出政見分歧的一段共同家國情感效忠。江丙坤率團前來,相繼還要再拜中山陵與香山的衣冠冢,細微處是在現場重溫該黨心路起緒,高遠處是在宣示家國民族認同。

江丙坤

歷史上,國共兩黨恩怨情仇交織,有分歧、有矛盾、有大立場的對峙,有大利益的博弈……但爭執之上,是家國的承續,有民族的復興。所以當外辱于列強、內亂于軍閥,而有第一次國共合作之下的北伐;當日本鐵騎肆虐,錦綉山河破碎,而有第二次國共合作之下的抗戰。時下兩岸均奮其力而有了安泰興旺的新氣象,若是依舊困于敵視、亂于分裂,那如何能不愧于民心而恥于世界。國民黨如今雖然在野,但對台灣島內的政治生態仍然舉足輕重,其一貫“反台獨”的主張,正是家國承續、民族興亡之大局是非觀的一脈相承。國共之間基于“反台獨”的第三次合作,已有其實而未有其名。所以江丙坤一行來大陸拜謁黃花崗、中山陵、衣冠冢,意味深長之處,不在于“遊子掃墓”,也不在于“破冰之旅”,而在于超越種種一時的政治分歧與歷史仇恨,指認出彼此永恆不變的根目錄與情感紐結。正是那些為家國民族、為自由獨立、為富強新生的需求與努力,才是為何渡盡劫波而能兄弟在,相逢一笑後便泯恩仇的所在。五十六年後的故園之旅,是國民黨人重溫其先烈先賢遺志的旅程,也不失為兩岸中國人共同體認同根同感的一次機會。中山先生畢生追求國家的統一,然及其身歿亦未償願。而中山先生的這一遺志,當是現階段全體中國人超越政見分歧的民族大義重點所系。

兩會領導人會談

兩會領導人第一次會談北京

2008年6月11日江丙坤率海基會代表團前往北京﹐與海協會恢復中斷九年的兩岸兩會往來與協商談判﹐完成《海峽兩岸包機會談紀要》和《海峽兩岸關于大陸居民赴台灣旅遊協定》兩項議題的協商,確定首波大陸觀光客于7月4日抵台。

江丙坤

兩會領導人第二次會談台北

2008年11月3日在台北,江丙坤率海基會接待來訪的海協會會長陳雲林及隨行人員﹐並于11月4日簽署:(1)《海峽兩岸空運協定》、(2)《海峽兩岸海運協定》、(3)《海峽兩岸郵政協定》、(4)《海峽兩岸食品安全協定》等四項協定。

兩會領導人第三次會談南京

2009年4月25日-26日,兩會領導人第三次會談在南京舉行。

4月25日,舉行副會長、副董事長級工作性商談。

4月26日上午,舉行兩會領導人正式會談,下午簽署三項協定:《海峽兩岸空運補充協定》、《海峽兩岸金融合作協定》、《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定》。

江丙坤

並就陸資來台發表共同聲明(陸資赴台共識),雙方都同意建立符合兩岸發展需要的經濟合作機製;同時,將以避免雙重課稅等四項議題,做為第四次江陳會談協商範圍。

簽署協定儀式結束後,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主任王毅會見江丙坤董事長和海基會代表團主要成員。

4月27日至29日,海基會代表團部分成員赴南京周邊城市參訪台資企業,29日從上海返回台灣。

海基會任職貢獻及連任後兩岸關系規劃

台灣海峽交流基金會今天召開第八屆董監事第一次聯席會議,江丙坤獲推選連任董事長。 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高孔廉亦獲續任。新任董事中出現5張新面孔,分別為台灣中鋼董事長鄒若齊、中華電信董事長呂學錦、台灣水泥董事長辜成允、台玻集團總裁林伯實、前“陸委會”主委蘇起。

江丙坤在發表致辭時表示,海基會在今年3月剛剛度過20歲生日,他深感責任重大,將竭力以赴,在過去奠立的堅實基礎下,繼續為海基會、為兩岸關系的下一個20年,續創輝煌。

江丙坤說,他在2008年5月26日首度獲推選擔任海基會董事長,當時曾公開呼吁,期待兩岸面對新時代能以“新思維”、“大智慧”、“真誠意”,在“九二共識”基礎上,盡早恢復協商。3年過去了,可以很驕傲地說,因為兩岸關系的和平穩定,現在是1991年海基會、海協會相繼成立以來,兩會接觸最密切、彼此互信最真誠的時刻,也是1949年以來,雙方交流互動最頻繁、兩岸關系最和平穩定的時刻。

他特別提及,在短短3年半的時間裏,順利舉行7次兩會領導人會談,簽署了16項與兩岸人民權益息息相關的協定。

江丙坤指出,未來三年任期,將是兩岸關系發展的關鍵時刻。面對一個嶄新的開始,為了迎向眼前更多的挑戰,他特提出三點意見:

——為了提升服務品質,海基會要完成軟硬體同步的轉型升級。海基會新辦公大樓預計將在明年4、5月間完工進駐。

——有關未來兩岸協商議題與方向,海基會將繼續努力,凝聚共識,為民眾謀求最大福祉。

——兩岸需要商談解決的問題仍然很多,如何加強建構一個全面、有效、穩定的兩岸互信協商機製,並在此機製下廣泛協商解決相關問題,有待兩岸共同努力。

江丙坤說,經過一番努力,兩岸已經邁入“和平繁榮”、“互信協商”、“合作發展”、“為民興利”的新時代。海基會將一如既往,繼續扮演兩岸的橋梁,積極為兩岸開創互利雙贏的新局。    

人物評價

江丙坤雖然在仕途上,一直是和蕭萬長亦步亦趨,但坦白說,早期政壇從來都不看好江丙坤有朝一日會成為閣揆,總把他視為是一個盡心盡力、執行力強的專業官僚,但視野和格局都不足以成為掌政者。早期的江丙坤一直有一個封號:“江科長”,他對經濟部內大大小小的事都嫻熟,每一個事情都親力親為,經濟部每一份交到他辦公桌上的公文,承辦官員不論大小,江丙坤都規定必須用鉛筆在公文右下方寫下姓名與電話號碼,因為隻要發現有問題,或者不周延,一定會接到江丙坤親自打來的電話,和現在個性急,每天“奪命連環Call”部長的蘇貞昌,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江丙坤

和蘇貞昌一樣,以“執行力”著稱的江丙坤早期也是一個喜愛站在第一線的政務官,他隨身帶有筆記本,喜歡到第一線去找問題,到哪裏聽到有問題更一定記下來,回到辦公室也一定會親自交辦,之後,還會不斷地追蹤進度,所以,當江丙坤擔任經濟部長時,民調資料中,聲望也高常在七成以上,是繼孫運璇和趙耀東以降,經濟部聲望最高的部長之一。盡管江丙坤有高聲望,但李登輝和連戰原本卻不願意讓江丙坤負擔起更大的政治責任,其中,除了“戒急用忍”和李登輝不同調外,江丙坤因此被冷凍了一陣,後來李、江誤會冰釋,李登輝一度還想讓江丙坤取代徐立德。

但是,和蕭萬長不一樣,李登輝並沒有安排江丙坤參選,或者歷練黨務與擔任政治性的陸委會主委。據了解,李登輝、連戰是覺得江丙坤“格局不夠”、“就隻是科長思維”,所以,江丙坤在1996年內閣改組時,因此成了“中華民國”“政府”第一位不兼任“政務委員”的“經建會主委”,政治前景走到盡頭。這位“陽春主委”當時苦悶極了,多次就想要賦歸,趁還有精力時到民間企業闖蕩算了。直到一位曾和孫運璇時代一起“拼經濟”的財經耆老一席話,點醒了江丙坤,這位耆老說他告訴江丙坤:“政務官和事務官不同,科長是要身先事卒,重視執行效率的。”但政務官之所以不同于“科長”,科長要有“膽”,敢去挑戰不可能的任務。

政務官則是要有“腦”,他要想的是整體的發展,想象未來的格局,預估三年、五年以後可能要面對的挑戰,提前準備,規劃好政策,一個天天跑在外面的政務官,將會造成腦中想的都是已經發生的問題,都隻能做滅火的工作。江丙坤于是想通了一件事,就是政府有三種類型,一種是“未來式”的政府,這種政府是有長期的眼光,雖然不能預見未來一定會發生的事情,然而隻要願意,都可以整理出未來最關鍵的變數,有心的人都可以控製好這些在舊結構冒出來的新現象,用腦理解舊結構的強度,與新現象的力道,事先規劃出種種選擇,未來演進的軌跡將可以胸有成竹,好整以遐地進行政策準備。第二種叫做“現在式”政府,就是忙著解決當下的問題,是一個“挑戰與回應”的政府,有了挑戰馬上動員解決,忙得不可開交,但已無遐思考下一步要怎麽走。第三種則是“過去式”政府,龐大的政府機器通連通路已經失聯失序,所有的問題都是爆發了,見報了,相關決策者看了報紙才知道,而愈是看重媒體,愈是把媒體報道話題當成施政第一順位的掌政者,將使政府永遠隻能在追趕著層出不窮的問題,火氣再怎麽大,個性再怎麽急,都是在危機處理,未來的規劃已經無力處置了。

江丙坤江丙坤

想通這個道理的江丙坤,于是一改他沖在第一線的風格,用了足足十個月的時間,除了一些視察與請益及例行公務與會議外,就是窩在辦公室內沉思、看資料,把所有政府的施政計畫都羅列出來,拿出一張A4紙,每一天,每一刻就是嘗試要把所有的大政邏輯地放在同一張紙上,找出所有的對應與關聯性。經過這十個月的苦思和用功,江丙坤還真的可以用一張A4紙就可以完整描述起台灣的發展藍圖了。光有“執行力”的“江科長”也因此成了過去式,開始具有“思考力”的江丙坤的格局和思考層次已非吳下阿蒙,因此被連戰視為接替蕭萬長的閣揆人選,政黨輪替後,多次成為民間與企業界“夢幻閣揆”的候選人,陳水扁也多次嘗試找他入閣。雖然因為外在的政局,江丙坤終究隻是閣揆候選人而已,但他在企業界與一般民間的聲望,依然比已經替換過好幾回的任何閣揆還高很多,就算是現在,一談起台灣的發展及對策,江丙坤依然是信手拈來,侃侃而談。

政黨輪替之後,民進黨如走馬燈般換了五任閣揆,蘇貞昌知道,所有的人民也知道,蘇貞昌要是挺不住,民進黨也將沒有人可以組閣與掌政了。面對著“最後的王牌”的冠冕,蘇貞昌當然急,急著要做出績效來;蘇貞昌也應該會怕,怕一出事,就會被政敵反撲,打倒趴在地上再也不能翻身。但天下事從沒有“急”就可以解決的道理,帶領龐大行政機器施政,更不可能靠一個人的努力,就輕易可以創造奇跡,因為天下事何其多,所以才要分官設職到需要十幾萬公務員。但忙著沖沖沖的蘇貞昌,一個人想要掌握一切,一個人就要解決一切,隻有愈來愈焦頭爛額,愈來愈多危機要處理,蕭萬長就是先例。所以,蘇貞昌恐怕需要稍微喘口氣,想一想蕭萬長與江丙坤的故事,將會發現,真正能“做實事”的竅門,其實不難,而且,根本不必動不動就沖上第一線,發怒也從來不是解決問題之道。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