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伯君

求伯君

求伯君,男,1964年11月26日出生于浙江新昌縣,畢業于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科技大學,有"中國第一程式員"之稱。

1994年,在珠海創立珠海金山電腦公司,任董事長兼總經理。2000年底,擔任金山公司執行董事及董事會主席。2011年07月06日,正式公布其退休計畫,副董事長雷軍接任金山公司董事長。2011年10月24日,求伯君正式退休。

2000年,求伯君當選CCTV中國十大經濟年度人物。

  •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 出生日期
    1964年11月26日
  • 畢業院校
    國防科技大學
  • 中文名
    求伯君
  • 其他成就
    創立金山軟體股份有限公司

基本簡介

求伯君,浙江新昌縣人,畢業于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科技大學。1994年,在珠海獨立成立珠海金山電腦公司,自任董事長兼總經理,是中國大陸地區較早的程式員之一。

求伯君原為金山公司執行董事及董事會主席。2011年07月06日,正式公布其退休計畫,副董事長雷軍將接任金山軟體董事長。

榮譽記錄

2000年當選CCTV中國十大經濟年度人物。

2001年當選為2001年度中國IT十大風雲人物。

2003年12月獲得GameSpot China 評出的“2003年度遊戲新聞人物獎”。

人物生平

在那個軟體工業飛速發展的時代裏,出現了許多程式達人,程式員的生活,是比較寂寞、封閉和枯燥的。大浪淘沙,但是,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並不為人所知。像吳曉軍、鮑岳橋、周志農、劉旭、朱崇君、求伯君、王江民、王志東、梁肇新等等為大眾所熟悉的達人,這麽多年來也就這麽一二十來位。他們個人奮鬥的酸甜苦辣同中國軟體地的發展起落同步。國內接觸過電腦的人都使用過或仍然使用著他們用智慧和心血凝結而成的程式。也許他們中的有些人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失去昔日的光彩,有些會在新一輪的角逐中再次成為贏家,但他們身上的那種凝聚了濃厚個人色彩的軟體人精神,將伴隨著中國軟體業的發展大放異彩。這可能是中國軟體的一筆特殊財富。或許我們透過他們曾走過的足跡,能夠看到中國軟體業的昨天、今天與明天……

“如果從開始就想著怎樣賺錢,我也不會有今天。事業和金錢無關。當你全身心投入開發的時候,不給你錢你也要幹。開發時,根本沒有心思考慮報酬。隻有先成就了業,才有資格談報酬。”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在CCDOS嚴援朝、五筆字型王永民、2.13吳曉軍、CCED朱崇君相繼從前台漸漸隱去的日子裏,求伯君卻似一棵長青樹,不斷地為我們演繹出為人傳誦的故事與傳奇──1994年盤古組件失敗,1995年中國第一個遊戲軟體《中關村啓示錄》誕生,1996年為繼續開發WPS 97賣掉別墅,1997年重鑄WPS輝煌。

求伯君十年不倒,原因在于他一直在走著一條和一般程式員不同的路。大多數優秀程式員大都選擇了自己創業或者合伙創業的道路,而求伯君則一出道就碾轉于四通、 金山、方正這樣的大公司,在這些公司的經歷使求伯君具備了大公司的眼界和胸懷。這是求伯君高于同時代程式員的本質原因。

打工生涯

1986年,促使求伯君走出河北徐水縣城的是,深圳大學來他們單位實習的一位女學生。和這位女學生談上戀愛的求伯君,10月去了一趟深圳。求伯君把此次深圳之行稱為此生逢上的第二次不可錯過的機遇。“我突然發現深圳的世界真漂亮,什麽都新鮮。在深圳,我第一次聽到‘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我喜歡這種快節奏。”百廢待興、熱火朝天的深圳對22歲的求伯君來說,是那麽的有號召力。這種號召力促使求伯君決定立刻從原單位辭職。“單位不讓辭職,我也管不上許多了。為了盡快出去,戶口、檔案全拋在了腦後,不要這些了又怎麽樣!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出去再說。”

求伯君

去深圳沿途,求伯君在河北涿縣和北京的逗留延遲了他去深圳的步伐。在涿縣幫助同鄉解決電腦列印問題的過程中,求伯君萌生了把原來隻有自己能用的24點陣列印驅動程式,改進成了一個通用的、支持多種印表機的西山文字列印驅動程式。在同鄉的機房裏,求伯君用9個晚上,沿著原來的思路,全部重寫了原來的列印驅動程式。

9天後,懷揣8張西山列印驅動程式軟碟的求伯君趕到了北京,打算從那裏趕往深圳。

求伯君在臨行之前,在同學的慫恿下,先去四通把自己的列印驅動程式給他們看了看。四通當時正好在推OKI8320印表機,正缺少一個好的驅動程式。這樣西山列印驅動程式就以2000元、分10個月付清的價格賣給了四通,而“四通500百元一套,賣了好幾百套。”

感覺到求伯君是個人才,四通開始挽留求伯君,“來我們這裏幹吧,明年成立深圳四通,一定調你過去。”就這樣求伯君留在了四通,他是四通招收的第一個在北京沒有住房的外地員工,四通為他在頤賓樓租了一個床位。在四通,求伯君結識了他成長過程中對他影響最大的人——香港金山老板張旋龍。

當時張旋龍正在和四通合作推SUPER機,一批機器的BIOS有問題,啓動不起來,求伯君花了一個晚上就把它改好了。“這個問題香港都解決不了。從此,張旋龍開始挖我。”

深圳四通成立,北京四通不同意放求伯君,而求伯君建議在PC上做和MS2401類似的文字處理軟體的計畫又被否決了。于是,求伯君就給當時的四通總裁萬潤南寫了一封辭職信,萬潤南很快批示:“公司初創,人才難得,建議沈國鈞與王玉鈐協商調深圳。”

求伯君終于來到了向往已久的深圳了,剛到深圳時,四通讓他負責公司的一個經營部。與他對口做生意的,恰巧是張旋龍的弟弟張小龍。即使同好朋友做生意,求伯君也賺不了錢。若幹年後,求伯君和張小龍閒聊中提到那段商人生涯,張小龍透露那些生意他賺了多少多少。求伯君大笑,“難怪我賺不到錢,錢都被你賺去了。”讓求伯君經商,猶如緣木求魚,而給他一個環境,讓他潛心開發軟體,則是如魚得水。正在這時,香港金山公司答應提供條件讓他專心致志地開發WPS。“不用優薪高職,這已足夠了。”

求伯君

求伯君決定大幹了。他目標很明確,做一張漢卡裝字型檔,寫一個字處理系統,能夠取代WordStar,這個目標就是後來的WPS。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從1988年5月到1989年9月,求伯君把自己關在張旋龍為他在深圳包的一個房間裏,隻要是醒著,就不停地寫。什麽時候困了,就睡一會兒,餓了就吃速食麵。在這樣的一年零四個月中,求伯君生了三次病,第一次肝炎,第二次肝炎復發,第三次又復發,每次住院一個月到兩個月。第二次肝炎復發正是軟體開發最緊要的關頭,求伯君把電腦搬到病房裏繼續寫。開發之苦不是病魔纏身,不是身心憔悴,而是孤獨。“有了難題,不知道問誰,解決了難題,也沒人分享喜悅。”求伯君在這孤獨中,寫下了十幾萬行的WPS,在寫完最後一行程式的時候,求伯君沒有任何感覺,“任何一個產品,做成功以後,不會有什麽感想,所謂感想都是後來總結出來的。”

作為作者的求伯君麻木了,而還在上大學的雷軍一看到WPS就感到震驚,“我不相信中國還會有這麽好的軟體,當時覺得這個軟體一定是在香港做的。”

WPS沒有做廣告,也沒有去評什麽獎,僅僅憑著口碑,就火了起來。求伯君對原因的解釋很樸素——“市場上奇缺這種東西。後來的王碼480、巨人6402都是WPS的模仿之作。”雷軍的解釋是,“WPS定位很準,就是字處理,不是排版。那時候,搞一個排版太復雜了,使用者根本接受不了。”

艱難歲月

WPS開始掙錢了,每年3萬多套,每套批發價2200多元。“但這是公司賺錢,對我來說,沒賺什麽錢,我隻是一個打工的。開發之初,既沒和公司談提成,也沒和公司談股份,什麽都沒有。是老板好,給了我一點獎金。” “如果從開始就想著怎樣賺錢,我也不會有今天。事業和金錢無關。當你全身心投入開發的時候,不給你錢你也要幹。開發時,根本沒有心思考慮報酬。隻有先成就了事業,才有資格談報酬。”一路高唱凱歌的WPS,在1993年,遇到了Word的挑戰。求伯君主動迎接挑戰,做了一個類似于Office套件的產品,叫作盤古組件,裏面有WPS、電子表和字典。

求伯君

求伯君今天把盤古組件失利的原因歸納為四點:一、盤古力量分散,沒有發揮WPS當時在字處理領域的領先優勢;二、沒有沿用WPS這個很有號召力的名稱;三、盤古自身不夠完善,沒有做到“所見即所得”,完全是DOS版的照搬;四、剛剛獨立的珠海金山公司沒有銷售經驗。“我們本來隻是一個開發部,盤古出來,銷售、宣傳、策劃,什麽都要自己做,一時應付不過來。”盤古是香港金山被方正合並後,求伯君脫離方正,自己獨立自主做的第一個軟體。很不幸,它賠掉了張旋龍給求伯君的“獎金”。是否還要做下去?“不做又做什麽去呢?WPS裏面有我的感情。感情用事,當然不理智,但很多決策,在理智狀態下,就做不出來了。很理智的人不會創造什麽奇跡。”

盤古失敗的時候,有人勸求伯君利用已有的名氣,搞系統集成,做一些項目。“你名氣大,拉項目相對容易。”但求伯君堅持WPS不能放棄。

1995年,微軟挖廖恆毅之前,先向求伯君拋出了綉球。求伯君拒絕的原因是:“第一、微軟的態度比較傲氣,給我的感覺是,要仰起頭才能看到他們,他們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好好幹,到我們這裏有前途。’使我難以接受;第二、好多朋友勸我,你這桿大旗可不能倒。”支撐求伯君做下去的原因是,他堅信“Word能夠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

讓求伯君沒想到的是,WPS97的開發時間會拖這麽長,“Windows有很多新東西,我們還沒有熟悉過來,微軟又升級了。很多技術資料,也很難找到。微軟掌握著Windows,而我們什麽都要靠自己從頭做起,這導致了WPS97難產。如果WPS97能在1995年推出,直接和Word6.0競爭,Word6.0肯定沒戲。”

時間拖久了,資金和信心都會成問題。“做到1996年下半年,是最困難的時候,資金開始緊張,信心也不足了,前途感覺到比較渺茫。當時,我們猛宣傳遊戲軟體,試探另外的市場,但我們估計到了遊戲賺不了什麽錢。現在,我仍然覺得做遊戲不賺錢。國外遊戲賺錢,因為它的主要市場在國外,在國內沒有什麽投入,所以可以賺錢。我們還試探了別的市場隻是沒有成功,沒有說而已。”1996年,苦悶的求伯君沒有像1989年在深圳旅館裏那樣孤獨,他找到了一個發泄情感的地方——BBS,他一天給站友寫300多封信。“互相之間打氣很重要,我為手下打氣,也為自己打氣。”

“我們一直沒有大的收入,遊戲是杯水車薪。那時候,用WPS這個項目去吸引資金,誰都不會有信心。”此時此刻,求伯君對WPS的一往情深起了關鍵作用,正是在這種感情的驅使下,求伯君覺得自己再住別墅是一種浪費,200萬元把別墅賣了,使WPS97開發維持了下去。正是這種感情驅使求伯君帶領開發組四年如一日,每天工作12個小時,每年工作365天,從來都沒有停過。“Word可以由200多人做,我們隻有不到10個人,沒有辦法,隻有比別人多付好幾倍的勞動和汗水。”

時代英雄

有一個笑話說,王永民一次正在賓館吃飯,突然有人走上來問他,是不是王碼?王永民說:“我就是王永民”,那人連聲道歉,“對不起,我認錯人了。”

1994年以前,在中國IT行業最出名的不是聯想、方正、長城的總裁,更不是IBM、HP、Compaq的CEO,而是寫在程式封面上的程式員的大名——求伯君、吳曉軍、鮑岳橋、王志東、王江民等等。成千上萬的使用者每天啓動使用這些“署名文章”的時候,對這些程式員也充滿了仰慕之情。

那是一個英雄的時代,一個程式員憑著自己武林密笈一樣的源程式,就可以創辦公司,成就自己的事業與聲名。直到今天,有些程式員還保留著每天開發結束,便把硬碟從機器上卸下來帶回家去的習慣。在他們看來,源程式是自己的一切。但此時程式員帶回家去的源程式已經顯得不是那麽重要了,單個程式員單槍匹馬闖天下的英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中國不可能再產生第二個求伯君,因為已經不存在產生程式英雄的客觀條件了。

今天的軟體如此地龐大,需要大批程式員通力合作方可完成。如果要在Word上署名,幾百個名字,一個整屏也寫不完。用今天的眼光看,個人橫溢的才華之于組織精良的軟體工廠,就像騎瘦馬挺長搶向風車發起沖鋒的堂·吉柯德一樣悲壯。? 在個人能力所及的“小軟體”上,個人的傳奇也直面著窮途末路。因為Internet時代,再小的軟體也必須經過全球的競爭,才能贏得中國的使用者。現在的中國使用者已經不是當年給什麽用什麽的時候了,他們對每一個要裝進硬碟的軟體都持懷疑否定的目光。另外,在這個講究包裝、企劃的時代裏,同樣功能的軟體,一個走紅市場,一個門前冷落的例子實在是太多了。精于迴圈語句的程式員哪懂“賣點”與“炒作”。

在英雄註定成為過去的時代裏,新一代程式員註定不能渴望傳奇。但即使沒了聲名的誘惑,真正酷愛程式的人還是會對編程一往情深,不必擔心會沒有人再願意做程式員。天匯的作者陳江寧1996年傷心地離開北京的時候,可能沒想過再回北京,但今年10月,他終于耐不住湖北孝感的寂寞又回到了北京,盡管陳江寧知道名聲大噪的機會可能不會再有了,但他還是又回來了……

WPS97推出僅兩個多月,就銷出了一萬三千套,這樣好的勢頭連求伯君也始料未及。“WPS97確實有很多民族特色的地方。另外,WPS97小巧簡單,Word那麽龐大,對非電腦專業人員來說太難了。我不反對你用Word,但也請你試一下WPS97。”

“WPS97為市場所接受,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WPS有著2000萬的使用者基礎,WPS原來的每一個功能鍵都是它的財富,F8是模擬顯示,你就用不著費事用滑鼠。2000萬的使用者基礎,不僅僅是一個使用者習慣的優勢,也是一種感情優勢,很多使用者來信說,‘我就是靠WPS起來的,對它也有一種感情;我學電腦就是從WPS開始的,我的畢業論文就是用WPS打的;我的老婆就是我在培訓WPS的過程中認識的。’等等。”

現在,求伯君的目標像他當年寫WPS1.0時一樣明確——市場份額超過Word,求伯君知道實現這個目標會很艱苦:“我們和微軟的競爭是在局部的中國市場的競爭,它在中國市場不賺錢也無所謂,而對我們來說,一定要賺錢,不賺錢就活不下去。”

第一程式員

在中國,程式比求伯君寫得好的,應該說有的是,但我們還是願意把求伯君看作是中國第一程式員。因為:

第一,作為一個程式員,誰也沒有求伯君影響大。在中國知道求伯君名字的人,可能比知道蓋茨名字的人還多。以至于中央電視台東方時空》要在蓋茨來中國的當天把求伯君請去,“面對面”地談民族軟體以及WPS97如何抗擊Word。在很多人眼裏,求伯君是民族軟體的一種象征。

第二,WPS是中國迄今使用者量最大的軟體之一。隻要你用電腦超過3年以上,你幾乎沒有可能沒用過WPS。

求伯君自己認為:程式之間,沒有什麽好比的,殊途同歸,各種功能最後大家都能實現。成者為王。“程式有兩種風格,一種寫得規範,大家都看得懂;一種不規範,短小精悍,幾條指令就能完成一個套用,講究速度。”求伯君認為自己屬于後一種。在求伯君看來,優秀的程式員至少要具有以下品性:第一,要能吃苦。熬夜,加班,吃速食麵是一種苦;另一種苦是,在中國做程式員工資不會很高,“沒法高,高了養不起。”第二,要有天賦。“在中國,有天賦的程式員很多。”第三,是信念。“失敗時要能堅持。像我就寫了很多失敗的軟體。”第四,要愛這一行。“不給錢都願意寫。”第五,是團結。“現在程式都很龐大,以光碟為單位。沒有合作精神,一個人做不出什麽好軟體。我們當時單槍匹馬可以成英雄,現在已經不行了。”第六,要逢上機遇。“我是趕上了電腦剛進入中國,一切都是空白的機會。”

對照這幾條,求伯君是怎樣修煉成中國第一程式員的?

求伯君聯考數學成績滿分,所以班導給他報了國防科技大學的系統工程與數學系,1980年,隻招系統工程專業,系統工程要大量地使用電腦,求伯君從此和電腦結下了不解之緣。求伯君把這個聯考志願稱為他之所以有今天的第一個不可錯過的機遇。

求伯君一接觸電腦就表現出了在這方面的天賦。1983年,求伯君為國防科技大學圖書館做了一個借還書管理系統。這個系統由一台Honeywell-DPS6小型機和幾十個終端組成從設計到開發,求伯君一個人利用兩三個月的業餘時間就完成了。一家全國性的報紙刊登了“一個學生求伯君研製成功國防科大圖書館管理系統”的新聞。但求伯君沒有記住那是一份什麽報紙,“當時沒有去在意這種事情。”

圖書館程式是求伯君寫的第一個能用的程式,這個程式讓求伯君掙了40多塊錢。

1986年,求伯君開始研究當時的漢字系統CCDOS,把它的缺點找出來,用Debug做一些小改動。那時候,CCDOS拼音輸入法輸入一個字母,顯示一行待選漢字,連續輸入拼音時,必須等上一行完了,才顯示下一行,速度極慢。求伯君對CCDOS的第一個改動是:連續輸入拼音時,第一個拼音字母對應的待選漢字即使沒有顯示完,如果這時接收到了下一拼音字母,上一屏待選字行將不再顯示。? 這是求伯君第一次深入地接觸PC,對CCDOS的分析為他以後寫WPS低層SPDOS奠定了基礎。

自身是程式員的求伯君認為程式員最難管,他的經驗之談是:銷售人員,給點高工資,多給些獎金,一切都比較好辦。對程式員不僅僅是錢的問題。第一,你要尊重人家,知識分子都有一種“臭脾氣”;第二,要給程式員一個能夠發揮的環境。不能卡得太死。開發程式,屬于創造,你不能強迫人家一定要在多少天內完成。寫程式和寫文章一樣,思路開啟了,一天都用不了;沒有靈感,一個月也不一定能寫出來。“我們在摸索一些經驗,不能照搬國外的,因為國外可以利用先進的軟體工程方法,一個產品投入幾百人。而我們不行,投不起,經常是一個人做幾個人的活,有的東西沒有辦法,隻有精簡。”? 求伯君有資格談程式員管理,因為珠海金山的程式員隊伍比較穩定,做WPS97的核心人員,四年下來,沒有動過。

盜版是對程式員的搶劫。求伯君認為,對中國軟體發展影響最大的就是盜版。“我們國家對信息產業製訂了很多優惠政策,但這些對軟體企業無關痛癢。隻要盜版問題解決了,其他所有的問題都不成問題了。WPS賣1套正版有10套盜版。假設10套裏面,少盜一套,1比10變成2比9,對盜版來說,少了一套,對我來說,則是收入成長了一倍。我如果有了一倍的成長,根本不需要免什麽稅。”

創業伙伴

2010年7月22日,金山公司下午5點緊急召開發布會。

安全CEO王欣現場出席,在長達半個小時的電話會議中,求伯君與雷軍回憶了在一起共事的19年風雨歷程,稱彼此不會相互坑害對方,暗鬥三年的說法很荒謬。

求伯君

近兩年來求伯君與雷軍均很低調,此次雙方願意共同出來說話主要是源于一則報道,用求伯君的話說是,“我覺得已經到了不得不說的程度了。”

工作簡歷

1964年11月26日出生于浙江新昌縣

求伯君

1984年,畢業于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科技大學信息系統專業,後分

配到河北省徐水縣石油部物探局的一個儀器廠。

1986年,從儀器廠辭職,加盟北京四通公司。

1987年,調深圳四通公司。

1988年,加入香港金山公司,從事WPS辦公軟體的開發。

1989年,成功開發出WPS1.0,填補了我國中文字處理軟體的空白;同時,求伯君從深圳轉到珠海。 

1994年,成立珠海金山電腦公司,出任董事長兼總經理。

1995年,賣掉別墅,率金山人員走出最困難的時期

1997年,推出WPS97,該版本基于Windows平台,成為文字處理軟體中的佼佼者。

求伯君

1999年,WPS2000面世,欲借此騰飛,走向國際化。

2000年底,出任金山軟體董事長

2000年當選“CCTV中國十大年度經濟人物”

2001年當選年度“中國十大IT風雲人物”

2005年,求伯君正式拜入武當三豐派門下,成為武當三豐派第十三代內家拳傳人鍾道燭道長俗家弟子。

2007年當選為年度“中國遊戲行業優秀企業家”

2008年,出任金山軟體CEO。 

2008年,入選“2008年度中國遊戲產業最具影響力人物” 

2008年,入選“中關村十大創新先鋒” 

2008年,榮獲“2008年度中國遊戲行業優秀企業家”殊榮 

2009年,榮獲“2009年度中國遊戲產業最具影響力人物”

2011年,在電視劇<劍俠情緣之藏劍山庄>中飾演劍聖一角

2011年10月24日正式退休。

採訪手記

蓋茨來北京當天,求伯君被中央電視台《東方時空》請進了演播室,在《面對面》欄目中暢談為什麽要做WPS97以及如何同WORD抗爭。求伯君儼然成了可以和蓋茨抗衡的人物。求伯君從珠海飛到北京下了飛機,飯都沒吃就直奔中央電視台,5分鍾的節目,採訪花了5個小時。WPS97閃亮登場,在友誼賓館開新聞發布會的時候,求伯君蓄起了胡子。當時他正在尋求大部委的支持,免不了要和相信“嘴上沒毛,辦事不牢”的官員們打交道。這次上電視,求伯君穿了一身在上海定做的特別合身的中山裝,很有中國味道。 

貴州電視劇製作中心也正在籌劃拍攝求伯君傳奇的電視劇。求伯君要求他們的劇本刻劃出他自強、智慧、堅定的性格。

按照雷軍的觀點,寫求伯君的文章雖然很多,但令人滿意的還沒有。雷軍這樣說,可能是因為雷軍覺得自己的文章就寫得不錯,但雷軍又說,他也無法寫好求伯君,因為他太熟悉求伯君了。雷軍的理論是,要寫好一個人,既不能不熟悉他,也不能太熟悉他。不熟悉,寫不深;太熟悉,熟視無睹,感覺沒什麽可寫的。

我的採訪從晚上八點開始,晚上和求伯君、雷軍同住在燕山酒店,因為第二天要早起看7:20的《東方時空》,另外,早餐時他還要接受《中國日報》記者的採訪,因此,聊到凌晨3點,我們就倒頭睡了。 

在我們眼中,求伯君身上程式員的色彩要遠遠大于經理人的理念。

直到今天他還沒有停止過寫程式。當他遇到能用程式實現的某個套用時,他不會像大多數使用者那樣四處去找現成的軟體,而是自己寫一個。“四處去找,多麽麻煩!還不如寫一個。”

求伯君思考問題的方式是匯編的,他認為用匯編寫的程式很好看,他坐在電腦前不假思索寫匯編的神速,讓他的員工欽佩不已。求伯君個人喜歡玩遊戲,盡管《中關村啓示錄》、《中國民航》都沒有掙到什麽錢,但求伯君還是要堅持做遊戲軟體。這不是生意人做企業的方式,而是程式員做企業的方式。 

能把匯編用得出神入化的求伯君不會用Word,他覺得文字處理需要完成的功能WPS裏面都能實現,“假設哪個功能實現不了,我會提議,加上這個功能。”

求伯君像愛護他的兒女那樣愛著WPS,假如你當面說WPS的壞話,求伯君肯定會很生氣地質問你,“WPS哪裏不好?”,而你說出的理由絕對沒有求伯君反駁你的理由充分。

求伯君第一次知道有人盜他的版時,和所有的程式員一樣,很高興有人在用自己的東西。

求伯君樂觀地估計,WPS有2000萬個使用者。求伯君自豪的是,WPS養活一批書商,一批搞培訓辦班的人,一批打字小姐,並且推動了電腦的普及。 

求伯君認為,很多和他同時代的程式員沒有適時轉到Windows上,並不是他們抱殘守缺,而是在Windows上開發程式不是一個人能做得了的事。“投入要比DOS上大很多。具備這種轉向實力的,並不是很多。” 

求伯君愛看武俠書、歷史書和社會紀實作品,唯獨對外國文學不感興趣。“國外名著,包括電影、音樂,都沒有共同感,無法引起共鳴。我是個傳統的民族主義者,喜歡中國的民族音樂,比如古箏和古琴。”

宣布退休

2011年7月5日,金山軟體董事長兼CEO求伯君先生正式公布了其退休計畫,計畫在未來半年內辭去在金山軟體的所有執行性職務,正式退休。雷軍將擔任金山軟體董事長。未來半年內,求伯君繼續擔任CEO,與新任董事長雷軍一起盡最大努力尋找合適的CEO人選,一旦找到並通過董事會審議,他將正式卸任CEO一職。2011年10月24日一正式卸任CEO一職,求伯君也由執行董事變為非執行董事。原微軟亞太研發集團CTO、微軟亞洲工程院院長張宏江接替求伯君擔任CEO一職。

求伯君

在2007年12月,金山軟體宣布雷軍因健康原因辭去金山軟體公司CEO和CTO職務。雷軍擔任金山軟體董事會戰略委員會主席一職。在找到合適的CEO人選前,金山軟體董事長求伯君兼任公司CEO。

此前求伯君針對網傳與雷軍矛盾接受搜狐IT咨詢時稱,自07年雷軍職務有變動以來,金山一直在物色CEO人選,在沒有合適的人選之前,求伯君先兼任CEO這一職務。求伯君表示,即使雷軍兼CEO,也隻是臨時解決方案。對于金山公司長期來講,需要尋找一個專業人士來擔任。求伯君兼任CEO以來,感覺非常辛苦。鑒于很多公司找職業經理人來擔任CEO有很多不成功的案例,使得金山在尋找CEO方面更加謹慎。尋找未來金山公司的CEO,是求伯君與雷軍共同的責任。

針對求伯君退休的具體原因及金山軟體下一步規劃等問題,金山軟體品牌部相關人士稱目前沒有更多資料對外公布。

2011年10月24日訊息,金山軟體創始人求伯君今日起辭去其在金山軟體所有執行性職務,正式退休。原微軟亞洲工程院院長、亞太研發集團首席技術官張宏江博士接替求伯君正式為金山軟體首席執行官(CEO)。有觀點指出,求伯君的退休也意味著老一代程式員時代結束。

社會活動

與雷軍的暗戰

2010年7月22日,金山公司下午5點緊急召開發布會。

求伯君和雷軍工作照

安全CEO王欣現場出席,在長達半個小時的電話會議中,求伯君與雷軍回憶了在一起共事的19年風雨歷程,稱彼此不會相互坑害對方,暗鬥三年的說法很荒謬。

近兩年來求伯君與雷軍均很低調,此次雙方願意共同出來說話主要是源于一則報道,用求伯君的話說是,“我覺得已經到了不得不說的程度了。”

面對面與蓋茨

蓋茨來北京當天,求伯君被中央電視台《東方時空》請進了演播室,在《面對面》欄目中暢談為什麽要做WPS97以及如何同WORD抗爭。求伯君儼然成了可以和蓋茨抗衡的人物。求伯君從珠海飛到北京下了飛機,飯都沒吃就直奔中央電視台,5分鍾的節目,採訪花了5個小時。WPS97閃亮登場,在友誼賓館開新聞發布會的時候,求伯君蓄起了胡子。當時他正在尋求大部委的支持,免不了要和相信“嘴上沒毛,辦事不牢”的官員們打交道。這次上電視,求伯君穿了一身在上海定做的特別合身的中山裝,很有中國味道。

人物觀念

求伯君認為,很多和他同時代的程式員沒有適時轉到Windows上,並不是他們抱殘守缺,而是在Windows上開發程式不是一個人能做得了的事。“投入要比DOS上大很多。具備這種轉向實力的,並不是很多。”

求伯君愛看武俠書、歷史書和社會紀實作品,唯獨對外國文學不感興趣。“國外名著,包括電影、音樂,都沒有共同感,無法引起共鳴。我是個傳統的民族主義者,喜歡中國的民族音樂,比如古箏和古琴。”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