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興公主 -梁武帝女永興公主

永興公主

梁武帝女永興公主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蕭玉姚(又稱蕭玉瑤),是南朝梁武帝蕭衍的嫡長女,母親為郗徽,外祖母為宋文帝劉義隆之女尋陽公主,蕭玉婉和蕭玉嬛的姐姐。

  • 中文名稱
    蕭玉姚
  • 封    號
    永興公主
  • 母    親
    郗徽
  • 夫    君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 情    夫
  • 父    親
    蕭衍
  • 職    業
    武帝蕭衍的長女
  • 別    名
    蕭玉瑤
  • 同母妹妹
    蕭玉婉、蕭玉嬛

人物生平

以下內容節選自尚愛蘭《中國公主》之《凶頑任性刺親父--永興公主》

出嫁

也許是為了讓她調整改造一下性情,梁武帝讓她嫁給殷均。殷均的父親殷睿跟梁武帝早年是好友。殷均的個性跟永興公主是完全相反的。他孝順,她忤逆;他愛靜,她好動;他生活簡素,她奢華貪婪;他溫和理性,她張狂任性做事不管後果;他愛念書,是遠近聞名的書法家,尤其善寫端麗工整的楷書;她卻連自己的名字都寫得東歪西倒。最要命的是,他身體孱弱,根本就滿足不了蕭玉瑤旺盛的生理要求。

婚後生活

事先提醒:從下面的事件中,可看出當時公主和駙馬的性生活是這樣進行的--公主出嫁後,可以有自己的府邸。就是說,比西方貴族的夫妻分室而居隔得還要遠,幹脆不在一幢房子裏。駙馬想跟公主同房,必須事先得到批準。公主"召"了才能上她的床(但蕭玉瑤肯定不會主動"召"殷均,恨不得他一輩子不來呢)。為了防止公主不履行妻子義務,為了駙馬子嗣著想,駙馬有個法定的"嘿咻日"。到一定時間,就可以跑去"嘿咻",公主不得無故推脫。

永興公主

每到這一天,蕭玉瑤就要想法子拒絕。但閂起門趕他走也顯得太理虧。她的辦法還蠻惡毒的:她在牆壁上掛一張大白紙,蘸上黑墨在上面寫大字。

我們這位書法家殷均進到房裏,往牆上一看,亂七八糟都是一些凶惡醜陋的字,像蟒蛇一樣向著他呲牙咧嘴。仔細認認,讓他氣血沖頭:

殷睿,殷睿,殷睿……

滿牆都是他早已死去的父親的名字,不知道後面有沒有跟著"王八蛋"的字樣。這哪裏像公主!簡直就是在洗手間寫罵人標語的市井無賴小兒!竟然還用"書法"展覽的形式給殷均看!

侮辱!天大的侮辱!!!

我們這位駙馬殷均,抹著眼淚沖出門去。

公主害怕出事,趕緊讓婢女們追駙馬,駙馬不肯去公主府,婢女們就取來一段綢子,將他捆了拖回來。

出軌淫亂

婚後不久,蕭玉瑤就勾搭上了梁武帝的六弟蕭宏。蕭宏是臨川王,"長八尺,美須眉,容止可觀",外表很是人模人樣的。他的姬妾和侍女共有千人,對蕭玉姚未必多麽用心。可是蕭玉姚不可救葯地愛上了自己的親叔叔。

蕭玉瑤更見不得丈夫殷均了。《南史》上說"均形貌短小,為主所憎。"就是說殷均是標準的武大郎,又矮又醜,讓公主看見就煩,對他毫無興趣。不過,武大郎也是有生理要求的,何況自己是公主的合法丈夫。到了法定的"嘿咻日",他還是要去找蕭玉瑤。

永興公主

首次挨打

在一次次"嘿咻日"裏,公主故伎重演,又搞"你爹是王八蛋"的主題書法展覽。殷均實在受不了啦。他拿著公主的"墨寶"去見梁武帝了,邊說邊哭,氣得哆哆嗦嗦地。如果市井中人,就可以站在對方家門口扯著嗓子訴說委屈:"天地良心啊,將心比心,誰都有爹。如果別人無緣無故地罵你爹,你會怎麽樣?"--當然他沒敢說出來,因為公主的爹就是皇上,不過殷均十有八九就是這樣想的。

梁武帝自從吃齋念佛之後,輕易不動怒。這次看了"證據",氣得火冒三丈。他叫人把公主喊來,二話不說,抄起一把犀牛角的如意,把公主按在地上暴打了一頓。

如意,早先是實用的,相當于癢癢撓,有個手柄,安個小耙子。後來變成手邊的玩物。樣子變好看了,大多是玉石的,上面有些卷曲的雲頭花紋。體積也變大了,手柄跟棒子一樣粗,小靶子也變成大榔頭。這樣的如意打在身上,可不是玩的,相當疼。梁武帝下手又重,把如意都打碎了。梁武帝打完了,氣喘吁吁,等著公主悔過。公主從滿地碎片中爬起來,並沒有悔改的表示,而是恨恨地瞪著父親。

這次簡單粗暴的懲罰,將蕭玉瑤和駙馬最後一點感情打得徹底破裂了,而且將父女的感情也打得灰飛煙滅。蕭玉瑤對親爹梁武帝起了殺心。

殺父始末

她的六叔兼姘頭蕭宏說:"隻要你殺了我大哥,我就做皇帝,封你做皇後。"

蕭宏有反心,是盡人皆知的,因為他有兵權,野心又大。梁武帝也知道他要造反。但"狼來了"說得太多,總也等不到蕭宏造反,叫人懷疑他到底還要不要造反了。那時誰要想搞垮梁武帝,就說是蕭宏支使的。甚至一些強盜,搶了人也說是蕭宏讓搶的。有個人跟梁武帝有私仇,想刺殺梁武帝,就專門躲在以蕭宏的名字命名的橋上,刺殺未遂被逮住了,他就說:是蕭宏讓我來暗算的--假假真真的,叫人信也不好,不信也不好。"謀反"這麽嚴重的事兒,變得一點也不嚴肅了。唉,真謀反的人肯定想說:"嚴肅點,我們謀反呢!"

梁武帝不得不把蕭宏找來談談。完全是拉家常苦口婆心式的,梁武帝說得熱淚雙流:"六弟啊,我勸你不要謀反,不要謀反!你謀不成的!成了也守不住的!你以為管理一個國家這麽容易啊!我的才能勝過你一百倍,我尚且幹不好,整天焦頭爛額。你那點才幹,怎麽當得好皇帝呢?我不殺你,是可憐你笨啊!你不要謀反,你不要謀反,你聽我的……"

把蕭宏說得甚是不好意思:"哥,你別聽別人亂講,哪兒有這種事情!"

過了不久,又有謀反信息傳上殿來,說蕭宏有一百間庫房,在內堂大院裏深藏著,鎖得很緊,不許人進去,懷疑藏著兵器。梁武帝帶了一個"武器核查小組",借故到蕭宏家喝酒,假裝醉酒,說要到後院走走。蕭宏一聽神色驚惶,梁武帝就更疑心了,非讓他把庫房開啟。這一百間庫房真的是庫房,其中三十間放滿了錢,一百一扎,一千一捆,一千萬一庫,堆放得整整齊齊,共三億萬。其餘的庫房,放滿了細布絹絲蜜蠟等等生活用品,都是蕭宏放高利貸巧取豪奪來的。

梁武帝一一檢視,看庫房裏並沒有兵器,很高興地說:"阿六,汝生計大可!"意思是:

"小六,你的日子過得很不錯嘛!"

經過這次武器核查,梁武帝確信蕭宏隻是愛財,並沒有"私藏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基本上相信蕭宏是不想謀反的。蕭宏日子過得大好,謀不謀反,似乎也無所謂。

但是,既然永興公主又挑起這個話頭……如果行刺成功,不費吹灰之力就白撿個皇帝坐,那就……嗯……試試看吧。

永興公主行刺自己的爹,比蕭宏還要積極。仇恨是一方面,更大的動力是:爹一死,她就自由了,沒有人敢管她了。

她安排得像演電影似的。先找了兩名職業殺手,讓他們男扮女裝,穿上紅紗羅裙,抹上很濃的妝,假裝是公主的貼身婢女,跟隨公主一道進宮去。

走到宮門口,門衛查驗身份時,這兩個"婢女"就扭扭捏捏地假裝不好意思,把頭別過去;又假裝感冒尖著嗓子回答問話,怕露出男聲--樣子就像周星馳電影裏經常出現的"如花",讓人看著就不對勁。門衛訝異地放"她們"進去,同時通知裏面:公主帶了兩個很怪的女人進去了,要小心。

進內室門檻的時候,其中一個殺手的鞋子被絆掉了。這讓侍衛更疑心了。這一關鍵疑點,其實有點讓人搞不懂:那時女人還不興裹小腳。男生女生一律大腳,難不成男人的腳比女人還小,穿綉鞋往下掉?要麽就是這個殺手光著腳,讓侍衛看到了男人的腳毛?要麽就是他慌亂中完全放棄了正在模仿的女人的姿勢。或者撅屁股撿鞋的時候,凶器也從衣服裏撅出來了--總之殺手未及行事,就暴露了身份。

侍衛官趕緊讓八個保全埋伏在皇上周圍--站在幕布後面,身上纏了好多層布,相當于穿上防彈衣。

梁武帝還什麽都不知道呢,招呼女兒一起坐下吃齋飯。吃飯過程中,永興公主說:"我有機密的事情要稟報。"

梁武帝問:"什麽機密事情?"

永興公主說:"先讓底下人都退下。"

底下人回避之後,殺手就等著公主一摔碗,就從梁武帝身後一起行事。但幕布後面的保全出手更快,一起擁上來,將殺手拿下,從身上搜出兩把匕首。

梁武帝嚇得從座位上跌下來。

一審問,不用說--蕭宏支使的。

梁武帝是個爛好人,女兒蕭玉姚都這樣了,他也沒有對她怎樣。隻是用一輛漆車載著公主,把她攆出城外住著。蕭玉姚脾氣暴烈,導演了一出蹩腳和失敗的戲,天天又氣又惱,不久就病得快死了,臨死時想見梁武帝一面,梁武帝不見。他對這個女兒徹底灰心,已沒有半點親情了。

至于謀殺的"主使者"蕭宏,梁武帝也沒對他怎樣。梁武帝也許想的是:"唉,怎麽又是六弟?八成又是嫁禍吧?誰知道呢。"蕭宏後來生病,他臨死前,梁武帝曾七次去看望,又幫他在神靈面前祈禱。

梁武帝八十六歲時死于"侯景之亂"。

蕭玉姚的駙馬殷均,一直當著不大不小的官,身體不好喜歡靜養,死時不老也不少。

人物評價

南史卷六十》:自宋、齊以來,公主多驕淫無行,永興主加以險虐。

家庭成員

父母

父親:梁武帝蕭衍

母親:皇後郗徽

兄弟

昭明太子蕭統,母親丁令光

豫章王蕭綜,母親吳景暉

梁簡文帝蕭綱,母親丁令光

南康簡王蕭績,母親董淑儀

廬陵威王蕭續,母親丁令光

邵陵攜王蕭綸,母親丁充華

梁元帝蕭繹,母親阮令嬴

武陵王蕭紀,母親葛修容

妹妹

永世公主蕭玉婉,母親為郗徽

同母妹妹永康公主蕭玉嬛,母親為郗徽。

富陽公主蕭氏,梁武帝第四女,嫁給了張弘策的兒子張纘,張纘歷任中書侍郎、湘州刺史,愛好藏書。其女張氏嫁給了梁明帝蕭巋,子張希、張軻,張希尚梁簡文帝第九女海鹽公主

長城公主蕭氏,下嫁柳偃,其女柳敬言為陳宣帝陳頊皇後。

安吉公主蕭氏,有文才。梁武帝三個女兒臨安、安吉、長城三個公主都很有文採,安吉公主文採最好。

臨安公主蕭氏,有文採。

親戚

公公:殷睿

婆婆:琅邪王奐女王氏。

丈夫:殷均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