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穆公主

永穆公主

永穆公主,唐玄宗長女,母柳婕妤,同母弟延王玢。公主仁愛孝順,端正美好,特為玄宗所鍾愛。開元十年(723),下嫁王繇。天寶七載(749),公主出家。

  • 中文名稱
    李氏
  • 別名
  • 國籍
    唐朝
  • 民族
  • 出生地
    長安
  • 職業
  • 信仰
    道教
  • 主要成就
    頗推於戚里
  • 封號
    永穆公主→晉國公主→齊國公主

簡介

永穆公主,唐玄宗李隆基愛女,母柳婕妤,有同母兄弟延王李玢

永穆公主永穆公主

永穆公主出嫁的時候,唐玄宗本來發誓要給她辦個奢華婚禮,跟太平公主當年一個標準。唐玄宗受太平公主欺負很久,老婆懷了孕,不敢讓太平公主知道,想偷偷墮胎。如今當政,一方面要借長女出嫁,好好地威風一下;一方面的確是愛這個長女。一行(僧人兼天文學家,測出子午線長度的那個)進言,大意是"太平公主造下不少禍患。陛下的閨女不該學樣。"

其實這擔憂有點多餘。永穆公主你讓她跋扈,她也不會,本來就是個老實閨女。出嫁的費用忽然被告知削減了大半,少了。少了就少了,她也沒說什麽,就出嫁了。

駙馬叫王繇。王繇的母親也是公主,就是那個先後嫁過三個男人的定安公主,死後不知跟哪個男人合埋才好。王繇的個性隨他父親王同皎,老實。但事兒偏要找上他。

有一天,聽聞有一隊人馬往駙馬府來了,王繇遠遠地看見塵煙,就趕緊出門迎接。來的人叫王準,帶了幾十個人,全都拿刀帶箭挾彈弓的,把人嚇死。王準進門,發出親切兼驕橫的爽朗笑聲:"呵呵呵……有什麽好吃的呀?拿出來我們嘗嘗!"

原來他是帶著隨從遊玩打獵的,順便跑到王繇家裏混吃混喝"打秋風"來了。駙馬王繇馬上露出意為"謝天謝地,隻是來吃飯"的輕松笑容,吩咐廚房:"把好吃的全都拿出來,好生招待。"

這個王準,職位和年齡跟王繇相差不大。怎麽成了狠角呢?其實他是仗父親王鉷(hóng)的勢。他父親很能幹很受重用(相應地也很不仁義),在朝廷裏兼任二十多個職位,不是宰相,甚似宰相。很多官員為了蓋個章,在他家門口排隊等好幾天。他兒子王準的特長就是吃喝玩樂,尤其擅長鬥雞,這個愛好也算是為皇帝而培養的,因為唐玄宗也愛這個。王準得以經常在皇帝身邊轉去轉來。而老實巴交的王繇,就算是公主的什麽人,也不敢招惹他半根汗毛。王繇同母異父的兄弟韋會(定安公主改嫁後生的兒子),本來在王鉷府上做事,因為說了些不滿的話,被捉到監牢裏偷偷勒死,隻把屍體丟回到他家門口。

王準是專門找上門來欺負駙馬,找樂子的。

王準跟那些隨從大聲談笑道:"你小子手真臭,一隻鳥也打不下來。""不是吧?我射鳥還是有一手的。""還不服?不然你再射一次!""怎麽射?這裏又沒有鳥!"

王準說:"哎,有了!駙馬爺,您站到那邊去,委屈當當靶子,讓我們比比誰射得比較準。"

駙馬府上當差的冒險上來說情:"不可呀,萬一駙馬受傷,或者瞎了眼睛,俺們不好向公主交代呀!"

王準說:"好好好,讓他頭上頂個蘋果就行了!"

結果,王準的靶子根本不是蘋果,當然也沒敢直接射人。駙馬的帽子連連中彈,最後幹脆被彈弓射飛,連頭發上玉簪都被射斷。駙馬頭發披散,樣子非常狼狽。他嚇得瑟瑟發抖,又不得不陪笑,古怪矛盾的窩囊表情,惹得王準們怪聲大笑。駙馬趕緊在笑聲中加入自己的聲音,表示對這番精神和肉體的雙重侮辱滿不在乎。

戲弄完了駙馬,王準們就入席吃飯。

才吃一口,就被王準"呸"一口吐出來:"這是什麽破菜?堂堂一個駙馬府,就請客人吃這個?好廚娘都死絕啦?你家媳婦怎麽治家的?"

駙馬的媳婦,不就是公主嗎?王準囂張過分,欺負到公主頭上了。公主聽到不速之客鬧事,連忙從後院趕來,什麽也不敢說,系上圍裙,親自到廚房督促做飯,又端酒遞菜,親自當女招待,侍侯王準們吃飯。

王準們吃了公主親手操辦的宴席,又胡鬧了一會兒,才志得意滿地把隊伍開走了。他分明是試驗一下,自己能騎到多高的人頭上(他走出門的時候,還不知道他爹和他,日後都被誅殺,這是此類人的必然結局)。

公主雖然老實,但畢竟是金枝玉葉。哪裏會弄什麽飯?連廚房是什麽樣都不知道,更不會比廚娘做得更好吃。生平第一次被逼著下廚,而且是做飯給一群畜生吃,這樣無緣無故地被人上門羞辱也算千古未聞。

駙馬的手下人氣得發瘋:"王準分明是鼠輩,靠的是他爹的權勢。可是你是駙馬耶!自己窩囊也就罷了(這句吞下去沒敢說),竟然讓公主受這麽大的委屈,假如讓皇帝知道了,那怎麽得了呢!"

駙馬說:"皇帝知道了,當然要怒一怒的,不過發一通火就過去了。至于王準,要是惹他生氣,那就事關生死了,我不得不這樣啊!"

永穆公主生了個兒子,叫王潛,也是老實人。小時候皇帝賞賜給他一些玩具,他一律不愛。長大了,有意給他配一個公主--那王家就是祖孫三代娶公主了,也算一段佳話。但他堅辭不受,做了個很清廉的官。

王繇死後,天寶七年(748年),天寶七年(749年),公主出家。公主逝世後,贈晉國大長公主,後又以王潛母親的身份追贈為齊國大長公主。

家庭

公主至少有兩子,王潛和王訓。王訓先後娶李氏和博平郡主李氏為妻。李氏是嗣紀王李纖誠的季女,李纖誠應是唐太宗孫,紀王李慎少子,永穆公主的堂叔。博平郡主是公主兄弟太子李瑛和太子妃薛氏之女。孫子王支阝先娶嗣澤王李氵惠長女李氏,生兩子一女,後娶楊氏,生三子兩女。李氏是永穆公主伯祖父澤王李上金的曾孫。

相關史料

舊唐書 本紀第八

辛亥,幸永穆公主宅,即日還宮。

舊唐書 列傳第一百四十一

開元十年,永穆公主出降,敕有司優握發遣,依太平公主故事。一行以為高宗末年,唯有一女,所以特加其禮。又太平驕僭,竟以得罪,不應引以為例。上納其言,遽追敕不行,但依常禮。

新唐書 卷八十三 列傳第八

玄宗二十九女。

永穆公主,下嫁王繇。

資治通鑒

上女永穆公主將下嫁,敕資送如太平公主故事。僧一行諫曰:"武後惟太平一女,故資送特厚,卒以驕敗,奈何為法!"上遽止之。

準嘗帥其徒過駙馬都尉王繇,繇望塵拜伏;準挾彈命于繇冠,折其玉簪,以為戲笑。既而繇延準置酒,繇所尚永穆公主,上之愛女也,為準親執刀匕。準去,或謂繇曰:"鼠雖挾其父勢,君乃使公主為之具食,有如上聞,無乃非宜?"繇曰:"上雖怒無害,至于七郎,死生所系,不敢不爾。"

唐會要 卷六

開元十年。永穆公主出降。敕有司優握發遣。依太平公主故事。僧一行諫曰。高宗末年。唯有一女。所以殊其禮。又太平驕僭。竟以得罪。不應引以為例。上納其言。

唐會要 卷五十 尊崇道教

華封觀平康坊。天寶七載。永穆公主出家。舍宅置觀。其地西北隅。本梁公姚元崇宅。以東即太平公主宅。其後敕賜安西都護郭虔曜。今悉並為觀。號華封。

唐語林 卷四 賢媛

玄宗在人間,聞嬌陳之名。及召入宮見上,因涕泣,稱痼疾且老,上知其不欲背柳氏,乃許其歸。因語之曰:"我聞柳家多賢女子,可以備職者,為我求之。"嬌陳乃以睦州女弟對。乃選入充婕妤,生延王及永穆公主焉。

明皇雜錄

王鉷之子準為衛尉少卿,出入宮中,以鬥雞侍帝左右。時李林甫方持權恃勢,林甫子岫為將作監,亦人侍帷幄。岫常為準所侮,而不敢發一言。一旦,準盡率其徒過駙馬王瑤私第,瑤望塵趨拜,準挾彈,命中于瑤巾冠之上,因折其玉簪,以為笑樂。遂致酒張樂,永穆公主親御。七公主即帝之長女也,仁孝端淑,頗推于戚裏,帝特所鍾愛。準既去,或有謂瑤曰:"鼠輩雖恃其父勢,然長公主帝愛女,君待之或闕,帝豈不介意耶?"瑤曰:"天子怒無所畏,但性命系七郎,安敢不爾!"時人多呼準為七郎,其盛勢橫暴,人之所畏也如是。

五台山清涼寺碑

開元二十有八載,帝之元女日永穆公主,銀漢炳靈,瓊娥推質,發我上願,歸乎大雄。

全唐文

◇ 為宰相謝賜永穆公主池亭遊宴表

臣某言:內使趙侃奉宣恩旨,賜臣等明日於永穆公主池亭遊宴者。謬承天澤,頻賜春遊。小人之腹,每辱於珍膳;下裏之聽,屢聞於仙樂。殊私薦及,榮施難酬。雖朝野多歡,實樂太平之運;而涓埃莫效,彌慚非據之恩。無任悚灼之至,謹奉表陳謝以聞。

全唐文·卷六百四十七

◇ 追封王潛母齊國大長公主製

敕:檢校兵部尚書王潛母贈晉國大長公主,於朕祖宗之姑姊妹也。始以肅雍之德,下嫁於公侯,淑問怡聲,禮無違者。訓其愛子,有過嚴君,不因恩澤以求郎,每致忠貞而事主,使勤富貴,戒攵廉能,鬱為勛臣,實資聖善。徽猷盡在,典禮宜加,猶狹平陽之封,式廣營邱之地。克宣朕命,用慰潛心,可贈齊國大長公主。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