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濟渠

永濟渠

永濟渠是繼隋煬帝開通濟渠、邗溝之後,開鑿的又一重要運河。永濟渠是隋朝調運河北地區(指當時黃河以北、太行山以東的河北道)糧食的主要渠道,也是對北方用兵時,輸送人員與戰備物資的運輸線。然而,星轉鬥移,滄海桑田,"百舸爭流,千帆競渡"的情景已無法再現,隋煬帝發兵高麗所留下來的蹤跡,也早已消失于漫長歲月中,以至被風雲際會的歷史大潮湮沒無痕。

  • 中文名稱
    永濟渠
  • 外文名稱
    Yongji canal
  • 開鑿時間
    隋大業四年(608年)
  • 別名
    白渠、白水、清河、清川、淇水等
  • 溝通流域
    黃河流域和淮河流域
  • 流經省市
    河南、河北、山東、天津、北京

基本簡介

中國古代溝通黃河與海河流域的航運水道。隋大業四年(608)開。東漢建安九年(204),曹操曾開白溝(比今衛運河偏西),又開平虜渠(相當今滄州以北的南運河),溝通黃河和海河水系。隋代開永濟渠,南引沁水通黃河,北通涿郡(治薊城,今北京)。這是白溝的改道,並向南延伸,南段比白溝稍向東移,在今衛運河之西,今德州以下與南運河大致相合,至今天津市西再向西轉北,沿當時的永定河分支至涿郡。自永濟渠經黃河、通濟渠、淮河、邗溝,過江經江南運河至杭州,構成了南北大運河。隋、唐向遼東用兵,永濟渠都是運輸軍需糧餉的主要交通幹線。北宋時,又稱御河,上源已與沁水隔絕,以衛河為源,自衛州(今河南省汲縣)以下能行載重三四百石的船隻。下遊與漳河、滹沱河匯合,水量增加,但常受黃河決溢的幹擾。金代仍利用它漕運。元代開京杭運河,御河(永濟渠)的德州至天津段,成為京杭運河中南運河的一段。

京杭大運河京杭大運河

隋煬帝在完成通濟渠、山陽瀆之後,又決定在黃河以北再開一條運河,即永濟渠。大業四年(公元608年),"詔發河北諸郡男女百餘萬,開永濟渠,引沁水南達于河,北通涿郡"(《隋書·煬帝紀》上)。永濟渠也可分為兩段:南段自沁河口向北,經今新鄉、汲縣、滑縣、內黃(以上屬河南省)、魏縣、大名、館陶、臨西、清河(以上屬河北)、武城、德州(以上屬山東)、吳橋、東光、南皮、滄縣、青縣(以上屬河北),抵今天津市;北段自今天津折向西北,經天津的武清、河北的安次、到達涿郡(今北京市境)。

永濟渠永濟渠

歷史記載

史料記載,隋大業四年(公元608年)正月,隋煬帝"詔發河北諸郡男女百餘萬開永濟渠,引沁水,南達于河,北通涿郡(今北京城區西南隅)。"這表明隋煬帝當年開鑿大運河時,沁河是永濟渠的源頭。明朝周夢暘編撰的《水部備考》中的記載也印證了這一史實:"沁水一支,自武陟小原村東北,由紅荊口(今獲嘉紅荊嘴)經衛輝府,凡六十裏,入衛河。昔隋煬帝引沁水北通涿郡,蓋即此地也。"武陟小原村現存明代石碑也明確記載了隋代在當地建閘的情況,值得註意的是沁河下遊在隋代是地下河,沁河下遊堤防是金代以後逐步修築起來的。隋代沁水的流路,在今武陟縣城以上大體同現流路,在今武陟縣城南折東再轉東南註入黃河。北魏酈道元撰《水經註》記載為:"……又東,過武德縣(大城村)南,並于縣南水積為陂(大坑),通結數湖(陂和湖約在今水寨一帶)……又東南,至滎陽縣北,東入于河"。由此不難想見,隋代沁河入黃口一帶由黃河、沁河沖泄成多處大的坑塘,是難以通行大型船舶的。所謂"南達于河",應當是對沁水河道加以疏浚。

永濟渠永濟渠

演變

南北兩段都是當年完成。永濟渠與通濟渠一樣,也是一條又寬又深的運河,據載全長1900多裏。深度多少,雖不見文字,但大體上說,與通濟渠相當,因為它也是一條可通龍舟的運河。大業七年(公元611年),煬帝自江都乘龍舟沿運河北上,帶著船隊和人馬,水陸兼程,最後抵達涿郡。全程4000多裏,僅用了50多天,足見其通航能力之大。隋唐兩代稱為永濟渠,宋代稱御河,其治理均旨在發展漕運,直到清光緒年間,從衛河水運可直達天津海河。明清兩代,"凡漕糧入津、蘆鹽入汴,率由此道"。衛河上下,船桅如林,航運繁忙。北京城內所需物資,除江南海運或運河漕運之外,多由黃河漕運轉淇門入衛河抵京,衛河對中國北方地區的經濟發展發揮過重要作用。今天除衛河、南運河佔壓的原御河地段外,地表已很難發現永濟渠的蹤跡,現衛河和南運河北段仍為地上河,內黃至德州之間有大片沙崗和沙淤地,這是北宋以來黃河洪流泛濫留下的,也是永濟渠淤沒的主要原因。

堤防洪流

歷史上衛河泄流緩慢,堤防殘破不堪,洪澇災害頻繁。1949年後,對衛河進行了多次治理和疏浚。其中1978-1983年衛河幹流擴大治理後,現衛河汛內溝口以下行洪流量達2000-2500秒立方米,排澇流量700-1000秒立方米,比解放初期行洪能力提高了兩倍以上。

工程建設

開永濟渠的關鍵工程是在沁水左岸開渠,引沁水東北流會清水至今浚縣西入白溝。這是永濟渠的南段,是當時新開鑿的渠道。

白溝是曹魏舊渠,建安九年(公元204年),曹操北征袁尚時"遏淇水入白溝,以通糧道"。曹魏修治後白溝水量增加,連同與它接連的清河,成為河北水運幹線。永濟渠以曹魏舊渠為基礎,將渠道拓展成為大渠,至今天津市境與沽河會合。這是永濟渠的中段。從今天津市至古涿郡為永濟渠的北段,系改造古潞河桑幹水兩條自然河道的下遊而成。

永濟渠全長2000多裏,由閻毗負責督建,男丁不足,婦女也被迫服役,從開工到建成僅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永濟渠的寬度雖然不及通濟渠,但運輸能力很強,並可航行龐大的龍舟。

隋大業七年(公元611年),隋煬帝發兵高麗時,除親自乘龍舟通過永濟渠外,還曾"發淮以南民夫及船運黎陽及洛口諸倉米至涿郡,舳艫相次千餘裏,載兵甲及攻取之具,往還在道常數十萬人"。當時江淮以南的役夫和船隻以及漕運、兵甲、武器、兵士等都是通過永濟渠運往涿郡的。船隻相延近千裏,往返運輸數十萬人次,其規模是相當可觀的。

然而,永濟渠"南達于河,北通涿郡"的全線貫通,可能隻限于渠成之初不到十年的時間。由于沁水多沙易淤積,而清水又流量有限,因此永濟渠南段的漕運價值並不高。唐朝的時候,便放棄了永濟渠的南段,改借丹水、清水、淇水濟漕,永濟渠的起點也由此被定位在汲縣(今衛輝市)一帶。北宋時,稱永濟渠為御河,金代仍利用這條運河。元代開京杭運河,御河(永濟渠)的德州至天津段,成為京杭大運河中南運河的一段。御河明代時主要水源依靠百泉,其流經的地方又多在春秋時的衛國,所以改稱衛河,系天然河流。

但隋代以後的沁水並沒有和永濟渠斷絕關系。武陟地勢高于新鄉,每遇沁水決溢,很自然就會向新鄉漫流,匯入御(衛)河。有時沁水的決流還可以通航,與黃河衛河水運相銜接,仿佛隋代永濟渠情況。又由于衛河常患膠淺滯運,歷代統治者有的對沁水決流主張不予堵塞,有的還建議按決流開渠引沁入衛以利漕,議多不果行。也有見諸實施的,終因"衛小沁大,其勢難容,衛清沁濁,其流必淤"而再行築塞。也正因黃、沁河屢屢沖淤,隋代永濟渠的南段才絕難尋到遺跡。

唐代廢棄永濟渠南段後,其中段的主要水源中,丹水是沁水最大的支流。丹水的支流長明溝亦稱小丹河與清水相連,曹操開白溝後起到了增加白溝水量的作用。唐代以後小丹河仍然是永濟渠的重要水源,至清康熙年間仍有引丹濟衛的詳細記載。這條由今博愛縣經武陟、修武向東連通衛河的河道後來被稱為運糧河,一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初期仍具有航運價值。

異稱

史載:隋煬帝于大業四年(公元608年)春正月,"詔發河北諸郡男女百餘萬開永濟渠,引沁水,南達于河,北通涿郡。"(《隋書》卷三《煬帝紀上》)又據《元和郡縣志》卷十六《河北道一·相州》:"內黃縣……永濟渠,本名白渠,隋煬帝導為永濟渠,一名御河,北去縣二百步。"《元和郡縣圖志》卷十六《河北道一·貝州》:"永濟縣,本漢貝丘縣地,臨清縣之南偏,大歷七年,田承嗣奏于張橋行市置,西井永濟渠,故以為名。永濟渠在縣西郭內。闊一百七十尺,深二丈四尺。南自汲郡引清、淇二水東北入白溝,穿此縣入臨清。按漢武時,河決館陶,分為屯氏河,東北經貝州、冀州而入渤海,此渠蓋屯氏古瀆,隋氏修之,因名永濟。"《禹貢錐指》卷十三下:"永濟渠,即古之清河,《漢志》之國水,《水經》之清、淇二水。曹公自枋頭遏其水為白溝,一名白渠。隋煬帝導為永濟渠,一名御河,今稱衛河者也。"嚴耕望先生在《唐代交通圖考·隋唐永濟渠》一文中,經詳考認為:永濟渠自"衛縣以東,北至獨流口約五百公裏(就直線言)之流程,實亦與酈註之淇水、清河(淇水下遊名清河)流程略相一致……具見永濟渠之工程實多循漢魏北朝之舊河道也。"

由上可知,永濟渠的開鑿,也是利用了白渠、沁水、清水、淇水等原有的河道的。因此,在唐人的詩文中,每多"白渠"、"白水"、"清河"、"清川"、"淇水"等水路雅稱,實際上就是永濟渠。

至于說永濟渠又稱"御河",這亦是泛稱。如,《隋書》卷二十四《食貨志》載:"開皇八年……開渠,引谷、洛水,自苑西入,而東註于洛。又自板渚引河,達于淮海,謂之御河。河畔築御道,樹以柳。"《元和郡縣圖志》卷五《河南道一》:"汴渠……自宋武北征之後,復皆堙塞。隋煬帝大業元年,更令開導,名通濟渠,自洛陽西苑引谷、洛水達于河,自板渚引河入汴口,又從大梁之東引汴水入于泗,達于淮,自江都宮入于海。亦謂之御河,河畔築御道,樹之以柳,煬帝巡幸,自江都宮入于海。"《太平寰宇記》卷十五:"十道志雲:'自南北朝,彭城為要害之地,隋鑿御河已來,南控埇橋,以扼梁、泗,歷古名鎮,莫重于斯。'"等等。唐人詩文中,將環繞京城的護城河亦稱"御河"。如:王之渙《送別》詩雲:"楊柳東風樹,青青夾御河。近來攀折苦,應為別離多。"(《全唐詩》卷253)。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