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杉

水杉

水杉(學名:Metasequoia glyptostroboides),落葉喬木,柏科水杉屬唯一現存種,中國特產的孑遺珍貴樹種,第一批列為中國國家一級保護植物的稀有種類,有植物王國“活化石”之稱。

  • 中文學名
    水杉
  • 拉丁學名
    MetasequoiaglyptostroboidesHuetCheng
  • 別稱
    水桫
  • 植物界
  • 裸子植物門
  • 松杉綱
  • 松杉目
  • 杉科
  • 水杉屬
  • 水杉
  • 分布區域
    四川石柱縣及湖北利川縣磨刀溪、水杉壩一帶及湖南西北部龍山及桑植
  • 中國保護級別
    一級瀕危
  • IUCN紅色名錄
    極危
  • 海拔上限
    1500m

基本簡介

​稀有種。在中生代白堊紀,地球上已出現水杉類植物。約發展在250萬年 前的冰期以後,這類植物幾乎全部絕跡,僅存水杉一種。在歐洲北美、和東亞,從晚白堊至新世的地層中均發現過水杉化石,1948年,中國的植物學家在湖北、四川交界的利川市謀道溪(磨刀溪)發現了幸存的水杉巨樹,樹齡約400餘年。後在湖北利川市水杉壩與小河發現了殘存的水杉林,胸徑在20釐米以上的有5000多株,還在溝谷與農田裏找到了數量較多的樹幹和伐兜。隨後,又相繼在重慶石柱縣冷水與湖南龍山縣珞塔、塔泥湖發現了200~300年以上的大樹。江蘇省邳州市境內邳蒼公路80華裏水杉路,是世界上現存的最長的水杉帶,被譽為“天下水杉第一路”,蔚為壯觀。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水杉林在湖北潛江廣華寺境內,前國家主席李先念為該林題名“水杉公園”,該地區屬長江中下遊平原之江漢平原,平均海拔50m左右,過去稱水杉存活海拔下限為300m的說法是不正確的。

水杉

形態特征

落葉喬木,高達35~41.5米,胸徑達1.6~2.4米 ;幼樹樹冠尖塔形,老樹則為廣圓頭形;樹皮灰褐色或深灰色,裂成條片狀脫落,內皮淡紫褐色;大枝近輪生,小枝對生或近對生,下垂,一年生枝淡褐色,2~3年生枝灰褐色,枝的表皮層常成片狀剝落,側生短枝長4~10釐米,冬季與葉俱落;葉互動,在綠色脫落的側生小枝上排成羽狀二列,扁平條形,柔軟,幾乎無柄 ,通常長1.3~2釐米,寬1.5~2毫米,上面中脈凹下,下面沿中脈兩側有4~8條氣孔線。雌雄同株,雄球花單生葉腋或苞腋,卵圓形,互動對生排成總狀或圓錐花序狀,雄蕊互動對生,約20枚,花葯3,花絲短,葯隔顯著;雌球花單生側枝頂端,由22~28枚互動對生的苞鱗和珠鱗所組成,各有5~9胚珠。球果下垂,當年成熟,果藍色,可食用,近球形或長圓狀球形,微具四棱,長1.8~2.5釐米;種鱗極薄,透明;苞鱗木質,盾形,背面橫菱形,有一橫槽,熟時深褐色;種子倒卵形,扁平,周圍有窄翅,先端有凹缺。每年二月開花,果實11月成熟。

水杉

生長特徵

產地的氣候溫暖濕潤,夏季涼爽,冬季有雪而不嚴寒,年平均溫13℃,極端最低溫-8℃,極端最高溫24℃左右,無霜期230天;年降水量1500毫米,年平均相對濕度82%。土壤為酸性山地黃壤、 紫色土或沖積土,pH值4.5~5.5。多生于山谷或山麓附近地勢平緩、土層深厚、濕潤或稍有積水的地方,耐寒性強,耐水濕能力強,在輕鹽鹼地可以生長為喜光性樹種,根系發達,生長的快慢常受土壤水分的支配,在長期積水排水不良的地方生長緩慢,樹幹基部通常膨大和有縱棱。花期2月下旬;球果10月下旬至11月成熟。

水杉

生長習性

喜光,耐貧瘠和幹旱,凈化空氣,生長緩慢,移栽容易成活。適應溫度為零下8度-38度。

蟲害防治

猝倒病——立枯病

應在秋季落葉後及時清除並處理落葉,然後向地面噴3~5 Be 石硫合劑。

水杉赤枯病

此病一般從下部枝葉開始發病,逐漸向上發展蔓延,嚴重發生時導致全株枯死。感病枝葉,初生褐色小斑點,後變深褐色,小枝和枯枝變褐枯死。病害可引起綠色小枝形成下陷的褐色潰瘍斑,包圍主莖,導致上部枯死;或不包圍主莖,但長期不能愈合,隨著主莖生長,潰瘍斑深陷主幹,形成溝腐,幼樹基幹部產生不規則凹溝,成為畸形。在潮濕條件下,病斑產生黑色小點,為病原菌子實體。

防治辦法:梅雨季節結束後立即對樹冠噴1%的波爾多液4~5次,每隔10~15天一次,可控製病害發生。

色卷蛾

以幼蟲出蟄危害初期(四月上、中旬)為最佳防治時期,可用50%殺螟松、40%樂果,80%敵敵畏以及菊酯類葯劑;在幹旱季節(七、八月)大發生時,可人工摘除幼蟲(連袋),集而燒毀,或用殺螟松1000倍液噴殺幼蟲。

黑翅大白蟻

防治白蟻最有效的方法,在五至六月噴灑滅蟻靈誘蟻,還可採用3%呋喃丹(美國),每株施葯l0~l5g,在施葯時防止雨水沖刷及太陽爆曬,以保持長時間葯效。

保護價值

歷史

水杉素有“活化石”之稱。它對于古植物、古氣候、古地理和地質學,以及裸子植物系統發育的研究均有重要的意義。此外,樹形優美,樹幹高大通直,生長快,是亞熱帶地區平原綠化的優良樹種,也是速生用材樹種,材質輕軟,適用于各種用材和造紙。

水杉水杉

1943年,植物學家王戰教授在四川萬縣磨刀溪路旁發現了三棵從未見到過的奇異樹木,其中最大的一棵高達33米,樹圍2米。當時誰也不認識它,甚至不知道它應該屬于哪一屬、哪一科。一直到1946年,由我國著名植物分類學家胡先驌和樹木學家鄭萬鈞共同研究,才證實它就是億萬年前在地球大陸生存過的水杉,從此,植物分類學中就單獨添進了一個水杉屬、水杉種。

一億多年前,當時地球的氣候十分溫暖,水杉已在北極地帶生長,後來逐漸南移到歐、亞和北美洲,到第四紀時,地球發生大量冰川,各洲的水杉相繼滅絕,而隻在我國華中一小塊地方幸存下來。1943年以前,科學家隻是在中生代白堊紀的地層中發現過它的化石,自從在我國發現仍然生存的水杉以後,曾引起世界的震動,被譽為植物界的“活化石”。目前已有50多個國家先後從我國引種栽培,幾乎遍及全球。我國從遼寧到廣東的廣大範圍內,貴州省道真縣都有它的蹤跡。

水杉是一種落葉大喬木,其樹幹通直挺拔,枝子向側面斜伸出去,全樹猶如一座寶塔。它的枝葉扶疏,樹形秀麗,既古樸典雅,又肅穆端庄,樹皮呈赤褐色,葉子細長,很扁,向下垂著,入秋以後便脫落。水杉不僅是著名的觀賞樹木,同時也是荒山造林的良好樹種,它的適應力很強,生長極為迅速,在幼齡階段,每年可長高1 米以上。水杉的經濟價值很高,其心材紫紅,材質細密輕軟,是造船、建築、橋梁、農具和家具的良材,同時還是質地優良的造紙原料。

水杉屬杉科,形似杉而落葉。樹高可達35米,樹皮剝落成薄片,側生小樹對生,葉線形扁平,相互成對,冬季與小側枝同時脫落。球花單性,雌雄同株。雄球花對生于分枝的節上,集生于枝端,此對枝上無葉,故全形量總狀花序狀。雌球花單生于小樹頂上,此時小枝有葉,球果不垂。種鱗通常22個至24個,互動對生,盾狀,頂端擴展,各有種子5到9個,種子扁平,周圍有翅。

此樹為我國特產,它喜光,喜濕潤,生長快,播種插條均能繁殖,是園林綠化的理想樹種。其木質輕軟,可供建築,製器具及造模型用。

用途

現國內外廣泛引種栽培。

水杉樹幹通直挺拔,高大秀頎,樹冠呈圓錐形,姿態優美,葉色翠綠秀麗,枝葉繁茂,入秋後葉色金黃,是著名的庭院觀賞樹。它喜光,喜濕潤,生長快,播種插條均能繁殖,是園林綠化的理想樹種。水杉可于公園、庭院、草坪、綠地中孤植,列植或群植;也可成片栽植營造風景林,並適配常綠地被植物;還可栽于建築物前或用作行道樹,效果均佳。它的適應力很強,生長極為迅速,在幼齡階段,每年可長高1 米以上,是亞熱帶地區平原綠化、荒山造林的良好樹種,可用于速生用材。

水杉對二氧化硫有一定的抵抗能力,是工礦區綠化的優良樹種。

水杉的經濟價值很高, 材質淡紅褐色,心材紫紅,輕軟,美觀,但不耐水濕,可供建築、板料、造紙、製器具、造模型及室內裝飾 ,是造船、建築橋梁、農具和家具的良材。

其他資料

居群的遺傳多樣性

利用RAPD技術,對9個水杉(Metasequoia glyptostroboides)栽培居群的遺傳多樣性進行了初步研究.用10 bp的隨機引物16條,共擴增出103個位點,其中37個為多態位點,佔35.92%.各居群的多態 位點百分率在16.50%~33.01%之間.POPGENE version 1.31軟體處理結果如下:居群的Shannon's信息指數為0.1930.遺傳距離在0.0130~0.0650之間,遺傳一致度在0.9370~0.9871之間.AMOVA分析結果顯示遺傳變異主要存在于居群內,佔89.05%,居群之間有一定的分化.上述結果表明水杉栽培居群的遺傳多樣性略低于自然居群,涵蓋了自然居群近80%的遺傳多樣性.由此可以確認栽培水杉的種源是經過混合的,它們在相當程度上代表了自然居群的遺傳多樣性水準.採自潛江的9株叢枝水杉(Metasequoia glyptostroboides var.caespitosa)沒有擴增出特有位點,將其視為一個居群根據遺傳一致度作UPGMA聚類分析時,該居群和湖北的3個居群及南京(NJ)、成都(CD)居群聚在一起;單株聚類時叢枝水杉也沒有聚成獨立的一支,而是比較分散,因此不支持將叢枝水杉作為水杉的一個變種的分類處理.從親緣關系上看,叢枝水杉應當歸屬于湖北潛江蚌湖種子園(BH)和湖北潛江廣華(GH)居群,這與其分布現狀也是吻合的。

市樹

將水杉作為市樹的城市有:武漢(1984年)、邳州

保護措施

在湖北利川設立了水杉種子站,建立了種子園,加強了母樹的管理,對5000多株林木進行逐株建

檔,採取了砌石岸、補樹開排水溝、防治病蟲害等保護措施,並加速育苗造林。龍山、石柱對水杉大樹採取了掛牌保護。水杉天然更新弱,應特別註意保護幼苗,促進其成長,避免殘存的水杉林被其它樹種所更替。現在全國許多地區都已引種,尤以東南各省和華中各地栽培最多。亞洲非洲歐洲、美洲、拉丁美洲等50多個國家和地區已引種栽培 。

繁殖培育

水杉扦插育苗扦插要領 水杉硬枝扦插時間在3月中下旬至4月上旬結束。整好畦面後,

邊上水邊扦插,以漿插為主。插條的2/3插入土壤,1/3露出地面。一畦插好後再澆足水。一周後由于漿插之故,苗床行間會產生土壤板結或龜裂,需及時中耕松土1~2次,然後在插條行間以稻草覆蓋,不露畦土為宜,每畝用草約300公斤左右,使之保濕和增加地溫,促其發葉生根 。

繁殖方法

播種和扦插繁殖。水杉種子多癟粒,30年生以下的水杉種子尤多癟粒,故多套用扦插繁殖。扦插繁殖時硬枝和嫩枝均可,春季扦插插穗用一年生苗的側枝為宜,在樹木發芽前進行扦插。嫩枝扦插在6~7月進行。扦插地要盡量保持濕潤、通風。

栽培管理

栽植時隨起隨栽,若需長途運輸,栽前應將苗根放入水中浸根,使其吸足水份,促進成活。栽前要挖大穴,施基肥,勿傷根。栽後要充分灌水,澆足,澆透。生長期可施追肥,苗期可適當修剪,4~5年後不要修剪,以免破壞樹形。小苗栽植用泥漿,大苗栽植需帶土球。栽植在春季成活率高。耐修剪,可剪成球型,可用作綠籬。

植物界的大熊貓

“科學上的驚人發現——1億年前稱雄世界而後消失了2000萬年的東方紅杉,在中國內地一個偏僻的小村仍然活著!”這是1948年3月25日美國舊金山紀事報》上登載的一條頭號新聞。

這裏所說的“東方紅杉”或叫“黎明紅杉”就是水杉。 水杉是20世紀40年代,由我國科學家發現的一種從古代植物儲存下來的“活化石”。水杉的發現轟動一時,風靡全世界。它與動物中的大熊貓一樣,在植物中,它是隻有中國才有生長的古代孑遺植物,所以人們稱它為“中國的國寶”、“植物界的熊貓”。

1943年,植物學家王戰教授在四川萬縣磨刀溪(又有資料稱是在湖北恩施利川市磨刀溪)路旁發現了三棵從未見到過的奇異樹木,其中最大的一棵高達33米,胸圍2米。當時誰也不認識它,甚至不知道它應該屬于哪一屬,哪一科。一直到1946年,由我國著名植物分類學家胡先肅(音肅,馬字邊加肅)和樹木學家鄭萬鈞共同研究,才證實它就是億萬年前在地球大陸生存過的水杉,從此,植物分類學中就單獨添進了一個水杉屬、水杉種。

根據古植物學家的研究,水杉是一種古老的植物。遠在1億多年前的中生代上白堊紀時期,水杉的祖先就已經誕生于北極圈附近了。當時地球上氣候非常溫暖,北極也不像現在那樣全部覆蓋著冰層,以後,大約在新生代的中期,由于氣候的、地質的變遷,水杉逐漸向南遷移,分布到了歐、亞、北美三洲。根據已發現的化石來看,幾乎遍布整個北半球,可說是繁盛一時。到了新生代的第四紀,地球上發生了冰川,水杉抵抗不住冰川的襲擊,從此絕滅無存,隻剩下了化石上的遺跡。可是實際上它並不是真正的全軍覆沒。當世界各地的水杉被冰川消滅時,中國卻有少數水杉躲過了這場浩劫。其原因是第四紀時,中國雖然也廣泛分布著冰川,但中國的冰川不像歐美那樣成為整塊的巨冰,而是零星分散的“山地冰川”,這種“山地冰川”從高山奔流直下,蓋住了附 近一帶,卻留下了不少無冰之處,一部分植物就可以在這樣的“避難所”中繼續生存。我國有少數水杉,就是這樣躲進了四川、湖北交界一帶的山溝裏,活了下來,成為曠世的奇珍。這些幸存的“活化石”像隱士那樣,在山溝裏默默無聞地生活了幾千萬年,直到公元20世紀40年代才被人類發現。

1943年以前,科學家隻是在中生代白堊紀的地層中發現過它的化石,自從在中國發現仍然生存的水杉以後,曾引起世界的震動,被譽為植物界的“活化石”。有50多個國家先後從中國引種栽培,幾乎遍及全球。中國從遼寧到廣東的廣大範圍內,貴州省道真縣都有它的蹤跡。

土家族傳說

在中國56個民族中,有一個民族與水杉的保護息息相關,這就是土家族。水杉自然分布在武陵山區的鄂西、湘西、渝東所形成的極為狹窄的三角形地帶,這個地帶也是土家族的主要聚居地。這裏不僅有著雄奇的自然風光和濃鬱的民族風情,也有著一段關于水杉的美麗傳說。

科學家們發現它之前,土家族人一直把它當成寶樹,當成成就土家族的天梯來珍惜和愛護。傳說在很久以前,接連不斷的大雪把萬物都凍死了,隻剩下一對兄妹倆。

哥哥叫覃阿土希,妹妹叫覃阿土貞。到處是白茫茫的大雪,為活下去,兄妹二人就走呀走想找出路。忽然看到了一棵大樹,大風刮不動,大雪埋不住,青枝綠葉,兄妹倆感到奇怪,就往這棵大樹上爬,越往上爬越暖和,越往上爬越亮堂,再向上看時已經爬到了天宮。在天宮裏,觀音菩薩對他倆說:“世上隻剩下你們倆了,你們就下凡去成親吧”。妹妹怕羞,菩薩指著她們爬上來的那棵大樹說:“它是水杉,你們可折一根樹枝做一把傘,把臉遮住就不羞了”。

後來,土家姑娘出嫁上轎時都興打一把傘。兄妹成親後,生下了一個紅球,球飛起來炸成許多小塊兒,落到地上就變成了人,這些人就是後來的土家族人。幾百年來,當地老百姓對它頂禮膜拜,奉為神樹,並在樹下蓋了廟,新中國建立前有好幾棵水杉大樹旁都建有水杉廟,後來拆除了。由于水杉對土家族的拯救得到認可和頌揚,水杉一直受到土家族的保護才繁衍至今,在利川小河水杉河谷,水杉大樹大多零星分布在土家族村民房舍四周、溝渠兩岸、田邊地角,距農舍20米遠以內的有2870株,5米以內的有605株,2米以內的有183株,有4株被農舍包圍在民房中間。

交流

水杉不僅是研究古生物、古地質的活化石,也成了中國向世界各國人民傳播友誼,進行學術交流的紐帶。早在水杉新種正式命名前1947年,中國發現水杉古樹並公布後,引起了美國植物學界的普遍關註,不少世界著名植物學家、古生物學家遠涉重洋,朝覲般地前來觀瞻考察,1948年7月,美國植物學、古生物學界又先後兩次組團來華考察。中美建交後的1980年10月,中美兩國著名植物學家組成11人的聯合考察隊,對利川水杉樹的生態環境、地勢、土質、氣候、植被等進行全面考察。改革開放後,德國、日本、法國、瑞典等國的科學家來到利川,實地考察水杉,又一次掀起了水杉考察熱。自1948年水杉首次引種歐美,中國水杉的子孫已遍及中國和世界上50多個國家和地區。我國政府也多次把水杉作為友誼之樹,惠贈友好國家。現在水杉已成為一些國家重要植物。既是觀光材料,風景觀賞樹種和造林綠化樹種,並是植物園中的“上賓”。

遺傳多樣性研究

利用RAPD技術,對9個水杉(Metasequoiaglyptostroboides)栽培居群的遺傳多樣性進行了初步研究。用10bp的隨機引物16條,共擴增出103個位點,其中37個為多態位點,佔35.92%。各居群的多態位點百分率在16.50%~33.01%之間。POPGENEversion1.31軟體處理結果如下:居群的Shannon's信息指數為0.1930,遺傳距離在0.0130~0.0650之間,遺傳一致度在0.9370~0.9871之間。AMOVA分析結果顯示遺傳變異主要存在于居群內,佔89.05%,居群之間有一定的分化。上述結果表明水杉栽培居群的遺傳多樣性略低于自然居群,涵蓋了自然居群近80%的遺傳多樣性。由此可以確認栽培水杉的種源是經過混合的,它們在相當程度上代表了自然居群的遺傳多樣性水準。採自潛江的9株叢枝水杉(Metasequoiaglyptostroboidesvar.caespitosa)沒有擴增出特有位點,將其視為一個居群根據遺傳一致度作UPGMA聚類分析時,該居群和湖北的3個居群及南京(NJ)、成都(CD)居群聚在一起;單株聚類時叢枝水杉也沒有聚成獨立的一支,而是比較分散,因此不支持將叢枝水杉作為水杉的一個變種的分類處理。從親緣關系上看,叢枝水杉應當歸屬于湖北潛江蚌湖種子園(BH)和湖北潛江廣華(GH)居群,這與其分布現狀也是吻合的

相關詩選

舒婷詩選

水意很涼

靜靜

讓錯亂的雲蹤霞跡

沉臥于

冰清玉潔

落日

廓出斑駁的音階

向濃蔭幽暗的灣水

逆光隱去的

是能夠次第彈響的那一隻手嗎

秋隨心淡下濃來

與天 與水

各行其是卻又百環千解

那一夜失眠

翻來覆去總躲不過你長長的一瞥

這些年

我天天絆在這道弦上

天天

在你欲明猶昧的畫面上

醒醒

睡睡

直到我的腳又觸到涼涼的

水意

暖和的小南風 穿扦

白蝴蝶

你把我叫做梔子花 且

不知道

你曾有一個水杉的名字

和一個逆光隱去的季節

我不說

我再不必說我曾是你的同類

有一瞬間

那白亮的秘密擊穿你

當我嘆息著

突然借你的手 凋謝

作者簡介

舒婷(1952- ),原名龔佩瑜,1952年出生于福建廈門石碼鎮,朦朧詩派的代表作家之一,《致橡樹》是朦朧詩潮的代表作之一,與北島、顧城齊名。1969年下鄉插隊,1972年返城當工人。1979年開始發表詩歌作品。1980年至福建省文聯工作,從事專業寫作。著有詩集《雙桅船》、《會唱歌的鳶尾花》、《始祖鳥》,散文集《心煙》、《秋天的情緒》、《硬骨凌霄》、《露珠裏的“詩想”》、《舒婷文集》(3卷)等。詩歌《祖國,我親愛的祖國》獲1980年全國中青年優秀詩歌作品獎,《雙桅船》獲全國首屆新詩優秀詩集獎、1993年庄重文文學獎。  

閆達尉散文

《窗外的綠水杉》

概況

· 作品名稱:窗外的綠水杉

· 作者:閆達尉

· 創作時間:2011年6月

· 體裁:散文

原文

窗外的雨還在淅瀝著。水杉的綠正在清風中流動。

我記得第一次坐在這首排的窗前,窗外仍是一片沉寂和蕭瑟。後山上的松樹墨色的松針在寒風中顫傈。春天的氣息總嫌來得太遲。

可是自然的驚喜總是不給人任何準備的。然而又有誰會經意這一切呢?隻是在霆威和我一起臨窗望見那如煙似絮的綠在水杉的樹頂若隱若現時,一股等待已久的暖意輕輕地撲面而來。我們心會無言。

而今,在我們即將離去的時候,又一次和窗外的水杉不期而遇,有幸坐在裏與它們相伴,不能說不是一件讓人快意的事。

水杉的綠與其它的樹是很不相同的。那是一種柔和的滴翠的綠,一種細膩的涌動的綠,一種永遠煥發著無窮的新鮮與生機的綠。它如同清泉一般流淌在微風裏,一直流過人的夢鄉,然後又絲絲縷縷地沁入人最隱秘的心底。然而一切又是那樣的不著痕跡。

許多個日子就這樣悄悄地走掉。轉眼之間那些跋涉的艱辛、等待的焦急以及彳亍的傷感漸漸地都成了過往的煙雲。一切都是多麽地漫長而短暫!可窗外的水杉總是那般地默默無語。

我不知道這些日子裏下過多少場雨,也不再記得其間曾有過多久的炎旱。隻是一叢一叢的鮮花在雨中開了又落了。一輪一輪的月亮在山頭上圓了又虧。窗外的水杉,即使愛之如我,又何曾真正地去關懷過它呢!畢竟,自己的事情,已經常常使我頭痛得無暇它顧了。

不過水杉卻是日復一日地挺拔和秀麗了。它隻借著這無情的風雨,生出了更多的更加歡欣的綠來。一切都悄悄地發生在那些無人矚目的時光裏。白楊的堅韌頑強可以引來作家的禮贊,銀杏的古樸雄偉能夠激起詩人的嘆詠,可這窗外的綠水杉,竟不曾有過一人在它的樹下有過片刻的駐步。

然而水杉還是默默的忍受著這一切。或許,它又怎麽會在意這些!它隻把一樹一樹的綠色的花朵獻給自然母親,它隻把豐茂的綠枝留給夕陽下歸巢的群鳥,它始終挺直了身軀,抬頭迎接藍藍的天空,也迎接著每一個屬于自己的黃昏和黎明。

我驀地感到,其實,痛苦在生命中總是難免的。也隻有經歷了無比鮮活的痛苦,一個真實的存在的自我才會被感知地那樣深刻,生命的脆弱和珍貴才會被理解地那樣透闢。歡樂總是轉瞬即逝、來去無蹤的。然而記憶中的痛苦卻往往常新。也隻有烙刻心頭的痛苦,使得我們來時的腳印越發地清晰可見。我們從這樣的印記裏,才知道自己一步一步走出的這條崎嶇而艱難的行途,沒有消跡在隨波逐流的十字街口。

我常以為,自然界的各種生靈包括人類對于自然來說本無所謂孰輕孰重。一切本于自然、合于自然的生命,對于自然都有其必然的價值,然而這種價值並不必為生命本體所知曉。況且生命本身也是無價的,任何世俗的標準都無法作為衡量生命的尺度。

而我尤其熱愛的,是這窗外的水杉的綠。我格外敬佩的,是它們在無人理會的荒涼裏、在變幻無常的風雨中依然欣欣向榮的寂寞的生存的偉大。

或許,到了今年的深秋,這滿樹的綠葉也將要在凄風冷雨裏飄落了。可水杉的綠意也必將在嚴霜酷雪之中醞釀出新生的喜悅。雖然每一季的生命都是短暫的,但生命本身卻是永恆無限的,水杉的綠是永不凋零的,青春的腳步是永不停息的。這就是給予心靈的最大的安慰和鼓舞。

窗外的雨聲漸遠,風亦漸止。暮色降臨在寂靜的山色中,排排的水杉顯得愈發安然,憂思從我的心中漸漸地平靜下去。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