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 -中國少數民族

水族

中國少數民族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水族,自稱rensui即sui人,主要聚居于貴州省南部及東南部地區的三都水族自治縣、獨山縣、荔波縣、都勻市、榕江縣、雷山縣、從江縣、丹寨縣、福泉市等,廣西壯族自治區的融安縣、南丹、宜山、環江毛南族自治縣、河池市、都安瑤族自治縣、來賓市,雲南省曲靖市富源縣古敢水族鄉、江西省吉安、吉水等均有少量水族人居住。

貴州三都水族絕大部分的老人說祖先來自江西省(有的說是江西吉水等地),其文化是水書,一般認為sui為睢水,主要通過歷史上號稱"人流走廊"的江西省而轉向它地"駱越"區域。

  • 中文名稱
    水族
  • 外文名稱
    suɪ˥
  • 總人口
    40.7萬(2000年)
  • 分布地區
    貴州 廣西 雲南 江西
  • 語言
    水語
  • 宗教信仰
    多神教 天主教
  • 相關種族
    古華夏族一支駱越化

民族簡介

水書學者韋章炳《水書與水族歷史研究》介紹過調查:貴州三都縣百分之八十多的水族老人說祖先來自江西省(有的說是江西吉水等地),有的說與古代“駱越”有淵源關系,但是其文化是水書,根源上隻能來自中原地帶,通過歷史上號稱“人流走廊”的江西省而轉向它地。

水族

水族,主要聚居于貴州省南部及東南部地區的三都水族自治縣、獨山縣、荔波縣、都勻市、榕江縣、雷山縣、從江縣、丹寨縣、福泉縣等,僅這九個縣市就有水族人口369723人,佔全國水族總人口的90.86%。(據2000年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統計)除此之外,廣西壯族自治區的融安、南丹、宜山、環江、河池、都安、來賓,雲南省的富源縣古敢水族鄉、江西省吉安、吉水等均有少量水族人居住。並有零星散居于國內外的其他地方,如北京、上海、成都、廣州、重慶、貴陽、越南等地。不過這些散居于都市裏的水族人口總數卻僅為4000人左右。

水族的居住地位于雲貴高原東南部的苗嶺山脈以南,都柳江和龍江上遊。森林密布,山水如畫,道道通水族適于農林業的發展,是貴州高原的魚米花果之鄉。水族在民歌中,常以“像鳳凰羽毛一樣美麗”來形容自己的家鄉。

水族從事農業,以種植水稻為主,“九阡酒”是水族傳統佳釀。 水族有自己的歷法,水歷與夏歷基本一致,但以夏歷八月為年末,九月為年首。

水族,主要聚居在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 族自治州的三都水族自治縣和荔 波、都勻、獨山以及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凱裏、黎平、榕江、 從江等縣,少數散居于廣西壯族自治區的西部。水族主要居住在貴州省三都水族自治縣及荔波、都勻、獨山榕江等縣,一部分分布在廣西壯族自治區西部。水族有自己的語言,屬漢藏語系壯侗語族。水族原來有一種古老的文字,稱為“水書”,造字方法有象形、會意、諧音和假借,通用單詞400多個,通用漢文。水族信仰多神,崇拜自然物。水族的名稱最早出現在中國明朝末年的文獻中。

民族族源

民間的江西安徽遷移說

這是“江南”遷移說。

水族水族

據調查,三都水族自治縣百分之八十多的老人說祖先來自江西省白米街朱氏巷。這反映主流說法。

有些說祖先來自安徽

這種說法在水族民間流傳甚廣,主要來源于水族中幾個大的姓氏的族譜和某些志書記載,如三都水族自治縣廷牌鎮甲王村定華寨的蒙澤明,46歲,水族,平時也很喜好研究水族的歷史。他說水族蒙姓來于安徽鳳陽,是朱元璋時代來貴州平蠻夷留下的。傳最初居住在獨山城南,後遷至三都陽安鄉。《潘氏本源》也記錄潘氏始祖原來是“江南”省九江府人氏;《獨山州志》和《獨山縣志》則都記載獨山蒙氏原籍“江南”省鎮江府,宋代來到如今的水族地區。此外,楊、石、王、吳、莫等水族姓氏,也流傳來自江西、湖南、湖北或者從廣東、廣西等省區,並說由于征戰才遷移過來。然而,一些人又認為這些所謂的“族譜”是封建社會水族知識分子為了避免民族歧視,為能夠有資格參加科考,不得已而為之,自編自撰的。孫易教授也認為:不是所有的族譜都是家族或者民族歷史的“活化石”。透露出來這樣的信息:表明水族大家庭在其形成的過程中已吸收了其他一些民族(包括漢族在內)的成分。

水族

曾曉渝在《水語裏漢語借詞層次分析方法例釋》(2002年)中則“根據侗台語的台語支、侗水語支各語言本族詞語以及中古漢語借詞調類上的一致性,推測這兩個語支的分化時間大概不會早于隋唐時期。即認為水語(水族)僅產生于隋唐之後的一個後起民族。關于這一論點,我們隻須從水族人今天仍稱神龕為“娜幹”(山洞口)便知水語遠遠早于隋唐時代的洞居時代就已存在,即認為水族是隋唐後才分化岀來的民族之說站不住腳。

水族自稱為“任睢”,他稱水家、水家人、僚、水苗等,最早史料記載為“水家”、“水”者為唐、宋年間,《唐書·南蠻傳》始記載:“開元中,置莪、勞、撫水等羈縻州。”在我國歷史上,統治者曾在全國各地廣設帶有“撫”字的行政機構,美其名曰“安撫”、“關愛”百姓。唐王朝在今廣西的環江縣與貴州荔波縣接壤處也設立“撫水州。”然那時此地就已是“水族先民連並居住之區域。”顧名思義,“‘撫水州’的建立是唐王朝為安撫以水家人為主體對象的行政建製。”(《中國水族文化研究》潘朝霖韋宗林著。)後來,由于歷史原因,水族稱謂偏引旁用,說為獠、僚、水仲等。1957年新中國政府正式恢復啓用“水族”之稱謂。但隨漁業的不斷發展,水類動物悄然被世人稱為“水族”。這給來自遠古的水族族稱又塗上了一層莫名其妙的陰影。

按有關史籍的記載,結合水族語言、文化等特征分析,水族最早可能源于顓頊時代的中原地區,這從水族人稱神龕為“娜幹”(山洞口)的“母語”特征便知。直至商、周亡國以後,水族似乎有“融于”百越族系、荊楚族系的跡象。唐宋時期與壯、侗、苗、布依等諸民族交往融合,但其族稱“任睢(水人)”一直沒變。曾被漢人統稱為“僚”。後于唐始稱為“水”,明清時期稱為“水族”。

早期學界的駱越說

駱越說的有幾種。

族源上的多樣說法

西南的土著說

此說者認為水族源于南方“僚”、“俚僚”、“濮”、“夜郎”、“駱越”、“西甌”、“百越”、“南蠻”、“西南夷”、“東謝蠻”等。是地地道道的南方土著民族。由于我國南方少數民族的來龍去脈一直沒有統一的研究和確切定位,故造成今人把居住在幹欄建築裏的人們通通說成南方土著。這種攏統的“一把抓”的觀點我不贊成。人類搬遷到哪裏便會根據哪裏的條件而“入鄉隨俗。”很快地居住當地格式的房屋,並很快就被當地語言所滲透、影響。但他們卻不一定就是這裏的土著民族。

少數民族水族少數民族水族

東謝蠻後裔說

鄺福光先生根據史籍記載,結合水族語言、文字、習俗特征等方面信息推出論斷,說水族的遠祖是秦始皇統一中國前後居住在這一地域的,到了唐宋時稱為東謝蠻,劉日榮也贊同這種看法。

我也認為此說有些道理,由于受自然、社會條件的影響,古代的民族是經常遊移不定的,包括漢族在內的很多民族都曾經進行過多次大範圍的遷徙。如今居住在西南的大多數少數民族之間並非都是當地土著。例如彝族就是從古蜀國遷移過去的。更何況在民族的形成過程中,一直在不斷地吸收別的民族成分且本部族也會不斷轉化成他族。故此說即使成立,也僅為水族遷徙史中的後半部歷史。

龍番氏後裔說

胡羽高先生于民國年間曾在其編撰的《三合縣志略》中,根據《宋史·南蠻傳》記載,牂牁郡諸蠻進貢團的代表龍光進尊宋太宗令,演本國歌舞後自名其為“水曲”的記載,論斷水族因曲名而得御賜族稱,並說水族是宋代西南龍番氏的後裔。但孫易教授則認為:“史料中記載番龍氏演‘水曲’時用的是蘆笙伴奏,蘆笙並不是水族最擅長的樂器。”並且,如果水族是龍番氏的後裔,那麽,水族中以龍為姓的為什麽那麽少?

此說也遭到水族研究專家石國義先生的質疑,他認為“蘆笙既非本民族之樂,當不能以之名族。”再說從宋至今,不過千餘年,水族“膺天子之封”這麽榮耀之大事竟忘得一幹二凈而不知自己就是“水族”了嗎?況且今天水族幾乎沒有龍姓,按宋史所載,宋代時撫水州轄地內有區、廖、潘、吳、蒙姓等,卻未提及龍姓(水族內雖有此姓),故此說不成立。

水上的族群說

另有學者從一些地名的字面上分析,又結合水族的一些風俗習慣,認為水族就是居住在今南方水上的群族。獨山的萬大章在其著作《史地叢考》中就這樣說“至黔省南部土人,于苗仲諸族而外,有所謂水家者,其族人與漢人甚近。而荔波、三合間有水龍、水潘、水祥、水韋、水婆、水葛、水堯、水艮、水甫、水錯、水冬、水慶、水梅、水利、水岔十六大寨,稱十六水。又結合《蠻夷傳》‘然竊猶謂水曲水家之名’應是其民水居種水田之故。’以及史傳中所謂“‘夾龍江而居,亦種水田’是也”。推知水族乃因居住在水邊種水田而得名。

少數民族水族少數民族水族

此說疑點頗多,南方諸多民族都住在水邊,都種植稻田,他們為什麽沒有被稱為水族呢?而獨山的天星、農力、群力,三都的廷牌、磨石寨等村名不帶水,也不住在水邊。然其為何也是地道的水族講地道水語呢?

認為水族主體來源于外地(尤其是指漢族地區)遷來者。首推具有開水族文字研究先河之稱的社會學家岑家梧。他通過對水族文字的分析,結合有關水族族源的民間傳說,再根據水族由南到北的與別的台語民族不同的分布,推斷水族是古代殷人的一支。

張為綱以水家姓氏、水家文字、水家迷信習俗、水家水歌為證,也論斷水家是殷人後裔。即認為水族是外遷者,而不是在地土著。

現在學界的中原說

水族的歷史淵源,如今國內外持兩種說法。一是以學院派貴州民族大學教授潘朝霖、韋宗林為主的認為水族自稱為“睢”是因河南睢水流域而得名之說;二是以貴州水書研究者韋章炳為主的的“水族為共工大族團陸終支後裔”之說。

少數民族水族少數民族水族

對于第一種說法,中國社科院研究員梁敏也著文質疑,故漢字的“睢水、睢河” 與水族人的自稱稱謂“任睢”究竟有沒有關聯?此說亦須進一步考證。但水族約于七、八百年以前分期從江西、廣西、湖南等地遷至今貴州境的看法已成共識。

水族自稱“任睢”。按水書理論,分明可譯為“水人”。不知學人們為什麽要說從“睢”到“水”的轉變是音的轉稱而不意的翻版呢?

水書先生現仍讀水書中的山為“散”;讀水為“睢”;讀虎為“夫”;讀天為“聽”等。這些水文字的讀音與漢音甚近,而與現今水語相去甚遠(現水族分別稱山、虎、天為“努”、“芒”、“悶”)。這一信息不僅表明:水族在古代是中原華夏族,操的口音十分近似于今天的漢語。還表明水族自稱“任睢”其實就是“(治)水人”之意。

語言文字

水語

水語言屬漢藏語系,壯侗語族,水語支。水族先民曾創製過自己的文字,稱為“水書”,其形狀類似于甲骨文和金文,是水族一種已經有2000年歷史的久老文字,但隻有400多個單字,且多用于巫術活動。這些文字全靠謄寫抄錄,沒有刻版印刷,但各地的水書基本一致。大部分水族人不認識。他們日常生活中通用漢文。

水書 

"水書"是水族古老文字,水族將它稱為"泐睢(lesui)","泐"即文字,"睢"即水家,"泐睢"意為水家的文字或水家的書。在我國56個民族中,有17個民族有自己傳統的文字,水書即為其中一種。它是一種類似于甲骨文和金文的古老文字元號,記載了水族古代天文、民俗、倫理、哲學、美學、法學等文化信息,被譽為象形文字的"活化石"。

水書是我國56個民族之一——水族的古文字、水族書籍的通稱。水書還有其他的榮譽稱號:比如水家人的"易經"、"百科全書",是解讀水族悠遠、滄桑、苦澀歷史的重要典籍。同時,水書還被譽為"華夏古文化寶庫中一塊珍貴的活化石",是象形文字未開發的最後領地。幾千年來,水書因其神秘的文字構造和特殊的用途而成為一種"被壓迫和被限製"的文字,在民間艱難地傳承著。

水書水書

從如今的研究成果來看,水書通常被認為是一種巫術用書。水書的製造時代極為久遠,有學者推測,水書源頭可追溯至夏代,而且"水書與古代殷人甲骨文之間,當有若幹姻緣關系"。水書製造之地點,初在西北一帶,由北方次第傳入江西,再由江西遷入貴州省,"乃攜之俱來"。

水族古文字的結構大致有以下三種類型:一是象形字,有的字類似甲骨文、金文;二是仿漢字,即漢字的反寫、倒寫或改變漢字形體的寫法,三是宗教文字,即表示水族原始宗教的各種密碼符號。書寫形式從右到左直行豎寫,無標點符號。如今見到的水族古文字的載體主要有:口傳、紙張手抄、刺綉、碑刻、木刻、陶瓷煅造等。水書主要靠手抄、口傳流傳至今。由于其結構多為象形,主要以花、鳥、蟲、魚等自然界中的事物以及一些圖騰物如龍等所撰寫和描繪,仍保留著遠古文明的信息,在水族地區仍被廣泛使用。

水書,一個僅有八百多個單字的文字型系,成為一個民族的精神支柱,支撐著這個民族幾千年的文字史和文明史。在水書研究領域浸淫多年的潘朝霖認為,水書具有獨特的魅力。首先,水書是水族固有的文化,水書有自己獨特的文字型系,是中華古文化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盡管這個文字型系顯得十分"稚嫩"與脆弱,但能穿越時空,流傳至今,本身就顯得十分神秘。水書儲存的信息量,已遠遠超過水族社會的範疇,"禮失求于諸野",從水書中蘊含的一些信息中有助于解開中原古文化的內涵。另外,在全國56個少數民族中,有自己語言和傳統文字的民族約為三分之一,才有40萬餘人的水族就佔其一,這很值得研究。而且,水書是水族信仰文化的重大集成,是研究水族宗教信仰、天文歷法哲學思想文學藝術、生產生活等諸多方面的珍貴典籍。

水書水書

地域分布

江西省水族

江西水族主要分布在江西省中部的吉安、吉水。歷史上來自中原地帶。江西省歷史上號稱“流民走廊”,很多人從北方遷移到江西、安徽,再遷移它處,一些不走了。 水書學者韋章炳《水書與水族歷史研究》介紹過調查:貴州三都縣水族的老人,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說祖先是來自江西省白米街朱氏巷,有的說是來自江西吉安。後來一些人移民到廣東省、廣西,一些是直接從江西到貴州。到廣西的,一些移民到貴州,一些成為壯族的一部分。 實地考察江西省水族,是了解水族歷史的重要依據。可惜,還沒人做這個事。

貴州省水族

水族主要生息于貴州。 貴州水族主要生活在都柳江、龍江上遊地帶,這裏氣候溫和,宜于種植,在水族和周邊兄弟民族的辛勤開拓經營下,這裏逐步變成竹木成林、魚米花果之鄉。水稻、小麥、玉米、棉花、油菜、苧麻、蓼藍草等是主要農作物。水果有李、橙、桔、桃、梨和楊梅等品種。都柳江、龍江上遊水產豐富,有鯉魚、鰣魚、青魚等。竹木種類主要有杉、松、楠木、楠竹、麻竹、油桐、油茶等,林區中生長麥冬、杜仲、茯苓等多種珍貴葯材。礦藏品類主要有硫磺等。

廣西雲南水族

廣西雲南也有一些,一些貴州水族就曾從廣東省到廣西,再到貴州,一些成為壯族的一部分。

經濟生活

民居

水族居住區處于亞熱帶,多雨潮濕,加之樹林茂密,豺狼虎豹野豬經常出沒其間。水族居住“幹欄”住宅,正可避免地面潮濕和野獸的侵害。

水族木樓水族木樓

水族木樓,一般分上下兩層。下層是整個上層房屋的承重部件,因此先修好基腳,根據木屋間架結構的性能,屋基隻要求按地形用塊石安穩柱腳即可,一般不要修整屋基平面。下層柱粗(直徑一般在30釐米以上),柱身榫眼用穿枋縱橫連結,每排底柱上端扣架粗大的原木作為橫梁,梁與梁之間鋪著墊木,俗稱“樓枕”,枕上鋪著寬厚的樓板(多為松樹或楓樹解成的板子),形成平整的樓面。上層屋架,一般每排為五柱四瓜(或稱十一檁水步),也有五柱六瓜(或稱十五檁水步)。

木樓為穿鬥式結構,在柱與柱之間用穿枋組成網路。特別是上層屋架柱腳扣枋為魚尾式的鬥角銜接,是水族木工在幹欄建築中最出色的創造。柱腳扣枋的這種魚尾式“鬥角”結構,牢牢固定每根柱子的方位。頂上再用檁子卡住各排柱頭和瓜頭,各部銜接處都是齒榫鉚緊,使建築物整體性強,十分穩固。下層的抵柱和橫梁與上層排架必須對應,俗稱“柱頂柱”,這使木材抗壓的性能得到了充分的發揮。

飲食

水族以大米為主食,喜愛食,此外,水族還種植一些小麥、包谷、小米、紅稗、紅薯及飯豆等雜糧作輔助糧。

水族農民不善種菜,因而蔬菜品種比較單調,青菜、廣菜及大葉韭菜是最常見的蔬菜。水族比較重視養殖業和漁業,因此,各種牲畜禽及水產品為水族生活提供了必需的肉類食物。

水族酸湯極有特色,有辣酸(辣椒製成)、毛辣酸(西紅柿製成)、魚酸(魚蝦製成)、臭酸(豬、牛骨熬製而成)等多種。其中以辣酸為最常用。辣酸用新鮮紅辣椒加工製成。其製作方法是:將新鮮紅辣椒淘洗幹凈,加水用磨子磨成漿,加入大量甜酒(或糯米稀飯),放入泡菜壇中密封,經發酵,即成美味酸湯。食用時,把白菜、青菜、嫩竹筍、大葉韭菜、廣菜等各種蔬菜煮熟,舀適當酸放入,煮開即可。以糊辣椒面、鹽巴並舀一點菜湯調成蘸水,吃菜時要就著蘸水吃,其味鮮美,極為開胃。極少有炒菜,一年四季都吃“火鍋”,一大鍋酸湯加蘸水幾乎就是每日不變的菜餚。即使偶有豆腐、肉或魚,也習慣加入菜中,煮成一鍋沾蘸水吃。

水族喜愛喝酒,家家都會烤製米酒。逢年節、慶典或親朋來訪,都離不開以酒待客。水族好客有著悠久傳統,輪流坐庄就是熱情好客的文化表露。

飲酒風俗

水族人民素以肝膽酒招待客人,表示肝膽相照,苦樂與共。他們在殺豬時,一般都把豬膽留了下來。當客人入席,酒過三巡,主人便取出豬膽,剪開管口把膽汁註入酒壺,給在座的人各斟一杯,由客人先喝,然後才輪到主人。喝酒高潮時,往往要喝交杯酒,即賓主聯臂舉杯,同時將對方遞來的酒飲下,表示心誠。

肝膽酒肝膽酒

同時,如多人一起飲酒,到高潮時,賓主之間手挽著手,即:每個人的左右手都和自己左邊和右邊的人的手握起來,先一起高聲叫“喲(去聲)”或“秀”(去聲,為幹杯之意),連續三次後,第四次開始喝酒,一般從長者(位尊者)開始喝,然後順著下去(不必再有長者之分),輪到誰喝,大家都要一起叫“喲”或“秀”,直到最後一位,喝時必須幹杯。

經濟產業

水族從事農業,以種植水稻為主,“九阡灑”是水 族傳統佳釀。 農作物可一年兩熟或三熟,盛產水稻、小麥、油菜、棉花、黃麻;水果有李、橙、橘、桃、梨和楊梅,還出產麥冬、杜仲等各種葯材;礦藏有鐵、煤、汞、銻、硫磺、鋁、鋅等。

水族地區主要是以種植水稻為主的農業經濟,兼營畜牧業。

水族人種植的主要農作物有水稻、玉米、小麥、高粱、棉花、大豆、花生、煙草,水族傳統的農耕工具主要有斧頭、柴刀、鐮刀、摘刀、犁耙、鋤頭、踏犁、谷桶,這些工具與南方其他農耕地區使用的農具差不多,比較有特色的是摘刀和踏犁。

摘刀的用途是摘取稻穗,踏犁即翻鍬,是用來翻松土地的一種古老的農具。水族的傳統手工工藝,如剪紙、織染、編織、石雕、銀器加工等都有很高的水準。

生產習俗

水族經濟是典型的山地稻作農耕類型,早在150年前,水田在水族聚居區就佔耕地面積的80%以上。在農業生產中,水族農民仍保持著一些特殊的習俗。從今天綠色農業的角度來看,有些做法是值得借鏡與推廣的。

積肥與施肥。水族農民雖然也使用農葯和化肥,但其成本高和有污染是明顯的弊端。為了增加和多使用農家肥,水族農民仍普遍採取牛踩肥的辦法來積肥。他們在耕牛休閒的時候,將其圈養,把牛吃剩下的青草墊在圈內,適時加入墊圈土,讓牛把糞尿和草土踩混在一起,漚成肥料。

少數民族水族少數民族水族

耙田工具。耙田是為了耙碎田中的泥塊,耙平水田,使稻子有疏松的生長土壤,且能均勻受水。特殊的是,水族農民用“船耙”和“石耙”耙田。“船耙”是長1米左右的木製船形耙,“船底”是平的,底部外面朝下裝有木齒或竹齒。若用人拉耙,“船”內裝土或石塊來鎮壓;若牛拉耙,人則站在“船”內駕馭。石耙就是一塊長方形石條,條石兩頭鑽孔穿繩牽引,條石底面有粗的刻紋。石耙的主要作用不是耙田,而是磨平。

灌溉。水族地區灌溉得自然之利。在高于水田的山谷修塘堰或河壩蓄水,然後開渠引水灌溉,或直接引山泉溪流到田頭灌溉。田高水低處,也使用筒車、翻車(龍骨車)等古老的提水裝置。

水族地區廣泛流行“活路頭”生產習俗。“活路頭”是當地土語,“譯”為國語是“幹農活的領頭人”。水族村寨裏的重要農活,如犁田、耕田、育秧、插秧、收割等,全寨各家都要等“活路頭”開始幹了,才能開始幹。農時到來,“活路頭”擇吉日,舉行簡單的儀式,象征性地犁一壟地,插幾蔸秧,或割幾把稻子,其他人再開始在自己承包的田地裏幹這項農活。這種習俗起碼有兩個含義,其一是對農業生產的重視,其二是“活路頭”是種庄稼的老把式,他們根據氣候掌握農時的經驗有一定的科學性,跟著他們幹可獲好收成。

水族在農業生產中有明確的性別分工。“女不犁田,男不插秧”是傳統,誰若違反,會遭到非議。過去,曾有缺勞動力的家庭,婦女女扮男裝在夜裏犁田的。男人犁田、耕地、整修田埂。這些活兒較費力,且泥裏水裏的拼搏,對婦女來說確實困難。這並不是說婦女不辛苦,插秧、割秧、挑禾等,不說別的,僅就腰來說,一天下來,幾乎都有“快要累斷了”的感覺。

經過世世代代的辛勤勞作,水族人民把自己生活的山山嶺嶺打扮得像鳳凰一樣。波光 粼粼的梯田,花果累累的園林,層層疊疊的幹欄木樓,堆綠砌翠的樹木,歡快流淌的泉溪,就像鳳凰光彩美麗的羽毛 。山鄉美景,田園風光,泥土氣息,自然的美、淳樸的情,與城市的繁華共同交響,演奏出偉大祖國的時代樂章。

文化藝術

水族有自己的語言,屬漢藏語系壯侗語族侗水語支。

少數民族水族少數民族水族

水族原有一種古老的文字,稱為“水書”,造字方法有象形、會意、諧音和假借,則通用漢文。

水族的文字,僅存400餘字。

水歷是水族的一種傳統歷法,以陰陽合歷為依據,加進了天幹地支和陰陽五行。水歷把一年分為十二個月,四個季節,三個月為一季。

文學

水族的文學源遠流長,尤其是民間文學色彩斑斕,深刻地反映了水族人民的歷史和生活。水族民間文學按文體形式可分為散文體文學作品和韻文體文學作品。散文體文學作品主要是神話、民間傳說、民間故事、寓言等,流傳下來的神話傳說有《人類起源》、《牙仙造人》、《十二個仙蛋》、《燃火》、《海黑》等,民間故事《兩個媳婦》、《美女樹》、《石獅嘴裏含珠寶》、《金鳳凰》、《兄弟情》等都是水族民間文學中的精品。

水族的韻文體文學作品主要是指那些有特殊節奏,音韻、章句和曲調等特征可以用來歌唱和吟誦的文體,即史詩、敘事詩、歌謠、民間說唱文學等。

民歌民樂

水族的民間音樂有其獨特的民族風格,尤其是民歌,形式多樣,可分為雙歌、單歌、蔸歌、調歌和詰歌五種。

水族

水族的民歌按其慣稱分為單歌、雙歌、蔸歌、童謠、調詞、詰詞、喪葬歌等。單歌在山野演唱,遇事而歌;雙歌是水歌中最富特色的一種說唱形式,既有敬酒、祝賀、敘事的雙歌,也有寓言性的雙歌;蔸歌是由若幹首歌片語成的歌;調詞即調歌,是近似朗誦的念唱;詰詞是談古論今的歌謠。

雙歌,水語稱為“旭早”,“旭”就是“歌”的意思,“早”就是“雙、對”的意思。水族的雙歌又分為兩類,一是敬酒、祝賀、敘事類雙歌,二是寓言性雙歌。

單歌,水語叫“旭擠”,“擠”就是“單”的意思。單歌演唱時有單唱、雙唱和集體唱三種形式,單唱是一人唱或者是一男一女對唱,雙唱是以兩人為一方對唱,集體唱是以三人以上為一方對唱。

蔸歌,水語稱為“旭紅”,就是“一篼、一蓬、一叢”的意思,演唱時為兩人以上,多則不限,也分說白和吟唱兩部分。

調歌可分為婚嫁調歌、喪葬調歌、日常生活調歌等。

詰歌,又稱“詰俄訝”,是一種講述古理古規的詞,通常以念唱為主。可分為婚嫁詰歌、喪葬詰歌、評理論事詰歌三種。

水族樂器主要有銅鼓、大皮鼓、蘆笙、嗩吶、胡琴等。其中銅鼓和大皮鼓最為流行。

銅鼓是水族人民傳統的民間樂器,有悠久的歷史,分公鼓和母鼓兩種。公鼓的鼓面和鼓體本身做工較為精巧,音色圓潤洪亮,母鼓的形體較粗重,聲音不如公鼓洪亮。

銅鼓多在節日、祭祀、喪葬或者盛大慶賀活動中使用,多由兩人共同演奏。

大皮鼓也是水族地區流行的一種打擊樂器,把整筒圓木刨光鏤空,用硝製的牛皮蒙住鼓的兩頭,粗約100釐米,長約150釐米,多和銅鼓同時使用。

音樂歷史

原始社會時期的水族音樂

水族的原始社會時期系指從人類起源到氏族社會末期的歷史階段。 水族(5張)這一時期的水族音樂創作大多圍繞著天地山川、日月星辰、人類起源、動植物的起源而展開。這些口頭創作多用韻文體,于是便形成了一種緊貼語言的講唱型古歌,水語稱“旭濟”(意為創世歌)。

水族

由于有了吟唱音調,較之于語言的直敘更為生動感人,加之它集中的反映了水族先民在探索自然、解釋自然、改造自然的若幹思想,因而得到廣泛流傳。在創造和發展中,水族先民還塑造了許多與實際生活息息相關的神靈,繼而有了相應的祭祀活動,最原始的歌舞亦隨之萌生;“旭濟”古歌便為民眾性的聚會,祭祀場合所必唱。

“旭濟”古歌(創世歌)的內容可大體歸納為三方面:開天闢地;人類起源;氏族鬥爭。

“旭濟”當產于遠古,是最古老的歌曲,是水族音樂的“活化石”。

封建社會時期的水族音樂(前206——1840)

在漫長的封建歷史時期裏,水族人民深受奴隸主、封建王朝和領主、地主階級的壓迫和剝削,世世代代過著食不果腹的貧困生活。由此可以看出,社會構成的基本點已經是階級和階級鬥爭,社會生產力的發展緩慢而又不斷前進,水族音樂作為經濟基礎派生出來的觀念形態,作為時代的鏡子和實踐的反映,必然要受到這一狀況的影響和製約。

因而多以趨于復雜化的社會生活與階級鬥爭為內容;人與自然關系的作品裏,減少了幻想的成分,一般都扣住勞動這一主題。社會的人取代了虛渺的神,成為作品的主人公。

另一方面,水族先民在黔、桂邊境定居以後,由于較為稠密的集中聚居,相對穩定的農耕生活,使其民族的語言和文化得以較好的發展。特別是明初的“調北填南”,大量漢族移民遷入,帶來了先進的生產技術......促進了經濟的繁榮。經濟的發展刺激文化的進步。

而團結和睦的民風,青年男女社會生活的興盛,民間往來頻繁,使得民間民眾的歌唱活動逐步社會化,有了固定的歌唱場所和歌唱節日,以及相應的歌唱習俗,生活、生產、情愛、婚嫁、喪葬、祭祀、節日的歌唱成為水族社會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民間歌曲反映的生活內容亦更加豐富。比如:生產勞動已有了分類成套的生產歌,也有了詠嘆貧富懸殊不合理作品。和這種廣闊的社會內容相協調,原始社會較為單一的音樂品種,也逐漸變化、發展、定型成為了社會功能為主要特征的單歌、雙歌、蔸歌、調歌等各種歌種。

社會主義社會時期地水族音樂

1949年12月6日,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了三都縣城,1950年1月13日三都縣人民政府成立,水族人民做了新時代的主人。1957年1月2日,根據國務院決定,三都水族自治縣宣告成立。昔日偏僻閉寨、生產落後、人民貧困的水族地區展現了它的勃勃生機。一批取材于現實生活、歌頌黨、歌頌社會主義、鞭撻阻礙社會發展的陳舊習俗,具有強烈時代精神的新民歌紛紛涌現。

它凝聚了水族人民的愛憎,它展現了對毛主席和社會主義的深情厚意和對未來美好生活的向往。在這一時期,水族民間音樂又出現了兩種新的歌種:新民歌和兒歌。

舞蹈

水族舞蹈水族的傳統舞蹈主要有銅鼓舞鬥角舞蘆笙舞

銅鼓舞,水語叫“丟壓”,是“跳銅鼓”的意思,多在節日、祭祀或喪葬時演出。銅鼓舞是一種男子集體舞蹈,參加人數不限,但須為偶數。

鬥角舞,又叫“鬥牛舞”,常在祭祀、節慶和喪葬時演出,其動作表現了水族人鬥牛時的一些場面。這種舞在開春時便停止,在稻秧拔節抽穗後又開始跳,有季節性。

蘆笙舞,水語稱“是蹈”,多在祭祀、節慶和喪葬時演出。表演者多為三男六女,他們穿著彩色的古舞衣,腰系白雞毛彩裙,頭纏紅色或深灰色包頭,上面插著銀花和雛尾。表演時,也是由一男子吹著最小的蘆笙在最前面領舞,其他人緊跟後面隨著節拍起舞。

宗教節日

宗教

過去信仰萬物有靈,崇拜多神,其中大多數信是佛教。認為古樹、巨石、井泉都有神靈。生死、疾病、災荒等都請巫師佔卦念經,殺牲祭鬼,尤其以魚祭祀為其特點。19世紀末、21世紀初,曾傳入天主教,但信徒不多。

在一些邊遠的山區,水族人有掛獸骨崇奉神靈的習俗。人們獵獲虎、豹、野豬、野牛、熊等動物後,習慣把獸角或頭骨整齊懸掛在牆壁上或懸吊在門上。有的地方宰牛祭祖時也留頭角懸掛,使野獸、鬼神望而生畏,不敢進寨侵害人畜,同時也顯示家庭的富裕與主人的獵技。

節日

水族有許多傳統節日,主要有端節卯節蘇寧喜節薦節敬霞節等,最隆重的當推“端節” 。

端節

端節端節

,又叫瓜節,水族人稱之為“借端”,“借”就是水語“吃”的意思,是貴州省三都水族自治縣、都勻、獨山、荔波等地的絕大多數水族地區都過這一節日,與漢族的春節相似。

水族有自己的歷法,“端節”是以水書水歷推算出來的。就選擇在水歷十二月至次年二月(相當于農歷八月至十月),每逢亥(豬)日,各地依傳統分批過節。時值大季收割、小季播種,也是水歷的年末歲首,因此是辭舊迎新、慶賀豐收、祭祀祖先的盛大節日。

在水族中,有“過端不過卯,過卯不過端”的傳統區分,而且各地區過節的先後次序是不能顛倒或混淆的。關于這種風俗,較一致的傳說是,古代水族的祖公拱登有兩個兒子,哥哥被分住到上邊內外套地區,弟弟被分住到下邊的九阡地區。原先約定好,豐收後到祖公處團聚慶祝。後來感到相距路遠,往來不便,就決定哥哥過端節,弟弟過卯節。時至今日,各地水族基本上是同宗同姓的一同過節。

端節時,青年男女在“端坡”周圍奏樂歌舞,而且舉行賽馬、鬥牛、文藝演出、放映電影、親友歡聚會餐等活動。鄰近的苗、侗、布依、壯、瑤、漢等兄弟民族上萬人前來參加。

端節之前,家家灑掃庭院,居室內外收拾得幹幹凈凈。節日的前一天,過節村寨敲響銅鼓,辭舊迎新。節日裏殺雞宰鴨吃新谷,並要以鮮魚燉湯,準備好新米鮮湯招待親朋。除夕(戌日晚)和初一(亥日)晨祭祖,忌食葷,供品不能有魚以外的其它肉類,忌葷但不忌魚。祭祖的主品是魚包韭菜,原因是傳說先人們曾以九種菜和魚蝦做成的葯驅除過百病。它的做法是將韭菜、糟辣及蔥、姜、蒜等調味品填進洗好的魚腹,捆扎後清燉或清蒸而成。

端節端節

卯節,水語稱之為“借卯”,隻是三都縣九阡地區和與之相臨的荔波縣部分地區水族人過的節日。與端節一樣,也是分期分批過節,日子要選在插秧結束之後的水歷九、十月(陰歷五、六月)的卯日,並以辛卯日為上吉日。不過卯節是分四批輪流過。由于“端節”和“卯節”事實上都是過年,故過端節的地區不過卯節,過卯節的地區不過端節。

蘇寧喜節,水語是“水歷四月醜日”的意思,水族民間節日,時間在水歷的四月醜日,即農歷十二月醜日。據水族傳說,這一天是“生母娘娘”向人間送子嗣的日子,所以又叫“娘娘節”,節日的主要內容就是祭祀生母娘娘。

薦節,水語是“正月”的意思,也叫“借薦”,是受漢族過春節的影響而產生的一個節日,實際上也就是過春節。過薦節的地區一般不過端節和卯節。

敬霞節,“霞”是水語“水神”的意思,敬霞又叫“拜霞”,也就是敬拜水神,是水族人原始宗教崇拜的一種具體體現,主要在三都縣九阡地區及其毗連地區過此節。敬霞節並非每年都過,相隔兩年、六年、十二年不等。具體時間有水書先生根據《水書》推算。

風俗習慣

服飾風俗

水族男子穿大襟無領藍布衫,戴瓜皮小帽,老年人著長衫,頭纏裏布包頭,腳裹綁腿。婦女穿青黑藍色圓領立襟寬袖短衣,下著長褲,結布圍腰,穿綉青布鞋。

水族服飾水族服飾

水族男裝從20世紀40年代起就與周圍漢裝無大差別,倒是婦女服飾至今仍保留有鮮明的民族特征。水族婦女織的“水家布”(即九阡青布)紗質精細均勻,所染青、藍、綠色皆深透耐洗,早在百年前就聞名遠近。水族獨創的豆漿畫印染工藝技術,相傳已有700多年歷史,其印染品更是深受人民喜愛。

水族女服多以水家布縫製,無領大襟半長衫或長衫。長衫過膝,一般不綉花邊。而節日和婚嫁盛裝與平時截然不同。婚禮服上裝的肩部一圈及袖口,褲子膝彎處皆鑲有刺綉花帶,包頭巾上也有色彩繽紛的圖案。頭戴銀冠,頸戴銀項圈。腕戴銀手鐲,胸佩銀雅領,耳垂銀耳環,腳穿綉花鞋。新娘子往往被打扮得花枝招展,風採翩翩。此外婦女刺綉的背帶更有藝術性。說是“帶”,實際上是一塊刺綉華麗的“T”形“簾子”,上端兩邊有帶,“簾子”的大小可包住幼兒。它是將白色馬尾纏繞上白絲線,再加上其它色彩絲線,先把各種圖案分別刺綉好,最後將綉好的圖案拼鑲到背帶布料上做成的。背帶美觀實用,是母親給出嫁的女兒最好的禮品。

水族婦女在婚前喜用淺藍、綠色或灰布做成便服長衫,上衣多以綢緞為衣料。衣身衣袖都比過去收縮,顯得貼身利索有曲線美。胸佩綉花長圍裙,頭包青白布長條巾,素雅文靜。已婚婦女的袖口、環肩、褲腳口,都鑲一道藍桿花邊做裝飾。長發梳成一把盤于頭頂,從右側插梳子固定。有的婦女在頭巾外又橫扎白巾,有的直接用花格方頭巾包頭,傳統而不失時髦。

婚俗禮儀

水族婚俗留有較濃的傳統色彩,講究明媒正娶。婚前,男女青年可以利用節日及趕集時的對歌活動交遊相戀。即使自由戀愛定的情,也得明媒正娶,否則不合禮俗,要受歧視。青年男女相愛後,先托人告訴雙方家長。若家長表示願意,男方才請媒人去女方家送禮定親,並擇定吉日,派人抬著豬仔去女家“吃小酒”。正式迎親時,再抬大豬到女家“吃大酒”。酒宴上要唱敬酒歌,女主人每唱一首歌,客人就得幹一杯酒,以喝醉來表現主人的盛情。接親與送親,男女雙方的家人不參加,除少數地方由新娘的兄弟背新娘送至夫家外,多數是盛裝的新娘打一把故意撕開一條縫的紅傘步行在前,接親的伴郎、伴娘及抬著嫁妝的長隊緊隨其後。一般是于中午出娘家門,傍晚六七點鍾進夫家門,吉時不到不得進門。新郎家的親人在新娘進門前外出回避,新娘進屋後才能回家。新婚之夜,伴娘與新娘同宿,第二天新娘即回門去娘家住。婚期之後,新郎再去請新娘回來,開始夫妻生活。有些新娘第一次回門就長達一兩個月時間,謂之“坐家”,實際上是“不落夫家”婚俗的殘存餘音。新娘出嫁的路上,最忌諱打雷變天,因此婚期在秋冬舉行。

水族婚俗水族婚俗

水族有招贅的習俗,男方入贅女方家,婚禮程式大同小異,隻不過以女娶男嫁的方式進行。婚後夫妻感情不和也可以離婚,但限製甚嚴。若是女方先提出,則要償還男方結婚時花費的錢財。

在過去的水族社會裏,還盛行著一種姑舅表婚的習俗。即姑母的女兒得嫁給舅父的兒子作“回頭親”。如果舅父無兒子或者年齡不相稱,才允許對外開親,但得付給舅父一份外甥出嫁的資財,又叫“外甥錢”。

水族姑娘出嫁後要完成的第一件事是挑水。

禁忌方面

日常方面

命帶"三丁六甲"的人忌吃狗肉、羊肉和斑鳩肉,否則認為會眼瞎、腿瘸。每年陰歷八月下旬起至十月上旬,每逢亥日(共四個),就是水族人民過"端"節的日子。過節期間忌葷腥,點燈也忌用桐油。

少數民族水族少數民族水族

臨出遠門最忌煮飯不熟和摔破碗、掉筷子,生怕途中遇難回不了家。

無風無雨而山崩樹倒,蛇、蟻進家或馬蜂在家做窩等,都認為是不祥之兆。

忌見大群烏鴉出現,認為這樣地方必有亂事。

忌飛鳥屙屎掉在人身上,認為這樣出行不利或是預報凶事。

忌野獸進寨,認為野獸進寨是全村有禍的征兆。

忌見孕婦。做事時,有孕婦看見,會失敗。

忌見異性如廁。要出門辦事時,碰到異性解手,認為會走酶運,會辦事不利。

忌豬、牛進家,認為這樣是極大的不祥,要把進家的豬、牛殺掉敬神。

忌狗一胎僅生一子,豬一胎僅生二子,忌雞在酉時叫。

婚姻方面

結婚之日忌打雷,否則認為是大不吉而終日懸懸,因此水族人結婚多在冬、臘月。

結婚時辰未到,忌新娘進入新郎家,怕以後新娘不跟丈夫住在一起。

新娘進新郎家門時,要跨馬鞍、跨火盆,忌踩門坎,怕將來新娘不落夫家。同時,男家一切人都要回避,待新娘進新房後,家人才會聚問好。

生育方面

產婦未滿月忌入別人家;產婦家在產後三日內也忌別人進來,怕踩子孫。若有人進來,產婦家要招待來客吃一頓飯;婦女生產,外婆來看女兒,忌進產房,怕不能回家;產婦忌食生鴨血、貓、蛇、蛙肉。

喪葬方面

人死後,同一區域的族人一律忌葷食素(魚類除外)。女子死了,娘家夫家兩族人都吃素,一直到落土安葬為止。

已出嫁的女子,不許死在娘家,即使娘家許可,全村人也要反對,認為對全村不利。

活人眼淚忌滴在死者身上,怕死者找不著投胎的路或遭雨淋;死者壽衣要穿單數;死人入殮時,忌穿棉衣,怕子孫耳聾。

民間工藝

普通工藝

水族的民間工藝主要有剪紙、刺綉、染織、編織、銀飾加工、陶瓷、雕刻等,其中刺綉、染織和雕刻最為有名。

水族刺綉水族刺綉

剪紙:水族的民間剪紙藝術歷史悠久,剪紙的內容多種多樣,有表現吉祥的龍、鳳、麒麟、梅花鹿,也有花鳥魚蟲等自然現象,造型千姿百態,生動別致,栩栩如生。

刺綉:水族婦女的刺綉藝術價值很高,種類也很多,主要有平綉、馬尾綉、空心綉、挑綉、結線綉、泡綉等。

編織:水族的編織主要是竹編,他們用竹子編織成席子、躺椅、坐椅、鬥笠、簸箕、籃子、魚簍、雞籠等日常用品。

雕刻:水族的雕刻工藝十分發達,主要有木雕和石雕。水族的木雕多見于房屋的窗花雕刻,床沿雕刻等,雕出的圖案諸如龍鳳成祥、花鳥浮雕等都很美觀大方。

馬尾綉工藝

水族馬尾

馬尾綉工藝馬尾綉工藝

綉工藝,主要體現在製作技藝與方法:一是取馬尾3--4根作芯,用手工將白色絲線緊密地纏繞在馬尾上,使之成為類似低音琴弦那樣的馬尾白色預製綉花線;二是按照傳統刺綉紋樣或剪紙紋樣,將這種馬尾白色綉線盤綉于花紋的輪廓上;三是用7根彩色絲線編製成的扁形彩線,添綉在盤綉花紋的輪廓中間部位;四是其餘部分按通常的平綉、挑花、亂針、跳針等刺綉工藝進行。

水族有養馬賽馬習俗,馬尾綉應運而生。以絲線裹馬尾刺綉製作圖案的好處是馬尾質地較硬,能使圖案不易變形,馬尾不易腐敗變質,經久耐用;還有馬尾上含有油脂成分,利于保養外圍絲線光澤;另一奇特之處就是綉品上綴有形如古代錢幣的銅飾,以紅線穿貼于馬尾綉片裏,如星星點點的小花,除了做裝飾外,水族同胞認為,銅有驅邪避凶的功能。在封建社會,銅是鑄幣之物,一些朝代嚴禁民間鑄銅,馬尾綉裏卻綉有銅飾,這充分體現了水族馬尾綉的珍貴文化藝術價值。

據調查分析,水族馬尾綉工藝絕活瀕臨消亡的邊緣其主要原因有:水族地區過去多以村寨中技藝高超的老年婦女傳授馬尾綉刺綉工藝,世代相傳。由于歷史的原因,很多技藝高超的老藝人沒有傳下手藝就辭世。

掌握馬尾綉全面工藝、具有深厚功底的婦女人數極少,大多數是老藝人。解放初期,這些剛剛學會手藝的民間藝人,遭到“文化大革命”沖擊,馬尾綉藝人後繼乏人。由于現代教育、升學、工作、“打工潮”的出現,以及工業化生產、現代文化、審美觀念的沖擊,使得年輕女子極少願意學習馬尾綉工藝和願意使用馬尾綉工藝品,認為不合時尚,既費時費事,賺錢又少。如今的馬尾綉工藝製品質量下降,其工藝質量很難達到古代精品近似的水準。

被貴州省文化廳授予“水族馬尾綉藝術之鄉”稱號的三都水族自治縣中和鎮水族人口佔全鎮人口的99%,當地水族女子從小就開始學刺綉。馬尾綉背帶在水族生活禮儀中具有特殊意義,水族妹子出嫁後,生育第一個孩子時,馬尾綉背帶以及馬尾綉銀佛童帽作為富貴吉祥的象征,是外婆(或舅母)探視新生兒的必備禮物。 而且水族妹子隻有在出嫁後生育第一個孩子時,母子才能享受此殊榮。此後,該女子不管生育多少個孩子,娘家都不會再送馬尾綉背帶,先前送的馬尾綉背帶便一直背孩子們長大成人(背帶完成使命後如果還完好結實,就會成為該戶人家的“子孫背帶”)。一般來說,每個水族妹子一生中隻能接受娘家送的一條馬尾綉背帶,就算改嫁再生孩子,娘家都不會再送背帶。

馬尾綉工藝馬尾綉工藝

這種傳統的主要原因是馬尾綉背帶製作工序繁雜、價格昂貴、經久耐用,娘家人希望自家女兒婚姻穩固,家庭幸福美滿。

水族水家布

水族主要居住在雲貴高原東南部的曲嶺山脈以南、都柳江和龍江上遊。水族源于中國古代"百越"族系,經濟以農耕稻作為主。

水家布水家布

為防毒蛇扎花邊

大多數已婚婦女的衣服都有花邊。傳說很早以前,水族人民居住的地方山高林密、雜草叢生、毒蛇為患。一個名叫秀的水族姑娘,用彩色絲線在衣領、袖口、襟邊、褲腳上綉上一條條紅紅綠綠的花邊,又在鞋上綉上一些花草。她穿上這身衣褲和鞋子,獨自去深山密林中砍柴,果然毒蛇見了她就逃走了。此後,水族婦女綉花邊的衣服逐漸傳承下來。

多種紋理的“水家布”

水族的紡織和印染技術有相當高的水準。百餘年前就已聞名遠近的"水家布",紗質細,織工精細均勻,染色深透,耐洗不褪色。除平紋布外,他們還能織出"人字紋"、"斜紋"、"花椒紋"和"方格紋"等多種紋樣。

豆漿印染天下無雙

水族人民獨特的"豆漿印染"技藝,相傳已有七百年的歷史。他們先將硬紙板鏤成各種花鳥及幾何圖案,然後將模板平鋪於白布之上,再刷上特製的黃豆漿,待豆漿乾透後即浸入靛液缸中浸染,最後洗凈曬乾刮去豆漿,即呈現出藍底或青底白花圖案。

獨具特色的馬尾綉

水族人民還擅長於刺綉,尤以"馬尾綉"獨具特色。先將白色馬尾纏繞上白絲線,用其勾勒出各種圖案輪廓,中間用彩色線填充綉製,使之構成一幅結構完整、形象生動、色彩艷麗的精美圖案。用此法綉成的"馬尾綉背兒帶"、"綉花鞋"、"綉花帽"馳名中外。

英雄事跡

反帝反封

為了反抗歷代反動統治階級的壓迫,水族人民進行過多次英勇的鬥爭。早在北宋時,包括水族先民在內的“撫水州”僚人就曾掀起過多次反抗宋朝壓迫剝削的武裝起義,以大中祥符九年(1016)的反飢餓武裝暴動為最著名。1855年在太平天國革命影響下,潘新簡領導水族人民在今三都縣九阡地方舉行武裝起義,參加者以水族為主,人數達萬人之多。起義爆發後,他們隨即聯合古州“七十二寨”的苗族、侗族起義軍圍攻荔波縣城,一舉擊潰清軍五個營,聲勢大震。1858年至1866年,水族、布依族、苗族起義軍與太平軍石達開部互相配合,在黔南地區開展了英勇鬥爭。此外,水族人民還參加布依族羅光明領導的上江農民起義和苗族領袖張秀眉領導的農民起義,前後堅持鬥爭達18年之久。

水族人民的優秀兒子鄧恩銘,是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1921年,他出席了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山東與國民黨反動派進行過英勇不屈的鬥爭,並曾兩次回貴州,對水族地區的革命鬥爭有一定影響。1931年光榮犧牲。1930年,廣西左右江紅軍全力北上,途經水族地區,宣傳中國共產黨的革命綱領,組織民眾進行反壓迫反剝削鬥爭,播下了革命火種。1944年,日本侵略軍侵入黔南,水族人民自動拿起武器,在九阡地區一舉殲滅日寇100餘人。

英雄鄧恩銘

鄧恩銘是水族在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知名度最高的人。他有如此影響,其因有二,第一, 是中共一大代表,凡是知道中共是怎樣建立的人,都知道他;第二,2001年6月2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郵政局發行《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一)》紀念郵票一組,鄧恩銘的光輝形象在第三枚郵票上,凡是集郵的人或收到貼有這枚郵票的郵件的人,都會知道他。

鄧恩銘鄧恩銘

鄧恩銘,于1901年1月生于貴州省荔波縣水浦村的一個水族勞動人民家庭。1917年秋,他國小畢業後,因家境困難,赴山東省投奔自己的二叔,進入濟南市省立第一中學讀書。在五四運動中,他走上革命道路,被選為一中學生自治會的領導兼出版部部長,主編校刊。在此期間,他與王燼美同志結為戰友,並進一步接受了馬列主義。1920年11月,組織勵新學會,創辦《勵新》半月刊,並參與組織山東共產主義小組。1921年7月與王燼美一起作為山東代表出席中共一大,次年赴莫斯科出席遠東各國共產黨及民族革命團體第一次代表大會。回國後,任中共青島市委書記、山東地委書記,領導膠濟鐵路工人和青島日商紗廠工人大罷工。1927年任中共山東省委書記。1928年12月在濟南被國民黨反動派逮捕,曾領導越獄鬥爭。1931年4月5日,英勇就義,年僅30歲。作為無產階級革命家的鄧恩銘,英名不朽,精神永存。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