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演員 -飾演閒角和路人等的演員

民眾演員

飾演閒角和路人等的演員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民眾演員或稱 臨時演員,香港俗稱:茄哩啡、臨記或路人甲,是指飾演閒角如販夫走卒、餐廳內食客和路人等的演員。由于他們的性質與傳統戲曲中的跑龍套類似,所以有時也會稱為跑龍套。在電影、舞台或電視節目中,通常會以短期契約製聘用這些演員,稱為"臨時演員",香港俗稱"臨記",臨時記錄演員。

  • 中文名稱
    民眾演員
  • 外文名稱
  • 詞    性
    名詞
  • 拼    音
    qun zhong yan yuan

民眾演員區別

綜合分析起來,一個人之所以任勞任怨的擔當民眾演員,主要有三個方面的目的。

1.民眾演員,是指頻繁地出沒在各個影視劇組裏、每天都要早出晚歸、而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等待導演的招呼、一天的收入就幾十元的人群,他們有的是為了掙錢,有的是為了演戲成名,有的僅僅為了追星。更多的時候隻是默默地甘當主演的“綠葉”。

2.(臨時性質)--最基層的表演愛好者,為了理想而努力的人群,很多著名演員都是從這裏起步的!

跟組演員--跟隨劇組的演員,隨時為劇組提供缺乏的演員要求!

特約演員--在某個電影或者電視劇中,隻有幾面之緣的演員,偶爾說上幾句台詞出現幾張面孔!

角色演員--在電影或者電視劇中承擔一個人物的演員!

龍套王

2012年,九零後的王欽邦,孤身一人來到中國橫店影視城,成為一名民眾演員,默默的努力奮鬥者,他不堪平庸,大膽的娛樂圈黑暗的一面,他一年之內參加演出了百餘部影視作品,被廣大網友譽為:“龍套王子”。

2012年三月份,他寫了一篇自己的文章“民眾演員的真實經歷”這篇文章因為太勵志了,點擊率突破千萬,又被網友們譽為:“勵志哥”。

他因為一直堅持著自己做人的原則,他說:“隻要能拍戲就行,演員不分高低貴賤,角色不分誰大誰小,我喜歡拍戲,就算是民眾演員,我也會很認真的表演。”

民眾演員王欽邦從2012年至2013年參演的主要作品有:《笑傲江湖》《隋唐英雄》《隋唐演義》《蘭陵王》《聊齋》《華胥引》《少年四大名捕》等

收入

在上海,一般的民眾演員幹8小時/一天的報酬是50元,,如果加班的話一天也就拿五六十元到七八十元不等。對很多人來說,雖然一天50元是很低的酬勞,但是許多民眾演員認為還是可以接受的,因為他們熱愛“演戲”,即使這個“演戲”僅僅是在鏡頭前一晃而過,他們也是覺得很值。有的民眾演員若是剛開始接觸上演戲這行,隻要能參與拍攝就很高興,不在乎這點錢。

民眾演員

在橫店,這個國內規模最大的影視外景拍攝地,長年駐扎著四五千人的民眾演員,橫店影視城群演的工資為一天40元,工作8小時。逾時後一小時加5元,超過12點一小時加10元。早上5點之前起床拍戲10元一小時。

按照規定,民眾演員一般每天工作8個小時,劇組負責民眾演員們三餐。但是,由于拍攝的需要,不少民眾演員需要加血包、哭喪、淋雨,劇組要發紅包5元——10元。

民眾演員如果做到“特約”級別了,收入自然就會高一些。所謂的“特約演員”,就是在戲中有台詞的民眾演員。如果一天能拿到一兩百元的民眾演員就說明他(她) 確實有“戲”,也就是說能在戲裏說上幾句台詞,或露個臉什麽的。這就要靠機會和有圈內人推薦。

生存狀態

當一名演員,是許多人尤其是年輕人的夢想,都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和那些風採照人的大明星一樣,被別人追逐著要求簽名。這種願望可能對大多數人的一生來說都不可能實現,都永遠隻是一個“白日夢”。

賴維波:校園傳奇

2009年7月,在讀大學的賴維波與孫儷、鄭中基、梁詠琪、曾志偉等數位明星到廣東惠州南昆山參與了電影《越光寶盒》的拍攝工作。賴維波在劇中扮演一名兵將。

陳廈平:“跑龍套”科級幹部

身為廈門市一名公務員,而且還是工商系統的科級幹部,47歲的陳廈平先生之所以能夠頻頻高調亮相媒體,就在于他的“兼職”——民眾演員。

最讓陳廈平先生津津樂道的就是張紀中版本的《西遊記》,他在片中出演了三個角色。陳廈平的第一個角色是被孫悟空喊出來的山神,第二個角色則是西域玉華國的典膳官,《西遊記》在福建外景拍攝期間,他又出演了高老庄的高老爺——豬八戒的岳父,這戲份可就不一般了。

李麗:組織老阿姨群演團

僅僅因為在公園扭秧歌時被陌生人誇了一番,她就組織起一個退休老阿姨的民眾演員團隊。自稱是搬運工人出身、63歲的李麗,就是那種說幹就幹的直爽人。

幾年前,李麗退休了,她經常會到廈門一些公園去唱歌、跳舞。有一次,在廈門中山公園扭秧歌時,李麗碰到一個小伙子,對方連連誇李麗跳舞好、唱歌也不錯,如果願意不妨到他們的劇組做民眾演員。

在電視劇《瞧這一家子》中,李麗扮演了一位老阿麼,負責看管一名五六歲的“孫子”。李麗自稱會唱5000多首歌曲,包括300多首閩南語歌曲,她平時要到廈門老年大學去上課,為此結識了一大幫的好姐妹,而這些好姐妹都成了李麗鐵桿的民眾演員之一了。

趙俞林:玩雕塑的“群頭”

42歲的趙俞林女士來自北方,已經在廈門定居近20年了,先後做過日租房、房產中介、機票代理等,如今專職從事陶藝。趙俞林女士師從廈門工藝美術學院資深陶藝教師學習陶藝多年,盡得其精髓,又結合自己獨特的造型創意,創作出了眾多別出心裁的陶藝作品。

擔當民眾演員已經有好多年了,趙俞林女士目前也算是一名“群頭”,手上有著幾十號民眾演員的名單,每個民眾演員居住哪裏、適合扮演什麽角色、拍戲的時間能否安排得過來等,趙俞林女士都是了如指掌,並且與許多民眾演員建立了深厚的個人感情。

參與了很多的影視拍攝,最令趙俞林女士印象深刻的是電影《查無此人》,趙俞林女士在片中扮演一位留學美國的人士。片中有這麽樣一個場景,趙俞林女士需要面對“逝世”的同學痛聲哭泣。這對于很多專業的演員來說都是高難度的,更別提民眾演員了。預想不到的是,趙俞林女士的表演一次性通過,並且獲得導演的好評。

楊錦煥:“不務正業”的老板

楊錦煥一直在忙著參加廈門衛視《我愛閩南語》《愛尚風雅頌》以及《2011年廈門春晚晚會》等節目的錄製。在剛剛過去的元旦三天假期,楊錦煥連軸轉地拍戲,經常忙到凌晨一兩點鍾才回到家中,早出晚歸著實累得夠嗆的。別看“80後”的楊錦煥年紀不大,他可是四個餐館、咖啡廳的老板呢。

算起來,長得白白胖胖的楊錦煥也有三四年的“戲齡”了,曾經在《鋼琴密碼之駭客公敵》《空姐日記》等影視中充當民眾演員。而楊錦煥在廈門衛視《全民DV秀》欄目出演更是數不勝數了。

尹睿琪(尹亮)90後影視新人,從民眾演員開始演藝之路。

尹睿琪(尹亮)一個熱愛影視表演的90後大男孩,黑龍江齊齊哈爾人,1994年9月出生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一個普通人家,自幼喜愛美術,在美術方面曾獲得多項大獎,從國小、國中老師一直認為他以後會是一名優秀的從事美術方面的大學生,不曾想高中竟專攻影視表演,成了一名學習表演的學生。2013年將參加藝考,希望考入夢想的大學,未來成為一名優秀的影視演員、明星。

姚繼業:“90後專業海漂”的黑人演員

姚繼業,民眾演員,形象清麗、氣質不凡,河南鞏義人。1994年4月出生于河南省鞏義市南部的貧困家庭,自幼喜愛武術,為了圓“武夢”,2006年被父母送進河南省登封市嵩山少林寺塔溝武術學校。在校期間認真刻苦訓練,2007年5月2008奧運會開幕式導演張藝謀到塔溝選拔2008北京奧運會開幕式表演,學員被選入備戰2008北京奧運會開幕式訓練班,經過一年的艱苦的訓練,2008年8月8日登上2008北京奧運會的大舞台,成為開幕式《自然》2008名表演者之一。 2009年畢業以後被推薦到河南電視台《民眾故事》劇組實習,2010年8月至2011年9月赴新疆自治區拍攝紀錄片,任劇組生活製片,2011年11月至2012年3月古裝歷史劇《英雄》拍攝期間任現場助理,2012年初獨自在上海旅行時無意中碰到 上海車墩影視樂園招民眾演員,就抱著試一試的心理報了名,沒想到還真的被錄用了。從此以後,就不知不覺地喜歡上了拍戲,先後參拍過《X女特工》、《想火花像蝴蝶》、《海上孟府》、《終極征服》、《烽火佳人》、《上海灘之生死較量》、《愛在春天》等多部革命年代戲。代表作為《烽火佳人》、《愛在春天》

黃躍東

組織民眾演員的群頭

出于好奇,2011年6月,90後的啊東報名加入了電視劇《眉姐》的民眾演員中,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了,先後在《她的一生》、《囧人的幸福生活》、《老白有喜》、《第一次》等戲中客串角色。有一次劇組臨時需要一些學生角色民眾演員,不到3分鍾,劇組發了30元,讓他直呼:“這麽好賺啊!”2012年1月,他沒有繼續當民眾演員了,而是自己當起了“群頭”。如今的他已經小有名氣,來廈門拍戲的劇組一般都會找他要民眾演員。由于拍戲沒有時間性,一接戲,他腦子裏的弦就24小時處于緊綳狀態,也挺辛苦的,經常三更半夜還在招集民眾演員,半個月下來就要1000多元的話費,而且經常天沒亮就得起床,提前趕赴拍攝現場,確認所有的民眾演員是否到場

據悉, 90後的"海漂群演"的姚繼業和其他海漂演員近期正在參加大型史詩電視劇《尋路》在上海車墩影視基地拍攝,獲得高度評價。

民眾演員

招聘陷阱

網上存在 以各種公司名義在各大媒體和網站發布大量的虛假招聘廣告,承諾報銷路費而且不收費。但應聘者一旦到了他們的公司後,會被要求交納各種費用,少則幾百多則上千的報名費,照像費,保證金,和伙食費,而且拍戲不結帳,有的甚至騙財騙色,有志于做民眾演員的朋友一定要註意甄別。

民眾演員維權之困

2012年的《中國民眾演員生存現狀調查及對策研究》的資料顯示,浙江橫店影視城90%的民眾演員是高中以下文化程度,其中國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為82%,不少年輕民眾演員還未畢業就出來闖蕩。

許多招聘啓事幾乎都能看到類似這樣的提示:招民眾演員,無任何年齡、學歷、戶籍限製,無需經驗,帶上行李直接來影視基地,隻要有強烈的表演欲即可。“三無”性質的招聘要求,加上自由寬松又惹人羨慕的工作方式,使得民眾演員行業吸引了很多年輕人。但民眾演員的市場不規範,遭遇盤剝又難以維權的現狀,讓人感到觸目驚心。

許多業內人士和專家認為,要保障民眾演員的利益,可以建立一個協會性質的民眾演員機構,發揮類似職業介紹機構的作用,如此一來,既能縮小劇組以及民眾演員之間的交易成本,又能將民眾演員納入到公會,通過組織的力量來保障民眾演員的合法權益。

民眾演員地位的弱勢,加上沒有適當的市場規製,使得這個行業被普遍認為是最易于盤剝的對象,處處受氣、層層盤剝的現象在他們身上體現得甚為驚心。浸淫在這個行業一年以上的民眾演員,基本都有被騙的經歷,有被招聘中介騙的,也有被“群頭”騙的,以至于很多民眾演員隻能無奈地採取最原始的工作方式,即每日蹲守在北京電影製片廠門口,等候熟悉的“群頭”挑選。

有些地方為了拍攝方便,由一些“群頭”在影視拍攝基地旁租建院子,“圈養”民眾演員。比如北京八一影視基地、懷柔基地、河南黃河灘基地、涿州影視基地等,都有這種“圈養”的模式,這種交易方式相比直接由“群頭”把民眾演員推薦給劇組,多了一個環節:“院主”。由院主負責召集的民眾演員,既要給安排演戲的“群頭”一筆回扣,又要被院主克扣部分薪金,生活就更加困窘。

“圈養”式對于民眾演員來說,雖然能解決他們拍戲的戲源問題,但容易被“群頭”從經濟上控製住,利益得不到保障,有時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障。雖然民眾演員的利益一直受到侵害,但苦于處在弱勢地位,他們有時面對盤剝也很難聲張。據豐台警方相關人士透露,常常有民眾演員報警聲稱自己被毆打、被克扣酬勞,但由于缺乏證據,最後都立不了案。

“在供過于求的情況下,民眾演員市場是‘二道販’的市場,而不是民眾演員自身的市場。部分“群頭”掌握著劇組資源、民眾演員資源,民眾演員隻有依靠“群頭”搭橋才能獲得被僱傭的機會。在劇組——“群頭”——民眾演員這一鏈條中,民眾演員處于“食物鏈”的底端,沒有談判議價的機會和能力,隻能被動挨宰。

另一個困擾民眾演員行業的更為嚴重的問題是:民眾演員加入劇組拍戲,基本上不會簽訂契約,他們與“群頭”也大多是口頭約定,報酬按天計發。

民眾演員這一行業,之所以不簽訂勞動契約,有多方面的原因。

一是行業特殊性,民眾演員並不直接受僱于某一用人單位,而是與各劇組之間形成一種松散的合作關系,不受劇組的管理,也就是不具備勞動關系的典型特征。二是民眾演員的權利意識淡漠,不懂得如何保護自己的合法權利。民眾演員與劇組雙方之間的權利義務主要靠口頭約定,即使是最核心的內容如勞動報酬計算方式也是靠口頭約定,雙方一般不簽書面契約,這種建立在人際互信基礎上而不是契約上的合作是非常脆弱的。三是缺乏相應的法律規製,民眾演員與影視公司(劇組)的關系不具有典型的勞動關系特征,但這種特殊的用工形式究竟該如何規範,目前也沒有相關的法律規定。

民眾演員沒有勞動契約,說白了就是沒有用人單位的個體勞動者,職業風險很大。他們沒有穩定的工資收入來源,更沒有社會保險與住房公積金,也沒有其他社會保障,發生傷害事故時維權非常困難。

民眾演員未來發展

民眾演員不是契約演員,但是由于電視、電影中要求比較多,因此,未來需要的民眾演員應該會不少,這對于想要做兼職演員,又有時間的演員來說,還是比較好的。但是由于進入這個領域的人越來越多,因此,民眾演員之間的競爭性也會很大。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