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二代

民二代

民二代主要是指曾是“留守兒童”,曾隨“民一代”父母進城尋夢的“無根青年”。在他們身為“民一代”的父輩漸漸退出城市舞台的同時,他們陸續涌入大大小小的城市——在不屬于他們的高樓大廈間尋夢。這是一個數以億計、遊離在城市邊緣的龐大群體。他們的夢想與現實之間,有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在“留不下的城市”和“回不去的鄉村”之間。

  • 中文名稱
    民二代
  • 指    代
    留守兒童
  • 年齡階段
    80後、90後為主
  • 特    征
    三高一低

何謂二代

"二代"特指的是改革開放後出生的一代人。"二代"是和"一代"相對應的一代人。具有不同特質和階層歸屬的"一代"是在改革開放與社會變遷的過程中逐漸形成的,並且他們的物質條件、教育方式等從一定程度上"遺傳"給了他們的子女("二代"),"二代"在思想觀念、行為方式、社會地位等方面的特征與"一代"密切相關。

族群特征

農民工二代以80後、90後為主,以"三高一低"為特征:受教育程度高,職業期望值高,物質和精神享受要求高,工作耐受力低。 我國農民工市民化面臨的前沿挑戰是20世紀80年代以後出生的農民工二代的市民化。隨著第一代農民工年齡的增大和逐步返回農村,農民工二代陸續進入城市並成為農民工的主體。這部分人成長的社會環境和家庭環境與其長輩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相關報道相關報道

1.他們在文化程度、人格特征、打工的主要目的、城市認同感、生活方式、工作期望、與農村家庭的經濟聯系等方面與第一代農民工也迥然不同。

2.他們的"城市夢"也比他們的父輩更執著,他們中間大多數人不願意在結束了若幹年的打工生涯後回鄉務農。

3.他們中間絕大多數根本沒有務農的經歷和經驗。

4.這是一個數以億計、遊離在城市邊緣的龐大群體。在身為"民一代"的父輩漸漸退出城市舞台的同時,他們前僕後繼涌入高樓大廈間繼續尋夢。在"留不下的城市"和"回不去的鄉村"之間,一些"民二代"偏離了人生航向,迷失在犯罪的叢林裏

心理問題

2010年5月4日,浙江台州三名"90後"農民工通過網路、手機等相約集體自殺,兩人在喝下劇毒葯之後搶救無效死亡,一人被救活。三人家境都貧困,早早輟學,工作後面臨眾壓力,重負之下選擇自殺。專家說,工作不順、愛情受挫、經濟不獨立、看不到未來,這些都是促使青年人不想活的因素。

民二代民二代

這一事件無疑反映出未成年人面臨的某些心理問題,但這一心理問題的形成,看不出與年齡有什麽必然的關聯。還記得去年11月份,將身體懸掛在衛生間水龍頭上自殺的上海海事大學研究生楊元元麽?盡管楊元元有較為淵博的知識,一度寄望于知識改變命運,但在母親借宿這樣旁人看來算不得多大的挫折面前,她卻感覺無力跨越。無論是楊元元還是浙江台州這三名"90後",他們都可能存有一定心理問題,但他們都因看不到未來,所以會選擇同一種消極的歸宿。

"民二代"們面對腦海中描繪的種種精彩未來,現實中卻又無所適從,即使一個很小的困難,都可能成為壓倒他們精神支柱的最後一根稻草。許多時候,我們總是自我安慰,"人比人,氣死人"。與"民二代"的困境重重相比,叫人無法忍受的卻是"官二代"、"富二代"們,別說其面前擺著一根草,就是橫亙著一座海拔極高的困難大山,在家庭權錢資源的運作下,跨越之輕松甚至激不起一絲快感的回味。

作為與"官二代"和"富二代"的同齡人,大多"民二代"同樣曾有一顆熱情擁抱社會的紅心,隻不過,過窄的向上通道已嚴重束縛他們努力翱翔的翅膀。隻有當向上成功攀爬成為更多"民二代"的可能,未來與希望才會在他們心中冉冉升起。

夢歸何處

一方面,"民二代"擁有更為強烈的城市情結,權利意識明顯提高;另一方面,對生存現狀的迷茫,令他們很容易誤入歧途--走上犯罪道路。

2010年春節剛過,一場缺工潮席卷了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媒體爭相報道這些地區農民工勞動力的短缺帶給企業的生存危機。

而幾乎與此同時,北京外來務工人員勞動力市場卻呈現出另一番景象,一位北京西客站地區的民警向記者描述:元宵節前後,北京西客站每天平均滯留30000多名外來務工人員,地上地下黑壓壓到處都是人。這些在春節後潮水般涌到都市的農民工,一時無處安身。

一份來自科研機構的調查報告顯示,在目前中國近2億的農民工隊伍中,出生于上世紀80年代、90年代的農民工佔到60%以上,成為當前農民工隊伍中的主體。

2010年1月31日,國務院發布的2010年中央一號檔案《關于加大統籌城鄉發展力度進一步夯實農業農村發展基礎的若幹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首次針對這部分農民工,使用了"新生代農民工(又叫民二代)"的提法,並要求採取有針對性的措施,著力解決新生代農民工問題,讓新生代農民工市民化。

浙江大學理工學院管理分院副院長遊建章這樣描述新生代農民工:76%未婚;基本上沒有務農的經歷,很多是從學校畢業後就直接外出,甚至連基本的農業常識都缺乏;從動機上看,他們基本上不是基于"生存理性"外出,而是更多地將流動視為改變生活方式和尋求更好發展的契機。

尷尬的邊緣人

城市對于農民工,實際上是"經濟接受,社會排斥"。社會各界都該給予他們足夠的關心,逐步破解直至消除體製機製障礙,幫"民二代"圓城市夢 城市裏經常會看到這樣的情景:建築工地上,一群年輕農民工坐在馬路牙子上,一手用筷子穿兩個饅頭,另一隻手端著盛菜的飯盒,吃得那叫一個香。家裏裝修的、 飯店服務員、做家政服務的、送快餐、快遞的,盡是些稚氣未脫的十七八歲的孩子……

他們就是"民二代"--上一代農民工的子女,新一代農民工。"民二代"都是"80後"、"90後",據有關部門統計,"民二代"佔了目前農民工數量的六成以上,全國約有上億人。

"民二代"與他們的父輩,雖然都是農民工,卻有著明顯的代際區別。上一代農民工能吃苦耐勞,隻要有錢掙,再髒再累的活也不怕,甚至忍辱負重,自身權益受到侵害時,一般是能忍則忍。而"民二代"的價值觀有著明顯的不同。或許因為他們的"三高"--受教育程度高、對就業崗位的期望值高、物質精神享受要求高,他們不如父輩能吃苦、能忍耐,許多人會因為吃得不好、宿舍沒有空調、上不了網、加班多,甚至隻是挨了老板白眼就拍屁股走人。

"民二代"與他們的父輩雖然都做著同樣的夢--城市夢,可兩代人的夢又有很大的不同。上一代農民工進城打工,是為了掙錢養家糊口,如果城裏待不下去了,就卷鋪蓋回農村種地,心裏也沒啥不平衡的。而"民二代"的許多人就出生在城市,或者是跟隨打工的父母在城市長大的,對城市的渴望比父輩強烈得多,他們根本就不會也不想種地,不熟悉農村,就算城裏待不下去了,他們也不想回農村。如果說上一代農民工隻是城市的"過客", "民二代"則想真正融入城市,成為城裏人;上一代農民工的城市夢還隻是個夢,"民二代"則要把夢變成現實!

城市的生活很精彩,但也很無奈。"民二代" 比他們的父輩更"糾結"。 他們渴望融入城市,目標明確,決心也有,但路徑呢?如霧裏看花。城鄉二元結構、戶籍製度、現行的諸多製度、政策等等,通往城市的路上障礙重重,城市並沒有做好接納他們的準備。城市對于農民工,實際上是"經濟接受,社會排斥"。既融入不了城市,又不願意回到農村,"民二代"成了遊走在城市和農村之間的"邊緣人"。

令人欣喜的是,"新生代農民工"的提法首次寫進了今年的中央一號檔案,說明這個問題已引起中央的重視。一號檔案中雖然隻寫了"要採取有針對性的措施,著力解決新生代農民工問題"這麽20多個字,卻字字千鈞,意義非凡。溫家寶總理前不久在北京視察工作時說:"要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待年輕農民工,讓他們逐步融入城市生活。"

"民二代"也許不如"富二代"、"官二代"那麽吸引眼球,但上億人這麽一個龐大的年輕的群體,他們的狀況如何、出路怎樣,將關系到整個社會的穩定與和諧,關系到國家的前途和命運,社會各界都應該給予足夠的關心、關註,逐步破解直至消除體製機製障礙,加快城市化進程,幫新生代農民工圓了城市夢。

迷茫之後

在大量"民二代"涌入城市的同時,也帶來了很多社會問題,其中犯罪問題尤其突出。 北京市海淀區法院針對2008年、2009年的新生代農民工犯罪問題做了一項專門調查,2008年,該院受理的"80後"、"90後"農民工犯罪人數為1591人,2009年為1684人。

民二代民二代

據浙江省寧波市江東區檢察院的檢察官介紹,2009年全年,該院共受理審查起訴的佔總數56.2%的犯罪嫌疑人都為"80後"農民工,其犯罪最顯著的特點是以謀取不法經濟利益的侵財性犯罪為主,尤其以盜竊、搶劫犯罪最為突出。

而另一名北京市某監獄的工作人員憂心忡忡地表示,目前,"80後"、"90後"外來務工人員犯罪現象已出現較為明顯的分化,對比之下,"80後"犯罪多以侵財為主,刑期相對較短,但是,"90後"外來務工人員的犯罪呈現多樣化,刑期從有期到死緩不等。

江東區檢察院的檢察官分析,首先,一些"民二代"進城後心理失衡、抗生活壓力能力差。他們多為獨生子女,雖然生在農村,但父母對他們偏愛有加,從小嬌生慣養,很少幹過農活。他們一方面對電視、電影裏看到的"高檔次的生活"心生艷羨,另一方面卻又不具備勤勞致富的耐心和能力。但又心有不甘,于是鋌而走險。很多"80後"農民工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動機都是因為"幹活辛苦,盜竊、搶劫來錢快"。

其次,不少"民二代"文化貭素較低,法製意識非常淡薄。大部分人讀到國中,有的甚至是國小就選擇輟學。由于貭素偏低,生存技能差,適應城市生存能力不強,隻能從事勞動強度大、收入又低的工作,並逐漸淪為城市新的貧困群體。再加上由于受教育程度低,本身的法製觀念淡薄,容易走上犯罪的道路。

無獨有偶,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有一項數位調查表明,近年來,在他們處理的未成年人案件中,有70%都是新生代農民工。寧波市海曙區法院主管刑事的副院長張丹丹稱,他們受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90%都是"民二代"。這個數位令政法機關的工作人員深感震驚,寧波市中級法院刑庭的法官表示,他們今年將把此作為一項重點課題來調研。

對此,一些社會學專家指出,因為現行的體製和經濟能力,新生代農民工生存在城市的邊緣地帶,他們希望給自己的夢想找一個寄托的地方,但是,他們不能一直面對迷茫。

犯罪剖析

導致新生代農民工犯罪的直接或間接原因大致有以下幾點:

1.文化程度較低。新生代農民工服刑人員中,文盲、國小、國中文化的居多,其中絕大多數國中尚未畢業,由于文化水準不高,導致職業技能差,謀生能力弱,大多集中在對職業技能沒什麽特殊要求的服務業和建築業兩大領域。犯罪頻發區也集中在這兩大領域。

2.法製觀念淡薄。一些新生代農民工在法庭上交代完犯罪情況後,甚至會問,我可以回家了吧?他們很多實施了犯罪行為還不知道已經構成犯罪。

3.生活水準、質量較低。由于他們對社會財富和資源的佔有比例較低加上社會分配不公,對財富的認知程度缺乏,價值觀念迥異,自我價值無法體現,幹任何事情都以自我為中心及羨慕同齡人的生活方式等諸多客觀原因組成。

4.處于城市生活的邊緣生存狀態,將視覺和現實人為地畫上等號,缺乏明確的心理歸屬感和生活自信心。由于他們的生活水準普遍比較低,無法加入社會的主流。容易被社會忽視,造成一種被拋棄和遺忘的錯覺,極容易出現人格上的自卑、畸形,乃至較強的反社會情緒,加重了心理無法承受的能量,一旦這種能量爆發,將給社會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

5.就業狀況不穩定。他們在出門打工之前帶有很大的盲目性,往往聽信老鄉或熟人的介紹,在不做任何調查了解的情況下,帶上很少的路費和生活費就來到完全陌生的大都市。由于盲目流動,導致新生代農民工的就業情勢嚴峻(今年年初乃至春節後形成的用工荒問題另當別論),加上一些用工單位和個人不講誠信拖欠工資,而農民工的合法權益保障機製和體系及相應的救濟手段很不完善,惡化了農民工生存環境,從而誘發了犯罪。

6.生活以同鄉同村等方式結群或者組織為主。選擇在一起打工謀生的目的,一來彼此互相有個照應,二來可以用家鄉話欺騙客戶和偷工減料。這種方式就成了誘使他們步入歧途的溫床。

7.社會貧富差距拉大,造成了社會地位極大落差,產生失衡心理,而引發犯罪。他們既羨慕他人出手闊綽,盡情享受生活,又不願意通過雙手去創造財富,就會鋌而走險實施不勞而獲的犯罪行為。

8.文化生活單調。業餘生活枯燥乏味。由于長年累月過著一種重復的"幹活--吃飯--睡覺"的單調生活,基本沒有什麽業餘文化活動。即使有一點空閒也通過打牌、賭博、看黃色錄像、上網等方式消磨時間。他們學習效仿影視、網路遊戲中的搶劫、盜竊、傷害等犯罪伎倆,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

9.合法權益得不到有效保護和救濟。農民工生存環境惡化,政府保障手段滯後和不到位,從而誘發犯罪。

10.邊緣化的生存狀態。

11.社會不良思潮的引導。

專家建議

對待二代新市民(新生代農民工)這一特殊群體,與其在他們走上犯罪道路之後再"打擊、保護、挽救",不如給他們一個平等的成長環境。當前的情勢下,一是要改革戶籍製度,努力消除農民工的身份限製,打破城鄉二元結構,建立城鄉統一的勞動市場,改革戶籍管理製度、消除農民工的身份限製,建立城鄉統一的戶籍登記製度。

二是製定、完善保護農民工的法律、法規和政策。農民工權益的維護涉及面廣、難度大,必須有法可依,納入法製化的軌道。要堅決消除對農民工就業的不合理限製和歧視性政策,補充和完善保護其"國民待遇"和合法權益的條款,同時,要盡快出台針對農民工權益維護統一的法律、法規。針對農民工目前依法維權能力較弱的情況,要動員各有關方面,開展對農民工的法律援助,幫助他們維護合法權益。

因此,當務之急就是政府各部門共同協作,最佳化社會環境,加強社會管理,合理分配教育、醫療等社會資源,為二代新市民創造良好的成長環境,使外來農民工能在當地安居樂業,融入社會主流文化,降低外來務工人員及其子女走上犯罪道路的可能性。

我們可以從"民二代"身上找到文化程度低、法製觀念淡薄、就業狀況不好等客觀因素,甚至也可以從醫學角度分析其心理疾病等深層次問題,但無法否認的事實是,作為與"富二代"的同齡人,大多"民二代"同樣曾有一顆熱情擁抱社會的紅心,隻不過,過窄的向上通道已嚴重束縛他們努力翱翔的翅膀。人人不僅應生而平等,人人還當擁有希望,沒有希望的社會不可能擁有精彩的未來。簡而言之,當成功對更多"民二代"來說成為可能,未來與希望才會在他們心中冉冉升起。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