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青

毛岸青

毛岸青,曾用名楊永壽,是毛澤東與其第一位妻子楊開慧的次子。楊開慧被湖南軍閥何鍵捕殺後,毛岸英與毛岸青兄弟被保釋出獄,後來寄養在牧師董健吾家中,1960年毛岸青和邵華在大連結婚,1970年育有一子毛新宇,2007年3月23日凌晨四時十八分逝世,終年84歲。

  • 中文名
    毛岸青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湖南省長沙市
  • 出生日期
    1923年11月24日
  • 逝世日期
    2007年3月23日
  • 父親
  • 母親
  • 妻子
  • 兒子
    毛新宇

人物簡介

毛岸青(1923-2007),是毛澤東與其第一位妻子楊開慧的次子,楊開慧被湖南軍閥何鍵捕殺後,毛岸英與毛岸青兄弟被保釋出獄,後來寄養在牧師董健吾家中。

毛岸青毛岸青

1933年中共中央遷往江西省瑞金後,經濟資助中斷,毛岸青和哥哥毛岸英流落街頭,毛岸青曾被上海警員擊傷頭部,造成精神病。

1936年,兄弟倆被張學良部下李杜帶到巴黎,後來再被帶到莫斯科,進入莫尼諾第二國際兒童院。

1947年返回中國後,在大連養病。返國後掛階中校,在軍事科學院從事研究工作。

1960年毛岸青和邵華在大連結婚。

1970年育有一子毛新宇。他會說一口地道的俄語。在蘇聯長期的學習和回國後的工作使他養成了用俄語思維問題的習慣。他在家喜歡下象棋,中國象棋他有時下不過妻子邵華,但國際象棋,他在家裏所向披靡,誰也不是對手。毛岸青晚年居于北戴河總參療養院,

2007年3月23日凌晨四時十八分逝世于北京301醫院,終年84歲。

人物經歷

童年

毛岸青是毛澤東和第一任妻子楊開慧的二兒子,1923年11月13日出生于湖南長沙東鄉板倉。剛滿月的時候,毛澤東奉命離開長沙去上海,準備赴廣州參加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此後,毛澤東與楊開慧分多聚少。毛岸青4歲那年秋天,在參加完中共中央在漢口召開的緊急會議後,毛澤東秘密把妻子楊開慧、保姆陳玉英和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龍三兄弟送到岳父家——長沙板倉楊宅,奉命去發動秋收起義

毛岸青毛岸青

直到20年後,毛澤東、毛岸青父子才得以重逢。

毛澤東走後的三年,毛岸青是在母親楊開慧的身邊,住在長沙板倉成長的。

1930年11月14日,楊開慧被湖南軍閥何鍵捕殺,毛家三兄弟跟隨外婆向振熙生活。不久,遠在上海的毛澤東來信,讓向振熙將孩子送至上海。在周密的安排下,60多歲的向振熙老太太和20多歲的兒媳李崇德扮成走親戚的樣子,領著三兄弟坐火車前往武漢,而後改乘輪船到達上海

到上海後,毛岸青三兄弟被送到中共地下黨辦的上海大同幼稚園讀書,後因上海地下黨遭到嚴重破壞,大同幼稚園被解散,毛岸英、毛岸青兄弟被寄養在董健吾家,二人飽受生活艱辛之苦。

毛岸英後來回憶那段凄慘生活時說:我除了沒偷人東西,沒給有錢人當幹兒子,別的都跟《三毛流浪記》中的三毛一樣。睡馬路呀,給人拖地板呀,從垃圾箱裏找破爛呀,全幹了。上海有個外白渡橋,黃包車拉上去很費力,我跟弟弟岸青就在後面幫著推,推上去人家給幾個小錢……

晚年的毛岸青關心國家大事,關註祖國統一,擁護改革開放,熱心支持老少邊窮地區建設,多次和夫人邵華、兒子毛新宇重走長征路,到革命老區、到工廠、到農村調研,並以多種形式幫助失學兒童,支持創辦了多個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毛岸青愛好廣泛,多才多藝,堅持讀書、作詞、譜曲。在長期與疾病作鬥爭的過程中,始終保持頑強的毅力、樂觀向上的生活態度。

病痛人生

更不幸的是,在這一時期,毛岸青由于被人毆打,腦部受到傷害,留下了精神病的毛病,這幾乎影響了他一生。

1936年,在董健吾為首的上海地下黨人的幫助下,毛岸英和毛岸青兩兄弟乘東北義勇軍司令李杜將軍去西歐考察的機會,取道法國,然後抵達蘇聯。

1937年初,兩兄弟抵達莫斯科後,先後在莫斯科郊區的莫尼諾國際第二兒童醫院和伊萬諾夫城的國際第一兒童醫院等地學習。這時,毛澤東已率領紅軍到達陝北,建立了以延安為中心的抗日根據地。

毛岸青毛岸青

1938年,有人從蘇聯帶來了岸英、岸青的照片,毛澤東喜出望外。不久,有人要去蘇聯,毛澤東書寫了一信,托人捎去:“親愛的岸英、岸青:時常想念你們,知道你們情形尚好,有進步,並接到了你們的照片,十分的歡喜。現因有便,托致此信,也希望你們寫信給我,我是盼望你們來信啊!我的情形還好,以後有機會再寫信給你們……”

也是這一年,在蘇聯的毛澤東第二任妻子賀子珍和毛岸青兄弟聯系上,經常照顧二人。

1947年,毛岸青回國,由李富春蔡暢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隨後遵照父願參加了黑龍江克山縣土改試點。

1949年7月,毛岸青回到北京,在中共中央宣傳部馬列著作編譯室任俄文翻譯,他翻譯出版了10多部馬列經典著作和政治理論書籍,並發表了十幾篇文章,但是,腦袋在上海受到的傷害無法根除。

毛澤東的保健醫生王鶴濱回憶,有一次,在對毛澤東進行健康探視後要離開,毛澤東拿出一個裝得鼓鼓囊囊的大信封,遞給了他。

王鶴濱把大信封拿回宿舍,抽出來一看,是毛岸青寫給毛澤東的信。信中詳細敘述了他的腦子裏有一個“小家伙”,他與腦子裏的“小家伙”無休無止地糾纏。

此後,毛澤東不得不送毛岸青去蘇聯治病,“本來不願意為孩子的病去麻煩蘇聯政府”,但實在別無良策。

2007年3月24日電 前中國國家領導人毛澤東的次子毛岸青于台北時間3月23日凌晨4:18在北京304醫院逝世,終年84歲。

人物生活

1947年,毛岸青回國,由李富春、蔡暢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隨後遵照父願參加了黑龍江克山縣土改試點。1949年7月,毛岸青回到北京,在中共中央宣傳部馬列著作編譯室任俄文翻譯,他翻譯出版了10多部馬列經典著作和政治理論書籍。

毛岸青毛岸青

長期以來,毛岸青和夫人邵華懷著對父親毛澤東的深厚感情和對事業的忠誠,先後共同主編了紀念文集《我們愛韶山的紅杜鵑》、大型紀實文學叢書《中國出了個毛澤東》,參與策劃攝製了《楊開慧》等革命歷史題材影視作品,在各種刊物上發表了幾十篇紀念文章。

岸青和邵華有個兒子叫毛新宇,小名毛毛,在北京一所中學住讀。他喜歡歷史,是班上的歷史課代表。雖然隻有這一個孩子,但邵華對他要求很嚴格,有時作業沒做完,邵華就不讓他吃飯,岸青卻很溺愛兒子,常站出來袒護地說:“沒聽說不吃飯就能做出作業來的。”有一次岸青實在沒法救兒子了,就跑過去說:“我來幫你做!”兩人趴在了一塊,邵華又好笑又心痛丈夫,隻得讓步了。

晚年的毛岸青關心國家大事,關註祖國統一,擁護改革開放,熱心支持老少邊窮地區建設,多次和夫人邵華、兒子毛新宇重走長征路,到革命老區、到工廠、到農村調研,並以多種形式幫助失學兒童,支持創辦了多個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毛岸青與毛新宇毛岸青與毛新宇

毛岸青愛好廣泛,多才多藝,堅持讀書、作詞、譜曲。在長期與疾病作鬥爭的過程中,始終保持頑強的毅力、樂觀向上的生活態度。

他會說一口地道的俄語。在蘇聯長期的學習和回國後的工作使他養成了用俄語思維問題的習慣。與人交談時,找不到詞就冒出一句俄語來,弄得對方不知所措。這次在京山遊覽空山洞,縣裏請他題字,他用流利的俄文寫下了“我熱愛京山人民。”然後用中文簽了自己的名字。岸青平時在家休息,翻譯就成了他的一種消遣,他常翻譯點小東西,由劉松林(摘者註:劉是岸英的夫人,岸青的嫂子)負責找資料。不僅如此,他在音樂上也頗有造詣,會作曲,常在家編編曲子,如果出去聽一次音樂會,回家他就能在鋼琴上把主旋律彈下來。他在家喜歡下象棋,中國象棋他有時下不過妻子邵華,但國際象棋,他在家裏所向披靡,誰也不是對手。

感情生活

由于毛岸青和邵華年齡相差十幾歲 在他眼裏她是小妹妹。邵華的姐姐劉思齊是毛岸青的哥哥毛岸英的妻子,所以在邵華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就認識了毛岸青哥哥,毛岸青從蘇聯回國後,他們再次相遇,這一次的他們一見如故,並開始相互寫信聯系,慢慢的兩人走到了一起。後來他們在1959年再見面的時候,已經相隔六七年的時間。在六七年裏,他們都也長大了,所以見面以後還是一樣很談得來,很投機。1960年,毛岸青和妻子邵華在大連舉行了婚禮。

他們結婚之後,作為父親的毛澤東很鼓勵他們,也很關心他們,希望他們能夠互相之間都有一個依靠,有一個寄托。

毛岸青在生活中間,比方說周末,周六、周日回到家,他總吩咐邵華給做一點可口的飯菜,大家一起吃,散步的時候他總是挽著邵華,因為在蘇聯長大的人很習慣挽著,很習慣一件大衣兩個人披著,很浪漫,邵華當時還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在街上走覺得有點太醒目。後來他常常說怕什麽,我們是夫妻,沒關系。

人物評價

毛岸青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默默奉獻的一生。毛岸青同志在反動統治的白色恐怖下,同他的哥哥毛岸英一起,度過了苦難的童年。1936年,毛岸青和哥哥毛岸英被我地下黨組織送往蘇聯學習。他先是在共產國際兒童院學習,後考入莫斯科東方語言學院深造。毛岸青在童年時代沒有機會上學,到蘇聯後既要學習俄語,又要補習中文。經過勤奮學習,他嫻熟地掌握了俄語,中文水準也有了很大進步。在學習語言的同時,他認真鑽研馬列著作,為後來從事編譯工作打下了良好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功底。

毛岸青毛岸青

1947年,他回到祖國,被分配在黑龍江省克山縣工作。

1949年7月,他調到北京,被安排在中共中央宣傳部《斯大林全集》翻譯室工作。從此,他開始為傳播馬克思主義真理而努力貢獻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在短短幾年時間裏,毛岸青同志就參與翻譯了列寧的《我們究竟拒絕什麽遺產》、《俄國工人報刊的歷史》和斯大林的《馬克思主義和語言學問題》、《論批評與自我批評》、《反對把自我批評口號庸俗化》、《民族問題與列寧主義》、《在蘇聯列寧共產主義青年團第八次代表大會上的演說》等著作。他還參與翻譯了蘇聯學者寫的一些政治理論著作和《聯共(布)關于青年工作的兩個決議》等歷史文獻。此外,他還在《人民日報》等報刊上發表了20多篇介紹蘇聯政治理論和文學的文章。他參與翻譯的列寧斯大林著作,特別是《馬克思主義和語言學問題》,曾經大量發行,廣泛傳播,成為廣大幹部和理論工作者學習和研究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必讀著作。在新中國成立初期,這些著作的翻譯和傳播對我們黨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建設和哲學社會科學的發展起了重要作用。

毛岸青同志翻譯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實踐為我們做好這項工作樹立了榜樣,留下了寶貴經驗。翻譯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是一項嚴肅而艱巨的工作。要做好這項工作,必須以一絲不苟的科學態度,全面了解相關的歷史文化背景,透徹理解原文的含義,真正弄通原著的理論內涵,還要用規範的漢語準確地表達原著的內容。恩格斯說過,翻譯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是一項真正老老實實的科學工作。這項工作要求譯者在原意把握、史實考訂和語言表達三個層面反復斟酌,反復推敲,決不能有絲毫的隨意和疏忽。毛岸青同志正是這樣做的。他對黨的理論事業有高度負責的精神,有扎實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基礎,同時又有很高的俄文造詣。他參與翻譯的列寧和斯大林著作是高水準、高質量的。這些著作後來稍經修改被收入《列寧全集》和《斯大林文集》。毛岸青同志的翻譯經驗是留給我們的重要精神財富,值得我們永遠學習和發揚。

毛岸青毛岸青

我們黨歷來重視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翻譯工作。黨成立之初就著手組織翻譯出版馬克思主義著作。1938年黨中央在延安馬列學院成立編譯部,專門負責翻譯馬列著作。毛澤東同志十分重視這項工作,他勉勵翻譯工作者,“學個唐三藏及魯迅,實是功德無量的”。新中國成立前夕,中央宣傳部《斯大林全集》翻譯室和中央俄文編譯局相繼成立。1953年,經毛澤東主席親筆批示,中央決定將這兩個部門合並正式成立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以便有系統有計畫地翻譯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全部著作。在我國長期的馬克思主義傳播史上,涌現出燦若繁星的一大批馬克思主義理論著作翻譯家,他們在不同歷史時期為黨的理論建設事業立下了不朽功勛。毛岸青同志就是建國初期在這條戰線做出重要貢獻的翻譯家,他的業績在我國馬克思主義傳播史上留下了值得銘記的篇章。

毛岸青同志作為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翻譯戰線的前輩,永遠值得我們學習和懷念。凡是與毛岸青同志一起工作過的人,無不贊賞他的學風和人品。他在《斯大林全集》翻譯室工作期間,風華正茂,才思敏捷,俄語水準高,翻譯能力強,備受人們敬重。但他並不因此驕傲自滿,而是謙虛謹慎,埋頭苦幹。毛澤東主席對毛岸青的工作非常關心,要求他努力學習祖國的語言文字,以便能夠準確翻譯馬列著作。毛岸青同志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為了彌補自己漢語功底不夠深厚的弱點,他刻苦學習,虛心向同事求教。在工作中,他嚴謹求實,精益求精,對自己的譯稿總是字斟句酌,一再修改,使譯文質量不斷提高。毛岸青同志為人忠厚,平易近人,與大家同吃同住同工作,在朝夕相處、團結協作中結下了深厚友誼,贏得同志們的廣泛贊譽。

毛岸青同志還是一位多才多藝的學者。離開經典著作翻譯崗位之後,他仍然堅持學習和研究理論,同時創作理論電視片、電視劇、詩歌、散文等,為我們留下了大量精神財富。

毛岸青同志離開了我們,他的高尚品格、革命精神和寶貴的翻譯經驗永遠熠熠生輝,激勵我們前進。

馬克思主義是我們黨和國家的指導思想,是全國各族人民團結奮鬥的共同思想基礎。當前,為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創新和實踐探索,黨中央正在實施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編譯和校訂工作是中央理論工程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黨的思想建設和理論建設事業中,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編譯工作者任重而道遠。今天,我們深切緬懷毛岸青同志,就要努力學習他矢志不移的理想信念,孜孜不倦的求知熱忱,一絲不苟的科學態度,淡泊名利的奉獻精神。隻有這樣,我們才能更好地擔負起時代賦予我們的光榮使命,不辜負黨和人民對我們的殷切期望。

人物生平

1923年11月24日出生于湖南省長沙市,漢族,是毛澤東與其第一任妻子楊開慧的次子。1927年何鍵在湖南開始清黨,楊開慧帶著3個兒子到板倉鄉下躲避。

1930年11月14日楊開慧被何鍵捕殺後,毛岸英與毛岸青兄弟被保釋出獄。後來被送往上海的地下黨開辦的大同幼稚園。

1932年寄養在牧師董健吾(其實是地下黨員)家中,後因為地下黨員離開上海,被送往一個女人家寄養,因為生爐子不著,被女主人用鐵釬打傷後腦。

1933年中共中央遷往江西瑞金後,經濟資助中斷,毛岸青和哥哥毛岸英流落街頭。

1936年,在上海流浪5年之久的毛岸英、毛岸青被張學良部下李杜帶到巴黎,後來再被中共黨組織送到蘇聯學習,進入莫尼諾第二國際兒童院。在蘇聯衛國戰爭中,毛岸英主動要求參軍上前線,毛岸青積極參加挖戰壕、運傷員等支前活動。在蘇聯留學期間,曾用名楊永壽。

1947年,毛岸青回國,在大連養病。後來由李富春、蔡暢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隨後遵照父願參加了黑龍江克山縣土地改革試點,時間長達8個月。

1949年7月,毛岸青回到北京,在中共中央宣傳部馬列著作編譯室任俄文翻譯,他翻譯出版了10多部馬列經典著作和政治理論書籍,並發表了十幾篇文章。

1960年毛岸青和邵華在大連結婚。

1967年江青北京大學萬人大會演說,聲淚俱下控訴邵華“主動送上門”勾引毛岸青,當時邵華就在台下。

1970年1月17日育有一子毛新宇,時年已經47歲了。2007年3月23日凌晨4:18在北京301醫院逝世,享年84歲(準確說為83歲4個月)。

人物紀念

毛岸青紀念館坐落于黑龍江省克山縣城西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內,佔地面積2.6萬平方米,建築面積1669平方米,于2008年10月9日落成,並于11月23日開館。

毛岸青紀念館毛岸青紀念館

紀念館共設“苦難童年”、“赴蘇礪煉”、“荼火日月”、“光彩人生”、“革命家庭”、“老區精神”六個展區,展示出毛岸青同志1947-1948年在克山縣參加土改工作的光輝業績及其平凡而偉大的一生,同時展現以毛澤東為代表的革命家庭的風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