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南族

毛南族

毛南族也是中國人口較少的山地民族之一。毛南族自稱"阿難",意思是"這個地方的人"。稱謂表明他們是嶺西的土著民族。雖然毛南族人口較少,但他們卻以悠久的歷史和獨特的文化聞名于世。毛南族主要聚居在中國雲貴高原的茅南山、九萬大山、鳳凰山和大石山一帶,而廣西環江縣的上南、中南、下南一帶山區更是被稱為"三南",素有"毛南之鄉"之稱。

  • 中文名稱
    毛南族
  • 居住
    嶺西的土著民族
  • 部分居住
    茅難山為中心的環江縣上南、中南、下南一帶
  • 少部分
    散居住在南丹、都安等縣

簡介

毛南族毛南族 毛南族毛南族

毛南族主要分布在廣西壯族自治區西北部的環江縣,其餘散居在南丹、河池、都安等地。毛南族地區緊靠雲貴高原東麓,溶岩遍布,青山連綿。中部是茅南山,東北部是九萬大山,西北部是鳳凰山,西南部是大石山區,林木蒼翠,屬亞熱帶氣候,適合于農耕畜牧。

毛南族有自己的語言,屬漢藏語系壯侗語族侗水語支。幾乎所有毛南族人都兼通漢語和壯語。毛南族沒有本民族文字,現通用漢文。

唱歌是毛南族人最喜愛的文娛活動,民歌形式隨編隨唱,有晝夜連唱不停的才能。情歌叫“比”,祝賀歌謂“歡”,歌手稱為“近比”、“近歡”。此外,還流行“毛南戲”。

毛南族主要經營農業雕刻、編織竹器、牧養菜牛。木工、鐵工等手工業、副業也佔一定比重。特產是毛南菜牛。

民族歷史

從宋代開始,在漢文史稿中記載,今廣西環江縣境內先後有“茆灘”、“茅灘”、“冒南”等地名。嶺南百越支系有地名與族名合一之俗,毛南族也是以地名族。解放後,稱為“毛難族”。八十年代根據本族意見改“毛難族”為“毛南族”。

毛南族

毛南族是嶺南百越支系發展而來。唐以前的僚,宋元明的伶,是他們的祖先。據記載,今毛南族聚居的地區在唐貞觀年間為思恩縣地,屬嶺南道環州管轄;宋代曾為撫水州屬地;元代屬慶遠路管轄。明正德元年思恩縣玫屬河池州。清代,思恩縣屬慶遠府。光緒年間,在毛南族聚居地區設定“毛難甲”。“甲”之下劃分上、中、下三“額”、“額”設“總團”。“額”之下以設“牌”,設有“牌頭”,一般管轄10戶。為了反抗封建統治階級的壓迫和剝削,毛南族人民曾不斷起來鬥爭。在抗日戰爭中為打擊日寇、解放戰爭中抗擊國民黨的反動統治都作出了重要貢獻。

文化藝術

毛南族的人民聰明、勤勞,在長期的生產、生活實踐中,創造了光輝的文化藝術。毛南族的神話傳說、民間故事相當豐 富,真實地反映了毛南族人民的道德觀價值觀藝術修養。象《盤古的傳說》、《三九的傳說》、《太師六官》、《頂卡花》、《七女峰》、《恩愛石》等為毛南族人民世代傳頌。毛南族民歌也別具有一格,內容豐富。男女青年在室外唱的情歌,七字一句,八句一首,叫做“比”,因兩句之後有一尾音“羅海”,故又叫“羅海”歌。在喜慶嫁娶節日對唱的五字一句、八句一首的祝賀歌,謂之“歡”。由一人獨唱、敘述歷史故事和祖先來源的敘事歌,則以七字為一句,四句為一首,合若幹首為一組,叫做“排見”。同時還流行“毛南戲”,多是一些反映古代勞動人民的鬥爭生活和悲歡離合的愛情等歷史故事和民間傳說的傳統劇目。

毛南族

毛南族的編織和雕刻,具有獨特的族風格。所編織的竹器,工藝精湛。著名的花竹帽,又叫“頂卡花”,使用削成隻有半根火柴粗的竹篾織出精致的花紋圖案,非常美觀。所雕刻的木質假面具,形象生動逼真。所刻製的石柱、石碑等,均有栩栩如生的麒麟仙鶴、壽松和幾何圖案花紋,深為附近各族人民贊賞。

在環江縣中南的南木村,世傳銀器絕技,所打製的銀手鐲、銀項圈、銀麒麟、“五子登科”帽飾,花紋樸實優美,做工精細,頗受姑娘們喜愛。

木面舞

廣西壯族自治區環江毛南族木面舞原是一種儺舞,它是在民間祭祀樂舞在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以祭祀、娛神、娛人為目的,充分體現了儺舞的神韻。其內容有兩大部分:一是向神祈求風調雨順,糧食豐收和消災除難,保佑人畜安康,如婆王、三界、三元、社王等神的程式性舞和穿針舞;二是表現漁獵生產、農耕生產和人們在生產勞動男女相愛的歡樂情緒,如瑤王系列舞和三娘與杜帝的自由舞,都是一種摹擬性很強的形象舞和情緒舞。 木面舞最顯示的藝術特點是配合唱師和打擊樂表演,以詩、樂、舞三者融合的形式出現。盡管它帶有濃厚的宗教色彩,但卻以頌揚真、善、美的觀念為主題。從整體上看,木面舞是以“情”為母體,借助神秘色彩濃厚的宗教禮儀的外殼來表現毛南族人民的內心情感。木面舞排除那些虛無緲茫的東西,舞蹈者雖說戴著代表各種神的木面具,但舞蹈的內容都以現實生活為主。故木面舞中表現性愛的動作風趣而不放蕩,做到“樂而不淫”;而反映消災除難的舞時又能“哀而不傷”,體現一種藝術上的蓄美。

石山區民族的生活特點,喜、怒、哀、樂的表達,狩獵、戰鬥、耕作動作的摹仿擬,手腳,肩,胯的有力擺動,長期勞動,生活形成的動律和姿態,構成了這種體態審美情緒,都充分地體現在木面舞的舞蹈語言之中。那種表現男性豐滿的肌肉、強健的體魄的舞蹈動作就成為男性美的標志:而表現胸脯、臀部的豐腴、滾圓而有張力就成為女性美特征。 木面舞舞蹈語言簡潔、節奏明快,雖說面部被遮住,但通過手、腳、腰等的舞蹈動作,充分地揭示出人物的內心世界,表現了人物性格的各種情感。由此而構成了濃鬱的生活氣息、粗獷而典雅、簡樸而華美的藝術風格。如穿針舞中各種行當圖案的目的除了敬神祭祀中必須朝拜四面八方外,舞步的行動路線是為了改變程式舞中僵直呆板、單調的一種藝術手段。因為簡單的重復和呆板的直線使人產生枯燥感,走“8”字形路線形成的身段曲、斜是一種曲線美,它體現了男性的勤勞勇敢、女性的美麗溫柔,具有很高的審美價值。

木面舞的表演者身著龍袍蟒服,頭上插著羽毛等等,自然也是劇情的需要,但更重的是給了人們一種美的感覺。服飾和道具是民族文化的象征,通過舞蹈增加了動態美,充實擴大了舞蹈的表現力,更顯示出毛南族悠久文化的輝煌色彩。1994年環江民族藝術團曾到日本演出,1999年又組團到台灣去公演。毛南族木面舞充滿了濃鬱的生活氣息和民族特色,獨特的韻律和感情色彩、豐富的內涵吸引了眾多的國內面板眾,一致獲得好評。

民族節慶

毛南族的節日是農歷五月的廟節(也叫分龍節),清明節“趕祖先圩”和元宵節“放飛鳥”也是他們獨有的紀念活動。毛南族的 節日有兩個明顯的特點:一是必定祭祀祖先;二是多開展唱歌對歌活動。

毛南族

毛南族民間最大的日是每年夏至後的分龍節。“分龍節”,又叫“五月廟節”,是毛南族特有的節日,在陰歷的“分龍”日前兩天開始舉行,主要是祭祀神靈與祖先,全村男女以及外嫁的女子和遠道的親友都趕來參加,隆重而熱烈。過分龍節時,家家戶戶都要蒸五色糯米飯和粉蒸肉,有的還要烤香豬。折回柳枝插在中堂,把五色糯米飯捏成小團團,密密麻麻地粘在柳枝上,以表示果實累累,祈望五谷豐登。

毛南族也過端午節,但節日的意義與漢族不同,民間稱為“葯節”。過葯節時,習慣採艾葉、菖蒲、黃姜、狗屁藤等草葯熬水飲濁,或用這些草葯剁碎作餡包粽粑可以解毒去病。

毛南族的“南瓜節”,時在農歷九月九日,即重陽節這天。各家把收獲到家的形狀各異,桔黃色的大南瓜擺滿樓板,逐一挑選。年輕人走門串戶,到各家評選“南瓜王”。不僅要看面板,而且要透過表面看到瓜籽。待到眾人意見基本一致,由一身強力壯者用砍刀劈開“南瓜王”,主人掏出瓜瓢,把飽滿的籽留作來年的種子。然後把瓜切成塊,放進小米粥鍋裏。文火煨燉,煮得爛熟,先盛一碗供在香火堂前敬奉“南瓜王”,爾後眾人共餐同享。

中國許多民族把重陽節視為老人節,有敬老的傳統習俗。毛南族也不例外,隻是風尚不同。對于年過花甲而又體弱多病的老人,毛南人一般在重陽節時為之“添糧補壽”。子女們在這天置辦幾桌酒席于家中,請親朋好友光臨,來客都要帶幾斤細糧好米,或者新鮮水果。親友送來的“百家米”要單獨貯存。日後在給老人做飯時抓一些摻進自家米中。“百家米”吃完了,老人若未康復,還得繼續擇日搞“添糧補壽”儀式。這種風俗實際上是出于對老人的一片愛心,很符合民眾的道德及傳統觀念,得到當地政府的支持和重視。

在毛南族眾多的節俗中,正月十五“放鳥飛”最具特色和奇趣。傳說過去毛南山鄉有位老法師,他有個心靈手巧俊美出眾的獨生女兒,擅長以竹篾和菖蒲葉編百鳥,人稱“小鳥姑娘”。她與一小伙子相戀,準備大年初一完婚。老法師想考驗一下未來女婿的本領,在除夕那天讓他把山上土地在天黑前都撒上種子,本該撒谷種(小米),但伙子一著急,錯撒成了糯稻種。老法師令其把種子全部撿回來,省得糟踏了。這下可難住了小伙子,小鳥姑娘看到此情,讓未婚夫回家把他們倆人過去編的百鳥都用籮筐裝來。姑娘對著編的百鳥吹了口氣,又對小伙子說了幾句悄悄話。小伙子把百鳥帶到山上,這些鳥很快便飛出去撿回了所有的糯種。小伙子在天黑前重新撒上谷種。老法師一看高興了,說:“過年讓我們父女倆好好團圓團圓。正月十五再送小鳥姑娘去你家成親。”從此,便有了“放鳥飛”的節俗。 春節即將來臨時,家家戶戶預先採好菖蒲葉。除夕那天,用菖莆葉編“百鳥”,“百鳥”的空腹中裝入泡好的香糯,飯豆及芝麻餡等,然後上鍋蒸或煮熟。出鍋後,把“百鳥”用細繩拴在一根長甘蔗上,架掛在堂屋香火前。“百鳥”有鷓鴣、山雞、燕子、鸕鶿、畫眉等。這天,給家裏的小孩每人一個“鳥”來解饞;出嫁並生育了的媳婦要回娘家領“鳥”,希望孩子將來象小鳥般活潑可愛。香火堂前,還擺上供品,有紅米飯及果品,意在祈願百鳥不吃庄稼,保證福來糧豐,瓜果累累。待到正月十五,取下“百鳥”,入鍋再蒸煮,入夜,以“百鳥”當飯,謂之“放鳥飛”。“放鳥飛”時,毛南人總忘不了重溫那“放鳥飛”的傳說。

民居特色

毛南族人民祖祖輩輩生活在群山懷抱,與山中的石頭結下了不解之緣。他們住的幹欄樓,底層的幹欄柱下半截是石柱;由院子進入樓內的台階是石條;幹欄樓的房基和山牆是整齊的石塊;甚至門坎、曬台、牛欄、豬欄、桌子、凳子、水缸、水盆都是石料壘砌或雕鑿的。

毛南族人民以同姓同族聚居,村落依山而建,多為10多戶人家的小村庄,最大的也不超過百戶。住房一般是瓦頂泥牆,分上下兩層,上層住人,並于前面建有曬台,下層關養牲畜和堆放雜物,保持“幹欄”建築的特點。

飲食習慣

毛南族日食三餐,均以大米和玉米做成的各種飯為主食,高粱、小米、紅薯、南瓜為輔。如毛南飯,即用糯玉米 粉加竹筍及其他蔬菜和佐料混合煮熟後製成。是毛南族夏季的主食。毛南族還長于用大米或玉米製作“米蜂仔”作為輔助主食,是消夏解暑佳品。家家喜歡食甜紅薯,並作為入秋以後的輔助主食之一。

毛南族喜愛腌製酸肉,酸螺螄、酸菜,是待客的傳統佳餚。毛南族人民多禮好客,吃飯時不論客人大小,都邀其與長輩同座,並以自己最好的飯菜招待。

毛南族地區蔬菜較多,四時不斷,有豌豆、白菜苦麻菜、南瓜、紅薯葉、豆莢、芭蕉芋、青菜和蘿卜,其中南瓜是秋冬常食的蔬菜,既可切片煮粥,也可單獨蒸食。

肉類來源主要是家禽、家畜,有、牛、雞、等。喜食狗肉,有些地方中元節有殺狗食肉之習。毛南族一般都喜食半生半熟的菜餚,認為一些肉和菜特別是雞,煮得過熟會走味。唯獨對鴨以煮爛熟為宜,在烹飪上有“雞生鴨熟”之說。

毛南族成年男子都好喝酒,並有非不足以敬客之說。有的人家還自己用高粱、玉米釀製。但近年來,以市場出售的瓶裝白酒居多。

毛南族大都喜歡飲,暑天常以濃茶解暑。走遠路時經常隨身帶“野石榴”或青辣椒,用以解渴。

典型食品:明倫白切香豬是毛南族的名菜,用當地產香豬加佐料蒸製而成。此外還有:甜紅薯;螺螄酸,蒜頭酸水,鴨血醬,豆腐餚。

生活習俗

服飾與附近的壯族相似,男女都喜歡穿著藍色和青色的大襟和對襟衫。婦女穿鑲有兩道花邊的右開襟上衣及滾邊褲子,留辮梳髻。戴手鐲、銀牌等飾品,尤其喜歡戴花竹帽。

毛南族的家庭一般是一夫一製家庭。過去的婚姻大都由父母包辦,有“不落夫家”和“轉房”等遺俗,寡婦再嫁也受到種種限製,現在,已基本改變。人死實行土葬,請道公“念經送葬”。

在節日裏,毛南族喜歡用開水涮牛肉待客,即按在地的習慣,在火塘上擺置一口鐵鍋,進餐時大家圍攏在鐵鍋的周圍,將生肉、生菜倒入沸水中涮熟,然後蘸配料下酒,這是毛南族民間最常見的宴請形式。

正月初一這天不能罵人或說粗話;家有病人時用兩根棍子叉在門口,外人不得進入;不能用腳踏灶,燒柴時必須把粗的那頭先送進灶內。

婚嫁習俗

毛南人的婚禮既繁又別致,別有一番趣味。其婚禮形式主要分為“女婚禮”和“男婚禮”兩種:

1)“女婚禮”規模較小,送的彩禮不很多,稱序也比較簡單,是平常農家辦的婚禮。

2)“男婚禮”規模較大,送的禮品名目繁多,迎親隊伍也比較龐大,它除了包含“女婚禮”的全部程式外,還有許多講排場、講闊氣的場面,是錢財富裕的大戶人家才辦得起。

毛南族青年男女向來有對歌戀愛的習俗。但在對歌之前,人們常常可以看到這樣一種有趣的現象,毛南人稱為“搶帽”。

“搶帽”可謂是青年男女們戀愛的前奏了。在趕圩、吃喜酒或民間集會活動時,當小伙子看中了哪一個姑娘,便會千方百計尋找機會搶走姑娘的花竹帽(也有的搶走對方的手帕)。姑娘的花竹帽被搶走後,她會回頭瞄小伙子一眼,如果覺得不中意,便會向對方表露出一種不滿的情緒,立即把帽子搶回來。倘若這次搶不回來,以後也要尋找機會搶回來,或托人把原物索回來。反之,要是姑娘對小伙中意,便會默默地應許,樂意讓小伙子把花竹帽拿走,往後一些日子,自己也向對方索取一件禮物,作為紀念。

有些求偶心切的姑娘,在趕圩(趕集)或去做“伴娘”時,常常故意將荷包裏的手帕露出來,或夾在顯眼的腑窩下,方便有心的小伙子搶走。“搶帽”中意了,兩人就算是交上朋友了,以後便可以自由約會、互相來往了。

宗教信仰

毛南族信仰多神多教。明末之前,以信奉原始宗教為主。清初,正一派道教傳入毛南族聚居區,開始幾種宗教同時流行。以後,道教在同毛南族文化,尤其是原始宗教、文化及其他民間信仰的合流中,佔據了主要地位,形成以敬神跳神(還願)為主的所謂“武教”,以打齋送終為主的所謂“文教”,以及由兩班人馬合作的水陸道場。掌管敬神法事者,毛南人稱為“博套”,即師公;掌管送終法事者叫“先生”,即道士。第三種是專司驅鬼招神的巫師,稱為“匠暮”,其餘是降神法童、風水先生、鬼谷先生(兼佔卜等)。前三種,他們各有一套經書,如師公有唱本誦詞(巫語);道士有《開路歌》、《挽歌》及佛經;巫師有巫語集。師公的誦詞多為長短句,歌詞有三、四、五、六、七字句,極少數不等的長短句。道士的唱詞有五言句並七言句,經書的句式則長短不一。這些唱詞、經書和巫語有相當一部分屬韻文,講究格律,同毛南族的民歌民謠有千絲萬縷的關系,它們的形式、唱曲為民眾喜聞樂聽。其書寫文字,大部分用漢字直書,一部分用假借字。誦唱時,師公與巫師多用廣西宜州市德勝鄉漢語方言,兼用毛南語和壯語;道士用廣西柳州國語,唱詞用毛南話。近百萬字的唱詞、經文及巫語,不隻含有大量的宗教資料,傳統的韻文與散文作品,而且儲存了許多民俗、歷史並語言文字方面的材料,文化內涵十分豐富。

1941年,基督教開始在一些鄉村建立教堂或傳教點,至今先後有200餘名教徒,活動不甚正常。另外有極少數人于陰歷每月的初一、十五日焚香跪拜觀音菩薩

語言文字

毛南語(或稱毛難語)是侗台語族侗水語支(一說為澳斯特羅尼西亞語系或台-卡岱語系)的一種語言,為毛南族人所使用,目前這種語言有大約3萬人使用。主要分布在廣西環江毛南族自治縣的上南、中南和下南鄉,鄰近的幾個縣也有少量分布。

毛南語和同族其他語言有很多共同點。和水語尤其接近。聲母系統比較復雜,有四套塞音聲母。2010年前該語言沒有書寫系統,用漢字音義拼記或以漢字為基礎創造新字來記錄毛南語的民歌和宗教誦本等,這種“土俗字”隻有師公或少數學者認識。語言特點粗略來說句法屬SVO類型(即主語+動詞+賓語),如man(他/她)pa:i(去。p為國際音標,不送氣)h?(集市)“他/她去趕集/趕墟”;中心語位于修飾語之前,如mu(豬)nam(黑)“黑色的豬”。2010年後才出現了以拉丁字母為基礎的“毛南語拼音方案"(見“毛南網”)。現代政治經濟辭彙多為西南官話借詞,老借詞多為平話借詞。語音方面,一般認為有8個能區別意義的聲調(實際上隻有6個能區別意義的調值);毛南語的聲母系統(80多個聲母)比漢語(約20個聲母)、壯語(約30個聲母)等復雜。毛南人多通壯語及漢語,通用漢文。毛南地區國小、中學採用漢語課本,用漢語講授,但國小老師討論教案多使用毛南語[1]。毛南族聚居密度最大的下南鄉政府日常語言一般是毛南語。環江毛南族自治縣政府官方語言是漢語西南官話。毛南族的另外一個分支(約佔人口1/3)聚居于貴州南部,通用“揚黃話”,所以也叫“揚黃人”(見陸天橋著<毛南語文法>.佛羅裏達:環球出版社.2008)。

當代名人

譚征夫,毛南族,生于1956年。貴州省作家協會會員,供職于貴陽南車輛段。業餘筆耕數十年,先後在路內外近百種報刊發表文學作品近200萬字,部分作品收入 《新中國成立50周年西南鐵路文學作品選》 《建黨80周年西南鐵路文學作品選》等多種選集,被 《民族文學》指定為毛南族重點作家,出版散文集《遙遠的大山》和小說集 《雞鳴早看天》,被中國少數民族作家研究中心和中國少數民族文學館共同珍藏。

譚羽靖,字建勇,生于1982年,毛南族。出生成長于廣西環江毛南族自治縣。毛南語言文化論壇評議討論版塊版主,毛南民間文化研究員,毛南族文藝工作者,社會活動家。為推廣毛南族文字、推動民族繁榮和弘揚毛南族文化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社會經濟

毛南族人民一直生活在重巒疊嶂間,耕地狹小。但他們勤勞、勇敢,充滿智慧,人們惜土如金,有“土能生黃金,寸土也要耕”的俗諺。在毛南族地區,層層梯田,波光鱗鱗,漣漪無邊,宛似飄帶,無比壯觀。毛南族人民很早就從事農業生產,較早地使用了鐵器。但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前,鐵製工具仍較簡陋,農田翻土主要使用腳踏犁,收割稻谷一般使用禾剪,效率都很低。土地佔有已相當集中。據土地改革時的統計,在環江縣玉環鄉,隻佔人口總數3.8%的地主、富農,卻佔有耕地總面積的36.1%,而佔人口總數53.4%的貧僱農,僅佔有耕地面積的18.7%。毛南族地區地主多自己經營土地,剝削僱工,以僱短工較多;所僱長工,具有嚴格的人身依附關系。同時還存在高利貸剝削,地租率一般為60~70%,高利貸的年利率高達100%,剝削極為殘酷。為了彌補生活的不足,毛南族人民還兼營各種副業。他們飼養的菜牛,曾遠銷上海、香港等地,頗有聲譽。

解放後,1952年實行了土地改革,廢除了封建土地所有製。毛南族人民的政治地位發生了根本變化,能夠和其他民族一樣平等地參政議政。在黨和政府的支持和幫助下,經濟得到了很大發展。農業生產技術和生產工具都發生了飛躍,普遍實施科學種田,精耕細作,畝產水稻由過去的250公斤提高到畝產500公斤。“毛南菜牛”由于採用科學飼養方法,產量大增,出欄率上升,經濟效益大大提高。毛南族地區被稱為“牛糧之鄉”,飲譽四海。隨著改革開放的擴大,毛南族山鄉的發展前景喜人。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