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輝元

毛利輝元

毛利輝元(天文22年1月22日(1553年2月4日)-寬永2年4月27日(1625年6月2日))是安土桃山時代江戶時代前期的大名、豐臣五大老之一、關原合戰中西軍總大將(被擁立)、長州藩第一代藩主。

他的祖父是毛利元就,父親是毛利隆元,母親是內藤興盛之女。幼名幸鶴丸,號幻庵宗瑞,通稱安藝中納言。任內毛利氏逐漸衰敗,先被豐臣秀吉擊敗,在關原合戰中又被德川家康擊敗,致領地隻剩周防、長門兩國。

  • 中文名稱
    毛利輝元
  • 外文名稱
    (平假名)もうり てるもと,(羅馬字)Mouri Terumoto
  • 出生地
    安藝國(今日本國廣島縣)
  • 官    位
    參議從三位權中納言、幕府相伴眾
  • 法    名
    天樹院岩宗瑞
  • 逝世日期
    1625年6月2日
  • 民    族
    大和族
  • 國    籍
    日本
  • 墓    所
    山口縣萩市沙麓山天樹院
  • 職    業
    從三位 權中納言,長州藩主
  • 出生日期
    1553年2月4日
  • 別    名
    幸鶴丸,幻庵宗瑞,少輔太郎

人物生平

繼任家督

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1月22日,輝元作為毛利隆元的長子出生在安藝國(廣島縣),幼名幸鶴丸。永祿6年(1563年),隆元不幸早逝,11歲的輝元繼任家督。祖父毛利元就盡管當時已經有60歲高齡,卻也不得不繼續執掌著毛利家的實權,直至輝元元服為止。在公開的元服儀式上,幸鶴丸正式更名為輝元(拜領室町幕府征夷大將軍足利義輝的"輝"字)。

元龜二年(1571年)元就去世,輝元親政,名正言順地繼承了西國毛利氏這個龐大的家族。

交鋒織田

輝元的領地從九州島豐前國一直延伸到播磨國備前國的邊境,不僅擁有一支強大的海軍(可以說是當時日本第一),還得到兩位才能非凡的叔父--小早川隆景吉川元春的輔佐。此時毛利家的夙敵--尼子氏一族已經于永祿九年(1566年)被消滅。元就死前曾留下訓示,指出本族應滿足當時所擁有的一切,並且放棄以冒險的方式進行領地的擴張。

從某種程度上說,輝元遵從了他祖父晚年的教導。除在九州島進行了一場小的的前哨戰外,主要採取逐漸滲透到往東部更遠地區的擴張方式。就在這樣的背景下,輝元統治的頭一年靜靜地過去了。在天正三年(1575年),由小早川隆景和宇喜多直家所率領的毛利-宇喜多同盟擊敗了位于備中的三村家,從而擴展了毛利氏在那一帶的影響;與此同時,在吉川元春與尼子氏的擁護者山中鹿介的戰鬥中,毛利氏更向中國地區北海岸擴張了領土。而此時期京都的情勢已經發生的巨變,無論怎樣,也都將對毛利家的未來產生巨大的影響。

永祿十一年(1568年)織田信長在京都擁立足利義昭為征夷大將軍,他挾天子以令諸侯的野心表露無疑。作為征夷大將軍的義昭也不安于天命,企圖重振室町幕府。他背地裏從織田家周邊地區的強大家族勢力中找尋援助(即形成信長包圍網),這其中也當然包括了毛利家。在元就逝世前,他已經公然宣布與信長不再是盟友,于是年輕氣盛的輝元向信長發出了公開的挑戰。

天正四年(1576年)二月,被信長趕出京都的義昭經過毛利氏領內的備後國,當年給信長帶來桐紋(足利氏家紋)的義昭,這次也給予了輝元同樣的待遇。義昭和他的哥哥義輝一樣,讓輝元擔任中國地方各地的守護。

元龜元年(1570年)以來,毛利氏一直幹預信長對位于攝津國的宗教勢力(一向宗)石山本願寺所進行的圍攻。實際上,戰事並沒發生在信長當時的疆界上。而輝元一直引以為傲的毛利水軍開始行動時,信長家的水軍將領九鬼嘉隆已經截斷了本願寺軍的海路並且封鎖了海岸。輝元命令他的艦隊在村上武吉指揮下向攝津海域前進。在那裏,毛利海軍大敗由九鬼所統領的織田水軍,並且打通了通往石山本願寺的補給線。這發生在天正四年(1576年),史稱第一次木津川口之戰

這一損失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信長,他不肯善罷罷休,遂命令九鬼嘉隆、瀧川一益建造了六艘巨大的戰艦(據稱船舷上至少覆蓋了一些鐵甲),並且當這些軍艦在天正六年(1578年,時隔兩年)完工後,命令六艘"海怪"出發駛入內海。這些裝備了大炮的戰艦,在先前所發生戰鬥的地點,與毛利家的水軍再次發生了遭遇戰。在第二次木津川口之戰中,織田水軍在九鬼嘉隆的指揮下擊敗毛利-村上水軍。毛利-村上水軍退回安藝。

以後幾年中,毛利家對打破封鎖線所做的嘗試均宣告失敗(毛利水軍六百隻戰艦前往救援石山,在木津川沖與海上封鎖的九鬼艦隊發生了交戰。盡管毛利水軍對鐵甲船發起勇猛果敢的進攻,無奈被織田軍鐵甲船上的大炮擊毀了大將船。結果織田水軍取得完勝,毛利水軍隻得敗走。木津川口之戰的勝利確立了織田軍在石山合戰中的優勢)。最後在天正八年(1580年)隨著本願寺的投降,石山戰爭結束。

這時輝元還遇到了個大麻煩。由于武田勝賴在天正三年(1575年)長筱之戰中敗于織田軍與天正六年(1578年)"越後之龍"上杉謙信的去世,信長可以更專註于同毛利軍的對戰上,他派遣了兩支具有相當規模的軍隊向西挺進中國地區。其中羽柴秀吉率軍朝有武裝抵抗的南部地區行進,而明智光秀軍則移向北部的山陰地道區。但整個進程可以說相當的緩慢。此時位于備前的宇喜多家突然叛變,盡管如此還是有一些毛利家忠實的擁護者在進行英勇地抵抗:別所長治死守位于播磨的三木城直至天正8年(1580年),還有鳥取城(因幡國)守將吉川元經率部抵抗200餘日。可是在全城飢餓的邊緣,兩個城堡終于投降了。

天正六年(1578年)羽柴秀吉佔領了播磨的上月城,並將其獻與了那個由名將山中鹿介所支持的尼子家後裔--尼子勝久。後者企圖以此在出雲國重建已滅亡的尼子一族。也許僅僅是受到了上月城進駐新主人的刺激,輝元差遣他的叔叔去重奪上月城。他們的確成功了,因而尼子與山中二人都在事後被斬。但毛利輝元既不是如他祖父那般的領袖,也不具備像他父親傳聞中一般的人格魅力。他雖然繼承了祖父元就那超群的領導才能,卻不能聰明而機敏的去運用它。

然而天正十年(1582年)毛利氏的戰敗似乎是無法避免的:羽柴秀吉全軍包圍了備中的高松城。盡管城主清水宗治(原三村家臣)堅決抵抗,但假如在這裏全線失陷的話,那麽將導致通往備後的門戶被開啟,而再後方就是毛利家的本土了。在過去的6年裏輝元還從未遇到一個能夠在自家領土內公然挑戰的侵略者,因此這次迫使他準備堅決抵抗到底。

秀吉深知高松城是塊難啃的骨頭,如果此役失利那麽毛利家將會佔有巨大的優勢,于是他決定趁早採取奇謀。有趣的是高松城的附近不遠處就有一條河流,秀吉便借助地利上的優勢成功水淹了高松城,使其變成一個四面環水的孤島。此時輝元雖已調軍支持前線,但卻躊躇于是否直接攻擊秀吉的部隊而貽誤了戰機。城主清水從己方利益出發,向秀吉提議不要傷害城中其它民眾,表示在率眾投降後剖腹以示自己的效忠。在這危急的關頭,命運奇跡般地介入了其中,或者可以說成是偏向了毛利一方。明智光秀在本能寺之變後,立刻派密使去向毛利氏報告。沒想到這密使在暗夜中迷失方向,致使密信(即信長死于光秀之手)被羽柴秀吉所截獲(此時正好是本能寺之變的第二天)。秀吉深知這條訊息的重要性,不敢輕易張揚。于是他立即同毛利舉行和談,提出除伯耆東部三郡,與備中東南部三郡,兩地外,其餘地區皆仍舊歸屬毛利(備前,美作為宇喜多家所有),另要求清水宗治切腹自盡。也許出自于對秀吉寬大的深信不疑,輝元應允了條件並允許秀吉在其它勢力行動前迅速返回領地,討伐明智光秀的叛軍。

豐臣時代

在檢討了自己失敗的真正原因後,毛利氏不僅遵守了停戰協定,而且還成為了秀吉最忠實的支持者之一。在後來秀吉率軍征討九州島津家與四國長宗我部家的戰役中,輝元派遣了"毛利兩川"(小早川秀秋吉川廣家)統領軍隊支援秀吉。于天正十八年(1590年)在秀吉攻打後北條氏時,他又派遣水軍予以援助。當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出兵侵略朝鮮時,輝元也親率一支分隊前往--盡管他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同朝鮮遊擊隊的戰鬥上,並且,所謂的名將被遊擊隊打得落荒而逃,如,一五九二年八月十四日,毛利輝元、安國寺惠瓊率第七軍,向全州進發,由于官兵都已逃走,民兵首領黃璞率軍與敵作戰,激戰一天,日軍死傷慘重,被迫退走。所謂''名將''實力可見一斑。

在慶長三年(1598年)太閣豐臣秀吉薨前,輝元被任命為"五大老"之一,負責商討決策共同輔佐直至幼主豐臣秀賴成年。五大老包括德川家康、前田利家、宇喜多秀家、毛利輝元及小早川隆景(小早川隆景死後由上杉景勝補上),其中輝元的勢力被列為第二位僅次于內府德川家康,年收入120餘萬石。

關原合戰

也許不可避免的在秀吉死後,他生前所遺留下來的問題導致日本即將面臨一場全國性的大動亂。一方面文吏派與武將派由于利益上的沖突,互不信任造成了兩派之間的意見不和,勢同水火;另一方面野心家德川家康認為此時終于可以擺脫豐臣秀吉的束縛,正是爭取成為天下霸者的好時機。而近江的佐和山城城主、五奉行之一石田三成一向對德川家康不滿,為了報答豐臣秀吉提拔自己作為秀賴的攝政者,同時不甘心自己的權力被德川家康所奪,決意起兵反抗德川家康。在這樣的情形下豐臣政權趨于分裂。在慶長4年(1599年)開始形成以德川家康及石田三成為首的兩派陣營,輝元起初曾考慮加入德川一方。不幸的是對于輝元和毛利家來講,他們還是被長久以來的客卿安國寺惠瓊所說服。安國寺惠瓊作為毛利氏的外交僧侶在毛利氏內部有一定的地位,他使得輝元深信德川家康會奪取當時的幼主--豐臣秀賴的權力地位。最終出于政治上的考慮因素。毛利輝元決意加入石田三成一方,並且被推舉為西軍總大將。

藤原惺窩、吉田意安、赤松廣通等學者交情甚篤的朝鮮人姜沆,日後在對比德川氏和毛利氏的富有時,曾如此描述:"家康的土地上所獲的米谷,對外聲稱二百五十萬石,實際收入數倍于此。輝元的金銀亦毫不遜色。家康坐擁關東,輝元握有山陰山陽兩道。世人評價這二人的富有時曾說,家康的米谷多得可以用來鋪一條從關東到京都的大道,輝元的金銀多得可以把從山陰山陽到京都之間的橋梁全部換成金橋銀橋。他們可謂富可敵國……"倘若不把毛利輝元拉攏進來,這場戰爭從一開始就註定失敗,這些誰都明白。

慶長五年(1600年)7月15日一早,輝元帶著年僅六歲的兒子秀就從廣島出發,16日晚抵達大坂。毛利輝元取代家康駐人西苑,令兒子秀就去秀賴身邊侍奉,並于17日召眾議事,決定發表討伐德川家康的檄文。可是輝元並未表示熱衷于這個新的"職務",不僅不善于抓住指揮的時機,甚至還顧慮他自己能否勝任這個被德川家康稱之為"西軍"的統帥。三成最終讓輝元(于7月15由安日藝的廣島城出發前往大坂),翌日進入大坂城。實質上三成隻是讓他擔當名義上的總大將。這個致命的錯誤將演變為慶長五年9月15日(1600年10月21日)爆發的關原之戰東軍擊敗西軍。

毛利集團的聯合軍(包括毛利輝元及其養子毛利秀元吉川廣家等)是西軍中最為龐大的勢力。但是在實際的戰鬥中,輝元卻幾乎是寸步難行。在固若金湯的大阪城中,輝元深信秀元所言,目下最好的措施就是堅守不出;同時指出三成的行動註定要失敗,至少迎擊是毫無價值的。吉川廣家(一開始就反對毛利家加入西軍一方)把這些通過黑田長政傳達給德川家康,此前家康曾言倘若西軍無所行動的話,將會有利于東軍取得勝利。結果,事情卻發展的出乎意料。盡管起初家康對吉川廣家解釋西軍起兵與毛利輝元無關表示理解,但這似乎隻是一種計策,目的在于把輝元獨自束縛在堅固的大坂城中。一旦戰役打響並且東軍能夠包圍大坂城,那麽大坂城就是家康的囊中之物了。家康公然宣稱這場戰鬥是武士們的使命,特別是對所謂西軍總大將的戰鬥。戰後,輝元的土地被大減至周防國、長門國兩國37萬石,失去安藝,備後,石見,出雲,隱岐五國及伯耆國西部三郡,備中國北部與西南部八郡,而且好像是個殘酷的笑話,被削減的領地中中國地區岩國三萬石被家康轉封給了吉川廣家以示感謝,更加令輝元痛苦不堪的是他不得不讓毛利氏放棄安藝這個家園(長達幾個世紀)。後來輝元成為長州藩主。相對于保住腦袋的輝元來說,安國寺惠瓊就沒那麽幸運了,他連同石田三成與小西行長一共三人在同年10月1日先在京都遊街示眾,後在京都的六條河原被斬首。

江戶時代

關原合戰後的同年10月,輝元剃發稱幻庵宗瑞,讓長子毛利秀就繼任家督。慶長八年(1603年),輝元到江戶請罪。翌年慶長九年(1604年)開始建造長門國萩城作為居城。

山口縣萩市天樹院 毛利輝元墓所山口縣萩市天樹院 毛利輝元墓所

元和九年(1623年)輝元正式隱居。

寬永二年(1625年)4月27日,輝元在萩城四本松邸去世,享年73歲。

人物官歷

永祿八年(1565年)2月,元服,得室町幕府將軍足利義輝的偏諱,取名輝元。

永祿十三年(1570年)3月13日,就任右衛門督。自那以後被稱為少輔太郎。

天正二年(1574年)2月9日,遷任右馬頭。

天正十六年(1588年)7月25日,作為"豐臣輝元"升敘從四位下,任官侍從。同日轉任參議。另外,上列

清華家的家格。被稱為"安藝宰相"或"羽柴安藝宰相"。

文祿四年(1595年)1月6日,升敘從三位,轉任權中納言。被稱為"安藝中納言"或"羽柴安藝中納言"。同年成為豐家五大老的一員。

慶長三年(1598年)4月18日,辭任權中納言。

人物評價

悲哀人生

對一個二代家督來說,有偉大父親在上的龐大陰影的摭藏下,自然倍感壓力。

遊戲中的毛利輝元形象遊戲中的毛利輝元形象

可是,隻要二代目的艱苦能成功交到三代手上,家業通常能成功過渡,如同時期的後北條氏和後來的德川氏。不幸的是,毛利家的二代目隆元早死,而新的家督(三代目)輝元負擔的卻是兩代的總和,而且,更不幸的是,不單有偉大的祖父,更有偉大的叔父,這是先代未聞的特例,也是輝元特有的悲哀。

在元就死後,不少家臣都把未來(隆景及元春死後)交到輝元的身上,以立威來說,輝元有等于無,在偉大祖父的陰影下,不單比較難免,而且大權也不得不交到隆景、元春身上,再加上隆景、元春之間的久有的不和,更令輝元不能發揮。雖說自少有隆景的教育,希望把輝元教育為一個獨當一面的大將,可是,與甲斐武田一樣,不論家臣或元春、隆景都脫不開"元就神話"的沉醉中,令輝元的成長變成陰暗,這也是二代目的必然悲哀,可是輝元負擔的遠遠長久,而在日後,元春死後的隆景也沒有為輝元提供一個足以輔助的輔手,這也是輝元在關原判斷出錯的一個遠因,更是毛利家一個致命缺陷。在不服氣及不甘心的情況之下,輝元成為後世譏笑的一個失敗者,可是,這卻是輝元所不能控製的地方。

兩川分流

隆景及元春之不和,到了輝元的時代,更為惡化,由于元就以來的壓抑,元春的反發更加強大,尤其面對織田、羽柴東來的時候,更加表現出來。在本能寺前後,對織田的立場中,元春與隆景已抱兩極的意見,前者主張開戰,而後者漸趨于和議。當然,本能寺之變是救了毛利家的一件幸事,可是,毛利元就的主張"不幹涉中央政策"也因此而破壞,由于隆景的親善政策被採立,一向主張中立的毛利家也不知不覺間向中央靠近,這根本不是輝元的問題,反而是隆景等溫和派在保家同時的一個間接效果,這也令毛利輝元不得不對"天下霸權"起了念頭。

自毛利倒向秀吉後,兩川分化的問題已經表面化,主動親善的隆景得到中央政權的大力重用,當然在秀吉的積極分化下,隆景也為毛利家多次解圍,令毛利家慢慢走向政治中心,而元春卻相反地被冷藏,同時在九州之戰中客死異鄉,兩川的平衡已經破裂,而且吉川家與小早川家的關系也一去不返,尤其是當元春剛死時,隆景勒令吉川家出陣的動作,更令吉川與小早川不能和解,把累年的對立誘發,兩川體製事實上名存實亡,同心護宗的精神也因此而變成各自護宗的分離局面。到了最後,隆景也因為毛利家而正式把兩川製結束,小早川家在隆景死後已是一個獨立性的、親豐家的大名,與毛利的關系也不再重要。累年的沈積,再加上中央政權的加速動作,毛利兩川的體製也正式壽終正寢,完成了它的歷史任務,隻不過是負面收場而已。

妥協攻略

除上述的團結政策,毛利元就另一主張是妥協政策,是偏向對外的一個政策。

自毛利壓過大內及尼子後,正式開始他的霸業,可是,毛利家的擴張沿用久用的結盟方式,與東國大名並不相同,毛利家東面五國的領地大多是威壓當地豪族及小名而成,也就是繼續他們"豪族之長"的精神。但問題是,這個形式並不十分強韌,如要約束這個"豪族聯盟"的發展,必要的妥協並不能缺少,加上毛利家在軍隊上的不平衡發展--水軍重于陸軍,更使毛利家倚重盟友的陸軍及自身強大的水軍來保持強勢勢力。就如元就所說:"我家十國,面對一次危機後可能隻餘五國,再一次、兩次危機後可能隻有原本吉田鄉的領地"。

事實上,元就明白到強力軍事征服並不是毛利家的生存之道,在團結的同時,也要作出一定的妥協,作為團結的其一力量。同樣,面對中央政權,中立、和議的立場也是妥協自保的一個方法。對大友的立花山之戰,元就眼見到手,也要回軍平定大內、尼子的餘燼,這也是取舍的一個動作,因為元就明白自己當時的力量並未足以向北九州入手,否則隻會泥足深陷,而且九州之戰也是倚重北九州的反大友眾來助攻,本身功量並不足夠,要穩住根本(西國)就要團結一致目標,也就要妥協,故毛利元就也隻好放棄北九州。而毛利氏面對秀吉雪崩式入侵,也依然沿用元就的妥協方針,能放棄的都放棄,全以保全為宗旨,最終在本能寺、賤岳之後,成為豐臣政權所倚重的力量。

關原之道

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死後,輝元一下子要重整毛利家的架構,而且要加強自身的力量,關原不得不說是一個契機。在關原前夕,要決定加入西軍與否的時候,輝元的確巧妙利用"團結"及"妥協"的功用。事實上,當時的加入西軍的決定,並不是輝元及安國寺惠瓊個別的決定,而是家臣們會議後一同的決定"與德川家康爭奪豐家的執權地位"把毛利兩川崩解以來的家臣再次團結在自己的手中。

平心而論,關原大戰並不是從一開始的一面倒,東軍的勝利也不得不說是幸運成分頗高的一場戰爭。從另一個側面看,關原大戰是毛利主導的一戰,不論一方總大將或是扭轉乾坤的角色都由毛利一族所承,但這個決定性角色最後卻換來悲痛的後果。可是,這種是稍稍片面的一個看法,原因最後毛利能生存的原因卻是久違的"團結一心"及"妥協"精神挽救了毛利。故然輝元的錯誤在于猶豫過久而且未能把握決定性時機,但毛利家卻因此變得更堅強,一致對外,而久被輕視的吉川家也因團結而犧牲,最後被毛利宗家所敵視。

這雖然是吉川家的悲哀,但在幕末,兩家也重拾團結精神而一致倒幕,同樣,在毛利宗家內部,藩士的憂憤大都集中反幕府的情緒之中,每年的新年團拜,毛利藩士、支藩藩士都會說"主公,可以(倒幕)了嗎?"作為賀詞之始,從這樣來看,關原的教訓也可稱得上是臥薪嘗膽的大翻身,也是對毛利兩川、百萬一心的再重整。而至今,毛利氏依然歷久彌新。

元就的大智慧令小小的毛利茁壯成王,也因他小小的缺失而使毛利家漸入崩潰的深淵。元就強調的不幹預政策,事實上並不合時,到了輝元時代,已是另一格局,對輝元是一個新挑戰,要批評輝元的過失實在有失公平。隆景與元春的平衡差錯也是受到中央局勢的影響,可是,元就的精神儲存,使毛利家即使出現崩解,但依然保持向心力,這是毛利生存的中心關鍵,也是毛利氏與毛利元名譽長久的一個側面原因。

家族成員

祖:毛利元就

父:毛利隆元

母:尾崎局(內藤興盛之女、大內義隆養女)

叔: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毛利秀包

正室:南之方(宍戶隆家的女兒)

側室:兒玉元良之女

長子:毛利秀就

長女:竹姬(吉川廣正正室)

次子:毛利就隆

從兄弟:吉川廣家、毛利秀元

養子:吉川廣家

養女:小早川秀秋與興正寺準尊的正室

軼事典故

侵朝戰爭中被日軍俘虜的姜沆,在《看羊錄》中稱輝元"つつしみ深く、ゆったりと大らかで、わが國(朝鮮)人の性質によく似ている(十分謙虛謹慎,悠然豁達,與我國(朝鮮)人的性情相似)"

在關原之戰中輝元雖擔任總大將,但並未出陣。戰後險些被家康貶為平民,在吉川廣家的斡旋下得以保全大名身份。輝元無力地嘆息"近頃の世は萬事逆さまで、主君が家臣に助けられるという無樣なことになっている("近來世間萬事都顛倒了,主君還要難堪的依靠家臣幫助(方能保全)")"

關聯作品

小說

《毛利輝元 刻有傾國烙印的男人》(池田平太郎,幻冬舍Renaissance,2011年)

《白藪椿―毛利輝元的密謀》(平川彌太郎)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