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素素

殷素素

殷素素,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人物,主角張無忌的母親,是個敢愛敢恨的女子,武功高強又機智過人而且心狠手辣,但是容貌又是“清麗不可方物”;能琴能書,金庸筆下典型的妖女之一。張翠山因殷素素以前的罪孽愧對同門師兄揮劍自刎以謝天下,殷素素也自殺殉情。猶記其臨死前的話:孩子,你要記住,要提防女人,特別是漂亮的女人。

  • 中文名
    殷素素
  • 別名
    天鷹教紫微堂堂主
  • 性別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日期
    公元1315年
  • 逝世日期
    公元1346年
  • 代表作品
    擔任天鷹教堂主,嫁給武當張五俠
  • 中文名
    殷素素
  • 父親
    殷天正
  • 丈夫
    張翠山
  • 兒子
    張無忌
  • 義兄
    謝遜
  • 名言
    越是好看的女人越會騙人
  • 性別

個人簡介

​天鷹教教主殷天正之女,才貌俱備,聰明伶俐,任性多情,敢愛敢恨。為奪得屠龍刀,而與武當三俠俞岱岩結下梁子,殷素素更用暗器蚊須針打傷俞岱岩至使終生殘廢。另一方面,張翠山為了追查俞岱岩被害之事,而結識了殷素素,二人同赴王盤山,結果被謝遜強行帶走,三人輾轉抵達冰火島,殷素素用蚊須針刺瞎謝遜雙眼。殷素素、張翠山更結成夫婦,並在島上誕下一子名張無忌。後當夫婦二人帶同張無忌回到中原,武林人仕紛紛前來逼問謝遜的下落,夫婦承受到沉重的壓力之餘,更要面對俞岱岩,迫于無奈之下,殷素素終向張翠山講出自己就是害得俞岱岩終生殘廢的罪魁禍首,張翠山有感難于面對俞岱岩,遂橫劍自刎,殷素素見此亦自刺而死,與夫共赴黃泉。

殷素素

角色語言

寶刀百煉生玄光

另一人道:“你不用問我姓名,我隻問你,這單鏢接是不接?”俞岱岩心道:“這人聲音嬌嫩,似是女子!”......

那女子聲音的人道:“臨安府隻龍門鏢局還像個樣子,別家鏢局都比不上。你若作不得主,快去叫總鏢頭出來。”言下頗為無禮。

.....那女子聲音的人說道:“啊,你便是多臂熊都大錦……”頓了一頓,才道:“都總鏢頭,久仰久仰,我姓殷。”......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字作喪亂意彷徨

張翠山微覺驚訝,斜睨舟中遊客,隻見他青衫方巾,和自己一樣,也是作文士打扮,朦朧中看不清他的面貌,隻見他側面的臉色極是蒼白,給碧紗燈籠一照,映著湖中綠波,寒水孤舟,冷冷冥冥,竟不似塵世間人。但見他悄坐舟中,良久良久,除了風拂衣袖,竟是一動也不動。

殷素素

舟中書生站起身來,微微一笑,拱手為禮,左手向著上首的座位一伸,請客人坐下。碧紗燈籠照映下,這書生手白勝雪,再看他相貌,玉頰微瘦,眉彎鼻挺,一笑時左頰上淺淺一個梨渦,遠觀之似是個風流俊俏的公子,這時相向而對,顯是個女扮男裝的妙齡麗人。

皓臂似玉梅花妝

隻見碧紗燈下,那少女獨坐船頭,身穿淡綠衫子,卻已改了女裝。

那少女突然轉過頭來,兩道清澈明亮的眼光在他臉上滾了兩轉,並不答話。張翠山見她清麗不可方物...... 隻見那少女仍是坐在船頭,自已也淋得全身皆濕。

隻聽得舟上少女喝了聲彩:“好!”張翠山轉過頭來,見她頭上戴了頂鬥笠,站在船頭,風雨中衣袂飄飄,真如凌波仙子一般。

隻見艙中坐著一個少年書生,方巾青衫,折扇輕搖,神態甚是瀟灑,原來那少女在這頃刻之間又已換上了男裝,一瞥之下,竟與張翠山的形貌極其相似……

那少女聽了他這句話,眼望窗外,眉間登時罩上一層愁意。

那少女嘆了口氣,突然卷起左手衣袖,露出白玉般的手臂來。

隻見她左臂上釘著三枚小小黑色鋼鏢,膚白如雪,中鏢之處卻深黑如墨。三枚鋼鏢尾部均作梅花形,鏢身不過一寸半長,卻有寸許深入肉裏。

她晶瑩潔白的手臂上釘了這三枚小鏢,燭光照映之下又是艷麗動人,又是詭秘可怖,便如雪白的宣紙上用黑墨點了三點。.....

那少女嫣然一笑,露出頰上淺淺的梨渦,似乎心中極喜 ......那少女蛾眉微豎,說道......那少女秀眉一揚,道.....

殷素素

那少女辯他不過,忽地舉起右手,一掌往左臂上拍落,.....

隻見她忽地打個寒戰,身子微顫 ...

她臉色本就極白,這時嬌嗔怯弱,更增楚楚可憐之態。

殷素素大喜,嫣然而笑,猛地裏腳下一軟,坐倒在椅上。

隻見她雙頰暈紅,大是嬌羞,不知正想到了甚麽。兩人眼光一觸,不約而同的都轉開了頭去。(金大俠在寫殷素素時下了細致工夫啊)

那兩個昆侖派的青年劍客本來就要發作,但鬥然間見到殷素素容光照人,艷麗非凡,不由得心中都是怦然一動。一個人目不轉瞬的呆瞧著她,另一個看了她一眼,急忙轉開了頭,但隨即又偷偷斜目看她。

殷素素心中甚喜,眼光在張翠山臉上一轉,秋波流動,梨渦淺現。

浮槎北溟海茫茫

隻見殷素素含羞低頭,暈紅雙頰。

殷素素早羞得滿臉如一朵大紅花一般,也低聲道:“你喜歡我,我是很高興。”

殷素素嫣然一笑,臉上更似開了一朵花.....

人物性格

轉瞬萬變的復雜角色

殷素素是個美貌而厲害的女子。論來頭,她是天鷹教主之女;論武功,堪稱高強;論手段,狠辣與機智兼備。論容貌,是“清麗不可方物”;而且能琴能書,看樣子還精于女紅。這樣的人物,自然驕傲任性,教人既愛且恨。又敬又怕,她與張翠山細雨舟中相會那段情節,既驚心動魄亦旖旎迷人,正好反映了她轉瞬萬變的復雜角色。

殷素素

然而美人難過英雄關,殷素素對武當五俠張翠山一見鍾情,傾心于他的“英姿颯爽”,不惜拋棄一切,洗心革面,與他相隨,從武俠小說的道德框框來說,這是“改邪歸正”,但從非道德的角度看,是殷素素把自己變成另一個人,以求所愛的人接受。不過,這是古往今來女子常事。

灰飛煙滅

張愛玲《傾城之戀》中,白流蘇感嘆于一場戰火造就了她與情場浪子範柳原的姻緣,在《倚天屠龍記》裏,殷素素與張翠山需要老天爺發動的一場大海嘯撮合。還要加上一個時刻準備發難的金毛獅王在旁才能成事,否則即使在沒有外來社會壓力的荒島,對自己正派名門子弟身份認真無比的張五俠,也不知要經過幾番內心折騰,方向殷素素點頭。饒是這樣辛苦得來,幸福也避不過一朝消逝。回到現實社會,殷素素的過去終于沒有放過她。正在她得到武當諸俠接受的一刻,含怨殘廢多年的三俠俞岱岩憑她一句“多謝三哥”認出她是當初傷他的人。愧疚之下,張翠山橫劍自刎,而殷素素的美好將來也自然灰飛煙滅。

殷素素

一切早有預兆,定情之後,殷素素隨即想到自己作孽太多,沒有好下場,張翠山脫口答道:“倘若你沒好下場,我也跟你一起沒好下場。”他二人悲劇的形式,頗有寫《苔絲姑娘》的哈代的典型布局意味。

正因代表傳統製度的張翠山已死,在她生命最後的片刻,殷素素索性做回她自己,以她高明的騙人手段,用一段無聲的耳語在自殺前種下武林風雲。我認為殷素素是金庸在《倚天屠龍記》寫得最成功的女子。

人物樣貌

1、隻聽得兩個人在說話。一人聲音宏大,說道:“閣下高姓?”另一人道:“你不用問我姓名,我隻問你,這單鏢接是不接?”俞岱岩心道:“【這人聲音嬌嫩,似是女子】!”

2、張翠山微覺驚訝,斜睨舟中遊客,隻見他青衫方巾,和自己一樣,也作文士打扮,朦朧中看不清他面貌,隻見他側面【臉色甚為蒼白,給碧紗燈籠一照,映著湖中綠波,寒水孤舟,冷冷冥冥,竟不似塵世間人】。但見他悄坐舟中,良久良久,除了風拂衣袖,竟一動也不動。

3、舟中書生站起身來,微微一笑,拱手為禮,左手向著上首的座位一伸,請客人坐下。碧紗燈籠照映下,見這書生【手白勝雪】,再看他相貌,【玉頰微瘦,眉彎鼻挺,一笑時左頰上淺淺一個梨渦,遠觀之似是個風流俊俏的公子,這時相向而對,顯是個女扮男裝的妙齡麗人】。

4、那少女道:“昨晚烏雲蔽天,未見月色,今天雲散天青,可好得多了。”【聲音嬌媚清脆】,但說話時眼望天空,竟沒向他瞧上一眼。張翠山道:“不敢請教姑娘尊姓。”那少女突然轉過頭來,【兩道清澈明亮的眼光】在他臉上滾了兩轉,並不答話。張翠山見她【明媚清麗,難描難言】,【為此容光所逼,登覺自慚】,不敢再說什麽,轉身躍上江岸,發足往來路奔回。

5、謝遜聽得嬰兒哭聲洪亮,問道:“孩兒像媽媽呢還是像爸爸?”張翠山微笑道:“【還是像媽媽多些,不大肥,是張瓜子臉】。”謝遜嘆了口氣,低聲道:“但願他長大之後,多福多壽,少受苦難。”殷素素道:“謝前輩,你說孩子的長相不好麽?”謝遜道:“不是的。不過孩子像你,那就【太過俊美】,隻怕福澤不厚,將來成人後入世,或會多遭災厄。”

6、張翠山聽到“我姓殷”三個字,驀然一驚:“那都大錦曾道,托他護送俞三哥的,是個書生打扮、【相貌俊美】的女子,自稱姓殷,莫非便是此人喬裝改扮?”

7、隻聽得舟中少女喝了聲彩:好!”張翠山轉過頭來,見她頭上戴了頂鬥笠,站在船頭,【風雨中衣袂飄飄,真如凌波仙子一般】。

8、那少女嘆了口氣,突然卷起左手衣袖,露出【白玉般的手臂】來。張翠山急忙低下頭來,不敢觀看。那少女道:“你認得這暗器麽?”張翠山聽她說到“暗器”兩字,這才抬頭,隻見她左臂上釘著三枚小小黑色鋼鏢,【膚白如雪】,中鏢之處卻深黑如墨。……【她晶瑩雪白的手臂上釘了這三枚小鏢,燭光照映之下既嬌媚艷麗,又詭秘可怖,便如灑了粉紅小斑的雪白宣紙上用黑墨點了三點】。

9、都大錦又道:“這位殷大爺【俊秀文雅】,顯然是個妙齡女子,不知何以要喬裝改扮?想不到她武功如此了得,卻不知是哪一家哪一歡的?

10、那兩個昆侖派的青年劍客本來就要發作,【陡然間見到殷素素容光照人,清麗非凡,心都評然一動。一個目不轉瞬地呆呆瞧著她,另一個看了她一眼,忙轉開了頭,但隨即又斜目偷覷】。

11、那臉生黑痣之人向身旁兩個同伴瞧了一眼,問道:“姓殷的客人?是怎生模樣的人物?”都大錦道:“那是一位【俊雅秀美】的年輕客官,發射暗器的功夫十分了得。”

12、張翠山耳中嗡的一響,實難相信這【嬌媚如花】的少女竟是個殺人不眨眼之人,過了一會兒,問道:“那……那兩個少林寺的和尚呢?”

13、那少女咬牙道:“你不認錯,我便不要你救。”她【臉色本就極白,這時嬌嗔怯弱,更增楚楚可憐之態】。

14、唐文亮一聽這【美貌少婦】是殷天正的女兒,也不禁心生忌憚,隻隨口道:“好,好!好得很!”

人物評價

和張翠山愛情的開始

一、 她和張翠山的愛情始于一個騙局,龍門鏢局和幾個少林僧共七十七條人命,盡數被認為為張翠山所殺“那是我安排下的。”她說來輕描淡寫,格格嬌笑,宛若兒戲。

此真“邪教妖女”,“橫蠻刁惡,面冷心狠”,卻不禁令人怦然心動。

或許,他們之間的姻緣早在她接觸俞岱岩時便開始了,一點點欺騙,最終織就成最濃密的相思。

一聲“張五哥”,兩個人的心動。

或許真的應當感謝謝遜,否則身處中原,禮教森嚴,正邪殊途,顧慮良多,一對璧人怎能如此容易、迅速地真心相對。

欺瞞是心痛的開始。

冰火島十載平靜、幸福的生活,總算是到了頭;中原,萬裏之外,也終究是回去了。曾經是南極仙島,這才是他們真正的人間地獄。

她的謊言是為了保護謝遜和自己一家,卻不想立即讓單純的兒子露了餡。中原歸路迢迢,已開始便如此艱難。

報仇、奪取屠龍刀,都化為強鬥、暗算,一步步的緊逼。

武當山的壽宴上,那個她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十年過去仍是想瞞也瞞不住,終于揭開,不知摧斷了誰的肝腸?

這或許是她此生最悔恨的騙局,但或許也正是這個騙局讓她和張翠山相識,孰是孰非,有時候難以言清。而這個騙局卻始終折磨著殷素素,她恐懼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她懼怕她愛的人會恨她,會舍棄她,面對這愛,她既堅強又懦弱。

騙俞岱岩近身受蚊須針以致到他最後面臨終身殘廢的下場,她終于大膽說出,換來武當派上下的怨懟,換來丈夫的一句“你騙得我好苦”。他自刎謝罪,不忍傷她,隻能如此。

如此欺騙,要了他的命,也是要了她的。

她忍痛布置,失了那“軟心腸”的愛人,終于還回她“妖女”本色。一個彌天大謊,讓少林、天下受盡戲弄,讓多年後的張無忌想起來又是傷心、又是驕傲。她隻是凄然一笑:“我沒跟這和尚說,我是騙他的......你瞧你娘......多會騙人!”

即便是死,她也騙過了所有人,並同時設了另一個局。

她斜斜跌倒,胸插匕首。“天上地下,人間海底,都在一起”,終究是她追隨了他。

最喜歡的妖女,便是殷素素。

她容光清麗,明艷不可方物;她地位尊榮,乃天鷹教教主座下第一人;她行事狠辣。智計百出。

如此女子,充滿靈氣和邪氣。其實,她更情真。

殷素素

嬌羞無限,情柔意蜜

二、“你歡喜我,我很是高興。”此刻的她嬌羞無限,情柔意蜜。她對他,早已是情根深種。發乎內心的愛,最是真純、動人,一不小心便泄露了心底的秘密。于是,她不願發銀針暗算謝遜,不為別的,隻因為害怕失去與張翠山共處的機會。仍是如此任性,卻讓人于其中窺見她滿懷的真情。

曾經心高氣傲、心狠手辣,她卻願意為他而改變,甚至于立下毒誓,“隨我夫君行善,決不再殺一人”,不是委曲求全,是甘心取悅。生活高貴如她,反而更懷念荒島的生活。

對丈夫,兒子,義兄,她愛的人,她的感情從來都是真純的,哪有半絲虛假?

為了義兄受艱難,為兒子的失蹤傷心恍惚,為了他——張翠山,為全他“武當七俠之義”,她甘願死于他的劍下。太痴,太傻,皆因為太情真。

所以,在張翠山死後,她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殉情相隨。生死不離的承諾,是由她完成的。

張翠山死得慘烈,而殷素素死得悲壯。

她的死是最華彩的一幕,全了她動人的性格。

她倒下時,我驀得失了悲喜。

最感動的是她死前的軟語叮嚀。

——“孩兒,你長大後,要提防女人騙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會騙人。”

此句何意?大多的理解都是叮囑或是讖語,但竊以為這未嘗不是她對自己和張翠山這場愛戀的無奈的感

嘆:如果,情郎不信任自己,就不會與己相愛,也不會身敗名裂、羞愧而死。錯,她攬在自己身上。

她的心傷,她的愛情。

一切皆化為她嘴角微揚的凄然一笑,香魂玉魄隨君逝。

未相欺,最情真。

至性至情的殷素素

三、張翠山想象不到淺笑盈盈,風度翩翩的妻子就是凶手。意象裏也許會有咿呀的車輪,道旁的青草,未知的明天,少年的憧憬和不忌憚,可這層薄薄的溫情畫一俟捅破,卻是骨肉相連的三師兄闊別多年後臉孔也為之扭曲的喑啞指控。心房如紙,吹彈得破。

殷素素是殷天正的女兒,殷野王的妹妹。家學源緣裏少不了一股霸氣,擁有龐大的勢力,這使人自然而然的看淡了若幹繁華世相,加上她年少氣盛,無所不用其極,竭盡心智與手腕,要奪那屠龍寶刀,要聲勢,要威風,要名至實歸,要俏立江湖。

武當山既是泰鬥,也是道統淵藪,要匡扶正義,更要消彌邪惡于無形。立意既正且高,而張翠山還不過是個副使。既生翠山,何必有素。

喜歡上張翠山,為他付出自己的一生,至性至情的殷素素。這世間的饕餮、宵小、色鬼一時都敗了顏色,竟然敗了一世。最後俯身在無忌孩兒耳邊按下心底濤天巨浪,舌綻春雷,說的是自己氣苦至死的要命諍言。好個殷素素啊,一抬頭,仿佛變了另一個人,輕巧巧一句話,瀕死還令武林大亂,毀少林清靜,更給張無忌埋下一記閉門羹。

冰火島上的歲月仿佛世外桃源,隻埋了謝遜這位智慧極高的導火索。仿佛世間便是一隻火葯桶,人人置身其中,無處可避,隻因為這根火線便埋在人人心裏。

四海浮冰,島上卻是個火山。洞居,物簡,卻春意無限,我陷在這綺麗的想象裏不願意出來。世人難見的極光是它的註腳,樸素自律的起居是它的精神。初生兒的啼哭如同美麗宏大的史詩剎那間將謝遜由極乖戾變得極溫柔,老天爺的靈光撫平沖牛鬥的怨懟,時光仿佛倒流,感恩的力量奔涌不絕。這與謝遜喊聲震天,撕心裂肺的賊老天是多麽的相得益彰,是多麽酣暢淋漓的跌宕起伏,曲折有致。人間世相如同風情畫卷,謝遜盲後也可以從小舟到石獄,默然鐫刻事件的脈絡于石壁之上,令張無忌又一次被閃電灼傷。這是一場陽謀,從殷素素的臨終告誡彰顯一時,到謝遜的金剛指再次呼告,一時間,讀者的心海為之沸騰。若幹年前,那個死于眾目睽睽之下的女人如此生動的浮現于我眼前。

殷素素

我仿佛曾與她很親近的人,看得見她的眉梢眼角,聽得見她徜徉在風景裏哼的調子,喜歡過她的微笑,心酸過她的決絕,愛過她的愛,苦過她的苦,嘗過她肝膽俱裂的滋味,感喟過這雙璧人不容于世的鮮血長流。

世上最大的一個字就是錯。一開始就在不斷的證明是錯了,錯了。楊不悔竟然嫁了殷梨亭。謝遜力鬥三僧,黯然開釋,心如夜色蒼穹。一部倚天屠龍,自郭襄天涯思君不可忘始,到張無忌畫筆一顫而終,全都錯了。天下大勢,為小人所乘。所謂愛情,不過顛沛流離,苦盡崩塌。

執著的殷素素

四、這名字帶了幾分純真,卻更多的透著執著,殷素素。

素素是個“魔教邪女”,在最初看故事的時候,除了這個定語我對素素的第一感覺是聰明。慢慢看的多了,才發現,原來金老安排的魔教邪女們,都是美麗的、聰明的。是的,素素聰明,而且聰明的“單純”。上下十五部,金書裏的第一聰明女人當屬黃蓉,隻是在我眼裏,我更偏愛素素的單純的聰明,因為她並沒有如蓉兒一般的,已經聰明到了錙銖門縫裏都帶了幾分算計的味道。不是說她可以比蓉兒大氣,天鷹教的教眾再多總也不敵面對千軍萬馬的壓力,隻是素素不需要步步計較,不需樣樣掌控于指骨間,她是不需更不是想。她性子裏的自我,很多時候都表現為了豁達。我很喜歡這個女子的不計較。

同樣的聰明魔女,還有一個趙敏。這兩人的映像常常會模糊在一起,于是眾多的影視作品裏幹脆連出演演員都選了同一個。我還是喜歡素素多一分,她空靈、自我,而趙敏身上更多的是世俗與任性。表面看來,這兩人都是狂傲的,但趙敏是肆無忌憚的太有心計,面對可以容忍她的人她自然任意而為,面對不得不容忍她與拿她莫奈何的人她更會帶了幾分殘忍,量度的分毫不差。素素也任性,她我行我素不理會所有,無論對像是誰隻要心有所想就會立刻行動,但素素更懂事,她內裏的成熟和柔和讓她能愛上張翠山這樣的人,並因這份愛而全全的散發出來。

素素與張翠山的愛,是我以為金書裏最美的,他們愛的如此溫和,如此天經地義不分你我。阿朱喬峰的愛因凄美而深刻,但這份愛裏盡是阿朱的給予,總有幾分苦。盈盈與令狐的愛,淚中有笑、幾多慧心,隻是令狐的不羈瀟灑全靠盈盈的包容來成就,笑過之後卻留了幾分澀。再像雙兒、靈素的,就不必說了。我也喜歡郭黃,卻不喜歡他們之愛,隻因不在對等的位子,總有一個拉著一個跑的味道,楊過和小龍女的亦同。素素與張翠山是平等的、對等的,無論是外貌身家這等俗物,還是內心與才智,他們太相配,也愛的太相溶太美好,是為生死不離。殉情是無奈,但放在他們之間也是必然結果、唯一結局,即便是孩子的存在也不能讓其分開。在神雕的蓉兒因充滿母性而變為常婦的時候,素素仍是長發迎風白衣勝雪的女子,帶著自信和幾分純真的微笑凝視張翠山:你不會不愛我。

素素也不是主角,但這不夠長的篇幅才成就了她的完美。在周聰明與否的跟貼裏,有位說的,是周成就了倚天,用她的不統一。其實趙敏又何嘗不是。她們前後的性格轉變直叫人如吞了口冷飯,除了咽下別無他法,不舒服也隻有認了。蓉兒的轉變是合理的人性化的,帶了幾分不可違抗,但就是因為太真實,才免不了的叫人失望,隻因心中的仙子墜落了。也許我們在小說故事中期待的,總還是現實不可能有的美好,就如素素般的完美女子。

素素是個完整的女人。素素有摯愛的男子,聰穎的孩子,她的感情因此完整了。她自始至終都是完美女子,她沒有變為母親時,在她的生命裏,對翠山之愛永遠是第一位的,但她並沒有因為愛而失去自我的一切,她是真正作為一個聰明女子在面對世界。即便是追隨愛人共赴黃泉,也自信可叫那些圍攻的凶手在世不得逍遙。盈盈一笑中無聲的那一句“交待”,是用驚艷刻下的永恆。

為愛而生,為愛而死

金庸先生在敘述這回文字時輕描淡寫,沒有憂鬱,沒有纏綿,情節在緊張而又又張有馳進行著。當素素從俞岱岩的房間走到大廳時,看到了丈夫張翠山自殺而網,她沒有嚎然大哭,也沒有茫然不知所措,甚至連眼淚也沒有,隻是凄然地對兒子說:“人死了,活不轉來了。”那鎮定從容似乎很無情,然而這正是多情深處轉無情。她已經選擇了自己的歸宿——自殺殉情,伴張丈夫而去,做一對同命鴛鴦。

沒有纏綿,沒有悲悲切切,卻是如血的悲壯,如酒的剛烈。她讓愛情如驚電劃破黑暗長空,似焦雷炸破寰宇,以一個驚嘆號為愛情做出了最完美,而又最凄惻的詮釋。讓一切關于愛情的語言變的無力,讓一切描繪愛情的五顏六色變的蒼白。一切的話成為多餘,一切的表白成為累贅,隻有那捧鮮血讓愛情成為永恆的瑰麗。

在這場悲劇裏,張翠山的死成全了對義兄金毛獅王謝遜的道義,對師兄俞岱岩的師兄弟情意,以及對素素的感情,而素素在這場悲劇裏隻成全了愛情,她是一個為愛情而生,為愛情而死的女子。

素素的愛情高貴而典雅

當她的嬌軀緩緩的倒下的時候,以一種流星損落的姿態,在蒼宇中沉下,那種光華那些大俠宗師黯然失色。那是對愛情的堅貞,對愛情的忠誠,那是用生命來演繹愛情的諾言。飛蛾是微小的,但對光明的追求讓我們感到敬佩,素素是弱小的女子,她對愛情追尋如飛蛾撲火一般熱情感動著我們每個讀者。

素素是一個充滿靈氣與邪氣的智慧女子,這二者的結合註定她的行為乖張,然而哪個至情至性的人不行為乖張,不和常理。這種乖張的性情是情之所鍾者的表現。這種行為的人,她一旦鍾情某件事物,一生都處于迷戀狀態。一旦她迷戀得事物消亡,那麽她的生命也接近消亡。這是支持他們生命的一種信念哲學。正如尼採所說:“為了能忍受對虛無的渴望,它需要超越空間,時間和個體的難得恍惚境界;這種境界又需要一種哲學,教人通過想象來戰勝對世俗的難以形容的厭惡。”

對素素而言這種哲學無疑是愛情。愛情支撐著她整個生命,她的生命等價于這場愛情,她從生命的伊始好象為這場愛情而等待,等待在時間橫無際涯中。當愛情來臨的時候她象飛蛾撲火一般,明知是死亡,也義無返顧,這是一種本能,來源于情不自禁。

情不自禁的愛,是所有愛情中最令人由心而發的,也是最單純質樸的。她無法讓自己前思後想,無法容忍愛情從身邊匆匆而過。黑格爾說:“在這種情況下對方在我身上活著,我也就在對方身上活著。雙方在這

個充實的統一體裏才能實現各自的自為存在,雙方都把各自的整個靈魂和世界納入到這個同一裏。”什麽能比愛情中的情不自禁更能感動人呢?

鍾情與烈性

在這種情不自禁中,素素不斷扭曲自己的性格,委屈自己,成全“張郎”。她拋去女孩子的矜持,蓄意討好愛情。素素是一位隻會向愛情低頭的女子。她所承受的一切,隻為和心愛的人天長地久,過一對柴米夫妻,所以她在冰天雪地的冰火島,過著鑽木取火,茹毛飲血的堅信生活,她認為那是人間仙島。對于相愛得人而言,就是世界上最高的權威,所有的財富聚集,他們也會棄置蔽履;就是讓她穿著襤褸的衣衫,住著寒窯山洞,他感到也勝過貂俅皮衣,廣廈萬間。

上天也並沒有虧待有心的人,給予了他們十年的光陰。對于張殷他們這十年是他們命運中最幸福的十年,他們的一生都是為了著十年準備。在時間橫無際涯中,在那千百年的等待中,就是為了十年的相聚。相愛十年,朝夕相處,能有個知己,愛自己疼自己的人,是何等的幸福。

素素的愛情不同于後來的趙敏與周芷若的愛情。趙敏所愛的是一個武功蓋世,名重權位的張大俠,周芷若鍾情的愛也抵不住蓋世武學的誘惑。而素素隻是愛的張翠山這個人,無論他是不是俠客,是不是名門子弟,這對素素來說並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張翠山對她的愛。趙敏對張無忌的愛情象公主對百姓的施舍,如奇遇,邏輯性勉強;周芷若的愛多的是名利束縛,她愛的是光明頂上獨戰六派的大俠。他們的愛情都是加了各種條件,不是純凈的。我們不妨構想一下如果張無忌是個普通人,他們還會愛他嗎?而素素追求的是平凡之愛,在書中不是英雄人物,無論他的性格還是作為,而素素愛的不是英雄,她隻愛張翠山這個單純的人。

素素是個充滿靈氣與邪氣的智慧女子,也就是這邪氣鑄就了她的鍾情與烈性。這種烈性為她見丈夫亡故後而殉情做了鋪墊。

在張殷之間的愛情悲劇,他們的悲劇承擔者不是張翠山,而是素素。素素無論是生前還是死後,她都承擔著這場悲劇的惡名。但素素是不在意這些的,因為她在天國裏,圓著自己未盡的愛情。

“生共羅衾,死同穴”當用生命鮮血來演繹的時候,那有說不盡的凄涼與悲壯;用生命兌現“天上地下,永不分離”的諾言,比用柔軟的舌頭說出的山盟海誓,更令人纏綿凄惻;用鮮血追隨鮮血,這比語言更能說明愛情的偉大,死者的忠貞。

殷素素

一曲武俠的《長恨歌》,婉轉地唱盡了“在天願做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與趙敏的相似之處

1、她們初次登場時都是女扮男妝。

2、她們被稱為“妖女”。

殷素素

3、她們都和心愛的人處于敵對立場。

4、她們同樣懷有雄才偉略,不輸與男子。

5、她們一樣聰明絕頂,可以三番兩次耍她們心愛的男人。

6、她們亦同樣有哥哥。

7、她們也有一個很疼愛她們且縱容她們出去闖蕩江湖的父親。

8、她們身邊都有三個武功很高的奴才。趙有阿大、阿二、阿三。 殷有福、祿、壽。

9、還有就是金庸在描寫她們時,都曾形容過她們的皓臂似玉。

10、她們都曾做過對不起她們心愛人的事情。

11、她們都被心愛的人帶去見張三豐。而張三豐也對她們贊許有嘉!

12、她們都曾在心愛的人的手背上咬下齒痕。

薄命佳人

收剎都令人心下寂

素素的名字是在金庸的文章裏看到,她的出場帶有一點詭異之氣,著男裝于湖中舟上彈琴放歌,冷冷冥冥不似塵事中人,于是立在湖畔岸上的張五俠看得呆了,天有微雨卻未有涼意,感情是心有所動。

殷素素

我猜張五俠想:這樣的女子……,是鬼麽。

自然是鬼,鬼都是色能移人,張五俠想要不著道,真是難了。金庸寫的妖女都很可愛,俏如黃蓉,艷如何鐵手、傲如任盈盈、冷如殷素素、狂如趙敏都是令人喜歡的。

殷素素的出場是這樣的陰冷凄惻,想到她後來不得已自刎以謝罪,覺得這樣的出場收剎都令人心下寂寞。

不同版本

梁朝偉版的找來任達華和鄭裕玲演張翠山和殷素素,這是歷版之中最年輕的張無忌父母扮演者,任達華有張五俠的俊朗儒雅瀟灑,鄭裕玲雖然伶俐嬌俏,但是外形上始終缺少殷素素江南少女的纖細清麗,她樣子硬朗而且太高,倒更適合演年輕時代的滅絕,她的殷素素男裝遠比女裝出色。

殷素素

後來馬景濤和葉童的版本,從那個暑假開始一直追看,裏頭演的最好的是葉童的趙敏、孫興的 楊逍、李立群的朱元璋……葉童的趙敏活潑任俠,言動可愛,實際上是演技超過了扮相,雖然很多人不能忍受趙敏居然不香艷,但是她演殷素素,應該不是那樣,綠林氣太重,失之粗豪。寫得一手簪花小楷的素素應該嫵媚細膩入骨的,不是綠林英雌。

至于吳啓華的版本,找的是米雪、劉松仁飾演這一對佳偶。或者早十幾、20年,這樣的搭配是最好的,米雪的古裝相當俏麗,以前的黃蓉、蘇櫻、呂四娘、雲蕾、小喬……都是風華正茂的時候,一出場,一雙清水眼滴溜溜的轉,煞是動人,直鼻櫻唇、巧笑嫣然。劉松仁的張丹楓陸小鳳令人懷念,他的樣子,年輕的時候是俊逸的小生,到了中年愈見風霜老的特別快。但是他的演技一直相當好,尤如清茶,沖淡平和猶有餘味。

殷素素和張翠山的相見了,居然是在書法展覽會(改得奇怪),心有靈犀相視一笑默契相知的味道。

突然發現光打的再強,還是覺得他們老了,化妝也是遮掩不住,急管繁弦的歲月是這樣流過,覺得悵然。無論如何,到底比那些胡演亂演的要強,至少 沒有馬景濤的獅子吼和亂拳神功助陣,不至于讓人倆共。劉的演技一向沉穩,可以放心,是最好的中生。

蘇有朋版本

蘇版的郭妃麗,是個異域美人的樣子,更應該做紫衫龍王,尤其是和嫩臉的蘇有朋,很象姐弟戀,後面蘇貼上胡子象俏張飛,有趣。五集就死,行先死先的角色。郭妃麗的殷素素比起前幾版明顯漂亮了許多,但是蘇有朋與郭妃麗的演繹卻沒有太多出彩的地方。留給人印象深刻的場景想一想張翠山的自刎那一段倒是能看出些俠者之風。當殷素素叫張翠山把她殺了以全武當七俠之義時,張翠山舉刀對著妻子時眼睛裏有怒,有怨,有恨,也有愛。他以自己的死,還了三師哥一個公道,也還了妻子十年來對自己的溫柔體貼和關懷照拂 之情,蘇有朋的眼神還是那麽點意思的。郭妃麗是新加坡為數不多在中國拍劇取得成功的女演員,在蘇有朋版裏,郭妃麗飾演的殷素素夠狠也夠美。不是最經典的,也算之一。

郭妃麗飾演的殷素素美麗動人、心狠手辣,而又有她愛夫情深、愛子情深的一面。她狡黠的眼神、溫柔的笑容,把殷素素的狠毒任性而聰慧可愛演繹得淋漓盡致。

倚天屠龍記裏面,總是到了張翠山和殷素素自刎的那一場摧人肝腸,想著這樣的佳偶如此死了,尤其是清麗雅艷言可動人的素素,直是惋惜。

熒屏形象

年份殷素素扮演者出自影視版本合演者備註
1963白燕香港粵語電影《倚天屠龍記》張瑛、石堅隻拍攝張翠山與殷素素的部分
1978黃淑儀香港無線電視《倚天屠龍記》夏雨、鄭少秋
1984黃香蓮台灣台視《倚天屠龍記》劉尚謙、劉德凱
1986鄭裕玲香港無線電視《倚天屠龍記》任達華梁朝偉
1993葉童台灣台視《倚天屠龍記》馬景濤劉丹一人分飾殷素素、趙敏兩角
1993張敏香港電影《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吳鎮宇李連傑一人分飾殷素素、趙敏兩角
2001米雪香港無線電視《倚天屠龍記》劉松仁吳啓華
2003郭妃麗合拍電視劇《倚天屠龍記》蘇有朋、徐錦江
2009王媛可內地電視劇《倚天屠龍記》張智堯鄧超

另有三個改編版本: 

年份殷素素扮演者出自影視作品備註
1967鄭佩佩香港邵氏電影《神劍震江湖隻拍攝張翠山與殷素素的部分,人物改名為:蘇皎皎
1976井莉香港邵氏電影《五毒天羅》隻拍攝張翠山與殷素素的部分,人物改名為:洪素素
2001鄭佳欣合拍電視劇《少年張三豐》

   

殷素素 殷素素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