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梨亭

殷梨亭

殷梨亭,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人物。武當派張三豐愛徒之一。

殷梨亭江湖人稱殷六俠,在武當七俠中位居第六,最精劍術。

原著中殷梨亭心地純良,性格懦弱,這種懦弱在他待人接物時體現得尤為明顯。但作為一代俠客,殷梨亭的處事作風也有勇敢穩重、快意恩仇的一面。

他前期行走江湖時屢遭不順,曾因紀曉芙去世心結難解,也曾遭人設計身受重傷,為張無忌所救並接好腿骨。

最後他與舊愛紀曉芙女兒楊不悔發展一段忘年之戀,並喜結連理,夫妻情愛甚篤,終得圓滿。

  • 中文名稱
    殷梨亭
  • 門    派
  • 岳    父
  • 逝世日期
    公元1403年
  • 武功絕技
    武當太極劍,武當太極拳等
  • 武    功
    天地同壽劍法
  • 國    籍
    中國
  • 未婚妻/岳母
  • 主要成就
    在武當七俠中劍術最精
  • 師    侄
  • 妻    子
  • 職    業
    俠客
  • 出生日期
    公元1318年(戊午年)
  • 別    名
    殷六俠
  • 師    傅
    張三豐
  • 民    族

人物經歷

殷梨亭是張三豐的第六個徒弟,在第一版中稱為殷利亨

殷梨亭 殷梨亭殷梨亭

殷梨亭心性純良懦弱。這種懦弱,直接導致了他前半生的愛情悲劇。在殷梨亭——紀曉芙——楊逍這組三角關系中,殷梨亭實際上是佔有先機並且名正言順的,但他卻從來沒有主動過,眼睜睜輸給了楊逍。

六大派遠征光明頂一戰,從他在光明頂上淬然遇見紀曉芙之女楊不悔時的反應便看得出來,他對紀曉芙的思念有多深。當他正要刺死明教「光明左使」楊逍時,楊不悔奔過來叫止他,"殷梨亭凝劍不前,定睛看時,不禁'啊'的一聲,全身冰冷,隻見這少女長挑身材、秀眉大眼,竟然便是紀曉芙",使他險些暈倒,得知紀曉芙死因真相,殷梨亭羞憤獨自沖下山。

殷梨亭下光明頂後,心神激蕩,竟在大漠中迷失了道路,在黃沙莽莽的戈壁中獨自摸索了八九日,漸漸和武當派師兄弟們失去了聯絡。待得他覓回舊路,卻突遭奸人暗算。"這日,突然遇到了汝陽王府旗下五名西域少林金剛門僧人,那些和尚一言不發,便即上前挑戰,五僧武功都是極強,殷梨亭獨力與五僧經過一連串的激鬥,雖然奮力擊倒了二僧,但寡不敵眾,終于身受「大力金剛指」重創。"

殷梨亭在身受重傷、四肢殘廢時,楊不悔或因代母補過,徹夜不離悉心照料,兩人情愫漸生。後來殷梨亭被張無忌黑玉斷續膏成功續接斷肢,武功也不致大損。康復後,更和楊不悔喜結連理。

在「屠獅英雄會」上,殷梨亭以「太極劍」與峨嵋派第四代掌門周芷若的「白蟒鞭法」激戰,處于下風,險喪命敵手時得二師哥俞蓮舟出手救助。

屠獅英雄會過後不久,適逢元朝「汝陽王」察罕帖木兒率二萬蒙古軍攻上少室山少林寺,武林群雄奮起殺敵報國,殷梨亭也參與其中。

武功絕學

殷梨亭在武當七俠中劍術最精。

太極劍

書中武當太極劍共五十四式,三環套月、大魁星、燕子抄水、左攔掃、右攔掃……五十三式"指南針",雙手同時畫圓,復成第五十四式"持劍歸原"

莫家堯版殷梨亭莫家堯版殷梨亭

"三環套月":左足踏上,劍交左手,一招"三環套月",第一劍便虛虛實實,以左手劍攻敵,劍尖上光芒閃爍,嗤嗤嗤的發出輕微響聲。旁觀群雄忍不住震天價喝了聲採。

"大魁星","燕子抄水":殷梨亭跟著便是"大魁星"、"燕子抄水",長劍在空中劃成大圈,右手劍訣戳出,竟似也發出嗤嗤微聲。

"風擺荷葉":殷梨亭一招"風擺荷葉",長劍削出,鞭劍相交,輕輕擦的一響。

"鳳點頭":殷梨亭使招"鳳點頭"矮身避開。

"神門十三劍":忽聽得半空中一聲清嘯,一人叫道:"是!五哥,你好啊,想煞小弟了。"數丈外的一株大樹上縱落一條人影,長劍顫動,走向前來,正是六俠殷梨亭到了。張翠山喜出望外,大叫:"六弟,你好!"三江幫中早分出數人上前截攔,隻聽得啊喲啊喲、叮叮當當之聲不絕,每人手腕的"神門"穴上一一中劍,一一撒下兵刃。這"神門穴"在手掌後銳骨之端,中劍之後,手掌再也使不出半點力道。殷梨亭不疾不徐的漫步揚長而來,遇有敵人上前阻擋,他長劍一顫,嗆啷一聲,便有一件兵刃落地。

"天地同壽":順著輝月使向後一拉之勢,回劍便往自己小腹刺去。這一招更是壯烈,屬于武當派劍招,叫做"天地同壽",卻非張三豐所創,乃是殷梨亭苦心孤詣的想了出來,本意是要和楊 逍同歸于盡之用。他自紀曉芙死後,隻求殺得楊逍,自己也不想活了,是以在武當山上想了幾招拚命的打法出來。殷梨亭暗中練劍之時,被師父見到,張三豐喟然嘆息,心知此事難以勸喻,便將這招劍法取了個"天地同壽"的名稱,意思說人死之後,精神不朽,當可萬古長春,實是殺身成仁、舍生取義的悲壯劍招。

漫畫版殷梨亭漫畫版殷梨亭

"順水推舟":見是三個白袍道人手持兵刃,在圍攻一個中年漢子。三個道人左手衣袖上都綉著一個紅色火焰,顯是魔教中人。那中年漢子手舞長劍,劍光閃爍,和三個道人鬥得甚是激烈,以一敵三,絲毫不露下風。隻見那中年漢子長劍越使越快,突然間轉身過來,一聲呼喝,刷的一劍,在一名魔教道人胸口穿過。這一招"順水推舟",正是武當劍法的絕招,使這一招劍法的中年漢子,卻是武當派的六俠殷梨亭。

太極拳

書中武當太極拳共有:攬雀尾、單鞭、提手上勢、白鶴亮翅、摟膝勾步、手揮琵琶、進步搬攔錘、如封似閉、十字手、抱虎歸山等招式。

"攬雀尾式""金雞獨立式":殷梨亭站在師兄身旁,當即雙掌一揚,迎著雷火彈接去,待得手掌與雷火彈將觸未觸之際,施出太極拳中"攬雀尾式",將雷火彈輕輕攏住,腳下"金雞獨立式",左足著地,右足懸空,全身急轉,宛似一枚陀螺。

輕功

初時滅絕師太等四人並肩齊行,奔了大半個圈子,已然分出高低,變成二前二後。殷梨亭和滅絕師太在前,宋青書和靜玄在後。可是那青翼蝠王韋一笑輕功之高,當真世上無雙,手中雖抱著一個男子,殷梨亭等又哪裏追趕得上?

輕功招式:梯雲縱

人物性格

性情中人

原著中殷梨亭在武當七俠中位居次末,比起七俠莫聲谷的少年老成,六俠的性格顯得尤為稚弱,常常為了小事流淚。但他也並非單純的不堪一擊。

準確來說,他是性情中人,並不掩藏心中所想。他的眼淚與軟弱,也隻關乎親人時才顯露。(張翠山之死、莫聲谷之死以及光明頂上楊不悔揭開紀曉芙之死真相時)

韓夫一版殷梨亭韓夫一版殷梨亭

殷梨亭受人喜愛,多數來自他對愛情的執著專一,和身上幹凈溫暖的氣息。當他還是個被諸俠照料的小師弟時,對于赤子一般的他,軟弱成了溫柔的代名詞,懦弱成了善良的表象。

命運多舛

然而金老也狠心,非要把這樣一個有著赤子之心的少年俠客,放在激烈的矛盾中,破壞掉他對世俗的單純和信任。世事無常,最為依賴的師兄張翠山自刎于武當山上,一直傾心的未婚妻紀曉芙去世,至親之死給他極大的打擊;十年後,光明頂上紀曉芙移情真相被道破,接著全身筋骨被奸人順勢所傷,又是心理生理上雙重的拋棄和玩弄。

所幸,或許後來金庸也心生惻隱,大筆一揮,一場悔亭戀在書中誕生。十年前,紀曉芙沒有給心地純良的他一個漸漸成長的機會;十年後,也最終有那麽一個女子願意去陪伴他,去保護、信任、支持對方,那麽至情至性的殷六俠也並不遜于孤高狷介的楊逍

縱觀全書,楊不悔或是結局最幸福的女子,而殷梨亭最終也收獲圓滿。

行事作風

單看他行事,卻絕非軟弱幼稚。六大派圍攻光明頂,他待人禮數周全,處事沉穩庄重,與奸人作戰時劍走輕靈毫不遲疑。可見這位武當殷六俠,並非單純懦弱就能概括。最後屠獅英雄會與周芷若相鬥,他和師兄俞蓮舟爭著先纓其鋒,以求另一人能有生機,更顯示出那份被眼淚所掩蓋掉的英雄氣概。

人物原型

史實中本名"殷利亨",取自周易"元貞利亨"卦,金庸為《倚天》裏面七俠名字配合而改為"梨亭"。

武當七俠,各人性格不同,宋遠橋慈和、俞蓮舟嚴肅、俞岱岩精練、張松溪機智、張翠山儒雅、莫聲谷剛直,最稚弱的是排六的殷梨亭。

人物評價

古人用"六"代表陰,在《易經》裏面,如坤卦有"初六:履霜,堅冰至"、"六二:直、方、大;不習,無不利"等,凡遇陰爻均用六代替。或許是因為犯了"六"的忌諱,殷梨亭成為倚天裏面最女人化的男人。那些原本隻和女人有關的元素如哭泣、依戀、靦腆等,在殷梨亭身上比比皆是,使得大名鼎鼎的殷六俠,成為人們重點"保護"的對象。

愛哭

殷梨亭的第一個特點,是喜歡哭。隻要遇到傷心的事情,無論場合,無論地點,殷梨亭都忍不住要哭。俞岱岩受傷的時候,他哭了,前前後後哭的還不止一次;十年後,俞岱岩見到殷素素,"仇人相見,分外眼紅",說起了傷心話,俞岱岩、殷素素都沒哭,殷梨 亭卻又哭了;之後張翠山自殺,殷梨亭更是大哭不止,把旁邊的紀曉芙都感染得一起哭起來;再十年後在光明頂遇到受傷的張無忌,先是流著淚要殺"曾阿牛",當得知曾阿牛就是失散多年的張無忌時,馬上就淚眼婆娑;緊接著,遇見了那個長得極像她母親的楊不悔,沒說幾句話,殷梨亭就"雙手掩面"而去……縱觀整個倚天江湖,上至大俠刀客,下至丫鬟小婢,還真找不到第二個人像殷梨亭這麽"隨性",想哭就哭。俞岱岩受傷時,殷梨亭才十幾歲,年輕隨性,哭一哭情有可原;但光明頂之時,已經是三十好幾的大男人了,仍然想哭就哭,還真個是"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93版殷梨亭特寫93版殷梨亭特寫

靦腆

愛哭的人,一般都伴隨著靦腆。殷梨亭的靦腆,也超乎常人。所以,凡遇到稍微牽涉到個人隱私--尤其是男女隱私的事情,殷梨亭就會臉紅。

——俞蓮舟笑道:"五弟有了嫂子,你還道是十年之前麽?五弟,你回來得正好,咱們喝了師父的壽酒之後,跟著便喝六弟的喜酒了。"張翠山大喜,鼓掌笑道:"妙極,妙極!新娘子是哪一位名門之女?"殷梨亭臉一紅,忸怩著不說。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此時的殷梨亭已經是二十好幾歲的大男人了,還一提到女人就臉紅,真是"不讓少年郎"。天鷹教派人給張翠山送禮,張松溪不過隨便開了句"又不是金鞭紀老英雄送禮來,要你忙些甚麽"的玩笑,殷梨亭就又臉紅了。張三豐百歲生日那天,紀曉芙一露面,殷梨亭不但臉紅,竟然連招呼都不敢上去打一聲。須知,此時的紀曉芙名義上已經是殷梨亭"未過門的妻子"了,殷六俠當真異于常人。

懦弱

愛哭與靦腆的背後,隱藏的實際上是殷梨亭"懦弱"的個性,甚至連懦弱的張無忌都覺得殷梨亭太"懦弱"了。這種懦弱,直接導致了殷梨亭前半生的愛情悲劇。在殷梨亭-紀曉芙-楊逍這組三角關系中,殷梨亭實際上是佔有先機和名正言順的,但他卻從來沒有主動過,眼睜睜的輸給了楊逍。

勇敢

但如果仔細分析,你會發現殷梨亭的"懦弱"其實隻限于感情,屬于天生情商不發達。作為江湖人士,殷梨亭的表現還是相當勇敢的。

——殷梨亭不疾不徐的漫步揚長而來,遇有敵人上前阻擋,他長劍一顫,嗆啷一聲,便有一件兵刃落地。那少婦回身喝道:"你是武當……"嗆啷、嗆啷兩聲,她雙手各執一刀,雙刀落地時便有兩下聲響。

——餘下兩名魔教道人見己方傷了一人,對方又來了幫手,心中早怯,突然呼嘯一聲,兩人分向南北急奔。殷梨亭飛步追逐那逃向南方的道人。他腳下快得多,搶出七八步,便已追到道人身後。那道人回過身來,狂舞雙刀,想與他拼個兩敗俱傷。……便在此時,驀地裏青光一閃,一柄長劍從殷梨亭手中擲出,急飛向北,如風馳電掣般射向那道人背心。那道人陡然驚覺,待要閃避時,長劍已穿心而過,透過了他的身子,仍是向前疾飛。那道人腳下兀自不停,又向前奔了兩丈有餘,這才撲地倒斃。那柄長劍卻又在那道人身前三丈之外方始落下,青光閃耀,筆直的插在沙中,雖是一柄無生無知的長劍,卻也是神威凜凜。眾人看到這驚心動魄的一幕,無不神馳目眩,半晌說不出話來。待得回頭再看殷梨亭時,隻見和他纏鬥的那個魔教道人身子搖搖晃晃,便似喝醉了酒一般,拋下了雙刀,兩手在空中亂舞亂抓,殷梨亭不再理他,自行向峨嵋眾人走來。

——殷梨亭一聲清嘯,長劍遞出,指向殷無祿。殷無祿橫刀便封,刀劍相交。此時殷梨亭內力渾厚,已是非同小可,拍的一聲,殷無祿的單刀震得陡然彎了過去,變成了一把曲尺。殷無祿吃了一驚,向旁躍開三步。

——殷梨亭站在師兄身旁,當即雙掌一揚,迎著雷火彈接去,待得手掌與雷火彈將觸未觸之際,施出太極拳中"攬雀尾式",將雷火彈輕輕攏住,腳下"金雞獨立式",左足著地,右足懸空,全身急轉,宛似一枚陀螺。

書中還有多處類似的讓人陶醉的描寫。這些文字裏的殷梨亭,瀟灑、沉穩、機智、勇敢,幾乎所有褒義詞用上都不為過。這哪是個懦弱的人能做的事?分明是個響當當的男子漢。

本真

其實,殷梨亭之所以給人"懦弱"的感覺,完全是因為他的感情太本真,就像一泊毫未受過污染的潭水,清澈見底,隻要一點點風吹草動,就能直透其內心。殷梨亭的感情,是百分之百本真的,所以他會毫無顧忌的哭泣,會旁若無人的臉紅,會自顧自的感動。他內心想的,就是他言于口或形于色的;他言于口或形于色的,就是他內心所想的。所以,他初次遇到殷素素,會說殷素素不但是他的嫂子,還是他的姐姐;所以,十年後和張翠山重逢,他還想著和張五哥睡一張床;所以,在可能有性命之憂的抵御外辱中,他會推薦自己的未婚妻,而不是五嫂殷素素……

——殷素素病得沉重,點頭笑了笑,低聲道:"六弟!"殷梨亭笑道:"五嫂也姓殷,那好極了,不但是我嫂子,還是我姊姊。"

韓夫一版殷梨亭韓夫一版殷梨亭

——當晚四人在仙人渡客店中歇宿,殷梨亭便要和張翠山同榻而臥……俞蓮舟笑道:"五弟有了嫂子,你還道是十年之前麽?五弟,你回來得正好,咱們喝了師父的壽酒之後,跟著便喝六弟的喜酒了。"

——殷梨亭卻緊緊握住了拳頭,滿臉通紅,不肯伸掌。莫聲谷道:"咦,奇了,有甚麽古怪?"硬扳開他手掌,隻見他掌心上寫著"紀姑娘"三字。

你可以說殷梨亭不夠主動,甚至可以罵他懦弱,但如果真的面對這麽個本真的男子,你很可能會被他感染,而不忍去傷害他。何況,除了感情以外,能傷害殷六俠的人,倚天江湖裏並不多。

武當七俠中,像殷梨亭這般本真、隨性的男人,世上真的不多。庄子主張"絕聖棄智",老子主張"返璞歸真"。不管是絕聖棄智還是返璞歸真,都是轉了一圈又回到原點。而殷梨亭自始至終都沒離開過"真",他可能一輩子都達不到俞二和張四的那份成熟,但他的本真和自然與"道"最相通,屬于天生"得道"的性格。

人物戀情

原著中,殷梨亭和楊不悔的一段戀情頗有爭議。有人認為過分草率牽強,有人卻也被深深感染打動。殷楊兩人的初次會面始于光明頂,而後殷梨亭被大力金剛指所傷,楊不悔從帶有贖罪之心,到全心照顧,托付終身。直到屠獅英雄會時,楊不悔已有身孕。殷楊二人最後出現是在貝錦儀提到紀曉芙時,金庸這樣形容他們的關系:夫妻婚後情愛甚篤。

——楊不悔指著滅絕師太道:"好!殷叔叔,你去殺了這個老賊尼。"殷梨亭道:"為……為甚麽?"楊不悔道:"我媽是給這老賊尼一掌打死的。"

——殷梨亭神智仍是迷糊,突然間雙眼發直,目不轉睛的瞪著楊不悔,大聲說道:"曉芙妹子,我想得你好苦,你知道麽?"楊不悔滿臉通紅,神色極是尷尬,右手拿著匙羹,低聲道:"你再喝幾口湯。"殷梨亭道:"你答應我,永遠不離開我。"楊不悔道:"好啦,好啦!你先喝了這湯再說。"殷梨亭似乎甚為喜悅,張口把湯喝了。

莫家堯版殷梨亭莫家堯版殷梨亭

——他曾自報姓名,那便決不是認錯了人。一路之上,楊不悔對他服侍十分周到,她知自己父母負他良多,又見他情形如此凄慘,不禁憐惜之心大起。

——楊不悔道:"不,在旁人看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啦,連我都十七歲了。不過殷六叔始終沒忘記媽媽。這次他身受重傷,日夜昏迷,時時拉著我的手,不斷的叫我:'曉芙!曉芙!'他說:'曉芙!你別離開我。我手足都斷了,成了廢人,求求你,別離開我,可別拋下我不理。'"她說到這裏,淚水盈眶,甚是激動。

——楊不悔道:"不是的。你不明白,我可知道。他後來清醒了,瞧著我的時候,眼光和神氣一模一樣,仍是在求我別離開他,隻是不說出口來而已。"

——楊不悔道:"殷六叔這麽瞧著我,我越想越覺爹爹和媽媽對他不起,越想越覺得他可憐。無忌哥哥,我已親口答應了殷……殷六叔,他手足痊愈也好,終身殘廢也好,我總是陪他一輩子,永遠不離開他了。"說到這裏,眼淚流了下來,可是臉上神採飛揚,又是害羞,又是歡喜。

楊不悔之于殷梨亭,起初完全是出于同情和愧疚,甚至還有點代父母還債的意思。但在和殷梨亭相處的過程中,漸漸的被殷梨亭之于母親紀曉芙的感情所打動,還債的心理更加嚴重,終于到了"以身相換"的地步。

在這個過程中,殷梨亭之于楊不悔的感情也是變化的:一開始將之看成紀曉芙的替代,但漸漸的楊不悔就是楊不悔了。客觀而言,殷梨亭對紀曉芙究竟有多少感情,是值得懷疑的。雖然兩人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卻連話都沒說過幾句,不可能有什麽感情。殷梨亭之所以對紀曉芙念念不忘,絕大部分原因是出于要報"奪妻之恨"。換句話說,他對紀曉芙的感情,是沒有根基的,是迷糊不清的。但和楊不悔卻不一樣,兩人從相識到相處,從相處到相知,從相知到相愛,每一步都實實在在,直至產生真真的愛情。

蕭大陸版殷梨亭蕭大陸版殷梨亭

楊不悔是明白這一點的,所以她能敏銳的感覺到殷梨亭對她的是真愛,而不是"愛屋及烏"。所以,她能頂著重重壓力嫁給了母親曾經的未婚夫,這不但需要過人的勇氣,還需要足夠的智慧。事實證明,楊不悔的選擇是正確的——她得到了真正的幸福。

殷梨亭殷梨亭

影視形象

王九勝版殷梨亭王九勝版殷梨亭

年份

演員

影視劇版本

1978

林偉圖

香港無線電視版《倚天屠龍記》

1978艾飛香港邵氏電影版《倚天屠龍記》

1984

湯秦

台灣台視版《倚天屠龍記》

1986

戴志偉

香港無線電視版《倚天屠龍記》

1994

蕭大陸

台灣台視版《倚天屠龍記》

2001

莫家堯

香港無線電視版《倚天屠龍記》

2003

韓夫一

大陸亞環影音版《倚天屠龍記》

2009

王九勝

大陸張紀中版《倚天屠龍記》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