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祺瑞

段祺瑞

段祺瑞(1865-1936),曾用名啓瑞,字芝泉,晚年號稱"正道老人",清同治四年二月初九(1865年3月6日)生,安徽合肥人,人稱"段合肥",出生于安徽省六安縣太平集(今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區三十鋪鎮太平村)。民國著名政治家,號稱"北洋之虎",皖系軍閥首領。孫中山"護法運動"的主要討伐對象。

曾助袁世凱練北洋新軍,而後以此縱橫政壇十五載,一手主導了袁世凱死後北洋政府的內政外交。有"三造共和"的美譽,後來因寵信徐樹錚,迷信武力統一,為直系擊敗而下野,曾借助和張作霖和孫中山的三角同盟而復出。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人曾脅迫段祺瑞去東北組織傀儡政府,段嚴詞拒絕。1933年1月,蔣介石派專使迎段祺瑞南下,委以"國府委員"銜。1936年11月2日,段祺瑞逝于上海宏恩醫院。

一生清正耿介,頗具人格魅力,號稱"六不總理",曾四任總理,四任陸軍總長,一任參謀總長,一任國家元首。是中國現代化軍隊的第一任陸軍總長和炮兵司令。任過中國第一所現代化軍事學校--保定軍校的總辦。

  • 中文名
    段祺瑞
  • 別名
    原名啓瑞,字芝泉,晚號正道老人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安徽合肥
  • 出生日期
    1865年3月6日
  • 逝世日期
    1936年11月2日
  • 信仰
    佛教
  • 職業
    政治家,軍事家
  • 畢業院校
    北洋武備學堂,柏林軍校
  • 其他成就
    “三造共和”

人物簡介

段祺瑞,原名啓瑞,字芝泉,晚號正道老人,漢族,安徽合肥人生于1865年3月6日(同治四年二月初九日)。段祺瑞的父親段從文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民,一生種田。1872年,8歲的段祺瑞被祖父段佩帶往江蘇宿遷任所(段佩時統“銘軍”直屬馬隊三營駐防于此),少年段祺瑞逐漸習慣並喜歡上了軍營生活。1881年,17歲的段祺瑞在祖父病故後隻身徒步前往山東,投奔在威海駐軍中任管帶的族叔段從德,被安排在營中當司書。1885年,21歲的段祺瑞考入天津武備學堂,為一期預備生,旋分入炮兵科。

段祺瑞段祺瑞

民國初年,北洋軍閥集團把持政局,北京政府如同走馬燈,“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其中,合肥人段祺瑞曾六次主政:1913年5月1日至7月31日代理國務總理,1916年4月22日至6月28日任政事堂國務卿,1916年6月29日至1917年5月23日、1917年7月17日至12月22日、1918年3月23日至10月10日三次出任國務院總理,1924年11月24日至1926年4月20日任中華民國臨時執政

生平經歷

早年經歷

段祺瑞祖父及叔父皆為淮軍將領。

1881年,段祺瑞懷揣一塊銀元徒步數十天二千餘裏,來到山東威海投奔任管帶的族叔段從德(段昭德),被收留在軍營中作哨書。

1882年10月1日,父親段從文在看望他的歸途上被同行的兩人害死,段祺瑞請假奔喪未獲準,隻得致函合肥知縣,請求緝凶,不久案破,凶犯被正法。

1883年5月10日母親範氏因悲傷過度去世,拋下大妹啓英十二歲,二弟啓輔十歲,小弟啓勛九歲,段祺瑞返鄉治喪後回軍營。

1885年考入北洋武備學堂,習炮兵科。

軍閥時期

1889年獲選派到德國留學兩年學習軍事。回中國後加入袁世凱幕府下,于小站練兵,成為袁的親信,與馮國璋、王士珍並稱為“北洋三傑”(亦被稱為龍、虎、狗;王為龍,段為虎,馮為狗)。1905年任新軍陸軍第四鎮統製,駐軍天津馬廠。

1909年1月2日,袁世凱被“著即開缺,回籍養痾”,臨走前將北京私宅贈與段祺瑞。段祺瑞仍留軍中,任陸軍第六鎮統製。

1910年5月25日,清廷以段祺瑞督辦北洋陸軍學務有功,賞頭品頂戴。12月18日加侍郎銜,外放任江北提督,駐江蘇淮安清江浦,負責在地治安。

段祺瑞

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後,任清軍第二軍軍統,湖廣總督

1912年初,奉袁世凱旨意領銜北洋將領四十六人通電,迫使清帝退位。 中華民國建立之後,段祺瑞出任陸軍總長。

1913年,一度代理國務總理,調兵鎮壓二次革命。此後又署理湖北都督兼領河南都督。

1914年日軍佔領青島,段主張對日本決一死戰。

1915年5月“二十一條”簽訂後,段辭職赴西山養病。年底袁世凱洪憲帝製時,段表示不擁護。

1916年3月袁世凱被迫取消帝製,改為共和,邀請段出山任國務總理。袁死後,段繼續任總理。他是北洋政府派系內的皖系領袖。

1917年,與大總統黎元洪之間因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問題引發府院之爭,引發由張勛領導的溥儀復闢。復闢歷時十二日後即被段于天津馬廠誓師鎮壓。在繼任的馮國璋總統任期內,就解決南北分裂,統一中國的方式問題,與馮發生第二次府院之爭,于1917年11月22日辭職。

1918年3月23日,段祺瑞復任國務總理。同年10月,馮國璋總統任期滿,安福國會選舉徐世昌為大總統。段與馮約定共同下野。段氏通過安福系繼續在幕後操縱政權。1920年7月在直皖戰爭中失敗,退隱天津。

1924年10月23日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推翻大總統曹錕,先邀請孫中山北上,後與奉系妥協,請段出山,任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的臨時執政(國家元首)。

1925年4月24日,段正式下取消法統令,廢除中華民國第一屆國會,由臨時參政院替代之。

1926年3月18日發生了政府鎮壓北京學生運動的三·一八慘案,同年4月9日被馮玉祥驅逐下台,退居天津日租界當寓公,潛心佛學,自號“正道居士”。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拒絕與日本人往來,頗有操守。

1933年2月段祺瑞移居上海。

1935年被任命為國民政府委員,但沒有就職。

1936年11月2日在上海病逝,葬于萬安公墓,享年72歲(滿71歲)。

段臨終遺言有“八勿”,即:“勿因我見而輕起政爭,勿尚空談而不顧實踐,勿興不急之務而浪用民財,勿信過激言行之說而自搖邦本。講外交者,勿忘鞏固國防;司教育者,勿忘儲存國粹;治家者,勿棄國有之禮教;求學者,勿鶩時尚之紛華。”

三次組閣

1916年段祺瑞第一次內閣  

1916年4月23日成立。

國務卿段祺瑞,外交總長陸征祥(後由曹汝霖兼署),內務總長王揖唐,財政總長孫寶琦,陸軍總長段祺瑞兼,海軍總長劉冠雄,司法總長章宗祥,教育總長張國淦,農商總長金邦平,交通總長曹汝霖(大半由梁士詒決定),參謀總長王士珍,審計院長庄蘊寬。

1916年6月30日改組,1917年5月23日因府院之爭結束。

國務總理段祺瑞,外交總長唐紹儀(唐未到前由陳錦濤兼署,9月唐抵達,因督軍團通電反對,旋即辭職,伍廷芳接任),內務總長許世英,財政總長陳錦濤,陸軍總長段祺瑞兼,海軍總長程璧光,司法總長張耀曾(張耀曾未到前由張國淦兼署),教育總長孫洪伊(次長吳闓生代理,範源濂繼任總長,孫洪伊改任內務總長,原內務總長許世英改任交通總長),農商總長張國淦,交通總長汪大燮。

1917年段祺瑞第二次內閣

1917年7月17日成立,11月22日因第二次府院之爭結束。

國務總理段祺瑞、外交總長汪大燮、內務總長湯化龍、財政總長梁啓超、陸軍總長段祺瑞兼、海軍總長劉冠雄、司法總長林長民、教育總長範源濂,農商總長張國淦、交通總長曹汝霖。

1918年段祺瑞第三次內閣  

1918年3月29日成立,12月13日因新國會(安福國會)成立結束。

國務總理段祺瑞、外交總長陸征祥、內務總長錢能訓、財政總長曹汝霖兼,陸軍總長段芝貴、海軍總長劉冠雄、司法總長朱深、教育總長傅增湘、農商總長田文烈、交通總長曹汝霖。

西原借款

1917年至1918年間段祺瑞政府和日本簽訂的一系列公開和秘密借款的總稱。

1917年7月,段祺瑞重任中華民國國務總理後,為推行“武力統一”政策,鎮壓孫中山倡導的護法運動,不惜出賣國家權益,向日本大量借款。1917-1918年,段祺瑞共向日本借款5億日元。其中由西原龜三與段祺瑞政府的曹汝霖、陸宗輿、章宗祥商辦議定的有吉會鐵路、滿蒙四鐵路、吉林、黑龍江兩省的森林和金礦、有線電信、參戰、交通銀行等八項借款,總計1.45億日元。

通過這一借款,段祺瑞把中國山東和東北地區的鐵路、礦產、森林等權益大量出賣給日本。

寺內正毅曾得意地說,通過向中國借款,日本所攫取的政治、經濟特權“何止十倍于二十一條”。段祺瑞則利用這一借款,建立起“參戰軍”,進一步加強了皖系軍閥的實力。

清廉總理

“北洋三傑”之一段祺瑞,被稱為“北洋之虎”,曾任國務總理、執政,有“三造共和”的美譽,是當時少有的廉潔官員。他一生做人信條是“不抽、不喝、不嫖、不賭、不貪、不佔”,人稱“六不總理”,在物欲橫流、無官不貪的民國時期,他是個官場的另類。

段祺瑞

當時,達官貴人三妻六妾很時髦,段祺瑞也沒有例外,討了幾房姨太太。他的第四位姨太太,貌美如花,知書達禮,段祺瑞很喜歡。但她一進門就愁眉不展,心事重重,原來她已經有了意中人。段祺瑞便忍痛割愛,吩咐他妻子要像嫁女兒一樣,置辦嫁妝,吹吹打打,很熱鬧地成全她和意中人的婚事。段祺瑞讓姨太出嫁的事,在當時傳為佳話。

沒有房產

段祺瑞一生沒有房產,這在民國初年的軍閥政客中是絕無僅有的。段祺瑞在北京一直是租著房子生活,直到袁世凱以送套房子給他養女的名義(段在原配夫人過世後,娶了袁世凱的養女張氏為妻),給了段家一棟房子。這棟房產的原房主是與袁世凱打牌輸了四十萬大洋,才把房子抵押給袁世凱的,可沒給房契。等老袁一死,房主的兒子拿著房契來找段祺瑞,要收回房子。段祺瑞見人家手中有房契,二話沒說,帶著一家人搬了家,這棟房子隻住了兩年。後來段祺瑞到天津、上海,都是租房而住。

不收禮

作為一國軍政首腦,給段祺瑞送禮的人自然會排成長隊,但他從來不收禮,隻是遇見最親近的下屬和友人送來禮物、卻之不恭時,才會在禮物中挑選一兩樣最不值錢的東西留下,餘者則悉數退還。江蘇督軍齊燮元曾送給段祺瑞一件幾扇鑲嵌著各種寶石的屏風,五光十色,非常珍貴。段祺瑞的家裏人都喜歡得不得了,盼望段能留下這件寶物。誰知第二天一早,段就派人將屏風歸還給了齊燮元。張作霖給段送來一些東北特產,並不值錢,但段祺瑞死活不肯收,最後在張作霖副官一再懇求下,才勉強收下兩條江魚。隻有一次例外,段祺瑞將別人送的禮物照單全收,那便是馮玉祥送來的一個大南瓜,因為實在沒有辦法把南瓜再切一半還給馮玉祥。

愛國

最可稱道的是,他晚年保持氣節,不與日寇合作。“九一八”事變後,日本扶持溥儀成立了偽滿洲國,特務頭子土肥原賢二又多次到天津秘密拜訪段祺瑞,想請段出面組織華北政府,並許願隻要段同意,日本將會全力支持,但遭到了段祺瑞的嚴詞拒絕。為避免日本人的要挾,段祺瑞舉家遷來上海,公開表明自己的抗日態度。他接受《申報》記者採訪時說:“日本暴橫行為,已到情不能感、理不可喻之地步。我國惟有上下一心一德,努力自求。語雲:求人不如求己。全國積極準備,合力應付,則雖有十日本,何足畏哉?”“愛國朝野一致,救國惟有自救耳。”

最大污點

段祺瑞一生最大污點,是在他任下,一九二六年發生“三一八”慘案,軍警屠殺愛國請願學生,不管是不是他的指使,領導責任是跑不掉的。慘案發生後,他隨即趕到現場,向死者長跪不起,之後又作出嚴厲處罰凶手的指示,並決定終身食素以示懺悔,至死都沒有違背這一決定。一九三四年春天,段祺瑞胃潰瘍發作,引起胃部出血,被送到醫院治療。由于段祺瑞身體虛弱,醫生家人紛紛勸他開葷,以加強營養,段祺瑞斷然拒絕:“人可死,葷絕不能開!”對于一個軍閥出身的人,也算是難能可貴了。

毛澤東評價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章士釗毛澤東談起段祺瑞,毛澤東呵呵一笑說:“有功有罪,已經化敵為友了嘛。”

情感生活

段祺瑞先後娶了兩房太太和五房姨太太,第一位太太吳氏去世後,留下一兒一女。第二位太太張蘅,也就是袁世凱的幹女兒,生了四個女兒。而他的五房姨太,都是張夫人先後為段祺瑞討進門的。張夫人因為沒有兒子,生怕別人說她不夠賢惠,不得已而為之。

段祺瑞

大姨太陳氏,早在1914年便過世了,留下一兒一女均不幸早折;二姨太邊氏隻生了一個女兒;三姨太和四姨太都姓劉,僕人們稱她們為劉三、劉四。五姨太姓李,便順著稱為李五。這三個姨太出身都很低,都是花錢買進門的。

段祺瑞脾氣很大,在家中說一不二,對夫人、姨太要求很嚴,但從某種角度來說,他的治家卻很失敗。他本人素有“六不沾總理”之稱,即不貪污肥己,不賣官鬻爵,不抽大煙,不酗酒,不嫖娼,不賭錢。他尤其痛恨抽大煙,沒想到他的夫人、姨太個個背著他抽大煙。

段祺瑞下野之初,住在天津日租界須磨街他的部下魏宗翰的公館裏,第二年應皖系下屬田中玉之邀赴大連療養,隨行的有張夫人和二姨太,留在家裏的幾個姨太沒了管束,常常打扮得花枝招展偷偷溜出去看電影、聽戲、劃船、逛市場,四處招蜂引蝶,常常半夜三更才回公館。

段祺瑞返回天津後,突然發現家裏有什麽不對勁。下人們在竊竊私語,三姨太說話總是躲躲閃閃。有天夜裏段祺瑞睡不著,一個人起來到院子裏散步,正好撞到三姨太從外面歸來。當時段祺瑞的驚愕無異于見到了外星人,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女人竟然打扮得像歌女,而且夜半歸來!

三姨太也驚呆了,嚇壞了。她了解段祺瑞的脾氣,知道等待自己的凶多吉少。段祺瑞註視著三姨太,照著三姨太的臉一掌打過去,呵斥道:“不要臉的東西!”

第二天,段祺瑞吩咐張夫人將三姨太送回在北京的娘家。張夫人早已聽說了三姨太的風流韻事,隻是一直瞞著段祺瑞。以段祺瑞的脾氣,她擔心會鬧出什麽大事。如今見段祺瑞如此冷靜,倒也放下心來。隻是三姨太哭著鬧著不肯離去,讓她有些于心不忍。  

對于子女,段祺瑞更是要求嚴格,而且從不給什麽特殊照顧。吳夫人所生長子段宏業,從小寄養在親戚家,十幾歲才回到段祺瑞身邊,雖然沒有受過良好教育,但與段祺瑞一樣,十分喜愛圍棋,是當時圍棋界裏響當當的人物。正因為如此,段祺瑞對段宏業十分喜愛。但仍沒有為他的前途鋪平道路,而是教育他從最低層做起,靠自己的能力一步步向高處攀登。

段祺瑞治家嚴明,夫人姨太子女都不得幹預公事。有次一個姨太想替一位老媽子的親戚某個差事,在段祺瑞面前求情,段祺瑞一聽氣得鼻子都歪了,怒斥道:“你想買官嗎?得了人家多少錢,快說!”

這位姨太委屈地當場就流下了眼淚,但段祺瑞毫無憐香惜玉之情,又將她狠狠訓斥一番才罷休。從此,家中再也沒有人敢向段祺瑞求情。

段祺瑞當官以後,合肥老家經常來人拜訪,目的是想求他給謀個好差使,段祺瑞一概不予辦理,隻是好吃好喝地招待這些親戚幾日,然後給些錢將他們打發走。就連他的胞弟段啓甫上門,他也是毫無情面。當時他已任國務總理,安排個差使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但段祺瑞認為段啓甫不是做官的料,對他說:“你不適合做官,還是給你一筆錢,回家做個買賣吧。”

因此,段祺瑞的親朋好友中很少有做官和發大財的,這在當時的軍政要員中極為罕見。  

公正無私打侄子

唯一的一次破例,是段祺瑞為他的一個遠房侄子安排了事由。他見那個侄子能吃苦,是個可造之材,就給他謀了個軍校的勤雜工。令段祺瑞出乎意料的是,這個侄子沒當幾天勤雜工,很快被升為軍需採辦。這不是因為他個人有什麽能力,而是因為他是段祺瑞的親戚,軍校負責人處處巴結他,心甘情願把這個肥缺送給他。

這個侄子當上軍需採辦後,異常高興,決心盡職盡責做好這份工作,可每天看著從自己手中流過的白花花的銀子,他很快便把持不住,手腳變得不幹凈起來。直到撈足了油水,他才想到這一切都是沾了族叔的光,于是決定登門拜訪段祺瑞。

一進段府,這位侄子看到一位婦女正和一個米販子討價還價,婦女雖衣著普通,但言談舉止很不一般,一看就是段府女主人。這位侄子不由得暗暗吃驚,想不到族叔做了那麽大的官,家裏買米還要如此算計。

這位侄子沒有進去拜見族叔,而是轉身離開了段府。第二天,他帶著一輛大車來到段府,車上裝滿了米面油鹽、雞鴨魚肉等食物。他向段祺瑞的續弦夫人張 蘅做了自我介紹,然後說:“以後我每月都來送食物,您再也不用和那些小販子討價還價了!”臨走前,他還特意囑咐張夫人,不要將此事告知族叔,他早就聽說段祺瑞不收禮,擔心這些東西被送回。

可是段祺瑞治家甚嚴,張夫人豈敢隱瞞,當天晚上便將此事告訴了段祺瑞,段祺瑞聽後立即火冒三丈:“這小子哪來這麽多錢?還要每月都送,我倒要看看他這些錢是哪兒來的!”

不久後,段祺瑞到軍校視察,特意向學員們打聽伙食問題,學員們普遍反映菜種單一,而且不新鮮,米也不好。段祺瑞氣呼呼地來到伙房一看,果然如學員們所說,他立刻叫來軍需主任,劈頭就是一頓臭罵。軍需主任哆哆嗦嗦,隻是囁嚅道:“這不關我的事,這不關我的事……”再問他,他又說不知道,氣得段祺瑞吼道:“不知道是吧,那就給我拖出去打50軍棍!”

這話果然見效,軍需主任立刻口齒清晰地供出段祺瑞的侄子,並拿出賬本給段祺瑞過目。段祺瑞早就對他侄子有所懷疑,如今人證物證俱在,立刻叫人把他侄子綁了來,“賞”了他100軍棍。100軍棍足以要人性命,幸虧執行人手下留情,這個侄子才保住性命,但也因此落下終身殘疾。

打完侄子,段祺瑞又做出一項驚人之舉,他不顧別人勸阻,主動走進禁閉室,不吃不喝地在裏面待了整整兩天,以懲罰自己任用私人。

中日協定  

1918年5月16日,日本陸軍少將齋藤季治郎與段祺瑞政府代表靳雲鵬,在北京秘密簽訂《中日陸軍共同防敵軍事協定》。19日又簽訂《中日海軍共同防敵軍事協定》。

“協定”的主要內容是:中國與日本採取“共同防敵”的行動;日本在戰爭期間可以進駐中國境內;日軍在中國境外作戰時,中國應派兵聲援;作戰期間,兩國互相供給軍器和軍需品。

通過“協定”,日本派出大批軍隊進入中國東北,日本迅速取代了沙俄在東三省北部的侵略地位,中國則面臨淪為日本附屬國的局面。

人物評價

段祺瑞雖為軍閥,但人格形象頗佳,由于篤信佛教,平日多半吃齋,為人嚴肅刻板,不苟言笑,生活樸素,清廉如水,無積蓄、無房產,不抽、不喝、不嫖、不賭、不貪、不佔,人稱“六不總理”,享譽于世。

段祺瑞因致電要求清帝退位、抵製洪憲帝製和討伐張勛復闢這三件事,有“三造共和”的美譽。梁啓超評價段祺瑞:“其人短處固所不免,然不顧一身利害,為國家勇于負責,舉國中恐無人能比。”吳佩孚:“天下無公,正未知幾人稱帝,幾人稱王,奠國著奇功,大好河山歸再造;時局至此,皆誤在今日不和,明日不戰,憂民成痼疾,中流砥柱失元勛。”

段祺瑞一生酷愛圍棋,資助過大批圍棋手(包括吳清源),被稱作“中國圍棋的大後台”,還好打牌;段祺瑞喜用私人,剛愎自用,在軍事上並無出色戰功和理論,有非凡的組織才能,善于利用政治手腕和軍事手腕維護自己的統治。 後人評論段祺瑞者甚多,有挺其者品質高尚,愛國有心。有罵其軍閥習氣,傾心權術,迷信武力。

1924年,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段祺瑞被推為中華民國臨時執政。民國十五年,縱任軍警屠殺愛國請願學生上,造成“三·一八慘案”,旋被馮玉祥趕下台。“三一八”慘案發生後,有說法認為他隨即趕到現場,向死者長跪不起,並決定終身食素,至死都沒有違背這一決定。但是段政府稱示威學生為“暴徒”。段祺瑞長跪不起不合常理,且前文稱段祺瑞悼念遇難學生的史料有明顯謬誤(這段回憶中“三一八”慘案發生的時間與公認的發生時間不符)。有回憶者稱段祺瑞在三一八之後在家中也吃葷,在其他場合吃素隻是與信佛有關。

後世紀念

段祺瑞墓

1936年11月5日,大殮,林森、居正、于右任、吳忠信、張治中等國府要員親臨吊唁,當天國民政府明令以國葬說。本來蔣介石撥款20萬元在黃山購置墓地,北京也成立了由原北洋政府官僚李思浩負責的段祺瑞治喪籌備組。但其長子段宏業以種種理由不同意其父葬于黃山,並將20萬元巨款花掉了,而將段祺瑞的靈柩運回北平。後經宋哲元將軍的協助,籌款2000元,暫停放在西山臥佛寺新搭建房屋內。這期間,段家派人也探尋風水寶地,以修建墳塋。不料“盧溝橋事變”抗日戰爭爆發,修建墳塋之事被迫擱置下來,誰知這一擱置就是28載。直到1964年,段祺瑞的生前好友、老部下章士釗出面,協助段家,將段祺瑞的靈柩移葬于北京香山萬安公墓。段祺瑞與夫人張佩衡的合葬墓位于香山萬安公墓西部水字區,漢白玉石墓碑上是章士釗先生題寫碑文:段公芝泉、母張佩衡之墓,男宏業、宏範及諸孫敬立。這是一座很普通的墳塋,墓碑不大,墓地窄小,四周也沒有護欄。

段祺瑞墓段祺瑞墓

段祺瑞舊居

​天津段祺瑞舊居建于1920年,佔地面積近三千平方米,位于的天津日租界的宮島街(今鞍山道38號),該建築為特重點保護等級歷史風貌建築和天津市文物保護單位。

段祺瑞舊居段祺瑞舊居

北京段祺瑞舊居現為東城區重點保護文物,位于倉南胡同。此宅原為清代康熙皇帝第二十二子允祜府。北洋政府時期,該府被段祺瑞所得。宅院佔地22642平方米,段居此時,對原府進行改建。日軍佔領北京時此宅為日本情報機關佔據,抗戰勝利後又被國民黨國防部所屬機關佔用,解放後成為單位宿舍。現在僅存的面積已大大縮小,四周在19世紀70年代末蓋了許多六層宿舍樓。

影視形象

戴志偉:2009年香港無線電視劇:《蔡鍔小鳳仙

趙本山飾段祺瑞趙本山飾段祺瑞

趙本山:2011年中國電影:《建黨偉業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