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煥競

段煥競

段煥競(1911-1998),湖南省茶陵縣人。1929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2年由團轉入中國共產黨。

  • 中文名稱
    段煥競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911年4月
  • 職業
    軍事 軍事領域人物
  • 主要成就
    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 家鄉
    湖南茶陵
  • 逝世日期
    -

生平

家庭背景

段煥競同志1911年4月出生于湖南省茶陵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青少年時期即接受進步思想,積極投身于革命,任過鄉少年先鋒隊隊長,參加了當地打土豪劣紳活動。1929年秋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0年5月參加茶陵縣赤色遊擊隊,1932年5月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他把自己的一生獻給了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和壯麗的共產主義事業。

段煥競段煥競

革命事業的忠誠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段煥競同志歷任茶陵縣遊擊隊排長,紅十八師第五十一團副連長、連長,湘贛軍區紅五團一營營長,湘贛遊擊司令部遊擊大隊參謀長兼第一支隊支隊長,獨立團代團長等職。在艱苦卓絕的戰爭歲月,他置生命于度外,冒著槍林彈雨,沖鋒陷陣,英勇殺敵。紅軍主力長征後國民黨反動派向蘇區發動了瘋狂的進攻,在鬥爭情勢十分緊張,環境非常殘酷,生活極其困苦的情況下,他不畏艱險,頑強堅持了湘贛邊區的三年遊擊戰爭,以武功山為依托,靈活運用毛澤東戰略戰術,在巧妙周旋中殲滅敵人,先後參加了虎頭山遭遇戰、龍口突圍戰、洲湖鎮襲擊戰,多次與敵白刃格鬥,幾次光榮負傷,經受了血與火的考驗,為鉗製和消耗敵人的兵力、配合主力紅軍的戰略行動、儲存革命火種作出了貢獻,表現了一個共產黨人對革命事業的堅定信念和赤膽忠誠。

戰爭中做貢獻

抗日戰爭時期,段煥競同志歷任新四軍第一支隊二團一營營長、團參謀長,六團團長,新四軍第一師二旅副旅長等職。在戰火紛飛的抗日戰場,他認真貫徹執行黨中央關于對敵鬥爭的方針、政策,放手發動民眾,發展地方武裝,率部轉戰蘇南一帶,積極開展各種形式的遊擊戰爭,參加組織指揮了丹陽新豐、句容城、揚中、上黨等攻克敵據點戰鬥,開展了反"掃蕩"鬥爭。特別是葉飛率六團東進後,段煥競同志參與了新六團的組建和領導工作,直接組織指揮了延陵地區賀甲村戰鬥,全殲日軍守敵160餘人,取得了新四軍戰史上有名的"延陵大捷",開創了蘇南敵後戰場殲敵的新紀錄,為建立和鞏固發展茅山抗日根據地建立了功績。1940年7月,他隨陳毅、粟裕北渡長江,擔任新四軍蘇北指揮部第二縱隊二團團長,參加了黃橋決戰,他作戰勇敢,指揮果斷,率部殲滅了頑軍韓德勤屬部,為鞏固和發展蘇北抗日根據地和壯大抗日革命力量,作出了重要貢獻。

出色完成任務

解放戰爭時期,段煥競同志歷任華中軍區第六縱隊副司令員,蘇中軍區第一軍分區司令員,華東野戰軍第十一縱隊三十一旅旅長,第十一縱隊參謀長、副司令員等職。為貫徹黨中央南防北攻的戰略方針,他率部在通榆線上破壞敵人交通運輸線,與敵人展開阻擊戰,為配合主力部隊取得蘇中"七戰七捷"起到了重要作用。段煥競同志任二十九軍副軍長後,先後參加過著名的淮海戰役渡江戰役上海戰役福州戰役和廈門戰役,他執行上級指示堅決,指揮機智果斷,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在長期的革命戰爭中,段煥競同志出生入死,轉戰南北,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建立了不可磨滅的功勛。

離職仍工作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段煥競同志歷任第二十九軍軍長,第二十八軍軍長,江蘇軍區副司令員,江蘇省軍區司令員,南京軍區司令部副參謀長,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等職。在長期的軍事工作領導崗位上,他努力學習,忘我工作,為我軍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建設,為維護軍政軍民團結,加強國防後備力量建設作出了積極貢獻。在"文化大革命"中,他政治立場堅定,堅持原則,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倒行逆施進行了抵製和鬥爭。粉碎"四人幫"之後,他堅決貫徹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積極擁護改革開放,在政治上思想上行動上自覺與黨中央保持一致。離職休養後及患病期間,他仍關心黨和國家的前途命運,關心部隊建設,積極參加組織生活,撰寫新四軍軍史、二十九軍軍史等革命史料,發表了《武功兒女翻江海》等回憶錄,為教育後代提供了很好的教材。段煥競同志是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

段煥競段煥競

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88年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傳奇婚戀

1934年7月下旬

1934年7月下旬,活動在湘贛根據地的紅十七師奉命西征,留下來的地方武裝大約還有5000人。紅軍主力部隊臨行之前,湘贛省軍區司令員王震把正在紅六軍團隨營學校學習並擔任政治大隊大隊長的段煥競叫去,拍著他的肩膀說:"書暫時不能念了,你帶大家去紅五團。從現在起,你的職務是紅五團的營長。"段煥競以後才知道,王震臨出發前被任命為紅六軍團政委兼紅十七師政委,王震對他的談話是臨別的叮嚀。而從那次一別,再見王震,已是九年以後的事了。

從紅六軍團西征之後的8 月起,湘贛省的三年遊擊戰爭也就開始了。10月,湘贛省委、省蘇維埃、省軍區率領黨政軍機關和獨立五團離開永新,進入武功山內。

1934年舊歷年底

1934年舊歷年底,省軍區司令員彭輝明戰死,武功山鬥爭進入極其艱苦的時期。叛徒叛變,敵軍進剿,天寒地凍,缺衣少糧。傷亡和失散的人漸增多,卻沒有補充。1935年的春天來臨時,段煥競所在的獨立團,已經由原來的1500 餘人減少到不足600,而進山以前的5000人馬,總數加起來也不到1500人。

面臨湘贛革命火種將會被撲滅的危險,省委不得已召開會議,做出縮小目標,分散行動的決定。獨立五團被派往湖南,尋找在那裏活動的前湘贛軍區總指揮部人員,並在湘南建立新的根據地。1935年4月下旬,段煥競他們離開蓮花縣柑子山,踏上南下的征途。為了嚴格保守秘密不暴露目標,他們連向導也不找,夜行曉宿,一路潛行。但這樣也未能躲過與敵人的遭遇,在茶陵縣的小田附近受到突然襲擊。兩個月的千辛萬苦,拼生搏死,他們非但沒有在湘南站住腳,反而在敵人的圍追堵截下部隊喪失殆盡。等他們不得已再回到武功山裏時,出發時的800人連段煥競在內還剩下18人。

第二天,段煥競一行來到柑子山腰一座兩三戶人家的村子。停在屋旁休息時,隻見一個穿黑布衫、藍褲子,扎著白毛巾的姑娘匆匆而來。看到有這麽多衣服雜亂的人,姑娘猶豫了一下,想很快走開。段煥競上前攔住了她,悄聲問她這裏有沒有紅軍,姑娘先是吃驚,繼而做出不在乎的樣子說:"這我不知道。"

煥競聽出她口音不像在地人,便和她講起了蘇區,但姑娘說了聲"誰管這些"便走掉了。

通信員要去追,被段煥競攔住了。但很快有一個挑柴的老鄉過來了。段煥競上前一看,竟是縣委書記吳金蓮! 吳金蓮取了一個女人名字,幹革命卻是一條鐵漢子。吳金蓮把段煥競他們帶到山上,縣委縣蘇維埃的人都擁了出來,大家緊緊抱在一起。經過吳金蓮的介紹段煥競才知道,那位十九歲的姑娘名叫李發姑,是縣委婦女部長,"官"比段煥競還大呢! 當天晚上,吳金蓮帶18個人去找湘贛省蘇維埃政府主席譚餘保。段煥競從吳金蓮嘴裏知道,李發姑原是聞名幾縣的女英雄。一年前,她在安福縣蘇維埃任內務部代理部長,與另外兩位女同志被敵人搜山逼到了絕路上。3 個人縱身從數十丈懸崖上跳了下去。一人犧牲,兩人重傷。李發姑傷好以後,隱蔽在深山密林裏,籌糧食,打土豪,抓探子,繳彈葯,帶領遊擊隊就在碉堡下面槍斃敵人的特務。于是被省委調到這裏當中心縣委常委、婦女部長。

李發姑年齡比段煥競小四歲。在那個滿天星鬥的晚上他怎麽也想不到她將會成為他終身唯一的伴侶。

特殊婚禮

1935年6月,湘贛棋盤山會議召開。這次會議是湘贛三年遊擊戰爭最重要的轉捩點。段煥競被選為臨時省委常委,被任命為遊擊司令部參謀長。

棋盤山會議後不久,李發姑帶人深入山村,成立新的支部。可是與此同時,農婦會骨幹和黨員先後有幾十人被敵人慘殺。經查明核實,這是敵軍的秘密偵察員羅根元幹的。羅根元手下有四五個武裝殺手,分散在各村隱蔽活動。他們暗地裏操縱"鏟共隊"、"挨戶團",抓到革命者非殺即剮,手段極為凶殘。羅根元經常在山口道路上結草綳線,灑灰潑水,偵察遊擊隊的行蹤,夜間登高爬樹,一旦捕捉到跡象,立刻帶著保全團跟蹤撲來。

遊擊隊決心除掉這條毒蛇

李發姑化裝成大商人陳盛記家的小姐,和另一個女戰士傍晚下山,到羅根元家裏討水喝。羅家隻有羅根元的老娘在家。兩個女戰士決心等羅回家,然後除掉他。發姑給了羅家老娘一塊銀元,另一個戰士裝肚痛。終于等回了羅根元。羅根元再三探問,哪想到他已死期臨頭。李發姑活捉羅根元的故事,二十年後還被南京軍區前線話劇團編成獨幕話劇上演,引起一時轟動。

段煥競當然對李發姑的事情比別人更經心。因為那頭一次的特殊見面,給兩個人心裏留下了不易忘記的印象。段煥競記得那次以後,吳金蓮對他說,"發姑對你的印象蠻好哩。"激動得他幾天睡不好。苦孩子出身的他,平生第一次聽說有個大姑娘對自己印象不錯。後來他就常向她"偵察"。段煥競參加革命後學了一點文化,能寫一二百字的信。發姑的文化還沒他高,回答的條子常常隻有幾十個字,但兩個人的心裏卻充滿了愉快。

1935年冬天,鬥爭情勢有了好轉,段煥競有了機會和臨時省委經常一起活動。一天,他們在臨時省委書記譚餘保的棚子裏烤火,政委羅維道把發姑領來了。看到段煥競在這裏,發姑有點不好意思。但譚餘保卻熱情地招呼她進來。段煥競和李發姑一邊一個坐在譚餘保身邊。譚餘保說:"今天,組織上決定,我們湘贛遊擊隊裏要辦一件大喜事。"那一刻,段煥競完全明白了。他覺得在這樣嚴酷的環境中和發姑產生了愛情,照理說是要遭到同志們的非議的。可是由于他們兩個鬥爭都是出名的堅決,所以不但沒有人反感,相反被人當作英雄故事的一部分來欣賞。今天,省委當家長,是"父母之命"。譚餘保書記叫人填好兩張蘇維埃政府時留存下的結婚證書,很庄重地遞到他倆手中,說:"一切按蘇維埃時期的傳統辦理。"譚餘保叫人拿四塊大洋到山下去買肉,準備吃喜酒。羅維道政委卻催促:"走吧,到洞房去! "洞房是用竹子和杉樹皮搭在山腰的一個新棚子。已經生起了火。正忙著,邊區黨委一個人匆匆跑來,原來山下要抓一個土豪,非發姑去不可。譚餘保說:"吃了飯以後走吧! "發姑隻說了句要早點走。段煥競跑到棚子裏拿了一床當被子用的布單。天空飄起了雪花。發姑披著布單一陣風消失在漫天大雪之中。

這一夜,段煥競獨自守著新婚之夜的"洞房"。發姑沒有回來。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段煥競的遊擊隊也轉移了。後來他才得到發姑帶的信,因為工作急需,她也轉到別的地區去了。

千曲百折的夫妻相聚

1936年底,武功山已重新成為紅軍遊擊隊自由來往的地區。遊擊戰的範圍逐漸向山下村鎮擴大和深入,兵力不斷增強,湘贛獨立團番號恢復,段煥競兼任獨立團團長。1937年農歷正月十五,他們乘"鬧元宵"的時機,襲擊永新城西北大鎮澧田,此後又長途奔襲安福縣的大鎮洲湖,槍斃敵縣長,使得江西守敵大為驚恐。段煥競的大名,居然也讓敵人心驚膽戰了。但在這次戰鬥中,段煥競腿部中彈負傷。組織上便通知李發姑到段煥競身邊,夜晚下山工作,白天護理他。新婚兩年後,這對革命夫妻第一次有了一段完整的時間待在一起。

段煥競幫發姑學文化。用樹枝在地上學寫字。兩個人一起認著識字歌謠:造福人,不享福,僱農自己沒有谷。

瓦匠自己沒有屋,裁縫穿著破衣服。

一家團聚

一個月後,段煥競傷好,回到湘贛遊擊司令部。發姑則在幾個月之後生下他們第一個男孩。環境不許可女戰士哺養嬰兒,隻好送給一家貧苦的農民撫養,從此下落不明。段煥競連這個孩子是什麽樣子也沒見過。

1943年3月,新四軍政治部決定段煥競和李發姑去延安中央黨校學習,並參加黨的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那時發姑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組織上通知可以帶一個孩子,他們就把小女兒放在了奶媽家。上路不久,碰上日軍掃蕩,段煥競帶領護送部隊沖出糗圍,發姑和孩子卻不見了。第二天,地方部隊把她們送了回來。原來在突圍時發姑帶著孩子跑不快,躲到了一戶老鄉家。

半年之後,段煥競和發姑帶著孩子歷盡千辛萬苦,到達太行山麻田八路軍總部。

評價

工作與生活

在近70年的革命生涯中,段煥競同志忠于黨、忠于人民、忠于共產主義事業。他認真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學習江澤民同志的一系列重要論述和黨的十五大精神,政治立場堅定。他作戰勇敢,意志堅強,不怕犧牲,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和人民軍隊建設無私奉獻了畢生精力。他足智多謀,驍勇善戰,指揮果斷,具有豐富的軍事工作經驗和出色的組織領導才能。他襟懷坦白,光明磊落,堅持原則,服從組織,具有堅強的無產階級黨性和組織紀律性。他顧全大局,淡泊名利,無私奉獻,具有高尚的思想品德。他謙虛謹慎,團結同志,關心部屬,聯系民眾,平易近人,深受部屬的尊敬和愛戴。他嚴于律己,以身作則,廉潔奉公,生活儉樸,對子女要求嚴格,始終保持了我黨我軍艱苦奮鬥的優良傳統和老紅軍本色。

光輝的一生

段煥競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光輝的、戰鬥的一生,是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的一生。他的逝世使紅軍失去了一位傑出的軍事工作領導者。他對革命事業建立的功勛將永載史冊,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優良作風,永遠值得我們懷念和學習。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