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業

段業

段業(?-401年),京兆(今陝西西安)人,十六國時期北涼建立者(一說北涼建立者為沮渠蒙遜)。段業初為後涼建康太守。公元397年,段業被沮渠男成等人推舉為主,改元神璽,建立北涼。公元399年,段業自稱涼王,改元天璽。公元401年,沮渠蒙遜發動兵變將段業殺害,葬處不明。

  • 中文名稱
    段業
  • 國籍
    北涼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京兆(今陝西西安)
  • 逝世日期
    401年
  • 職業
    北涼君主
  • 在位
    397年―401年
  • 年號
    神璽、天璽

人物生平

推舉為主

段業起初擔任後涼武懿帝呂光部將杜進的僚屬,跟隨杜進征討西域,因戰功被任命為建康(今甘肅酒泉)太守。公元396年(後涼龍飛元年),呂光自稱天王,任命段業為尚書。

公元397年(龍飛二年),宿衛沮渠蒙遜與其堂兄沮渠男成為報家仇,殺死後涼的中田護軍馬邃、臨松令井祥而進行盟誓,十天時間,人馬聚集一萬多,屯據在金山(今甘肅山丹西南)。

公元397年(龍飛二年)五月,沮渠男成進攻建康,派遣使者去說服段業說:"呂氏的政治勢力已經衰微,掌權的官僚操縱一切,刑罰殺戮沒有法度,使人們無容身之處。僅在一個州的地域上,反叛的人接連不斷,這種土崩瓦解的情勢一看便知,百姓們飢餓痛苦,找不到可以依托的人。您為什麽以蓋絕當世的奇才,卻打算向這個面臨滅亡的國家盡效忠心呢?我們既然倡導大義,便打算委屈閣下出面領導安撫本州,使人們在災難和不幸的縫隙之間,能夠得到恢復生機的好處,你看怎麽樣?"段業不聽從他的勸告。兩方相持了二十天左右,外面的救援沒有趕來,建康郡的居民高逵、史惠等人勸說段業接受沮渠男成的建議。段業歷來與後涼侍中房晷、僕射王詳不融洽,經常恐懼不安,于是,他同意了沮渠男成的請求。沮渠男成等人一起推舉段業為使持節、大都督、龍驤大將軍、涼州牧、建康公,改年號為神璽,建立政權,史稱北涼。段業任命沮渠男成為輔國將軍,把國家軍政大權全部交給他掌管。沮渠蒙遜聽說這個訊息之後,也帶著自己的部眾來歸附段業。段業任命沮渠蒙遜為鎮西將軍、張掖太守。

公元397年(神璽元年)八月,呂光征召太原公呂纂討伐郭黁。呂纂將要回去,各位將領都說:"段業一定會跟在我軍的背後追打,我們應該在夜間秘密撤退。"呂纂說:"段業沒有雄才大略,隻能憑借城池的險要保全自己。如果我們在夜間偷偷撤軍,恰恰長了敵人的志氣。"于是,他派遣一個使者去告訴段業說:"郭黁發動了叛亂,我現在就要回都城去,你如果有膽量能來決一死戰,那麽可以盡早出戰。"于是,撤軍回去,段業果然沒敢出來。

不聽勸諫

公元398年(神璽二年)五月,段業準備派沮渠蒙遜攻打後涼重鎮西郡(今甘肅永昌西),大家都很疑惑。沮渠蒙遜說:"此郡佔據了山脈的要害,不能不奪過來。"段業說:"你的話很對。"于是派沮渠蒙遜去攻打。沮渠蒙遜引來河水淹城,城牆倒塌,抓獲西郡太守呂純後回師。之後,後涼的晉昌太守王德、敦煌太守孟敏都獻出本郡,投降了段業。段業封沮渠蒙遜為臨池侯,任命王德為酒泉太守,孟敏為沙州刺史。

公元398年(神璽二年)六月,後涼呂弘放棄了張掖,帶兵向東撤退。段業便把自己的都城遷到張掖,段業準備去追擊呂弘。沮渠蒙遜勸他說:"回家心切的部隊不要阻截,走投無路的強盜不要追趕,這是兵家之戒。不如放他走,以後再作打算。"段業說:"一旦放了敵人,後悔都來不及。"于是率領軍隊去追,結果被呂弘打的大敗而回,幸虧沮渠蒙遜救助,才免于一死,段業感嘆說:"孤不能用張子房的話,以至于到了這個地步!"

段業修築西安城,任命他的將領臧莫孩為太守。沮渠蒙遜說:"臧莫孩雖然勇猛,但卻沒有謀略,隻知道前進,不知道撤退。這正是給他修築墳冢,哪裏是為他修築城池!"段業又不聽。臧莫孩不久便被呂纂打敗。沮渠蒙遜害怕段業容不下自己,經常隱藏智慧躲避段業。

自稱涼王

公元399年(天璽元年)二月,段業自稱涼王,改年號為天璽,任命沮渠蒙遜為尚書左丞,梁中庸為尚書右丞

公元399年(天璽元年)四月,呂光派他的兩個兒子太子呂紹、太原公呂纂攻打北涼,段業向南涼國主禿發烏孤求救,禿發烏孤派遣他的弟弟驃騎大將軍禿發利鹿孤,與楊軌一起前去救援。呂紹因為段業等人的軍隊強盛,想從三門板沿著山勢往東。呂纂說:"依靠山勢顯示弱小,是自取失敗的做法,不如結成陣向前沖擊,他們一定害怕我們,不敢出戰。"呂紹就率領軍隊向南開進。段業準備迎戰,沮渠蒙遜勸阻他說:"楊軌這個人依仗著鮮卑人的強大,有對我趁機動手的野心,呂紹、呂纂此次敢于率軍深入,已經把軍隊置之死地,我們抵擋不過。現在我們不出戰,還有像泰山那樣的安穩,出戰,就會有累卵之危。"段業聽從了沮渠蒙遜的勸告,按兵不動。呂紹、呂纂與北涼軍難以交戰,隻好帶著大軍回去。

公元400年(天璽二年)十一月,酒泉太守王德背叛北涼,自稱為河州刺史。段業派沮渠蒙遜帶兵前去征討。王德燒毀了酒泉城,帶領部隊投奔唐瑤。沮渠蒙遜在沙頭追上,把他們打得大敗,俘虜了王德的妻子兒女和部落居民之後才回去。

最終遭殺

公元401年(天璽三年),段業對沮渠蒙遜的勇武謀略都很忌憚,所以打算疏遠他,就讓沮渠蒙遜的堂叔沮渠益生為酒泉太守,沮渠蒙遜為臨池太守。段業的門下侍郎馬權才智出眾,氣度非凡,謀略超群。段業讓馬權代替沮渠蒙遜為張掖太守,馬權很受親近和重用,經常欺侮沮渠蒙遜。沮渠蒙遜也忌憚和怨恨馬權,于是就對段業詆毀馬權說:"天下不值得擔憂,應該擔憂的隻是馬權。"段業于是殺了馬權。沮渠蒙遜對沮渠男成說:"段業愚昧,不是救治亂世的人才,聽信讒言,喜歡諂媚,沒有鑒別真假的能力。我害怕的隻有索嗣、馬權,現在他們都死了。我沮渠蒙遜打算廢除段業,奉哥哥為王,怎麽樣?"沮渠男成說:"段業一個人寄居他鄉,是我們立他為國君的,他有了我們倆,就好像魚有了水。他既然親重我們,我們背叛他,不祥。"于是作罷。沮渠蒙遜既已被段業忌憚,心裏不安,請求為西安太守。段業也因為沮渠蒙遜有大志,害怕發生突然的變故,就答應了他的請求。

沮渠蒙遜為尋找起兵的借口,便約沮渠男成一起祭奠蘭門山,並故意派司馬許鹹報告段業說:"沮渠男成想謀反,答應在得到假期的時候作亂。如果他請求去祭奠蘭門山,臣下的話就應驗了。"到了約定的時間,果然如此。段業把沮渠男成抓了起來,命令沮渠男成自殺。沮渠男成說:"沮渠蒙遜想謀反,早先已經告訴臣下了,臣下因為和他是同族兄弟的緣故,沒有說出來。他因為臣下現在還活著,擔心部人不聽從他,就和臣下約定日期祭山,反而來誣告臣下。臣下如果死了,沮渠蒙遜一定很快就會發兵叛亂。請陛下放出假話說臣下已經死了,公開臣下的罪惡,沮渠蒙遜一定會作亂,臣下馬上去討伐他,事情沒有不成功的。"段業不同意。沮渠蒙遜聽說沮渠男成死了,哭泣著對大家說:"沮渠男成忠于段業,卻被冤屈殺害,諸君能夠為他報仇嗎?況且州境戰亂,似乎不是段業所能對付得了的。我當初擁戴他的原因,認為他是陳勝、吳廣那樣的人,他卻聽信讒言,猜忌很多。殺害忠良,我們豈能安心地旁觀,使百姓遭受災難。"沮渠男成向來對人有恩德,大家都悲憤哭泣而聽從了沮渠蒙遜的話。到達氐池時,軍隊超過了一萬人。鎮軍臧莫孩率領部下歸附沮渠蒙遜,羌胡大多起兵回響。沮渠蒙遜軍隊駐扎在侯塢。

段業先前對右將軍田昂有疑心,把他關了起來,到這個時候,段業向田昂道歉並放了他,讓他和武衛將軍梁中庸等人攻打沮渠蒙遜。段業的將領王豐孫對段業說:"西平各田姓,歷代都有反叛的人,田昂外表謙恭內心狠毒,志向遠大但用心險惡,不能信任。"段業說:"我懷疑他已經很久了,但是除了田昂就沒有可以討伐沮渠蒙遜的人了。"王豐孫的話不被聽從,田昂到了侯塢,率領五百名騎兵歸附沮渠蒙遜。

公元401年(天璽三年)五月,沮渠蒙的大軍到達張掖(今甘肅張掖西北),田昂哥哥的兒子田承愛砍開城門讓沮渠蒙遜進城,段業的左右侍從衛士們也都跑散了。沮渠蒙遜大聲呼喊,詢問段業在哪,士兵們為他指引方向,段業對沮渠蒙遜說:"我孤身一人,被豪門貴族推舉,才坐上了王位。我請求你留下我的活命,讓我能夠回到東土去,和我的妻子兒女相見。"沮渠蒙遜沒有答應,把他殺了。

為政舉措

段業為人死板,奉行儒家學說,相信佔卜之術,而且沒有什麽權謀和智略,他在位時期,把國家的軍政大權全部交給沮渠男成和沮渠蒙遜掌管。因此,他的聲威和命令都不能很好地得到尊重和傳達,他手下的人也都擅做主張,不聽朝廷的調遣,所以才導致段業最終的失敗。

歷史評價

沮渠蒙遜:"段業愚暗,非濟亂之才,信讒愛佞,無鑒斷之明。"

呂纂:"業無雄才。"

宋繇:"段王無遠略,終必無成。"

司馬光《資治通鑒》:"業,儒素長者,無他權略,威禁不行,群下擅命,尤信卜筮、巫覡,故至于敗。"

史書記載

晉書·卷一百二十九·載記第二十九》

《資治通鑒》卷一百九至卷一百一十二

相關爭議

關于北涼的"建立時間"和"建立者",歷來有兩種分歧:一般認為是段業于公元397年所建;但也有人認為是匈奴支系盧水胡族的首領沮渠蒙遜于公元401年所建。

文學形象

段業在明代楊爾曾編寫歷史演義小說的《東西晉演義》第三百零二回"蒙遜謀叛弒段業"中出場。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