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法

歷法

歷法是推算年、月、日,並使其與相關天象對應的方法,是協調歷年、歷月、歷日和回歸年朔望月太陽日的辦法。

主要分為陽歷、陰歷陰陽歷三種。陽歷亦即太陽歷,其歷年為一個回歸年,現時國際通用的公歷(格裏歷)即為太陽歷的一種,亦簡稱為陽歷;陰歷亦稱月亮歷,或稱太陰歷,其歷月是一個朔望月,歷年為12個朔望月,其大月30天,小月29天,伊斯蘭歷即為陰歷的一種;陰陽歷的平均歷年為一個回歸年,歷月為朔望月,因為12個朔望月與回歸年相差太大,所以陰陽歷中設定閏月,因此這種歷法與月相相符,也與地球繞太陽周期運動相符合。歷法中包含的其他時間元素(單位)尚有:節氣 、世紀 和年代 。

  • 中文名稱
    歷法
  • 外文名稱
    The calendar
  • 學    科
    天文學分支
  • 釋義
    推算年、月、日,並使其與相關天象對應的方法

簡介

歷法

所謂歷法,簡單說就是根據天象變化的自然規律,計量較長的時間間隔,判斷氣候的變化,預示季節來臨的法則。

或者說:推算年、月、日的時間長度和它們之間的關系,製定時間序列的法則稱為歷法。

用表格形式表示星期和每月、日期之間的對應關系,包括特殊紀念節日,尤其是那些不同年份有不同日期的節日所在日期的一覽表,叫作日歷。

定出年、月、日的長度,是製定歷法的主要環節;確定年首、月首、節氣以及比年更長的時間單位,也是製定歷法的內容。

在不同時期和不同地區,採用過各種不同的歷法,其中多數的歷法是想把朔望月或者回歸年分為編號的日數。按其側重點不同,歷法大體可以分二類:一類叫陽歷,如中國的幹支歷、外國的公歷儒略歷等;一類叫陰歷,如伊斯蘭教歷、希臘歷等;另一類叫陰陽歷,如我國現在還有採用的夏歷(即農歷)、藏歷等。

釋義

1.推算日月星辰之運行以定歲時節候的方法。

相關文獻:

《漢書·律歷志上》:“ 箕子 言大法九章,而五紀明歷法。”

《新唐書·方技傳·李淳風》:“ 貞觀 初,與 傅仁均 爭歷法,議者多附 淳風 。”

宋 程大昌 《考古編·正朔二》:“ 太初 歷法,其在立冬、小雪,則曰於 夏 為十月, 商 為十一月, 周 為十二月,則 秦 漢 十月皆建亥也。”

元 姚燧 《領太史院事楊公神道碑》:“積月為歲,積歲為世,必於歷法益精益密。”

2..違犯法紀。

相關文獻:

《大戴禮記·盛德》:“凡民之為奸邪竊盜歷法妄行者,生於不足。” 盧辯 註:“亂法者生於不知足。”

分類

歷法

古今中外有多少種歷法,我們沒有統計過。總之一個民族有一個民族的歷法,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歷法。時代愈近,科學愈發達,測試手段愈先進,歷法就愈科學。我們中國從古到今使用過的歷法,就有一百多種。不過不管有多少種歷法,都可以把它們分別歸到以下三大系統中去:陽歷、陰歷、陰陽合歷。這是因為計算時間,要麽以地球繞太陽公轉的周期為基礎,要麽以月亮繞地球公轉的周期為基礎,要麽把兩種周期加以調和。前者屬于陽歷系統,後者屬于陰歷系統,調和者則屬于陰陽合歷系統。 陽歷,是以地球繞太陽公轉的周期為計算的基礎的,要求歷法年同回歸年(地球繞太陽公轉一周)基本符合。它的要點是定一陽歷年為365日,機械地分為12個月,每月30日或31日(近代的公歷還有29或28日為一個月者,例如每年二月),這種“月”同月亮運轉周期毫不相幹。但是回歸年的長度並不是365整日,而是365.242199日,即365日5時48分46秒餘。陽歷年365日,比回歸年少了0.242199日。為了補足這個差數,所以歷法規定每4 年中有一年再另加1日,為366日,叫閏年,實際是閏一日。即使這樣,同實際還有差距,因為0.242199日不等于1/4日,每4年閏1日又比回歸年多出約0.0078日。這麽小的數位,一年兩年看不出什麽問題,如果過了100年,就會比回歸年多出約19個小時,400多年出生近75個小時,相當于3個整日多一點,所以陽歷歷法又補充規定每400年從100個閏日中減去3個閏日。這樣,400陽歷年閏97日,共得146097日,隻比400回歸年的總長度146096.8796日多2小時53分22.5秒,這就大體上符合了。這種歷法的優點是地球上的時間固定。在當今世界上廣泛使用的公歷,就是這種陽歷。但我國自春秋時代至今所使用的幹支歷比其更為優秀!因公歷的日期全是人為規定,與天象無關,隻是一種宗教歷。而幹支歷季節固定,冬夏分明,便于人們安排生活,進行生產。可是幹支歷在古代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未能取代陰陽歷成為主流。在北宋時沈括曾提出改歷,因陰陽歷“氣朔交爭且歲年錯亂,四時失位且又算數過程繁瑣”,他提出的十二氣歷正是源于幹支歷。但墨守成規的司天監庸官皆大力反對,因此不但對于沈括之才能十分嫉恨,且糾合起來進行阻撓又多次借故上告神宗言沈括的不是。

陰歷,是以月亮繞地球公轉的周期為計算的基礎的,要求歷法月同朔望月(月亮繞地球公轉一周)基本符合。朔望月的長度是29日12小時44分2.8秒,即29.530587日,兩個朔望月大約相當于地球自轉59周,所以陰歷規定每個月中一個大月30日,一個小月29日,12個月為一年,共354日。由于兩個逆望月比一大一小兩個陰歷月約長0.061日(大約88分鍾),一年要多出8個多小時,三年要多出26個多小時,即一日多一點。為了補足這個差距,所以規定每三年中有一年安排7個大月,5個小月。這樣,陰歷每三年19個大月17個小月,共1063日,同36個朔望月的1063.1008日,隻相差約2小時25分9.1秒了。陰歷年同地球繞太陽公轉毫無關系。由于它的一年隻有354日或355日,比回歸年短11日或10日多,所以陰歷的新年,有時是冰天雪地的寒冬,有時是烈日炎炎的盛夏。今天一些阿拉伯國家用的回歷,就是這種陰歷。

陰陽合歷,是調和太陽、地球、月亮的運轉周期的歷法。它既要求歷法月同朔望月基本相符,又要求歷法年同回歸年基本相符,是一種綜合陰、陽歷優點,調合陰、陽歷矛盾的歷法,所以叫陰陽合歷。我國古代的各種歷法和今天使用的農歷,都是這種陰陽合歷。

起源

歷法主要是農業文明的產物,最初是因為農業的生產的需要而創製的。公元前3000年,生活在兩河流域的蘇美爾人根據自然變換的規律,製定了時間上最早的方法,即太陰歷。蘇美爾人以月亮的陰晴圓缺作為計時標準,把一年分為12個月,共364天。公元前2000左右,古埃及人根據計算尼羅河泛濫的周期,製定出了太陽歷,這是公歷最早的源頭。中國的歷法起源也很早,形成了獨特的陰陽歷法。在世界歷史上,不同的時期和不同的地區,還採用過各種不同的歷法,比如伊斯蘭教歷,藏歷等。

要素

時間長河是無限的,隻有確定每一日在其中的確切位置,我們才能記錄歷史、安排生活。我們日常使用的日歷,對每一天的“日期”都有極為詳細的規定,這實際上就是歷法在生活中最直觀的表達形式。

年、月、日是歷法的三大要素。歷法中的年、月、日,在理論上應當近似等于天然的時間單位——回歸年、朔望月、真太陽日,稱為歷日、歷月、歷年。為什麽隻能是“近似等于”呢?

原因很簡單,朔望月和回歸年都不是日的整倍數,一個回歸年也不是朔望月的整倍數。但如果把完整的一日分屬在相連的兩個月或相連的兩年裏,我們又會覺得別扭,所以歷法中的一年、一個月都必須包含整數的“日”。為了生活的便利,學術、理論必須往後站,沒辦法,隻能近似了!

歷法,隨著人類社會的不斷發展,還會繼續改革。如何在精確、方便二者之間找到更好的結合點,過去是、將來還會是歷法改革的方向與目標。

理想的歷法,應該使用方便,容易記憶,歷年的平均長度等于回歸年,歷月的平均長度等于朔望月。實際上這些要求是根本無法同時達到的,在一定長的時間內,平均歷年或平均歷月都不可能與回歸年或朔望月完全相等,總要有些零數。因此,目前世界上通行的幾種歷法,實際上沒有哪一種稱得上是最完美的。

任何一種具體的歷法,首先必須明確規定起始點,即開始計算的年代,這叫“紀元”;以及規定一年的開端,這叫“歲首”。此外,還要規定每年所含的日數,如何劃分月份,每月有多少天等等。因為日、月、年之間並沒有最大的公約數,這些看似簡單的問題其實非常復雜,不僅需要長期連續的天文觀測作為知識基礎,而且需要相當的智慧。

人們想盡辦法來安排日月年的關系。在歷史上,在世界各地,存在過千差萬別的歷法,但就其基本原理來講,不外乎三種:即太陰歷(陰歷)、太陽歷(陽歷)和陰陽歷。三種歷法各自有各自的優缺點,目前世界上通行的“公歷”實際上是一種太陽歷。

中國歷法的發展史

縱觀中國古代歷法,所包含的內容十分豐富,大致說來包括推算朔望、二十四節氣、安置閏月以及日月食和行星位置的計算等。當然,這些內容是隨著天文學的發展逐步充實到歷法中去的,而且經歷了一個相當長的歷史階段。如果再將這個“相當長的歷史階段”細分的話,大致又可以分為四個時期,即古歷時期:漢武帝太初元年以前所採用的歷法;中法時期:從漢太初元年以後,到清代初期改歷為止。這期間製訂歷法者有七十餘家,均有成文載于二十四史的《歷志》或《律歷志》中。諸家歷法雖多有改革,但其原則卻沒有大的改變;中西合法時期:從清代期蘇會傳教士湯若望上呈《新法歷書》到辛亥革命為止;公歷時期:辛亥革命之後,于1912年孫中山先生宣布採用格裏高歷(即公歷,又稱陽歷),即進入了公歷時期,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在採用公歷的同時,考慮到人們生產、生活的實際需要,還繼續沿用傳統的夏歷(“農歷”稱謂為文革時的產物,應予以糾正)。

在我國,根據傳說,在黃帝時代就已經有了歷法,但不足為憑。帝堯時代有粗疏歷法的傳說,可能還稍有根據,據成書于春秋時代的典籍《尚書·堯典》所載,帝堯曾經組織了一批天文官員到東、南、西、北四方去觀測星象,用來編製歷法、預報季節,但有關歷法的材料至今尚未發現。

成書年代不晚于春秋時代(公元前8世紀至公元前5世紀)的《夏小正》按12個月的順序分別記述了當月星象、氣象、物候,以及應該從事的農業和其他活動。例如,書中記載道:

正月,鞠則見,初昏參中,鬥柄懸在下。

歷法

三月,參則伏。

四月,昴則見,初昏南門正。

五月,參則見,初昏大火中。

六月,初昏鬥柄正在上。

七月,漢案戶,初昏織女正東鄉,鬥柄懸在下則旦。

八月,辰則伏,參中則旦。

九月,內火,辰系于日。

十月,初昏南門見,織女正北鄉則旦。 由《夏小正》給出的記述可以推知,夏代歷法的基本輪廓是,將一年分為十二個月,除二月、十一月、十二月之外,每月均以某些顯著星象的昏、旦中天,晨見、夕伏來表示節候,這雖然不能算是科學的歷法,但稱它為物候歷和天文歷的結合體可以的,或更確切地說,在觀象授時方面已經有了一定的經驗。《尚書·堯典》中也記載了古人利用顯著星象于黃昏出現在正南天空來預報季節的方法,這就是著名的“四仲中星”,書中說:“日中星鳥,以殷仲春;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宵中星,以殷仲秋;日短星昴,以正仲冬。”推求可知,“四仲中星”至晚是商末周初時代的實際天象,可見,至遲在商末周初人們利用星象預報季節已經有相當把握了。

夏代已經有天幹紀日法,即用甲、乙、丙、丁、戊、已、庚、辛、壬、癸十天幹周而復始地記日,夏朝末代的幾個帝王有胤甲、履癸等名稱就是佐證。商代在夏代天幹紀日的基礎上,發展為幹支紀日,即將甲、乙、丙、丁……十天幹和子、醜、寅、卯……十二地支順序配對,組成甲子、乙醜、丙寅、丁卯等六十幹支,六十日一周迴圈使用,在出土的商代武乙時的一塊牛胛骨上面刻著完整的六十天幹地支,兩個月總計60天,這也許就是當時的日歷。還發現,有一組胛骨卜辭記著兩個月總計59天,這證明商代已經有大、小月之分了,即大月30日,小月29日。另外,卜辭中還有分一年為13個月的多次記載,這又證明商代已經用閏月來調整節氣和歷法的關系了。從大量幹支紀日的材料分析,學者們對商代歷法較為一致的看法是:商代使用幹支紀日、數位記月;月有大、小之分,大月30日,小月29日;有閏月,亦有連大月;閏月置于年終,稱為十三月;季節和月份有較為固定的關系。

“我國歷法之發生,有謂始于堯,即以《書經·堯典》有‘歷象日月星辰’之語為據。又同書《甘誓》之雲:‘威侮五行,怠棄三正。’(即夏正、殷正、周正)《大戴禮記》中亦有《夏小正》一篇。再孔子常謂‘行夏之時’。有論者據此又謂歷法始于夏。實則歷法之發生,應有一個大前提,即必在農業普遍興盛于世之後。此證諸世界古國如埃及、巴倫比之歷史,斑斑可考。夏人普遍尚過著漁獵畜牧生活,焉能有歷法。《書經》、《虞書》、《夏書》都是後人偽作(註21),所言歷法,自不可信……孔子托古改製,言必稱三代,故以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並列,而不知殷周雖有輅冕,夏則無‘時’。三正之說,或許始于戰國時人為改革歷法而做的宣傳……故歷法之發生,不始于畜牧時代之夏,而始于農業興盛之殷。”(摘自黃現璠著《中國殷代社會史》,1950年4月,又載黃現璠著《古書解讀初探——黃現璠學術論文選》第286-359頁収錄《殷周社會考》一文,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4年7月)

周代在繼承和發展商代觀象授時成果的基礎上,將製訂歷法的工作推進了一步。周代(大允是春秋中葉,即公元前600年左右)已經發明了用土圭測日影來確定冬至(一年中正午日影最長的日子)和夏至(一年中正午日影最短的日子)等重要節氣的方法,這樣再加上推算,就可以將回歸年的長度定得更準確了。周代的天文學家已經掌握了推算日月全朔的方法,並能夠定出朔日,這可以從反映周代乃至周代以前資料的《詩經》中得到證實,該書的《小雅· 十月之交》中記載到:“十月之交·朔月辛卯,日有食之,……彼月而食,則維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朔月”二字在我國典籍中這是首次出現,也是我國第一次明確地記載日期(周幽王六年,即公元前776年)的一次日食。周代歷法的第三個進展是,到春秋末至戰國時代,已經定出回歸年長為365日,並發現了19年設定7個閏月的方法。在這些成果的基礎上,誕生了具有歷史意義的科學歷法——四分歷。在歐洲,羅馬人在公元前43年採用的儒略歷中,也用365日這個資料,但比我國晚了大約500年左右。19年7閏法,古代希臘人默冬在公元前432年才發現,比我國也晚大約100年。四分歷的問世,標志我國歷法已經進入了相當成熟的時期。當時各諸侯國分別使用的黃帝歷、顓頊歷、夏歷、殷歷、周歷、魯歷,即人們所統稱的古六歷,其實都是四分歷。四分歷問世以後,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歷代編歷家屢有改革,遂使中國古代歷法不斷完善,內容亦日趨豐富起來。對四分歷的第一次改革,當屬西漢武帝時期由鄧平、落下閎等人提出的八十一分律歷。由于漢武帝下令造新歷是在元封七年(公元前104年),故把元封七年改為太初元年,並規定以十二月底為太初元年終,以後每年都從孟春正月開始,到季冬十二月年終。這部歷法即叫做《太初歷》。這部歷法朔望長為29日,故稱八十一分法,或八十一分律歷。

<太初歷>是中國有完整資料的第一部傳世歷法,與四分歷相比其進步之處有三點:以正月為歲首,將我國獨創的二十四節氣分配于十二個月中,並以沒有中氣的月份為閏月,從而使月份與季節配合得更合理;行星的會合周期測得較準確,如水星為115.87日,比現在測量值115.88日僅小0.01日;採用135個月的交食周期,即一食年為346.66日,比今測值隻在0.04日。

東漢末年劉洪(公元158-167年)製訂的《乾象歷》,首次將回歸年的尾數降至1/4以下,成為365.2462日;他第一次將月球運行有快、慢變化引入歷法,成為第一部載有定朔演算法的歷法,這部歷法還給出了黃道和白道的交角數值為六度左右,並且由此推斷,隻有月球距黃、白道交點在十五度以內時,才有可能發生日食,這實際上提出了“食限”的概念。

中氣和十二個月的對應關系

月份 正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中氣 雨水 春分 谷雨 小滿 夏至 大暑

黃經 330° 0° 30° 60° 90° 120°

月份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中氣 處暑 秋分 霜降 小雪 冬至 大寒

黃經 150° 180° 210° 240° 270° 300°

南北朝時代的祖沖之,首次將東晉虞喜(公元281-356年)發現的歲差引用到他編製的《大明歷》中,並且定出了四十五年十一個月差一度的歲差值,這個數值雖然偏大,但首創之業績是偉大的。祖沖之測定的交點月長為27.21223日,與今測值僅差十萬分之一。到了隋代,劉焯(公元544-610年)在製訂《皇極歷》時,他採用的歲差值較為精確,是七十五年差一度。劉焯製訂的《皇極歷》還考慮了太陽和月亮運行的不均勻性,為推得朔的準確時刻,他創立了等間距的二次差內插法的公式,這一創造,不僅在中國製歷史上有重要意義,在中國數學史上亦佔重要地位。

唐代值得介紹的歷法還有《大衍歷》和《宣明歷》。

歷法

唐代一行在大規模天體測量的基礎上,于開元十五年(公元727年)撰成《大衍歷》的初稿,一行去世後,由張說和陳玄景等人整理成書。

《大衍歷》用定氣編製太陽運動表,一行為完成這項計算,發明了不等間二次差內插法。《大衍歷》還用了具有正弦函式性質的表格和含有三次差的近似內插法,來處理行星運動的不均性問題。《大衍歷》以其革新號稱“唐歷之冠”,又以其條理清楚而成為後代歷法的典範。

徐昂製訂的《宣明歷》頒發實行于長慶二年(公元822年),是繼《大衍歷》之後,唐代的又一部優良歷法,它給出的近點月以及交點月日數分別為27.55455日(今測值27.5545503日)和27.2122日(今測值27.2122206日);它尤以提出日食三差,即時差、氣差、刻差而著稱,這就提高了推算日食的準確度。

宋代在三百餘年內頒發過18種歷法,其中以南宋楊忠輔製定的《統天歷》最優。《統天歷》取回歸年長為365.2425日,是當時世界上最精密的數值,歐洲著名的《格裏高歷》,即當今世界通行的公歷,其回歸年長亦取365.2425日(公元1582年頒發),但比《統天歷》晚了383年。《統天歷》還指出了回歸年的長度在逐漸變化,其數值是古大今小。

宋代最富有革新的歷法,莫過于北宋時期沈括提出的十二氣歷。我國歷代頒發的歷法,均將十二個月分配于春、夏、秋、冬四季,每季三個月,如遇閏月,所含閏月之季即四個月;而天文學上又以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四個節令,做為春、夏、秋、冬四季的開始。所以,這兩者之間的矛盾在歷法上難以統一。針對這一弊端,沈括提出了以“十二氣”為一年的歷法,後世稱它為《十二氣歷》。沈括在他的名著《夢溪筆談》中寫道:“直以立春之日為孟春之一日,驚蟄為仲春之一日,大盡三十一日,小盡三十日;歲歲齊盡,永無閏月。十二氣常一大一小相間,縱有兩小相並,一歲不過一次。”《十二氣歷》實為一種陽歷,它既與實際星象和季節相合,又能更簡便地服務于生產活動,可惜,由于傳統習慣勢力太大而未能頒發實行。

中國古代歷法,歷經各代製歷家的改革,至元代郭守敬、王恂等人製訂的《授時歷》達到了高峰。郭守敬、王恂等人在製訂《授時歷》過程中,既總結、借鏡前人的經驗,又研製大批觀天儀器;在此基礎上郭守敬主持並參加了全國規模的天文觀測,他在全國建立了27個觀測點,其分布範圍是空前的,南起北緯15°,北至北緯65°;東邊起東經138°,西至東經102°。這些地點的觀測成果為製訂優良的《授時歷》奠定了基礎。《授時歷》博採眾家之長,如朔望月、近點月、交點月等數值,採用了金代趙之微《重修大明歷》的資料;回歸年長則取《統天歷》的數值等。《授時歷》創新之處頗多,如廢棄了沿用已久的上元積年;取消了用分數表示天文資料尾數的舊飛;創三次差內插法求取太陽每日在黃道上的視運行速度和月球每日繞地球的運轉速度;用類似于球面三角的弧矢割圓術,由太陽的黃經求其赤經、赤緯,推算白赤交角等。

《授時歷》于至元十七年(公元1280年)製成,次年正式頒發實行,一直延用到明亡(公元1644年),長達363年,足見《授時歷》的精密。

明代末年,一批懂天文學的耶穌會傳教士來華傳教,中國學者向他們學習了歐洲天文學的計算方法。萬歷三十八年(公元1610年)和崇禎二年五月乙酉朔(公元1629年6月21日)日食,欽天監預報有錯,而徐光啓按西法預報均得應驗。于是,崇禎皇帝接受禮部建議,授權徐光啓組織歷局,修訂歷法。徐光啓除選用中國製歷家之外,還聘用了耶穌會士鄧玉函、羅雅谷、湯若望等人來歷局工作。歷經五年的努力,撰成46種137卷的《崇禎歷書》,該歷書引進了歐洲天文學知識、計算方法和度量單位等,例如採用了第谷的宇宙體系和幾何學的計算體系;引入了圓形地球、地理經度和地理緯度的明確概念;引入了球面和平面的三角學的準確公式;採用歐洲通用的度量單位,分圓周為360°,分一日為96刻,24小時 ,度、時以下60進位製等。徐光啓的編歷,不僅是中國古代製歷的一次大改革,也為中國天文學由古代向現代發展,奠定了一定的理論和思想基礎。

《崇禎歷書》撰完後,明已近滅亡,未能用來編歷。清初,湯若望將《崇禎歷書》刪改為103卷,連同他編撰的新歷本一起上呈清政府,得到頒發實行。新歷本定名為《時憲書》。刪改後的《崇禎歷書》更名為《西洋新法歷書》。

公歷與農歷

目前全世界通用的歷法稱為公歷,它實質上是一種陽歷。

原始的陽歷是古埃及人創立的。最初取一年為365日。為了協調歷法年與回歸年的長度,公元前46年羅馬統治者儒略·凱撒對陽歷作了修改,製定儒略歷。公元前8年,凱撒的侄兒奧古斯都又對儒略歷作為調整。儒略歷分一年為十二個月,平年365日;年份能被4整除的為閏年,共366日。這樣,儒略歷歷年平均長度便是365.25日,同回歸年長度365.2422日相差0.7078日,400年約差3日。從實施儒略歷到十六世紀末期,累差約為10日。為了消除了這個差數,教皇格裏高利(一譯格雷果裏)十三世把儒略歷1582年10月4日的下一天定為10月15日,中間消去10天;同時還修改了儒略歷置閏法則:能被4除盡的年份仍然為閏年,但對世紀年(如1600,1700,……),隻有能被400除盡的才為閏年。這樣,400年中隻有97個閏年,比原來減少三個,使歷年平均長度為365.2425日,更接近于回歸年的長度。經過這樣修改的儒略歷叫格裏高利歷,亦稱格裏歷。格裏歷先在天主教國家使用,二十世紀初為全世界普遍採用,所以又叫公歷。中國于1912年開始採用公歷,但當時仍用中華民國紀年。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採用公歷紀年。

陰歷是伊斯蘭教國家和地區採用的歷法,又稱回歷。它純粹以朔望月為歷法的基本單位,奇數的月份為30日,偶數的月份為29日,十二個月為一年,共354日。十二個朔望月實際上約有354.3671日。為使月初和新年都在娥眉月出現的那一天開始,回歷採用如下置閏法:每30年為一個迴圈周期,設11個閏日。其中第2、5、7、10、13、16、18、21、24、26、29年為閏年。閏年的12月為30日,共355日。回歷的起始歷元定在穆罕穆德從麥加遷到麥地拿的一天,即公元622年7月16日。

歷法歷法

夏歷是我國採用的一種傳統歷法,又名農歷、漢歷,民間也有稱陰歷的。它用嚴格的朔望周期來定月,又用設定閏月的辦法使年的平均長度與回歸年相近,兼有陰歷月和陽歷年的性質,因此在實質上是一種陰陽合歷。農歷把日月合朔(太陽和月亮的黃經相等)的日期作為月首,即初一。朔望月的平均長度約為29.53059日,所以有的月份是30日。稱月大;有的月份是29日,稱月小。月初所在的日期,按太陽和月亮的位置推算定,不機械地安排。農歷以12個月為一年,共354日或355日,與回歸年相差11日。為此,通過每十九年安插七個閏月的辦法回以協調。閏月的安排由二十四節氣來決定。

相關歷法英文翻譯

子午線:meridian

天文歷:astronomical almanac

日食:Solar eclipse

月食:Lunar eclipse

上弦:First quarter (of the moom)

下弦:Last quarter (of the moom)

新月:new moom

滿月:full moom

近日點:perihelion

遠日點:aphelion

中國傳統歷法:The Traditional Chinese Calendar

赤道:equator

黃道:ecliptic zodiac

朔望:syzygy

中國農歷:Chinese Monthly Farmer's Calendar

閏年:leap year

相關傳說

傳說一

發生在數百億年的銀河系,宇宙變化,混沌初開,天地成形,萬物著落,終生規律。

帝俊首娶了冰肌玉膚的羲和為妻,婚宴後的春秋裏他心生邪念,愛上了閉月羞花的小姨妹,一心想把她佔為己有,以滿足心性上的欲望。善良的羲和寬容了丈夫娶嫦羲為妻。帝俊說:“你們姐妹是我最大的幸福和快樂”。“一夫兩妻製”的生活在好們那裏和諧美滿。

不知過了多少個漫長的春秋?姐妹倆都懷上了身孕,分別給帝俊生下二十二個兒女,起先是姐姐羲和生下十個兒子,十子依次稱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他們十兄弟綽號叫“日”,被稱為“金烏”和“太陽”。後來妹妹嫦羲生下十二個女兒,十女依次稱為子、醜、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她們十二個姐妹綽號叫“月”,被稱為“銀烏”和“月亮”。不知過了多少個漫長的春秋?姐妹倆拋棄了兒女,跟隨丈夫移民了“未知星系”,丟了心的愛嫦羲的後羿心扉藏淚。

在中國十代歷法中,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被稱為“十天幹”;子、醜、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叫作“十二地支”。兩者按固定的順序互相配合,組成了天幹地支相配的紀年漢,簡稱“幹支紀法”,標志著中國歷法的產生。

傳說二

聞―多在《伏羲考》中論證指出,說伏羲、盤古均為葫蘆的擬人化。伏羲氏本名最大可能是“匏析氏”,就是“匏析成瓢”的意思。在陶器發明之前,尋找合適的專用取水用具是先民們急于解決的大問題。先民可能會嘗試著用各種瓜皮取水,在一代又一代的嘗試過程中,逐漸認識到葫蘆最適合用做取水用具,又逐漸形成製瓢技術。製瓢技術解決了先民喝水的大問題,是一項足以與石器和火的發明相提並論的技術進步。伏羲氏其實是葫蘆時代的象征。

史記·天宮書》載:“中宮天極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其中的太一星也叫紫微星,就是北極星。北極星周圍有兩個著名而明顯的星座,呈勺狀的大熊座和呈W形的仙女座,一般稍加指點就能認識這兩個星座。其中最重要是北鬥七星。古人很重視北鬥,因為可以利用它來辨方向,定季節。北鬥星在不同的季節和夜晚不同的時間,出現于天空不同的方位,所以古人就根據初昏時鬥柄所指的方向來決定季節:鬥柄指東是春天,鬥柄指南是天夏,鬥柄指西是秋天,鬥柄指北是冬天(見引文之十二)。勺是陶器出現以後,人們參照瓢的形狀創造的生活用具,記得在秦安大地灣博物館見過一組陶製量具,大致像一個短柄鬥,鬥口略呈長方形,四角略呈弧狀,平底,明顯可以看出其原型就是瓢。至今中國式的勺子還多少保留有瓢的樣子。可見,歷法源自對北極星周圍天空的天文觀測,在這裏,太一和瓢狀星座兩大主要元素齊全,說“匏析成瓢”的伏羲氏創製歷法有什麽不可以的呢?

傳說三

相傳,在很久以前,有個名字叫萬年的青年,有一天,他上山砍柴的時候,因為太陽曬得太熱,坐在樹蔭下休息。突然,地上樹影的移動啓發了他。回家之後,他就用了幾天幾夜設計出一個測日影計天時的晷儀。可是,當天陰有雨或有霧的時候,就會因為沒有太陽,而影響了測量。後來,山崖上的滴泉引起了他的興趣,他又動手做了一個五層漏壺。天長日久,他發現每隔三百六十多天,天時的長短就會重復一遍。

當時的國君叫祖乙,天氣的不測,也使他很苦惱。萬年聽說後,忍不住就帶著日晷和漏壺去見國君,對祖乙講了日月運行的道理。祖乙聽後龍顏大悅,覺得很有道理。于是把萬年留下,在天壇前修建日月閣,築起日晷台和漏壺亭。祖乙對萬年說:「希望你能測準日月規律,推算出準確的晨夕時間,建立歷法,為天下的黎民百姓造福。」

冬去春來,年復一年。後來,萬年經過長期觀察,精心推算,製定出了準確的太陽歷。當他把太陽歷呈奉給繼任的國君時,已是滿面銀須。國君深為感動,為紀念萬年的功績,便將太陽歷命名為「萬年歷」,封萬年為日月壽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