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2012年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社出版希羅多德編著圖書

歷史

2012年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社出版希羅多德編著圖書。

  • 中文名稱
    歷史
  • 定價
    58.00元
  • 作者
    希羅多德
  • 出版社
    安徽人民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12-10
  • ISBN
    9787212055790
  • 叢書
    時代閱讀經典文庫
  • 譯者
    周永強

​編輯推薦

《時代閱讀經典文庫:歷史(套裝上下冊)》展示了古代近二十個國家和地區的民族生活圖景,被西方學者譽為“第一部世界性的社會文化史”和“百科全書式”的著作。

作者簡介

作者:(古希臘)希羅多德 譯者:周永強

希羅多德,古希臘著名歷史學家、文學家、地理學家和旅行家。所著《歷史》是古代第一部敘事體歷史巨著。書中他將史實的記載和闡釋有機地結合起來,創立了西方歷史編纂史上的一種正宗體裁,在西方文化史上影響深遠,後世尊他為西方“史學之祖”。

目錄

出版說明

譯者序

第一卷

第二卷

第三卷

第四卷

第五卷

第六卷

第七卷

第八卷

第九卷

文摘

第一卷

這是哈利卡爾那索斯人希羅多德的研究成果。他把這些研究成果予以發表,是為了使人類的事業保留在記憶中,使之不因為歲月的流逝而被人們遺忘;是為了使希臘人和異邦人的那些值得贊嘆的英雄史詩不致失去它們的光彩,特別是為了把他們發生紛爭的原因給記錄下來。

(1)根據學問淵博的波斯人的說法,挑起爭端的是腓尼基人。他們說,腓尼基人以前住在紅海沿岸,在移居到我們的海這邊來並在現在居住的地點定居下來以後,很快便開始走上遠途航運的道路;他們運載著埃及和亞述的貨物,曾在任何地方登入,這其中就包括阿爾哥斯這樣一個地方。阿爾哥斯在如今通稱為希臘的地區中,她在任何方面都優于其他國家。他們來到阿爾哥斯這裏,擺好貨物,進行交易。到第五、六天,當所有的貨物都快賣光時,又有許多婦女來到海岸邊;國王伊那柯斯的一個女兒也在其中,她有一個普通希臘人的名字,叫做伊奧。婦女們立在船尾挑選他們最稱心的物品,可是這時腓尼基人都互相慫恿著向她們沖去。大多數婦女跑開了,伊奧與其他一些婦女卻被腓尼基人逮住,隨船帶到埃及去了。

(2)與希臘人的說法不同,按照波斯人的觀點,伊奧就是如此來到埃及的,而這件事就成了挑起了整個事端的導火線。他們說,在那以後,有一些希臘人(他們說不出這些希臘人的姓名)在腓尼基的推羅上岸並把國王的女兒歐羅巴劫走了。在我看來,這些人大多數是克裏地人,如此一來,他們就報復了先前所受的損害。然而後來他們說,希臘人又有了第二次的不義舉動。希臘人乘著一隻長船到科爾啓斯的埃阿城與帕希斯河那兒去,在他們把應該辦的事情辦完之後,卻劫走了當地國王之女美地亞。科爾啓斯的國王派了一名信使到希臘去,要求賠償損失並且送回公主。可是希臘人答復說,既然阿爾哥斯的伊奧被劫以後,他們都沒有從對方得到補償,那麽這次他們也不打算給科爾啓斯人任何補償。

(3)波斯人還說,後來臨到下一代,普利亞莫斯之子亞歷山大了解這事以後,就想從希臘為自己強奪一個妻子。由于他深信,希臘人過去既不曾賠償,他自己當然也是不用賠償的了,因而他便劫走了海倫。希臘人最初決定派出使者,要求送回海倫並且賠償因掠奪而引起的損失。可是當希臘人提出了這個要求時,對方卻提及了美地亞被劫的事情作為借口;他們提醒希臘人說,希臘人隻會要求別人賠償,而自己卻不賠償別人,也不在別人提出要求時把自己搶走的人送回。

(4)到此為止,事情隻限于雙方互相掠奪而已。然後到後來,波斯人覺得希臘人應受到更大的指責,因為在他們掠走歐羅巴之前,就有一支希臘人的軍隊入侵亞細亞了。他們說,劫奪婦女,那不是君子所為,可有一點要說明的是,婦女們如果強烈的反抗,她們是很難硬被劫走的。因此發生這種被動的事以後,想方設法去報復,是很愚蠢的,明白道理的人是根本不會對這樣的女人介意的。波斯人說,當希臘人把婦女劫走時,亞細亞人從來就不把這看作一回事,然而希臘人卻僅僅為了拉凱戴孟的一個婦女就糾集了一支大軍,入侵亞細亞並摧垮了普利亞莫斯的政權,從那以後,他們就把希臘人當作是自己的仇人了。原來在波斯人眼中看來,亞細亞與在這個地點居住的全部的異城民族都是歸屬于自己的,然而他們又同時認為歐羅巴與希臘民族跟他們都是兩碼事。

(5)以上就是波斯人對這一事件的經過的敘述,他們認為希臘人攻佔伊裏翁(特洛伊),是他們仇視希臘人的開始。對于伊奧事件腓尼基人的說法和波斯人的說法不一樣。在帶她到埃及去的時候,他們否認曾經使用過任何暴力手段。他們說,在阿爾哥斯伊奧本人便與停泊在那裏的一艘船的船主有了往來,當她發覺自己懷孕了以後,既羞于把這事告訴自己的父母又擔心他們發覺,因而就在腓尼基人離開的時候心甘情願地隨著他們一塊乘船走了。以上就是波斯人和腓尼基人的說法。在這兩種說法之中哪一種說法更接近真實,我不打算去論述。如下我卻想首先指出據我自己所知最初那個向希臘人鬧事的人,之後再把我所要講述的事情繼續下去,不管世間的城邦是大是小,我敘述時一視同仁。因為以前強大的城邦,如今它們有很多都已變得沒沒無聞了;而在我的時期雄強的城邦,在先前卻又是弱小的。對這二者我所以都要加以闡述,是由于我相信,世間的幸福決不會永久停留在一個地方。

(6)呂底亞人、阿律阿鐵斯之子克洛伊索斯是哈律司河以西所有各個部落的僭主。哈律司河由南向北流入埃烏克謝諾斯(黑海),它把敘利亞和帕普拉哥尼亞分隔開來。據我們所知,克洛伊索斯是異邦人當中第一個製服了希臘人的人,他強迫某些希臘人向他納貢並且和另外一些希臘人締結聯盟。他製服的有亞細亞的伊奧尼亞人、愛奧裏斯人、多裏斯人,然而他卻和拉凱戴孟人結成了聯盟。到克洛伊索斯稱帝時為止,全部的希臘人都是自由的,因而比克洛伊索斯更早地攻打伊奧尼亞的奇姆美利亞人,他們不是為了佔領各個城邦,而僅僅是為了搶劫才入侵。

(7)海拉克列達伊族手中的權力被轉移到美爾姆納達伊族的克洛伊索斯家族的手中,事情的過程是這樣的。一位名為坎道列斯的、撒爾迪斯的僭主,希臘人叫他為密爾昔洛斯。他就是海拉克列斯的兒子阿爾凱峨斯的後代。海拉克列達伊家最早的撒爾迪斯國王阿格薩是尼諾斯的兒子,是阿爾凱峨斯的兒子倍洛斯的孫子,密爾索斯的兒子坎道列斯則是最後的一位國王。在阿格薩之前,那個地方的國王是阿托斯的兒子呂多斯的後代。因為呂多斯的緣故,在地以前叫做美伊昂人的所有民族便擁有了呂底亞人的稱呼。以海拉克列斯和雅爾達諾斯的一位女奴隸為祖先的海拉克列達伊族承襲神意從他們那裏獲得權力並保護他們。海拉克列達伊族父子相承,從阿格薩到密爾索斯的兒子坎道列斯總共統治了二十二代,五百零五年。

(8)可是,這個坎道列斯非常寵受自己的妻子,對妻子的寵愛使他認為她比世界上任何女人都要美麗得多。在他的侍衛之中他也有一個特別寵信的人,這就是達斯庫洛斯之子巨吉斯。坎道列斯把所有最秘密的事情都對這個人講。由于他對于自己妻子的容顏深信不疑,因而他就常常向巨吉斯極力宣揚自己妻子的美貌。在這之後不久的一天,命中註定要遭受到不幸的坎道列斯對巨吉斯這樣說:“巨吉斯,我看我僅是對你說我的妻子漂亮,你是絕不會相信的(人們總不會像相信眼睛那樣似的相信耳朵)。你看想個什麽方法來看看她裸體時的模樣吧。”巨吉斯聽到這話就大聲地喊叫了起來,他說:“主人,您要我觀看裸體時候的女主人,您的話是多麽荒唐啊。您要明白,假如一個婦女一絲不掛,那也就是她把該有的羞恥之心一齊扔掉了。以往我們的父輩們已經非常賢明地告訴了我們哪些是應該做的,哪些是不應該做的,而我們應當老老實實地學習他們的這些教誨。他們以前常說,“每人隻做他應做的事”。我相信您妻子的美舉世無雙。隻是我懇請您,不要叫我做這種荒唐的事情。”

(9)巨吉斯想拒絕國王的建議,才這樣說。因為他害怕自己會因此而招致什麽難以預料的後果。然而國王卻說:“別擔心,巨吉斯,不要懷疑我說這話是打算試探你的忠心,也不要擔心你的女主人會加害于你。要明白,我會把這件事安排好,使她無法知道你曾經看見過她。你可以站在我們臥室的敞開的門的後面。當我進去休息的時候,她是會緊跟著進來的;在入口旁邊的地方有一把椅子,她脫下來的每一件衣服都會放在這個椅子上。這樣你就能夠逍遙自在地來觀看她了。當她從椅子走向床而她的背朝著你的時候,那你就能夠趁著這個時機,從門口溜出去,而不被她看見了。”

(10)巨吉斯這時無法推脫,隻好同意。于是坎道列斯在夜晚要就寢的時候,就把巨吉斯帶進了自己的臥室,過了一回兒,他的老婆也進來了。她進來以後,就把衣服脫掉放到椅子上面,而此時巨吉斯就在門後面看著她。當她背對著巨吉斯走向床時,他就從房中偷偷往外溜。可是,在他出去的時候,她發現了他,于是她馬上猜到這一切都是他丈夫一手策劃的。由于害羞的原因,她沒有叫出來,反而裝作什麽都沒有發覺的樣子,而在她的心裏卻在打算著對她的丈夫坎道列斯施行報復了。原來在呂底亞人當中,同時在幾乎所有異邦人之中,甚至對男子來說,當自己裸體時被人看到,都被看作是一種奇恥大辱。

(11)那時,她雖然裝出若無其事的模樣,但是到早晨天剛亮時,她就從自己的僕從之中選出了一些她覺得對她最忠心的人來,對他們作了安排,之後她派人把巨吉斯召來。巨吉斯做夢也沒有料到王妃已經了解了昨夜發生的事情,所以就奉命來見王妃了。因為在這以前,每逢王妃派人召喚巨吉斯來的時候,他都會前來覲見她。當巨吉斯來到的時候,她就對他說:“現在兩條路由你選擇,或是你殺死坎道列斯,從而取得呂底亞的王位並成為我的丈夫;或是你死在這裏。這樣你就不會為了主公的命令,而去看你不該看的東西。你們兩個人之中一定要死一個:或者是他死,因為他慫恿你幹這樣的事情;或者是你死去,因為你看見了我的裸體,這樣就打破了我們的風俗。”巨吉斯聽了這些話,一時無言以對地站在那裏什麽話也說不出來;過了一會兒以後他就懇請王妃不要逼迫他作一個這樣兩難的選擇。然而當他明白他懇求無效並且他必須明確說出是殺死主人還是被別人殺死時,他就選擇了一條給自己保留生命的路;于是他請求王妃告訴他:“既然你迫使我違背著自己的意願把我的主人殺死,那麽告訴我,你打算叫我如何向他下手呢?”她回答說:“對他下手的地點最好就是他令你看到我的裸體的那個地方。等他睡著的時候動手吧。”

(12)夜幕降臨時,一切就緒,巨吉斯發現自己別無選擇,除了把坎道列斯殺死或是他本人被殺死別無它路,巨吉斯便跟著王妃進入了臥室。她把一把匕首交與巨吉斯並把他隱藏在同一個門的後面。過了一回兒,在坎道列斯睡著的時候,巨吉斯就偷偷地溜出來把坎道列斯殺害了,這樣巨吉斯便奪得了坎道列斯的妻子和王國;大概與巨吉斯同時期的人、帕洛斯的阿爾齊洛科斯在一首抑揚頓挫的三段式的詩歌中,曾經提到過這個人。

(13)巨吉斯這樣便取得了王位,而後來他之所以能夠牢牢地控製全國,是因為戴爾波伊的一次神托。由于國王被殺,呂底亞人出于義憤而拿起了武器,這時巨吉斯一派的人們就和這些呂底亞人締結了一項協定,即倘若戴爾波伊的神托宣布他是呂底亞人的國王,他就能夠做國王而統治下去,不然的話,王權應該還給海拉克列達伊家。神托的話既然是如此命令的,因此巨吉斯就成為了國王。但是佩提亞(戴爾波伊神殿傳達神托的巫師)又說,巨吉斯第五代的後裔將要受到海拉克列達伊家的報復。事實上,在這個預言應證之前,無論是呂底亞人還是他們歷代的國王從來就沒有把它放在心上。

(14)于是美爾姆納達伊家就取代了海拉克列達伊家而獲得了僭主的位置;巨吉斯做了國王之後,向戴爾波伊神殿敬獻了很多東西,可以這樣說戴爾波伊的那些銀製的獻納品大半都是他送來的。除了這些銀製品之外,巨吉斯還向神殿捐納了大量金器,這其中包括六隻黃金製成的酒壺。它們的總重量估計達三十塔蘭特,被放置在科林斯人的寶庫之中。我雖把它稱為科林斯人的寶庫,但是說實話,這並不是科林斯民眾的寶庫,而是埃愛提昂的兒子奇普賽洛斯的財庫。除了早年戈爾地亞斯的兒子、普裏吉亞的國王米達斯之外,我們知道巨吉斯是異邦人中第一個向戴爾波伊神殿獻納禮物的。米達斯所獻的是一個十分精巧的寶座,他經常坐在上面進行審判。現在這個寶座和巨吉斯的金酒壺放在一處。戴爾波伊人依據按獻納者的名字命名的規矩把巨吉斯所獻納的金銀器皿稱為巨伽達斯。巨吉斯一旦控製了國家權力,立刻向米利都和士麥拿進犯,攻佔了科洛彭城。此後,他又統治了三十八年,卻再也沒有做出什麽突出的大事情,所以關于他的事情我就說到這兒了。

(15)接下去我談談關于他的兒子與繼承人阿爾杜斯的事情。阿爾杜斯佔領了普裏耶涅並向米利都進攻。而正當他作撒爾迪斯僭主的時候,奇姆美利亞人因遭到屬于遊牧民族的斯奇提亞人的攻打,從原居地遷徙到亞細亞,佔領了除衛城以外的全部撒爾迪斯。

(16)阿爾杜斯統治了四十九年,之後他的兒子薩杜阿鐵斯繼承了王位,在位十二年。薩杜阿鐵斯死後,繼位他的是他的兒子阿律阿鐵斯。這位國王曾經和戴奧凱斯的後裔庫阿克撒列斯與美地亞人開戰,把奇姆美利亞人驅逐出亞細亞,征略了科洛彭人的殖民地士麥拿並且進攻克拉佐美納伊。然而在攻打克拉佐美納伊的時候,他並沒有達到預期的目的,反而遭到嚴重的失敗。總的看來,在他治下,他仍然促成了一些事業,引人註目,這方面我將在下面接著談。

(17)對米利都人的戰爭是他父親發起的,現在他把它繼續下去,對米利都人的城市展開圍攻。在庄稼成熟的季節,在笙管、堅琴和有著高低音的橫笛吹奏下他的軍隊開進了米利都。在敵人的領土駐扎的時候,他既不燒掉也不搗毀地上的房屋,就連門也不破壞。他讓它們原封不動地留在那裏。但是另一方面,他卻在退軍回國之前把這個地方的全部樹木和庄稼鏟除幹凈。因為米利都人是海上的霸主,所以他的軍隊即使把這個地方封鎖住也是于事無補的。他不摧毀他們的房屋,是因為可以使當地的居民利用這些房屋作為棲身之所,以便播種和耕耘他們的土地;如此則在他每次入侵這個地方時,都會有足夠的東西予以掠奪。

(18)阿律阿鐵斯以這種作戰方式對米利都人進行了十一年的戰爭。這期間,在兩次戰役中他沉重打擊了敵人;一次是在邁安德羅司原野上,一次是在他們國內裏美奈昂。這十一年中的前六年阿爾杜斯的兒子薩杜阿鐵斯還統治著呂底亞人。對米利都人土地進攻的後五年,是薩杜阿鐵斯的兒子阿律阿鐵斯的統治時期,就像我前面已經提到的,他從自己的父親那裏繼承了戰爭並且拼命地維持下去。戰爭期間,米利都人除了歧奧斯人的幫助之外,伊奧尼亞人沒有給他們任何幫助,以便減輕戰爭的負擔;歧奧斯人出兵援助是作為以前他們幫助歧奧斯人的一種回報,當歧奧斯人與埃律特榮亞人作戰的時候,米利都人曾幫助過歧奧斯人。

(19)戰爭進行到第十二年,發生了一場災難。它起因于呂底亞的軍隊焚燒田地上的谷物。當谷物剛剛被燃燒起來的時候,火焰被一陣強風吹到了那座被稱為阿賽索斯的雅典娜神的神殿上去,神殿被燒毀了。當時大家都沒有太在意這件事。可是後來,當大軍返回撒爾迪斯以後,阿律阿鐵斯很快就病倒了。他的病始終不好,不知是出于別人的勸告,還是自己想到這件事,他派出使節到戴爾波伊去請示神托,詢問有關他的病情。然而當這些使節到達時,佩提亞卻說,在他們把呂底亞人在米利都燒毀的阿賽索斯的雅典娜神的神殿重建起來以前,是不可能得到神托的。

(20)我從戴爾波伊人那兒聽到的故事就是這樣,後面的情節是米利都人增加上去的。奇普賽洛斯的兒子培利安多洛斯是那時米利都的僭主特拉敘布洛斯的一個非常親密的朋友,他聽到了神托對阿律阿鐵斯的答復,便馬上派出了一名使節把神托告訴了特拉敘布洛斯。這樣特拉敘布洛斯可以事先了解情況,以便他能更好地對目前的事態擬定對策。以上是米利都人的說法。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