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青嬰

武青嬰

武青嬰,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中人物,是武三通的後代,與朱九真並稱"雪嶺雙姝"。

  • 中文名稱
    武青嬰
  • 別名
    雪嶺雙姝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昆侖山朱武連環庄
  • 父親
    武烈
  • 武功
    蘭花拂穴手
  • 人物出處
    《倚天屠龍記》

角色設定

姓名:武青嬰

武青嬰武青嬰

父親:武烈

祖先:武三通武修文

居住:昆侖山朱武連環庄

師兄:衛壁

姐妹:朱九真

稱號:與朱九真合稱"雪嶺雙姝"

武功:蘭花拂穴手

人物容貌

1.那女子穿著一件黑色貂裘,【身形苗條】,言行舉止甚是斯文,【說到相貌之美,和朱九真各有千秋】,但在張無忌眼中瞧出來,自是大大不如他心目中敬如天仙的小姐了。

09版倚天 武青嬰 扮演者王唯09版倚天 武青嬰 扮演者王唯 武青嬰武青嬰

2.朱武二女年齡相若,【人均美艷,春蘭秋菊,各擅勝場】,家傳的武學又是不相上下,兩三年前就給昆侖一帶的武林中人合稱為"雪嶺雙姝"。

3.武青嬰一眼也不瞧他,卻向衛璧道:"師哥,你讓我受這小廝的搶白,也不幫我。"衛璧見著她【嬌滴滴的楚楚神態】,心中早就軟了,他心底雖對雪嶺雙姝無分軒輊,可是知道師父武功深不可測,自己蒙他傳授的最多不過十之一二,要學絕世功夫,非討師妹的歡心不可,當下對朱九真笑道:"表妹,這個小廝的武功很不差嗎?讓我考考他成不成?"

4.武青嬰拍手叫好,【格格嬌笑】,說道:"真姊,我武家的武功還成麽?"忽見張無忌疾手點向武青嬰的小腹而來,隻聽嬌嗔"啊"的一聲武青嬰便被點穴。

人物經歷

武青嬰是武三通後代,武烈之女,與朱九真爭風吃醋,爭搶師兄衛壁。朱武兩家因貪圖屠龍刀而謀騙張無忌,得知謝遜身處極北冰火島,但最後張無忌僥幸識破,功虧一簣。後來與父親武烈同被金花婆婆抓去靈蛇島逼問謝遜下落,遭受酷刑折磨。最後金花婆婆帶著殷離去中原,父女兩人趁機逃離靈蛇島,被武當派少俠宋青書所救。

影視形象

年份

飾演者

出自影視版本

合演者

1986

曾慧雲

香港無線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梁朝偉黎美嫻、鄧萃雯、劉碧儀

1994譚筱蘭台灣台視電視劇《倚天屠龍記》馬景濤葉童周海媚、況明潔

2003

劉思彤

合拍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蘇有朋賈靜雯高圓圓詹小楠

2009

王唯

內地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鄧超、安以軒劉競、張小婉

影視片段

倚天屠龍記第六十章 武青嬰

​同樣,張雲天臨走之前在朱九真體內留下了一道真氣,他可不希望今天才收了個丫頭,她明天便被人給殺死了。

張雲天自小無相功大成之後,體內的所有後天修煉而成的真氣全都轉化到先天了,真氣的恢復能力驚人的快,用掉的真氣在趕路中便不知不覺的恢復如初了。

張雲天在山下黑水鎮轉了一圈,天漸漸暗了,張雲天回到客堆整理了一下臉上的面具和一些“必需品”,便向朱家庄跑去,張雲天從朱九真那裏得到訊息說武青嬰會在那裏住半個多月。

張雲天落到武青嬰的客房屋頂,接著便聽見了屋內的吵雜聲。

“師妹!你是怎麽了?為什麽突然對我這麽冷淡了?”衛壁疑惑的聲音傳了出來。

武青嬰一臉凄苦,心裏不由更恨張雲天了,都是他一手破壞掉了自己的幸福!武青嬰看著衛壁快要扭曲了的俊臉,道:“師哥,你走吧!青嬰對不起你!”說著便流下來來。

衛壁一驚,急道:“到底是怎麽回事?說給師哥聽!師哥給你做主!”

武青嬰搖搖頭,道:“師哥!你還是快走吧!啊!!!!”武青嬰突然發出一聲驚呼,張雲天毫無征兆的出現在衛壁的身後,不是鬼魅,更甚鬼魅!

張雲天一記手刀,將衛壁砍暈,對武青嬰笑道:“小美人兒!你好嗎?”

武青嬰憤怒的瞪著張雲天,咬了咬下唇,又看了一眼衛壁,說道:“你將他怎麽了?”

張雲天搖了搖頭,道:“沒什麽,隻是將他打暈了而已。”

武青嬰松了口氣,接著又驚慌起來,結結巴巴的問道:“你還來做什麽?”

張雲天笑笑,右手一送,一陣罡風掛起,直接將衛壁死狗似的身子扔出了門外。張雲天又一甩袖子,屋門“砰!”的一聲,關了起來。

武青嬰眼中閃過一絲驚慌,下意識的偷瞄了一眼藏匕首的枕頭,說道:“淫賊!你想怎麽樣?”

張雲天邪笑了一下,道:“既然知道我是‘淫賊’,那我自然是要做‘淫賊’才做的事情了?”

武青嬰連連後退,一直退到床邊才停下,顫聲道:“你……你別過來啊!”

張雲天指了指武青嬰右邊不遠的桌子,道:“看見那邊的那根香了嗎?”武青嬰下意識的往右一看,果然有一根檀香在燃燒著,不可思議的是檀香這麽脆弱的東西居然插穿了木桌,桌子下面還露出一小塊。

武青嬰眉頭一皺,我什麽時候點香了?

張雲天“嘿嘿。”一笑,道:“這是**香!我來時點的!有超強的催情作用!是新產品啊,怎麽樣?有沒有聞到?”

武青嬰這時才反應過來,連忙閉氣凝神,可是她這凝神凝的也真不是時候,稍一運功,頓時一陣頭暈傳來,武青嬰軟軟的倒了下去,趴在了床上。

武青嬰大驚,想要伸手去拔枕頭下面的匕首,可是她卻是無論怎麽提氣也用不上力氣,反而越是提氣,越是頭昏……

“嗯。”武青嬰情不自禁的握住了自己的一個大香瓜,盡情的揉動起來。

武青嬰此時神志還算清醒,可是身體的需要讓武青嬰無法忍受,初嘗個中滋味的武青嬰漸漸的放下了羞恥和自尊,在人前撫慰起自己來……

張雲天根本沒有定力將這攝人心神的大片看完,張雲天在武青嬰進入狀態時加入了戰鬥……一場戰爭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武青嬰的葯力才見消散,而武青嬰卻是疲憊非常,因為葯力的作用使剛才的戰鬥格外激烈,看樣子她這幾天肯定下不了床了。

第二天。

武青嬰迷迷糊糊的囈語兩聲,想翻個身接著睡,突然被胸前傳來的感覺驚醒。待她看清時,隻見一隻大手正在自己胸前愜意的揉動著,下意識的就要尖叫出聲。張雲天一個翻身,將武青嬰壓在身下,在她尖叫出聲前吻住了她的櫻唇。武青嬰“唔唔……”幾聲嗓音發出,卻是沒有叫出來。

張雲天一直吻到武青嬰喘不過氣來時才停下,武青嬰現在就是想要喊也沒了力氣,隻能急喘著恢復體內缺少的氧氣。

張雲天也不理她,徑自穿好衣服,跳下了床。張雲天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右手隨意的一擺,將武青嬰手上的匕首打落在地,沖她一聲邪笑,道:“今生今世你都是我的!你跑也跑不掉!嘿嘿……你昨天晚上不是一直叫我好哥哥的嗎?怎麽今天便要殺我了?嘿嘿……”

武青嬰一臉恐懼的看著眼前的人兒消失,終于還是流下淚來,軟軟的躺在了床上……想起張雲天臨走時說的話,武青嬰臉上一紅,心道:武青嬰啊武青嬰,你怎麽能說出那樣的話呢?難道……我真是一個天生淫蕩的女人嗎?

武青嬰剛想松口氣,半空中又傳來了張雲天的聲音,“我的青嬰丫頭,今天晚上要等我啊,我們繼續!哈哈……”

武青嬰大驚,心道:那怎麽行?我那裏還很痛啊!接著臉上又是一紅,心道:就算不痛也是不能……張雲天仿佛知道她所想的似的,空中又傳來一句,“你不用擔心承受不住,我會給你帶好葯來的!”

武青嬰全身一陣顫抖,最終還是無力的將自己埋進了被子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