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藤章

武藤章

武藤章(むとう あきら 1892年12月15日-1948年12月23日),日本陸軍中將,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時任陸軍軍務局局長,侵華戰爭中擴大派的代表人物。出生于熊本縣上益城郡白水村一個小地主家庭。1913年6月畢業于陸軍士官學校。12月被授予陸軍步兵少尉軍銜。1920年,被選送入陸軍大學第32期深造學習。1936年,任關東軍參謀部第二課課長。蒐集情報為武藤章所擅長,經他整理的情報和實地調查報告對日本侵略中國發揮了不少作用。1937年,下令日軍隨意在南京市內宿營,釀成了南京大屠殺。侵華戰爭中擴大派的代表人物,東京審判被絞死的七名甲級戰犯之一。

  • 中文名稱
    武藤章
  • 外文名稱
    むとう あきら
  • 出生地
  • 畢業院校
    陸軍士官學校
  • 信    仰
    法西斯 軍國主義
  • 逝世日期
    1948年12月23日
  • 民    族
    大和民族
  • 國    籍
    日本
  • 定    罪
    甲級戰犯
  • 職    業
    日本陸軍中將
  • 出生日期
    1892年12月15日
  • 別    名
    "無德"

個人概述

1920年畢業于日本陸軍大學。其後,他先在日本陸軍教育總監部工作,後調入陸軍參謀本部第二部,負責蒐集國際情報。1933年,武藤章奉命到中國中部和南部蒐集情報;1934年調赴東京步兵第一聯隊;1936年重被調到中國,任關東軍參謀部第二課課長。蒐集情報為武藤章所擅長,經他整理的情報和實地調查報告對日本侵略中國發揮了不少作用。1936年,他被晉級為大佐。 關東軍侵略東北期間,為了達到分裂中國並侵佔綏遠的目的,策劃了德王成立偽“蒙軍政府”事件,但因中國軍隊傅作義部發動綏遠抗戰,德王失敗。武藤章參與了綏遠事件的全部過程,並出面善後,指揮德王後撤以儲存實力。1937年,武藤章調關東軍參謀部第三課課長負責製定作戰計畫、建立兵站、組織兵員等。

武藤章武藤章

職業生涯

盧溝橋事變發生,如同服了興奮劑,認為是“愉快的事情”

1937年7月7日,以盧溝橋事變為標志,日本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這對于武藤章來說,如同服了興奮劑。他迫不及待地打電話給時任關東軍參謀部第二課課長的河邊大佐說:“愉快的事情發生了!”

但戰爭開始後,日本陸軍參謀本部出現了戰爭指導方面的意見分歧,發生了“擴大派”與“不擴大派”之爭。所謂“不擴大派”,隻不過是從“北進”的戰略考慮,希望有更多的兵力以備將來向蘇聯開戰,因而希望把對中國的侵略暫時限定在一定區域;而“擴大派”則是從“南進”的戰略考慮,希望以速戰速決佔領全部中國,繼而向太平洋地區擴張。

武藤章是“擴大派”主要成員,堅決主張立即擴大侵華戰爭,不僅向華北,同時向青島和上海出兵。最後,武藤章等人的意見佔了上風,日本的侵略戰火很快在中國大地蔓延。武藤章也因提出擴大侵華戰爭計畫,得到參謀本部的賞識,破例讓其赴皇宮晉謁天皇。  

武藤章武藤章

武藤章不僅提出擴大侵華戰爭的主張,而且身體力行,成為擴大侵華戰爭的先鋒。“八·一三”事變後日軍進攻上海,但遭到了中國軍隊的頑強抵抗,並未達到速戰速決的目標。于是,武藤章又提出派兵在杭州灣登入的建議。他的建議得到採納後,日軍攻佔上海的計畫得逞。因獻策有功,他被任命為華中方面軍副參謀長。武藤章就任新職後,又提出立即進攻南京的建議。1937年12月1日,日本大本營採納了他的建議後下達進攻南京的命令。

行為

釀成​南京大屠殺

1937年12月13日,日軍佔領南京,隨之而來的是30萬中國同胞慘遭殺害的災難 ,武藤章是製造這場災難的罪魁禍首之一。12月17日,華中方面軍為慶祝日軍佔領南京,在一片血泊中舉行入城式,武藤章緊跟在騎馬的松井石根後面,乘汽車抵達南京中山門外,又陪同松井石根,自中山門至中國國民政府官邸,檢閱列于兩旁的侵略部隊。當時武藤章以華中方面軍副參謀長的身份,負責日軍在南京地區的宿營安排。武藤章宣布南京城外宿營地不足,日軍官兵可以在南京市內隨意選擇宿營地。這一聲令下,猶如開啟了野獸的牢籠,日軍沖向南京城內的大街小巷,看到男人就殺,看到婦女就強奸,看到財物就搶奪,導致了舉世震驚的南京大屠殺慘案。

武藤章

1938年7月,武藤章調任華北方面軍副參謀長,又開始了他在華北地區對中國人民的屠戮罪行。同年10月,他因不斷策劃擴大侵華戰爭而受到日本統治者賞識,被晉升為少將。在華北期間,武藤章參與指揮了對晉察冀抗日根據地的圍攻作戰,對冀中進行的五次大“掃蕩”。憑著對中國人民血腥屠殺的“戰功”,1939年他又升任日本陸軍省軍務局長。

侵華幕後“謀略家”

就在對美是戰是和、局勢微妙的情況之下,1941年6月22日,法西斯德國對蘇聯發動閃電突襲,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上的蘇德對抗爆發,武藤章將此視為發動對蘇進攻的絕好時機。在參謀本部和大本營陸海軍部多次聚會研究對蘇作戰問題中,武藤章是主要參加者之一,他開始不遺餘力地鼓吹進攻蘇聯。

1941年6月27日晚,武藤章在一次會議上提議,將大本營所擬方案中的“秘密做好對

蘇作戰準備”,改為“在決心行使武力的情況下開始秘密準備”,但當時未獲大多數人支持而沒有被通過。不過,武藤章並沒有就此罷手。7月,他指使關東軍進行所謂的“關東軍特別大演習”,調動部隊和物資加緊對蘇備戰。

8月3日凌晨,武藤章參與討論並製定了<帝國對日蘇現狀所應採取的措施方案>,核心是要“對蘇聯的正式進攻應不失時機立即應戰,同時迅速由最高會議決定開戰”。由此可見,以武藤章為首的日本侵略者已準備在“南進”的同時,也不放松對北方的企圖,其侵略野心之大,昭然若揭。

在是否對美開戰問題上,一開始武藤章還是寄希望于能與美國取得談判成功的。因為如果成功,則意味著,諸如橡膠、石油等已經非常匱乏的軍需品能通過英美控製的東南亞獲得。同時,作為軍務局長的武藤章也深知日本自身的實力,認為:“日美戰爭是日本的自殺行為,應該始終堅持達成外交談判。”對于這種策略的考慮,當時大本營亦做過這方面的努力。當時,首相近衛文準備赴美會見美國總統羅斯福,進行高層會談,而武藤章就被內定為此行的隨員之一。隨著局勢的發展,這一緩兵之計最終以破產告終,武藤章于是轉向積極主張發動“太平洋戰爭”的立場。

1941年8月16日,武藤章與海軍軍務局長、作戰部長召開會議,專門磋商<帝國國策實施方針>。該方針決定,以10月下旬為限,在太平洋對美軍的戰爭準備和外交交涉同時並進,如果10月中旬外交交涉仍不能取得美國妥協時,就採取武力。外交交涉的目標是:日、美兩國相互保證,不對法屬印度支那以外的東南亞及南太平洋地區實行武力擴張;日、美兩國政府相互保證,在荷屬東印度獲得各自需要的物資;美國保證供應日本航空用汽油100萬噸。9月6日,關于對美談判的御前會議召開,這次會議做出了“截至10月上旬如還不能達到貫徹對美要求的目標,則決心對美、英開戰”的決議。

到了10月上旬,日美談判仍毫無進展。10月16日,近衛第三次內閣總辭職。10月18日,東條英機作為新首相組閣,並兼任陸軍大臣留在現役,同時還兼任內務大臣,集軍政大權于一身。島田繁太郎大將被任命為海軍大臣,東鄉茂德為外務大臣。顯然,東條英機已為向英、美開戰做好了準備。 東條英機出任首相之後,對于日美談判已不寄太大希望,指派武藤章負責督導外務省對美談判。武藤章此時與東條英機態度一致,因而同海軍省軍務局局長岡敬純以及外相東鄉茂德,炮製了條件更為苛刻的對美談判方案。

1941年11月5日,武藤章等人炮製的對美談判方案在御前會議上公布時,引起了相當激烈的爭論。一些閣僚認為這種不可能被接受的苛刻條件,隻能更加刺激美國而不可能達成任何的妥協,因而表示反對。看到會議無法繼續下去,武藤章提議先休會十分鍾。他與東條英機利用這一間隙在另一房間說服了持反對意見者,最終使此案得以通過,並追加了第4條款,即美國不得妨礙日華間達成和平(即勸降國民政府)協定。如此苛刻的條件,美國當然不可能接受。

12月8日,日軍偷襲珍珠港美國海軍基地,發動了太平洋戰爭,而武藤章則是協助東條英機發動太平洋戰爭的重要“功臣”之一。

日軍在太平洋戰爭之初,迅速擴大對東南亞的侵略,武藤章于1942年4月被任命為駐蘇門答臘近衛師團師團長。1944年10月,隨著盟軍的反攻,日軍在東南亞日益陷入逆境。為了扭轉敗局,再做最後一次反抗,時任內閣首相小磯國昭與日軍大本營決定在萊特島同美軍進行一場決戰。在這場決戰中,被稱作“馬來之虎”的山下奉文被調任為該軍參謀長。作為殘忍成性的山下奉文的麾下,武藤章在菲律賓亦犯下了種種暴行,是製造菲律賓的“馬尼拉慘案”的主要元凶之一。

極力鼓吹侵略的法西斯軍官武藤章亦逃脫不了歷史的審判,妄圖以自己“位卑言輕”為借口逃避戰爭責任的他,在鐵證如山面前不得不低頭認罪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 ,無條件投降。率領殘部躲于菲律賓碧瑤山

中負隅頑抗的武藤章9月3日才走出山區向盟軍投降。投降後的武藤章被關押在菲律賓,半年後,被釋放回日本。

肆虐他國領土的戰爭罪犯逃脫不了歷史的正義審判,武藤章這個雙手沾滿無辜平民鮮血的戰爭狂徒亦不例外。日本政府無條件投降後,在中國政府的正義要求之下,盟軍以戰犯嫌疑罪名逮捕了武藤章,將其關押在日本東京巢鴨刑務所。

1946年3月31日,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檢察團,將武藤章作為發動侵略戰爭的甲級戰犯起訴,其主要罪行包括犯有參與策劃發動侵略戰爭、製造“南京大屠殺”和“馬尼拉慘案”等。

推動日本向美英開戰

在擔任陸軍省軍務局長期間,武藤章又積極參與了太平洋戰爭的策劃。在戰後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上,美國公訴人基南控訴武藤章是推動日本向美英開戰的元凶。武藤章辯解說他在當時並無決策權。而基南引用大量檔案,證明在日軍偷襲珍珠港前的半年多時間裏,召開過幾十次會議討論對美開戰問題,武藤章每次都到會鼓吹對美開戰,並參與製訂了《關于促進南方施策的方案》。如田中隆吉證實:“1941年11月25日,美國國務卿赫爾曾對日本發出最後通牒。4天後的同月29日,武藤章局長就斷然拒絕說:‘假如日本接受這項要求,那日本必將成為赤貧而毀滅,所以無論如何也要出之一戰。’” 1942年,武藤章晉升為中將,調任近衛師團長,率軍入侵菲律賓;1944年調任第14方面軍參謀長。在侵略東南亞期間,武藤章又犯下屠殺東南亞人民和盟軍戰俘的罪行。

在戰後國際軍事法庭上,中國公訴人以確鑿證據提出:在“武藤章被任命為日本駐北蘇門答臘帝國近衛軍司令官”之後,“凡是由其軍隊佔領的地區,就都??和被拘禁人員遭受的是飢餓、有病有傷不予醫治、刑訊拷打和任意殺戮,而對待平民百姓則採取滅絕政策。”盡管武藤章仍為自己的罪行百般辯護,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依然認定:“他在菲律賓任參謀長期間,日本軍隊正在對平民搞大批殺害、刑訊和其他暴行活動,對待戰俘和被拘禁人員則是用飢餓、刑訊折磨他們,或把他們殺掉。武藤章對此等令人發指的違反戰爭法規的行為負有責任。”

人物評價

事實表明,武藤章自參加日本軍隊之後,一直為日本的侵略擴張政策服務,並積極鼓吹擴大侵華戰爭,在侵華戰爭和太平洋戰爭中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1948年11月4日,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定武藤章為甲級戰犯,宣判處對其處以絞刑。同年12月23日,武藤章在東京鴨巢監獄被執行絞刑#。

關東軍侵略東北期間,為了達到分裂中國並侵佔綏遠的目的,策劃了德王成立偽“蒙軍政府”事件,但因中國軍隊傅作義部發動綏遠抗戰,德王失敗。武藤章參與了綏遠事件的全部過程,並出面善後,指揮德王後撤以儲存實力。1937年,武藤章調任關東軍參謀部第三課課長,負責製定作戰計畫、建立兵站、組織兵員等。1937年7月7日,以盧溝橋事變為標志,日本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這對于武藤章來說,如同服了興奮劑。他迫不及待地打電話給時任關東軍參謀部第二課課長的河邊大佐說:“愉快的事情發生了!” 但戰爭開始後,日本陸軍參謀本部出現了戰爭指導方面的意見分歧,發生了“擴大派”與“不擴大派”之爭。所謂“不擴大派”,隻不過是從“北進”的戰略考慮,希望有更多的兵力以備將來向蘇聯開戰,因而希望把對中國的侵略暫時限定在一定區域;而“擴大派”則是從“南進”的戰略考慮,希望以速戰速決佔領全部中國,繼而向太平洋地區擴張。武藤章是“擴大派”主要成員,堅決主張立即擴大侵華戰爭,不僅向華北,同時向青島和上海出兵。最後,武藤章等人的意見佔了上風,日本的侵略戰火很快在中國大地蔓延。武藤章也因提出擴大侵華戰爭計畫,得到參謀本部的賞識,破例讓其赴皇宮晉謁天皇。武藤章不僅提出擴大侵華戰爭的主張,而且身體力行,成為擴大侵華戰爭的先鋒。“八·一三”事變後日軍進攻上海,但遭到了中國軍隊的頑強抵抗,並未達到速戰速決的目標。于是,武藤章又提出派兵在杭州灣登入的建議。他的建議得到採納後,日軍攻佔上海的計畫得逞。因獻策有功,他被任命為華中方面軍副參謀長。武藤章就任新職後,又提出立即進攻南京的建議。1937年12月1日,日本大本營採納了他的建議後下達進攻南京的命令。1937年12月13日,日軍佔領南京,隨之而來的是30萬中國同胞慘遭殺害的災難,武藤章是製造這場災難的罪魁禍首之一。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