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當一劍

武當一劍

《武當一劍》是梁羽生武俠小說的封筆之作,原在書報上連載,但後來出版時因故移除了三分之一的內容,將連載時眾多的重要人物都刪去。

小說以一宗十五年的懸案為線索展開情節,講述了明末武當派門下耿玉京的傳奇經歷。

  • 書名
    武當一劍
  • 作者
    梁羽生
  • 類別
    武俠小說
  • 連載時間
    1980年~1983年
  • 章回
    十八回
  • 連載報刊
    大公報·小說林

基本簡介

《武當一劍》是梁羽生武俠小說的封筆之作,原在書報上連載,但後來出版時因故移除了三分之一的內容,將連載時眾多的重要人物都刪去。小說以一宗十五年的懸案為線索展開情節,講述了明末武當派門下耿玉京的傳奇經歷。

武當一劍

基本資料

卷首詞:

燈火闌珊,暗香浮動,伊人何處?露白葭蒼,曾是舊時行路。

清夢已隨潮咽盡,悵望家山雲樹。恨鴻爪還留,盟鷗非舊,又西飛去。

記寶扇求詩,香巾索字,見笑當年崔護。燕子穿簾,早入王堂謝戶。

凌波微步姍姍遠,腸斷江郎別浦。怕桃葉桃根,他年重見,此心良苦!

——調寄陌上花

主人公:耿玉京、西門燕

故事歷史年代:明末

看點:獨立成篇,梁羽生最後一部作品

前集:無

續書:無

首發資料:1980年05月09日至1983年08月02日,大公報

故事概要

明朝末年,關外後金興起,虎視關內大明江山。而明廷腐敗,兩湖大俠何其武為首的武林俠士成為抗擊後金的一股重要力量。何其武系武當俗家弟子領袖,威名素著。女兒何玉燕卻愛上他的二弟子耿京士而于一年前與耿私奔遼東。這天深夜,離家一年的耿京士、何玉燕準備回家待產,不料變生不測,何其武被人害死,而一切嫌疑均指向耿京士。何其武的首徒戈振軍殺害了耿京士,而何玉燕在生下兒子取名耿玉京後亦自殺。而這晚武當首席長老無極道長也被人暗算而死。戈振軍收養了耿玉京,並將其交托于朋友藍靠山夫婦而改名藍玉京,而後孤身上武當山,被武當掌門無相真人收為關門弟子,道號不歧。同時將玉京收為義子,帶在身邊學藝。

一晃十五年過去了,不歧也以學藝有成,但害怕藍玉京就知道自己身世而向其報仇,在傳授武功時將似是而非的武功傳予藍玉京,而這時無相真人首徒不戒道長也在外遇害。無相真人在臨終之際,作出了兩個出乎大家意料的決定,一是接引武當派俗家弟子、中州大俠牟滄浪出家,賜道號無名,並立即傳之為武當掌門,這一決定招致了首席長老無量道長以及不歧道長的不滿,原來三十六年前,昆侖派玄貞子道長帶徒弟向天明上武當山,向當時的武當掌門人金光真人比劍,無相道長擊敗了玄貞子之後,玄貞子之徒向天明表示藝成會上山再度比劍。而今三十六年過去了,向天明已在武林中闖出“劍聖”的名頭,能否迎接向天明的挑戰,將是擺在新掌門之前的一件大事。這一日,一人自稱昆侖門下闖山,並連敗不波、不歧,結果雖被無名真人擊敗,但這人隻是向的徒弟東方亮。無相真人臨終第二件事是將他一向鍾愛的徒孫藍玉京遣下山,並授以劍訣秘籍,要求藍到少林寺尋找慧可大師並要求他陪藍玉京到遼東尋訪七星劍客郭東來。此事瞞住了藍的師父兼義父的不歧道長,使不歧道長深感不安。而這時,新任掌門的無名真人也派其兒子牟一羽下山尋找藍玉京,以防無相真人臨終交給藍的劍譜秘籍落入敵手。

藍玉京按照師祖的要求下山後,邊趕路邊學習師祖交給他的劍譜與心法。江湖敗類常五娘伺機截人,被東方亮所救。雙方相互切磋劍術,各自得益非淺。東方亮有意偷藝,而藍玉京卻是悟性驚人,進展比東方亮更為神速。幾度歷險之後,藍玉京的劍術達到大成,步入了“從有到無,從無到有”的極高境界。

同時,藍玉京找到慧可大師之後,兩人結伴前往遼東,一番經歷,藍玉京逐漸明白了自己的身世,知道其本名為耿玉京,而慧可大師卻在途中遭到暗算身亡,十幾年懸而未決的疑案又添了一條人命,但當年的疑案也一步步揭開。耿京士並非殺師凶手,更非叛徒,然而正的凶手又是何人。原來三十年前,武林中出現了五個年輕達人,合稱“小五義”。其中有的為俠,有的為盜、有的則處于邪正之間。包括在遼東的七星劍客郭東來,在少林隱居的慧可大師,在無相真人身邊服侍的聾啞道人王晦聞,以及東方亮之父東方曉和其姨父西門牧。後來又冒起了中州大俠牟滄浪,與前五人齊名相交。而五人的一段恩怨及對各自人生道路的選擇,終釀成了十五年前一樁樁懸案、血案。

耿玉京終練成神劍,回山之路,養父母藍靠山夫婦和義父不歧又先後遭到暗殺,而一直疼愛他的聾啞道人王晦聞竟是奸細,玉京身心大受打擊。在無相真人忌辰上,劍聖向天明上山挑戰,玉京奮起精神,擊敗了向天明,而一舉天下成名。而隨之一系列的疑案也慢慢解開,罪魁禍首分別是王晦聞和西門牧,王晦聞早投靠了後金,陰謀殺害武林正義之士,而西門牧與牟滄浪由于一段個人恩怨,假死報復,許多正義之士成了犧牲品。這些人終一一身死,恩怨相抵。耿玉京受西門夫人臨終之托,帶著愛侶西門燕赴關東行俠,並于數年後在戰場上刺殺了努爾哈切,打擊了後金勢力,東方亮得到武當劍法心法,遊俠江湖,而牟一羽則成了新的武當掌門,使到武當派欣欣向榮。三名“武當一劍”,同時名震天下。

人物介紹

主要人物

耿玉京 即藍玉京,“武當一劍”,武當派少年弟子。

西門燕 耿玉京情侶,牟一羽妹妹。

東方亮 西門燕表哥,向天明徒弟。

牟一羽 牟滄浪兒子,後任武當派掌門。

藍水靈 耿玉京姐姐,不悔掛名弟子。

不歧 即戈振軍,原何其武大弟子,後為無相真人關門弟子。

牟滄浪 即無名真人,原中州大俠,武當俗家弟子,後為武當派第十九代掌門人。

其他人物

殷明珠 西門夫人,牟滄浪戀人。

慧可 少林寺燒火和尚,原“小五義”中老五。

耿京士 何其武二弟子,耿玉京父親。

何玉燕 何其武獨生女兒,耿玉京母親。

何亮 何其武家老家人。

藍靠山 耿玉京養父,藍水靈父親。

藍大嫂 藍靠山老婆。

郭東來 滄州劍客,原“小五義”中老大。

郭璞 即霍卜托,郭東來兒子。

無相真人 武當派第十八代掌門。

無極道人 武當三老之首。

無量道人 武當三老之二。

無色道人 武當三老之三。

不波 無極長老首徒。

不悔道姑 武當女道士,藍水靈師父。

不戒 無相真人大弟子。

不浮 無色道人三弟子。

不敗 無量道人大弟子。

不呆 無量道人弟子。

不破 無量道人三弟子。

不弱 無量道人四弟子。

不妄 武當派紫霄宮管事。

不難 武當派第二代弟子。

不嗔 武當派第二代弟子。

不疑 武當派第二代弟子。

不憂 武當派第二代弟子。

不惑 武當派第二代弟子。

悟性 武當派第三代弟子。

玄通 武當派清虛觀中管理雜工的道人。

向天明 “劍聖”,玄貞子徒弟,東方亮師父。

痛禪上人 少林寺方丈。

本無大師 少林寺達摩院首座。

圓真 少林寺羅漢堂主持,十八羅漢第一位。

圓性 少林寺十八羅漢第二位。

圓通 少林寺十八羅漢第十三位。

圓業 少林寺僧人。

了凡 少林寺香積廚的主持僧人。

了緣 少林寺挑水和尚,慧可掛名弟子。

鳳棲梧 陸志誠手下女香主。

平大嫂 鳳棲梧手下。

泉如鏡 甘肅泉家使毒達人。

米千鍾 陝北武師。

過鐵錚 號稱“劍神”的巴山劍客,出身崆峒派。

秦嶺雲 過鐵錚好友。

魯順 一出賣西門燕的客店主人。

韓翔 斷魂谷主,強盜頭子。

班大超 斷魂谷副谷主,後背叛韓翔。

馬一同 斷魂谷副谷主。

韓成 韓翔侄兒。

龍霸天 龍門幫幫主,龍門五霸老大。

殷天德 龍門五霸老二。

鄭天豪 龍門五霸老三。

李文傑 龍門五霸老四。

司馬操 鳳棲梧一仇人,後為龍門五霸老五。

紅綃 西門燕家丫鬟。

紫玉 西門燕家丫鬟。

反派人物

王晦聞 原“小五義”中老二,後偽裝為服侍無相真人的聾啞道人。

西門牧 “小五義”中老四。

常五娘 “青蜂”,唐仲山情婦。

唐仲山 唐二先生,暗器世家四川唐家二公子。

陸志誠 “陰間秀才”,原西門牧手下。

周雄 魯南的獨腳大盜。

金鼎和 遼東烏鯊鎮大漁霸,實為金國奸細。

廖掌櫃 金鼎和手下掌櫃。

英松齡 金鼎和客卿。

嘉錯法師 紅衣番僧,西藏密宗達人。

韓超 原為西門牧手下,後為金國龍騎軍軍官。

齊真君 努爾哈赤的金帳武士之一。

來保兒 陸志誠手下。

褚千石 御林軍副統領,實為金國內奸。

趙太康 御林軍高級軍官,實為金國內奸。

連橫 四筆戰八脈連家子侄,黑鯊幫主羅江峰副手。

提到人物

達摩禪師 少林武功始祖。

張三豐 武當派開山祖師。

曇宗 唐時助秦王少林十三僧之一。

牟獨逸 武當派第三代俗家掌門人,當時天下第一劍客。

霍天都 天山派掌門人。

努爾哈赤 後金大汗。

幻空真人 上一代武當掌門人,何其武與無量道人的師父。

金光真人 上任武當掌門人,無相真人師父。

何其武 兩湖大俠,武當俗家弟子。

丁雲鶴 何其武三師弟。

石鑄 震遠鏢局前總鏢頭。

鍾柳堂 無極派掌門人。

玄貞子 昆侖派前代第一劍術達人。

玄通子 昆侖派前代掌門人。

石靈子 昆侖派現掌門。

唐伯山 唐仲山大哥。

東方曉 東方亮父親,“小五義”中老三。

殷麗珠 東方曉夫人,殷明珠姐姐。

丁六娘 “青蛇”,黑道上一個著名女匪。

穆盈盈 西門牧情婦,穆家排行第七的女兒。

羅江峰 黑鯊幫幫主。

王晦聲 王晦聞兄長。

熊廷弼 明朝遼東經略。

袁崇煥 明朝寧遠守將。

作品賞析

我看武當一劍(作者:天山遊龍)

《武當一劍》是梁羽生的封筆之作。作者在創作本篇小說過程中繼續探索新的創作思路。整篇小說表現出三個方面的創新。一是“情節”的創新,小說以一宗十五年的懸案為線索展開情節,將讀者一下子吸引到小說中去。直到小說最後一章,真相才最終大白,這在梁羽生以前的小說中顯屬少見。整篇情節扣人心弦,每有出人意料之筆,吸引讀者一口氣追看。很多人說梁羽生小說開篇吸引人,中間顯得平淡,呈現前工後拙之勢,但通過這部小說,可以看到,梁羽生在設定小說懸念,增加小說曲折程度上也有很高的水準,不過是早年不致力于此而已。二是“人物”上的創新。本書在人物創作上作者顯然是希望繼續圍繞“人性”方面進行更深的發掘,力求表現人性的復雜。作者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了成功。試看小說的幾名主要人物,老一輩的“小五義”中,七星劍客郭東來是一名正義的俠客,但明朝和後金的雙料間諜,堂堂的大俠居然是“雙料間諜”,這和作者之前多堅持的俠客“獨來獨往”的思路有了明顯不同。“聾啞道人”王晦聞在小五義中有著較響亮的名聲,也頗受江湖中人尊重,但卻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後金奸細。但他同時又對武當掌門無相真人忠心耿耿,對藍玉京則是疼愛有加,以致多次有機會將之致之死地而主動放手,最終反而死于藍玉京劍下。西門牧由愛生恨,處身積慮,圖謀報復,在武當山掀起了一場十五年的風波,表現出黑道梟雄的霸道、狠毒,但無疑對西門夫人付出了真正的愛,而且在民族大節上表現了凜凜氣概。慧可一身武功,但無疑個性過于軟弱,因情避世于少林二十多年,仍無法忘情,再度出山。雖有一身武功,但易受人欺,容易動感情,最終身死遼東,令人惋嘆。中州大俠牟滄浪(後為無名真人)武功、才幹、智計均為上乘,是一位當之無愧的領袖之才。但早年用情不專,背棄西門夫人,又誤交常九娘,為日後埋下了隱患。加之太過重視大俠這一形象,為人處事帶有虛偽的一面。牟一羽精明強幹,卻心機過于深沉,私心過重,所做多從維護其父子的形象利益出發,而且還多次利用藍水靈,設計對付東方亮,缺乏光明磊落。東方亮絕頂聰明,珍重與耿玉京之間的友誼,多次在其危難之際出手相助,但為了壓倒武當,多次設定陷阱從耿玉京手中偷學武當劍法,無疑缺乏朋友之間推心置腹,以誠相待之品格。武當一派的人物的作者筆下也都各有所表現,無相道長雍榮大度,一派得道高人之風。但當愛徒臨死之時也表現了常人般的悲痛。無量道長則深沉奸詐,無色道長耿直豪爽,重視感情。甚至武當的不戒、不波、不敗、不悔等二代弟子也在作者筆下顯現出不同的個性。作者在書中塑造了眾多不同的人物形象基礎上,又從本書主角藍玉京的義父不歧道長身上充分表現了人性的復雜。不歧道長早年無疑深愛著師妹,但一方面個性懦弱,另一方面卻因嫉生恨,假公濟私殺了耿京士。他撫養耿玉京成人,兩人之間具有父子之情,而又怕耿玉京報仇,在教授劍法時故意教得似是而非,差點害了耿玉京。同時由于個性懦弱,不敢面對當年的錯事,因此被無量道長所挾持,差點成為師門罪人。小說中許許多多的人物,都不能從其表面去看,不能從其表象去猜度,也不能簡單定性為“好與不好,邪抑或正”,他們都是有血有肉的人物,都有各自的形象和人格,也有各自的私心和弱點。   

相形之下,本書男女主角耿玉京、西門燕顯得單純,畢竟他們都是十五、六歲的少年,簡單的生活閱歷不容許他們表現出太復雜的個性。但作者在塑造他們也獨具筆墨,既單純又不死板,另具一格。三是“武功”上的創新。梁羽生小說的“武功”描寫早期達到了極高的水準,創造出了發天山劍法、雙劍合璧等激動人心的武功。但進入中期以後較少創新,過于註重道德力量,正邪區分過于清楚,從而導致被一些缺乏全面了解 的讀者進行譏評,認為過于單調。但是進入後期可能作者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進行了創新,如冰川劍法中的劍意、幻劍非劍的靈氣等。在本書中作者借鏡了“庖丁解牛法”的哲學原理,描寫了耿玉京領悟“劍道”的過程,頗為耐人尋味。庄子的哲學,既符合武當的道家 宗旨,而且也是一種“治學之道”。同樣的一招“白鶴亮翅”,不同的人使出有不同的後果,在乎各人的領悟,各人的入道。對武功的描寫,顯然已進入了另一個境界。最後,作者在創作這部小說中還別出心裁的把“武當一劍”一化為三,既寫了耿玉京學劍悟劍道的艱難歷程,又相對刻畫了東方亮、牟一羽。最後三人都稱得上“武當一劍”,一在遼東,一在西域,一在中原腹地。走的都是俠義之道,也最終貫徹了作者“寧可無武,不可無俠”的創作精神,可謂作者推陳出新之作。 

這部小說無論在情節、人物、結構上都達到了極高的水準,但本書仍然具有一定的缺陷,我個人認為本書仍然難以達到前期一些巔峰之作水準。一是本書情節撲朔迷離,但是也出現有一定的情節漏洞,結構上也未能盡善盡美,如作者苦心安排的“武當懸案”中,西門牧的報仇與王晦聞的挑動武當內亂,奪取武當大權照作者交代他們是各行其是,但卻在同一時間互為配合,有點不近情理。慧可究竟為誰所殺,西門牧、王晦聞書中欠了一個交代,照理解應是西門牧,為什麽殺他,為什麽慧可不肯說出凶手,書中都沒有進行說明。二是作者在本書中著力發掘“人性”,表現出人性的多方面,但書中男女主角顯然壓不住陣腳。盡管我在前面認為他們都是十五、六歲少年,不可能有太多的閱歷,因而顯得單純,但是讀者仍然希望書中的主角應是最為光彩奪目,本書顯然沒能做到這一點。使人覺得遺憾。三是作者是寫“情”達人,但本書顯然在這方面寫得不是很好,需要在梁羽生小說中排名的話,這方面我認為可能排到34或35位,書中所寫的不歧道長因嫉生恨,西門燕的痴心東方亮均是泛泛而談,最後作者又因為西門夫人一句話,強行將耿玉京和西門燕撮合一起,令人莫名其妙,充著這方面的缺陷,本書難以進入梁羽生十佳之作。我個人認為本書排中的話可排十二三位吧。

撥開迷霧,見證你的滄桑容顏——評天地本《武當一劍》(作者:情定昆吾)

《武當一劍》是梁羽生的封筆之作,在我的梁羽生小說的閱讀順序中也非常靠後。初讀《武當一劍》,是一種欣喜,更是一種震撼。小說一開始,梁羽生就讓讀者面臨一個堪稱完美的陰謀。一個個疑案接踵而至,情節的層層遞進,讓我應接不暇。我還沒有做好準備,已經迷失在《武當一劍》中,不忍釋卷。這部小說讓我的心與思想都隨之而動。緊張的氛圍,讓我在讀小說時,目瞪口呆。這是梁羽生在小說中鮮少展現的一面,不料卻是如此的嫻熟。這種感覺,隻有在讀《還劍奇情錄》時,才曾有過,但情節方面《武當一劍》比《還劍奇情錄》更引人入勝。難得的是,在這個大範圍背景的設定之中,梁羽生沒有忘記細節,筆觸直擊人心,細膩之處,更是前所未有。計謀在長時間的醞釀中成熟,在迷霧裏,把魔爪全面伸向整個江湖。長夜黑暗,處處險惡。在憂傷的雨夜,梁羽生展現出了人物不可察覺的小小的角落,不岐內心復雜的感情交割。小說從不岐的心靈負罪感入手,一步步乃至徹底攻破不岐的心理防線。大自然與心理的融合,梁羽生成功地暴露了不岐心裏一道道清晰的傷口。雨點從天際降落,也伴隨著膿汁由不岐的傷口滴下。“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午夜的夢回,見證了一位被折磨的極度扭曲的人物。人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我們不必以恐懼為恥,重要的是如何去面對已定的現實。但是不岐不敢,他逃避了!而不岐這個人物的形象,也漸漸變成一隻可憐蟲,由鮮明轉為黯淡!明月無情,一位位大俠的逝去,天空也為之落淚。哭泣吧,哭泣吧!大雨滂沱,洗刷了劍上的鮮血,沖不散彌漫的懸疑,掩蓋不了人性的卑微。 可惜的是,璀璨僅僅隻屬于開頭的篇章。《武當一劍》的這份欣喜並沒有持久,我還沒來得及陶醉,已經消失!縱觀全文,當初的震撼卻變成了整部小說的束縛。 《武當一劍》前後兩種迥然不同的寫作風格,以東方亮的出現為分界點,由此梁羽生回歸了自我,但交接不當。 歲月帶不走人們的記憶。無頭公案還停留在那個雨夜,那座山頭,沒有一點進展,卻在任何方面都限製了情節的發散。這個公案,經過十六年的時間,沒有被束之高閣,而是形成了一個黑洞,吸引了小說中的任何人,任何事,圍繞它轉動。引申已經沒有出路,終止則是欲罷不能,梁羽生也把握不住了,隻好把一個個人物都往黑洞裏填,結果全被無情的吞噬,與公案毫無瓜葛的人也都成為了犧牲品。使《武當一劍》的整體格局相當混亂,人物之間的關系更是亂七八糟。而驀然回首,當初對這個公案不停的渲染,伏筆,沒有發生一點作用,隻是變成了一遍又一遍無意義的重復。如果,最後不是凶手莫名其妙的出來告訴大家“我是凶手啊。”《武當一劍》還真不知得如何收手。如此,這個曾經撲面而來的疑案,每一件小事都有意義,整件事卻沒有了意思,一團麻繩一團糟! 兩種風格的穿插,小說的中間與後面部分沒有起到相輔相成的作用,而是互拉後腿。糾纏、扭曲;再糾纏、再扭曲,使《武當一劍》變成了“剪不斷,理還亂”局面。而梁羽生把筆墨全都放在了這個公案上,使小說其他的人物大失顏色。每個人都把權術當成了家常便飯,在失去性格的同時,又演變成千篇一律。而對于藍玉京、牟一羽、藍水靈、西門燕、東方亮等主角的描寫也相對的脆弱,讓人不能留下什麽深刻的印象。是這個公案拖累了整部《武當一劍》,在東方亮出現後,梁羽生就算回歸自我,也沒有能真正展示出自己的魅力。這部小說沒有一點自由,全被無頭公案奴役。就像東方亮所說,不要把全部的天鵝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裏,梁羽生不能梳理好無頭公案時,《武當一劍》散失的是靈魂。 但是,我以上所說是不全面,因為《武當一劍》三分之一的部分已經被刪節了。三分之一足以扭轉乾坤。不是說得不到的就是好的,我無意誇張被刪節的部分。我在那裏面找到了我期待的東西,重先領略欣喜,再次感受震撼。于我來說,刪節的部分才是真正的《武當一劍》,是如此的精彩,是全小說的靈魂。刪節的是什麽? “本書以明末的大動亂為時代背景,寫武當劍客耿玉京的傳奇事跡,有兒女私情,有民族大義,有宮闈秘史,有江湖秘聞,更具有武俠小說與歷史小說之長,敬請留意!”——一九八零年五月八日《大公報》 以上便是連載時對《武當一劍》的預告,天地本的《武當一劍》和這個預告完全不掛鉤,因為這些內容與無頭公案也是不掛鉤的。藍玉京如何可以被稱為劍客?他隻不過是一個對太極劍法很有天賦的少年,而絲毫沒有體現出劍客的本質、內涵,他的成長歷程也根本談不上“傳奇事跡”。愛情在何處?東方亮、牟一羽、藍水靈、西門燕之間的關系都比較微妙,朦朦朧朧的關系還真是夠不上“兒女私情”。倒是西門夫人與常五娘這兩位“大眾情人”獨領風騷,彌補這方面的不足,可“大眾情人”的愛並不能帶來一點共鳴。民族大義呢?宮闈秘史呢?江湖秘聞呢?這些更是一筆帶過,輕如羽毛。天地本《武當一劍》當真為了突出重點,剩下無頭公案這個骨架,血與肉都被削去了,是一位光桿司令。 現在,容我帶引大家一起進入連載本《武當一劍》,品味一番豐滿的《武當一劍》吧。

俠之大者

《武當一劍》中有大俠之稱的人物太多了:兩湖大俠何其武,中州大俠牟滄浪,揚州大俠楚江清。隻是何其武一開始已是無頭公案的犧牲品,無從談起;牟滄浪雖無大錯,但工于心計,行為不檢點,自私自利,枉為大俠;楚江清更是怕東方亮為父報仇,而甘去當奸細,使得兒子楚碧山成為無辜的犧牲品。當真是一句英雄無覓!滄州劍客郭東來雖然素有俠名,但每次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除了無相真人葬禮上,轟烈一番外,也無其它可稱道的事跡。 真正配稱為大俠的人,便隻有他——鄭鐵崗——大盜鄭鐵崗。 由于梁羽生的筆誤,鄭鐵崗前後共有三個外號,分別是“摔碑手”、“鐵掌神拳”、“鐵掌金刀”,不必太過于在意,共同點都著重于“掌”。 鄭鐵崗剛出現時是一位需要孫女攙扶的佝僂的老漢。但正是他憑著雙掌掀起了江湖與朝廷的風起雲涌。他敢于從唐二先生手中救下藍玉京,使唐二先生心灰意冷,感嘆“英雄遲暮”;他敢于與《武當一劍》的二號Boss王晦聞對掌,再次救藍玉京于危難;他敢于在武當山上,腳踢無量,結束了這位老謀深算的長老的性命;他敢于隻身闖天牢,營救熊廷弼;他敢于夜入皇宮,刺殺魏忠賢;他還在一天之內就給袁崇煥一百十三萬兩銀票。這些豐功偉績,襯托了他的偉岸,不會消逝。當與他有深仇的趙太康與褚千石都佩服他時,他便無愧大俠之名。 可是,鄭鐵崗卻不曾擁有一個偉大的死亡,竟是在受傷之際死于宵小之輩的偷襲。為他哀悼!是他成就了藍玉京,是他與藍玉京體現了“民族大義”。而當正義與公道留給無情的天去主宰之際,死亡卻降臨在他的身上,罪孽何在?天從未慈悲過。對于一個人,勇敢總是伴隨著年齡的成長而流失,但在鄭鐵崗死時,我才發現他的皮囊,是個老人,他一直擁有一個年輕的跳動的心!我記得,他的一部分一直活在我心裏。逝者不死,也唯有他才能跨越生與死而至永恆。

藍玉京·東方亮·藍水靈·西門燕

天地本《武當一劍》,在群星都失去光彩的夜空,東方亮相對來說是一個亮點。他分享了藍玉京作為主角的光環。隻是當被刪節的三分之一全與東方亮無關,而又是講述藍玉京傳奇的劍客生涯時,藍玉京便鞏固了他第一主角的地位。 天地本《武當一劍》藍玉京確實無甚出彩之處,最風光的想必是打敗劍聖向天明了。隻是在連載本中,就算除卻他與鄭鐵崗祖孫的部分,這也隻不過是藍玉京之萬一。 一劍在手,傲立武當。 如今的藍玉京已經改用劍說話了,他的生命在于長劍。 為救鄭鐵崗,藍玉京用一招攔住了牟滄浪的追擊;為救袁崇煥,他用一招殺了英松齡,再用一招殺了陸志誠。其後,何老大、祁老三、唐二先生、金鼎和,不管是強者還是弱者,是江湖仇人還是朝廷渣滓,他都一視同仁,隻用一招。他的一生是一生對“私生子”的審判,他用劍洗消了以前的恥辱,隻有這樣才能證明自己無所畏懼,自己的強大。按小說家言,甚至努爾哈赤也因為藍玉京的劍而死。藍玉京殺人,已是隻須一劍了。從今往後,他的路由他自己的劍來書寫。這不是重點,死人沒有重點可言,重點在于他與東方亮的決鬥。東方亮手中刀劍冰冷,心地更是冷酷無情。隻是雙英比劍,兄弟唯一劍,兩次都是瞬間解決,留下落寞的東方亮。除非迫不得已,否則絕不要逼藍玉京拔劍。 安靜處如投于大地的影子,輕巧處如隨風而飄的羽毛,迅即處如蓄力待發的蛇,休止處如平滑如鏡的水。不動如山。閉上眼睛,置于天地間,藍玉京隨意發揮,已是無敵。閉上眼睛會比較安心,這份安心來自覺悟,來自信心。閉上眼睛的藍玉京讓多少人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中招的,死不瞑目,為名利奔波,到死,都還是一個傻子,一無所有。 刪節的三分之一與西門燕無多大關系,基本她的形象就是天地本的形象。但卻略微提到了藍水靈,而這一閃而過的影子,在心中留下了深刻的泥爪。 藍水靈的劍術也有精彩之極的表現,並不下于藍玉京。她劍光霍霍,一人一劍全殲龍門幫。隻是在這光輝燦爛之際,她選擇了退出——削發為尼! 當初與東方亮一路同行,雨夜的駐守,她在雨季結識了東方亮。而年輕的心接受的都是痛楚,痛楚在提醒她別忘記發生過的事。唯有出家,才能割舍一切。“藍姑娘,我愧對你,請你原諒。”“出家人元真,敬謝施主!”一顆眼淚,淚水一流下來意味著放棄,便是接受了成長之痛。那水靈靈清澈無比的大眼睛,就是用眼淚洗出來的效果。這悲傷結束了,由一顆淚水引發的浪漫而使兩人天各一邊。 尾聲 處處無家處處家,你的家在我的心裏。

論《武當一劍》中的灰色人性(作者:練霓裳) 最近讀了梁老公開出版的收山之作《武當一劍》,感慨頗多。寫這部書時,梁老大約已屬于英雄遲暮,在書中再不見他早期作品中意氣飛揚的白馬書生、挑戰世俗的野性女子、狂放不羈的叛逆少年、凋零在綻放時的滴血玫瑰,其主人公耿玉京、藍水靈不過是面目平板、思想單純、性格蒼白的普通少男少女,西門燕也隻是一個脾氣不好的任性小姐,在梁老著作體系中毫無特別之處,可謂有之不多,缺之不少,其他如東方亮、牟一羽雖頗有心機謀略,性格中同時具備正邪兩種元素,較以上幾人豐滿,但在作品的最後,卻莫名其妙地一概成了堅定的革命戰士,未免有虎頭蛇尾。之而反面人物常五娘、唐二先生、西門牧等,雖手段狠辣,心計陰沉,具有令人不寒而傈的效果,但終究難逃梁老筆下常見的臉譜化之嫌。在整部書中,真正可稱得上亮點的,卻是幾位遊走在正邪之間,具備灰色人性的人物。

若論及全書人性復雜程度,首推者自然是性格深沉的武當長老不歧。此人出場後的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我一直將他當作居心叵測的真凶看待的。看他殺害師弟時咄咄逼人迫不及待,毫不手軟的表現,怎麽看怎麽不像一個正派俠士,倒像是為了而借“正義、公理”為幌子,實現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樣。後來事實證明,他固然沒有卑劣到這般程度,但也絕不是梁老前期作品中隨處可見的“高、大、全”的正派人物,他的私心一直都是很重的,人格中的污點也有不少:嫉妒師弟,公報私仇;玩弄權術,圖謀高位;私德不檢,結交妖婦;掩蓋真相,篡改劍法……但由于平時掩蓋偽飾的比較深,不為人所知,是以維護了他正派、高尚的個人形象。這種人物倘若出現在梁老的早期作品中,隻怕基本便要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死得極度難看,且永世不得翻身了吧。但在這部作品中,我雖然感覺他不乏可恨之處,但更多的是對他的理解與同情。事實上,人生在世,很少有人能夠高尚得全無私心,全心全意的犧牲與付出雖然可敬可感,但在現實中達到這個境界的畢竟為數不多,在真實生活中,更常見的是那種遊走在善惡道德邊緣的人性。不歧可謂其中的一個典型代表,他做的許多事情,表面上看來可惡,但若設身處地,站在他的角度考慮,就可以感受到他的痛苦與無奈。深愛多年的師妹拋棄他與人私奔,他內心該是何等感受?作為一個普通人,他憎惡師弟也是正常情感的反應,在殺死師弟一事上,雖不乏私心作祟,但這些行為都建立在“師弟是奸細”的基本前提上,就像革命隊伍中的某人借隊伍的力量殺死奪走自己財產的惡霸一樣,這種公報私仇在道德上並不能算作罪狀。而他包庇常五娘、隱瞞真相、見到凶手卻不敢現身、對無量態度曖昧、故意教耿玉京錯誤劍法等行為,雖然表現得相當自私怯懦,但也是一個普通人在面臨危機時的正常反應。既然沒有,至少在他能夠預見到的情況中沒有對他人造成損害,我們又有什麽理由指責他“不夠大俠的道德標準”呢?至于覬覦掌門之位,培植自己勢力,更談不上什麽真正的罪狀。如果我們中的誰有機會競選市長,多半還是要用盡一切心機手段,動用一切可以動用的關系,去努力爭取吧。說到底,許多武俠小說中人物的軟弱動搖行為被人唾棄不齒,甚至于為自己利益考慮算計一點,也會成為難以抹去的污點,並不是因為這種行為本身是什麽罪大惡極,不可原諒的錯誤,而是我們自己自動為人物製定了一個過高的,甚至近于聖人的道德尺規啊。“沒有罪的人,就可以殺死這個罪人”,在現實中,我們如果遇上這種情況,多半也會作出和他一樣的選擇,甚至還達不到他的高尚程度。既然如此,我們又有什麽資格以道德評判者的姿態,對他大加指責呢?《武當一劍》的情感描寫並不是很成功,全書中隻有一處情節令我真正感到心酸,就是不歧甘願死在耿玉京手下,請求他臨動手前點亮蠟燭,好讓自己看他最後一眼的一幕。這一場文字的動情效果,並不比《七劍》中易蘭珠母女天牢相見遜色許多,足以讓許多讀者原諒不歧前期的許多錯誤。其實,不歧的心理為人雖多有陰暗之處,但就他的行為細論,除了與常五娘糾纏不清這一條外,並不曾觸犯道德底線,整體上來看,他還是可以稱為一名正派人物的。

牟滄浪是書中的另一名具有灰色人性的重要人物。名滿天下的中州大俠,道貌岸然的無名真人,卻“貪、嗔、痴”三毒俱全。野心權欲極重,為了達到目的,不惜大肆玩弄權術手段,種種深沉城府,著實令人寒毛倒立,而他與西門夫人和常五娘的畸情糾葛,則更加令人不齒。一開始,我也確是將他當成不擇手段的野心家、陰謀家一流人物的,他身上的污點也確實比不歧更多更重。但隨著情節的不斷展開,我也像他的兒子牟一羽一樣,逐漸理解了他,對他有了一個新的定位:他不是什麽道德上的完美典範,高高在上的標桿式大俠,而是一個有缺點,有錯誤,但同時也有著正義感和道德底線的普通人。在作品後期,他對耿玉京捐棄前嫌偏見,全力維護,悉心栽培,對西門夫人情深不渝,不惜以死相殉,則使這個人物的性格與形象得到了升華,也在很大程度上抹去了他前期的種種不光彩行徑。

比起上邊兩名人物,王晦聞可謂不折不扣的真正反派。但梁老在本書中的一個進步是,即便對這樣一個反派,也沒有像諸多前期作品一樣簡單化、臉譜化處理,而是為他增加了一系列人性化的元素。他投入武當、殺害門人固然是險惡之極的陰謀,但在這個陰謀的實施過程中,王確實對耿玉京產生了真正的關愛之情。就是這一點善念的作用,使他在面對耿時多次手下留情,也使這個人物的可恨可惡程度得到了相當削減,避免了梁老筆下常見的惡人“千人一面”之弊。

可以說,《武當一劍》並不是一部十分成功的作品,書中的硬傷之多、破綻之大幾乎可以在梁氏作品中排到前幾名,但在人性刻畫描寫上的突破,卻是此書的一大亮點。可以說,書中給人印象最深刻,思考最多的,絕不是幾位“少俠”主人公,而是那些具有灰色人性的配角。可惜梁老在成書後不久便即封筆歸隱,我們再無機會見到他在這條道路上的繼續創新。

評連載版《武當一劍》(作者:有淚如傾)

1983年《武當一劍》的連載結束,標志著一個屬于梁氏武俠的璀璨時代緩緩落下帷幕。從1954年到1983年,梁老一寫就是30年,而二十多年後的現在,他也終究撒手人寰,將武俠這個爛攤子交給了新一代的初生牛犢們。于是,《武當一劍》,也變成了梁氏武俠的絕筆。

俠走了,然而留下的,還有俠的精神,還有武當山上那精彩絕倫的一劍。

《武當一劍》此書對我來說也是有著重大意義的,當年正是在此書的召喚下走入了梁書浩瀚的天地之中,而一年半前,閱遍梁書的我,也終于得見這本傳說中刪節了三分之一內容的小說的真面目,並再次為之震撼,除了昔年的感動之外,也從中領略到了晚年梁公的不俗筆力。我想,這也算是一種緣分吧,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作為體現梁老晚年積極探索和反思的代表性作品,這本書無疑是傾註了梁老極大的心血的。他費盡心思所編織出來的這樣一個宏大故事,明顯比起《幻劍》中混亂的故事發展模式要成熟許多,而其中的人物塑造與武學禪學的思考,在以往的梁書中都是不曾有過的,因而我們或許更可以從中窺見些梁老晚年復雜而矛盾的內心世界。

一、波譎雲詭的情節

《武當一劍》給人最大的直覺感受,便是情節奇詭多變,迷霧重重,頗有幾分偵探推理小說的味道,但梁老當然不是要寫推理小說,他是在描繪一種更真實的江湖,一種充滿了機心險詐與風雲動蕩的江湖,少了幾分明快,卻多了幾分詭異而瑰麗的想象。這想象在書中隨著作者的筆鋒肆意綿延開來,從山腳到武當之巔,從金陵到宮廷,從大漠飛煙的關外到碧波瀲灧的西湖,情節一直緊鑼密鼓的發展著,時而明暗線條交匯在一起,在劇烈的碰撞中把緊張與懸念推向高潮。

然而,縱然情節如何向“奇”的方面發展,此書的布局還是比較清晰的,尤其是看完連載版你更能發現這一點。書中的主線圍繞不歧與藍玉京以及他的一幹年輕朋友展開,從不歧帶著藍玉京上山,到藍玉京長大成人,受命于危難,一劍下武當,讀者的視角隻是跟隨著主角的腳步在探索未知的種種因素,去逐步解開凶手之謎、身世之謎。然而,局是早已布好了的,主線隻意味著尋找終結,而不是這個故事的主要部分,這整個棋局是由兩條暗線布下的,這兩條線,一曰“情變與仇殺”,二曰“通敵”,然而這第二條線,在刪節版中基本被抹去了,于是我們所見的便隻有隱藏在故事背後的一些感情糾葛,戈振軍的誤殺與愧悔,西門牧與牟滄浪的爭風吃醋,以及常五娘的攪風攪雨等等。而暗流涌動的背後,更是直指當時的社會現實,這從武當掌門的繼位典禮就可看出來。一個小小的掌門冊封儀式,竟然冒出了兩幫人來進行冊封,一是朝廷特使,一是齊王府的特使。小小的齊王府,竟然敢和朝廷並駕齊驅,權力可謂如日中天,而朝中魏忠賢把持朝政,關外滿清虎視眈眈,明朝晚期的危機在這裏明顯地展露出來,然而更讓人扼腕的是,似熊廷弼和袁崇煥這種國之肱骨,仍得不到重用。

于是,這個艱巨的救亡圖存的重任隻好依靠俠士,但這裏的俠士不再似以前的武俠小說那般理想主義,那樣沖入戰場所向披靡,他們也隻能做些自己可以做的。他們隱姓埋名,投入可汗帳下做雙面間諜,劫囚不成,又助將軍籌措軍餉,此時,比武功更讓人驚嘆的,是俠士們的勇氣與智謀。故事發展不疾不徐,如抽絲剝繭,層層推進。于是迷霧逐漸被廓清,通敵賣國的齊王府,禍國殃民的魏忠賢,以及他手下的狗官們,都受到了主角的懲治,一時大快人心。但這些使全書的思想性上了一個檔次的情節,卻在現行版中被無情地刪去了是,使其少了幾分歷史的厚重感,與為國為民的俠義精神。

值得稱道的是,書中很多細節發展都頗值得玩味,對話也不再像梁老早期那種直來直往的形式,尤其是西湖邊樹林中眾人的對話,更是頗向古龍靠攏。比較經典的如牟一羽對不歧的試探,不歧的內心獨白,東方亮誘拐蘿莉與正太,武當山上的針鋒相對與真相大白,都不再是簡單的對錯之分,越來越多地體現著復雜的人性,這在後文再表。而幽冷的月色之下,牟一羽與郭璞的互相試探也寫的奇變疊生,殺人滅口的並不一定是壞人,口口聲聲通敵賣國的也並非真正的叛國,乍一看讓人覺得兩人都不是什麽好東西,然而事實卻證明這兩個人之間純屬一場誤會,捧腹釋然之後隻讓人感受到作者的匠心獨運。

二、豐滿而復雜的人物個性

梁氏武俠最易受人詬病的地方便是“高、大、全”的人物形象,在梁老早期的概念裏,正邪之分太過絕對,而隨著他的創作經驗和閱歷的成長,諸如厲勝男、楊炎、齊勒銘等異數也不斷涌現,到了武當一劍裏,這裏的人物個性早已變得立體化,沒有絕對的正邪之分(通番賣國除外),沒有單純的對和錯,他容忍了這些人物性格中自私的一面,並將其放大,使其真正成為了有些有肉的現實中人。即便是外表光鮮的主角藍玉京,在以為自己錯殺了不敗之後,內心惶惶,也沒有承認錯誤的勇氣,然而這些都是人性當中可以包容的缺點,這些缺點的展現使得這些俠客們更像是活生生的人,而非聖人。或許,正是幾十年的摸索與坎坷,讓梁老對人生與世界的認識發生了不少變化,他逐漸成熟,也逐漸入世,也因而才有了他筆下這麽多別具一格的人物。

作為主角義父的不歧長老,是最值得玩味的一個人物。用以前的眼光,很難想象一個正派俠士,可以為了爭風吃醋以鋤奸的理由殺死自己的師弟,可以為了防止報復而故意給徒弟教授似是而非的武功,可以和一個為正道所不容的妖婦結下一段孽緣。然而以平凡人的視角來看待他,卻是沒有什麽好詬病的,嫉妒、自私,都是一個人的天性中不可磨滅的一部分,人無完人,金無足赤,痛苦的內心掙扎所帶來的苦悶與愧疚,隻是越發使這個形象顯得真實而高大。而墓園中面對藍玉京時真情的自然流露,讓人恍然醒悟,原來他並沒有在這世俗的沾染之下完全墮落,人類的真情是任何人生的蛻變都無法磨滅的。

牟氏父子在書中也不怎麽讓人待見,兩人對權力的渴求,使其城府與手段都高明得讓人寒心。但用藍玉京的話說,牟一羽的性格雖然和他不大合得來,但卻是信得過的。作者讓讀者從旁人的眼光觀察著書中的人物,也隨著迷局的解開,逐步意識到自己觀點的偏頗。正如牟一羽對他父親的看法一樣,從最初的猜疑與迷惑,到最終的釋然與理解,在迷惘與思索之中,使的人物的形象愈發豐滿。這樣的人縱然有著強烈的欲望,有過這樣那樣的糊塗賬,卻並沒有忘記大是大非,忘記做人的原則,原來他們隻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演繹著屬于自己的生活。

復雜而污濁的塵世之中,並不是隻有讓人糾結的爾虞我詐的。鄭鐵崗與鄭巧兒這對爺孫倆的出現,也為全書增添了一絲暖意,他們是那樣的清明而澄澈,仿佛填滿人胸臆的一束陽光,在滿是城府的人群中,卻成了恰到好處的異數,讓人眼前為之一亮。如果說鄭鐵崗寄托了梁老筆下的“俠”之神髓的話,那麽鄭巧兒便是真情與真愛的寄托與詮釋。“丫環也好,書僮也好,總之我是跟定你了。”貌似無心的言語,卻洋溢著一種真情與盎然的意趣,隻可惜鄭鐵崗最終還是成了情節的絆腳石,被梁老無情地借宵小之輩殺死了,否則藍玉京還真沒法帶著鄭巧兒闖蕩塞外,成就俠名了。

連載版中的楚碧山,也是我比較喜歡的一個人物。一開始的出場就顯得異常驚艷,蘭舟畫舫之中淺斟低唱,視官老爺的邀請如無物,與藍玉京斟酒較技,相視而笑,瀟灑而孤傲,且重情重義,後文的描寫更可見其城府與機智,以及隨機應變的能力。然而這樣一個人,卻最終死的不明不白,實在讓人扼腕。

三、古色古香的意境與驚心動魄的打鬥場面

爾虞我詐的現實並未將書中一個個絕妙的意境所湮沒,相反,這種時而出現的,古色古香的意境,卻讓人在撲朔迷離的前途之中,獲得一絲驚艷與感動,定格成一個個美妙的畫面,將字裏行間流淌的古韻釋放開來。

從書的一開始,這種古樸而柔和的意境便開始鋪就,斜風細雨之中,一雙燕子姍姍歸來,隨著悠揚的笛聲,訴說著滄桑而美好的往昔時光。展旗峰下姐弟倆純真的笑臉在碧波清荷之間爛漫地綻放,展開一幅年輕而唯美的畫面。森林夜雨之中,藍水靈凝視東方亮的背影,清冷的雨夜仿佛頓時被註入了一股暖意。燕子磯的晚照夕嵐,秦淮河的攜美邀醉,以及楚府的幽宅月色,都生動而美妙地出現在金陵之行之中,使這次原本讓人困惑迷惘的金陵之行帶上了一絲浪漫的色彩。再到最後小樹林中的刀光劍影,西子湖畔的喋血柔情,可以說整部小說都是在古樸而清幽的氣氛中發展著,不知不覺中被印上了梁氏武俠的獨特印記。

而書中大大小小的打鬥場面,在梁書中也是空前的精彩。一開始東方亮代表師父上武當挑戰,一副“黑雲壓城城欲摧”之勢,東方亮倔強而孤傲的個性仿佛融入劍法之中,連綿不絕的劍意似抽絲剝繭,奇變疊生,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武當之巔決戰向天明,耿玉京將自己的領悟發揮得淋漓盡致,鬥到酣處,閉眼出招,絲毫不落下風,最終一招白鶴亮翅挫敗強敵,舉坐震驚。金陵月色之下耿玉京大戰七星劍法傳人,夜空之下寒光湛湛,驚心動魄的打鬥場面在月光與寒光的輝映之下浪漫著,也奔放著。而刪節部分之中,耿玉京更是大放異彩,他一劍逼退牟滄浪,一劍擊殺英松齡、唐二先生等人,他將武當劍法發揮到了極致,無論是多強的敵人,一招白鶴亮翅便已足夠,這才是真正的武當一劍!

書中的打鬥場面之所以如此精彩,當然與梁老對于武學建設性的探索與創新是分不開的。一門武學是死的,然而一個人對其的思索與領悟卻可以讓其綻放出不同的光彩,而關于一些事物的聯想與思考也可以同時融入武學,極大地豐富了書中的武學體系。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睹。官知止而神欲行。批大卻,導大窾”,再如“任彼金剛猛撲,四兩可撥千斤,任彼如泰山壓頂,我隻當清風拂面”,如“圓轉加環,無使斷缺,意在劍先,綿綿不絕。”而諸如“北鬥七星”、“白鶴亮翅”等招式,更是被賦予了獨特的浪漫色彩,可以很好地融入意境當中,使人從武學之中獲得美感。

四、親情友情勝過愛情

可以說,《武當一劍》最大的缺陷在于其中愛情的表現。刪節版之中把西門燕配給耿玉京顯得莫名其妙,即使是連載版,雖然有了鄭巧兒,但兩個人的愛情發展還是顯得有些不疼不癢,真正可圈可點的,或許隻有西門夫人殷明珠的愛情了。

然而同梁氏武俠前期的愛情史詩有所不同的是,梁老晚期的小說中更註重于對親情與友情的表現。比如孟華與楊炎的兄弟情深,便寫得頗有感染力,再如楊炎與龍則靈的祖孫情,齊燕然與齊勒銘的父子情,而這些,都是早期的小說所很少觸及的。

《武當一劍》之中親情與友情的光芒也是遠遠蓋過了愛情。不歧是如此深沉地愛著這個他親眼看著長大的義子,縱然還有一絲戒心,有一絲愧疚,然而在暈暖的燈光下,他卻用最後一眼,道盡了兩人之間十餘年的真摯感情。夜晚山洞中疲憊的西門夫人與牟一羽相濡以沫,雖然明知這是自己的兒子,然而叫出一聲“兒子”竟是如此之難,她隻能用一個母親細心的呵護,將兒子帶入美妙的夢境。展旗峰下姐弟倆的笑語盈盈,洋溢著純真無邪的感情,如鮮花般純真明澈,讓人因不歧復雜的心事而產生的陰霾與鬱悶一掃而空。再如王晦聞對耿玉京的濃厚的“舐犢”之情,無相真人與耿玉京的師徒之情,牟滄浪與牟一羽的父子之情,鄭鐵崗與鄭巧兒耿玉京的祖孫之情,耿玉京與東方亮及楚碧山之間的友情,都寫得細膩而生動,躍然紙上,讓人不知不覺之中為之觸動,幻化成縈繞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溫暖。

五、一些缺陷與不足

當然,《武當一劍》這本書的一些硬傷還是不少的,縱然是連載版,在故事完整性和思想性上要好不少,但同時也暴露出更多的問題。

《武當》的情節固然精彩,但是對兩條暗線的觸及還是有所欠缺,尤其是潛在幕後的西門牧等人,除了最後出來露了個臉,幾乎沒起到任何作用,反而顯得有些突兀。

而書的結尾尤其顯得倉促,刪節版的速配固然顯得莫名其妙,但該收即收,雖是有缺憾,但也影響不大。連載版在西湖畔小樹林一段之後,又有東方亮上山與耿玉京決戰,這本應是一場空前絕後的宿命大戰,然而梁老就這樣輕描淡寫兩句話就結束了,反而還比不上很多小的打鬥,若是這樣,反不如不寫,用傳說的方式交代出來可能會更好。而最後耿玉京和鄭巧兒回烏鯊鎮幾段更是因趕工而顯得有些莫名其妙,平淡而乏味。反觀刪節版,將小樹林一段放在最後,小樹林中的刀光劍影將故事發展推向一個新的高潮,用生命凋亡所帶來的美感予人以強大的視覺沖擊,然後很自然地結束,餘韻悠長,不落窠臼,相比之下反而還算是好一些了。不得不再嘆一句,都是連載惹的禍啊。

另外不得不提的一點是,書中人物太多,梁老可能也沒那麽多心力全照顧到,以至于有些人物的處理方式有欠斟酌。如鄭鐵崗救熊廷弼一段,本可好好描寫一番,使這個人物更能融入人心,然而卻隻是幾句回憶就一筆帶過了。而鄭鐵崗的死也有些不值得,徒然為情節服務,做出了無謂的犧牲。再者,如楚碧山之死,更是顯得太過草草,這樣一個天不怕地不怕,機智而果毅的人物,怎麽會突然就變節了,突然就死掉了,也讓我為這個人物感到深深的惋惜。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還是,主角耿玉京的形象,仍是稍顯單薄了一些。雖說連載版中的內容,已經極大地豐富了這一人物形象,使其有了幾次獨立自主決斷的權力,然而仍然不是很出彩,以至于被許多配角搶去了風頭。我想究其原因,可能還是這個人物的年齡設定的始終太小,尤其是心理年齡,縱觀全書不難發現,出場的這麽多人物中,他和鄭巧兒竟然是其中年齡最小的,這隨之也帶來的一個現象是,書中的主要矛盾都被他的長輩與哥哥姐姐們搶去了,他走得實在太順,以至于沒遇到多少煩惱和憂愁。在這樣的狀況之下,即使有著再多的篇幅,也無法全面觀察出一個人的個性,沒有矛盾,就沒有激情的碰撞,當然,也就產生不了一個鮮明而偉大的人物,這不能不說是一種失策。

但不管怎樣,《武當一劍》應該算是一部不錯的武俠小說,尤其是連載版的《武當》,它對于人性的思索與波瀾壯闊的布局,以及關于武學禪學的一些大膽探索與嘗試,都使它在梁氏武俠中獨樹一幟。或許,梁老若是沿著這條路再寫下去的話,有可能會取得更大的突破,然而,梁公已然作古,這本《武當一劍》,當然也就變成了梁氏武俠最終的絕唱,讓人在遍覽梁書之餘不免有些遺憾,隻得長嘆一聲,惜哉!

作品目錄

楔子 疑案未明還孽債 懺情無奈托遺孤

第一回 未泯雜念參無相 三戒當持號不岐

第二回 各逞機謀緣底事 自疑身世感親情

第三回 空嗟變幻遷枯骨 莫測高深立掌門

第四回 恩同義父猶藏詐 逼露廬山始識非

第五回 無相無礙觀自在 不岐不談訓終違

第六回 密遣下山傳秘笈 偶逢道左創新招

第七回 萍水孽緣難自解 江湖俠骨恐無多

第八回 幽谷寄情收義女 金盆洗手斥強梁

第九回 遍灑虛空無障礙 妙參禪理出重關

第十回 夢幻塵緣難再續 飄零蓬梗欲何依

第十一回 身陷囚牢成絕學 客奇蒙面創新招

第十二回 陌路逢仇施辣手 寒潭照影起疑心

第十三回 鴻爪雪泥何處覓 冰心鐵膽兩相牽

第十四回 中州一劍應無恙 海角何人自放歌

第十五回 獨處墓園懷舊侶 驚聞密室揭私情

第十六回 應笑我亂揮寶劍 問何人會解連環

第十七回 與今群雄驚詭變 武當一劍靈鋒芒

第十八回 生死茫茫如夢幻 恩仇了了隱江湖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