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 -《水滸傳》人物

武松

武松是施耐庵所作古典名著《水滸傳》中的重要人物。武松原籍清河縣,因其排行在二,又叫"武二郎"。血濺鴛鴦樓後,為躲避官府改作頭陀打扮,江湖人稱"行者武松"。武松曾經在景陽岡上空手打死一隻吊睛白額虎,"武松打虎"的事跡在後世廣為流傳。武松最終在征方臘中痛失一臂,最後在六和寺病逝,壽至八十。

  • 中文名
    武松
  • 別名
    武行者、武二郎清忠祖師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東平府清河縣
  • 信仰
    佛教
  • 職業
    梁山好漢 步軍頭領
  • 主要成就
    醉打蔣門神大鬧飛雲浦血濺鴛鴦樓;擊殺飛天蜈蚣擊殺耶律得 貴; 斬殺方貌;景陽岡打虎;鬥殺西門慶
  • 兵器
    雪花鑌鐵戒刀  
  • 梁山座次
    梁山第十四把交椅
  • 星位
    天傷星(三十六個天罡星之一)
  • 外貌
    身軀凜凜,相貌堂堂。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胸脯橫闊,有萬夫難敵之威風;話語軒 昂,吐千丈凌雲之志氣。心雄膽大,似撼天獅子下雲端;骨健筋強,如搖地貔貅臨座上。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間太歲神。

角色介紹

武松是清河縣(《金瓶梅》裏所寫與《水滸傳》不同)人氏,他有一個哥哥叫武大郎。從小父母雙亡,由兄長武大郎撫養長大。兄弟倆雖是一母所生,但弟弟武松身長八尺,儀表堂堂,渾身上下有千百斤力氣。而哥哥武大郎卻身長不到五尺,面目醜陋,短矮可笑,諢名“三寸丁古樹皮”。

武松自小習武,武藝高強,性格急俠好義。江湖上都稱他“灌口二郎神”。為什麽要稱他為“灌口二郎神”呢?因為鎮守灌江口的二郎神,武藝驚人,神通廣大,排行也是第二,所以給武松起了這個美名。

武松在家好打不平。因先前在家鄉打死一個惡霸,怕挨官司,遠離家鄉,投奔河北滄州,躲在小旋風柴進府中避禍,一住二載。其胞兄武植,在家靠賣炊餅為生,兄弟二人十分義氣。武松離家兩年,時刻掛念胞兄。就在那年九月間,山東濟州鄆城縣宋江,因在家殺死閻惜姣(閻婆惜),也逃到滄州柴進府中避禍。宋江路過陽谷縣時,路遇武植,武植托宋江帶口信給武松,說清河縣的命案,因無人作證,官府不再追究;武植已遷居陽谷縣,等武松到陽谷縣相會,以求兄弟團聚。宋江、武松二人在柴進府中一見如故,並結拜玉蘭。宋江把武植的話告訴了武松。武松得到哥哥的訊息,歸心似箭,第二天就辭別柴進、宋江,趕奔陽谷縣尋兄。

一次醉酒後,在陽谷縣(今聊城市陽谷縣)景陽岡打死一隻猛虎,因此被陽谷縣令任命為都頭。武大郎是一個侏儒,其美貌妻子潘金蓮嘗試勾引武松,被拒絕,後被當地富戶西門慶勾引,奸情敗露後,兩人毒死了武大郎。為報仇,武松先殺潘金蓮再殺西門慶,因此獲罪被流放孟州。在去孟州途中,在十字坡酒店結識了張青孫二娘;在孟州,武松受到施恩的照顧,為報恩,武松醉打蔣門神,幫助施恩奪回了“快活林”酒店。不過武松也因此遭到蔣門神勾結官府以及張團練的暗算,被迫大開殺戒,血濺鴛鴦樓,並書“殺人者打虎武松也”。在逃亡過程中,得張青、孫二娘夫婦幫助,假扮成帶發修行的“行者”之後,夜走蜈蚣嶺,在墳庵殺死惡道飛天蜈蚣王道人。武松投奔二龍山後成為該支“義軍”的三位主要頭領之一,後三山打青州時歸依梁山。

在征討方臘戰鬥中,武松被包道乙暗算失去左臂(央視版電視劇中武松殺了方臘的兒子方天定被方臘砍去左臂,新版水滸傳中被方臘偷襲用鋼叉刺穿左臂插在柱子上一時拔不出來,為捉住方臘武松用刀砍下了自己的左臂。兩版最後都是武松單臂擒方臘)。後班師時武松拒絕回汴京,在六和寺出家,八十歲圓寂。

角色特征

1、他武藝高強。不僅能一人打虎,而且在梁山上也是名列前茅。

2、他為人正直,剛正不阿。

武松武松

3、他主張正義,嫉惡如仇。

4、他對腐敗政權、貪官污吏認識深刻,不抱幻想。

5、他生活嚴謹,作風正派。

6、他不貪財、不好色。

7、能體諒貧困民眾之苦。

8、他反對宋江“招安”。

9、他扶危救困。

性格:急俠好義、剛猛不屈、敢做敢當(在張都監府殺人後留名“殺人者,打虎武松也)、嫉惡如仇、正義、勇敢(對蔣門神)恩怨分明,知恩圖報(對宋江,對施恩),不向惡勢力低頭(怒殺西門慶)。其中敢作敢當(陽谷私設公堂審王婆,張都監府)是武松這個人的最大的人格特點。一身虎膽,武藝高超,嫉惡如仇,行俠仗義,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金聖嘆評武松,有所謂“武松天人者,固具有魯達之闊,林沖之毒,楊志之正,柴進之良,阮七之快,李逵之真,吳用之捷,花榮之雅,盧俊義之大,石秀之警者也。”

角色經歷

景陽岡打老虎

鬥殺西門慶

十字坡遇張青

醉打蔣門神

大鬧飛雲浦

血濺鴛鴦樓

夜走蜈蚣嶺

醉打孔亮

斬殺耶律得重

斬殺沈安

斬殺方貌

斬殺貝應夔

單臂擒方臘(不見于常見原著版本中)

角色出場回合

第二十三回:橫海郡柴進留賓 景陽岡武松打虎

第二十四回:王婆貪賄說風情 鄆哥不忿鬧茶肆

第二十五回:王婆計啜西門慶 淫婦葯鳩武大郎

第二十六回:鄆哥大鬧授官廳 武松鬥殺西門慶

第二十七回:母夜叉孟州道賣人肉 武都頭十字坡遇張青

第二十八回:武松威鎮安平寨 施恩義奪快活林

第二十九回:施恩重霸孟州道 武松醉打蔣門神

第 三十 回:施恩三入死囚牢 武松大鬧飛雲浦

第三十一回:張都監血濺鴛鴦樓 武行者夜走蜈蚣嶺

第三十二回:武行者醉打孔亮 錦毛虎義釋宋江

角色記錄

1、曾在清河縣一拳打暈當地一名惡漢

2、景陽岡赤手空拳擊殺傷了數條漢子性命的吊睛白額虎

武松武松

3、獅子樓斬殺陽谷縣惡霸西門慶

4、十字坡降服母夜叉孫二娘

5、快活林幾個回合擊敗了三年泰岳爭交未逢敵手的蔣門神

6、飛雲浦擊殺了兩個官差和兩個蔣門神得意弟子

7、鴛鴦樓殺死了張都監、張團練和蔣門神等

8、蜈蚣嶺斬殺飛天蜈蚣王道人

9、醉打白虎山庄少庄主孔亮

10、上梁山後曾參與車輪戰盧俊義,過招三合隨即轉身遁走

11、征討遼國時徒步誅殺遼國十二星耀大將之一的耶律得重

12、征田虎一刀砍死偏將沈安

13、征方臘一個照面徒步斬殺了方臘軍團的三大王方貌

14、助陣魯達時,迎面趕來方臘陣中馬軍大將貝應燮被武松硬扯下馬一刀砍死

15、擒方臘時被方臘斬斷左臂用單臂將其擒獲

角色花絮

《武松》電視劇版(潘長江版)自開拍以來就備受關註,如何再現經典武俠以及傳奇人物的演員選擇都成為了焦點,而在7月這部武俠大戲已經開啓,多家地面頻道陸續播出,8月《武松》也將登入山東與黑龍江兩大衛視,在暑期檔讓觀眾過把武俠癮,再度回味經典傳奇

武松一直是《水滸》中的關鍵人物,而單獨拍攝武松題材的影視作品卻比較少見,談到投拍初衷編劇告知原武松因有二,一是為了給觀眾呈現一個更加飽滿的武松形象,武松在水滸傳裏隻是一個快意恩仇的人,沒有情感線,而在《武松》中將是一個有情有義的英雄。單獨以武松為主角,加入武俠元素,讓觀眾過一把好漢癮。此外另一個原因是因《武松》為長城編劇團隊故友“大胡子”趙秋立老師的遺作,為完成友人遺願公司決心將此劇完成,此間有情有義,與武松的有情有義並通,觀眾們不難相信這也將是一部有情有義的經典作品。

相較于以往的武松題材,在保留觀眾熟知的經典橋段的基礎上,電視劇《武松》更加著重于武松個人形象的塑造,加重感情戲,著筆于內心戲的揣摩,讓英雄形象更加飽滿和人性化。水滸時期的經典人物悉數登場的同時,新增了多條人物關系,女性角色的刻畫也將加重,讓武俠的世界中也有情誼所在。“景陽岡打虎”、“鬥殺西門慶”、“醉打蔣門神”、“大鬧飛雲浦”、“血濺鴛鴦樓”、“夜走蜈蚣嶺”、“南下征方臘”這些都是武松傳奇故事中的經典橋段。如何在現今“技術+藝術”的時代下讓打戲更好看,如何還原這些經典橋段都將是《武松》讓大家期待的地方。

此外,《武松》中的人物角色多與《水滸傳》重疊,面對前輩們塑造的經典形象,該劇的演員陣容也毫不示弱:《賽德克·巴萊》主演大慶首次觸電電視劇演繹最具野性美武松;演藝界大咖潘長江圓夢武大郎,高舉有情有義善良牌;“無線五虎將”之一湯鎮業傾情出演蔣門神;《隋唐英雄》如意公主扮演者孫耀琦,詮釋史上最“萌”潘金蓮;優酷指數最佳女配角蔣林靜化身“母夜叉”孫二娘,盡顯豪爽俠女風範;《新水滸傳》中“打虎將”李永林再續水滸情,出演花和尚魯智深……《武松》的主演們可謂是老、中、青觀眾群通殺,而這一版的人物角色也必將為觀眾帶來驚喜。

影視形象

《金瓶梅1》

第一回從武松景陽岡打虎講起,令人恍若在讀《水滸》,這是“借樹開花”的寫法。此武松確實就是那位後來上了梁山的英雄,堪稱中國傳統好男子漢的楷模;他力能克虎,排拒女色,忠厚孝悌,疾惡如仇,行動果斷,敢做敢當。不過,在《金瓶梅》裏,武松打虎後與哥哥武大郎相逢的地方變成了清河縣;而在他識破了西門慶與嫂子潘金蓮通奸並鴆殺哥哥的罪行後,奔到獅子街酒樓去找西門慶報仇,急忙中卻把一個李外傳錯當成西門慶打死,因此被捕發配孟州,結果不僅西門慶漏網,潘金蓮與教唆犯王婆也得以苟活多日;這頗有失《水滸》中那武松粗中有細的光彩;然而這並不是著書者要惡意地“歪曲”武松形象,而實在是為了讓本書的主人公西門慶、潘金蓮得以從容地演出一幕幕俗世的活劇--直到很久以後,才終于“惡有惡報”。

武松在《金瓶梅》裏隻是一個牽出故事的“由頭”。然而武松的雄偉剛烈之正氣,卻濃洌襲人,令人難忘。

《水滸傳》裏的武松是一種命,金瓶梅裏的武松是另一種命。且隻說武松跟潘金蓮,西門慶之間的幾個回合。

《水滸》

何九受了西門慶十兩銀子,替西門慶,潘金蓮,王婆三人把武大一床錦被遮過,一把火燒了;可是,還沒完哪,何九的老婆想得周全,叫何九偷兩塊骨殖在家,萬一武松回家鬧出此事,還有個證見;如果不問起此事,便罷了,還留了西門慶的面皮。何九便趁人眼錯,偷了兩塊骨頭。這兩塊骨頭便成了武二日後狀告西門慶潘金蓮一幹人等的罪證之一。

武松武松

不過,有罪證並不見得這個狀就告得下來。西門慶在官府裏上上下下都使了銀子,知縣勸武松不要聽外人挑撥,獄吏從旁添火道:都頭,但凡人命之事,須要屍,傷,病,物,蹤五事全,方可推問得。

武松乖覺,情知事將不諧,便順水兒說:既然相公不準所告,且卻又理會。 跟著,武二打定了主意,先自當著鄰居面兒結果了王婆,潘金蓮。 這位武二其實粗中很有細,在殺王婆和潘金蓮之前,先叫二位當著眾鄰居的面兒寫了供狀,並畫押;連四圍鄰舍也書了名,畫了字。然後武二徑自往獅子橋樓下酒樓尋西門慶,也把那位結果了。自兒投案自首去也。

此時西門慶已經死了,銀子雖已經使過,可是人死了,情也跟著沒了。因此,此時的知縣突然念武松是個義氣好漢,一心要周全他;就把武二的犯罪經過如此這般的重講了一下:武松因祭獻亡兄武大,有嫂不容祭祀,因而相爭。婦人將靈床推到。救護亡兄神主,與嫂鬥毆,一時殺死。次後西門慶因與本婦通奸,前來強護,因而鬥毆。互相不伏,扭打至獅子橋邊,以致鬥殺身死。” 該狀生生把個故意殺人,改成鬥毆致死;而最有趣之處莫過于“扭打至獅子橋邊”一句了。

縣官周全之外,武松還遇到清官陳文昭。陳文昭乃東平府府尹,又憐武松是個有義的漢子,便把案卷又改得輕了,判了個刺配孟州,便了了。

《金瓶梅》

而金瓶梅中的武松可沒這麽好命。

首先是何九並沒有多個心眼兒偷武大的骨殖(至少文中並未提到),因此武二沒有物證。(再退一步說了,就算有骨殖,又怎麽證明是武大的,而不是張三李四的。)

其二是何九跑了!

其三是西門慶已經偷偷把潘金蓮娶了過去

武二是要物物沒有,要人尋不著。隻好找了鄆哥兒當個人證。

金瓶梅中的武松,首先走的也是一條“官路”:寫狀子告狀。

故事還是沒有新意:西門慶上下使了銀子,縣官不管。對武松講,你這人兒也忒不明白,自古捉奸捉雙,你那哥哥連塊骨頭都沒了

武二還辯解了兩句,被知縣一句“從長計議”推了出來。出來之後,武二就去尋西門慶。

這才是有意思的地方:

武二找到西門慶喝酒之處:獅子橋下酒樓。

可是:

武松武松

西門慶覷見武二氣勢洶洶的來了,就偷偷的跑了;留下那個倒酶蛋陪酒, 李外傳。這李外傳乃縣裏的皂隸(也算公務員),是特地給西門慶送信來的。武松上了樓,問“西門慶哪兒去了?”李皂隸嚇得不敢出聲。武二幾下拳腳就把個李外傳打死了!

後面的故事基本就明了,武松被抓。西門慶繼續使銀子務要把武松治死。案卷到了東平府府尹手裏,事情似乎有轉機。府尹還是府尹,清官還是清官,就是西門慶利用親家陳洪的關系動用了楊提督。楊提督又找蔡大師,而這位東平府的清官偏就是蔡大師的門生!“以此人情兩盡”,隻得把武松免死,刺配孟州。

兩本書中,武松的結局大體差不多,都是刺配二千裏。可是,水滸傳中,武松把一幫奸婦淫婦馬泊六統統殺死,兄長的冤仇得報。金瓶梅中,這位武二隻把一個不相幹的無辜人士打死,自各兒遭嚴刑拷打,再得刺配二千裏。人家西門慶還不是照舊梳攏了桂姐,上了瓶兒,回頭潘金蓮還要大鬧葡萄架!有段日子風流快活呢!

細細想來,故事的關鍵不是何九偷沒偷骨殖,不是西門慶娶沒娶潘金蓮,不是知縣是不是收了銀子,而是武松“殺沒殺“西門慶。若是西門慶被殺死,這個“小馬達”沒了,就無法發動這張人情網兒。而西門慶沒死,武二即便打得死十條大蟲,也逃不出西門慶的手掌去。而金瓶梅中,武二自個兒把自個兒逼到牆角兒,遷怒于李外傳;該打的人不打,卻把無辜的人打死。不但濫殺無辜,而且落人口實。這種智商,這種情商,來個“刺配二千裏”算是便宜他了!

更可笑的是,知縣拷打武二之際,武二求饒說的是:小人平日也與相公用力效勞之處。相公豈不憫憐。相公休要苦刑。也許武松沒什麽別的意思,就是請知縣看在他平日勤懇工作的份兒上不要用酷刑。可是話都是有背景的。這話的背景是:武松剛剛把知縣貪污受賄金銀錢財等物秘密押送京城安放。知縣聽了這話,定然認為武松是要挾!不治死他才怪!

有時候似乎是“天假其便”,有時候似乎是“天不假其便”。水滸傳裏的武松,有勇有謀;金瓶梅裏的武松,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水滸傳中,武松殺死西門慶,用兩顆人頭祭了哥哥,押著王婆,提著人頭,徑投縣裏來。據說“此時轟動了一個陽谷縣,街上看得人不計其數。。。”,人家投案自首,都投得這麽“酷”,英雄一半。而金瓶梅中,武二打死李外傳,眾人都道“都頭,此人不是西門慶。錯打了他。”武二回道:我問他。如何不說。我所以打他。地方保甲前來收籠武松,連幾個相關涉案人員都拴了,頭縣衙來。據說,此事也轟動一時,街上看的人不計其數。可是多數說“西門慶不當死,不知走哪裏去了。卻拿這個人來頂缸。“好個武二,夠窩囊。”

角色分析

對武松來說,最光彩的事不是打虎,而是做都頭。武松不是混人,但是功名心很強,善于為自己打小算盤。在陽谷知縣抬舉他時,腦袋轉得快,武松那一瞬間想:當初宋江不也是在縣裏嗎。都頭也威風十足,個人事務有士兵服侍。官場最鍛煉人,武松和知縣關系很好。為哥哥報仇一事的處理,看出他已經具有一定的分析運籌的才能,分寸把握拿捏得很好,也就是說他在很用心地做那個官。當時他很冷靜,從證據的收集,到直接手刃兩名主犯,武松既不連累證人,也不給鄰居留下一個殺人狂的印象,也給自己留一條做好人的後路,這時候道德對其的約束力還很緊。機警而細致,就是武松與李逵相比的可塑之處。

可惜,後路是沒有的,後面的武松就急轉直下了。離開了官場,直至上梁山,他成為一個純粹的綠林好漢。但都頭生活影響他一生,梁山的武松不再有故事了,因為他能力有限,在首領的安排下,他循規蹈矩,上陣刺殺。就是在宋江堅持讓位盧俊義時,武松站出來說話,一方面是“見吳用以目示人”,另一方面也是對宋江過于信任所至,而非驍勇之態。《水滸》結束時,對武松有這樣的交代:武松對宋江說道:“小弟今已殘疾,不願赴京朝覲。盡將身邊金銀賞賜,都納此六和寺中,陪堂公用,已作清閒道人,十分好了。”

武松這樣的選擇,與梁山的喪失、眾兄弟兵損將折的結局在其心中造成的悲涼。血濺鴛鴦樓,使武松成了一個濫殺無辜的人。在飛雲浦橋頭,“武松立于橋上,尋思了半晌,躊躇起來,怨恨沖天”,後路在哪裏?自己向何處去?那一瞬間,武松是可憐的悲傷的,他沒有依靠,隻有一雙拳頭,一把刀。要知道,初出茅廬的武松並不是這樣,沒有打死人就把自己嚇得流浪,第一次下殺手,打死的是景陽崗大蟲。至于殺西門慶潘金蓮,那是他們罪有應得,如果武松不先殺再報,西門慶就可能用金錢來平息,這也反映出武松對世事的洞察。

到達孟州見到施恩之前,在孫二娘酒店,張青勸他“不若就這裏把兩個公人做翻”,去二龍山落草,省得“去牢營中受苦”,武松不應,一者並非視人如草芥,二者他還要做個好人,再次體現出道德的約束。就是醉打蔣門神,武松也沒有殺心,停留在懲罰上,將跋扈的蔣娘子和酒保丟在酒缸裏,說明他還是個寬容之人。應該能看出,施耐庵在武松身上,也強調一個“逼”字,還是醜惡的社會在逼迫武松,讓他好人做不得,他不得不殺人,當武松隻有殺人這一條路可走時,殺人的標準也就不再象以前那麽精確,而是模糊了,道德的約束也就隨之瓦解了。 鴛鴦樓事件後,在武松身上再也找不到一絲溫情,他不再尋求做一個社會道德認可的好人。

另附有贊詩一首:

直裰冷披黑霧

戒箍光射秋霜

額前剪發拂眉長

腦後護頭齊項

頂骨數珠燦白

雜絨條結微黃

鋼刀兩口迸寒光

行者武松形象

角色歷史原型

曾有研究者認為,《水滸傳》中武松的藍本取材自元末張士誠起義的部將卞元亨。武松景陽崗打虎的故事即是來自于卞元亨打虎的事跡。《水滸傳》之後一些作品說武松的師傅是周侗。但相信以上需加上《臨安縣志》、《浙江通志》等史籍記載的武松歷史為原型。

武松打虎武松打虎

《臨安縣志》、《西湖大觀》、《杭州府志》、《浙江通志》等史籍都記載了北宋時杭州知府中的提轄武松勇于為民除惡的俠義壯舉。上述史籍中,武松原是浪跡江湖的賣藝人,“貌奇偉,嘗使技于涌金門外”,“非盜也”。杭州知府高權見武松武藝高強,人才出眾,遂邀請入府,讓他充當都頭。不久,因功被提為提轄,成為知府高權的心腹。後來高權因得罪權貴,被奸人誣諂而罷官。武松也因此受到牽連,被趕出衙門。

繼任的新知府是太師蔡京的兒子蔡鋆,是個大奸臣。他倚仗其父的權勢,在杭州任上虐政殃民,百姓怨聲載道,人稱蔡鋆為“蔡虎”。武松對這個奸臣恨之入骨,決心拼上性命也要為民除害。一日,他身藏利刃,隱匿在蔡府之前,候蔡虎前呼後擁而來之際,箭一般沖上前去,向蔡鋆猛刺數刀,當即結果了他的性命。官兵蜂擁前來圍攻武松,武松終因寡不敵眾被官兵捕獲。後慘遭重刑死于獄中。當地“百姓深感其德,葬于杭州西泠橋畔”,後人立碑,題曰“宋義士武松之墓”。

武松與武大郎不是親兄弟

武松與武大郎(本名武植)皆是清河縣人,但並非親兄弟。從生活年代上來說,兩人相差了270年。

實際情況是什麽呢?我們來看看吧:

一、武植是明朝的清官

武植的《墓志銘》裏沒有提到武松:武公諱植字田嶺,童時謂大郎,暮年尊曰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門淑媛。公先祖居晉陽郡,系殷武丁後裔,後徙清河縣孔宋庄(現名武家那村)定居。公幼年歿父,與母相依,衣食難濟。少時聰敏,崇文尚武,尤喜詩書,中年舉進士,官拜七品,興利除弊,清廉公明,鄉民聚萬民傘敬之。然悠悠歲月,歷歷滄桑,名節無端詆毀,古墓橫遭毀劫,令良士賢婦飲恨九泉,痛惜斯哉。今修葺墓室,清源正名,告慰武公,以示後人,是為銘記焉。

從墓志銘來看,武植是殷商王武丁之後,正經的王族子孫,是明朝的一個清官,為官廉正,其事跡至今還在清河縣流傳。他自幼父親早亡,與母親相依為命,他聰明好學,知識淵博。大比之年,高中進士,被任命為山東陽谷縣令。他愛民如子,為官清廉,贏得了當地百姓的衷心擁戴。後因被同窗好友黃堂誤會為“忘恩負義之輩”,被惡意中傷污辱詆毀。加之曾被武植治罪過的鄉裏惡少西門慶的助紂為虐,同流合污,于是乎,沿途傳遍了有關武大郎的粗俗之詞,武清官的形象就這樣被毀于一旦。

歷史早已證明,應還“為官清廉,興利除弊”的武大郎和“善良賢惠,勤勞仁義”的潘金蓮以本來面目。清河縣武家那村原有一座武大郎墓,1946年掘墳時發現,墳中有一口楠木懸棺和兩具骨骸。據健在的三位參與挖墳的老人證實,從骨骸判斷武大郎相當高大,推算生前少說也有1.78米。再者,若是賣燒餅的,哪有楠木懸棺和許多青磚壘墓!

二、行者武松乃宋朝義士

行者武松傳說最早見于宋元之際周密所著《癸辛雜識》“宋江三十六贊”,後見于宋人筆記小說《大宋宣和遺事》之中。根據清河縣有關地方志記載,武松出生在宋朝,武藝高強。為人仗義,見不得別扭事,專愛打抱不平,附近的窮苦百姓談起他沒有不翹大拇指的。因他專與富人作對,在家鄉呆不住,就常年流浪在外。後來路過陽谷縣,在景陽岡打死猛虎,被知縣大人任命為步兵都頭。而在《臨安縣志》《西湖大觀》《杭州府志》《浙江通志》等史籍中也記載了北宋時杭州知府中的提轄武松勇于為民除惡的俠義壯舉。他為民除害,殺了當朝太師之子奸臣蔡鋆,最終身葬西湖邊。

三、二人出生地不同

兩人雖然都是清河縣人,卻不是同一個村子的人。武松出生在離清河縣城西南大約八公裏處的王什庄,王什庄建于宋朝之前。由于武松參加梁山造反,官軍常來尋釁,為了避禍,村裏人陸續搬到村南一瓜屋處建村。因為此地原有一位姓王的老媽媽居住,故取名王氏庄。後嫌其名不雅,遂改為王什庄。武植武大郎則出生在今清河縣城東北三公裏處的武家那村,武家那村有武大郎墓,墓前的護墓碑現存于該縣文化館內。王什庄和武家那兩個村子相距有二十多裏。

因此,武松與武植均是清河縣的名人,均姓武,但絕非親兄弟。當然,在今日之清河縣裏,武松是主旋律。路叫武松路,公園叫武松公園。清河人自我介紹,也要說一句“武松的故鄉”。武植祠,在清河縣城“武松中路”北一條小道的終點,當地人稱“武大郎墓”,道上晾曬著羊絨(羊絨是清河縣的“特色產業”)。無論從聲勢和口碑上來說,宋朝義士均遠遠高于明朝清官武植。而這一切,當然要“歸功”于施耐庵的《水滸傳》。

事實上,我們施老先生是對不住匡扶正義的大清官武植先生和忠于愛情、賢淑端正的潘金蓮女士了,也令今日武潘的後人們義憤難平。施耐庵的後代對此也深感內疚。他們深明大義,引疚自責,竭力為武、潘平反昭雪。施耐庵的後裔,河北威縣的施勝辰曾赴武家那作畫十六幅並配詩文以道“施家欠債施家還”之歉疚。其中武縣令畫像的配詩為:“杜撰水滸施耐庵,武潘無端蒙沉冤。施家文章施家畫,貶褒迄今數百年。累世因緣今終報,正容重塑展人間。武氏祠堂斷公案,施姓欠賬施姓還。”潘金蓮畫像的配文曰:“餘曾敬繪武潘正傳十六幅,端懸于武氏祠壁為其平反冤假錯案,一白天下。然九泉武潘不恕吾族先人水滸傳中潑污之過,故唆使小鬼得遍姿去,餘今重塑武潘正容,還其本來面目。願乞武潘在天之靈寬恕。施氏焚香再拜。”

武植祠展廳還陳列一尊清代乾隆十六年的石碑。這是乾隆皇帝二次下江南,途經河北油坊,聞武植有墳無碑,口諭立碑于武植墓前,並植樹二百餘。碑之正面刻文為:全族合力,保護武植墓周圍“二百餘株”“密林”之“壯觀”。隻可惜壯觀之密林毀于“文革”而蕩然無存。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