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昭宣盛世

武昭宣盛世

武昭宣盛世,是西漢長達90多年的盛世。 公元前141年至公元前48年,"漢"政權的三個國家元首劉徹,劉弗陵,劉病已在任時,大漢經濟最繁榮,政治最穩固,文化最昌盛,科技最發達,疆域最遼闊,綜合國力世界第一,史稱"武昭宣盛世。"盛世繼承了"文景之治",後者比前者展示了強大得多的綜合國力。

  • 中文名稱
    武昭宣盛世
  • 起    始
    公元前141年
  • 時    期
    西漢
  • 終    止
    公元前48年

盛世簡介

公元前2世紀到公元前1世紀 ,代表中國主權的政權為"漢"。公元前141年3月9日至公元前48年1月10日,"漢"政權的三個國家元首劉徹,劉弗陵,劉病已在任時,大漢經濟最繁榮,政治最穩固,文化最昌盛,科技最發達,疆域最遼闊,綜合國力世界第一,史稱"武昭宣盛世。"本盛世繼承了"文景之治",後者比前者展示了強大的多的綜合國力。從公元前141年3月9日劉徹即位到公元前48年1月10日劉病已去世,西漢的盛世長達90多年。

史學上很多人認為:這段歷史的主要貢獻人是漢武帝劉徹,劉弗陵,劉病已和霍光君臣。

大事年表

公元前138年

8月,閩越圍東海國,東海國告急。漢天子遣中大夫庄助持節發會稽郡兵,浮海救之。未至,閩越走,兵還。

漢武帝漢武帝

公元前135年

2月,閩越國攻南越國。漢天子遣大行王恢將兵出豫章郡、大司農韓安國出會稽郡擊之,未到,閩越人殺其王鄒郢降,漢兵還。

12月,漢天子以衛尉李廣為驍騎將軍屯雲中郡,中尉程不識為車騎將軍屯雁門郡

公元前134年

7月,漢衛尉李廣、中尉程不識軍罷,歸長安。

公元前133年

7月,漢天子以御史大夫韓安國為護軍將軍,衛尉李廣為驍騎將軍,太僕公孫賀輕車將軍,大行王恢為將屯將軍,太中大夫李息為材官將軍,將三十萬眾屯馬邑谷,誘致單于,欲襲擊之。單于自將十萬騎入塞,覺之,走出。

公元前129年

2月, 匈奴入上谷郡,殺略吏民。漢天子以太中大夫衛青為車騎將軍出上谷郡,太中大夫公孫敖為騎將軍出代郡,太僕公孫賀輕車將軍出雲中郡,衛尉李廣為驍騎將軍出雁門郡,各萬騎,鹹擊匈奴。太中大夫衛青至龍城,斬首七百級。衛尉李廣、太中大夫公孫敖失師而還,太僕公孫賀無所得。

11月,匈奴盜邊,漢天子遣衛尉韓安國屯漁陽郡。

公元前128年

8月,匈奴二萬騎入遼西郡,殺遼西郡太守,掠二千餘人。入上谷郡、漁陽郡、敗漁陽郡太守軍千餘人,殺略二千餘人,圍衛尉韓安國。衛尉韓安國與之戰,不勝。會燕救至,匈奴略千餘人而去。匈奴入雁門郡,殺掠千餘人。

9月,漢天子遣車騎將軍衛青將三萬騎出雁門郡、將軍李息出代郡,斬首虜二千級。

10月,漢天子使衛尉韓安國東徙屯右北平郡。

公元前127年

2月,匈奴入上谷郡、漁陽郡,殺略吏民千餘人。漢天子遣將軍李息出代郡,令車騎將軍衛青出雲中郡擊匈奴,斬首虜五千四百級,收河南地

公元前126年

5月,匈奴入代郡,殺代郡太守恭友,略千餘人。

8月,匈奴入雁門郡,殺略千餘人。

公元前125年

5月,匈奴入代郡、定襄郡、上郡各三萬騎,殺略數千人。匈奴右賢王又入河南地,侵擾朔方郡,殺略人民甚眾。

劉弗陵劉弗陵

公元前124年

2月,漢天子令車騎將軍長平侯衛青將三萬餘騎出高闕衛尉平陵侯蘇建為遊擊將軍、左內史李沮為強弩將軍、太僕公孫賀為騎將軍、代相李蔡輕車將軍各萬騎,皆領屬車騎將軍,俱出朔方郡;大行李息,岸頭侯張次公為將軍各萬餘騎,出右北平郡:鹹擊匈奴。漢軍凡斬首虜四千級,獲右賢王眾男女萬五千人,匈奴王十餘人。

8月,匈奴萬騎入代郡,殺代郡都尉朱英,略千餘人。

公元前123年

3月,漢天子遣漢大將軍長平侯衛青將中將軍合騎侯公孫敖,太僕左將軍南峁侯公孫賀前將軍翕侯趙信,衛尉右將軍平陵侯蘇建,郎中令後將軍李廣,右內史李沮為強弩將軍六將軍兵十餘萬騎出定襄郡,擊匈奴,斬首三千餘級。還,休士馬于定襄郡、雲中郡、雁門郡

5月,漢天子遣漢大將軍長平侯衛青復將中將軍合騎侯公孫敖,太僕左將軍南峁侯公孫賀前將軍翕侯趙信,衛尉右將軍平陵侯蘇建,郎中令後將軍李廣,右內史李沮為強弩將軍六將軍出定襄郡、雲中郡、雁門郡,擊匈奴,大克獲,斬首虜萬六千級。前將軍翕侯趙信軍敗,降匈奴。衛尉右將軍平陵侯蘇建軍沒,獨身脫還。

公元前122年

6月,匈奴萬餘騎入上谷郡,殺數百人。

公元前121年

4月,漢天子遣驃騎將軍冠軍侯霍去病將萬騎出隴西郡,擊匈奴,斬首萬八千餘級,殺匈奴折蘭王、盧胡王。

5月,漢天子遣驃騎將軍冠軍侯霍去病、合騎侯公孫敖出隴西郡、北地郡二千餘裏,擊匈奴,斬首虜三萬二百級,斬匈奴速濮王,獲稽且王等五王。合騎侯公孫敖後期。匈奴入雁門郡、代郡,殺略數百人。漢天子復遣衛尉博望侯張騫,郎中令李廣皆出右北平郡,擊匈奴。郎中令李廣將四千騎先至,殺匈奴三千餘人,亡其軍二千人。衛尉博望侯張騫將萬騎至,匈奴引兵去。

8月,匈奴混邪王殺休屠王,並將其眾合四萬餘人來降。漢天子遣驃騎將軍冠軍侯霍去病迎之,斬其欲亡者八千人。

12月,漢天子減隴西郡、北地郡、上郡戍卒半。

公元前120年

8月,匈奴入右北平郡、定襄郡各數萬騎,殺略千餘人。

公元前119年

5月,漢天子遣大將軍長平侯衛青將郎中令前將軍李廣,太僕左將軍南峁侯公孫賀,主爵都尉右將軍趙食其,後將軍平陽侯曹襄四將軍出定襄郡,漢天子復遣驃騎將軍冠軍侯霍去病出代郡,各將五萬騎,步兵數十萬,鹹擊匈奴。大將軍長平侯衛青至幕北圍單于,斬首萬九千級,至趙信城乃還。驃騎將軍冠軍侯霍去病與左賢王戰,斬首虜七萬五百級,獲匈奴屯頭王、韓王等三王,封狼居胥山,禪姑衍,臨瀚海乃還。郎中令前將軍李廣,主爵都尉右將軍趙食其皆後期。

公元前112年

3月,漢天子遣韓千秋、繆樂將二千人伐南越。

4月,南越王丞相呂嘉反,殺漢使者及南越王及王太後,遂以兵擊韓千秋等,滅之。

5月,匈奴入五原郡,殺太守。漢天子遣兵擊之,破之。

8月,漢天子遣衛尉符離侯路博德為伏波將軍桂陽郡、下匯水,主爵都尉楊僕為樓船將軍出豫章郡、下橫浦,皆將罪人、江淮以南樓船十萬人,擊南越。

10月,西羌眾十萬人反,與匈奴通使,攻故安、圍狍旱。

11月,漢天子發隴西郡、天水郡、安定郡騎士及中尉,河南郡、河內郡卒十萬人,遣將軍李息,郎中令徐自為征西羌,平之。

公元前111年

1月,南越國破。漢天子遣中郎將郭昌征西南夷,平之。

8月,東越王鄒餘善反,攻殺漢將吏。漢天子遣主爵都尉將梁侯楊僕為樓船將軍出豫章郡,龍額侯韓說為橫海將軍、中尉王溫舒出會稽郡,鹹擊東越國。漢天子遣太僕公孫賀為浮沮將軍將萬五千騎出九原,趙破奴為匈河將軍將萬餘騎出令居,皆二千餘裏,擊匈奴,不見虜而還。

公元前110年

1月,東越國殺其王鄒餘善降漢。

公元前109年

5月,朝鮮王衛右渠攻殺遼東郡都尉,漢天子乃募天下死罪擊朝鮮。

8月,漢天子遣主爵都尉將梁侯楊僕為樓船將軍將樓船士五萬餘,自齊地浮海,左將軍荀彘自遼東郡將應募罪人,鹹擊朝鮮。漢天子遣將軍郭昌、中郎將衛廣發巴郡、蜀郡兵平西南夷未服者,斬首數萬。

公元前108年

7月,朝鮮斬其王衛右渠降漢。

8月,武都郡氐人反,漢天子遣漢兵擊定之,令分徙酒泉郡。

9月,漢天子遣趙破奴率輕騎七百人破樓蘭、車師。

公元前107年

8月,匈奴寇邊,漢天子遣郭昌為拔胡將軍屯朔方郡。

公元前105年

4月,益州郡昆明夷反,漢天子赦京師亡命令從軍,遣郭昌為拔胡將軍將兵擊之。

公元前104年

9月,漢天子拜李廣利為貳師將軍,發屬國六千騎及郡國惡少年數萬人,以往伐大宛。

公元前103年

7月,李廣利兵敗,引兵留敦煌郡。

8月,漢天子遣浞野侯趙破奴為浚稽將軍將二萬騎出朔方郡擊匈奴,斬首虜數千人,後匈奴兵八萬騎圍之,生得浞野侯趙破奴,漢軍遂沒。匈奴單于譴奇兵攻受降城,不能下,乃寇入邊而去。

公元前102年

5月,漢天子遣光祿勛徐自為出五原郡塞數百裏,遠者千餘裏,築城障列亭至廬句,而使長平侯衛伉、按道侯韓說為遊擊將軍將兵屯其旁,遣路博德為強弩都尉築居延澤上。

8月,匈奴入定襄郡、雲中郡,殺略數千人,匈奴右賢王又入張掖郡、酒泉郡,殺都尉,略數千人。漢天子遣任文擊匈奴,匈奴盡失所得而去。漢天子赦囚徒材官,益發惡少年及邊騎六萬人益李廣利以伐大宛。漢天子又發戍甲卒十八萬酒泉郡、張掖郡北,置居延、休屠以衛酒泉郡。

公元前101年

2月,李廣利斬大宛王首歸長安。

公元前100年

8月,漢天子發謫戍屯五原郡。

公元前99年

6月,漢天子遣漢海西侯李廣利為貳師將軍將三萬騎出酒泉郡,與匈奴右賢王戰與天山,斬首虜萬餘級。漢天子遣公孫敖為因于將軍出西河郡,路博德為強弩都尉會涿邪山,無所得。

10月,漢天子遣李陵為騎都尉將步兵五千人出居延北與單于戰,斬首虜萬餘級,李陵兵敗,降匈奴。

公元前98年

8月,匈奴入雁門郡,雁門郡太守坐畏懦棄市。

公元前97年

2月,漢天子欲救李陵歸漢,乃發天下七科謫及勇敢士,遣海西侯李廣利為貳師將軍將六萬騎、步兵七萬人出朔方郡,公孫敖為因于將軍將萬騎、步兵三萬人出雁門郡,按道侯韓說為遊擊將軍步兵三萬人出五原郡,路博德為強弩都尉將步兵萬餘人與李廣利會。匈奴單于自將十萬騎待餘吾水南。海西侯李廣利、路博德與單于戰餘吾水上連戰十餘日,斬首虜數萬,單于不利,引去。公孫敖與左賢王戰,公孫敖不利,引還。按道侯韓說無所得。

公元前91年

10月,匈奴入上谷郡、五原郡,殺略吏民。

公元前90年

2月,匈奴入五原郡、酒泉郡,殺兩都尉。

3月,漢天子遣開陵侯成娩將樓蘭等六國兵擊車師,車師降服,臣屬漢。

4月,漢天子遣海西侯李廣利為貳師將軍將七萬人出五原郡,御史大夫秺侯商丘成將三萬人出西河郡,重合侯馬通將四萬騎出酒泉郡鹹擊匈奴。御史大夫秺侯商丘成至浚稽山,多斬首。重合侯馬通至天山,虜引去。皆引兵還。海西侯李廣利殺傷虜甚眾。

9月,匈奴單于將五萬騎遮擊海西侯李廣利,海西侯李廣利敗,降匈奴。

公元前87年

11月,匈奴入朔方郡殺略吏民。漢天子發軍屯西河郡,左將軍上官桀行北邊。

公元前86年

5月,益州郡廉頭、姑繒民反,殺長吏。牂柯郡談指、同並等二十四邑、凡三萬餘人皆反。漢天子遣水衡都尉呂破胡募吏民及發犍為郡、蜀郡奔命萬餘人擊益州郡、牂柯郡,大破之。

公元前85年

11月,漢天子發習戰射士至朔方郡,調故吏將屯田張掖郡

公元前83年

9月,匈奴入代郡,殺代郡都尉。

10月,姑繒、葉榆復反,漢天子遣水衡都尉呂破胡將郡兵擊之。呂破胡不進,蠻夷遂殺益州郡太守,乘勝與呂破胡戰,士戰及溺死者四千餘人。

11月,漢天子遣大鴻臚田廣明擊益州郡,斬首捕虜二萬餘人。

公元前82年

8月,漢天子復遣大鴻臚田廣明、軍正王平並進,擊益州郡,大破之,斬首捕虜三萬餘人。

9月,匈奴發左右部二萬騎,為四隊,並入邊為寇。漢兵追之,斬首獲虜九千人,生得甌脫王,漢無所失亡。匈奴見甌脫王在漢,恐以為便道擊之,即西北遠去,不敢南逐水草,發人民屯甌脫。

公元前81年

10月,匈奴復遣九千騎屯受降城以備漢,北橋餘吾,令可度,以備奔走。

公元前80年

4月,武都郡氐人反,漢天子遣執金吾馬適建、龍額侯韓增、大鴻臚田廣明將京兆尹、左馮翊右扶風、太常徒,皆免刑,擊定之。

9月,匈奴單于使犁于王窺邊,言酒泉郡、張掖郡兵益弱,出兵試擊,冀可復得其地。時漢先得降者,聞其計,漢天子詔邊警備。後無幾,右賢王、犁于王率四千騎分三隊,入日勒、屋蘭、番和。張掖郡太守、屬國都尉發兵擊,大破之,得脫者數百人。屬國千長義渠王騎士射殺犁于王。

公元前79年

8月,匈奴三千騎入五原郡,略殺數千人。後數萬騎南旁塞獵,行攻塞外亭障,略吏民去。

11月,漢使者傅介子于龜茲國中斬殺匈奴使者。

公元前78年

12月,漢天子以中郎將範明友為度遼將軍,將北邊七郡,郡二千騎凡二萬騎出遼東郡擊匈奴,匈奴聞漢兵至,引去。烏桓時新中匈奴兵,範明友乘烏桓敝,擊之,斬首六千餘級,獲三王首。

公元前77年

漢大司馬大將軍博陸侯霍光白漢天子遣平樂監傅介子往刺樓蘭王。介子與士卒俱賃金幣,揚言以賜外國為名。至樓蘭,樓蘭王不意親介子,介子佯引去,至其西界,使譯謂曰:"漢使者持黃金,錦、綉行賜諸國,王不來受,我去之西國矣。"即出金幣以示譯。譯還報王,王貪漢物,來見使者。介子與坐飲,陳物示之。飲酒皆醉,介子謂王曰:"天子使我私報王。"王起隨介子入帳中,屏語,壯士二人從後刺之,刃交胸 ,立死。其貴人左右皆散走。介子告諭以"王負漢罪,天子遣我來誅王,當更立前太子質在漢者。漢兵方至,毋敢動,動,滅國矣!"介子遂斬王安歸首,馳傳至闕,懸首北闕下。乃立尉屠耆為王,更名其國為鄯善。為刻印章,賜以宮女為夫人,備車騎輜重,丞相,大司馬大將軍率百官送至橫門外,祖而遣之。王自請天子曰:"身在漢久,今歸,單弱,而前王有子在,恐為所殺。國中有伊循城,其地肥美, 願漢遣一將屯田積谷,令臣得依其威重。"于是漢天子遣司馬一人,吏士四十人,田伊循以鎮撫之。

公元前76年

7月,漢天子發京兆尹、左馮翊右扶風及郡國惡少年吏有告劾亡者至北軍,屯遼東郡。

公元前75年

3月,烏桓犯塞,漢天子遣衛尉平陵侯範明友為度遼將軍擊之。

10月,烏桓復犯塞,漢天子復遣衛尉平陵侯範明友為度遼將軍擊之。

公元前74年

2月,漢天子遣水衡都尉趙充國擊匈奴,獲匈奴西祁王。

公元前72年

9月,漢天子大發興調關東輕車銳卒,選郡國吏三百石伉健習騎射者,皆從軍。御史大夫昌水侯田廣明為祁連將軍,後將軍營平侯趙充國為蒲類將軍,雲中郡太守富民侯田順為虎牙將軍,及衛尉平陵侯範明友,前將軍龍額侯韓增凡五將軍,兵十六萬騎。校尉常惠持節入烏孫,護烏孫兵。

公元前71年

2月,漢五將軍師發長安,擊匈奴。御史大夫昌水侯田廣明將四萬餘騎出西河郡,衛尉平陵侯範明友將三萬餘騎出張掖郡,前將軍龍額侯韓增將三萬餘騎出雲中郡,後將軍營平侯趙充國將三萬餘騎出酒泉郡,雲中郡太守富民侯田順將三萬餘騎出五原郡,校尉常惠使護發兵烏孫西域,昆彌自將翕侯以下五萬餘騎從西方入,鹹擊匈奴。匈奴聞漢兵大出,老弱奔走,驅畜產遠遁逃,是以五將少所得。衛尉平陵侯範明友出塞一千二百餘裏,至蒲離候水,斬首捕虜七百餘級。前將軍龍額侯韓增出塞一千二百餘裏,至烏員,斬首捕虜,至候山百餘級。後將軍營平侯趙充國兵當與烏孫合擊匈奴蒲類澤,烏孫先期至而去,漢兵不與相及,後將軍營平侯趙充國出塞一千八百餘裏,西擊候山,斬首捕虜,得單于使者蒲陰王以下三百餘級。此三將聞虜已引去,皆不至期還。御史大夫昌水侯田廣明出塞一千六百餘裏,至雞秩山,斬首捕虜十九級。逢漢使匈奴還者冉弘等,言雞秩山西有虜眾,御史大夫昌水侯田廣明即戒弘,使言無虜,欲還兵,御史屬公孫益壽諫,以為不可。御史大夫昌水侯田廣明不聽,遂引兵還。雲中郡太守富民侯田順出塞八百餘裏,至丹吾餘水上,即止兵不進,斬首捕虜一千九百級,引兵還。校尉常惠與烏孫兵至右谷蠹庭,獲單于父行及嫂、居次、名王、犁于都尉、千長、將以下三萬九千餘級。

6月,漢軍罷,歸長安。

9月,漢天子令常惠持金幣賜烏孫貴人有功者。常惠使烏孫還,便宜發諸國兵,合五萬人攻龜茲,責以前殺校尉賴丹。龜茲王謝曰:"乃我先王時為貴人姑翼所誤,我無罪。"執姑翼詣常惠,常惠斬之。

公元前70年

漢天子出三千餘騎為三道,並入匈奴,捕虜數千人還。

公元前68年

2月,匈奴左大且渠與呼盧訾王各將萬騎南旁塞獵,相逢俱入,行未到,會三騎亡降漢,言匈奴欲為寇。于是漢天子詔發騎屯要害處,使漢大將軍軍監治眾等四人將五千騎,分三隊,出塞各數百裏,捕得虜數千人而還。時匈奴亡其三騎,不敢入,即引去。匈奴又發兩屯各萬騎以備漢。

8月,漢天子遣侍郎鄭吉、校尉司馬喜將免刑罪人田渠犁積谷,欲以攻車師,至秋收谷,鄭吉、司馬喜發城郭諸國兵萬餘人自與所將田士五百人共擊車師,攻交河城,破之。王尚在其北石城中,未得。會軍食盡,鄭吉等且罷兵,歸渠犁田。收秋畢,復發兵攻車師王于石城。王聞漢兵且至,北走匈奴求救,匈奴未為發兵。王來還,與貴人蘇猶議欲降漢,恐不見信。蘇猶教王擊匈奴邊國小蒲類,斬首,略其人民以降鄭吉。匈奴聞車師降漢,發兵攻車師。鄭吉、司馬喜引兵北逢之,匈奴不敢前,鄭吉、司馬喜即留一候與卒二十人留守王,鄭吉、司馬喜等引兵歸渠犁。車師王恐匈奴兵復至而見殺也,乃輕騎奔烏孫。車師王之走烏孫也,烏孫王留之不遣,遣使上書,願留車師王,備國有急,可以西道以擊匈奴。漢天子許之。于是漢天子招故車師太子軍宿在焉耆者,立以為王,盡徙車師國民令居渠犁。遂以車師故地與匈奴,匈奴乃另立車師王。

公元前67年

8月,西域城郭共擊匈奴,取車師國,得其王及人眾而去,單于復以車師王昆弟兜莫為車師王,收其餘民東徙,不敢居故地,而漢天子益遣屯士分田車師地以實之。

11月,漢天子罷車騎將軍,右將軍屯兵。

公元前66年

匈奴怨諸國共擊匈奴,遣左右大將各萬騎屯田右地,欲以侵迫西域。

公元前65年

漢天子以馮奉世為衛侯使持節送大宛諸國客。至伊修城,都尉宋將言莎車與旁國共攻殺漢所置莎車王萬年,並殺漢使者奚充國。時匈奴又發兵攻車師城,不能下而去。莎車遣使揚言北道諸國已屬匈奴矣,于是攻劫南道,與歃盟叛漢,從鄯善以西皆絕不通。馮奉世與其副嚴昌計,以為不即擊之則莎車日強,其勢難製,以危西域,遂以節諭告諸國王,因發其兵,南北道合萬五千人進擊莎車,攻拔其城。莎車王自殺,傳其首詣長安,諸國悉平,威震西域。

公元前64年

匈奴遣左右奧楗各六千騎,與左大將再擊漢之田車師城者,不能下。

公元前63年

漢光祿大夫義渠安國召先零諸豪三十餘人,皆斬之,復縱兵擊西羌,斬首千餘級。公元前62年

劉病已劉病已

8月,匈奴單于將十萬餘騎旁塞獵,至符奚廬山,欲入邊寇。未至,會其民題除渠堂忘降漢言狀,漢以為言兵鹿奚盧侯,漢天子遣後將軍營平侯趙充國將兵四萬餘騎屯緣邊九郡備虜。

9月,單于病嘔血,因不敢入,還去,即罷兵。

公元前61年

4月,西羌反。漢天子發京兆尹、左馮翊、右扶風、中都官徒弛刑及應募次飛射士,羽林孤兒,胡、越騎,三河郡、潁川郡、沛郡、淮陽郡、汝南郡材官,金城郡、隴西郡、天水郡、安定郡北地郡、上郡騎士,羌騎詣金城郡,與武威郡太守、張掖郡太守、酒泉郡太守各屯其郡者,合六萬人。

5月,漢天子遣後將軍營平侯趙充國至金城郡,擊西羌。

10月,漢天子拜酒泉郡太守辛武賢為破羌將軍、樂成侯許延壽強弩將軍中郎將趙昂出擊西羌,斬首四千餘級,降四千餘。

11月,酒泉郡太守辛武賢,樂成侯許延壽中郎將趙昂將兵歸長安。

公元前60年

6月,後將軍營平侯趙充國凡斬首羌虜七千六百級,降三萬一千二百人,乃將兵歸長安。

8月,羌虜斬其首惡大豪楊玉、猶非首降漢。

9月,匈奴日逐王先賢撣欲降漢,使人與鄭吉相聞。鄭吉發龜茲諸國五萬人迎日逐王,口萬二千人,小王、將十二人遂鄭吉至河曲,頗有亡者,鄭吉追斬之,遂將詣京師。鄭吉便宜發諸國兵擊破車師兜訾城,車師國盡歸漢。

10月,匈奴單于遣弟伊酋若王勝之入漢獻見,賀正月,始和親。

公元前59年

珠崖郡三縣反,漢天子發兵擊定之。

公元前58年

6月,匈奴單于遣弟呼留若王勝之入漢朝見。

公元前56年

12月,匈奴呼速累單于烏厲溫敦率眾降漢。

公元前54年

2月,匈奴呼韓邪單于稽侯狦向漢稱臣,遣弟右谷蠹王入侍。漢天子以邊塞無寇,減戍卒什二。

公元前53年

2月,匈奴呼韓邪單于稽侯狦遣子右賢王銖婁渠堂入侍于漢,郅支單于呼屠吾斯亦遣子右大將駒于利受入侍于漢。

12月,匈奴呼韓邪單于稽侯狦遣弟左賢王入漢朝賀。

公元前52年

5月,珠崖郡九縣反,漢天子遣護軍都尉張祿將兵擊定之。

公元前51年

1月,匈奴呼韓邪單于稽侯狦款五原塞,願奉國珍朝漢。

2月,匈奴呼韓邪單于稽侯狦入漢朝見天子。

3月,匈奴呼韓邪單于稽侯狦歸匈奴。漢天子遣長樂衛尉高昌侯董忠、車騎都尉韓昌、騎都尉虎將萬六千騎送之。匈奴郅支單于呼屠吾斯率眾遠遁西方,遣使奉獻于漢。

12月,漢公主劉解憂自烏孫國歸漢。

公元前50年

匈奴呼韓邪單于稽侯狦、匈奴郅支單于呼屠吾斯俱遣使入漢朝獻。

公元前49年

2月,匈奴呼韓邪單于稽侯狦入長安朝見漢天子。

3月,匈奴呼韓邪單于稽侯狦歸匈奴。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