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郎

武大郎

吳春來,後隨母姓,改名武大郎,字武植,來鳳縣人。從小父母雙亡,含辛茹苦將兄弟武松撫養成人。以賣炊餅為業,娶妻潘氏金蓮,原住清河縣,後移居陽谷縣紫河街。原型為清河縣縣令:不過後來有考古在墓中發現武松和武植相差幾百歲,也就是說不是同一時期的人。

武植少年貧窮,曾得好友黃堂資助,後不料黃堂家中發生火災,其想要投奔武植謀個一官半職,但武植待他好酒好菜,卻始終不提攜他。黃堂一怒之下不辭而別。並在回鄉路上到處散播謠言以泄心中惡氣。當地惡少餘和尚與他沆瀣一氣,添油加醋。

很快傳遍各地,並傳到《水滸傳》作者耳中,寫進了書,將潘金蓮名聲盡毀,也給潘、武兩姓後人帶來災難:清河縣的潘家和武家幾百年來從不通婚。

但是讓人欣慰的是《水滸傳》作者後人向武、潘建造像並寫道歉詩。

潘建民說,凡是去過武植祠的潘姓人,都會拍下這組照片,一來敬佩《水滸傳》作者後人的勇氣,二來也告訴世人,潘金蓮也並未給潘家丟臉!

  • 中文名稱
    武大郎(武植)
  • 外文名稱
    Wu Da Lang
  • 弟弟
    武松
  • 人物屬性
    湖北省來鳳縣
  • 情敵
    餘和尚
  • 職業
    賣炊餅、縣令
  • 主要成就:
    養大武松、當了縣令、買了一套房
  • 出生地址
    湖北省來鳳縣
  • 歷史人物出處
    陽谷縣志
  • 配偶
    潘金蓮
  • 母親
    武氏
  • 文學形象出處
    水滸傳
  • 性格:
    堅韌、老實、善良,稍帶一點懦弱
  • 身高
    1.69米
  • 性別
  • 好友
    毛哥、喬鄆哥

人物介紹

武大郎原名武植,清河縣武家那村人。現在武家那村還有武植的墳墓。他生的身材高大,相貌不俗。與《水滸傳》中描寫的形象完全兩樣。他自幼父母雙亡。但他聰明好學,知識淵博。大比之年,高中狀元,任山東陽谷縣令。武植的昔日同窗黃堂名落孫山後,不幸家中又著了大火。便去找武植去借錢。他來到陽谷縣一住半月,隻是來的當天見了武植一面,便再也見不到了,因為武植一直忙于政務:興修水利。讓陽谷百姓趕上播種時節。黃堂以為武植是故意避而不見,所以一氣之下回了清河縣。一路上,他為泄私憤,于路邊道旁樹上,牆上寫了很多武植的壞話,如“武大郎攀杠子——上下夠不著。”等等。還畫了很多譏諷武植形象的圖畫。

武大郎歷史原型武大郎歷史原型

回到家中,隻見一座新蓋的房屋亮亮堂堂。黃堂一問妻子才知道,原來武植得知黃堂的遭遇後就派人送來銀錢,並幫著蓋好了房子。本想一切準備妥當後再告訴黃堂,可是……。黃堂懊悔不已,急忙趕回陽谷縣,把他一路所寫所畫的東西全部塗抹掉。誰知這些東西正好被施耐庵看到,並寫進了他那部千古傳誦的《水滸傳》中,流傳天下。所以,大家看到了現在的武大郎。妻子潘氏金蓮,是清河縣黃金庄人氏。是一名大家閨秀。她不顧家人的強烈反對,毅然嫁了家境貧寒的武植(當時武植還沒有中狀元)。經過施老先生的藝術加工,就變成了大家所熟知的潘金蓮。

大郎之妻

潘金蓮潘金蓮

武大郎的妻子潘氏金蓮,是清河縣黃金庄人氏。是一名大家閨秀。武植一開始在潘家打工,為人老實、勤快,所以潘金蓮的父親把女兒許給了武植。(武植後代所述)經過施老先生的藝術加工,就變成了大家所熟知的潘金蓮。據說,解放初期,有隆堯劇團、河南墜子等說書的、唱戲的來黃金庄表演到潘金蓮時,被村民攆走。

武松另說

而作品中武大郎的弟弟武松,實際上比武大郎“年長”二百七十多歲,是宋朝人,和武大郎完全不是一個時代的人。

歷史上的武大郎生活在明朝,而不是水滸傳裏的宋朝

古墓介紹

本墓建在河北省清河縣武家那村南方,縣城東3公裏處,武植,童時謂“大郎”;暮年尊稱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門淑媛,公先祖居晉陽郡,系殷武丁後裔後人,搬清河縣孔宋庄(現名武家那村)定居,公幼年喪父與母祖依,衣食難濟,少時聰敏,崇文尚武,尤喜詩書 ,中年中進士,官拜七品,與利除弊,清廉,公明鄉民聚萬民傘敬之,然悠悠歲月歷歷滄桑,名節無端詆毀古墓,橫遭數劫,令良士賢婦飲恨九泉,痛惜斯哉。今侑葺墓室清淙正名,告慰武公以示後人,是為銘記焉。2010年,施耐庵後人施勝辰來到清河縣武植古墓祠堂前,表達了歉意。

武植墓武植墓

1992年冬,武家那村武氏族人挖掘了武大郎古墓。墓穴呈圓井型結構,是座懸棺墓,未發現遺物尚存。為緬懷先祖,武氏族人又對武大郎墓修葺一新,並于1996年,籌資修建穿廳、展室、圍牆、大門、甬道。在墓前修建碑樓,並撰寫碑文如下:

“武公諱植字田嶺,童時謂大郎,暮年尊說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門淑媛。公先祖居晉陽郡,系殷武丁裔胄,後徙清河縣孔宋庄(現名武家那)定居。公幼年歿父,與母相依,衣食難濟。少時聰敏,崇文尚武尤喜詩書。中年舉進士,官拜七品,興利除弊,清廉公明,鄉民聚萬民傘敬之。

然悠悠歲月,歷歷滄桑,名節無端詆毀,古墓橫遭數劫,令良士賢婦飲恨九泉,痛惜斯哉。今修葺墓室,清源正名,告慰武公,以示後人。是為銘記焉。

(丙子年仲夏立)

武大郎墓,現已列入河北省清河縣文化景點之一。

相關信息

史海尋真概述

對于明朝武大郎和水滸武大郎是否同一人,一直存在爭論,其中主流思想是:

1、水滸原本成書于元朝。

歷史上考據,水滸成書後幾年,施耐庵病逝。(根據施耐庵的生平,可以斷定水滸完全成書于元朝年間,即使後來羅貫中有編輯,也不會有大的改動了,再說了武松一節,是水滸最先完墨的)。

武大郎武大郎

2、明朝開科舉時,施耐庵已經去世。

施耐庵死于洪武四年(1371年,也就是說施耐庵僅僅在明朝活了3年,施耐庵人生其他時間是在元朝度過)他死的那一年,明王朝才首開科舉考試,並且無一北方人中舉。所以施耐庵還沒有等武植成為進士,就已經死了。甚至說根本不認識武植這個人。故此武植非水滸裏的武植。而是後人牽強附會,對號入座而已。

●甄達壽

武大郎本名武植,山東(今河北)清河縣武家那村人。武植雖出身貧寒,但聰穎過人,崇文尚武,中年即考中進士,出任山東陽谷縣縣令。而潘金蓮乃知州家的千金,住在距武家那村1.5公裏處的黃金庄。

史載,武、潘二人和睦恩愛,育有四子。武大郎的墓碑銘文就是最有力證據:“武公諱植字田嶺,童時謂大郎,暮年尊愛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門淑媛。公先祖居晉陽郡,系殷武丁後裔,後徙清河縣孔宋庄定居。公幼年歿父,與母相似,衣食難濟。少時聰敏,崇文尚武,尤喜詩書;中年舉進士,官拜七品,興利除弊,清廉公明,鄉民聚萬民傘敬之。然悠悠歲月,歷歷滄桑,名節無端詆毀,古墓橫遭毀劫,令良士賢婦飲恨九泉,痛惜武公,以示後人,是為銘記焉。”

人物外貌

原文第二十三回,……這武大郎身不滿五尺,面目醜陋,頭腦可笑,上身長下身則短;清河縣人見他生得短矮,起他一個諢名,叫做三寸丁谷樹皮。

生活經歷介紹

武大郎劇照武大郎劇照

提起歷史上真實的武大郎與潘金蓮,二人的故事和小說相關十萬八千裏。武大郎不僅英俊偉岸,還是個清官;而潘金蓮也是個賢妻良母;此二人絕對可稱得上模範夫妻。于是問題來了,施耐庵筆下的武潘二人為什麽與史實有如此大相徑庭的區別?在民間百姓的流傳中,武潘二人為什麽慘遭誹謗?讓我們回到歷史的真實中,去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麽。

銘文中的“孔宋庄”即武家那村。從中不難看出,武大郎雖然出身貧苦、歷經坎坷,但絕非沿街賣炊餅的平庸之輩。相反,他是造福一方的父母官;而本是名門淑媛、原本賢良的縣令夫人潘金蓮卻被後世描述成“裁縫家的窮苦女,九歲被賣做家妓”,且以美女蕩婦的形象背負千載惡名,遭到唾罵,實在是比竇娥還要冤!

據1946年武植墓的發掘者依據比例和經驗推斷,武植實際身高應在1.68米以下,算不上偉岸。另外,不容忽視的是,武植墓的規模比較大,並且棺木用料是珍貴的楠木,這豈是一般人家所能做到?又豈是一般人所能享有的喪葬待遇?

那麽,武、潘二人的真實面貌為什麽遭受歷史殘酷的“毀容”呢?據武植的24世孫武雙福等武家後人介紹,這其中另有因由:

早年貧苦的武植曾經得到過一位王姓同窗好友的資助,武植做官之後,這位王姓同窗家境敗落,便千裏迢迢來投奔武植,希望能謀得一個職位。然而,在武家一直住了大半年,仍不見為官清正廉明的武植提拔他,他憤怒之下便不辭而別。為發泄心中怨恨,他在回鄉的路上還四處編造、張貼武、潘二人的各種醜事,極盡污蔑損毀之能事(這或許就是後世各種故事的雛形)。而先前武植得罪過的當地惡少武藝更是與之沆瀣一氣,煽風點火,添油加醋,很快,有關武、潘的各種謠言便傳遍街頭巷尾,且版本頗多,令其聲譽遭受極大損毀。

而王姓書生回家以後才發現,武植早已為他重修了房舍,並購置了家當。這時,他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無比的懊悔,並發瘋似地揭撕自己沿街張貼的污蔑言論,然而,謠言一旦傳開,又如何能收回呢?

文學作品

不論是《水滸傳》還是《金瓶梅》,就文學創作本身而言無疑是非常成功的,其價值和地位在中國文學史上也都舉足輕重。但是,為了創作的需要或者劇情的安排,作者都不可能也沒必要對這些道聽途說的故事藍本做史學家們一樣的確鑿考證。于是,在他們取得文學創作巨大成就的同時,也對這些原本用以污蔑詆毀的“謠言”的流傳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