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緊逼

步步緊逼

《步步緊逼》是由沈好放執導,程煜、于小慧主演的警匪片連續劇。

該影片以江西省安義縣原縣委書記買凶謀殺同事的案件為原型,第一次以一個真實案件為題材反映"買凶殺官"。

  • 中文名稱
    步步緊逼
  • 出品時間
    2004
  • 製片地區
  • 集    數
    21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
  • 導    演
  • 首播時間
    2005
  • 類    型
    動作
  • 發行公司
  • 主    演
  • 上映時間
    2005年
  • 拍攝地點
  • 每集長度
    45
  • 編    劇

基本信息

片名:步步緊逼

類型:連續劇

分類:動作片

地區:大陸地區

時間:2004年,首播2005年

導演:沈好放

編劇:黃亞洲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王安和程煜
李丹凝于小慧
鍾礫岩陸劍民
範文先唐湯民
賈樹斌陳國輝
蘆 軍楊 濤
小 桃黃麗娜
高 彪張小波
趙玉丹芳 芳
翟增文于飛
黃琪軒吳有熙
林蕾
王海
鄧海龍劉燕斌
武斌
劉志堅崔金華
韓梅李愛群

劇情簡介

新安市一標志性的建築新安商城迎來隆重的開業慶典,省市領導前來剪彩。商販陳寶林發現商城裙樓有裂縫,商城經理楊濤叱其危言聳聽。陳寶林遭到楊濤手下大頭毒打,刑警隊長鍾礫岩率眾成功解救了陳寶林夫婦。商城大樓岌岌可危,剪彩的時刻業已臨近,市長王安合決定,剪彩儀式照常進行。暴風雨中,商城裙樓轟然倒塌,一具腐爛的女屍顯露了出來,眾人極為震驚。

倒塌的商城造成嚴重的人員傷亡,受害民眾及家屬悲痛欲絕,群情激憤。市委書記範文先、市長王安合決心嚴查此案、嚴懲凶手。案情嚴重,特偵組成立,鍾礫岩、高彪、小姚對案子展開調查……

電視劇《步步緊逼》以江西省安義縣原縣委書記買凶謀殺同事的案件為原型,這也是影視第一次以一個真實案件為題材反映"買凶殺官"。這部劇經國家廣電總局批準,由江西電視台、九江市公安局等單位聯合攝製、九江市委宣傳部協助拍攝。劇中以江西省公安戰線一批打黑除惡先進人物為生活原型,塑造了刑偵大隊長鍾礫岩等一批典型,展示了公安民警與黑惡勢力頑強鬥爭的高大形象,通過展現公安機關嚴厲打擊各種犯罪活動,弘揚正氣,懲治腐敗,真實謳歌了一批為了社會的穩定和人民民眾的幸福安寧,在打黑除惡第一線機智勇敢、吃苦耐勞、無私奉獻的公安民警。

分集劇情

第1集

身著華服的露露深夜來到建設中的新安商城,和幾名陌生人做完交易,在凄慘的叫聲中被活埋于商城樓梯間內。這一切被兩個局外人意外地看到了。 商城如期建好,成為商家爭奪的旺鋪。商人陳寶林因所租店面出現裂縫,向商城經理楊濤提出索賠。楊濤叫社會混混大頭糾集一批打手,與陳寶林手下大打出手。刑警隊長鍾礫岩和警員高彪、小姚等人趕到現場製止,將持槍欲行凶的大頭逮捕。與此同時,陳寶林以知道商城內埋屍威脅楊濤,被殺。 陳寶林臨死之前對警察說出商城活埋過人。 刑警隊長鍾礫岩帶領高彪,小姚去找商城總工程師王海調查,王海正在處理商城耳房裂縫問題。送走鍾後,王海根據電腦分析,發現商城會塌,他怕擔責任,偷偷出逃。商城大老板賈樹斌急忙派手下鄧海龍前去追殺。 電閃雷鳴中商城東側樓轟然倒塌。突如其來的事故將許多顧客埋進了廢墟中,救護車呼嘯而來,市長王安合親自指揮救人工作。死傷者被抬了出來,傷者家屬哭喊著尋找著自己的親人。這一惡性事故共造成五人死亡,多人受傷,群情激憤,要求嚴懲凶手。 鍾礫岩、高彪、小姚亦投入到緊張的救人中。廢墟上小啞巴冒險走的動作引起了小姚的懷疑,鍾礫岩小姚敲開牆壁,一具已經開始腐爛的女屍顯露了出來。 市委書記範文先剛從外地趕回,立即受到記者和死者家屬的圍攻。在事故中死去的女兒的母親瘋一樣的撲向他……面對此景,範文先心痛無比。 商城倒塌,作為投資方的賈樹斌心疼不已,但因涉及市長夫人林蕾,賈樹斌無可奈何。他與楊濤緊急商討對策,隻有殺掉王海才能保全自己。 鄧海龍與王海在鬧市追逐,危急中王海向鍾礫岩求救。鍾礫岩救下被打傷腿的王海,但為救市長女兒芳芳而失去了目標--鄧海龍。

第2集

王海是鍾礫岩姐姐鍾念函的未婚夫,鍾礫岩請姐姐勸他說出真相,但王海受驚嚇及威脅,雖經鍾念函百般勸解仍不肯說。 事故調查組迅速成立,大家決定先將楊濤拘捕起來。鍾礫岩等人前去抓捕楊濤。此時,楊濤已經提前得到訊息離開家,正與情人--河西區代區長李丹凝深情話別。 鍾礫岩小姚去拿屍檢報告,發現報告被人冒領,鍾礫岩感到碰到了強硬的對手。屍檢結果顯示,死者是被殘忍的活埋致死。 市局成立特偵組對商城倒塌案和腐屍案並案調查,鍾礫岩、高彪、小姚負責具體的調查工作。賈樹斌找到公安局長翟增文,要他幫忙放大頭。翟增文曾開車撞死人,賈樹斌派司機車之常替他頂罪,翟增文因此受製于賈樹斌。 王海出事,心情苦悶的鍾礫岩一個人來到江邊,再次遇到了芳芳,兩人一起談起喜歡的音樂。 鍾礫岩等人找到商城原會計,會計提供線索:商城帳上有500萬元的材料費差額,鍾礫岩等急忙趕往會計室去拿商城帳本。會計隨後即遭人暗殺身受重傷。 楊濤搶先一步潛入會計室拿走了一些重要的帳目,然後將會計室點燃,熊熊大火映紅了新安的天空。

第3集

鍾礫岩高彪等人拼命沖進火海,奮力搶出燒毀的帳本殘片。 商城倒塌,會計室被燒,案情疑點集中到了商城老板賈樹斌的身上,範文先和王安合在賈樹斌問題上產生了分歧,範文先建議對賈樹斌立案調查,王安合提出賈是人大代表,他的公司是新安經濟的支柱,對賈要慎重。鍾礫岩提出對賈樹斌進行秘密監視,得到了政法委書記武彬的贊成。 李丹凝為了能當上組織部副部長,她一方面送給範文先蘭花,另一方面借賞畫為名接近王安合。 賈樹斌讓林蕾幫他拿到虎山遂道工程,林蕾對王安合施加壓力,王安合嚴辭拒絕,兩人大吵。王安合對林蕾深感失望,路遇李丹凝,在李丹凝的邀請下前往李家賞畫,李丹凝的優雅舉止讓他備感親切。 翟增文告訴鍾礫岩大頭實際是警方的一個線人,為盡快破案,要放大頭出去尋找線索,鍾礫岩同意。 範文先在機關食堂看到為死難家屬的捐款箱沒有多少錢,心情非常沉重,他感慨地向在座的幹部一吐衷腸並當場捐出自己的工資。 死傷者家屬向市委市政府請願,強烈要求"血債血償"。範文先趕到現場,面對傷心痛苦的死者家屬,範文先深感內疚,作為一個市委書記,一個城市的當家人,當眾彎下腰表達了最深的歉意,眾人無不動容。 高彪查到楊濤的蹤跡,鍾礫岩等人急忙去抓,賈樹斌派鄧海龍等保鏢加以阻撓,楊濤趁機逃走,鍾礫岩緊追,楊濤在李丹凝的掩護下逃脫。

第4集

鍾礫岩記起曾見到芳芳穿過與死者同樣的裙子,急忙找芳芳求證,芳芳認出死者是她的同學露露,以前一直在深圳打工。 範文先發現李丹凝所送蘭花價值不菲,認為她另有圖謀極為生氣,李丹凝頗委屈的向王安合哭訴,進一步取得王安合的信任。 楊濤一方面將帳本交給李丹凝保管,另一方面對賈樹斌還抱有幻想,希望賈樹斌可以想辦法救他。賈樹斌恨楊濤偷走帳本,已不把他當兄弟,為保林蕾,將罪名推到楊幫身上。楊濤在李丹凝的幫助下,秘密潛入賈家。 楊濤向賈樹斌要錢,賈樹斌假意答應。一直在對賈樹斌家進行監視的鍾礫岩等人發現異常,鍾礫岩決定去探個究竟,可惜楊濤已隨李丹凝安全離開。賈樹斌發現自己的家被監視,極為惱火,他以人大代表的身份向市裏抗議鍾礫岩對他進行監視,王安合命令復原,鍾礫岩無奈同意。 孝順的賈樹斌回鄉祭父,見老母搬回舊宅心疼不已,老母責問他商城事故原因,並堅持在沒確定他與事故無關前不會再去住新宅。賈樹斌無奈離開,回去後他發現一名手下吸毒還禍害家裏,賈樹斌狠狠教訓了他。 鍾礫岩和小姚來到深圳,查出露露原為一歌廳的小姐,通過露露一老鄉娟娟了解到她死前與賈樹斌、楊濤有過接觸,並且關系密切。鍾礫岩意識到要破案就必須抓住楊濤,決定暗中監視賈樹斌。

第5集

鍾礫岩走後,娟娟被大頭殺害。鍾礫岩向賈樹斌詢問與露露的關系,賈樹斌一概否認。 楊濤同意頂罪離開,向賈樹斌索要100萬元。賈樹斌認定會計室大火並未將帳本燒毀,帳本一定被楊濤拿去,派鄧海龍等手下四處尋找楊濤。 楊濤與賈樹斌約定交錢時間地點,賈樹斌派鄧海龍前去,並秘密安排胡健帶眾保鏢跟隨,決定要幹掉他,鍾礫岩等跟蹤而至。飛速行駛的列車上,鄧海龍將開槍射向楊濤。楊濤急忙逃走,鄧海龍等駕車追趕。情況緊急,鍾礫岩跳下飛奔的列車追上去。楊濤慌不擇路,爬上了懸崖,鍾礫岩高彪小姚與鄧海龍等人遭遇,兩幫人展開激戰。 楊濤被鄧海龍逼下懸崖,一葯農救了他,楊濤殺了葯農,將其屍體偽裝成自己,匆忙逃走,鍾礫岩等人發現疑點,確信楊濤未死,但為了迷惑賈樹斌,對外稱楊濤已死。 楊濤已死,賈樹斌自認為可以高枕無憂,他要林蕾盡快幫他拿下虎山工程。林蕾答應做王安合的工作,同時告訴他事情的成敗關鍵在範文先,是範的堅決反對才令此事進展的如此不順。 市領導即將換屆,林蕾到省裏大肆活動,一心想要王安合做下一屆的市委書記。李丹凝也在加緊接近王安合。 在林蕾的勸說下,王安合基本同意將虎山工程交給賈樹斌,但是範文先堅決反對。沒能順利拿下虎山工程,賈樹斌對範文先心生恨意。同時範文先堅決要嚴懲商城案的凶手,賈樹斌、林蕾感到受到很大的威脅。賈樹斌派鄧海龍對範文先實施恐嚇,範文先不為所動,賈樹斌決心除掉範文先。

第6集

範文先不同意李丹凝任組織部副部長,提出由鍾念函擔任這一職務,組織部決定對李丹凝、鍾念函二人進行重新考察。未能如願的李丹凝亦對範文先和鍾念函記恨在心,她與賈樹斌合謀,捏造範文先、鍾念函二人有不正常男女關系,並製成傳單及假照片四處張貼,一時間流言四起。 公安局裏,鍾礫岩從深圳警方處傳來的協查通報中發現殺害娟娟的嫌疑人就是大頭,鍾礫岩急忙向翟增文匯報,翟增文暗暗心驚,急忙布置鍾礫岩等在全市搜尋大頭的下落。 範文先和鍾念函之間的謠言日盛,心情苦悶的鍾念函欲向範傾訴,路口,大頭駕車撞向範文先。範文先受重傷入院,王安合匆匆趕往醫院。大頭駕車逃跑,警察緊急攔截,大頭的車被鄧海龍破壞了製動系統,失控的汽車一頭撞入河中…… 經查車輛是河西鎮鎮長劉志堅的,劉志堅毫不知情,但此案重大,為慎重起見,劉志堅被刑事拘留。 範文先經搶救脫離了危險,但因為鍾念函在車禍現場出現,他與鍾念函之間的關系似乎得到了證實,眾人更是深信不疑。 案子沒有進展,一向支持辦案的範書記遭人暗害,自己最親的姐姐被人誣陷……鍾礫岩不僅有些灰心。江邊,芳芳用自己的愛心鼓勵鍾礫岩。肇事車輛上什麽也沒有發現,但鍾礫岩堅信凶手一定會留有一定的痕跡,他一遍遍的仔細查找,終于在車上發現一根毛發,經檢測,屬于有重大作案嫌疑的大頭,大頭被通緝。

第7集

省領導來看受傷的範文先,與鍾念函不期而遇,正直的範文先相信清者自清,不肯隱瞞鍾念函的身份,造成領導們對他的誤會。 鑒于他的身體狀況,省裏決定免去範市委書記的職務,由市長王安合暫代市委書記一職。範文先心情沉重,回鄉下看望老母。 始終沒有大頭的下落,警察懷疑他已經整容。 一天晚上,高彪接到線報,大頭去某夜總會找賈樹斌報仇。高彪帶人及時趕到將其抓獲。賈樹斌令鄧海龍想辦法除掉大頭。大頭趁一警察不慎,搶過他的手槍對準高彪,高彪亦舉槍對準大頭,兩人緊張的對恃著。鄧海龍暗中開槍打死大頭,高彪以為大頭開槍,一槍將大頭斃命。 高彪涉嫌故意殺人被抓了起來。翟增文告訴鍾礫岩小姚,案子交由檢察院審理,不許鍾姚二人插手。鍾礫岩小姚堅信高彪不會隨便開槍,努力的為他尋找證據。 芳芳見鍾礫岩為高彪的事情煩惱,向王安合撒嬌要他放了高彪和劉志堅,王安合批評了芳芳,並反對芳芳和鍾礫岩交往,芳芳生氣地離家出走。

第8集

王安合找到芳芳,芳芳告訴他自己很擔心爸爸不再是從前那個好爸爸,王安合感慨不已。王安合思之再三終于向翟增文建議放劉志堅出獄。 鍾礫岩小姚不顧翟增文的告誡,偷偷去拿屍檢報告,被翟增文發現,幸好武彬解圍,兩人得以脫困。他們終于查到當時有人先開了第一槍擊斃了大頭。三個好友和搭檔在看守所外相見分外高興。 出獄後的劉志堅對官場失去興趣,辭職下海,做起了一家大公司的總經理。 省裏對範文先和王安合的職務任免在電視中公布,林蕾、李丹凝等人高興不已,鍾礫岩等極為吃驚。 深夜,一直躲藏起來伺機報復的楊濤悄悄來到商城附近,將有關林蕾和商城材料相關的傳單貼在商城周圍。第二天,商城事件的受害民眾看到傳單,難以抑製心中的氣憤,紛紛前去圍攻王安合家,要向林蕾討回公道。林蕾害怕不敢露面。憤怒的民眾向屋裏投擲石頭發泄,驚恐的林蕾四處躲藏。翟增文急忙帶警察趕到現場,將民眾勸走,屋裏林蕾卻失蹤了。驚慌失措的林蕾慌不擇路,滾到溝裏。幾個死者家屬正好路過,將她救起,並認出她就是林蕾,憤怒質問她。鍾礫岩和芳芳駕車路過,鍾礫岩急忙上前阻止,被打傷頭部住進了醫院。鍾礫岩受傷,芳芳很是心疼,小姚也搶著來關心他。王安合看到傳單,向林蕾追問事情真相,林蕾氣急敗壞將他趕出病房。心情不好的王安合回到家,李丹凝正帶人幫忙收拾,面對李丹凝的善解人意,王安合越發被她吸引。

第9集

被免職的範文先仍不肯放棄追查,王安合聽信讒言,認為是範文先不滿自己當書記,故意發動民眾鬧事,對範文先態度冷淡。 李丹凝如願當上組織部副部長,志得意滿的她對鍾念函冷嘲熱諷。心情鬱悶的鍾念函到看守所看王海,王海聽信外面的謠言對她冷語相向。鍾念函心灰意懶用手機跟弟弟告別,正在英模表彰會上的鍾礫岩感到姐姐情形異常,他迅速從會場出來,到處尋找著姐姐。從小失去母親,姐姐在他的心中就像母親一樣重要,鍾礫岩從未感到這樣的絕望和不安。 清晨,鍾礫岩終于在江邊找到了姐姐,她已經永遠的離開了人世,為向世人表明清白,鍾念函選擇了投江自盡。失去姐姐,鍾礫岩痛不欲生,芳芳安慰著他,兩人相擁而泣。早已愛上了鍾礫岩的小姚暗自難過。高彪查到貼傳單和照片的人是賈樹斌公司的人,鍾礫岩瘋狂的要去找賈樹斌為姐姐報仇,被高彪、小姚拼命攔住。 鍾念函的死也深深打擊了王海,他悔恨萬分,一直以來,他為了家人和鍾念函的安全,在看守所裏什麽也不肯說,面對鍾礫岩,他終于道出了商城材料商的秘密。通過王海提供的線索,鍾礫岩抓到了材料商,但材料商隻相信範文先,堅持要見到範文先才肯說,鍾礫岩隻好請範文先來。材料商告訴範文先,換材料的幕後主使就是林蕾。鍾礫岩等人找到林蕾,林蕾一口否認。材料商被抓,賈樹斌和林蕾驚慌失措。 案件有了一點眉目,範文先、武彬非常高興,他們決定對林蕾立案調查,鍾礫岩趕來告訴他們,材料商被殺死了。此時,傷愈出院的老會計建議鍾礫岩等人找一下商城的女出納,鍾礫岩等人找到了她。但她什麽也不肯說。

第10集

賈樹斌要以4000萬元的費用承建虎山工程,劉志堅提出2000萬的承包方案與之競爭。王安合不同意將工程交給賈樹斌,林蕾跟他爭吵起來,王安合憤而離家。心情疲憊的他來到李丹凝處,終于投入李丹凝的懷抱。李丹凝利用職權將賈樹斌的人李寶泉、錢世英安排進了公安局。錢世英偷看案卷得知鍾礫岩找到了女出納,賈樹斌急忙派人送錢給她,叫她什麽也不要說。端午節到了,怕鍾礫岩一個人過于傷心,芳芳和小姚分別送來他喜歡吃的粽子,面對兩個真誠可愛的女孩子,鍾礫岩左右為難。 聰明的小姚發現女出納就是死者露露的母親。他們急忙再次來見她,聽到自己在外打工的女兒被害,女出納悲痛萬分,憤怒的把賈樹斌拿來的錢扔在地上。女出納告訴鍾礫岩,自己親眼看到是楊濤放火燒了會計室,並且楊濤在放火前曾拿走了部分的帳本。鍾礫岩等分析認為,楊濤拿走的帳本一定是賈樹斌等人的犯罪證據,抓住楊濤成為破獲此案的關鍵。而楊濤拿走帳本一定會去找賈樹斌,想抓到楊濤必須盯緊賈樹斌。李丹凝自認為擁有了王安合做靠山,更加肆無忌憚的進行賣官的卑劣行徑,她以幾萬元至十幾萬元不等的價格安排人進機關。政府在民眾心中的威信日益下滑。範文先發現有人在買官賣官,極為震驚,繼而奮筆疾書,向省委省政府遞出匯報材料。範文先被任命為市人大主任,他的匯報材料受到省裏的高度重視,省紀委派調查組進駐新安,專門調查買官賣官一事。劉志堅為拿虎山工程來找範文先,範文先支持工程競標。範文先發現有人借武彬的簽字進公安局,有人竟敢冒充自己的簽名,武彬氣憤不已。兩人來到人事局尋找證據,卻得知和這些人相關的所有檔案材料丟失了,武彬範文先確信有人在搗鬼。 李寶泉、錢世英進入刑警隊,鍾礫岩對他們懷有戒心,命令二人到外面搬磚,不讓他們接觸案子。李寶泉錢世英無意中接聽到發現楊濤的緊急電話。 一直沒有訊息的楊濤終于露面了。 發現楊濤行蹤,鍾礫岩一邊布置拘捕,一邊帶人趕去。李寶泉忙把訊息通知賈樹斌,賈樹斌意識到楊濤未死,令鄧海龍安排人製造混亂,楊濤趁機逃走。 露露的同學送來一本露露放在她那裏的日記,母親看後氣憤極了,她來到賈樹斌的公司,要殺賈樹斌為女兒報仇,被李寶泉錢世英抓住。

第11集

女出納因故意傷人被捕,審訊室裏,她向鍾礫岩等人說出了日記一事,痛訴是賈樹斌逼自己的女兒走上一條不歸路。鍾礫岩急忙去取日記。賈樹斌亦要拿到日記,逼翟增文阻止鍾礫岩,翟增文為了自己的權利與地位,痛苦的屈從了,他叫回了鍾礫岩。賈樹斌派人前去女出納家搶先拿到了日記,鍾礫岩帶人緊急趕到,奪下日記。露露的日記裏記錄了一個驚人的內幕,賈樹斌以露露為工具,然後色誘新安的某領導,並留下錄音錄像,同時日記裏提到她曾經去見過範書記。鍾礫岩等人無法相信,一向受人尊敬的範書記會和此事扯上關系。賈樹斌得知鍾礫岩拿到了日記,急忙派鄧海龍帶人來奪,鍾礫岩寡不敵眾,眾持槍歹徒圍住了房子,危機時刻,鍾礫岩機智勇敢的用一個舊本子騙過鄧海龍,安全離開。鍾礫岩回到局裏找翟增文,問他為什麽阻攔他去取證,讓賈樹斌會先到。經過翟增文的解釋,鍾礫岩認為錯怪了他,急忙道歉。鍾礫岩拿出日記給局長看,但是翟增文對此毫無興趣。 鍾礫岩等認為一定有市領導被賈樹斌控製,聯想到材料商之死,日記裏提到了範文先最為可疑。而且對方知道日記一事,一定急著要看,這時,範文先得知日記一事,匆忙趕來向鍾礫岩討要日記。鍾礫岩等人面面相覷,鍾礫岩謊稱日記已送到省廳檢驗去了。聽到鍾礫岩遇到危險,芳芳急忙來看他,鍾礫岩非常感動。 鍾礫岩讓小姚將日記送到省廳去檢驗,不料被門外的錢世英偷聽到。路上芳芳被賈樹斌的手下綁架,並約小姚去見面。小姚用暗號通知了鍾礫岩,並挺身營救芳芳,眾警員趕來救下芳芳,小姚卻發現日記丟失…… 鍾礫岩從劉志堅那兒了解到範文先在深圳開會期間曾因酒醉失蹤過一夜,更加深了對範文先的懷疑。鍾礫岩向範文先求證,範文先見他連自己都不相信,生氣的離開。

第12集

鍾礫岩得到楊濤露面的訊息,通知在各路口布控,楊濤在李丹凝的幫助下,成功進入新安。高彪小姚發現楊蹤跡,抓捕時被賈樹斌手下李寶泉錢世英阻止。楊濤借機跑掉。 鍾礫岩氣憤的找到武彬,要求嚴肅處理李錢二人。範文先將蘭蘭母親撿到交給他的日記交給鍾礫岩,鍾礫岩明白自己懷疑錯了。通過日記記載的日期,鍾礫岩了解到當天在深圳的市領導是王安合。賈樹斌以錄像帶威脅王安合將虎山工程交給他,王安合在李丹凝的勸說下終于點頭。鍾礫岩認為,楊濤此次回來的目標一定是賈樹斌,于是秘密監視賈樹斌家。楊濤潛入賈家,挾持賈樹斌的姘婦小玉,並以帳本相要挾,要賈付給他錢並幫其出國。鍾礫岩發現楊濤已進入賈家,要對賈樹斌家進行搜查。林蕾急忙通知賈樹斌,賈樹斌驚慌中向王安合求救,王安合以錄像帶為交換條件答應救他。王安合命令翟增文收回搜查令。鍾礫岩等人氣憤不已。 芳芳來找鍾礫岩,小姚指責他父親包庇壞人,芳芳傷心的跑了。鍾礫岩追上去告訴芳芳,自己願意永遠陪在她身邊,芳芳感到非常幸福。小姚又氣又難過,喜歡小姚的高彪看在眼裏,疼在心上,卻又不知該如何表達。 賈樹斌惱羞成怒,用金錢與楊濤達成交易,由楊濤幫他殺範文先。

第13集

王安合為拉攏鍾礫岩,提升鍾礫岩擔任公安局副局長一職,眾人齊來祝賀,小姚認為他這個局長一定是因為芳芳的關系,暗自生氣,高彪向小姚表達愛意,小姚不察。 紀委調查組找李丹凝談話,李丹凝深感不安。王安合答應一定會盡力幫她。李丹凝恨範文先,要賈樹斌想辦法,但是得知賈樹斌欲對範文先下手,大為吃驚。搜查賈樹斌別墅遇挫,鍾礫岩加緊對賈樹斌的監視。賈樹斌設計約範文先來到了新安商城,讓楊濤在此準備殺範文先。鍾礫岩高彪小姚及時趕到救了範文先,並將楊濤抓獲。楊濤被捕,嚇壞了賈樹斌和林蕾。賈樹斌要翟增文再幫自己一次,翟增文決心擺脫他的控製。林蕾告訴王安合,自己從商城中得到的錢有很大一部分用在了為他跑官上,如果楊濤把帳本交出,他們就全完了。王安合權衡再三,終于向翟增文施壓。王安合自此徹底不顧黨性原則,開始充當黑惡勢力的保護傘。翟增文將楊濤行蹤透露給賈樹斌,賈樹斌派人將楊濤救走。鍾礫岩感到舉步維艱,氣憤難耐。 市委會上,範文先當眾將人大對市裏出現的買官賣官的調查報告交給王安合,提出對此事要嚴格查處。

第14集

鍾礫岩對自己當上副局長並不感到高興,他誤會是芳芳向父親為他要的官,芳芳傷心的哭了,鍾礫岩急忙道歉,兩人感情更進一步。 範文先不放棄對新安商城案的追查,林蕾受到紀委的調查,深恨範文先。與賈樹斌商量幹掉範文先,不料被小啞巴聽到,他找到範示警,可是因為他不會說話,範文先始終不明白。 賈樹斌安排楊濤再次動手殺範文先,這次選擇在範文先的家中下手,晚上,範文先回到家,楊濤提著斧頭守在門邊。小啞巴找到鍾礫岩,用手比劃著有人要殺範文先,小姚看懂了他的意思。鍾礫岩等人及時趕到,楊濤未能下手,急忙逃走,賈樹斌的計畫再次失敗。鍾礫岩加緊對楊濤的搜捕,因風聲太緊,賈樹斌讓楊濤暫躲藏在地下坑道中。鍾礫岩為找小啞巴了解情況,來到坑道口,卻與楊濤失之交臂。楊濤不相信賈樹斌,要賈樹斌送來姘婦小玉和自己做伴。翟增文愛人生病住院,賈樹斌為其安排單人病房,親自布置房間,並請來北京的專家,進一步拉攏翟增文,翟增文對賈樹斌心存感激。為拿虎山工程,賈樹斌與李丹凝商量以土地款向王安合行賄,遭到王安合的斥責。紀委在對買官賣官案調查發現,這一切是李丹凝所為。檢察機關正式拘捕李丹凝。王安合很著急,但他不好出面,讓賈樹斌幫他告訴李丹凝自己會想辦法救她。林蕾和賈樹斌意識到再查下去,自身難保,商量決定賈樹斌快些幹掉範文先,林蕾保證說服王安合將虎山工程交給賈樹斌。

第15集

得知虎山工程將交給新安集團公司,劉志堅很是氣憤,他找到範文先,指出賈樹斌在承建費、土地費上存在的問題,要求用競標的方式公平競爭。 範文先把問題反映到省裏,省政府派黃琪軒來,要求王安合對賈樹斌多出的幾千萬做出解釋,王安合意識到問題的嚴重,不得不將工程交給劉志堅。林蕾告之賈樹斌,賈樹斌決定立即動手殺範文先。賈樹斌要翟增文幫他調開鍾礫岩等人,翟增文點頭同意。晚上,翟增文召開會議,將鍾礫岩等人留在局裏。一切安排妥當,楊濤在範家等候,範文先回到家,黑暗中的楊濤對他舉起了斧頭。範文先和楊濤展開殊死搏鬥,賈樹斌把現場竊聽到的聲音傳給翟增文,以達到徹底控製翟增文的目的,翟增文聽到搏鬥和範文先呼救的聲音,憤怒而又恐懼。 範文先的司機趕來,楊濤帶傷逃走,範文先重傷倒地。得知範文先遇刺,鍾礫岩急忙趕到現場,範文先生命垂危,被送到醫院急救。鍾礫岩對自己沒能保護好範深感自責。他和高彪、小姚對現場進行細致勘察,誓要抓住凶手。 楊濤亦負重傷,賈樹斌送他到了郊外躲避。賈樹斌擔心範文先沒死,派鄧海龍去醫院打探。 範文先經搶救脫離了危險,鄧海龍化妝成醫生想進一步加害範文先,被範文先愛人發現……

第16集

鍾礫岩攔住鄧海龍,兩人一場激鬥,鄧海龍借機逃跑,鍾礫岩急忙令高彪和小姚帶人追。 鍾礫岩將案情向省裏匯報,案情重大,為防止有人繼續加害範文先,省公安廳讓鍾礫岩護送範文先到省醫院。高彪小姚在全市緊張的追捕鄧海龍,賈樹斌匆匆派人接應,救走了被高彪打傷的鄧海龍。範文先被送到了省人民醫院,省公安廳趙廳長告訴鍾礫岩省委非常重視此案,案子將由省廳和省紀委親手抓,要鍾礫岩放心大膽去做。 鍾礫岩查到當晚停在範家附近的車輛,在全市查找相關車輛。通過屋內留下的血跡,可以確定凶手就是楊濤。楊濤傷勢嚴重,眾保鏢不敢送他去醫院,隻得找來一個獸醫進行醫治,小玉精心的照顧著他。為了加強破案力度,省廳提升鍾礫岩為常務副局長。王安合請鍾礫岩到家中,提出讓他和芳芳定婚,鍾礫岩以工作忙為由推托,芳芳非常氣憤。鍾礫岩接小姚電話匆忙離開,因吃了小姚給的安眠葯睡倒在小姚車上,早上,兩人在江邊醒來,被芳芳見到,芳芳誤會鍾礫岩移情別戀喜歡上了小姚,傷心不已,鍾礫岩不知該如何向她解釋。王安合授意檢察院放了李丹凝。劉志堅知道沒有了範文先的支持,虎山工程恐怕有變,他急忙找到李丹凝,請李丹凝幫他在王安合面前說說話。楊濤在報上看到李丹凝出獄,向小玉借來手機打給李丹凝,不想李丹凝此時去了衛生間,劉志堅聽到電話的內容,知道帳本在李丹凝的手中。李丹凝回到家,家中一片狼籍,帳本丟失了。小偷將帳本交給劉志堅,劉志堅興奮不已。他拿帳本威脅林蕾,要求得到虎山工程,林蕾、王安合沒有辦法隻好答應。 鍾礫岩找到停在範家門外的一輛車的車主崩牙,崩牙一口咬定車已丟失。鍾礫岩派高彪跟蹤他,高彪手下一刑警經驗不足,跟丟了,崩牙被賈樹斌派人毒死。 步步緊逼分集介紹第17集介紹 賈樹斌自以為得到虎山工程,得意洋洋的在家慶祝,林蕾匆忙跑來告訴他虎山工程已決定交給劉志堅,賈樹斌氣極,派人在路上攔截劉志堅。眾打手放火點燃了劉志堅的車,鍾礫岩等人路過,奮不顧身的沖進火海,將劉志堅救出。鍾礫岩得知劉志堅拿到虎山工程,感到事有蹊蹺,讓小姚調查劉志堅。賈樹斌沒拿到工程要找楊濤算帳,楊濤聲稱帳本還在自己手上,讓賈樹斌準備好錢交換。範文先醒來後向省裏匯報新安的情況,省裏決定成立特偵組。省檢察院副檢察長帶領特偵組來到新安,王安合表示一定支持特偵組工作。 鍾礫岩認為楊濤受傷不輕,一定會找醫生診治,布置對全市的醫生進行調查。警察在全市進行拉網式搜查,高彪終于查到楊濤躲藏地,鍾礫岩帶眾警去抓……

第18集

海龍得到訊息,急忙讓人殺死獸醫夫婦滅口,鍾礫岩等警察趕到,救下獸醫夫婦,但楊濤及眾保鏢提前一步逃走。鍾礫岩意識到有人泄漏訊息,小姚告訴他出發前翟增文打來電話,她把情況向翟局匯報了,鍾礫岩懷疑翟增文和此案有關,他要打破楊濤的保護網,立即將情況向省紀委書記匯報。賈樹斌仍不死心,以露露的錄像帶威脅王安合,一定要拿虎山工程工程。王安合決定破釜沉舟,向省紀委坦白承認自己受到賈樹斌的威脅。賈樹斌被拘捕接受調查。因證據不足,賈樹斌很快被律師保出去。賈樹斌恨王安合此舉,卻被李丹凝告之,是王安合向有關部門說了話,才這麽快放他出來。王安合此舉是在告訴賈樹斌,新安還是王安和說了算。賈樹斌要殺楊濤,李丹凝設法將此訊息通知了楊。範文先重傷住院,王安合卻在此時提出人大主任改選,想借此試探省裏對他的態度。賈樹斌準備拿回帳本後殺掉楊濤,楊濤早有防備借機逃走。得知楊濤逃走,王安合急忙讓李丹凝去看看真偽。賈樹斌遷怒于小玉,狠狠的踢向小玉的肚子,小玉痛苦的倒地。

第19集

小玉流產了,李丹凝對賈樹斌不寒而傈,賈樹斌卻因為懷的是女孩而不以為意。 鍾礫岩查到楊濤藏身之處前去抓捕。翟增文偷聽到鍾礫岩向廳長的匯報,急忙通知賈樹斌,鍾礫岩等趕到,賈樹斌已經離開。省廳意識到翟增文存在問題,決定調他去黨校學習。 在小啞巴的幫助下,鍾礫岩找到了鄧海龍殺露露時另一個目擊證人,當時給陳寶林看材料的工人。他交待殺露露的人是賈樹斌的保鏢。小姚製作出楊濤化妝後的模擬形象,四處張貼,搜捕楊濤。楊濤來見李丹凝,確定帳本已被劉志堅拿走。楊濤為報復賈樹斌,他決定找劉拿回帳本。楊濤臨走之際與李丹凝緊緊擁抱,恰好王安合開門撞見,楊濤要殺王安合,李丹凝拼命阻止,楊濤看李丹凝真的愛上了王安合,痛苦地離開。王安合向李丹凝追問帳本的下落,李丹凝終于說出楊濤去找劉志堅拿帳本。王安合立即通知賈樹斌。楊濤挾持劉志堅的女兒向劉志堅要回帳本,劉志堅匆匆去取,鍾礫岩察覺劉家有情況發生,在路上攔住劉志堅。劉志堅雖告訴他女兒遭楊濤綁架,但並未透露帳本一事,鍾礫岩急忙帶人去抓楊濤,賈樹斌亦派鄧海龍帶人來殺楊濤。李丹凝終不忍心楊濤死,暗中通知了楊濤,楊濤帶劉志堅女兒離開,鄧海龍帶人追楊濤來到一廢舊工廠,楊濤與鄧海龍打起來,鍾礫岩等人趕到,與鄧海龍展開激烈槍戰,鄧海龍不敵,挾持劉志堅逃走,楊濤被鄧海龍打成重傷。鍾礫岩急忙令小姚看住楊濤,自己和高彪駕車追趕。楊濤傷重不治,臨死前交待帳本在劉志堅身上。 鄧海龍駕車逃,鍾礫岩高彪駕車猛追,小姚通知他們帳本在劉志堅身上。路上,鄧海龍將劉志堅打傷扔下山坡。鄧海龍車快,眼看難以追上,鍾礫岩急調直升機協助抓捕,直升機上警察報告車上沒有劉志堅,鍾礫岩令小姚沿途搜尋。賈樹斌命令鄧海龍無論如何不能被抓住,鄧海龍駕車瘋狂向直升機撞去,直升機上警察被迫開槍,汽車摔下懸崖。其他保鏢全部摔死,鄧海龍摔出車外受傷。鍾礫岩高彪帶人四處搜尋。 李丹凝看到楊濤已死,失落地打電話給王安合。芳芳聽到他們的談話內容,知道了父親的可恥行為,傷心的跑出去。芳芳無目的坐車走在路上,車子不知不覺來到郊外,她突然看到劉志堅昏倒在路邊,急忙下車救人……

第20集

暈迷中的劉將帳本交給芳芳,請她代交給鍾礫岩。芳芳驚呆了,這時小姚趕來,芳芳下意識的將帳本藏了起來。小姚沒有找到帳本,誤認為是鄧海龍得到了帳本才殺人滅口,急忙向鍾礫岩匯報。鄧海龍在懸崖下被捕。可是在他身上也未發現帳本。小姚懷疑是芳芳拿走。鍾礫岩來到王安和家問芳芳,芳芳冷冷的回絕了他們。鍾礫岩走後,芳芳傷心的告訴王安合,自己想把帳本交給警方。林蕾趁芳芳睡熟偷走帳本並將帳本燒毀。賈樹斌得知鄧海龍被抓想躲到國外,卻發現自己已經被限製出境。賈樹斌手下提議接鄧海龍的母親來作人質,賈樹斌無奈同意。小姚提前一步接走鄧母。鄧海龍見到母親,被母所感。終于說出一切。 省紀委重新調查李丹凝案,王安合自知大勢已去。

第21集

王安合得知李丹凝與林蕾參與殺害範文先,痛悔不已,但他已無法回頭。李丹凝被正式逮捕。她承認了自己偽造簽字買官賣官的犯罪事實。劉志堅醒來把帳本交給了芳芳,小姚要鍾礫岩抓芳芳,鍾礫岩不忍,小姚生氣的拿出一個光碟,原來,劉志堅將帳本早已存入光碟。商城案告破,賈樹斌、林蕾被正式批準逮捕。鍾礫岩等人準備去抓賈樹斌,不料賈樹斌早已逃走,並在房子裏裝滿了炸葯。鍾礫岩上前叫門,機警的小姚發現異常,沖上去救鍾礫岩,房子轟然爆炸,小姚光榮犧牲。鍾礫岩高彪悲痛欲絕,發誓要抓住賈樹斌為小姚報仇。 賈樹斌綁架了芳芳帶眾保鏢慌忙逃竄,鍾礫岩等警察將賈樹斌堵在橋上。王安合為救愛女,願意以自己換回芳芳。激戰中芳芳受傷,賈樹斌跳下河逃走。賈樹斌逃進商城,在商城內安裝大量炸葯,綁架商城內的商販和民眾幾百人,情況十分危急,稍有閃失便會樓毀人亡。範文先、武彬等人全都趕到現場,他們給予鍾礫岩充分的信任。鍾礫岩面對險情,果斷指揮。高彪率眾潛入商城,兩人緊密配合,將人質成功解救。賈樹斌逃上天台作最終的負隅頑抗。被當場擊斃。結束了其罪惡的一生。 案情真相大白,翟增文跳樓自盡。王安合對自己的所為深感後悔,服下大量的安定葯物,在被捕前向範文先表示深深的懺悔。王安合、林蕾、李丹凝都將受到應有的懲罰。 小姚被光榮授予"烈士"稱號,鍾礫岩高彪等眾警察深情緬懷她。 在姐姐的墓前,鍾礫岩告慰姐姐的在天之靈,芳芳微笑著來到他的身邊。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