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詢 -唐朝著名書法家

歐陽詢

唐朝著名書法家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歐陽詢(557年一641年),漢族,唐朝潭州臨湘(今湖南長沙)人,字信本,楷書四大家之一。南朝梁太平二年(公元557年)出生于衡州(今湖南衡陽),祖籍潭州臨湘(今湖南長沙)。

歐陽詢與同代的虞世南、褚遂良、薛稷三位並稱初唐四大家。因其子歐陽通亦通善書法,故其又稱"大歐"。

他與虞世南俱以書法馳名初唐,並稱"歐虞",後人以其書于平正中見險絕,最便初學,號為"歐體"。

代表作楷書有《九成宮醴泉銘》、《皇甫誕碑》、《化度寺碑》,行書有《仲尼夢奠帖》、《行書千字文》。對書法有其獨到的見解,有書法論著《八訣》、《傳授訣》、《用筆論》、《三十六法》。所寫《化度寺邑禪師舍利塔銘》,《虞恭公溫彥博碑》,《皇甫誕碑 》被稱為"唐人楷書第一"。

  • 中文名
    歐陽詢
  • 別名
    歐陽率更
  • 出生地
    衡州
  • 出生日期
    557年
  • 逝世日期
    641年
  • 職業
    太子率更令
  • 其他成就
    楷書四大家之一
  • 其他作品
    《九成宮醴泉銘》、《蘭亭記》

​簡介

歐陽詢(557一641年),唐代,漢族,潭州臨湘(今長沙)人,字信本,楷書四大家(歐陽詢、顏真卿柳公權、趙孟頫)之一。公元557年出生于衡州(今衡陽),祖籍潭州臨湘(今湖南長沙),歐陽詢祖父歐陽頒(498~563年)曾為南梁直閣將軍,父歐陽紇曾任南陳廣州刺史和左衛將軍等職。因舉兵反陳失敗被殺,並株連家族。歐陽詢因年幼幸免于難,被父親好友收養。歐陽詢聰敏勤學,涉獵經史,博聞強記。隋朝時,歐陽詢曾官至太常博士。因與李淵交好,在大唐盛世累遷銀青光祿大夫、給事中、太子率更令、弘文館學士,封渤海縣男, 也稱“歐陽率更”。與同代另三位(虞世南褚遂良、薛稷),並稱初唐四大家。因其子歐陽通亦通善書法,故其又稱“大歐”。歐陽詢楷書法度之嚴謹,筆力之險峻,世無所匹,被稱之為唐人楷書第一。他與虞世南俱以書法馳名初唐,並稱“歐虞”,後人以其書于平正中見險絕,最便初學,號為“歐體”,他的字有多人評論。

歐陽詢

歐陽詢聰敏勤學,讀書數行同盡,少年時就博覽古今,精通《史記》、《漢書》和《東觀漢記》三史,尤其篤好書法,幾乎達到痴迷的程度。據說有一次歐陽詢騎馬外出,偶然在道旁看到晉代書法名家索靖所寫的石碑。他騎在馬上仔細觀看了一陣才離開,但剛走幾步又忍不住再返回下馬觀賞,贊嘆多次,而不願離去,便幹脆鋪上氈子坐下反復揣摩,最後竟在碑旁一連坐臥了3天才離去。

歐陽詢練習書法最初仿效王羲之,後獨闢蹊徑自成一家。尤其是他的正楷骨氣勁峭,法度嚴整,被後代書家奉為圭臬,以“歐體”之稱傳世。唐代書法品評著作《書斷》稱:“詢八體盡能,筆力勁險。篆體尤精,飛白冠絕,峻于古人,擾龍蛇戰鬥之象,雲霧輕籠之勢,幾旋雷激,操舉若神。真行之書,出于太令,別成一體,森森焉若武庫矛戟,風神嚴于智永,潤色寡于虞世南。其草書迭蕩流通,視之二王,可為動色;然驚其跳駿,不避危險,傷于清之致。”宋《宣和書譜》譽其正楷為“翰墨之冠”。據史書記載,歐陽詢的形貌很醜陋,但他的書法卻譽滿天下,人們都爭著想得到他親筆書寫的尺犢文字,一旦得到就視作圭寶,作為自己習字的範本。唐武德(618-624)年間,高麗(位于今朝鮮半島朝鮮境內)特地派使者來長安求取歐陽詢的書法。唐高祖李淵感嘆地說:“沒想到歐陽詢的名聲竟大到連遠方的夷狄都知道。他們看到歐陽詢的筆跡,一定以為他是位形貌魁梧的人物吧。”

歐陽詢

歐陽詢以80多歲的高齡于貞觀(626-649)年間逝世,身後傳世的墨跡有《卜商帖》、《張翰帖》等,碑刻有《九成宮醴泉銘》、《皇甫誕碑》等,都堪稱書法藝術的瑰寶。後人將他與唐初的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合稱為“初唐四大書家”。歐陽詢不僅是一代書法大家,而且是一位書法理論家,他在長期的書法實踐中總結出練書習字的八法,即:“如高峰之墜石、 如長空之新月、如千裏之陣雲、如萬歲之枯藤、如勁松倒折、如落掛之石崖、如萬鈞之弩發、如利劍斷犀角、如一波之過筆”。歐陽詢所撰《傳授訣》、《用筆論》、《八訣》、《三十六法》等都是他自己學書的經驗總結,比較具體地總結了書法用筆、結體、章法等書法形式技巧和美學要求,是我國書法理論的珍貴遺產。

書法造詣

他的書法成就以楷書為最,筆力險勁,結構獨異,後人稱為“歐體”。其源出于漢隸,骨氣勁峭,法度謹嚴,于平正中見險絕,于規矩中見飄逸,筆畫穿插,安排妥貼。楷書以《九成宮醴泉銘》等,行書以《夢奠帖》、《張翰帖》等為最著名。其他書體,也無一不佳,唐張懷瓘《書斷》中說:“詢八體盡能,筆力險勁,篆體尤精,飛白冠絕,峻于古人,猶龍蛇戰鬥之象,雲霧輕寵之勢,風旋雷激,操舉若神。真行之朽出于大令,別成一體,森森然若武庫矛戟,風神嚴于智水,潤色寡于虞世南。其草書迭蕩流通,視之二王,可為動色,然驚其跳駿,不避危險,傷于清雅之致。”

歐陽詢

虞世南說他“不擇紙筆,皆能如意”。而且他還能寫一手好隸書。貞觀五年《徐州都督房彥謙碑》就是其隸書作品。他的書法,以楷書為最。究其用筆,圓兼備而勁險峭拔,“若草裏驚蛇,雲間電發。又如金剛怒目,力士揮拳。”他所寫《化度寺邑禪師舍利塔銘》,《虞恭公溫彥博碑》,《皇甫誕碑》被稱為“唐人楷書第一”。其中豎彎鉤等筆畫仍是隸筆。他的楷書無論用筆,結體都有十分嚴肅的程式,最便于初學。後人所傳“歐陽結體三十六法”,就是從他的楷書歸納出來的結字規律。他的行楷書《張翰思鱸帖》體勢縱長,筆力勁健。墨跡傳世,尤為寶貴。歐陽詢的兒子歐陽通,書法一本家傳。父子均名聲著于書壇,被稱為“大小歐陽”。小歐陽《道因法師碑》,隸意更濃,然而鋒潁過露,含蓄處不及其父。

歐陽詢的書法早在隋朝就已聲名鵲起,遠揚海外。進入唐朝,更是人書俱老,爐火純青。但歐陽詢自己卻並不滿足于已經取得的成就,依然讀碑臨帖,精益求精。

有一次,歐陽詢外出遊覽,在道旁見到一塊西晉書法家-索靖所寫的章草石碑,看了幾眼,覺得寫得一般。但轉念一想,索靖既然是一代書匠,那麽他的書法定會有自己的特色。我何不看個水落石出。于是佇立在碑前,反覆地觀看了幾遍,才發現了其中精深絕妙之處。歐陽詢坐臥于石碑旁摸索比劃竟達三天三夜之久。歐陽詢終于領悟到索靖書法用筆的精神所在,因而書法亦更臻完美觀止。

楷書,是歐陽詢得意的作品,唐貞觀五年(公元631年)立。所創“歐陽詢八訣”書法理論,具有獨到見解。對明代人李淳的八十四法,清代人黃自元結構92法的著述,均有啓示。其“八訣”為:(點)如高峰墜石;(橫戈)如長空之新月;(橫)如千裏之陣雲;(豎)如萬歲之枯藤;(豎戈)如勁松倒折,落掛石崖;(折)如萬鈞之弩發;(撇)如利劍斷犀象之角牙;(捺)一波常三過筆。

歐陽詢

歐書碑刻

1.《九成宮醴泉銘》:楷書,是歐陽詢的代表作,學歐書多以此為範本,魏征撰文,唐大宗貞觀六年。公元623年)立碑。書法嚴謹峭勁,不取姿嵋之態。

歐陽詢

2.《虞恭公碑》全稱《唐故特進尚書右僕射上柱國虞恭公溫公碑》,也稱《溫彥博碑》:楷書,書此碑文時,已80高齡。唐大宗貞觀十一年(公元637年)立碑。

3.《皇甫誕碑》全稱《隋柱國左光祿大夫宏議明公皇甫府君之碑》,也稱《皇甫君碑》:楷書,是歐陽詢年輕時的作品,無立碑年月,碑藏于陝西西安。

4.《化度寺塔銘》全稱《化度寺故僧邕禪師舍利塔銘》。

相關碑帖

歐陽詢

化度寺塔銘

九成宮醴泉銘

虞恭公溫彥博碑

皇甫誕碑

黃帝陰符經(現藏于徐州市博物館)

薦福寺碑(已佚)

張翰思鱸帖

夢奠帖

卜商帖

正草千字文

行書千字文

藝術特色

歐陽詢相貌雖很醜陋,但聰悟絕倫,讀書能數行俱下,博覽經史,尤精三史。其書法初學王羲之及北齊三公郎中劉珉,後漸變其體,筆力險勁,自成面目,人稱“歐體”,為一時之絕,與虞世南、褚遂良、薛稷並稱初唐四大書法家。人們得其尺牘文字,鹹以為楷範,故他的書法,對後世影響很大。唐張懷瓘《書斷》稱其書“八體盡能,筆力勁險,篆體尤精,飛白冠絕,峻于古人。”歐陽詢楷書結體嚴謹,筆勢開張,筆法穿插挪讓極有法度。後世所傳“歐陽結體三十六法”,就是從他的楷書筆法中歸納出來的結字規律和方法,對後世有很大的啓迪。 歐陽詢最大的貢獻,是他對楷書結構的整理。相傳歐陽詢總結了有關楷書字型的結構方法共三十六條,名為“歐陽詢三十六法”,此法雖然摻人了後人所作的若于解釋或思考,但其中肯定有很大成分依然是歐陽詢的:他的研究已經完全擺脫了不穩定的字形的無規律性的變化,而進入了造型分析的層次,書法結構的成熟觀念,至此才算是真正的成立。 傳世著名的碑刻有《九成宮醴泉銘》、《化度寺碑》、《皇甫誕碑》、《溫彥博碑》等。行書墨跡有《張翰》、《卜商》、《夢奠》等貼。編有《藝文類聚》一百卷。《九成宮醴泉銘》碑由魏征撰文,記載唐太宗在九成宮避暑時發現泉水之事。此碑立于貞觀六年(632)。楷書24行,行49字。碑額陽文篆書“九成宮醴泉銘”6字。碑在陝西麟遊。此碑用筆方整,且能于方整中見險絕,字畫的安排緊湊、勻稱,間架開闊穩健。明趙崡《石墨鐫華》稱此碑為“正書第一”。《卜商帖》,無款,傳為歐陽詢書。紙本,縱25.6釐米,橫16.6釐米。行書6行,共53字。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此帖本是作為《史事帖》而流傳的,後來《史事帖》分離流散,此即為其中之一。書法挺拔俊麗,結體嚴密方勁,確為歐陽詢書法之上乘。

相關故事

歐陽詢嘗行,見古碑,晉索靖所書。駐馬觀之,良久而去。數百步復反,下馬佇立,及疲,乃布裘坐觀,因宿其旁,三日方去。

譯文:

唐代歐陽詢,有一天騎馬趕路,無意中看到一塊古碑。原來是晉代著名書法家索靖書寫的,他駐馬流覽,看了很久後離開。他走離古碑幾百步又返回來,下了馬站在碑前觀察,等到疲乏,又鋪開皮衣坐下來觀察,竟然守在碑前三天三夜方才離去。

書法理論

傳授訣

每秉筆必在圓正,氣力縱橫重輕,凝思靜慮。當審字勢,四面停均,八邊俱備;長短合度,粗細折中;心眼準程,疏密被正。最不可忙,忙則失勢;次不可緩,緩則骨痴;又不可瘦,瘦當枯形,復不可肥,肥即質濁。細詳緩臨,自然備體,此是最要妙處。貞觀六年七月十二日,詢書付善奴授訣。

八訣

[點如高峰之墜石。

[豎彎鉤似長空之初月。]

[橫若千裏之陣雲。]

[豎如萬歲之枯藤。]

[斜鉤勁松倒折,落掛石崖。]

[橫折鉤如萬鈞之弩發。]

[撇利劍截斷犀象之角牙。]

[捺一被常三過筆。]v

澄神靜慮,端己正容,秉筆思生,臨池志逸。虛拳直腕,指齊掌空,意在筆前,文向思後。分間布白,勿令偏側。墨淡則傷神彩,絕濃必滯鋒毫。肥則為鈍,瘦則露骨,勿使傷于軟弱,不須怒降為奇。四面停勻,八邊具備,短長合度,粗細折中。心眼準程,疏密欹正。筋骨精神,隨其大小。不可頭輕尾重,無令左短右長,斜正如人,上稱下載,東映西帶,氣宇融和,精神灑落,省此微言,孰為不可也。

用筆論

有翰林善書大夫言于寮故無名公子曰:“自書契之興,篆隸滋起,百家千體,紛雜不同。至于盡妙窮神,作範垂代,騰芳飛譽,冠絕古今,惟右軍王逸少一人而已。然去之數百年之內,無人擬者,蓋與天挺之性,功力尚少,用筆運神,未通其趣,可不然歟?”公子從容斂衽而言曰:“僕庸疏愚昧,稟命輕微,無祿代耕,留心筆硯。至如天挺、功力,誠加大夫之說。用筆之趣,請聞其說。”大夫欣然而笑曰:“此難能也,子欲聞乎?”公子曰:“予自少及長,凝情翰墨,每覽異體奇跡,未嘗不迴圈吟玩。抽其妙思,終日臨仿,至于皓首而無退倦也。“夫用筆之法,急捉短搦,迅牽疾掣,懸針垂露,蠖屈蛇伸,灑落蕭條,點綴閒雅,行行眩目,字字驚心,若上苑之春花,無處不發,抑亦可觀,是予用筆之妙也。

歐陽詢

公子曰:“幸甚:幸甚:仰承餘論,善無所加。然僕見聞異于是,輒以聞見便耽玩之。奉對大賢座,未敢抄說。”大夫曰:“與子同寮,索居日久,既有異同,焉得不敘?”公子曰:“向之造次,濫有斯言,今切再思,恐不足取。”大夫曰:“妙善異述,達者共傳,請不秘之,粗陳梗概。”公子安退位逡巡,緩頰而言曰:“夫用筆之體會,須鉤粘才把,緩紲徐收,梯不虛發,斫必有由。徘徊俯仰,容與風流。剛則鐵畫,媚若銀鉤。壯則口吻而口口,麗則綺靡而消遒。若枯松之臥高嶺。類巨石之偃鴻溝。同鸞鳳之鼓舞,等鴛鴦之沉浮。仿佛兮若神仙來往,宛轉兮似獸伏龍遊。其墨或灑或淡,或浸或燥,遂其情勢,隨其變巧,藏鋒靡露,壓尾難討,忽正忽斜,半真半草因。唯截紙棱,撇娘密紹,務在經實,無令怯少。隱隱軫軫,譬河漢之出眾星,昆岡之出珍寶,既錯落而燦爛,復逯連而掃撩。方圓上下而相副,繹絡盤桓而圍繞。觀寥廓兮似察,始登岸而逾好。用筆之趣,信然可珍,竊謂合乎古道。”

大夫應聲而起,行吟而嘆曰:夫遊畎澮者,詎測溟海之深;升培塿者,寧知泰山之峻。今屬公子吐論,通幽洞微,過鍾、張之門,入羲、獻之室,重光前哲,垂裕後昆。中心藏之,蓋棺乃止。”公子謝曰:“鄙說疏淺,未足可珍,忽枉話言,不勝慚懼。”

結字三十六法

後人根據歐陽詢的結字特點總結了三十六種結字的法則,稱為歐陽結字三十六法。

排疊:字欲其排疊疏密停勻,不可或闊或狹,如“壽”、“藁”、“畫”、“竇”、“筆”、“麗”、“羸”、“爨”之字,“系”旁、“言”旁之類,《八訣》所謂“分間布白",又曰“調勻點畫”是也。高宗《唱法》所謂“堆垛”亦是也。

避就:避密就疏,避險就易,避遠就近,欲其彼此映帶得宜。又如“廬”字,上一撇既尖,下一撇不當相同;“府”字一筆向下,一筆向左;“逢”字下“辶”拔出,則上必作點,亦避重疊而就簡徑也。

頂戴:字之承上者多,惟上重下輕者,頂戴,欲其得勢,如“曡”、“壘”、“葯”、“鸞”、“驚”、“鷺”、“鬐”、“聲”、“醫”之類,《八訣》所謂斜正如人上稱下載,又謂不可頭輕尾重是也。

穿插:字畫交錯者,欲其疏密,長短、大小勻停,如“中”、“弗”、“井"、“曲"、“冊"、“兼"、“禹"、“禹"、“爽"、“爾"、“襄"、“甬"、“耳"、“婁"、“由"、“垂"、“車"、“無"、“密"之類,《八訣》所謂四面停勻,八邊具備是也。

向背:字有相向者,有相背者,各有體勢,不可差錯。相向如“非"、“卯"、“好"、“知"、“和"之類是也。相背如“北"、“兆"、“肥"、“根"之類是也。

偏側:字之正者固多,若有偏側、欹斜,亦當隨其字勢結體。偏向右者,如“心"、“戈"、“衣"、“幾"之類;向左者,如“夕"、“朋"、“乃"、“勿"、“少"、“厷"之類;正如偏者,如“亥"、“女"、“丈"、“父"、“互"、“不"之類。字法所謂偏者正之,正者偏之,又其妙也。《八訣》又謂勿令偏側,亦是也。

挑¤:字之情勢,有須挑¤者,如“戈"、“弋"、“武"、“九"、“氣"之類;又如“獻"、“勵"、“散"、“斷"之字,左邊既多,須得右邊¤之,如“省"、“炙"之類,上偏者須得下¤之,使相稱為善。

相讓:字之左右,或多或少,須彼此相讓,方為盡善。如“馬"旁、“糹"旁、“鳥"旁諸字,須左邊平直,然後右邊可作字,否則妨礙不便。如“羉[上無四]"字,以中央“言"字上畫短,讓兩“糹"出;如“辦"字,其中近下,讓兩“辛”出;如“鷗”、“鶠”、“馳"字,兩旁俱上狹下闊,亦當相讓;如“嗚"、“呼”字,“口”在左者,宜近上,“和"、“扣"字,“口”在右者宜近下,使不妨礙,然後為佳,此類嚴也。

補空:如“我”、“哉"字,作點須對左邊實處,不可與“成"、“戟”、諸“戈',字同。如“襲”、“闢',、“餐',、“贛',之類,欲其四滿方正也,如《醴泉銘》“建"字是也。

覆蓋:如“寶”、“容”之類,點須正,畫須圓明,不宜相著,上長下短。

貼零:如“令"、“今"、“冬"、“寒"之類是也。粘合:字之本相離開者,即欲粘合,使相著顧揖乃佳,如諸偏旁字“臥”、“鑒”、“非”、“門”之類是也。

捷速:如“鳳"、“風”之類,兩邊速宜圓¤,用筆時左邊勢宜疾,背筆時意中如電是也。

滿不要虛:如“園"、“圃”、“圖"、“國”、“回"、“包"、“南”、“隔”、“目”、“四"、“勾”之類是也。

意連:字有形斷而意連者,如“之”、“以"、“心"、“必”、“小”、“川"、“州”、“水”、“求"之類是也。

覆冒:字之上大者,必覆冒其下,如“雲"頭、“穴"、“宀”、“榮字頭”頭,“奢”、“金"、“食"、“夅”、“巷”、“泰”之類是也。

垂曳:垂如“都”、“鄉”、“卿”、“卯”、“夅"之類,曳如“水"、“支”、“欠"、“皮"、“更”、“辶”、“走"、“民”、“也"之類是也。

借換:如《醴泉銘》“秘”字就“示”字右點,作“必"字左點,此借換也。《黃庭經》“¤”字,“¤”字,亦借換也。又如“靈,,字,法帖中或作“¤”、或作“小",亦借換也。又如“蘇”之為“蘓”、“秋”之為“秌",“鵝”之為“¤[上我下鳥]”,為“¤[左鳥右我]”之類,為其字難結體,故互換如此,亦借換也,所謂東映西帶是也。

增減:字有難結體者,或因筆畫少而增添,如“新"之為“¤”、“建”之為“¤”,是也。或因筆畫多而減省,如“曹"之為“¤”、“美”之為“¤"。但欲體勢茂美,不論古字當如何書也。

應副:字之點畫稀少者,欲其彼此相映帶,故必得應副相稱而後可。如“龍”、“詩"、“讐”、“轉”之類,必一畫對一畫,相應亦相副也。

撐拄:字之獨立者,必得撐拄,然後勁可觀。如“可"、“下”、“永"、“亨"、“亭"、“寧"、“丁”、“手"、“司"、“卉',、“草"、“矛”、“巾”、“千”、“予”、“于”、“弓”之類是也。

朝揖:凡字之有偏旁者,皆欲相顧,兩文成字者為多,如“鄒”、“謝”、“鋤”、“儲”之類,與三體成字者,若“讐”、“斑”之類,尤欲相朝揖,《八訣》所謂迎相顧揖是也。

救應:凡作字,一筆才落,便當思第二、三筆如何救應,如何結裹,《書法》所謂意在筆先,文向思後是也。

歐陽詢

附離:字之形體,有宜相附近者,不可相離,如“形”、“影”、“飛"、“起”、“超”、“飲”、“勉”,凡有“文”、“欠”、“支"旁者之類,以小附大,以少附多是也。

回抱:回抱向左者如“曷"、“丐"、“易"、“¤"之類,向右者如“艮"、“鬼"、“包"、“旭”、“它"之類是也。

包裹:謂如“園"、“圃”打圈之類四圍包裹者也;“向"、“尚",上包下,“幽"、“凶"、下包上;“匱”、“匡",左包右;“旬"、“匈",右包左之類是也。卻好:謂其包裹鬥湊不致失勢,結束停當,皆得其宜也。

小成大:字以大成小者,如“門",“辶”下大者是也。以小成大,則字之成形及其小字,故謂之小成大,如“孤"字隻在末後一“\[捺]",“寧”字隻在末後一“]",“欠”字一拔,“戈"字一點之類是也。小大成形:謂小字大字各字有情勢也。東坡先生曰:大字難于結密而無間,小字難于寬綽而有餘,若能大字結密,小字寬綽,則盡善盡美矣。

小大 大小:《書法》曰,大字促令小,小字放令大,自然寬猛得宜。譬如“日"字之小,難與“國"字同大,如“一"字“二"字之疏,亦欲字畫與密者相間,必當思所以位置排布,令相映帶得宜,然後為上。或曰:“謂上小下大,上大下小,欲其相稱。"亦一說也。

左小右大:此一節乃字之病,左右大小,欲其相停,人之結字,易于左小而右大,故此與下二節,著其病也。

左高右低 左短右長:此二節皆字之病。不可左高右低,是謂單肩。左短右長,《八訣》所謂勿令左短右長是也。

褊:學歐書者易于作字狹長,故此法欲其結束整齊,收斂緊密,排疊次第,則有老氣,《書譜》所謂密為老氣,此所以貴為褊也。

各自成形:凡寫字欲其合而為一亦好,分而異體亦好,由其能各自成形故也。至于疏密大小,長短闊狹亦然,要當消詳也。

相管領:欲其彼此顧盼,不失位置,上欲覆下,下欲承上,左右亦然。

應接:字之點畫,欲其互相應接。兩點者如“小"、“八"、“忄"自相應接;三點者如“糹"則左朝右,中朝上,右朝左;四點如“然"、“無"二字,則兩旁二點相應,中間接又作灬亦相應接;至于丿、\[捺]、“水"、“木"、“州"、“無"之類亦然。

已上皆言其大略,又在學者能以意消詳,觸類而長之可也。

報頭

《朝日新聞》是日本綜合性報紙之一。這張創刊百餘年的報紙經過發展壯大,目前已經成為全日本知名度最高、最具影響力的報紙之一。然而,有很多人並不知道,《朝日新聞》的報頭四個字,並非是日本人題寫,而是出自中國古代書法家歐陽詢之手,由他所寫的字合成的。

歐陽詢

歐陽詢(公元557~641年),唐初大書法家,字信本,官至太子率更(音:綠京)令,所以後世亦稱其為“信本”或“率更”。歐陽詢自幼喜愛書法,初學王羲之、王獻之,後又摻和了六朝北派書法餘韻,博採各家之長,融會貫通,以其“秀骨清相”而達到了“自成一家”的藝術高度。歐陽詢在楷書、隸書、草書等書體上均有造詣,其中尤以楷書為最,他的楷書作品體勢縱長,結構獨異,筆力險勁,後人尊稱為“歐體”。他寫的《張翰思鱸帖》《化度寺邑禪師舍利塔銘》《虞恭公溫彥博碑》《皇甫誕碑》等作品被稱為“唐人楷書第一”。對于歐陽詢的書法作品,古人曾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唐人張懷瓘《書斷》中稱贊歐陽詢說:“詢八體盡能……風旋雷激,操舉若神。真行之朽出于大令,別成一體,森森然若武庫矛戟。”評價恰如其分。

由于歐陽詢的書法獨樹一幟,因此贏得了海內外書法愛好者的喜歡和尊崇。當時,高麗王就曾派使者前來中國專門求其墨跡;日本人對歐陽詢的書法更是景仰萬分,所以《朝日新聞》創刊時,便想到了請歐陽詢來“題寫”報頭四個字。可是,《朝日新聞》于1879年創刊,而歐陽詢死于641年,兩者相差1200多年,千餘年前的古人如何替後人題寫報頭呢?原來,《朝日新聞》在日本大阪創刊時,有幾位籌備委員是當時日本國內有名的書法家,他們尊崇歐陽詢的書法,便找出歐陽詢的《宗聖觀記》書法作品,從中選出“朝”、“日”、“聞”三個字,用雙鉤法描成“填本”,但帖中沒有“新”字,他們就找出“親”字(繁體)和“析”字,分別剔除“見”和“木”旁,合成一個“新”字。就這樣,四個飽滿瘦勁的“朝日新聞”便成為日本人至今仍愛不釋手的報頭之一。

千字文

無論是初唐四家(與虞世南、褚遂良、薛稷)或是楷書四大家(與唐代顏真卿、柳公權、元趙孟頫),歐陽詢都是個領軍人物。他的書法從北碑得法,又學王(羲之、獻之)而參以隸意,情勢俊勁,意態精密,于平正中見險絕,自具面目,世稱“歐體”。他的代表作《九成宮醴泉銘》碑,更是楷法精絕,結體平和而險勁,不可有一分增減,成了楷書史上難以逾越的高峰。在歐陽詢看來,一切都應是典雅、庄嚴的,一切變化都須按照法度而表現得充分、堅實、完整,趨于盡善盡美。所以即使偶然奔放一下,像他的《草書千字文》,仍然保持毫釐不逾的法度,更不待說此卷《行書千字文》了。

歐陽詢

《行書千字文》的用筆十分理性,處處註意點畫之間的主次、穿插、避讓,運腕用筆的周正、凝重、緊密,高華渾穆有餘而意態略遜,不及他在行書《夢奠帖》中那種“蟬聯起伏,凝結遒聳”,向背轉折,出于自得的風氣。這又不可不知。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