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自遠

歐陽自遠

歐陽自遠(1935(乙亥年).10.9 - ),著名的天體化學與地球化學家,中國月球探測工程首席科學家,被譽為"嫦娥之父",中國科學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國際宇航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家協會榮譽會長。現任中國科學院地球化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礦物岩石地球化學學會理事長。中國地質學會副理事長。中國空間科學學會理事長與空間化學委員會主任。SCOPE、IGBP和ICL中國委員會副主席、常委與委員。貴州省科學技術協會主席。貴州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2014年11月,將為弘揚歐陽自遠的學術貢獻和科學精神,一顆由國家天文台施密特CCD小行星項目組于1996年發現並獲得國際永久編號第8919號小行星,被命名為"歐陽自遠星"。

系統開展各類地外物質、月球科學、比較行星學和天體化學研究,是我國天體化學領域的開創者,獲全國科學大會獎、國家自然科學獎和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獎等多個獎項。

  • 中文名
    歐陽自遠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江西吉安
  • 出生日期
    1935年10月9日
  • 職業
    天體化學與地球化學家
  • 畢業院校
    北京地質學院
  • 籍貫
    江西上饒
  • 人物成就
    中國科學院院士
  • 政黨
    中國共產黨
  • 其他成就
    中國月球探測工程的首席科學家, 被譽為“嫦娥之父”, 著名天體化學家、地球化學家

人物概述

1966年起從事隕石學、比較行星學與天體化學研究。建立了鐵隕石成因假說,吉林隕石的形成演化模式與多階段宇宙線照射歷史的理論;提出地球多階段轉變能的新的演化模式,地質體中宇宙塵的判斷標志;補充並發展了太陽星雲化學不均一性模式與理論;論證中國K/T介面撞擊事件,提出並證實新生代以來6次巨型撞擊誘發地球氣候環境災變的觀點;論證組成地球原始物質的不均一性、地球兩階段形成與多階段演化及對成礦與構造格局的製約,提出地球與類地行星的非均一組成與非均變演化的理論架構。近年來,積極參與並指導了中國月球探測的短期目標與長遠規劃的製訂,是中國月球探測計畫的首席科學家。

歐陽自遠歐陽自遠

現任中國嫦娥一期工程首席科學家,中國科學院地球化學研究所學術委員會主任。曾任貴州省第七、八屆人大副主任;貴州省科協主席;北京大學南京大學浙江大學、中國科技大學、吉林大學上海大學中國地質大學成都理工大學兼職或客座教授,貴州工業大學名譽校長等。歐陽自遠院士1957-1961年曾在原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學習工作。

生平經歷

歐陽1956年畢業于北京地質學院,後考入本校研究生兼助教,並加入中國共產黨,次年轉入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礦床專業學習。1960年畢業後他本來被選派赴蘇聯留學,但是由于中蘇兩國當時關系破裂而未能成行,留在地質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員,後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原子核物理系進修,並參加自行開發核子彈的研究工作,參與負責選取地下核試驗試驗場。1966年4月轉入地球化學研究所,後于1988年升為所長,其間曾兩度赴德國馬普核物理所進修。1991年成為學部委員。

1992年,歐陽首次提議中國應該開展月球探測工作。

1993年1月,歐陽任貴州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黨組成員兼財政經濟委員會主任委員,次年又兼任貴州省科技協會主席。2001年退休後不再兼任貴州人大職務。歐陽還兼有貴州大學名譽校長、中國國家天文台高級顧問以及北京大學南京大學、中國科技大學、浙江大學復旦大學等十餘所大學的兼職教授職務。

人物履歷

1952.9——1956.7 北京地質學院勘探系學習;

1956.7——1957.2 北京地質學院助教,地球化學研究生(蘇聯導師回國而中斷學習);

歐陽自遠歐陽自遠

1957.2——1960.2 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礦床學研究生;

1960.2——1962.1 中國科技大學原子核物理系進修;中國科學院原子能研究所進行實驗核物理

1962.2——1966.5 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室主任;

1966.5—— 中國科學院地球化學所,副研究員、研究員、副所長、所長

(1980.11~1981.10,1983.7~1984.6 德國馬普核物理所客座研究員);

(1991.3~1993.10 任中國科學院資源環境科學局局長);

(1993-2001.3 任貴州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學術兼職

中國礦物岩石地球化學學會名譽理事長;

中國空間科學學會副理事長及空間化學與空間地質學委員會主任;

《環境科學》等四雜志主編,《空間科學學報》等四雜志副主編及《中國科學》等八雜志編委;

北京大學、南京大學、中國科技大學、上海大學、浙江大學、中國地質大學、吉林大學、華南理工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和成都理工大學客座教授,天津理工大學和貴州大學名譽校長;

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高級顧問;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兼職研究員。

主要著作

1.歐陽自遠等.1964.三塊鐵隕石的礦物成分及其形成條件的研究. 地質科學,(3):241—258

2.侯德封、歐陽自遠、于津生.1974.核轉變能與地球物質的演化.北京:科學出版社,1—89

3.歐陽自遠主編.1977.月質學研究進展.北京:科學出版社,1—324

4.Ouyang Ziyuan et al.1978.Mineralogy and Petrology of the Kirin Meteorite and Its Formation and Evolution.Scienta Sinica,1(6): 805—822

5.Ouyang Ziyuan et al.1979.Thermal Metamorphism of the Parent Body of the Kirin Meteorite and Its Cooling Process. Meteoritics,(4) 570

6.歐陽自遠.1981.吉林隕石的形成和演化過程.空間科學學報,(4):326—327

7.歐陽自遠等.1982.重建通過地球大氣層前的吉林隕石. 科學通報,(18):1 133—1 135

8.歐陽自遠等.1983.吉林隕石的宇宙成因核素與兩階段輻照歷史中國科學,(D輯),11:1 039—1 049

9.Ouyang Ziyuan,Heusser,G.,et al.1984.26Al,60Co, 53Mn and 22Na profiles in the Jilin drill cores. Meteoritics,(4):237—238

10.Heusser G.,Ouyang Ziyuan,et al.1985. Conditions of the cosmic ray exposure of the Jilin condrite. Earth and Planetary Science Letters,72(2—3):263—272

11.歐陽自遠.1988.宇宙塵的收集、鑒別、成因分類與地質意義.見:中國科學院地學部第二次學部委員大會文集.北京:科學出版社,179—182

12.歐陽自遠.1989. 隕石、宇宙塵研究對認識地球演化的幾點啓示. 地球科學進展,(5):1—4

13.歐陽自遠.1989.天體化學.北京:科學出版社

14.歐陽自遠等.1991.平流層塵粒的收集與研究.中國科學(D輯),(4):434—441

15.李春來、歐陽自遠、劉東生、安芷生.1992.黃土中微玻璃隕石和微玻璃球的發現與意義.中國科學(D輯),(11):1 210—1 224

16.歐陽自遠等.1995.華北克拉通基底構造格架及形成模式.科學通報,40(8):734—736

17.歐陽自遠等.1995.地球鉛同位素早期不均一性及其起源.科學通報,40(16):1 480—1 482

18.歐陽自遠主編.1995.行星地球的形成與演化.地質地球化學,(5):1—105

19.歐陽自遠.1997.小天體撞擊與古環境災變——新生代六次撞擊事件的研究.武漢:湖北科學技術出版社,1—170

20.歐陽自遠.1998.我們隻有一個地球.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301

科研成就

天體化學領域研究

歐陽自遠院士負責國內地下核試驗選場與綜合效應研究,爆後驗證成功,系統開展各類地外物質、月球科學、比較行星學和天體化學研究,是國內天體化學領域的開創者。

歐陽自遠歐陽自遠

系統開展各類地外物質(隕石、宇宙塵、月岩)、比較行星學、天體化學與地球化學的研究。建立了鐵隕石成因假說,吉林隕石的形成演化模式與多階段宇宙線照射歷史的理論;提出地球多階段轉變能的新的演化模式,地質體中宇宙塵的判斷標志;補充並發展了太陽星雲化學不均一性模式與理論;論證中國K/T介面撞擊事件,提出並證實新生代以來6次巨型撞擊誘發地球氣候環境災變的觀點;論證組成地球原始物質的不均一性、地球兩階段形成與多階段演化及對成礦與構造格局的製約,提出地球與類地行星的非均一組成與非均變演化的理論架構。近年來,積極參與並指導了中國月球探測的短期目標與長遠規劃的製訂,是中國月球探測計畫的首席科學家。

地質領域研究

隕石是太陽系的“考古”樣品,是構成地球的初始物質,是太陽系平均化學組成的代表,是孕育生命起源的胚胎,是行星際空間的天然探測器。隕石中鈾(U)、釷(Th)、鉀(K)、鋨(Os)、錸(Re)、銣(Rb)、鍶(Sr)、釤(Sm)和釹(Nd)同位素組成的測定與年齡計算,提供了元素的起源、星雲形成、星雲凝聚、行星形成、撞擊事件的一系列時標,給出了太陽系形成和演化的時間序列。

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一次隕石墜落事件——1976年吉林隕石雨事件,給地質工作者提供了極好的研究時機,我國組織了以歐陽自遠教授為首的由全國有關研究單位及高等院校參加的一個全國性聯合科學考察組,對吉林隕石進行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深入而系統的綜合研究,研究內容涉及岩石學、礦物學、 化學組成、有機質、年代學、同位素、熱、宇宙線輻射、天體力學、碰撞演化史等方面,並先後與美國、德國、瑞士和日本等國密切合作, 發表了一系列具有國際先進水準的論文(有關吉林隕石論文百餘篇)。經過多年的探索,歐陽自遠院士在國際上首次提出了吉林隕石多階段宇宙線暴露模式和吉林隕石形成演化模式。目前在隕石學研究領域該模式已成為一個經典模式,並被各國科學家廣泛引用。在隕石系統研究的基礎上,順應科學技術發展的節奏與規律,先後開展了高空(33—38公裏)、海底和地層中的宇宙塵,以及月球岩石等地外物質的研究,進而結合太陽系各行星的探測成果,進行比較行星學的理論研究和實驗模擬。隨著全球變化研究的深入進行,又開展了地球歷史中地外物體撞擊誘發氣候和環境災變與生物滅絕過程的研究,並從地球原始不均一性的形成與演化探討全球構造演化與成礦控製。這些自成體系的研究工作,力圖構築起我國天體化學研究的理論架構。隨著研究工作的深入和繼續,又及時地進行了理論總結和升華。1988年,他完成了著作《天體化學》。正如國際同行專家評價的:“從世界範圍的觀點來看,這部《天體化學》是獨一無二的”、“在西方,還沒有在廣度和權威性方面可以與之相媲美的著作出版”。

歐陽自遠歐陽自遠

探月領域研究

近年來,他積極參與並指導中國月球探測的近期目標與長遠規劃的製訂,具體設計國內首次月球探測的科學目標與載荷配置和第二、三期月球探測的方案與科學目標,是中國月球探測工程的首席科學家。

1957年,蘇聯發射了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對歐陽自遠的刺激很大,他決定從核物理研究轉向天體研究。1978年,美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布熱津斯基訪華時送給我國領導人一件禮物——僅有1克重的月球岩石樣品。有關部門將那塊石頭送到了研究天體學的歐陽自遠這裏。“美國去過6次月球,這塊岩石是哪次登月採集的?採自月球的哪個地方?對于這些,我們當時都一無所知。我小心翼翼地取了0.5克作研究,另外那一半送到了北京天文館。希望我們的人民也能親眼看一看月球的一部分。”歐陽自遠接著說:“僅研究這0.5克石頭,我們共發表了40篇相關文章,最終我們確認這塊石頭是‘阿波羅17號’採集的,並確認了採集地點,甚至還確認了石頭所在的地區是否有陽光照射等等。”

由于許多國家宣布進行新一輪的月球探測計畫,歐陽自遠從1994年起就開始向有關方面極力建議開展探月工程項目。

在這之前,1992年前後就已有科學家提出了“嫦娥奔月”的想法。當時為了迎接1997年香港回歸,有人提出利用運載火箭往月球上發射一個象征中國的鐵質標志,將其永遠“烙”在月球上。但中央認為,“這完全是從政治角度考慮的,基本上沒有什麽科學研究價值”,所以最後被否決了。

後來,“863計畫”專家組請歐陽自遠遞交一份正式的探月科研報告。到了1994年,專家組通過了歐陽自遠的報告,並且得到了一筆經費。這是中國人花在月球上的第一筆錢。直到2003年底,報告被送進了中南海。2004年1月24日,溫家寶總理在報告上簽字,國家正式批準了“嫦娥一號”計畫的實施方案。

經過從科學目標的確定到工程立項近10年的準備之後,歐陽自遠承擔了“嫦娥工程”首席科學家的重任。

人物軼事

報考北京地質學院

歐陽自遠院士出生于人傑地靈、鍾靈毓秀的江西吉安(舊稱廬陵)。巍峨雄偉的井岡山,蒼松翠竹,山泉清澈,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創造,對童年時代的他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在中學學習地理時,他對天文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夏夜,望著滿天繁星,腦海裏浮現出“嫦娥奔月”、“牛郎織女”的故事,冥想著其中的奧秘。1952年高中畢業時,正值國家開展大規模的經濟建設,需要大批地質工作者去探明地下的寶藏;國家提倡和鼓勵學生報考地質專業,歷史的使命感使他違背了當醫生的父母希望他學醫的願望,也與他少年意欲“上天”的遐想相悖,毅然以第一志願報考了北京地質學院。

歐陽自遠歐陽自遠

大學期間,因表現突出,曾被評為全校十名優秀學生之一和北京市“三好”學生。他的畢業論文《壽王墳矽卡岩型銅礦的成因》由于論據充實、準確並有獨特見解而被評為優秀畢業論文,並被授予“優秀畢業生”的稱號。4年的大學生活,不僅使他獲得了必要的基礎知識與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初步能力,還培養了他對地質學的濃厚興趣,培養了刻苦、勤奮、探索和獻身的精神,以及團結、友愛、誠摯和奉獻的情操。

由于對地質學的濃厚興趣,大學畢業後,他報考了以學風嚴謹著稱的礦床地球化學家塗光熾教授的研究生,從事長江中下遊銅、鐵礦床成礦規律的研究。研究生畢業後,在侯德封教授指導下從事核子地質學的研究工作。兩位先生科學的治學方法和諄諄教誨對他以後的科研道路和治學態度的形成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如“構想要海闊天空,觀察要全面細致,……立論要有根有據……”,“在科學上要敢于標新立異,還要有毅力沿著新的方向堅持下去”,“根深才能葉茂,基礎要打好,果實才豐滿”。每每回憶起這段往事,他都深有感觸。他常對周圍的同事說:如果說我在科學事業方面有所建樹的話,那都是與前輩的親切關懷和指引分不開的。

歐陽自遠院士興趣比較廣泛,一生喜歡讀書,從自然科學到社會科學,尤其是那些具有獨到見解、出奇製勝的科幻和武俠小說。勤于思考,善于總結他人的研究智慧是他讀書的訣竅,並能在科研實踐活動中加以靈活運用。

開創天體化學新學科

1957年,前蘇聯發射了人類歷史上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當時,正在攻讀礦床學專業研究生的歐陽自遠,已敏銳地意識到人類的“太空時代”即將來臨,30年甚至50年以後的地質學,必然與探測太陽系的研究成果相聯系。他冷靜地分析了當時地質學的研究狀況後發現,地質學並不深究地球的起源和各圈層的形成演化過程,也不研究元素及元素豐度的起源及其在地球上不均勻分布的起因,更不理睬地球作為太陽系的一員與其他行星演化上的共性與特徵;一些局部的認識無限製地被擴展到全球,而缺少整體性、綜合性的深刻理解。要加深對上述問題的理解,就必須“脫離”地球去研究地球,“跳”出地球,把地球當成天體中的一個成員,才能站在宇宙空間看清地球。空間科學的發展將使人類在更大的時空尺度裏整體性地加深對地球的認識,這是地球科學發展新的生長點。他深感要開拓這片科學的處女地,必須抓緊時機,著手準備,打好基礎,開展前期研究。

歐陽自遠歐陽自遠

在開始調研這個領域的進展時,他深感當時的知識領域不夠寬廣,無法適應將要開展研究的領域的需要。于是開始自學天文學、物理學、空間科學等領域的有關知識,同時把研究的觸角伸向“天外來客”——隕石。20世紀60年代中期,為了打破兩個超級大國的核壟斷,1964年初,他接受國防科委的委托,組織了一支多種學科相結合的綜合研究隊伍,承擔我國地下核試驗場和試驗前後的地質綜合研究。提出了地下核試驗場的地質地球化學條件,確立了我國第一個地下核試驗場。隨之,相繼參與並完成了第一次、第二次地下核試驗、高空核爆炸、觸地核爆炸試驗等方面的重要研究任務,他和他的小組為祖國爭得了榮譽。

通過這些國家項目的研究,加深了他對地球能量與地球演化之間關系的認識。同時,也為他今後從事有關合成礦物學、核爆岩石學、沖擊變質學、元素地球化學、核素地球化學、水文地質學、岩石力學、實驗地球化學和核子地質學等方面的研究,提供了有效的知識儲備。在十幾年工作積累的基礎上,于1973年出版了《核轉變能與地球物質演化》專著。該書在嚴格的核物理理論的約束下,對地球演化的能量體系提出了一個定量表征的架構。指出地球物質的演化取決于地球內能的產生、傳輸、積累與釋放的過程;地球的內能來源于重力調整、物質相變和核轉變(核衰變、重核裂變和低能核反應),核轉變能是地球演化的主要能源。同時,根據他的計算,在專著中作出了兩點成功的預測:①根據元素起源理論,地球形成初期天然鈾中235U的豐度比238U高,在有適當的中子慢化劑存在的條件下(水、碳質)可以產生鏈式反應。經計算,距今18億年前天然鈾具備產生鏈式反應的條件,有可能在18億年前古老的地質體中發現天然核反應堆,越老的富鈾地質體,天然鈾中235U豐度越高,形成天然核反應堆的幾率愈大。後來,在非洲加彭共和國發現的18億年前的奧克洛天然核反應堆證實了計算的可能性。②根據元素起源理論的計算,地球形成初期存在著大量短、中壽命的核素,現今已滅絕。通過地殼中的核反應過程,在自然界可能存在如鍀(Tc)、鉕(Pm)、鎿(Np)、鈈(Pu)、鋦(Cm)甚至鎇(Am)等“自然界不存在”的元素。後來,不少學者從事這方面的探索,在自然界發現了一系列的“人工元素”。

隕石是太陽系的“考古”樣品,是構成地球的初始物質,是太陽系平均化學組成的代表,是孕育生命起源的胚胎,是行星際空間的天然探測器。隕石中鈾(U)、釷(Th)、鉀(K)、鋨(Os)、錸(Re)、銣(Rb)、鍶(Sr)、釤(Sm)和釹(Nd)同位素組成的測定與年齡計算,提供了元素的起源、星雲形成、星雲凝聚、行星形成、撞擊事件的一系列時標,給出了太陽系形成和演化的時間序列。

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一次隕石墜落事件——1976年吉林隕石雨事件,給地質工作者提供了極好的研究時機,我國組織了以歐陽自遠教授為首的由全國有關研究單位及高等院校參加的一個全國性聯合科學考察組,對吉林隕石進行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深入而系統的綜合研究,研究內容涉及岩石學、礦物學、 化學組成、有機質、年代學、同位素、熱、宇宙線輻射、天體力學、碰撞演化史等方面,並先後與美國德國、瑞士和日本等國密切合作, 發表了一系列具有國際先進水準的論文(有關吉林隕石論文百餘篇)。經過多年的探索,歐陽自遠院士在國際上首次提出了吉林隕石多階段宇宙線暴露模式和吉林隕石形成演化模式。目前在隕石學研究領域該模式已成為一個經典模式,並被各國科學家廣泛引用。在隕石系統研究的基礎上,順應科學技術發展的節奏與規律,先後開展了高空(33—38公裏)、海底和地層中的宇宙塵,以及月球岩石等地外物質的研究,進而結合太陽系各行星的探測成果,進行比較行星學的理論研究和實驗模擬。隨著全球變化研究的深入進行,又開展了地球歷史中地外物體撞擊誘發氣候和環境災變與生物滅絕過程的研究,並從地球原始不均一性的形成與演化探討全球構造演化與成礦控製。這些自成體系的研究工作,力圖構築起我國天體化學研究的理論架構。隨著研究工作的深入和繼續,又及時地進行了理論總結和升華。1988年,他完成了著作《天體化學》。正如國際同行專家評價的:“從世界範圍的觀點來看,這部《天體化學》是獨一無二的”、“在西方,還沒有在廣度和權威性方面可以與之相媲美的著作出版”。

歐陽自遠歐陽自遠

仔細地分析歐陽自遠院士所走過的科研道路,不難發現,始終有一條主線貫穿著他的科學研究生涯,即把自己的研究興趣與國家社會需要相結合,充分地發揮自己的科研潛力。近年來,“重返月球”的熱浪又席卷而來,月球將是繼地球南極爭奪之後的又一個熱點。早在20世紀70年代,在從事我國月球樣品系統測試分析研究工作中,他已認識到隨著技術的進步,月球的戰略意義、政治意義、經濟意義和科學意義將遠在南極之上。于是他及時、系統地整理了月球研究的資料,主編了《月質學研究進展》,為將來我國的月球研究計畫作了必要的理論和資料準備。基于目前國際上各空間大國相繼推出各自的“重返月球”研究計畫,他積極奔走和著文呼吁我國應抓住機遇,迅速組織力量,在較短的時間內開展並實施月球探測,取得第一手資料,深入研究近月空間環境、月球的起源、月球的內部構造、月球的岩石類型、分布與成因、月球和地球(及其他行星)的演化過程的共性和特徵、月球有用資源的開發和利用等問題。認識和了解月球,有助于深化人類關于地球、太陽系的起源與演變的認識,可以更深刻地認識地球上發生的各種自然過程,有助于解決人類所面臨的環境、資源、災害等各種問題。目前,他提出的在我國開展“重返月球”的具體建議,已引起政府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這對進一步開展我國天體化學的研究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

構築“兩非論”理論架構

歐陽自遠院士堅持學習馬克思主義唯物論和辯證法,自覺地運用自然辯證法來指導自己的科學實踐,尤其對前提假設有著一種特殊的偏愛。他常把地質學這一學科比喻為一棵正在生長著大樹,諸如地球的初始化學成分組成是均一的,地球的地質格局是演化的和均變的,這樣少數的幾個前提假設構成了地質學這棵大樹的樹根,它們的牢固程度決定了這棵大樹的生長、發育和壽命。這些前提假設是地質科學的基礎問題,任何時期它們都佔據著地質學的前沿位置。這些前提假設的每次變化,都標志著人類對地球的認識前進了一大步。但這些前提假設在地學中往往是作為一種“不證自明”的公理形式出現;學者們自覺不自覺地把它們作為邏輯的起點、科學的信條進行推論和思維。在科學實踐活動中,由于對權威的過分崇拜、專業的過分細化、“直線式”的思維習慣及傳播知識系統的“填鴨”式操作方式等,大多數科研人員缺乏“逆向”思維和“批判”的精神。研究選題的目的往往是為了驗證別人的理論和假說,或者是拓寬別人的理論的套用範圍,很少有人關註前人進行科學推論和思維的邏輯起點、前提假設的正確與否。他認為這種研究傾向嚴重地阻礙著學科的發展。任何一個從事基礎科學研究的人員,都應時刻關註著本學科的前提假設:它們是學科發展的最大前沿問題,一旦突破,將對本學科的發展產生全局性的影響。

歐陽自遠歐陽自遠

近年來,他在剖析當代固體地球科學的重大進展時,發現地球科學的兩個前提假設:地球的初始化學成分是均一的和板塊模式是地球構造的唯一模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例如:①通過來自地幔岩石的釹、鍶、鉛、氧同位素組成及不相容元素的比值與豐度的系統研究,證實了全球的岩石圈與上地幔的化學組成在空間上的不均一性,這種不均一性的起因,用單一的初始地幔或多端元地幔組分的混合、交代過程這一理論難以解釋,應尋求新的理論模式。②地殼化學組成的時空不均一性與地幔化學組成的繼承性和互補性的發現,其原因難以用現有的理論來解釋。③全球的礦產時空分布極不均勻,地球上分布著眾多的同一礦種或多種礦種組成的成礦密集區,全球的超大型礦床具有點型分布特征;相似的成礦作用在不同區域形成不同類型的礦床或不成礦,而同一區域不同時代的、不同的成礦作用形成不同成因的同一礦種;要探索用新的成礦機製分析上述特征。④板塊構造運動模式運用于大陸內部研究並向古生代、元古代,甚至太古代延伸,企圖解釋大陸內部的構造演化和地球的構造演化歷史,但遇到了重重困難。他深刻地意識到這些問題的症結可能不在于固體地球科學理論本身,而在于建立理論的基礎前提假設。

通過深入的思考和研究,結合他幾十年的知識積累,構築了“地球原始的非均一性及地球演化的非均變性及其對成礦和構造演化製約”的理論架構。該理論詳細地論述了地球的初始化學成分是不均一的;地球內部熱演化具有明顯的階段性,板塊運動不能概括地球自形成以來真實的演化格局,地球的演化是非均一和非均變的。從不均一化學組成的星子吸積形成原始不均一的地球出發,結合核、幔、殼的形成過程,從地幔、地殼的化學不均一性,結合構造格局的演化和礦產的不均一性分布,提出了反演地球整體演化的新思路;從地球整體上作為具有相互聯系與發展繼承性的統一系統出發,從地球的起源過程論述了後期成礦與構造演化的成因聯系。

面向未來,培養優秀學術新軍

歐陽自遠院士十分重視人才的培養。他提出人才與成果是統一的,不可分割的。他強調第一流的研究所要出第一流的成果,出第一流的人才。因此,他總是從繁忙的工作中擠時間給科研人員作學術報告,講授地學領域的新理論、新思潮,以提高在職人員的理論水準;到兼職的院校給教師和同學上課;親自指導碩士生、博士生和博士後完成學業和從事科研工作。

他對學生和青年科研人員期望殷切,要求他們基礎扎實,根深葉茂;善思考、有創勁、有創見;在實踐中提高,訓練正確思維,提高分析、綜合與表達能力。他經常結合自己的科研經歷,與青年科研人員一起座談科學研究方法論,他說:“要想成為一個有成就的科學家,是否存在著一些先決性的條件?回答是肯定的。我認為科學研究中具有決定意義的不在于精良的儀器設備,也不在于是否有聰明的頭腦,而在于如何使用頭腦”,“一個人一生的科研道路與自己選擇的進取方向關系非常密切,現在最時髦的東西將來也許是過剩的,要看到今後10年、20年科學發展的方向。對于一些比較成熟的學科,前人已構築好了架構,甚至已經很充實了,我們很難再去填充什麽。我們應該爭取去建立新的架構,開啟一些新的路子。有些人雖然會考慮問題,能提出自己的見解,但不一定會做工作,我希望大家既能提出構想,又能給出證據,隻有這樣才能做出好的成績來”,“在科學研究的發明和發現上,‘歪打正著’或‘正打歪著’的現象並不鮮見。妨礙一個人汲取知識的一個很大障礙就是企圖強化自己的(或自己信奉的)觀點,並嘗試解釋一切,恰擬宣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而不是從各個角度觀察問題,註意採納別人的觀點,全方位地研究事物,從而喪失掉發展和開拓的良機。隻有認真分析研究別人的觀點,取其精華,棄其糟粕,才能得出比較正確的認識。隻有了解各門相關學科的發展,才能更好地駕馭自己的學術思想,多來一點‘歪打正著’”,“一個人不一定要精通兩門外語,但最好學兩門專業,在專業邊緣的結合處,恰恰會有新的東西有待發現;我主張有條件的話,大家都轉行,如果一個人有兩門扎實的專業知識,我相信他一定非常有出息。轉行、轉單位、轉系、轉導師等都是行之有效的方法,不要受一個人的影響太深,要多途徑汲取營養,因轉行而獲益匪淺者,古今中外不乏其例”。這些發自肺腑、毫無說教的誠懇之言,使他贏得了青年科技人員由衷的尊敬與愛戴。

歐陽自遠歐陽自遠

從70年代起,他先後為國家培養了碩士、博士和博士後40名,有的已成為我國地學研究、教學和生產的骨幹力量,有的已成長為地球化學各領域的學術帶頭人。

發揮參與科技組織與管理的作用

歐陽自遠院士不僅是位傑出的地球科學家,而且也是我國傑出的科技組織者與管理家。他不僅長期擔任科研部門的領導職務,而且還長期擔任一些學會的領導職務,現任中國礦物岩石地球化學學會理事長、中國空間科學學會副理事長,還兼有多種學術職務;長期擔任《環境科學》、《中國科學》、《科學通報》、《中國人口、資源、環境》、《空間科學學報》、《地球化學》、《礦物學報》、《地質地球化學》、《礦物岩石》、《地質論評》、《科學》、《黃金科技》、《大地構造與成礦》、《礦物岩石地球化學通報》等十餘種學術期刊的主編、副主編和編委;兼任北京大學、南京大學、中國科技大學、浙江大學、上海大學、中國地質大學、長春科技大學、成都理工學院客座教授和貴州工業大學名譽校長;為了我國地球科學的成長與發展,他孜孜不倦、嘔心瀝血、不辭勞苦、辛勤工作。

從1993年起他又兼任貴州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貴州省科協主席,對貴州省科學事業的發展和西南地區人民脫貧致富事業傾註了滿腔的熱情。在不同場合,他積極呼吁政府有關部門應對目前中國岩溶集中分布的西南地區正面臨著水土流失、石漠化等嚴重的生態危機和貧困人口集中分布等社會問題引起足夠的重視。對這一問題,他進行了較長時間的思考和研究。從科學的角度,他認為這一問題的研究,應充分利用遙感技術動態監測岩溶山區的國土資源與國土環境的變化,採用地理信息系統技術綜合國土資源與國土環境的多元信息和社會經濟信息,建立國土資源與國土環境的基礎空間信息資料庫,並進一步形成遙感-地理信息系統-全球定位系統一體化的業務運行系統,為岩溶山區的生態重建、資源合理開發與綜合利用,以及脫貧致富提供決策支持。電腦網路與通訊技術的發展,使得信息交流和信息資源共享極為便利。我們應充分發揮網路技術優勢,加強岩溶山區的國土資源與國土環境空間信息的科學管理,深入開展岩溶山區跨地區多源信息的綜合研究,進一步提高岩溶山區生態環境治理的科學性和實用性。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