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炳強

歐陽炳強

1975年,警方拘捕案發時在雪糕公司工作的中國籍男子歐陽炳強,並控告他謀殺。歐陽炳強被判罪名成立並被處以死刑。這是香港首宗沒有人證,純粹以科學鑒證定罪的謀殺案,嫌犯歐陽炳強從頭到尾都強調"我沒殺人,我是冤枉的"。

  • 中文名稱
    歐陽炳強
  • 外文名稱
    Ouyang Bingqiang
  • 公司
    雪糕公司
  • 案件
    香港跑馬地紙盒藏屍案
  • 時間
    1974年12月10日
  • 特點
    香港首宗紙盒藏屍案

人物介紹

歐陽炳強,香港跑馬地紙盒藏屍案嫌犯。

歐陽炳強的妻子張金鳳多次為丈夫尋找大律師湯家驊抗訴,希望獲得脫罪的機會,官司打到了倫敦樞密院,但最後仍不成功。此案至今仍有不少疑點,例如:紙盒上的指印不是歐陽炳強留下的;案發地點找不到死者卞玉英的指紋;警方也一直找不到卞玉英的隨身物品。警方在死者卞玉英身上發現的269條纖維,隻有其中7條與歐陽炳強衣服的纖維吻合。案件曾多次被改編成電影。1977年2月9日歐陽炳強被特赦,改為終身監禁。其後于1981年,張金鳳宣布與歐陽炳強離婚,據傳已攜女改嫁。1980年代,當時的港督會同行政局赦免歐陽炳強的死刑,並由終身監禁取代。最後于2002年,歐陽炳強終于獲得假釋。

歐陽炳強歐陽炳強

案件簡介

跑馬地紙盒藏屍案是發生于1974年12月10日在香港的一宗謀殺案件。一名當時16歲少女卞玉英乘搭電車到達香港島跑馬地後前往安美雪糕公司借用電話,之後被殺害。翌日,清潔女工"林嫂"在街上發現卞玉英的裸屍被藏于電視機包裝紙盒內,兩個乳頭被割去,恥毛被燒焦,處女膜仍完整。

12月17日清晨7時許:一間獸醫診所的職員胡永康發現門外行人路旁放著一個紙盒,內藏死者卞玉英赤裸的屍體。死者卞玉英陳屍在一個日立牌S67B型的電視機紙箱內。

這個電視機的紙箱成為了破案的關鍵。

經多天偵訊,在九龍柯士甸道某電器公司內,查悉代理此牌子的商行,知道這牌子在72年4月初在港面世。而藏屍的紙箱可能于73年至案發那天,在港島區售出。

經過化驗,證實該紙箱與代理商所售者相同.專案小組為了追查燒焊器的來源,在跑馬地地區內,查問了在電器行工作的750人。又找出50款不同汽車,嘗試將紙箱放入車尾箱內。

最後,終于找到了嫌犯歐陽炳強,法院最後判他有罪。

這個案件的看點在于,"紙盒藏屍案"是香港首宗紙盒藏屍案;其案情峰回路轉轟動全港;亦是香港歷史上首宗在沒有目擊證人的情況下,利用鑒證科技成功入罪的案件。但是歐陽炳強真的是殺人凶手,至今尚有爭論。

據說當時警察為了破案還在半夜打電話去他家冒充死者亡靈,結果他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然後就是他到也不承認殺了人。當年在認罪書上簽字的時候他還說:"我雖然簽了字,但是不代表是我做的。"歐陽炳強的家人在判決後也作多次抗訴均被駁回。

02年9月11日,在監獄度過28年的案件主人公歐陽炳強假釋出獄,而強嫂和子女沒了蹤影。記者問歐陽柄強當年是否殺人,歐陽柄強說案子已經劃上句號,有生之年不願再提起……

相關案情

案發經過

74年12月16日下午五時半:卞玉英離家外出。

同日下午六時半:致電女同學陳彬彬,相約在跑馬地電車總站見面。但陳到達時,卻不見死者蹤跡。

12月17日清晨7時許:一間獸醫診所的職員胡永康發現門外行人路旁放著一個紙盒,內藏死者赤裸的屍體。死者陳屍在一個日立牌S67B型的電視機紙箱內。

調查經過

貝亞(凶殺組總督察,任職警界十年)74年12月尾接辦此案時,曾多次前往跑馬地安美飲品公司搜查工場一個小房,檢獲電線、燒焊器,成為破獲此案的重要線索。

經過化驗,證實該紙箱與代理商所售者相同. 專案小組為了追查燒焊器的來源,在跑馬地地區內,查問了在電器行工作的750人。又找出50款不同汽車,嘗試將紙箱放入車尾箱內。

歐陽炳強歐陽炳強

75年1月3日,警方到安美飲品公司搜查,當時被告(歐陽炳強)顯得有點慌張,頸部神經不斷跳動。隨即又表現得很鎮定,沒有反對警方的搜查。警方傳召兩名機械技師及科學鑒證專家到場,在一個小房內搜獲紅色膠電線、一批紙箱、兩份報紙及一批衣物。

警方往柴灣被告住所,將他帶返警署問話,數天後將他釋放。

警隊再到上址檢走23件物件,大部分是被告的衣物。

警方查出由被告當值,被告持有公司大閘門匙。

警方在被告寓所內拘捕被告,當時他正在洗澡。

警察總部內,被告對著卞相片表示不認識對方,未見過她來借電話,亦未見過安美內有該紙箱。案發當日,更未聞異聲。17日上午他如常返工,晚上返安美,不知發生謀殺案。晚上回家從妻子口中得知發生該案,其妻還笑說謀殺案是他做的。他說:「我做,便犀利了。」

被告表示喜歡看佔士邦片、恐怖片及有關新奇武器的電影。

審判過程

第一天

被告:白shirt衫結領呔,頭發整齊,神色鎮定,不時與庭上腹大便便的妻子對視。

檢察官:本案將依賴許多環境證據,假如證據綜合起來沒有疑問,就判罪名成立。

引述3個比喻:絲襪、光線、拼圖。

陪審團:5男2女

檢察官引導陪審團:此案依賴許多環境證據,若綜合證據後沒有合理懷疑,便可判被告有罪。任何案件都不能100%肯定。

本案控方證人共15名,呈堂證物多達200多件,大部分為男女毛冷外套衫褲、內衣褲,擺滿庭內3張12呎X 3呎的長台。

其中一個最特別的證物是一個特製的塑膠模特兒,卷曲放在一個裝電視機的紙盒內。

其他證物:燒焊器、士巴拿、電線、鐵鋸、帳卌;另外有二三十個白色小盒,裝著頭發、燒焦的恥毛、衣物纖維。這些證物亦被拍下彩色圖片呈堂,是科學鑒證中的環境證物,用作間接證明一個犯罪者在沒有目擊證人的情況下所觸犯的刑事罪。

驗屍報告發現:

- 死者被人用右臂箍頸勒斃

- 死亡時間:1974年12月16日下午六時至凌晨

- 死者仍是處女

- 死者雙乳頭被割掉

- 死者恥毛被灼過(被燒焊器燒過)

科學鑒證部分:

- 死者屍體上有若幹衣物纖維,指甲上亦有,與被告家中的衣物纖維一樣

- 死者頭發上有電線膠,在安美內亦發現有此物證

- 工場內有女死者的纖維毛發 -死者手肘上有一張印有兩個中文字「未焊」的紙屑

第二天

示範搬屍:女警扮死屍蜷伏在紙箱內,貝亞示範搬屍的方法。其後,主審法官及陪審團到跑馬地現場,再實地示範,整個過程約二十分鍾,吸引不少途人。

環境證供證實:紙盒可從大閘或細閘穿過,拖出門外。

歐陽炳強歐陽炳強

卞玉英弟(最後一個見過死者)供詞:

- 卞當日下午在家中煮飯,下午4時接了一個電話,談了兩三分鍾,七八分鍾後再接聽一個電話,又談了三分鍾

- 卞5時出門口到銅鑼灣返夜校,比平日早了個半個小時

- 卞臨行前表示先往新聞大廈幫哥哥登廣告

警方證實藏屍紙箱曾放在工場內,另證實女死者背後、左腳、左臂上的纖維與被告西裝上的纖維相同。

第四天

法醫官示範死者被殺死的經過:

- 死者是窒息致死

- 最初估計卞是下午9時至12時死亡。後來發現她被勒斃後,將死亡時間提早至6時至12時,因為被勒死後,體溫會較高(人死後體溫每小時下降1.5度)。

- 從細胞反應推斷,死者是死後才遭灼恥毛及割乳頭,死者恥毛不是被火燒,因有明顯的分界,顯然是被燙熱的物體灼過

- 死者仍是處女

- 據血細胞沉淀情況,證實死者是死後一至兩小時內被搬進箱內

- 死者胃內有食物殘渣,死者於死前三小時曾進食(一般人進食後4小時,食物才會排出胃外)

第五天

科學鑒證部分:

- 死者手上有張寫著「未焊」的紙屑,工場內有張寫著「修妥」的紙屑,外型吻合

- 死者的灼焦恥毛灰內,找出綠銅線

地毯式搜尋證物:用吸塵機吸現場細微證物過程

法官叫現場人士不要深呼吸,以免吹走證物。此語一出,哄堂大笑,陪審團亦要小心翼翼。

第六天

兩名少女上庭作供,證實被告於73年夏天曾在小輪上燒她們的裙子。

被告辯護:

- 沒有燒裙,認為做這種事的人行為卑鄙,他經常從筲箕灣過觀塘,從未留意到有人與他相貌相似

- 纖維的相同事出巧合

- 本案甚多巧合,共有13項

- 當晚他因參與同事宴會,所以穿上該西裝,但他先把西裝掛回家中。他認為那些纖維可能是宴會上與人握手時得到的,亦可能有人與他穿相同的方服,纖維不一定來自他的西裝

- 警方見到他神色慌張,其實是因當晚他喝了一些酒

辯方律師:

- 警方集中跟蹤被告,對被告不公平

- 陳彬彬收到死者電話時,聽到她背後人聲嘈雜,很可能是在茶樓打來的。死者由筲箕灣到跑馬地,需要一小時,途中吃過東西,又登過廣告…

- 控方為頂證被告有罪,才將死亡時間故意說早一點。

此案件曾經被改篇成三級電影《紙盒藏屍之公審》, 由任達華,葉童,董驃,陳啓泰主演。

歐陽炳強最後于2002年9月11日獲得釋放,並改名換姓,重投新生活。

釋放後記:[2002-09-17] 歐陽炳強重歸都市情更怯

歐陽炳強對捷運新事物甚為好奇,常指手畫腳問東問西。

關于事件

「呢件事(指當年紙盒藏屍案)已經成為句號,我有生之年亦唔再提起……」

經過二十八年牢獄生涯的跑馬地紙盒藏屍案凶手歐陽炳強,昨日終于以自由身出現在公眾面前。雖然在記者面前滔滔不絕大講出獄後的感受,但提起當年入獄的案件時,他的回答就是這樣堅決。 歐陽炳強昨日由社工及懲教署人員陪同,前往公開大學報讀課程。一路上,他又坐捷運又乘小巴,歐形容重獲自由的感覺「好舒服,初時唔系好慣」,他最不習慣是人多及四周的高樓大廈,第一日走出街上,他感覺是驚恐。他出獄後最愛的是搭捷運及吃公仔面。 

歐陽炳強歐陽炳強

歐陽炳強呼吁青年人,做事要三思而後行,他十分羨慕現時年輕人可以接受正規教育。他說,會先找一份工作,以穩定生活,就算待遇如何低,他亦不會計較,他希望能繼續在公開大學修讀其它課程,但他說「學費真系好貴、好貴」。在獄中最令歐陽炳強自豪的是,他入獄時隻是中一程度,經過二十八年努力,他已自修完成了公開大學會計及國語課程,同時以自己一套特殊方法,在三個月內令兩名連二十六個英文字母亦未識的朋友,學會了初級簿記。同時,他亦在獄中任職校對及設計,以及代心光盲人院翻譯盲人凸字,同時負責教別人會計及凸字。 他告訴記者在前兩日外出時所遇到之笑話,首先是乘搭捷運時,雖然之前有社工教其用「八達通」,但仍然在入閘時,一連三次無法通過,後面已排了很多人,令他面紅。另一樣是打電話,因為市面已找不到轉盤電話,他亦不會用,打電話時有手震感覺,打完後又不知對方是否收聽到。在獄中,他其實一直掛念著二十一年未見的妻子及女兒,但就從無聯絡,出獄後,他要先安定生活,才會設法聯絡她們。他又一再懇求傳媒,不要追訪其家人,給他多些空間、休息時間,以及鼓勵支持,更希望社會可以重新接受他,給他一個重新做人機會,做一個普通人。 

資料:表悔意換自由 

九五年一個赤柱監獄的頒獎典禮,歐陽炳強曾道出「一失足成千古恨,回頭已是百年身」,暗示對過去所做的事有悔意。二十八年後的今天他獲得假釋,並第一次脫離鐵窗生涯會見記者,經過二十多年的歲月磋跎,他的面容已改變不少,並帶點滄桑,若不是他主動會見記者,相信亦很難認出。 轟動一時的紙盒藏屍案,發生于一九七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十六歲的夜校女學生卞玉英被人發現全身赤裸,藏屍在一個電視機的紙皮盒內,棄于跑馬地一間獸醫診所門前。警方經過深入調查後,判斷凶徒可能在現場附近作案,調查之下,雪糕店男職員歐陽炳強最有可疑,一個月後,警方拘捕在案發現場附近安美雪糕店的男職員歐陽炳強,但他當時矢口否認見過死者。 調查此案的光頭神探外籍總督察貝亞在抽取紙盒的碎屑和纖維化驗後,竟有突破性發展,在死者身上找到的二百六十九條纖維,有七條與歐陽炳強身上的衣服纖維吻合,結果成為首宗用科學鑒證入罪的謀殺案。 在獄中,歐陽炳強一直努力讀書,近十多年來每年均參加公開考試,獲得不少合格證書,成為獄中的模範囚犯,他更多次申請假釋,但因堅稱自己是清白,委員認為他沒有悔意而未獲批準。據悉九七年他承認殺人,並表示有悔意,委員會經數年觀察才批準他假釋的申請。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