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野馬

歐洲野馬

在200多年以前,歐洲大陸和北美洲曾廣泛分布著多種野馬,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地區人口數量迅速成長,同時人類也開始了大規模的恣意捕殺活動,使許多野馬先後絕跡,歐洲野馬就是其中的一種。

  • 中文學名
    歐洲野馬
  • 動物界
  • 脊索動物門
  • 哺乳動物綱
  • 奇蹄目
  • 馬科
  • 馬屬

名稱

命運

歐洲野馬名“泰斑”(Tarpan),出自突厥語,意思是馬。

歐洲野馬歐洲野馬

家馬Equuscaballus是現存數量最多的奇蹄目成員,與人類的關系密切;家馬是由曾經分布于歐洲東部一帶的歐洲野馬(泰斑)馴化而來,並引進到世界各地,二者學名相同,自歐洲野馬絕種後,此名就單指家馬。歐洲野馬(Tarpan),中世紀還是成小群活動于歐洲中部偏遠地區的野生馬類。歐洲野馬和今天的家馬很相象,連齒式和牙齒的構造也是一樣的,但歐洲野馬身軀不大,軀幹呈鼠灰色,臉和腿部色澤較深,鬃毛和馬尾是亞麻色的,在背部中脊貫穿著一條深色斑紋,體高13掌,頸鬃半散半豎,大頭型,咽部結實,脖子粗壯,背短而堅強,耆甲很低,暗色的蹄質很堅硬。“泰斑”脾氣沉靜,充滿好奇又友好親善,歐洲野馬非常聰明,完全能獨立自主,比馴化的現代家馬高明之處在于,它們不會僅僅為了被動地接受供養和照顧,而放棄自由的天性,不會對人類產生依賴,可以憑動物的自覺意識和立場判斷該怎麽作,決不屈從于騎手的征服,除非用愛心使“泰斑”自願接納駕馭。

很遺憾,19世紀由于大面積開發草原、過度獵捕等原因,泰斑的野生種群于1876年在烏克蘭滅絕,1880年,最後一隻人工飼養的歐洲野馬也死于俄羅斯的莫斯科動物園。1881年人們又發現了另外一種與人疏遠、拒絕調馴的野馬,該馬基因特異,生命力頑強,比普通的馬多一對染色體,稱為普氏野馬(Equusprzewalskii)或蒙古野馬,也簡稱野馬。普氏野馬可能也是家馬的祖先之一(比如蒙古馬),有人認為和家馬屬于同一種。

很可能最後僅存的歐洲野馬已與捕獲它們的波蘭牧民的家馬雜交而使該種消失。但值得註意的是,1933年,慕尼黑動物園曾用譜系中有歐洲野馬血統的家馬經選配而育成與歐洲野馬相似的後裔。他們的管理員魯茨和海因茨·赫克兄弟通過用亞洲普氏野馬和東、北歐血統較原始的小型土馬進行選擇性雜交,培育出一種復活的歐洲野馬,它們在還原的外形上與我們所知的泰斑完全相同。赫克兄弟把目標鎖定保持著相當程度泰斑血緣的波蘭Koniks馬、冰島Ponies馬、瑞典Gotlands馬,以及保護在波蘭原生態保留地(Bialowieza)的Primitive馬,堅信採用這些生活品種作為一個源遺傳物質,力圖達成基因微妙的重新排列,以再現某些消失的物種。他們還實施了輔助構想,就是利用普氏野馬血液裏純粹的野性成分作為催化劑,逐對地與泰斑的現代版選材雜交,目的是喚醒土馬身上那些久已休眠的隱性泰斑特征,他們成功了,但這不是泰斑,而隻是個貌似泰斑的新品種,正如我們今天在媒體上看到的那樣。通過同樣的方法,他們還培育出被認為于1628年滅絕的歐洲野牛

歷史上真正的歐洲野馬——泰斑似乎沒有留下照片資料,而繪畫裏展示給我們的形態常是“兔頭”。

介紹

在200多年以前,歐洲大陸和北美洲曾廣泛分布著多種野馬,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地區人口數量迅速成長,同時人類也開始了大規模的恣意捕殺活動,使許多野馬先後絕跡,歐洲野馬就是其中的一種。

歐洲野馬和今天的家馬很相象,連齒式和牙齒式的構造也是一樣的,但歐洲野馬身軀不大,在夏季,歐洲野馬十幾隻結成一群,由一匹雄馬率領,在草原上漂泊漫遊,尋覓野生植物吃。每到傍晚,便去湖邊飲水,並在附近休息。冬季,它們要做季節性遷徙,在冰天雪地裏以雪解渴,挖掘雪下的枯草和苔蘚充飢,它們有著很強的耐飢渴。歐洲野馬性情昂揚,在遇到狼群時,它們並不畏懼,而是鎮靜地等待狼群沖擊,有時也會突然發起攻擊,向狼群沖去並迅速轉過身來揚起後蹄猛踢,因此,狼也不敢輕易侵犯它。

雖說歐洲野馬能在狼群中奮起抗爭,但最終逃脫厄運,面對人們在原野上挖下的層層陷阱及幾百人手拿槍器同時圍攻,它們的抗戰卻成了徒勞。強健的歐洲野馬一匹匹地倒下了。人類在歡慶勝利的同時,歐洲野馬數量在急劇減少。1876年,最後一匹歐洲野馬被一群貪婪之徒獵殺在烏克蘭的原野上。後來俄國探險家普爾日瓦科斯基在歐洲找了十幾年,再也沒有發現過歐洲野馬的蹤跡。

歐洲野馬:1876年歐洲野生滅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