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五豬

歐洲五豬即葡萄牙(P)、愛爾蘭(I)、義大利(I)、希臘(G)以及西班牙 (S)歐洲五國,英文為"Pigs"。

​歐洲五豬國

這些國家的公共赤字也都超過了3%。 歐洲五豬最初稱為笨豬四國 "PIGS", 其中" I "指義大利,後來加入了愛爾蘭。希臘債券淪為垃圾 歐洲五豬國債收益率齊飆升 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周二將希臘評級下調至"垃圾級",這令"歐豬五國"中的其他四隻"小豬"--義大利、葡萄牙、西班牙及愛爾蘭的國債收益率一路飆漲。歐元區債務危機的進一步擴散令決策者面臨巨大的壓力,他們或需要將援助計畫針對的國家範圍擴大,目前令歐元區頭疼的可不僅僅是希臘。

Van Eck Global的基金經理Eric Fine表示,"這已不單單是希臘或者葡萄牙的問題,而是整個歐元系統的問題了。我擔心會出現系統性崩潰的風險,各國決策者需在銀行系統出現危險之前採取行動。"

真正的風險

法國安盛投資管理公司(Axa Investment Managers)策略師Axel Botte表示,目前真正的風險是市場對每一個負債的周邊國家的擔憂,這些負債可能最終演變成又一場的主權債務危機

標準普爾對此兩國的降級舉動令市場圍繞歐元區主權債務問題的擔憂進一步加劇,市場擔憂葡萄牙及其他歐元區國家試圖削減赤字的計畫將"自生自滅",歐盟將就花兩個月的時間對希臘的救助計畫達成共識。

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經濟學家Gilles Moec表示,"只要希臘的救助方案不會對其他周邊國家產生持續問題,就不會有什么風險。每周我們認為已對此進行澄清,但狀況卻變得不明朗。"

歐洲危機影響

希臘主權債務危機爆發,它對世界經濟的影響也不斷顯現出來。有的觀點認為,這場危機對中國的影響非常有限),但筆者認為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是多方面的,需要我國監管部門注意。

一是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導致人民幣"被升值"。最近在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的衝擊下,避險資金紛紛轉向美元資產,美元指數先後突破85、86和87,美元對歐元、英鎊、澳元和瑞郎等貨幣紛紛升值。隨著美元走強,人民幣也跟著升值。

二是影響中國對歐洲國家出口。儘管中國對希臘、西班牙等國的出口量不大,但由於人民幣升值幅度較大,中國出口到歐洲的產品價格競爭力將出現下降。如果出口企業用歐元和英鎊收匯,則面臨較大的匯率風險。此外,由於歐系貨幣貶值,歐盟對中國的出口將會增加,中國的貿易盈餘還可能會繼續下滑。

三是隨著人民幣對非美貨幣升值,投機資本流入可能增加。實際上,以前我們關心的是人民幣對美元有升值預期,美元投機資本流入賭人民幣升值,"熱錢"流入增加。但筆者認為,現在人民幣對歐元和英鎊升值,歐元和英鎊投機資本流入同樣可以獲得人民幣升值的好處。因此防範熱錢的流入,不應該只關注美元資產的流入,也要防範走弱貨幣如歐元和英鎊等資產的流入。

四是外匯儲備縮水問題。儘管不清楚歐元和英鎊資產在我國外匯資產中所占比例有多高,但歐元和英鎊貶值,將使以美元計價的外匯儲備出現縮水。最近國家外匯管理局就外電報導"中國外管局正在評估所持歐元債券"予以否定,表示對歐元區克服債務危機充滿信心,也是對歐元貨幣的一種支持。但筆者認為我國防範外匯資產的縮水問題,必須採取動態的資產管理模式,外匯資產的管理不僅需要關注投資的收益,也要關注匯率變動帶來的資產價值變化,以保證外匯資產的保值增值。

五是歐債危機影響全球經濟復甦進程,對中國的外需和巨觀經濟政策退出影響較大。儘管希臘、西班牙等"歐洲五豬"在歐洲的經濟影響力不大,但目前來看,這場危機已經影響了其他歐洲國家的經濟恢復步伐,歐盟各國不僅提出了巨額的援助計畫,還勒緊腰帶準備縮減本國的財政赤字。歐債危機增加了全球經濟復甦的不確定性,歐洲國家經濟恢復增長將面臨更大的挑戰。歐盟是中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中國的外需短期內繼續承壓。由於主權債務風險仍然存在蔓延的可能性,筆者認為我國央行貨幣政策的退出也將面臨挑戰。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