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內斯特·約瑟夫·金

歐內斯特·約瑟夫·金

歐內斯特·約瑟夫·金,二戰中堅持太平洋第一的美國海軍總司令。海軍中尊稱全能的上帝。軍裏邊流傳一句俏皮話,說什麽海軍上將歐內斯特·金"用一管噴火器剃胡子"。他是一員海軍航空兵老將,生平勛績不可勝數,包括把一艘在公海沉沒的潛艇升上水面。他本來已經被安頓在軍務會議裏面終養天年,那是一個專門收容一個無處安排的海軍老將的顧問小組。他生性冷酷,咄咄逼人,因而不得人心。自尊心被他損傷的,前程毀在他手裏的,都大有人在。珍珠港事件之後不久,羅斯福任命他為美國海軍總司令。據說金曾有過這樣的話,"等到大事不妙,他們就會來找龜兒子了"。

  • 中文名稱
    歐內斯特·約瑟夫·金
  • 外文名稱
    Ernest Joseph King
  • 國籍
    美國
  • 出生地
    俄亥俄州洛雷恩
  • 出生日期
    1878年11月23日
  • 逝世日期
    1956年6月25日
  • 職業
    海軍五星上將
  • 畢業院校
    安納利斯海軍學校
  • 主要成就
    堅持太平洋第一的美國海軍總司令
  • 著作
    1941-1945年戰爭中的美國海軍

生平簡介

歐內斯特·約瑟夫·金(1878.11.23--1956.6.25)美國海軍五星上將。1901年畢業于安納利斯海軍學校。1933年畢業于軍事學院。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先後任驅逐艦艦長、驅逐艦分隊長、大西洋艦隊助理參謀長。戰後曾任潛艇分隊長、潛艇基地司令。"列剋星敦"號航空母艦艦長、海軍航空局局長。1941年2月起任大西洋艦隊司令。1942年3月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擔任海軍作戰部部長。他是美國武裝部隊參謀長聯席會議成員和英美聯合參謀部成員。根據他的決定,1943年美國海軍在大西洋組建第10艦隊,擔任護航反潛任務,並親自兼任艦隊司令。在他的影響下,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過程中改變了對戰列艦的看法,不再把它看成是海戰中起決定作用的艦種,而主張加速建造航空母艦。他還是太平洋優先的倡導者。1945年11月退役。著有《1941-1945年戰爭中的美國海軍(向海軍部隊的正式報告)》、自傳《金海軍五星上將》。

歐內斯特·約瑟夫·金歐內斯特·約瑟夫·金

入海上天

1901年,在安娜波利斯海軍學院學習的金歐內斯特·約瑟夫·金出生在俄亥俄州的洛林(Lorain)。當他還是一個小孩子的時候,《Youth'sCompanion》(1827年創刊,主要面向少年兒童介紹有關歷史和軍事的內容)雜志上一篇有關海軍學院的文章激起了他對海軍生活的濃厚興趣。1897年,在從洛林高中畢業之後,他在俄亥俄州第14區區長克爾的推薦下進入了安娜波利斯的美國海軍學院學習。當他離家的時候,他的父親,一位鐵路機修工給了他一張往返車票,以備他改變主意時之用。在四年的學習中,雖然他一直儲存著這張車票的回程部分,但是從來沒有用過。應該感謝這張作廢了的回程車票,因為它的失效換來的是一顆耀眼的將星。

在安娜波利斯學習期間,他曾于美西戰爭時期在"聖·弗朗西斯科"號戰艦(北方巡邏艦隊旗艦)上服務,並得到了他海軍生涯中的第一枚勛章--桑普森勛章。

1901年,他以優異的成績在海軍學院畢業,在度過了法定的海上服役兩年的時光後,他于1903年6月7日獲授海軍少尉軍銜。早年他先在"鷹"號艦上服務,後來轉到一艘炮艦,接著又調到古巴西恩富戈斯(古巴中南部港市)執行測量任務。後來又先後在"辛辛納提"號護航巡洋艦(隸屬于大西洋艦隊,日俄戰爭期間),"伊利諾斯"號戰艦(歐洲艦隊旗艦),"亞拉巴馬"號戰艦(大西洋艦隊第2分艦隊旗艦)上服務。

1901年,在安娜波利斯海軍學院學習的金1901年,在安娜波利斯海軍學院學習的金

他在1906年回到了安娜波利斯海軍學院擔任學院教員,教授了兩年火葯與炮術課程。此後的一年裏,他擔任學院的執行參謀。一些後來的海軍軍官--他當初的學生回憶說,金在當時的嚴格管理和對工作的極端負責曾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放下教鞭後,他又回到了海上服務:先後在"明尼蘇達"號戰艦上擔任了3年大西洋艦隊第2戰列艦分艦隊參謀副官,在"新漢普郡"號上擔任了一年技術軍官,在"康涅狄格"號上擔任了一年大西洋艦隊司令部參謀軍官。 1912年,他開始擔任安娜波利斯工程試驗局局長,據說期間曾經短期擔任了"特裏"號驅逐艦艦長。兩年以後,他回到海上擔任"卡森"號驅逐艦艦長,此後于1914年8月任大西洋艦隊魚雷艇部隊副官,1915年12月任魚雷艇部隊第6分隊司令。1916年,他進入H·T·梅奧海軍上將(一戰期間大西洋艦隊司令)的參謀部服務,並在那裏經歷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一戰期間,他先後在"阿肯色"號、"懷俄明"號,"賓夕法尼亞"號戰艦上擔任參謀副官和技術軍官,並因為"在大西洋艦隊參謀部極其出色的服務表現"而被授予海軍十字勛章。

1919年,金海軍上校第二次回到了安娜波利斯海軍學院,成為了學院研究生院院長。然後他又短時間擔任"橋"號戰艦艦長一職。1922年7月,他進入大西洋艦隊潛艇部隊參謀部服務,並開始接觸一系列與潛艇作戰有密切關系的問題。1922年11月任第11潛艇分隊司令,期間于1923年4月兼任第3潛艇分隊司令。1923年9月,他調任新倫敦港潛艇基地司令,並作為海軍軍火檢察官負責那裏水雷庫的管理。其間在1925年9月曾經負責指揮救援在布勞克島傾覆的S-51潛艇。1925年9月25日,他因為"在指揮搶救S-51潛艇時表現異常優異"獲頒海軍優異服務勛章。

1926年擔任偵察搜尋艦隊航空中隊長副官,1927年5月,以48歲高齡獲得飛行員執照。1928年,金調任華盛頓特區海軍部航空局副局長。1929年,調任弗吉尼亞諾福克(Norfolk)海軍航空兵基地司令。1930年6月,他成為"列剋星敦"號航空母艦艦長,並在這個職務上服務了兩年時間。1932年進入海軍戰爭學院高級軍官班進修了一年時間。1933年,作為海軍少將任海軍部航空局局長,一直在這個職務上服務到1936年。

從1936年擔任海軍航空偵察兵司令。1938年1月,晉升中將,擔任五艘航空母艦組成的航母主力艦隊司令。期間他于1939年8月獲得永久海軍少將軍銜。1939年8月,在海軍中央任職。

全能上帝

1941年2月,他晉升海軍上將並擔任大西洋艦隊司令,當年12月他升任美國海軍艦隊總司令。1942年3月,根據美國總統行政命令,金海軍上將被任命為海軍作戰部長並受命組織了海軍艦隊總司令部辦公室。3月18日,他正式接替哈羅德·斯塔克 海軍上將擔任海軍作戰部長。他也是唯一一位曾經兼任海軍艦隊總司令和海軍作戰部長這兩個職務的將軍。1944年12月14日,國會通過了設定五星上將軍銜--美國最高軍銜的議案。經過總統親自提名,國會上院批準後,12月17日,金晉升為海軍五星上將。

對抗德國潛艇

1941年3月11日,國會通過了租借法案,結束了美國的戰爭中立狀態。它將提供軍事和經濟援助給英國和所有抗擊軸心國的國家。但是英國在海上的戰鬥正處于緊要關頭。4月裏,從5個新增成的法國空軍和海軍基地出發的德國轟炸機和U艇部隊擊沉了195艘盟國貨船,摧毀了總計70萬噸的至關緊要的軍用物資。大西洋中U艇的數量每月遞增,英國的生命線受到嚴重的威脅,甚至有這樣一種說法:即使在北大西洋有一個U艇上的觀察員經常出沒,也會對盟軍商船及其護航艦隊的航線、航行時間、護航力量的配置起到很大的影響。

4月4日,海軍作戰部長H·R·斯塔克海軍上將致信總統:"大西洋的情勢很危急。我的意見是必須在情況變得無法收拾之前對那裏加大援助的力度。"3天以後,駐泊在聖迭戈和珍珠港的隸屬于太平洋艦隊的一些軍艦被調到大西洋艦隊麾下,其中就包括"約克城"號航空母艦。它們的舷號被遮蓋,並且在夜間秘密行動。在4、5、6三個月裏,25%的太平洋艦隊戰艦被通過巴拿馬運河調至大西洋艦隊麾下。一些在華盛頓和珍珠港的參謀人員抱怨說此舉會令本就蠢蠢欲動的日本更加膽大。但是羅斯福總統則認為還是德國在北大西洋的威脅更大一些,必須優先解決大西洋問題。

為了實現羅斯福對邱吉爾"援助你們一切戰爭所需"的承諾,金上將製定了3-41號作戰計畫:"一切進入西半球25英裏以外範圍的交戰國(西印度群島島嶼的宗主國除外)海軍艦隻或軍用飛機都將被視為對西半球可能的入侵行為,並在警告無效的情況下受到美軍艦隊的打擊。"這個命令巧妙地將英法兩國盟軍艦隻排除在"受攻"範圍之外,同時也對德國人的U艇部隊進入北大西洋設立了一個口頭上的"卡子"。金上將很會玩文字遊戲,他的計畫中沒有指名道姓地提及任何國家,但卻達到了相應的援助盟國敲打德國的目的。其實,當時的美國還沒有遭到珍珠港的切膚之痛,並不想過多刺激德國,同時也要給足英法兩國面子。後來從戰後解密的檔案看,雖然美國海軍將太平洋艦隊一些主力艦隻東調,但是它在1941年曾經竭力避免卷入大西洋上的全面戰爭。

金上將與海軍部長弗蘭克·諾克斯在一起金上將與海軍部長弗蘭克·諾克斯在一起

金上將並非沒有"昏招"出現,甚至一些"昏招"差點毀了他的一世英明。在美國被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金還決定在美國東海岸不實行燈火管製,並且不為船隻派出護航艦隊。取而代之的是,他要求海軍和海岸警備隊進行以搜尋敵人的潛艇為目的的巡邏;但是由于巡邏行動是按照時間表進行的例行公事,德國人的U艇會在巡邏艦隻出港的時候下潛隱蔽,等到巡邏艦隻返航回港時又會浮出水面。並且,港口的燈光也令德國人的U艇對港口內美國商船一目了然。這兩項"措施"的結果就是,在第二次大西洋戰役中,德國的U艇部隊對于美國商船隊的攻擊作戰被U艇乘員們稱為"重度愉快時光"。直到1942年5月美國海軍重新派出護航艦隊,德海軍潛艇部隊的這段"快樂時光"才宣告結束,此前他們僅僅付出了7條U艇的代價。這證明了金在此之前的決定絕對是一個糊塗之舉。許多人指責金不按照英國人的意見派出護航艦隊並實行燈火管製。雖然骨子裏充滿了美利堅民族優越感的金瞧不起英國,但是在現實面前,他還是不得不以很不情願的心情讓他心愛的海軍採納了一些英國皇家海軍的建議。

太平洋第一

在參謀長聯席會議的成員中,金上將是對太平洋戰爭取得勝利作出直接貢獻的唯一一人。因為該戰區是他多年職業興趣所在。他的意見經常與陸軍參謀長喬治·卡特利特·馬歇爾上將相左,反對美軍加入北非作戰。同時他也是極力反對"歐洲先行"戰略的代表人物,主張要把戰爭資源優先供給太平洋戰場。金、格拉斯·麥克阿瑟 和切斯特·威廉·尼米茲 隨後便商定了西南太平洋的戰略,即先切斷澳洲與西南太平洋諸島的聯系,這一決定催生了珊瑚海海戰與中途島戰役。日軍在中途島戰役遭到慘敗之後,當其他的參聯會成員力主盟軍應該把資源優先配置到歐洲戰場,用于進攻德國的時候,金則提出對瓜達爾卡納爾島發動進攻。最終他的意見佔了上風,美軍隨後很快就發動了對瓜島的攻擊,並最終取得了瓜島爭奪戰的勝利,這也是日軍在戰爭期間第一次在陸地上的作戰遭到失敗。同時,瓜島戰役的勝利,標志著美軍在太平洋上轉入了戰略反攻。

不過話說回來,編譯者認為金上將太平洋戰場優先的思想還是有一點私心在裏面:大西洋的德國海軍畢竟主力是在水下的U艇部隊,美國海軍在大西洋隻能淪為商船的"保鏢",航母和主力艦面對敵人的U艇基本上是辦法全無,起不到任何作用。而在太平洋戰場,美國海軍就可以大顯身手,和日本海軍的水面艦艇一較高下,這樣才能凸顯海軍這個大軍種的價值。作為海軍統帥之一並且絕對"不陪太子讀書"的金上將,肯定多少有這樣的想法,呵呵。

戰後歲月

戰後,根據美國總統行政第9035號命令,給予海軍作戰部長美國海軍艦隊總司令的主要職權。美國海軍艦隊總司令則變成了總統設立的一個海軍專門辦公室的首腦職位。為了符合這個命令的要求,1945年10月,金海軍五星上將的頭銜就僅留下了海軍作戰部長一職(因為海軍作戰部長也就是實質上的海軍艦隊總司令)。由于二戰期間在海軍艦隊總司令和海軍作戰部長的職務上做出了極其突出的貢獻,金第三次被授予了海軍服務優異勛章(海軍優異服務勛表上又添了一顆金星),頒授檔案上對他的表現是這樣評價的: "他身兼兩職,對美國海軍,海軍陸戰隊,海岸警衛隊均作出了卓有成效的領導,並使這些武裝力量均能夠很好地與美國陸軍和盟軍部隊進行協同作戰,為美利堅合眾國帶來了最終的勝利。作為參謀長聯席會議和聯合總參謀部中的美國海軍代表,他將海軍的全部力量與美國及其盟國的所有戰爭部門很好地整合起來。他憑借在工作中表現出來的高瞻遠矚、精力充沛和決不妥協,出色地引導和指揮了這支世界矚目的偉大海軍,履行了屬于他的重大職責。同時,他也為戰爭中這支海軍的發展壯大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金海軍上將在1942年金海軍上將在1942年

1945年12月15日,尼米茲海軍五星上將接任了金海軍五星上將的美國海軍作戰部長職務。此後金擔任了美國海軍部長辦公室的顧問。1947年,美國新罕布希爾州的樸茨茅斯港,每當夕陽西下,落日的餘輝中大西洋上幻出萬縷波光的時候,在岸邊總會出現一位乘輪椅的老人,但沒有什麽人會知道這位中風的虛弱老人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批四位海軍五星上將之一的歐內斯特·約瑟夫·金。1956年6月25日,他在新漢普郡普次茅斯的海軍醫院去世,享年78歲。金上將于1905年結婚,有6個女兒和1個兒子。他曾經居住在華盛頓特區西北區第43大街2919號。

總結評論

火爆性格

對于金上將來說,人們對他的評價毀譽參半。但是就是這樣的評價反而凸現出他是一位極具性格的將軍,而這樣的人卻往往具有常人無法比擬的戰略思想和人格魅力。而且,他還是海軍將領中為數不多的講台能上、辦公室能坐、實驗室能進、水上能航,水下能潛,空中能飛的"多面手"將軍,也許他認為,熟悉海軍每個兵種的作戰才是成為一名海軍統帥的必要條件。

一些人認為金有進取心,意志堅定,是一位有著非凡智慧和才華的將軍,甚至認為他是20世紀最為偉大的海軍將軍之一。但是也有一些人指出,他沒有在戰爭期間實際指揮過艦隊甚至哪怕是一艘軍艦進行作戰,完全體現不出他作為一名海軍上將的指揮能力。並且他粗魯暴躁,缺乏幽默感,幾乎沒有人看見他笑過,為許多與他共事的軍官所厭惡。他也許是二戰期間最不討人喜歡的一名盟軍將領之一。在這方面,隻有英國陸軍元帥蒙哥馬利能與他比肩。金非常喜歡交際並經常酗酒。他很顯然是為了保有了對海軍女軍官們的吸引力。當他工作的時候,往往是"看上去經常氣鼓鼓的並坐立不安"。

當時海軍中有對他的一句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評語,原話出自他的女兒:"金上將是海軍中最冷靜的人,因為他幾乎把全部時間都用在了生氣上。"--他沒有時間去緊張。羅斯福總統曾評價他是一個"用噴燈刮臉的人"--連他的每一根胡須都浸滿了強硬的態度,以至于必須用火才能燒掉。他的部下們則說:"金上將從來不說自己是上帝,但是上帝說過自己是金上將。"--這也為他贏得了"全能的上帝"的美稱。

一次,有人問金上將,"當他們惹上麻煩的時候就會招來一群婊子養的家伙。"這句話是不是他說的,得到的回答是否定。但是實際上他是這樣一個人:想到了這句話就一定會說出來的人。 時任溫斯頓·邱吉爾的參謀長的黑斯廷斯·伊斯梅將軍,曾經這樣評價金:"這是一個像鐵釘子和燒火棍一樣具有堅毅性格的人,甚至可以說有些頑固不化。他對人生硬且冷淡,幾乎到了粗魯無禮的地步。起初,他對英國的一切都有偏見,並持一種懷疑的態度,特別是對皇家海軍更是如此;不僅這樣,對于美國陸軍,他的偏見和懷疑也與對待皇家海軍的並無二致。他投入了全部的精力研究對日作戰,並極其痛恨那些減少對日戰場戰爭資源配置的做法。他對邱吉爾的論辨能力嗤之以鼻,但是卻意識到邱吉爾可能說服羅斯福總統忽視太平洋戰場的作戰。"

同僚評述

來自威廉·萊希海軍五星上將--《親歷》(1950)

"金海軍上將面臨同樣困難的問題。他的艦隊必須鉗製住日本人,這樣數以百萬噸計的作戰物資就可以順利地通過大西洋運送到盟軍手中,以保障新開闢的歐洲第二戰場所需。他是一名能力非凡的海軍將領,盡管他脾氣暴躁,但卻無妨于和參聯會中的同僚們商討高度機密的戰略。總統(羅斯福)對他的能力也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但是同時也感到他是一個沒有什麽外交策略的人,特別是在對待英國的態度上。金在當時是力主盡早增加對亞洲戰場投入的。雖然他對首先打垮德國的總戰略沒有抗告,但是這也需要他作出他並不太情願的在艦隻使用和戰爭物資分配方面的讓步。他在艦隻不敷使用的情況下一直不遺餘力地為這場戰爭貢獻著自己的力量,直到戰爭結束,因為這是歷史上美國第一次在兩個大洋上同時作戰。"

來自德懷特·D·埃森豪維爾陸軍五星上將--二戰期間日記

"1942年2月23日:作為美國海軍艦隊總司令(直接對總統負責)的金海軍上將,是一個獨斷專行、頑固不化的典型。他動腦不多,並且時常對部下頤指氣使。但是我認為他的戰鬥欲望非常強烈,這一點是非常值得欽佩的。(但是)在這場戰爭中,當一切的最高指示都來自一位總統、一位首相、6個參聯會成員以及一些其他的計畫製定者組成的小圈子的時候,就必須要有足夠的耐心--因為誰也不是拿破崙或者是凱撒大帝"

"1942年3月10日:最好找到一個人把金幹掉,這樣可以幫助我們贏得這場戰爭。他總是和大家作對,就好像是故意的一樣,但是這隻能說明他的欺軟怕硬。他不久以前剛剛擔任了海軍艦隊總司令,今天又接替了斯塔克成了海軍作戰部長。最好不要讓金這個家伙同時把持海軍中的兩個高位。斯塔克這個"老好人"絕對不會惹出什麽麻煩,但我打賭金遲早會鬧出亂子。"

"1942年3月14日:(如果)有一天我發現自己在厭惡某個人,而又找不到什麽原因的話,這個人十有八九就是海軍上將金。這個星期,阿諾德上將給了金一個便條,但是他的速記員由于疏忽,寫成了'致金海軍少將'。24小時以後,這張便條就被退了回來,上面畫了一個又粗又長的箭頭指向那個'海軍少將'中的'少'字,還寫著'這個就是海軍統帥的級別,他應該對贏得這場戰爭幫助很大。'"

來自喬治·馬歇爾陸軍五星上將--1943年11月德黑蘭會議之後致麥克阿瑟將軍的信

"金海軍上將認為太平洋理所應當就是海軍的的天下, 他把整個的作戰行動看成了他一個人的戰爭遊戲。很顯然,他認為唯一能夠洗雪珍珠港前恥的辦法就是統率海軍取得對日本人的一次重大的勝利。他態度強硬,不允許其他軍種的指揮官染指任何一支主力艦隊的指揮--盡管指揮這些主力艦隊的海軍軍官實際上更適合指揮地面部隊或者是航空兵部隊。他得到的是海軍部長諾克斯的全力支持,羅斯福總統及其參謀長萊希海軍上將也對他的行為持默認態度;在某些情況下,陸軍航空兵司令阿諾德上將也是如此……"

來自麥克阿瑟陸軍五星上將--在麥克阿瑟的自傳和回憶錄中

"我曾經提醒馬歇爾註意以下幾個事實:在珍珠港、在望加錫海峽和在所羅門海敵人以零傷亡擊沉我們4艘巡洋艦這幾次海軍慘敗的戰鬥都要歸咎于海軍將領的指揮。在我的戰區內,海軍則沒有如此之大的損失。海軍和陸軍航空兵得到的支持均比不過我。退一步說,各軍種之間甚至是各軍種將領之間的爭鬥會直接影響到取得戰爭的勝利。"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