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天監

欽天監

官署名。掌觀察天象,推算節氣,製定歷法。秦、漢至南朝,太常所屬有太史令掌天時星歷。隋秘書省所屬有太史曹,煬帝改曹為監。唐初,改太史監為太史局,嗣曾數度改稱秘書閣、渾天監察院、渾儀監,或屬秘書省。開元十四年(726),復為太史局,屬秘書省。乾元元年(758),改稱司天台。五代與宋初稱司天監,元豐改製後改太史局。遼南面官有司天監,金稱司天台,屬秘書監。元有太史院,與司天監,回回司天監並置。明初沿置司天監、回回司天監,旋改稱欽天監,有監正、監副等官,末年有西洋傳教士參加工作。清沿明製,有管理監事王大臣為長官,監工、監副等官滿、漢並用,並有西洋傳教士參加。乾隆初曾定監副以滿西洋分用。後在華西人或歸或死,遂不用外人入官。

  • 中文名稱
    欽天監
  • 屬官
    五官正各一人,正六品
  • 主要作用
    觀察天象
  • 主薄廳
    主薄,一人,從七品至從八品

簡介

中國古代國家天文台,承擔觀察天象、頒布歷法的重任。欽天監正,相當于國家天文台台長。由于歷法關系農時,加上古人相信天象改變和人事變更直接對應,欽天監正的地位十分重要。明代沿用的歷法計算方式誤差較大, 不利于王朝的統治。恰在此時,傳教士帶來了新歷法

明初沿置司天監、回回司天監,旋改稱欽天監,有監正、監副等官,末年有西洋傳教士參加工作。清沿明製,有管理監事王大臣為長官,監工、監副等官滿、漢並用,並有西洋傳教士參加。乾隆初曾定監副以滿、漢、西洋分用。後在華西人或歸或死,遂不用外人入官。

職官品秩

監正

監副

主薄廳:主薄,一人,從七品從八品(掌薄書文移之事)

屬官

五官正(春、夏、中、秋、冬官正的簡稱)各一人,正六品(掌推歷法,定四時)

五官靈台郎

四人,從七品(觀測天象變化)

五官保章正

一人,正八品(記錄天象變化,佔定吉凶)

五官挈壺正

一人,從八品(掌刻漏記時)

五官監侯

二人,正九品(佐五官正,推歷法,定四時)

五官司歷

二人,正九品(佐五官正,推歷法,定四時)

漏刻博士

一人,從九品(掌定時、換時、報更、警晨昏。大朝賀時,充報唱官。)

五官司晨

二人,從九品(佐漏刻博士。定時、換時、報更、警晨昏。大朝賀時,充報唱官。)分科

分科

欽天監又分天文科、漏刻科、回回科、歷科。

★本監官不得改遷他官,子孫世業,非特旨不得升調、致仕。如有缺員,由本監逐級遞補。

歷代監正

湯若望

南懷仁

閔明我

南懷仁南懷仁

徐日升(sancho Pereira,1645-1708)

安多(Antoine Thomas,1644-1709)

紀利安

索德超

福文高

南彌德

高守謙

周雲逸

湯若望

經歷

湯若望是繼利瑪竇之後又一個明清之際的著名傳教士。他是德國人,受葡萄牙耶穌會的派遣到中國傳教,明天啓二年(1622)進入中國,取漢名湯若望。他有天文學方面的專業知識,崇禎三年(1630),徐光啓預備修訂新歷,將湯若望從西安調到北京,進入歷局成為徐光啓的助手。他不僅是天文學家,在機械製造方面也十分在行,幫助祟禎皇帝製造出威力強大的紅夷大炮,在對抗清軍的戰爭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這使得明、清雙方都將他當成不可多得的全能人才。

湯若望湯若望

崇禎十七年(1644),他在改朝換代的大動蕩中堅持留在北京。六月,多爾袞率清軍進入北京城,命令城內居民搬出城外以安置大軍,湯若望上書請求保護,獲得清政府的優禮,他的教堂、三千卷書籍和為祟禎皇帝修訂的(崇禎歷書》刻板得到妥善安置。

清政府上台,一項重要的工作就是編製新歷法頒行天下,代替前王朝的舊歷。多爾袞命令欽天監官員負責新歷法的修訂。當時欽天監官員使用中國傳統的大統歷和回回歷,推算出天文現象出現的時間與實際發生時間差距較大,影響到新王朝在百姓心目中的威望。多爾袞對此十分不滿,召見湯若望詢問有關技術問題。通過同年八月對日食時間的測定,三種歷法優劣頓現,漢、回歷法分別相差二刻、四刻,而"西洋新法"的測算結果絲毫不差。清政府當即宜布採用西洋新法,將新歷書賜名"時憲歷",不久湯若望接任欽天監正,相當于國家天文台的台長。能推算歷法的人在被當時被認為懂佔星術,受到官員和民眾的崇拜。

湯若望湯若望

湯若望以後,直到清道光年間,欽天監官員都用西方傳教士擔當。

湯若望獲得清朝統治者極大的尊崇,在中國受到如此禮遇的傳教士獨此一人。多爾袞極尊重他的意見,順治的生母也因為湯若望治好了自己侄女即順治皇帝未來皇後的病而感激之至。少年順治皇帝聽了太後和朝中大臣對這位西洋教士的褒揚,自然產生信賴感,更由于順治帝極強的求知欲,屢屢召湯若望進宮講解天文學等自然科學知識,兩人之間建立起超越尋常君臣之間的關系。順治帝稱湯若望為"瑪法"即滿語阿公,順治八年(1651)一年之內,湯若望連升三次,從通議大夫太僕寺卿到太常寺卿,官級從五品升到正三品。順治十年(1653),賜給湯若望通微教師的尊號,地位相當于國師。順治十五年(1658),湯若望獲贈光祿大夫的榮譽頭銜,官位升至正一品。不僅如此,順治帝還經常御駕湯若望府邸,長時間暢談。這種做法被認為尊卑不分、有違禮教,激起了朝中大臣的不滿。雖然如此,湯若望仍借助與順治皇帝的親近關系,得到了崇高的地位和行動的自由。

主要事跡

湯若望早在剛擔任欽天監監正一職時,便在北京宣武門內建立了一座歐式風格的雄偉教堂,參觀的人員絡繹不絕。順治十四年,順治皇帝御筆親書"通微佳境",製成匾額懸掛于宣武門的天主教堂,湯若望還把順治帝御製碑文刻成石碑豎立在教堂前面。這一舉動等于默認了湯若望有自由傳教的權力。事實上,湯若望也經常利用接近皇帝的機會向皇帝灌輸基督教義,順治皇帝也閱讀了有關書籍。由于湯若望的聲望,中國境內的傳教士都得到了保護,入教的民眾竟達上萬人。

順治十八年(1661),才二十四歲的皇帝因病去世,他的繼承人是年僅八歲的小皇帝康熙,宮內由祖母皇太後照料,朝中則由四位順命大臣新力、蘇克薩哈、遏必隆鰲拜聯合執政,實權人物則隻有鰲拜。隨著順治皇帝的去世,湯若望的地位每況愈下。首先是順治末年,一個略有小名的文人楊光先寫作《摘謬論》和《闢邪論》,投疏到禮部,分別攻擊西洋新法和基督教,在前書中,楊光先認為湯若望別有用心地用西洋歷法替代中國本土歷法,是蔑視大清的惡毒之舉,在後書中以中國傳統倫理觀念為參照系全面批駁基督教義。由于順治帝尚在世,禮部官員拒絕了楊光先的彈劾申請。

傳教士一方于康熙三年由利類思創作《天學傳概》,介紹天主教的產生及在中國的傳播歷史,反駁楊光先的指控。文中過分誇大基督教義的神聖,激化了矛盾。這時,湯若望中風病倒,由南懷仁代其履行公務。楊光先代表著反西方傳教士的一批人,包括儒士、回教徒等人,他們積極支持楊光先,使這一案件越來越復雜。

康熙三年秋到次年春天,朝廷公開審理此案,楊光先指控湯若望等人犯有三條大罪:陰謀叛逆、宣揚邪教和傳布錯誤的天算學。長期審判的結果是,湯若望和欽天監七位官員被判處死刑,各地傳教土集中到北京接受審訊,拆毀全國教堂。但在審判的最後關頭,北京發生強烈地震,順治帝的母親孝庄太後直接幹預此案,湯若望和僕人才被釋放,五名中國官員仍被處死。不久湯若望病故,葬于利瑪竇墓旁,集中到北京的二十五名傳教士被驅逐出境。

楊光先就任欽天監監正。走馬上任後,他遇到歷法推算的技術問題,楊光先恢復大統歷和回回歷,結果當然錯誤百出。康熙年事稍長,不滿于鰲拜的專權,從欽天監人手追查。康熙八年(1669)春,康熙仿效乃父順治命湯若望的助手南懷仁和楊光先實地測試,以辨優劣。經過幾次考查,楊光先敗下陣來,被革職,病死在回安徽老家的途中。

康熙皇帝恢復了湯若望的尊號,肯定了他的貢獻。南懷仁接任欽天監監正,經過這一重大曲折,中國天文學重新獲得了發展的機遇,以後歷任欽天監主要官員均為西方傳教士。傳教士在天文學上取得勝利,傳教的阻力卻越來越大,清政府對傳教活動的控製康熙中後期以後越來越緊,最終進入全面禁教階段。

小說演繹

在一些小說與影視作品中,作家與導演們加入個人情感,欽天監不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掌觀察天象,推算節氣,製定歷法。更是除魔驅邪,為皇室排憂解難的學道之人。例如《大頭綠衣鬥僵屍》中的欽天監福安寧既是如此。所以,這些作品中的欽天監更類似林正英飾演的道士角色,隻不過欽天監是為皇室效命的罷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