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町天皇

櫻町天皇

櫻町天皇(さくらまちてんのう,1720年2月8日-1750年5月28日),第115代日本天皇,中御門天皇第一皇子,母親是關白太政大臣近衛家熙之女近衛尚子(新中和門院),名叫昭仁。1728年立為太子,1735年接受父皇的讓位。在他任內得到當時的將軍德川吉宗協助,恢復了許多古代的朝廷儀式,包括曾在東山天皇時期復興卻又中斷的大嘗祭,以及新嘗祭等其他的祭祀禮儀。同時,他在歌道的造詣也很高,留有出色的詩歌。由於他和聖德太子有許多共同的地方,被人稱為是「聖德太子再世」。

  • 中文名稱
    櫻町天皇
  • 外文名稱
    桜町天皇(さくらまちてんのう)
  • 別名
    昭仁(てるひと)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
  • 出生地
    京都
  • 出生日期
    享保5年1月1日(1720-2-8)
  • 逝世日期
    寬延3年4月23日(1750-5-28)
  • 職業
    第115代天皇
  • 即位日期
    享保20年3月21日(1735-4-13)
  • 退位日期
    延享4年5月2日(1747-6-9)
  • 皇居
    京都御所
  • 陵所
    月輪陵
  • 女御
    二條舍子
  • 年號
    享保 元文 寬保 延享

人生紀略

第百十五世、櫻町天皇

櫻町天皇,諱昭仁。先帝第一子也。母新中和門院藤原氏,準三宮家熙之女。(皇胤紹運錄。)

享保二十年(乙卯)三月,受禪。(紀元二千三百九十五年乙卯歲三月廿一日踐祚.)

冬十一月,即位于紫宸殿。時年十六。(宗建記。十一月三日即位。)

元文元年(丙辰)夏五月,吉宗改鑄諸幣,款曰文。以新金百六十五兩,換故金百兩。以新銀十五貫,換故銀十貫。以行之。(弘賢覺書、太平年表。享保廿一年四月廿八日改元。續王代一覽作五月七日。文選”雲:‘武創元基,文集大命,皆體天作製,順時立政。至于帝皇,遂重熙而累盛。’)

秋八月,家久辭關白。左大臣吉忠為關白。(公卿補任。)

冬十一月,伊藤長胤,歿,年六十七。長胤時俊傑輩出,各豎旗幟,以自振一方。而紹述文集二十卷,不有一言及之者。識者以為難。(先哲叢談。)

二年(丁巳)春二月,吉宗鑄錢于山城鳥羽。(太平年表。伊藤長胤歿。)

秋八月,關白吉忠薨。

右大臣藤原兼香為關白。(公卿補任。)

冬十二月,安積覺,歿。覺,字子先,常陸人。幼師朱之瑜。及長,博學能文,史學尤擅長。乃入彰考館,充日本史編修總裁,全部二百四十六卷,前後與者數十百人,而覺之功居多焉。覺至老精力不衰,其撰烈祖成跡,時年七十二雲。(先哲叢談。安積覺歿。)

四年(己未)春正月,吉宗黜德川宗春,令其從弟宗勝繼世。初宗春遊戲無度,吉宗數教戒之,不聽。終有此命。(續王代一覽。)

夏五月,朝鮮商舶漂到陸奧。(新益柳營秘鑒,)

五年(庚申)夏五月,敕起竹台于便殿西庭,以為歌會場。

六月,柬埔塞商舶來長崎,乞貿易。不報。(十三朝紀聞。)

秋九月,羽倉在滿著“大嘗會便蒙”二卷,以其觸忌諱,毀滅刻板,蜇居在滿。(續王代一覽。)

冬十一月,修新嘗及豐明節會。(公卿補任、散狀留。)新嘗費者二百八十年。至是修之,此後每年行之。(十三朝紀聞。復新嘗典。)

是歲,吉宗造宗尹第于一橋門內,是為一橋家祖。宗尹,吉宗四子也。(一橋家譜。)

寬保元年(辛酉)春正月,木村高敦獻“武德編年集”成于幕府。(元文六年三月三日改元。續王代一覽作三月廿八日。“國語”周語雲:‘寬,所以保本也。’註曰:‘本位也,寬則得眾。’)

冬十一月,吉宗徙封久松定賢于白川,原政永于高田。(十三朝紀聞。)

二年(壬戌)春二月,柬埔塞商舶又來獻方物,乞互市。乃與信牌遣歸。(外蕃通書。)

夏四月,吉宗禁民間用瘞埋錢。世俗葬瘞,以數文錢收棺。謂之草鞋錢,或呼為六道錢。至是停之。(停六道錢。十三朝紀聞。)

吉宗遣青木敦書于東海諸國,索遺書、古記。敦書獲古貨數品而歸。敦書,字厚甫,武藏人。常嘆曰:‘凡有罪減死刑處遠流者,要在使其終天年。然諸島少谷,動輒餓死。意者谷外可以當糧者,莫如蕃薯也。’乃陳之幕府。幕府征其種子于薩摩,且刊其所著“蕃薯考”,頒之諸島及東海以植之。民大悅,號曰甘薯先生。新井君美始開荷蘭學,而世未有講之者。敦書獨以為其說必有可收用者。或如長崎質象胥,或博考其書,遂粗得了會。後蘭學浸開,而皆不得不本敦書。種痘法,亦賴其所倡雲。(先哲叢談、六物新志。敦書小字文藏,號昆陽。青木敦書著番薯考。荷蘭學、種痘法源始此。)

秋七月,畿內及東海、東山、北陸三道大風水。入間川大溢,民家湮沒。相模豪農荻生正卿者,請父曰:‘大人平素誨以節儉,豈不為今日之備邪。願傾世積以賑之。’父許之。乃大發倉廩。飢民至,每人與米四升,更為粥食之。廩竭矣,馳人四方,買米及雜谷。金盡矣,質田以繼之。至明年四月而止。其所全活六百餘人,惠及四十八村。(十三朝紀聞。※諸國大水、入間川大溢。)

冬十月,吉宗修秋水所壞,命細川、毛利、藤堂、阿部、仙石、間部、稻葉等十族,助役。(續王代一覽。)

三年(癸亥)春正月,減荷蘭貿易歲額之半。

夏四月,吉宗禁民間用銀簪櫛。(禁銀簪櫛。)

延享元年(甲子)秋七月,京師大雨水。(十三朝紀聞。寬保四年二月廿一日改元。續王代一覽作二月廿九日。“藝文類聚”雲:‘聖主壽延,享祚元吉。’)

九月,奉幣于宇佐、香椎兩祠。是禮久廢,至是修之。爾後每甲子歲行之。(弘賢覺書追加。)

吉宗令清商貢“冊府元龜”、“續文獻通考”、“圖書編”、“右編”、“函史編”、“說文長箋”、“品字箋”、“百川學海”、“玉海”九部。(太平年表。)

冬十月,征甘蔗苗于外舶,並求種之之方,及造糖之術。本邦古來不產甘蔗,故仰糖蜜于外國,靡財無算。至是始得之。(十三朝紀聞。始植甘蔗。)

吉宗多能,親製簡天儀,置之神田。又畫大黑天像,刻以與人。(翁草。)

二年(乙醜)春三月,吉宗請法親王睿仁,修所親寫法華八講于紅葉山,稱曰御染筆法華八講。(太平年表。)

秋九月,吉宗辭大將軍,徙西城。家重入本城聽政。

冬十月,詔以德川家重為征夷大將軍,任內大臣。(家重為將軍。)

三年(丙寅)春正月,關白兼香為太政大臣。(公卿補任。)

二月,將軍家重遣巡察使于諸國。(贊諸錄。)

冬十一月,家重奉敕修櫻町宮。

兼香辭關白。左大臣道香代之。

四年(丁卯)夏五月,關白道香攝政。(公卿補任。)

帝讓位于皇太子。(五月二日讓位。)

寬延三年(癸酉)四月,崩,壽三十一。(皇胤紹運錄。四月廿三日崩。)

天皇初以正月朔生,時東福寺側火。世人相傳:‘廄戶皇子再誕也。’(翁草。)在儲位,將有立坊之軒。東宮殿庭之圖豫成,掖庭諸姬,論其廣狹而不決。若如其所請,則帝所愛金棣棠不得不移。有司患之,憑嬪女奏之。帝曰:‘果然。應踐祚而徙大殿矣。此殿則新中和門院舊居。假令雖不便,何改之為。’于是事始定。有司猶奉其圖請焉。帝曰:‘申口以外,勿取後宮之便。其他非朕所指示也。’群臣感服。時帝甫八歲,聰睿既已如此。(槐記。)帝在位,復大嘗、新嘗,及七社、宇佐奉幣,諸卿百官屬意。及崩,舉世嘆惜。(翁草。)

五月,葬于泉涌寺。遺詔稱櫻町院。(前王陵廟記。)

家庭介紹

女御:二條舎子

二條舎子,後櫻町天皇的生母,是二條藤原家關白吉忠的女兒,也就是被稱為準後女御的青綺門院舎子。是在少女時代就作為太子妃進宮的,即位不久,就遵從父親關白之願,作了櫻町天皇唯一的女御,隨後就產下了緋宮的姐姐,第一皇女盛子內親王。作為舎子的第一個孩子,女御期望她的到來引來皇子的出生,因此原名美喜宮的盛子,在三歲時就被立為內親王,懷孕的舎子也被賜與準三後的榮譽,以便生下東宮後理所當然地成為皇太後。強行把八穂宮迎來做了養子,第二年更立為太子。再過了三年,年僅27歲、與幕府關系不好的櫻町天皇就被逼退位了,僅僅6歲的八穂宮成為了新的桃園天皇,舎子順利地成為了皇太後。

第一皇女:盛子內親王

盛子內親王,後櫻町天皇的姐姐,生母為二條舎子也是皇後產下的第一皇女。

第二皇女:智子內親王(後櫻町天皇)

智子內親王,即後櫻町天皇(1740年9月23日-1813年12月24日),日本第八位也是至現時為止最後一位女天皇。是櫻町天皇第二皇女,母親為女御二條舍子(青綺門院)。名叫智子,幼名是以茶宮,後來又改為緋宮。櫻町天皇隻有二女一子,其中長女盛子內親王還沒長大便夭折,皇子則是後來的桃園天皇。但桃園天皇才二十二歲便過世,他的獨子英仁親王才五歲,于是便由二十三歲的智子內親王于1762年暫時接任天皇職務。

典侍姊:小路定子

小路子定,桃園天皇的生母,秘密地生下了皇子八穂宮,被舎子知道後強行把八穂宮迎來做了養子,第二年更立為太子。再過了三年,年僅27歲、與幕府關系不好的櫻町天皇就被逼退位了,僅僅6歲的八穂宮成為了新的桃園天皇,舎子順利地成為了皇太後,而天皇的生母定子,不過隻是把位階進到了從三位而已。

第一皇子:遐仁親王(桃園天皇)

遐仁親王,桃園天皇(1741年4月14日-1762年8月31日),櫻町天皇第一皇子,生母是典侍姊小路定子(開明門院),五歲時由櫻町天皇嫡妻,即女御二條舍子(青綺門院)收為嫡子。名叫遐仁,幼名為八穗宮、茶地宮。1747年,接受父親櫻町天皇讓位,三年後上皇過世。桃園天皇在位期間,曾于寶歷八年(1758年)發生過所謂的「寶歷事件」,因為這件事,許多公卿遭到處份。1762年,天皇過世,葬于京都月輪陵。

皇陵身份成謎

日本歷史對天皇祖先的記載非常模糊,隻說第一位天皇神武天皇,是“天照大神”的後裔,一直到第10代的崇神天皇的身份才有實際文物支持。以至于包括日本在內的許多國家的歷史學家都認為,日本天皇的祖先根本不是在地人,而是中國人或朝鮮人。 其實,不光學者懷疑,就連日本天皇本人也有所疑問。現任天皇明仁過68歲生日(2001年)時就曾談起自己的先祖,他說:“就我而言,我感覺自己與朝鮮半島有某種親切感。據日本編年史記載,桓武天皇(日本第50代天皇)的母親是古代朝鮮百濟王國一位國王的家族中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