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錦詩

樊錦詩

(1938年——)女,畢業于北京大學,敦煌研究院院長、研究員。兼任:中國敦煌吐魯番學會副會長、中國古跡遺址保護協會副主席、甘肅敦煌學學會會長、西北師範大學敦煌藝術學院名譽院長、蘭州大學歷史系歷史文獻專業博士生導師等多種職務。2009年,樊錦詩被評為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之一。

  • 中文名稱
    樊錦詩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浙江 杭州
  • 出生日期
    1938年
  • 職業
    考古學家,博士生導師
  • 畢業院校
    北京大學
  • 主要成就
    開創中國文物保護領域國際合作2005年“全國先進工作者”2007年“三八紅旗手”

人物經歷

樊錦詩1963年畢業于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學專業,同年9月到敦煌文物研究所,1977年任副所長,1984年8月任敦煌研究院副院長,1998年4月任敦煌研究院院長,2015年1月起任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1988年任副研究員,1994年任研究員。1995年為蘭州大學兼職教授,1998年為蘭州大學敦煌學專業博士生導師,1999年被聘為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蘭州大學敦煌研究所名譽所長、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兼任中國敦煌吐魯番學會副會長。

樊錦詩樊錦詩

樊錦詩1963年7月從北京大學歷史系畢業後,面對北京與上海的選擇,樊錦詩毅然選擇了千裏之外的西部小鎮,一來敦煌就再也沒有離開。

40餘年來,樊錦詩潛心于石窟考古研究工作。她運用考古類型學的方法,完成了敦煌莫高窟北朝、隋及唐代前期的分期斷代,成為學術界公認的敦煌石窟分期排年成果。她撰寫的《敦煌石窟研究百年回顧與瞻望》,是對20世紀敦煌石窟研究的總結和思考。由她主編,香港商務印書館出版的26卷大型叢書《敦煌石窟全集》則是百年敦煌石窟研究的集中展示。

1998年,樊錦詩擔任敦煌研究院院長後,樊錦詩帶領科研人員,在石窟遺址的科學保護、科學管理上走出了一條切實可行的路,初步形成了一些石窟科學保護的理論與方法。樊錦詩最早提出利用電腦技術實現敦煌壁畫、彩塑藝術永久儲存的構想,她組織敦煌研究院與浙江大學,共同申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多媒體與智慧型技術集成與藝術復原》課題,這一課題以敦煌莫高窟為重點,首次將莫高窟用多媒體及智慧型技術展現在人們面前。

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樊錦詩積極謀求敦煌石窟保護研究工作的國際合作。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幫助下,敦煌研究院先後與日本、美國等國機構開展合作項目,使敦煌石窟的保護研究逐步與國際接軌。

2004年七月,樊錦詩被國家四部委授予"全國傑出專業技術人才"稱號,八月十四日,甘肅省舉行樊錦詩先進事跡座談會,樊錦詩如往常一樣,衣著簡單,顯出她本質的灑脫與自然。在四十年的歲月裏,戈壁大漠的風沙已將西部的粗獷、豁達揉合進這位今年六十四歲的江南女性內心。

樊錦詩把文物保護與合理利用緊密結合起來,在充分調查研究的基礎上,提出了"莫高窟治沙工程"、"數位敦煌館工程"等十三項文物保護與利用工程,為新世紀敦煌文物的保護與利用構築了宏偉藍圖。

從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開始,樊錦詩將敦煌石窟長期存在而又不能有效解決的難題作為合作課題,積極謀求國際合作,她所在的敦煌研究院先後與日本東京國立文化財研究所、美國蓋蒂保護研究所、美國梅隆基金會等機構進行了合作項目的研究,開創了中國文物保護領域國際合作的先河,並取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

樊錦詩用40多年的執著和堅守,譜寫了一個文物工作者的平凡與偉大;她在敦煌文化遺產保護、研究和管理等領域的開拓創新,讓世界同行為之驕傲。"敦煌的女兒"樊錦詩,甘願用生命守護敦煌。

樊錦詩實地考察敦煌壁畫群樊錦詩實地考察敦煌壁畫群

1963年,樊錦詩從北京大學畢業,千裏迢迢來到了戈壁大漠深處的敦煌莫高窟。如今73歲的她已滿頭華發,還在為敦煌文物事業殫精竭慮。

在敦煌40多年的工作當中,保護成了樊錦詩最重視的工作,所取得的成果也最為豐碩。

從壁畫病害防治到崖體加固,從環境監測到風沙治理,在敦煌遺產保護的各個領域,樊錦詩和敦煌研究院的保護工作者一起,不斷探索創新。正是在她的帶領下,敦煌遺產保護翻開了新篇章,走上了科學保護之路。

樊錦詩清醒地認識到,面對如此燦爛的文化遺產,保護僅靠人和技術還不夠,還要立法和製定保護規劃。在她的倡導和推動下,《敦煌莫高窟保護條例》和《敦煌莫高窟保護整體規劃》近年來先後公布實施。

樊錦詩先後擔任敦煌文物研究所副所長、敦煌研究院副院長、敦煌研究院院長等職務。樊錦詩帶頭參與科研,與國際上優秀的文物保護機構合作,不斷將先進的保護理念和技術引入敦煌遺產保護。

在樊錦詩的推動下,敦煌研究院與多個國外科研機構展開了合作,一大批先進技術和理念運用到敦煌遺產保護當中,使敦煌文物的儲存環境得到改善,安全系數得到提高。

敦煌莫高窟是中國首批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文化遺產,樊錦詩十厘清楚世界文化遺產所承擔的社會責任。在她的積極倡導和推動下,保護與利用的矛盾正在解決,一個全新的"數位敦煌"正向人們走來。

2008年底,敦煌莫高窟保護利用工程正式開工。在這一浩大的保護利用工程當中,除崖體加固、風沙治理、安全保衛等基礎性工程外,還要利用現代數位技術,完成敦煌莫高窟149個A級洞窟的文物影像拍攝、加工處理和資料庫建設,建設敦煌莫高窟遊客中心,通過數位電影等現代展示手段,給觀眾提供了解敦煌文化、藝術和價值的全新視角。

個人事跡

大學畢業後奔赴敦煌

1963年夏天,一個瘦弱的年輕女子在北京火車站背著大大的背包,頭戴草帽、滿懷理想、整裝待發。她就是樊錦詩,那年她25歲。不久後,敦煌研究院以她為原型,製作了一個雕像,取名《青春》。

樊錦詩1938年出生在北京,成長于上海,1958年考入北京大學考古系。當時的樊錦詩根本不會想到自己會來到沙漠工作,更不會想到自己一去就是41年。

回憶起當時的抉擇,樊錦詩把它歸因于一次"偶然"。1962年,經學校安排,樊錦詩和3名同學到敦煌文物研究所實習。畢業時,研究所向學校要人,樊錦詩成為學校分給研究所的兩名同學之一。"1963年,我從北京大學考古專業畢業的時候,報效祖國、服從分配、到最艱苦的地方去等都是影響青年人人生走向的主流價值觀。"

堅強女人的兩次落淚

"別人都覺得她是個堅強的女人,孤獨守望著茫茫大漠中的莫高窟。可她畢竟還是個女人,我對她有兩次為孩子落淚記憶猶深,一次是在敦煌,一次是在我河北老家。" 樊錦詩的丈夫如是說道。

還有一個原因促使樊錦詩來到了西部,那就是常書鴻的精神。還有敦煌精美的壁畫,也給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惡劣環境讓她掉了淚

實習結束後,她拖著虛弱的身體回到北京,父母非常心疼。在畢業分配的時候,她父親還為此專門給學校寫了一封信,但是這封信最後被樊錦詩扣了下來。

雖說對大西北惡劣的自然環境早有心理準備,但當樊錦詩真正住進莫高窟旁邊的破廟之後,才確切知道了什麽叫"反差"。那時候敦煌保護研究所隻有一部手搖電話,通訊困難。晚上隻能用蠟燭或手電照明,上趟洗手間都要跑好遠的路。

對此,樊錦詩坦誠地說:"說沒有猶豫動搖,那是假話。和北京相比,那裏簡直就不是同一個世界,到處是蒼涼的黃沙。"半夜裏,當房梁上的老鼠吱吱叫著掉在被子上時,當因為水土不服整天病懨懨時,樊錦詩望著透過窗紙的月光,還是掉了淚。但每走過一個石窟,都會使她驚嘆:"哎呀,太好了,太美了!"前輩們鍥而不舍的精神也令她非常欽佩。

與新婚丈夫分居19年

樊錦詩和丈夫彭金章是大學同學,彭金章家在河北農村,畢業後被分到武漢大學,于是兩人隻好千裏鴻雁傳書,遙寄相思。他們在1966年結婚,兩地分居19年。她每隔一兩年會回去看望愛人孩子一次,"表現表現,給他們做點好吃的"。

1986年,最終樊錦詩的丈夫妥協了,放棄了他在武漢大學的事業。由甘肅省委省政府出面,把彭金章調到敦煌研究院。樊錦詩對丈夫的理解與支持深為感動,認為"他是打著燈籠也難找的好丈夫"。她說自己在家庭和事業的兩難選擇上,更傾向于家庭,"如果說愛人不支持我,那我肯定就要離開敦煌了,我還沒偉大到為了敦煌不要家、不要孩子。我不是那種人。"

盡管樊錦詩的同事說她是少有柔情的人,但她說起孩子時依然充滿慈祥與母愛:"我至今對這個家懷有深深的歉疚,尤其是對孩子。"

保護文物她頂住壓力

"莫高窟幾乎所有洞窟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著病害。"樊錦詩從踏上敦煌土地的第一天起就意識到了這一點。1998年,已經60歲的樊錦詩從前任段文傑手中接過重擔,成為敦煌研究院第三任院長。

上任不久後,樊錦詩就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情:1998年左右,全國掀起"打造跨地區旅遊上市公司"熱潮,有關部門要將莫高窟捆綁上市。當時樊錦詩堅決不同意,"硬是把壓力都頂了回去"。現在說起來,樊錦詩還是堅持當時的立場,"文物保護是很復雜的事情,不是誰想做就可以做的,不是我樊錦詩不想讓位,你要是做不好,把這份文化遺產毀了怎麽辦?全世界再沒有第二個莫高窟了。"她覺得自己有責任保護好祖先的遺產,"如果莫高窟被破壞了,那我就是歷史的罪人。"

面對敦煌旅遊開發的熱潮,樊錦詩非常矛盾,敦煌作為世界獨一無二的遺產,應該展示給公眾。可是這些洞窟還經得起過多的參觀嗎?

大膽構想"數位敦煌"

為了保護莫高窟文物和緩解遊客過多給壁畫、彩塑帶來的影響,敦煌研究院在2003年初開始籌建莫高窟遊客服務中心。建成後的遊客服務中心可以讓遊客在未進入洞窟之前,先通過影視畫面、虛擬漫遊、文物展示等,全面了解敦煌莫高窟的人文風貌、歷史背景、洞窟構成等,然後再由專業導遊帶入洞窟做進一步的實地參觀。"這樣做不僅讓遊客在較短的時間內了解到更多、更詳細的文化信息,而且極大地緩解了遊客過分集中給莫高窟保護帶來的巨大壓力。"

樊錦詩另一個大膽構想是建立"數位敦煌",將洞窟、壁畫、彩塑及與敦煌相關的一切文物加工成高智慧型數位圖像,同時也將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敦煌文獻、研究成果以及相關資料匯集成電子檔案。"壁畫這個文物不可再生,也不能永生。"這促使樊錦詩考慮要用"數位化"永久地儲存敦煌信息。

樊錦詩對促進敦煌文物的保護事業作出的貢獻,得到了學術界的一致認可。學術大師季羨林在2000年敦煌百年慶典上極力稱贊樊錦詩,他用了一個詞:功德無量。

希望退休後重回上海

歲月的磨礪以及西北廣袤天地的鍛煉,使樊錦詩的性格變得堅韌而執著。年輕時的樊錦詩是個內向沉默的人,"上台說不出話,照相的時候就往邊上站"。但現在的她說話直來直去,在風沙中大聲與人爭論著,"很多事情逼著你,就會變得非常著急,急了以後就會跟人去爭了。"

她苦笑著說,她的"嚴厲"和"不近人情"就是因此出了名的。由于工作雷厲風行,說話單刀直入,有人在背地裏罵她"死老太婆"。人都走光了的深夜,她常常獨自在辦公室緊鎖雙眉來回踱步,慢慢消化那些尖利刺耳的話。她說:"將來我滾蛋下台的時候,大伙能說句'這老太婆還為敦煌做了點實事',我就滿足了。"

如果明天就能退休,樊錦詩說:"我將高高興興地卷鋪蓋走人。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啥時候再回敦煌,還會有人微笑著請我吃頓飯。"

主要作品

在從事敦煌文物保護研究事業的40多年中,主要致力于石窟考古、石窟科學保護和管理研究工作。出版了《敦煌石窟》、《敦煌石窟全集·佛傳故事畫卷》、《中國壁畫全集·敦煌·3·北周卷》、《安西榆林窟》等10多部敦煌石窟考古美術專著;發表了《莫高窟北朝洞窟分期》、《莫高窟隋代洞窟分期》、《莫高窟唐代前期洞窟分期》、《莫高窟唐後期洞窟分期》、《敦煌莫高窟第290窟的佛傳故事畫》、《從莫高窟歷史遺跡探討莫高窟崖體的穩定性》、《玄奘譯經和敦煌壁畫》、《P.3317號敦煌文書及其與莫高窟第61窟佛傳故事畫關系之研究》等20多篇有關石窟考古與藝術的論文,對敦煌石窟的分期斷代研究頗有建樹,在國內外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參與主編《中國美術分類全集·中國壁畫全集》(敦煌壁畫部分),主編《敦煌石窟全集》(26卷),均為敦煌石窟藝術研究必備的重要大型參考叢書;主持完成了《莫高窟崖頂風沙危害的研究》、《敦煌莫高窟環境演化與石窟保護研究》、《敦煌莫高窟及周邊地區環境演化科普教育》、《瀕危珍貴文物信息的電腦存貯與再現系統》、《全數位攝影測量在莫高窟文物保護中的套用研究》、《敦煌文物資源對當地經濟發展的國內貢獻》等近30多項運用現代科學技術保護文物的研究課題;還發表了《敦煌莫高窟及其保護、研究工作》、《敦煌莫高窟開放的對策》、《敦煌莫高窟的保護與管理》、《敦煌莫高窟保護與管理整體規劃的製定與收獲》《建設世界一流的遺址博物館》、《數位化時代的敦煌--探索儲存和利用敦煌文化遺產的新途徑》、《敦煌莫高窟旅遊開放的效益、挑戰與對策》等近30篇探索古遺址科學保護及管理的論文。

樊錦詩樊錦詩

所獲榮譽

1985年獲全國優秀邊陲兒女銀質獎章;1986年獲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稱號;1987年被選為中國共產黨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1991年獲全國文化系統先進工作者稱號;1992年享受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殊津貼;1993年起任全國政協第八、九、十屆委員;2002年被中共中央組織部、宣傳部、人事部、科技部四部委授予"全國傑出專業技術人才"稱號;2004年當選由《人物》雜志等單位組織評選的"2004年最深刻影響中國的文化人物";2005年被國務院授予"全國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2007年,被甘肅省婦聯授予"三八紅旗手"稱號。2009年,在中央宣傳部、中央組織部等11個部門聯合組織開展評選"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和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活動中,被評為"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 2013年榮獲中國公民道德最高獎"雷鋒獎" 。

外界評價

從常書鴻先生到段文傑先生,再到今天的樊錦詩先生,在敦煌研究院70年事業發展的背後,凝聚的是幾代莫高窟人的心血-他們堅守大漠,甘于奉獻,勇于擔當,開拓進取。這是屬于莫高窟人獨有的精神特質,這就是"莫高精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