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華樂

《榮華樂》是唐代詩人李賀的作品,出自《全唐詩卷三百九十三》。

  • 中文名稱
    榮華樂
  • 出    自
    《全唐詩卷三百九十三》
  • 創作年代
    唐代
  • 作    者
    李賀

詩文介紹

原文

年代:【唐】

作者:【李賀

出處:【全唐詩卷三百九十三】

榮華樂( 一作東洛梁家謠)

鳶肩公子二十餘,齒編貝,唇激朱。

氣如虹霓,飲如建瓴,走馬夜歸叫嚴更。

徑穿復道游椒房,尨裘金玦雜花光。

玉堂調笑金樓子,台下戲學邯鄲倡。

口吟舌話稱女郎,錦祛繡面漢帝旁。

得明珠十斛,白壁一雙。

新詔垂金曳紫光煌煌。

馬如飛,人如水,九卿六官皆望履。

將回日月先反掌,欲作江河惟畫地。

峨峨虎冠上切雲,竦劍晨趨凌紫氛。

繡段千尋貽皂隸,黃金百鎰貺家臣。

十二門前張大宅,晴春煙起連天碧。

金鋪綴日雜紅光,銅龍齧環似爭力。

瑤姬凝醉臥芳席,海素籠窗空下隔。

丹穴取鳳充行庖,貜貜如拳那足食?

金蟾呀呀蘭燭香,軍裝武妓聲琅璫。

誰知花雨夜來過?但見池台春草長。

嘈嘈弦吹匝天開,洪崖簫聲繞天來。

天長一矢貫雙虎,雲弝絕騁聒旱雷。

亂袖交竿管兒舞。吳音綠鳥學言語。

能教刻石平紫金,解送刻毛寄新兔。

三皇后,七貴人,五十校尉二將軍。

當時飛去逐彩雲,化作今日京華春。

注釋

以後漢梁冀事,刺今日之權貴也。

註:

1:榮華樂:一作東洛梁家謠。

2:鳶肩公子二十餘,齒編貝,唇激朱:鳶肩,聳肩。《後漢書》:"梁冀,字伯卓。鳶肩豺目。"齒編貝,《莊子》:"齒如齊貝,唇 如激丹。"

3:氣如虹霓,飲如建瓴,走馬夜歸叫嚴更:建瓴,水從屋脊上下翻倒。出《史記》。

4:徑穿復道游椒房,尨裘金玦雜花光:椒房,皇后宮,以椒塗屋,取其溫暖,且取蕃衍之義。梁冀姊為順帝皇后,故冀得出入椒房。 尨裘金玦,《左傳》:"衣之尨服,佩之金玦。"注云:尨,雜色也。

5:玉堂調笑金樓子,台下戲學邯鄲倡:金樓子,<<南史.徐妃傳>>載,妃淫妒,與左右私通,元帝後疾其所為,賜死,制金樓子以述 其淫行。長吉假此以言冀也。邯鄲倡,邯鄲倡女。〈〈樂府〉〉:"上有雙樽酒,作使邯鄲倡。"

6:口吟舌話稱女郎,錦袪繡面漢帝旁:口吟舌話,言語不清狀。〈〈漢書.梁冀傳〉〉:"口吟舌話,裁能書筭。" 袪,袖口。

7:得明珠十斛,白璧一雙,新詔垂金曵紫光煌煌:明珠十斛,〈〈漢書.梁冀傳〉〉載,冀從富人孫奮貸錢五千萬,奮以三千萬與之 ,冀大怒,乃告奮母盜白珠十斛,紫金千斤以叛,遂收考奮兄弟,死獄中,悉沒貲財。垂金曵紫,垂金印,拖紫綬。

8:馬如飛,人如水,九卿六官皆望履:馬如飛,人如水,〈〈後漢書〉〉:"車如流水,馬如逰龍。"望履,低頭不敢仰視也。

9:將回日月先反掌,欲作江河唯畫地:反掌,枚乘〈〈上書柬吳王〉〉:"易如反掌。"畫地,張衡〈〈西京賦〉〉:"畫地為川。"

10:峨峨虎冠上切雲,竦劍晨趍凌紫氛:虎冠,武官帽也。切雲,〈〈楚辭〉〉:"冠切雲之崔嵬。" 竦劍,左思〈〈吳都賦〉〉:" 竦劍而趨。"注云:帶劍竦立而趨也。

11:繡叚千尋貽皂隸,黃金百鎰貺家臣:皂隸,下等奴僕也。鎰,二十四兩為一鎰。〈〈梁冀傳〉〉:"取良人悉為奴婢,賞賜金錢 彩帛車馬衣服甲第比霍光。"

12:十二門前張大宅,晴春煙起連天碧:十二門,洛陽有十二門。〈〈梁冀傳〉〉:"冀大起第宅,其妻孫壽亦對街起宅。殫極土木 ,互相夸競。堂寢皆有陰陽,奧室連房洞戸。柱壁雕鏤加以銅漆,窗牖皆有綺旒,青瑣圗以雲氣,仙靈異方珍怪充積藏室。"

13:金鋪綴日雜紅光,銅龍齧環似爭力:金鋪,見前注。銅龍,門飾也。

14:瑤姬凝醉臥芳席,海素籠窗空下隔:瑤姬,梁冀姬妾也。海素,鮫綃也。

15:丹穴取鳯充行庖,貜貜如拳郍足食:〈〈山海經〉〉:"丹穴之山,有鳥名鳳凰,自歌自舞。"此言取鳳為庖。行庖,出遊時所攜 之食。貜貜,小獼猴。〈〈益部方物略記〉〉載,蜀人以為美食。有名小胡孫。杜詩云:"舉家聞若咳,為寄小如拳。"

16:金蟾呀呀蘭燭香,軍裝武妓聲琅璫:金蟾,蟾狀燭台也。琅璫,甲冑聲也。

17:嘈嘈弦吹匝天開,洪崖簫聲繞天來:匝天,滿天也。洪崖,古仙人也,善樂。陸機〈〈樂府〉〉:"洪崖發清歌。"

18:天長一矢貫雙虎,雲弝絕騁聒旱雷:弝,執弓處也。聒旱雷,聲如旱雷也。

19:亂袖交竿管兒舞,呉音綠鳥學言語:管兒舞,伎人於索上舞動。類雜技。呉音綠鳥,鸚鵡也。

20:能教刻石平紫金,解送刻毛寄新兎:刻石,鑿石成穴,以蓄金也。刻毛,〈〈梁冀傳〉〉載,冀起兔苑於河南城西,移檄所在, 調發生兔,皆刻其毛為識,有犯者輒死 。

21:三皇后,七貴人,五十校尉二將軍:〈〈梁冀傳〉〉載,冀一門前後七封侯,三皇后,六貴人,二大將軍,夫人,女食邑稱君者 七人,尚公主三人,其餘卿將尹校五十七人。

22:當時飛去逐彩雲,化作今日京華春:逐彩雲,謂隨彩雲散耳。今日京華春,言今日之奢華,猶如當時梁冀也。

附:

謝實夫評曰:梁氏全盛如此,止一結,便淒涼滿目。題之所以名〈〈榮華樂〉〉者,草榮而木華也。

方扶南評曰:借題諷刺,豈真詠梁家?

闕名評曰:冀出則播弄國柄,入則受制淫妻,寫得曲盡其致。孫壽掃眉挽髻,皆極夭斜,故云。詩意甚明,讀之自見。

鳳尾竹客 撰<李長吉歌詩箋注輯評>

作者介紹

李賀

李賀(790~816),唐代詩人。字長吉,福昌(今河南宜陽西)人。唐皇室遠支,家世早已沒落,仕途偃蹇,僅曾官奉禮郎。因避家諱,被迫不得應進士科考試,韓愈曾為之作《諱辯》。和沈亞之友善。其詩長於樂府,多表現政治上不得意的悲憤,對宦官專權、藩鎮割據的現實,也有所揭露、諷刺。又因其多病早衰,生活困頓,詩中於世事滄桑、生死榮枯,感觸尤多。善於熔鑄詞采,馳騁想像,運用神話傳說,創造出新奇瑰麗的詩境,在詩史上獨樹一幟,嚴羽滄浪詩話》稱為“李長吉體”。但也有刻意雕琢之病。後世有人稱之為“詩鬼”。有《昌谷集》。

李賀是中唐浪漫主義詩人,又是中唐到晚唐詩風轉變期的一個代表者。他所寫的詩大多是慨嘆生不逢時和內心苦悶,抒發對理想、抱負的追求;對當時藩鎮割據、宦官專權和人民所受的殘酷剝削都有所反映。他喜歡在神話故事、鬼魅世界裡馳騁,以其大膽、詭異的想像力,構造出波譎雲詭、迷離惝恍的藝術境界,抒發好景不長、時光易逝的感傷情緒,《文獻通考》中說:“宋景文諸公在館,嘗評唐人詩云:‘太白仙才,長吉鬼才。’”《歲寒堂詩話》中說:“李賀有太白之語,而無太白之才。”

作品特色

李賀詩受楚辭古樂府、齊梁宮體、李杜、韓愈等多方面影響,經自己熔鑄、苦吟,形成非常獨特的風格。李詩最大的特色,就是想像豐富奇特、語言瑰麗奇峭。長吉上訪天河、游月宮;下論古今、探鬼魅,他的想像神奇瑰麗、旖旎絢爛。長吉刻意錘鍊語言,造語奇雋,凝練峭拔,色彩濃麗。他的筆下有許多精警、奇峭而有獨創性的語言。如“羲和敲日玻璃聲”(《秦王飲酒》)、“銀浦流雲學水聲”(《天上謠》)、“玉輪軋露濕團光”(《夢天》)等匪夷所思的奇語,比比皆是。可以說,尚“”是長吉所處的時代、特別是他的良師益友韓愈所代表的韓孟詩派共同的追求。他也有不少明快易懂的作品,如《勉愛行》、《感諷五首》其一、《京城》、《嘲少年》等。與“詩仙”李白,"詩聖"杜甫,"詩豪"劉禹錫,"詩魔"白居易一樣,另有四字真言,鬼、泣、血、死,故被稱為"詩鬼"。 長吉詩的另一大特點就是較多地寫古體詩、寫樂府,很少寫當時流行的近體詩,現存詩作無一首七律。李賀在樂府詩的繼承和創新方面作出了傑出貢獻,借古寓今,或諷或嘆,靈活多變,渙然有新意。在同時代的“元白”、“張(籍)、王(建)”兩派樂府外,別開境界,獨樹一幟。他特別擅長短篇,如《天上謠》、《夢天》、《帝子歌》等,是後人稱為“長吉體”的代表作。在唐代,李商隱溫庭筠古詩,就是走李賀所開闢的道路。宋人賀鑄周邦彥劉克莊謝翱文天祥,元人薩都剌楊維楨,明人湯顯祖,清人曹雪芹、黎簡、姚燮,都受到李賀詩的影響。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