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爾佳·榮祿

瓜爾佳·榮祿

榮祿(1836年4月6日-1903年4月11日)字仲華,號略園,瓜爾佳氏, 滿洲正白旗人,清朝大臣,政治家。出身于世代軍官家庭,以蔭生晉工部員外郎,後任內務府大臣,工部尚書,出為西安將軍。因為受到慈禧太後的青睞,留京任步軍統領,總理衙門大臣,兵部尚書。辛酉政變後,為慈禧太後和恭親王奕欣賞識,官至總管內務府大臣,加太子太保,轉文華殿大學士。二十九年,卒,贈太傅,謚文忠,晉一等男爵。編有《武毅公事略》、《榮文忠公集》、《榮祿存札》。其女瓜爾佳·幼蘭是末代皇帝溥儀的生母,被慈禧太後收為養女。

  • 中文名
    榮祿
  • 別名
    字仲華,號略園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滿族
  • 出生日期
    1836年4月6日
  • 逝世日期
    1903年4月11日
  • 職業
    總理大臣、太子太保、大學士
  • 謚號
    文忠
  • 旗籍
    正白旗
  • 封爵
    一等男爵
  • 其他成就
    疏請設立武備特科,編練武衛軍
  • 其他作品
    《武毅公事略》《榮文忠公集》《榮祿存札》

人物簡介

1874年,同治帝死,榮祿參與確定載恬繼承帝位,為慈禧太後所倚重。1879年,因忤慈禧太後,又被劾納賄,降二級,去職10餘年。1891年底,起任西安將軍。1894年,允準入京拜賀慈禧太後60壽辰,適逢中日戰事緊急,留京再授步軍統領,會辦軍務。戰後,授總理各國事務大臣、兵部尚書、協辦大學士,督練北洋新增陸軍。1898年6月,百日維新期間,授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為慈禧太後發動政變的得力人物。旋即內調中樞,授軍機大臣,晉文淵閣大學士,管理兵部事務,節製北洋海陸各軍,統近畿武衛五軍。策劃立端王載漪子溥俊為大阿哥(皇儲),謀廢黜光緒帝。1900年義和團運動中,主張保護各國駐京使館,鎮壓義和團。1902年1月,隨慈禧太後返京後,轉文華殿大學士,管理戶部事務。

瓜爾佳·榮祿

戊戌變法

1898年,光緒帝起用康有為、譚嗣同等參預新政,準備實行變法。慈禧太後惟恐情勢有變,于是迅速起用了手握兵權的榮祿,授榮祿為文淵閣大學士,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統帥董福祥的甘軍,聶士成的武毅軍和袁世凱的新增軍。當光緒皇帝依靠維新派頒布了《明定國是詔》,光緒帝又推行新政,起用新黨等一系列諭旨,結果引起了一班守舊大臣的極度恐慌。榮祿見此情形,立即進京密謀于慈禧太後。

這時,恰好慈禧和光緒要去天津閱兵,而且榮祿在天津已經利用海防公所舊址修建了太後行宮和皇帝行宮,于是他們決定利用天津閱兵的機會,在必要時廢黜光緒。這時,朝中的維新派也已感到情勢的危急,想利用傾向維新的袁世凱在天津閱兵時,乘機殺掉榮祿。不料,袁世凱回到天津,立即把此事向榮祿告密(也有人認為,去天津向榮祿告密的,是御史楊崇伊)。榮祿得知這一情況,連夜趕到頤和園,向慈禧太後報告。慈禧乃于次日發動政變,將光緒帝囚禁于中南海的瀛台,同時大肆捕殺維新派人士。

瓜爾佳·榮祿

經過這次變故,榮祿益得慈禧太後的信任,授榮祿為軍機大臣,兵部尚書,節製北洋海陸各軍。義和團運動前,曾經與慈禧太後密謀立端王載漪之子溥俊為大阿哥(皇儲),義和團運動期間,慈禧太後攜光緒帝逃往西安,命榮祿為留京辦事大臣。不久又詔赴西安行在,賞黃馬褂,賜雙眼花翎、紫韁。1902年1月,榮祿隨扈自西安還京,加太子少保銜,轉文華殿大學士。1903年榮祿病死,贈太傅,謚文忠,晉一等男爵。

歷史記載

清史稿 榮祿傳》

榮祿,字仲華,瓜爾佳氏,滿洲正白旗人。祖喀什噶爾幫辦大臣塔斯哈,父總兵長壽,均見《忠義傳》。

榮祿以蔭生賞主事,隸工部,晉員外郎。出為直隸候補道。同治初,設神機營,賞五品京堂,充翼長,兼專操大臣。再遷左翼總兵。用大學士文祥薦,改工部侍郎,調戶部,兼總管內務府大臣。穆宗崩,德宗嗣統。榮祿言於恭親王,乃請頒詔,俟嗣皇帝有子,承繼穆宗。其後始定以紹統者為嗣。光緒元年,兼步軍統領。遷左都御史,擢工部尚書。慈禧皇太後嘗欲自選宮監,榮祿奏非祖製,忤旨。會學士寶廷奏言滿大臣兼差多,乃解尚書及內務府差。又以被劾納賄,降二級,旋開復,出為西安將軍。二十年,祝嘏留京,再授步軍統領。日本構釁,恭親王、慶親王督辦軍務,榮祿參其事。和議成,疏薦溫處道袁世凱練新軍,是曰“新增陸軍”。授兵部尚書、協辦大學士。疏請益練新軍,而調甘肅提督董福祥軍入衛京師。

瓜爾佳·榮祿

二十四年,晉大學士,命為直隸總督。是時上擢用主事康有為及知府譚嗣同等參預新政,議變法,斥舊臣。召直隸按察使袁世凱入覲,超授侍郎,統練兵。榮祿不自安。御史楊崇伊奏請太後再垂簾,于是太後復臨朝訓政,召榮祿為軍機大臣,以世凱代之。命查拿康有為,斬譚嗣同等六人於市。以上有疾,詔徵醫。復命榮祿管兵部,仍節製北洋海陸各軍。榮祿乃奏設武衛軍,以聶士成駐蘆台為前軍,董福祥駐薊州為後軍,宋慶駐山海關為左軍,世凱駐小站為右軍,而自募萬人為中軍,駐南苑。時太後議廢帝,立端王載漪子溥俊為穆宗嗣,患外人為梗,用榮祿言,改稱“大阿哥”。

二十六年,拳匪亂作,載漪等稱其術,太後信之,欲倚以排外人。福祥率甘軍攻使館,月餘不下。榮祿不能阻,載漪等益橫,京師大亂,駢戮忠諫大臣。榮祿踉蹌入言,太後厲色斥之。聯軍入京,兩宮西幸,駐蹕太原。榮祿請赴行在,不許,命為留京辦事大臣。已而詔詣西安,既至,寵禮有加,賞黃馬褂,賜雙眼花翎、紫韁。隨扈還京,加太子太保,轉文華殿大學士。二十九年,卒,贈太傅,謚文忠,晉一等男爵。

榮祿久直內廷,得太後信仗。眷顧之隆,一時無比。事無鉅細,常待一言決焉。、

大事年表

初由蔭生以工部主事用。同治初,設神機營,擔任翼長兼專操大臣,再遷左翼總兵,表現突出,為醇郡王奕譞與軍機大臣文祥所賞識,改工部侍郎,調戶部,兼總管內務府大臣。

1875年光緒元年兼署步軍統領。

1878年升左都御史、工部尚書;旋因得罪醇親王奕譞與軍機大臣寶鋆、沈桂芬而被迫在次年1月告病免職。

1891年出授西安將軍。

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後,被再次復起的恭親王奕薦為步軍統領,會辦軍務,設巡防局督理五城團防。

1895年8月11日,授兵部尚書兼步軍統領;授總理衙門大臣。薦浙江溫處道袁世凱練新增陸軍。

1896年6月4日,授協辦大學士。6月,查辦御史彈劾袁世凱案,以查無實據結,並疏稱袁世凱為“……不可多得之員”。

1897年疏請設立武備特科,于各省設立武備學堂。表示反對康有為所主張的變法。

1898年6月10日,授大學士。6月15日,署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6月22日,授文淵閣大學士,管理刑部。9月20日回京參與戊戌政變,為戊戌政變提供武力支持。9月28日, 卸署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授軍機大臣,管理兵部並節製北洋各軍。10月11日,授練兵欽差大臣,指明節製宋慶、董福祥、聶士成、袁世凱所部及北洋各軍。12月7日,奏請合宋、董、聶、袁四軍及新募親軍聯為一氣,構成武衛軍雛形。

瓜爾佳·榮祿

1899年6月27日,武衛軍編練完成,此後又陸續編練武衛先鋒軍、先鋒隊若幹。在對光緒帝廢立問題上由猶豫轉向反對。

1900年義和團運動在京畿蔓延後,屢請鎮壓,並請保護各國使館。8月17日,被西逃的慈禧太後詔命留京辦事。10月6日詔赴西安行在。

1901年7月25日,改命管理戶部。10月,支持劉坤一張之洞在江楚三折中提出的變法主張。

1902年2月2日,改文華殿大學士。嫁其女為醇親王載灃之妻,後生宣統帝溥儀。

1903年4月11日去世,謚文忠,晉一等男爵。

人物評價

榮祿是戊戌變法時期舉足輕重的人物。長期以來,學術界對他與戊戌變法的關系很少爭議,一般都接受康、梁等所下評論,以為榮祿始終是站在變法的對立面,並在後來的政變中扮演了元凶的角色。

榮祿並不反對變法,隻不過不贊成康梁的變法,遵循的是另一條變法思路。在戊戌維新期間,康梁的身份主要是言者,即思想家、鼓吹家、宣傳家,他們希望中國迅速改變積貧積弱的現狀,形容當時的中國為一敗壞已極、日久失修的大廈,不僅急宜興修,而且應全行拆卸,然後重奠根基。因此,需要用雷霆萬鈞之力,罷黜舊臣,任用新進,從根本變起,首先改變法律、官職,然後將變法在各個方面全面鋪開。而榮祿是變法時期統治階層中的一員,雖然他也認識到唯有變法才能使中國擺脫危亡,但身為實負其責的政府大員,在推行變法的權力、步驟、內容等方面與康梁不盡相同。早在光緒任命林旭等四人在軍機章京上行走時,榮祿就致信林旭,主張變法改革以補偏求弊下手,不在遇事紛更。(註:榮祿致林旭,見清華大學圖書館藏《榮祿函稿底本》第三冊。)政變後榮祿在一封給伊藤博文的信件中,認為中國應以整軍豐財、力圖自強為急務,但中國“積習相仍,驟難移易。譬之起虛弱而仁痿痹,輔以善葯,效雖緩而有功;投以猛劑,病未除而增劇”。並以此評價政變事。而且榮祿認為“中國非真不可為也”,(註:湯志鈞著:《乘桴新獲》,187~188頁,江蘇古籍出版社,1990。)關鍵是要有正確的變法次序。

榮祿故宅

榮祿故宅在東城區交道口菊兒胡同3號、5號和壽比胡同6號。宅第分為3部分:西為洋式樓房,中為花園,東為住宅,住宅部分為五進院落。現存倒座、過廳。正房和詞堂、中間花園已全部拆除,西部隻有一座兩層西式樓房。為東城區重點保護文物。榮祿(1836—1903),曾任內務府大臣、工部尚書、兵部尚書、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軍機大臣等職。

與溥儀

榮祿是瓜爾佳氏滿洲正白旗人,鹹豐年間做過戶部銀庫員外郎,因為貪污幾乎被肅順砍了頭。不知他用什麽辦法擺脫了這次厄運,又花錢買得候補道員的銜。光緒初年,遷升至工部尚書。後來因為被告發貪污受賄,革職降級調出北京。甲午戰爭那年,恭親王出辦軍務,榮祿借進京為慈禧太後祝壽的機會,鑽營到恭親王身邊,得到了恭親王的信賴。甲午戰後他推薦袁世凱訓練新軍時,已經當上了兵部尚書。他這時已遠比從前老練,善于看準關節,特別肯在總管太監李蓮英跟前花銀子,因此逐漸改變了慈禧太後對他的印象,到戊戌變法的時候,榮祿已經成為“後黨”的中堅人物。

瓜爾佳·榮祿

隨著“帝黨”和“後黨”矛盾的不斷激化,一場你死我活的宮廷鬥爭不可避免。先是榮祿定計要在太後和光緒在天津檢閱新軍時實行政變。光緒知道了這個訊息,秘密通知維新派設法營救。維新派人士把希望寄托在統轄新軍的直隸按察使袁世凱身上。袁世凱曾參加過維新人士的團體“強學會”,維新派對他抱有很大幻想,建議光緒加以籠絡。光緒破格召見了他,並提升他為兵部侍郎,專司練兵事務。然後維新派代表人物譚嗣同又私下到他的寓所,說出了維新派的計畫:在慈禧和光緒閱兵時,實行兵諫,誅殺榮祿,軟禁慈禧,擁戴光緒。袁世凱聽了,慷慨激昂,一口承擔,說:“殺榮祿象殺一條狗爾!”譚嗣同有意試探地說:“你要不幹也行,向西太後那邊告發了,也有榮華富貴。”他立刻瞪了眼:“瞧你把

我袁世凱看成了什麽人!”可是他送走了譚嗣同,當天就奔回了天津,向他的上司榮祿作了全盤報告。榮祿得訊,連忙乘火車趕到北京,告訴了慈禧。結果,光緒被幽禁,譚嗣同等六個維新人士被害,康有為逃到日本,百日維新曇花一現。而在這次政變中立下首功的榮祿,正如梁啓超所說的是“身兼將相,權傾舉朝”。《清史稿》裏也說是“得太後信仗眷顧之隆,一時無比,事無巨細,常待一言決焉”。

瓜爾佳·榮祿

在庚子那年(1900年),慈禧利用義和團殺洋人,又利用洋人殺義和團的一場大災難中,榮祿對慈禧太後的忠誠,更有了進一步的表現。洋人殺了中國老百姓,搶了中國的財寶,這些問題在慈禧看來是不算什麽的,但洋人保護了康有為,又反對廢光緒和立皇儲,直接表示反對她的統治,這是她最忍受不了的。于是下詔“宣撫”團民,下令進攻東郊民巷使館和兵營。結果東郊民巷沒有攻下,大沽炮台和天津卻先後失守,八國聯軍一直打到了北京城下。

在這一場翻雲覆雨的事變中,榮祿盡可能不使自己卷入旋渦。他順從地看慈禧的顏色行事,不忤逆慈禧的意思,同時,他也給慈禧準備著後路。他承旨調遣軍隊進攻東郊民巷外國兵營,但又不給軍隊發炮彈,而且暗地裏還給外國兵營送水果表示慰問。八國聯軍進北京,慈禧逃走,他授計負責議和的李鴻章和奕劻,在談判中掌握一條原則:隻要不追究慈禧的責任,不讓慈禧交權歸政,一切條件都可以答應。就這樣,簽訂了連利息近10億兩白銀、讓外國軍隊駐兵京城的《辛醜條約》。榮祿辦成這件事,到了西安,寵禮有加,賞黃馬褂、雙眼花翎、紫貂,隨扈還京,加太子太保,轉文華殿大學士。除了《清史稿》裏這些記載外,另外非常值得一提的就是西太後為榮祿的女兒“指婚”,嫁與醇親王載灃為福晉。

關于使榮祿與醇親王結親一事,西太後的用意是很深的。原來戊戌變法之後,西太後對醇王府頗為猜疑,據說醇王(奕譞)墓地上有棵白果樹,長得非常高大。不知是誰在太後面前說,醇王府出了皇帝,是由于醇王墳地上有棵白果樹,“白”字和“王”字連起來不就是“皇”字嗎?慈禧聽了,立即叫人到妙高峰把白果樹砍掉了。引起她猜疑的其實不是白果樹,而是洋人對于光緒和光緒兄弟的興趣。

庚子之亂後,聯軍統帥瓦德西提出,要皇帝的兄弟做代表,去德國為克林德公使被殺事道歉。載灃到德國後,受到了德國皇室的隆重禮遇,這也使慈禧深感不安,加深了心裏的疑忌。洋人對光緒兄弟的重視,這是比維新派康有為更叫她擔心的一件事。為了消除這個隱患,她終于想出了辦法,就是把榮祿和醇王府撮合成為親家。西太後就是這樣一個人,凡是她感到對自己有一絲一毫不安全的地方,她都

要仔細加以考慮和果斷處理。她在庚子逃亡之前,還不忘叫人把珍妃推到井裏淹死,又何嘗不是怕留後患而下的毒手維護自己的統治,才是她考慮的一切根據。就這樣,在德國賠禮道歉回來,在開封迎上回京的鑾駕,奏復了一番在德國受到的種種“禮遇”,十一月隨駕走到保定,就奉到了慈禧“指婚”的懿旨。

影視形象

馮紹峰飾 榮祿(《一生為奴》)

李大禹 飾 榮祿(《兩宮皇太後》)

熊德誠飾 榮祿(《危城爭霸》)

倪齊民飾 榮祿(《戲說慈禧》)

戈治均飾 榮祿(《走向共和》)

初 曉 飾 榮祿 ( 《蒼穹之昴》 )

沈寶平飾 榮祿 (《賞金獵人》)

陳鴻烈飾 榮祿(《英雄刀少年》)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