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民族主義

極端民族主義

極端民族主義乃源自對世界主義(世界大同主義)的厭惡。“民族主義情緒在這裏是指在政治上特別強調用犧牲其他國家的利益和不顧其他價值觀念,如戒絕殺戮,遵守國際法以及通過雙邊或多邊條約維持國際合作,以此尋求本民族的利益。這種特別的民族主義同一般意義上的民族主義的關系就如同自私自利與個人主義的關系。自私自利的人在追求自身利益時不會顧及別人的利益,而個人主義的信念是,隻有在尋求自身利益的同時尊重別人自由地追求他們的利益才是合理的。

  • 中文名稱
    極端民族主義
  • 時間
    19世紀
  • 來源
    世界主義(世界大同主義)的厭惡
  • 性質
    隻為本民族服務

概述

在19世紀時,歐洲各國興起民族主義,提倡擁有共同文化、語言及歷史的民族建立屬于他們的國家,于是多個民族發動了獨立運動,成功擺脫外族的管治,建立統一及獨立的民主國家。例子有比利時脫離荷蘭的統治,在1831年取得獨立;普魯士(德意志邦國)先後打敗丹麥、奧地利帝國及法國于1871年建立統一的國家。而德意志由于長期四分五裂,而且遭遇了多次外族入侵,三十年戰爭後,神聖羅馬帝國解體,德意志民族分裂,在這片土地上先後有數位民族思想家,其中赫爾德最為著名。

但是,到了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歐洲列強為了增進本民族的利益,不惜付出任何代價;嘗試加強自己在歐洲及全世界的影響力,從而令這種擁護自己民族的情緒變質,成為一種危險的愛國主義。而現在還有很多民族存在這種主義,而且由于宗教、文化等方面的沖突,使得極端民族主義在新世紀有了更新的表現。

解釋

何謂“民族主義”?民族主義是一個民族對于自己的認同,對一個國家在國際上對于自己的定位起著很大的作用。民族主義分為兩種。一種為積極的,一種為極端的。積極的民族主義,是在民族尊嚴受到無視以至踐踏的時候,去捍衛它。

極端民族主義:隻為本民族服務。歧視別的民族。用暴力手段殘害屠殺其它民族的人民。剝奪其它民族人民的生存權。肆意掠奪資源。

關于民族主義

民族主義一詞似乎在網際網路上的口碑越來越不佳了,以致很多人一提起民族主義立即就想到“憤青”、“反日反美”一類的東西。民族主義在印象中一直以來都是個中性的詞,怎麽會產生狹隘的聯想呢?

人類因為生存的需要,形成社會,借助群體的力量方便獲取生活資源和獲得保護。人們對所生活的族群所提供的舒適、寧靜、豐富、優越與安全感產生依戀和榮耀的情感。為了使生產和生活利益得到保障,人們自發地維護這個族群的完整性。這就是最樸素的民族主義。

民族主義應當是自發的,源于基本的利益觀和良知,它仿佛溶化在人們的血液中,無法根本清除。由于幾乎每個人都具有這種潛能,統治者很敏感地察覺到這是一股強勁的力量,不能降服之就可能被之降服,所以長期以來,民族主義都被統治者所小心駕馭,統治者千方百計地將自己演繹成民族主義的核心價值符號。民族主義洪流就象漩渦,而統治者則總是企圖扮演漩渦的中心。在後極權時代,由于信息的壟斷,民族主義情緒比以往更易于控製,統治者通過壟斷的傳媒、教育,對民眾的情緒進行操控。在這個“計畫思維”的時代,人們的一顰一笑、一喜一怒都被人算計、被人設計,表面上人們發自內心的情感實質上早落在那些人預先設定的模範當中了。

人類是群生動物,族群利益往往就是生存利益。民族主義在歷史上確實是起過積極的作用,人們義無反顧地投入反抗異族入侵的戰鬥,譜寫人類歷史上一頁頁可歌可泣的悲壯篇章。民族主義使人們產生向心力,激發創造熱情,日本人的維新就是挾民族主義(天皇是民族信仰的核心符號)之威的迅速崛起。但泯滅人性的、失控的民族主義是恐怖的,日本也是一個例子。

民族主義具有先天性的排外特征,有人說民族主義的危險正在于此。其實每個人都具有排外性,利益獨佔是生命的本能,如果從這個角度看,每個人都危險。為什麽人們能夠相互競爭但又能和睦相處呢?就是人們能夠調伏其攻擊性,在利己之餘不害他。民族主義也一樣,民族主義具有內凝力也有外張力,理智的民族應當利用其內凝力以利己,節製其外張力以防害他。

為了區分純樸的、中性的民族主義,人們又派生兩個詞:激進民族主義和極端民族主義。本來民族主義是自發性的、應激性的,是一種潛移默化的力量。而激進民族主義和極端民族主義則是將並不存在或不顯著的壓力放大,懸在頭上,人為地造成一種壓迫感,以刺激那種潛能。這是一種病態,醫學上叫做迫害妄想症,極端民族主義更象癔病。

特點和暴力

在現代社會裏,政治家們哪怕是那些從骨子裏鄙視大眾的最極端的精英主義者,都喜歡強調“人民”、打著“人民”的旗幟行事,因為以“人民”的名義似乎就佔據了道德優越感和政治製高點。通過強調熱愛國家(以及隱在這個抽象的概念之後的政治家)、熱愛民族,政治家往往可以動員大批民眾。在各種高舉“人民”旗號的意識形態當中,極端民族主義最常用的是民粹主義,而民粹主義又與極權主義的意識形態有著血緣關系,至少在俄國和中國是如此。作為多數暴政的理論基礎,民粹主義極端強調平民民眾的價值和理想,把平民化和大眾化作為政治運動和政治製度合法性的最終理由;它排斥代議製民主政治製度,蔑視程式正義原則,是一種對憲政秩序及其性質的根本誤解。在民粹主義者眼中,與其說人民是偉大的,還不如說人民被當作群氓來利用。民粹主義和極權主義都主張,任何個人的存在都要服從集體或群體,為了“人民”的利益和民族的利益,隨時可以而且應該犧牲個體的利益。民粹主義強調大眾對社會政治事務的直接參與,鼓吹街頭運動,卻排斥程式民主和法治,因此它無法導致政治進步。當民粹主義的民眾運動與極端民族主義結合在一起時,很可能引導社會走向動亂。

在中國,民眾用自發的遊行示威來表達和直接參與對外關系的處理,表面上看是外交事務參與的大眾化,但實際上這是一種並不正常的局面。因為,民眾們在政治參與的基本層面──國內政治的參與方面──事實上被剝奪了憲法賦予的權利,公安部門原則上不會批準學生自發組織的任何形式的示威遊行,隻有舉著民族主義旗號反對外國的示威遊行才偶然有機會上街成行。在涉外示威遊行活動中,很可能有人會趁機渲泄情緒、做出過當行動,而這樣的情緒渲泄本身可能包含著很復雜的動機,包括不滿意缺乏基本公權等因素。

在民主社會,隻要法律許可而公民承諾並不危害社會或其它人的利益且願意為自己的行為承擔後果,公民就能享受憲法賦予的自由和權利;而在中國,憲法賦予的自由和權利在多數情況下是不經批準就不能得到的,何況行政批準程式本身的目的就是阻止憲法的實施。中國的民粹主義式極端民族主義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下,以民族的名義,捍衛著這個剝奪自由的系統。也正因為如此,極端民族主義的鼓動才被容許。可是,由于被極端民族主義情緒影響的示威遊行活動中,人們情緒的渲泄可能指向當局不願意觸及的話題,所以這類示威遊行活動也經常被勸止。

危害

其害有四

政治學者蕭公秦對這種民族主義的態度是要加以反對。他分析說,首先,中國近代以來的民族危機形成一種深層的“受害意識”,這種“受害意識”固然是激發我們民族奮力爭取富強的精神資源,另一方面,基于受害的歷史記憶而產生的高度敏感心理,任何現實的溫和冷靜的態度,將在這種非理性的情緒狀態中被解讀為“對外軟弱”,解讀為委曲求全的“綏靖主義”。到頭來,連務實的主政者也會被逼得要“順應”從極端民族主義的潘多拉盒子釋放出來的“民意”,被迫以剛性對抗來作為解決復雜國際關系的基本選擇。

其次,在中國的現實條件下,這種激憤民族主義將有可能走向“閉關鎖國論”。實際上,自明清以來,中國傳統政治文化中就存在著閉關鎖國的價值傾向,近代以來的民族生存危機的壓力又者進一步加強了這種傾向。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以唯我獨尊的左派原則來解讀不同文化的價值沖突。文化大革命高倡“反帝反修”的極左派就是如此。

第三,“閉關鎖國論”又必然與極左思潮的死灰復燃相聯系。在中國駐南斯拉夫使館被炸以後,海外新左派電子雜志<中國與世界>,甚至把1963年陳伯達主持撰寫的“反修”文章《六評》祭出來,反對當今中國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問題的嚴重性還在于,非理性的民族主義對人們心理的控製,反過來又會激起大洋彼岸另一方某些別有用心的保守派政治家的非理性態度的反彈,並使該方中的理性現實的聲音同樣受到壓抑。

第四,在極端民族主義支配的精神氛圍下,最大的得益者是機會主義者。他可以輕而易舉地利用民眾的情緒,轉移人們對經濟改革與社會問題的註意力。前蘇聯國家就出現過這樣一種趨勢。當然,這種情況目前還沒有在中國出現。

中國思潮

作為一個有著長期半殖民地經歷的小農國家,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嚴重滯後,長期處于國際社會的邊緣地位。外國勢力的長期壓迫、現代化進程的挫折情緒、抗拒全球化的封閉心態和某些勢力的鼓惑與煽動,培育了極端民族主義思潮的肥沃土壤。全球化時代下極端民族主義思潮在當代中國的長期存在和惡劣影響,最終可能嚴重威脅到中國的現代化進程。

一、從被壓迫民族的排外情緒到極端民族主義

中國長期以來自認為地大物博、歷史悠久、文化燦爛,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歷史上國人夜郎自大,自以為“華夏”乃世界之中心,漢民族甚至將周邊的其他民族蔑稱為“蠻”和“夷”。沿襲這一觀念,當西方國家的商人和傳教士到中國來時,國人也自然而然地以“夷”稱之。中國的歷代王朝都不遺餘力地強調“中華中心論”,常常按照不平等的等級觀念居高臨下地對待其他國家,朝貢製度即為一例。從此種意義上說,當代的極端民族主義思潮文化上部分地源于古代儒家等級文化。中國歷史上的“文化優越論”嚴重束縛了國人的眼光和思維,正如費正清所指出的:“根本缺點是思想和體製方面的,也就是說對外國的現實一貫無知,並且存心不去考慮現實。”夜郎自大和盲目排拒其他文化不可能導致國家強盛,何況人類歷史上也沒有哪個國家是永遠的強國。

近代中國從虎門銷煙起,歷經中日甲午戰爭、八國聯軍侵華戰爭和抗日戰爭等戰爭和旅順、南京等大屠殺,早已失去了往昔的東亞之尊。近代中國的歷史乃是一部民族的屈辱史和抗爭史。現代化進程的挫折感,長達百年的民族失落感,是奉行基督教救贖理想主義的西方人所不能感同身受的;而“滿耳是大眾的嗟傷,一年年國土的淪喪”,這種“四萬萬同胞齊下淚,天涯何處是神州”的怨恨之情,深深地內化為當代中國的政治文化。

二、民族主義的分野與當代中國極端民族主義的發展

民族主義不是一套完善的意識形態,作為思考世界的一種方法,它強調民族在解釋歷史發展和分析當代政治中的重要性,並宣稱“民族特征”是人類劃分的主導性因素,它在本質上要求每個民族組成一個主權國家[2].人類歷史上有各種形式的民族主義:從其基本理念來劃分,有自由主義的民族主義(也可稱為立憲民族主義),也有極權主義的民族主義(即極權民族主義);從民族主義對社會變革的主張來看,有溫和主義的自由主義,也有極端主義的民族主義。本文所要重點分析的是後者,即極端民族主義和它的惡性發展極權民族主義。

極端民族主義乃源自對世界主義(世界大同主義)的厭惡。“民族主義情緒在這裏是指在政治上特別強調用犧牲其他國家的利益和不顧其他價值觀念,如戒絕殺戮,遵守國際法以及通過雙邊或多邊條約維持國際合作,以此尋求本民族的利益。這種特別的民族主義同一般意義上的民族主義的關系就如同自私自利與個人主義的關系。自私自利的人在追求自身利益時不會顧及別人的利益,而個人主義的信念是,隻有在尋求自身利益的同時尊重別人自由地追求他們的利益才是合理的。[3]”良性民族主義和極端民族主義形式上有相象之處,它們都以愛國的名義影響民眾,民眾往往很難識別極端民族主義的真正政治面目。

在中國,極端民族主義真正在全國發生影響,成為一種社會思潮,始自世紀之交,是伴隨著網際網路的普及而活躍起來的。由于新的信息技術的互動性特征及其低廉快捷的性能,鼓勵了民眾積極地參與社會生活,也為民眾的社會參與提供了技術手段。正是網際網路使民眾得以通過網路很方便地找到自己思想上的同道,極端民族主義的支持者們就是這樣聚合起來的。這些志同道合者散處各地,雖然理論修養參差不齊,政治經驗各異,但很容易通過網際網路溝通聯絡、討論時事、發起動議、進行遊說。

評價

極端的民族主義是狹隘的。這樣的態度固不可取,但若將其與積極的民族主義混淆,以偏概全,便太膚淺了。

在西藏事件上,西方眾多媒體對于中國的抹黑,大家有目共睹。某些“藏獨”分子對無辜平民使用暴力手段,造成死傷。對此西方媒體一筆帶過,或是根本沒有報道。這豈不是在默默支持那些製造騷亂的極端“藏獨”分子\的暴行?當暴力分子為尋求“自由”而展開暴力行動,便是自由戰士。當民眾自發提出抗議,一些西方媒體記者卻又跳出來,稱其為偏激的民族主義,要求其克製,這是否昧于成見,而對中國作出不實、不公正的指責?

不錯,一些網民言語激烈,但既使情緒化,其基本立場依舊明確有理。更何況,有過激行為的人屬于少數。中國民眾和海外華僑的公憤,大多訴諸于口誅筆伐以及和平的抗議示威,而且這也是西方媒體和政客對中國抹黑激發出來的後果。

西方媒體的輿論犯了兩個錯。第一,對民族主義有著模糊不清甚至錯誤的理解,往往過于強調民族主義的極端性。第二,把這次民眾抗議偏差報道與不公平輿論的義憤行為,概括地貼上“偏激的民族主義”標簽,對其冷嘲熱諷。如果西方媒體和政界人物,能夠冷靜地聆聽和細思中國民眾和海外華僑憤慨的原因,這對現在的情勢會更有幫助。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