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青

楚青

楚青,原名詹永珠,出生于1923年3月,祖籍江蘇省揚州市。 父親詹克明是一位銀行家

楚青國小畢業後,考取了省立揚州中學。1937年12月,揚州淪陷後,就讀于上海省立揚州中學滬校班。後于1938年在皖南參加新四軍。進入新四軍教導總隊第八隊、新四軍軍部速記訓練班學習,1939年3月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41年,18歲的楚青與34歲的粟裕在新四軍司令部結為終身伴侶。

2016年2月21日上午10時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3歲。

  • 中文名
    詹永珠
  • 別名
    楚青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江蘇省揚州市
  • 出生日期
    1923年3月
  • 逝世日期
    2016年2月21日
  • 職業
    新四軍江南指揮部機要部門工作
  • 畢業院校
    上海省立揚州中學

早年經歷

抗日戰爭爆發後,大片國土淪喪。1937年12月14日,揚州淪陷,日軍到處燒殺淫掠,無惡不作。楚青家院子裏有一間柴禾房,裏面有一小隔間,平時柴禾放在前面,後面就堆放一些雜物。日軍侵佔揚州後,這間柴禾房就成了全家老小的避難之地。一天,有個小鬼子屋裏屋外地轉了幾圈,發現柴房的外牆好像比屋子裏實際看到的要長些,便起了疑心,上前扒柴禾堆,哪知在撥弄柴草時被柴禾棍戳了眼睛,痛得哇哇亂叫,狼狽而去。

楚青楚青

在上海工作的父親詹克明,通過關系,給一個美國教堂捐了一筆錢,讓女兒她們去那兒避難。那天,為了穩妥,一個美國牧師親自來接她們。一路上楚青一行7人緊隨其後,非常緊張,但日本兵看見了不僅沒敢把她們怎麽樣,而且還向那個美國牧師行禮。這段經歷在楚青的記憶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對她後來投身革命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原先一直把讀書放在第一位的楚青,自此深深懂得:國家,國家,沒有國,就沒有家,隻有趕走日本鬼子,保衛了國家,這才是最重要的,比讀書更緊迫。

1938年11月,已讀到高二的楚青再也沒有心思念書了,她滿腦子裝的是“救國”兩個字。一天,一位同學告訴她:“今天我要送一位朋友參加新四軍。”這時楚青問:“你能不能也帶我去。”就這樣,楚青沒有同家人打招呼,和姐姐詹永珊等一行共8人踏上了參加新四軍的征程。

他們經過寧波到皖南,到達涇縣城西南約50華裏的章家渡新四軍招待所。她的激動與興奮無法言表。當時招待所裏住著7個熱血青年,都是自願要求參軍的,但因為沒有組織介紹信而被拒收。這可急壞了楚青,到哪兒去弄介紹信啊!就在這時,來了一名持有介紹信的煤業救護隊的女同志。機警、聰穎的楚青立刻跟過去,悄悄地對她說:“你能不能在介紹信上加上我的名字啊?”那位女同志很爽快地回答:“那當然可以啦!”就這樣,15歲的楚青參加了新四軍。

在經過新四軍教導總隊及軍部速記訓練班兩段緊張、短暫的學習、訓練後,楚青于1939年初冬與幾位同學被分配到新四軍江南指揮部司令部秘書處任速記員。

楚青先後在新四軍江南指揮部、蘇北指揮部、新四軍第一師黃花塘新四軍軍部、中共華中局、蘇浙軍區、中共華中分局、華中軍區、華東野戰軍、中共濟南市委等單位任速記員、機要秘書、秘書、參謀、幹事、專職黨支部書記、調研員等職。

參加新四軍後,為防止家人受到牽連,改名為楚青。提起改名的事,楚青曾回憶說:

“這個姓還是粟裕給起的呢!那天他在紙上寫了一二十個姓,讓我挑,我認為‘王’姓、‘李’姓什麽的,太多,就沒有選,看到這個‘楚’字,覺得上口,就選做自己的姓了。為此,粟裕還開玩笑地說,小詹啊,你上當了,我的家鄉湖南屬楚國,你就是我們家鄉的人了。”

楚青在新四軍江南指揮部機要部門工作,與首長接觸比較多,經常聆聽領導的教誨,接受領導同志工作方法和指揮藝術的熏陶,又善于動腦、肯學習,思想水準和工作能力得到很快提高。

她在戰爭年代主要參加了江南、蘇中地區的反“掃蕩”鬥爭、黃橋決戰、天目山三次反頑戰役、蘇中戰役及宿北、魯南、萊蕪、孟良崮諸戰役,並三次橫渡長江、多次穿越敵人封鎖線以及沿海作戰行動。在陳毅粟裕的直接領導下,她迅速成長為一名出色的革命戰士。

粟裕、楚青和小外孫粟裕、楚青和小外孫

和她一起在新四軍軍部速記班學習的共有8名女同志。學習結束後,皖南,1人分在皖北,這5名女同志後來全部壯烈犧牲。其中一位叫章輔的同志,後到地方工作,被當地地主武裝逮捕後,當著全村百姓的面,被匪兵把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剮下來,可她堅貞不屈,直至壯烈犧牲。還有一位叫施奇的同志,在皖南事變中被捕,關押在上饒集中營,受盡酷刑,還被國民黨匪兵多次輪奸。面對無恥的敵人,她堅定地說,我的身子雖然被糟踏了,但是我的靈魂是純潔的,最後被匪兵活埋。戰友們的壯烈犧牲,對楚青的教育非常深刻,她覺得一個革命戰士就應該有決心像她們那樣為革命獻出自己的一切。

2016年2月21日上午10時5分,開國大將粟裕將軍的夫人楚青女士在北京逝世,享年93歲。

愛情故事

一見鍾情

1939年初冬,楚青與幾位同學被分配到新四軍江南指揮部司令部秘書處任速記員。正是在這裏楚青見到了粟裕

粟裕和夫人楚青粟裕和夫人楚青

粟裕來到教導總隊,準備挑選幾名德才兼備的學員到機關工作。進門後,隻見一位秀氣的女學員正在平心靜氣寫毛筆字。經負責人介紹,粟裕知道她叫楚青,揚州人。在和楚青約見談話過程中,粟裕發現這位十五歲的女學員學習刻苦,成績優異,而且回答問題快速簡捷,伶牙俐齒,語調抑揚頓挫極富感情。這一切,給粟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從此,楚青那秀氣可愛的模樣就不時地浮現在孤身的粟裕腦海裏。

初識粟裕

當時,在楚青的印象中,粟裕副司令員平時雖然對部下要求嚴格,但待人和藹可親。那時,大家都住在一個祠堂裏,粟裕住在祠堂邊上的小閣樓上,楚青等幾個女兵就住在閣樓下。粟裕平時工作很忙,經常工作到深夜,警衛員怕他晚上餓了,就買了一些餅幹放在粟裕床後的竹筒內。有一天,楚青等幾個女兵將竹筒內的餅幹吃光了,隨後還寫了一張“小老鼠偷吃了”的紙條放在空筒裏。第二天,粟裕看到楚青等時,微笑著說:“歡迎小老鼠再次光臨。”大家都紅著臉笑著跑開了。

投石問路

過了一段時間,粟裕又給她寫了一封信。楚青一看信封,臉色大變,看也不看就把信撕掉了。粟裕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不免有些失望,但也加深了對楚青與眾不同性格的了解。他說:“愛情首先是情感。詹永珠不願意同我談戀愛,我無法責怪她,因為她有在愛情上選擇的自由。”

楚青在軍部速記班畢業後,分配到了江南指揮部。成了他部下,兩個人天天見面,粟裕仍像過去那樣愛著楚青,每次見面都裝作一副若無其事、十分坦然的樣子。這樣,楚青才安下心來。她也一直暗暗觀察粟裕。

亂世情長

粟裕實在按捺不住內心的沖動,將楚青約到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溪邊,再次向她表明了愛慕之心。可楚青依然冷靜地說:“首長,我很欽佩你的為人和才華,可是我剛參加工作,暫還不想談戀愛。況且國難當頭,我更不願過早地考慮個人的生活小事。”

聽到楚青與眾不同的愛情觀,粟裕更加欽佩,他說:“楚青同志,你說得對,我們應該努力去爭取抗戰的勝利,我佩服你的報國之志!但我認為,作為一個革命者,關鍵是應該處理好革命與愛情的關系,而不是像苦行僧般地抹煞男女之間的情誼。”當看到楚青點頭同意後,他又說:“這樣吧,我請你考慮一下,最好我倆能交個朋友,以後互相學習,互相幫助,這和革命並沒有矛盾。”粟裕真摯的話語說得多麽入情入理。

英雄歸來

愛情之舟雖然擱線,但粟裕並沒有在失戀中失去大將風度。1940年10月,粟裕率部與國民黨頑固派軍隊在黃橋決戰,取得了輝煌的勝利。

楚青對粟裕的求愛雖然不想考慮,但對這位副司令的指揮才能和誠摯情感卻已仰慕心間。特別是黃橋決戰的勝利,不僅實現了新四軍與南下八路軍的勝利會師,而且大大加深了楚青對粟裕的全面了解和愛慕之情。粟裕“神奇”的形象深深地埋在了楚青的心胸……

遲來的愛

1940年冬末的一個傍晚,當粟裕又一次在駐地的小河邊向楚青求愛時,楚青羞澀地低下了頭,抿著嘴唇不語。粟裕說:“我隻希望你知道,我是真心愛你的,我始終等待著你的理解和接受。如果你暫時還不能接受我的愛,我可以等,等一年、兩年、三年……”

粟裕同夫人楚青在蘇中粟裕同夫人楚青在蘇中

“那,你要等好久呢!”楚青羞澀的眼裏盈滿著激動。

“如果真是這樣,我就繼續等,再等一個三年,兩個三年、三個三年,一直等到你答應為止!”

楚青激動得熱淚盈眶,她深情地看了粟裕一眼,說:“那……那我現在就答應你。”

于是,兩雙年青的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1941年12月26日,在新四軍一師司令部所在的如東縣石庄,18歲的楚青與34歲的粟裕結為夫妻。 此後,這對革命伉儷在幾十年風風雨雨的革命生涯中,成了甘苦與共志同道合的伴侶。

粟裕病逝

粟裕的晚年,既長期身處逆境,又多種重病纏身。為了照顧好丈夫,楚青毅然離開原來的工作崗位,陪同粟裕與病魔作鬥爭。幾十年來,他們一直保持著互敬互愛、禍福與共、始終如一的親密夫妻和戰友關系,經受了戰

爭環境和政治風浪的嚴峻考驗,如同凜冽寒風中的蒼松勁草,表現了他們堅貞不渝的純真愛情。

1975年10月以後,粟裕的心髒病、胸膜炎、肺炎等疾病多次發作,1976年夏才重病初愈,他決心把自己親身經歷過的戰役、戰鬥寫出來,並請有關同志進行核實。于是,楚青與組織上指派幫助整理材料的同志一道認真記錄並進行整理……

1984年2月5日,粟裕同志因病情急劇惡化而與世長逝。楚青和粟裕的親屬及身邊工作人員等,遵照粟裕生前意願,在粟裕曾經戰鬥過的20多片土地上,撒下了他的骨灰。

“時晴時雨正清明,萬裏送君伴君行。寬慰似見忠魂笑,遣懷珍惜戰友情。惟思躍馬揮鞭日,但憶疆場捷報頻。東南此刻花似錦,堪慰英靈一片心。”在送撒

骨灰途中,楚青飽含熱淚寫下了這首《遣懷》詩,以寄托和粟裕共同戰鬥、生活40多年的深情。

晚年生活

粟裕病逝後,楚青把為粟裕平反昭雪、完成粟裕遺著的整理和出版、開展粟裕軍事理論與實踐的研究,作為自己一個正直的共產黨員應盡的歷史責任。

楚青楚青

多年來,楚青主持撰稿並編審了《粟裕戰爭回憶錄》;整理了《粟裕談淮海戰役》;參與審編了《粟裕軍事文集》、《粟裕論蘇中抗戰》。這些著作的出版為開展粟裕軍事理論與實踐研究打下了可靠的基礎。

1984年2月13日,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楊尚昆,代表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接見並慰問楚青時,問楚青有什麽困難。楚青向楊尚昆同志報告了粟裕生前的意願,要把一生中的戰役、戰鬥回憶留給後人。他留下了不少口述材料和文字材料,她請求組織上能批準完成這項工作。楊尚昆副主席立即批準了楚青的請求,並批準粟裕同志原秘書朱楹同志作為專職幹部參加這項工作。後來楊副主席還為《粟裕戰爭回憶錄》一書題了詞。

遺體告別

2016年​2月25日,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粟裕大將夫人,中央軍委辦公廳副軍職離休幹部楚青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

家庭情況

父親:詹克明

姐姐:詹永珊

丈夫:粟裕

長子:粟戎生

次子:粟寒生

女兒:粟惠寧

人物評價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隻有把她獻給最壯麗的共產主義事業才是最有價值和最有意義的。楚青同志數十年的革命生涯正是這樣做的。一直以來,她始終保持普通一兵的本色,從不以高級幹部夫人自居,從不脫離工作實踐,在工作和戰鬥中作出不懈的努力,為黨和人民作出了貢獻,在她身上我們看到了一名革命戰士、一位共產黨員的人生追求。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