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宣王

楚宣王

楚宣王(?―公元前340年),羋姓,熊氏,名良夫,楚悼王之子,楚肅王之弟,戰國時期楚國國君,公元前369年―公元前340年在位。

楚肅王死後無子,由熊良夫繼位,是為楚宣王。楚宣王繼位後,遣師西侵巴地(四川重慶以東巴國東南)。前343年,發兵滅亡陳、蔡。令尹昭奚恤當權,北方諸國都怕他。楚宣王甚異之,大臣江乙告訴楚宣王,昭奚恤隻是狐假虎威,靠著楚宣王的權勢作威作福。楚宣王死後,其子熊商立,是為楚威王

  • 本名
    熊良夫
  • 別稱
    楚宣王
  • 所處時代
    戰國
  • 民族族群
    華夏族
  • 出生地
    郢都
  • 出生時間
    不詳
  • 去世時間
    公元前340年
  • 主要成就
    宣威之治

人物生平

楚宣王,羋姓,熊氏,名良夫,是楚悼王之子,楚肅王之弟。楚肅王十一年(公元前370年),楚肅王去世。因楚肅王無子,故由熊良夫繼位,是為楚宣王。

楚宣王楚宣王

楚宣王在位期間,對外"廣闢土地,著稅偽財" ,兼並戰爭激烈,情勢也更加錯綜復雜。在這種情況下,楚宣、威王一方面堅持休兵息民,保持實力,不輕易出擊;另一方面則洞察情勢,抓住有利時機,也大力加入兼並戰爭的行列,攻城略地,開拓疆域,使楚國在戰國時期出現最強盛的局面。

當時,魏、趙、韓、秦、齊五國勢力與日增強,相互競逐,其中尤以魏、齊二國最為強盛 ,而魏惠文王東征西討,南侵北戰,成為天下霸王,威攝天下。使楚、秦姻親,相互照應,共同抵御魏、齊的南侵西征,並取得商洛、泗上的勝利。楚宣王五年(公元前365年),魏、趙、韓西征伐秦,秦與魏、趙戰于陝北、河西,與魏、韓戰于洛南,連手,打得秦軍節節敗退,魏取河西華陰、潼關,趙奪榆關,延安,韓取靈寶至潼關。在陝西東南部,魏、韓連手,大敗秦軍于洛南,兵指商州古道。楚宣王聞訊,舉兵十萬,經少習關(武關)、商邑(丹鳳)至商州,大戰韓、魏聯軍。

楚宣王六年(公元前364年),楚、秦十八萬聯軍于商州丹陽擊退魏、韓二十萬聯軍的進攻,並于同年在洛南大敗魏、韓聯軍,魏軍敗退潼關、安邑,韓軍敗退洛地三川。當時楚為大國,地闊三千餘裏,將兵七十餘萬,與秦世代為姻親。于是,楚宣王隨將商州古道以北的廣大地區讓與秦獻公,秦獻公銘感五內。及後,楚宣王揮師北上,與魏軍戰于魯陽、禹州,大敗魏軍,奪回魯陽、禹州二地,圍困魏軍于許昌。秦師則與魏軍戰於石門(陝西)、少梁,秦軍雖然大敗魏師,但是還不能奪回河西之地

楚宣王趁火打劫楚宣王趁火打劫

楚宣王七年(公元前362年),秦獻公去世,其子秦孝公繼位,秦國河山以東的強國有六,齊、楚、魏、燕、韓、趙並峙。淮北、泗上之間仍有小國十餘個。而秦國仍然荒僻在雍州,東受魏欺,南要楚扶。秦不為各國重視,連權力被架空的周天子都不願意搭理秦國,不能參與中原諸侯的會盟。于是,他憤然喊出:"諸侯卑秦,醜莫大焉"。在這一年,秦孝公頒布"求賢令"。衛國人商鞅在這種背景下來到秦國,並很快受到重視。經過商鞅的兩次有力的改革舉措,使秦國走上富國強兵之路。商鞅變法是先秦最徹底的一場變革,它取消世襲的特權,規定按軍功給予爵位和田宅奴隸,從此秦國日益富強。

楚宣王十六年(公元前354年),魏惠王興兵南侵,與楚軍決戰于許昌之南和方、葉西北的禹州、古城,雙方投入兵力各二十萬,楚軍在許昌之南大敗魏師,韓哀侯出兵十萬助魏擊楚,楚宣王見狀,隨收兵退守方、葉,汝州、禹州、古城又被韓、魏所佔。衛鞅乘此機會,率秦軍東進,與魏軍戰于河西,敗魏軍于華陰,兵指潼關、韓城、安邑。因魏軍主力在許昌、禹州與楚師交戰,華陰、河西魏軍防守薄弱。魏惠文王聞訊,急從晉城、晉中調大軍二十萬進安邑,于韓城、潼關大敗衛鞅,擊退秦軍的進攻。衛鞅隨率軍南下,攻擊洛川韓軍,拓地至商南以北。

楚宣王十八年(公元前352年),齊聯合宋、衛攻圍襄陵(今河南睢縣),魏惠王以韓國軍隊擊敗齊等三國聯軍,齊國無奈,隻得請楚將景舍出來調停,與魏國和解。

楚宣王十九年(公元前351年),魏國歸還趙都邯鄲,迫趙盟于漳水之上,強迫泗上宋、魯等十二諸侯國來朝。

楚宣王二十七年(公元前343年),魏惠王命大將軍龐涓率三十萬大軍伐趙伐齊,齊威王用孫臏退避減灶,示弱驕兵和聲東擊西之計,于馬陵大敗龐涓,三十萬魏軍幾乎殆盡。魏國因連年征戰,再經此一敗,隨元氣大傷,由盛轉衰。魏惠王天下霸主的地位已開始動搖,齊威王更是趾高氣揚,以為天下霸主非他莫屬。衛鞅乘機率二十萬秦軍東進擊魏,意圖攻取魏國河西之地,趙軍也乘機盡出邯鄲,南下攻取魏國的安陽。魏惠王面對齊、趙、秦的三國入侵,隨命大梁、濮陽魏軍迎戰齊師,魏公子卬率安邑、洛陽二十萬魏軍迎戰衛鞅二十萬秦軍,自己率軍迎戰邯鄲的趙軍。後因公子卬受衛鞅欺詐,兵敗河西華陰,隨向齊王割地求和,同時讓出安陽給趙國,以求罷兵言和。魏國國勢一年不如一年。

楚宣王二十八年(公元前342年),時淮北、泗上之間仍有十幾個小國,楚宣王率軍三十萬東進淮北,齊威王率二十萬齊軍南下泗上,越王之侯率二十萬越軍出廣陵(揚州),北上淮北,宋君偃也率軍十萬東進徐州,四國軍隊為爭奪淮北、泗上千裏膏腴之地而展開激戰,楚宣王審時度勢,與越王之侯的二十萬越軍戰于淮北,于江蘇淮安、鹽城大敗越軍,越王率敗兵退回廣陵。楚宣王隨揮師北上,于徐州大敗宋軍、齊兵,奪得徐州,宋君偃率殘兵逃回商丘。然後,楚軍與齊軍大戰于棗庄、臨沂,雙方相持數月,互有勝負,最後,楚軍集中優勢兵力,于棗庄大敗齊軍,接著又在臨沂打敗齊軍,齊軍向東撤走,奪得日照、連雲港等海岸地帶。淮北、泗上爭奪戰以楚軍全勝而告終,除了山東的幾個小國外,淮北、泗上的十幾個小國盡入楚國版圖。

正當楚宣王與齊、越、宋三國軍隊大戰淮北之時,衛鞅率二十萬秦軍出藍關兵分二路,一路東出洛南,一路東出商洛古道,二路秦軍會合于商州,趕走商州西南面丹江一帶的數百楚軍,接著又揮師東出,奪取具有數千楚軍把守的丹鳳和少習關(武關),並派大軍駐守商洛、丹鳳和少習關。把丹江以北,少習以西,連同整條商洛古道並入秦國版圖。楚宣王聞訊,命十萬楚軍駐守淮北、徐州、泗上,率二十萬楚軍班師回荊州。楚宣王派使者質問秦孝公說:"楚秦世代姻親,推心置腹如兄弟,昔日我助秦敗三晉,並將洛南至靈寶七百裏地讓與你父獻公,約定商州和商州古道乃楚、秦所有,共同經營管理。今你乘我率師東進,興兵東出商洛,趕走我商州、丹鳳、少習駐軍,是何道理?莫非你想撕毀楚秦世代姻親,與楚交惡嗎"?

秦孝公聽後落淚地說:"這些都是衛鞅背著我幹的,隻怪我當初把二十萬大軍的兵權交給了他,而今悔之不及呀"!使者隨回荊都稟報楚宣王,秦孝公見楚國使者一走,立即八百裏快傳衛鞅說:"你有大功于秦,本欲與你共同分享秦國,今楚宣王派使者前來,它日必興師問罪,奈何。現將商州、洛南、丹鳳七百裏地賜給你,命你為侯,封你為商,你可自立,不必再回鹹陽了"。衛鞅不知是理,隨號商君,自立商國,並改姓名為商鞅,接著令軍士大興土木,建造從商洛到商南的第一座規模宏大的城池商邑(在現丹鳳縣),阻斷商洛到商南的商州古道,並增高加固少習關,以大軍十萬駐扎商邑、少習,大軍十萬駐扎商州、洛南,並招兵買馬,擴軍備戰。楚宣王大怒,正想舉兵討伐衛鞅,前方快馬來報,齊威王正聚集軍隊,南下泗上,魏惠文王舉兵南下周口。楚宣王西伐衛鞅的事隨暫時放下,令大將屈武(屈匄之父)率十萬楚軍駐守商南、浙川,然後移師十萬于周口、阜陽,十萬于徐州、淮北。魏、齊軍隊聞訊,隨不敢南下。翌年,楚宣王重病,歲末死,在位三十年。臨死前,乃念商州楚地。

相關事件

虛心納諫

公元前353年,楚宣王任命昭奚恤為令尹,江乙進言:"有個寵愛自己狗的人,狗向井裏撒尿,鄰居看見了,想到他家裏去告訴他,卻被狗堵住門咬。現在昭奚恤常常阻撓我來見您,就像惡狗堵門一樣。況且一有專說別人好話的人,您就說:'這是君子啊!'便親近他;而對愛指出別人缺點的人,您總是說:'這是個小人。'便疏遠他。然而人世間有兒子殺父親、臣下殺君主的惡人,您卻始終不知道。為什麽呢?原因在于您隻愛聽對別人的稱頌,不愛聽對別人的指責呀!"楚王聽後說:"你說得對,今後我要聽取兩方面的言論。"

大臣江乙

安陵君知時矣江乙說于安陵君 江乙說于安陵君曰:"君無咫尺之地,骨肉之親,處尊位,受厚祿,一國之眾,見君莫不斂衽而拜,撫委而服,何以也?"曰:"王過舉而已。不然,無以至此。"江乙曰:"以財交者,財盡而交絕;以色交者,華落而愛渝。是以妣女不敝席,寵臣不避軒。今君擅楚國之勢,而無以深自結于王,竊為君危之。"安陵君曰:"然則奈何?""願君必請從死,以身為殉,如是必長得重于楚國。"曰:"謹受令。"三年而弗言。江乙復見曰:"臣所為君道,至今未效。君不 用臣之計,臣請不敢復見矣。"安陵君曰:"不敢忘先生之言,未得間也。"于是,楚王遊于雲夢,結駟千乘,旌旗蔽日,野火之起也若雲蜺,兕虎嗥聲若雷霆,有狂兕牜羊車依輪而至,王親引弓而射,壹發而殪。王抽旃旄而抑兕首,仰天而笑曰:"樂矣,今日之遊也。寡人萬歲千秋之後,誰與樂此矣?"安陵君泣數行而進曰:"臣入則編席,出則陪乘。大王萬歲千秋之後,願得以身試黃泉,蓐螻蟻,又何如得此樂而樂之。"王大說,乃封壇為安陵君。君子聞之曰:"江乙可謂善謀,安陵君可謂知時矣。"

據《戰國策·楚策》記載, 安陵君乃是楚共王的得寵之人。有一個叫江乙的人提醒他,君主為什麽對你好,你不姓熊不姓姬不姓屈就是說沒有高貴血統,他為什麽如此寵愛你,隻因為你的俊貌。但你總有一天會色衰愛弛。美最靠不住,甚至連所睡的席子還沒有破的時候,你就失去寵幸了。安陵君急忙討主意。江乙告之,你最好抓住一個機會,告訴君王說,與他同生共死,便會長期得到他的信任和眷顧。這個主意一出三年,安陵君無法有表達的合適機會。當安陵君和楚共王在雲夢澤巡獵時。共王心情不錯,突有所感,這個打獵,真令我忘憂也。不知在我死後,誰和我享受快樂。安陵君就地跪下發誓道,願隨大王于九泉之下。楚共王聽之,便設壇封他為安陵君。

軼事典故

狐假虎威

楚宣王問群臣說:"聽說北方諸侯都害怕令尹昭奚恤,果真是這樣的嗎?"群臣無人回答,江乙回答說:"老虎尋找野獸以便吃了充飢。捉到一隻狐狸。"狐狸對老虎說:'您不敢吃我,天帝派我掌管森林中的野獸,如果您吃掉我,就違背上天的命令。您如果不相信我的話,我在前面走,您跟在我的後面,看看群獸見到我,有哪一個敢不逃跑的呢?'老虎信以為真,就和狐狸同行,群獸見到它們,都紛紛逃跑,老虎不知道群獸是害怕自己才逃跑的,以為是害怕狐狸。現在大王的國土方圓五千裏,大軍百萬,卻由昭奚恤獨攬大權。所以,北方諸侯害怕昭奚恤,其實是害怕大王的軍隊,這就像群獸害怕老虎一樣啊。"

史籍記載

史記·卷四十·楚世家第十》

《戰國策·卷十四·楚策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