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雲驄

楊雲驄

楊雲驄,小說人物,明朝忠臣楊漣的兒子,楊漣由于彈劾奸臣魏忠賢而得罪權貴,被官府抄家,楊雲驄當時被楊漣的護院武士羅鐵臂救走。

羅鐵臂在路上碰見了「白發魔女」練霓裳,邀請練霓裳收楊雲驄為徒,由于練霓裳有事在身不能收徒,隨她把楊雲驄推薦給了好友岳鳴珂(晦明禪師),楊雲驄成為了晦明禪師的大弟子。

在梁羽生的小說中,楊雲驄與納蘭明慧相戀,生下一女兒,使得愛戀他的飛紅巾一夜白頭,後來,楊雲璁去尋納蘭明慧,當時,納蘭明慧即將成婚,拒絕與其逃走。

最後,楊雲璁帶著自己的女兒獨自離開,在錢塘江邊被齊真君的徒弟紐軲轤打死。

  • 中文名稱
    楊雲驄
  • 國籍
    中國(明末清初)
  • 民族
  • 出生地
    北京
  • 主要成就
    協助回疆少數民族抗清
  • 籍貫
    湖北廣水

角色設定

身份:北疆抗清英雄、「塞外奇俠」之一

門派:天山派

《七劍下天山》中的楊雲驄(王學兵飾)《七劍下天山》中的楊雲驄(王學兵飾)

父親:楊漣

師祖:霍天都

師祖母:凌雲鳳(凌慕華)

師父:晦明禪師(岳鳴珂)

師弟:楚昭南凌未風(梁穆郎)

愛人:納蘭明慧、飛紅巾

情敵:多鐸(多格多)、楚昭南、押不廬

女兒:易蘭珠

女婿:張華昭

親家:張煌言

徒孫:馮瑛唐曉瀾

盟弟:麥蓋提、伊士達

殺身仇人:紐祜盧

武器:「斷玉劍

武功:「天山劍法」

人物生平

十年後楊雲驄技成下山,在天山南北路,遊俠仗義,鋤強扶弱,幫助哈薩克族人抵抗清軍,在回疆他和清軍打了六年仗,終因寡不敵眾,自新疆中部一直退至南疆,被迫進了塔克拉瑪幹沙漠

各部分成了零星小股,四處逃散。

在逃散的途中楊雲驄碰上了自己的師弟楚昭南,並且楚昭南已經投靠了清軍,楊雲驄十分的生氣,和楚昭南一場大戰,楚昭南不敵,不料他們卻碰上了沙塵暴的鬼天氣,楊雲驄也由此和伙伴們失散了,楊雲驄也被奇女子納蘭明慧所救。

此後不久楊雲驄就知道了納蘭明慧是大仇人納蘭秀吉的女兒,楊隨離開納蘭明慧踏入南疆,在南疆碰上了女俠飛紅巾,以後他和飛紅巾聯手抵抗清軍。

在抵抗清軍的鬥爭中楊雲驄也救了納蘭明慧一命,由此他們墜入了愛河之中,兒納蘭明慧又被其父親許配給了多鐸,納蘭明慧無奈隻好和楊雲驄分手,楊雲驄為了見納蘭明慧特從回疆趕到杭州來見,當他知道納蘭明慧不會回頭時毅然的搶走了自己的女兒易蘭珠,可惜楊雲驄在路上碰上了清軍達人紐祜盧,兩人大戰一場,楊雲驄由于保護易蘭珠和紐祜盧同歸于盡,最後楊雲驄托付凌未風把易蘭珠帶到了天山。

出場描寫

玉羅剎出了客店,施展絕頂輕功,不過半個時辰,就到了飛狐嶺下。飛狐嶺隻是一座小小的山崗,玉羅剎在嶺的這邊,就聽得那一邊的廝殺之聲,心道:「哈,來得正是時候,他們果然動起手啦!我且看看羅鐵臂的武功進境如何?」三五之夜,月光皎皎,玉羅剎上了山頭,俯首下望,隻見山腳小路上三個人圍著羅鐵臂廝殺,除了甘天立與焦化之外,另外一人也似在那兒見過似的,玉羅剎看了一看,記起這是在陝南被自己追得望風而逃的錦衣衛指揮石浩,心道:「聽說石浩已升了西廠的副總樁頭,怎麽他也來啦。」再看清楚時,羅鐵臂還背著一個小孩,在三人圍攻之下,十分危急!

。。。。。。。。。。。。。。

月光下隻見小孩面如滿月,張口說道:「姑姑,多謝你。」玉羅剎怔了一怔,在這樣的激鬥危險之中,這小孩居然不哭,面色也並不顯得怎樣驚惶,還敢開口向自己招呼,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大膽孩子!

--《白發魔女傳》第二十二回 六月飛霜 京城構冤獄 深宮讀折 俠女送奇書

駝背上另一個青年笑著罵道:「伊士達,沒有把你渴死呀?唱這樣的歌,我給你唱得喉嚨都焦啦!」

--《塞外奇俠傳》第一回 師兄弟沙漠奇逢

謝幕描寫

楊雲驄寫完後,叫少男過來將汗衫取去,斷斷續續說道:「你把這幅血書拿去,並將我的短劍為憑,抱著這個孩子,上天山去見我的師父晦明禪師,他會教給你天下獨步的劍法!」說完之後,好似大事已了,雙目一合,就此再不言語。

--《七劍下天山》楔子 一闋詞來 南國清秋魂夢繞 十年人散 綉房紅燭劍光寒

人物點評

楊雲驄是一個有情有義的好男兒,他武功高強大義凜然,果真有其父的作風,不畏權貴,在納蘭秀吉的軍營中毅然的敢于和納蘭秀吉作對,他有情有義,納蘭明慧救了他一命,他不因為納蘭明慧是仇人的女兒去和她為難,相反他也救了她一命,他要比他的師弟好的多,楚昭南性格高傲,有點不服于人,他在飛紅巾的營中喜歡飛紅巾,由于得不到飛紅巾的喜歡而投靠了清軍,並且楚昭南也隻是為自己著想,一次對戰中他為了逃命卻丟下自己的同伴,楊雲驄絕不是這種自私的人,可惜楊雲驄性命短暫,要不他也會為天山派留下光輝的一筆。

花開花落,緣起緣滅--楊雲驄,飛紅巾

楊雲驄楊雲驄

南鄉子

大漠鷹,兒女行,肝膽相照心欲通。奈何重來朝雲散,青絲換,紫玉煙沉夢已冷。

一個英姿颯爽,一個豪氣幹雲,同是為國為民的英雄兒女,本可以成就一段武林佳話,草原傳奇。如果沒有那次意外分離,或者沒有那個意外相遇。對于楊雲聰來說,飛紅巾敢作敢當無需別人的憐惜呵護,他是放心的。而納蘭小姐的溫婉嫵媚卻是那般的我見猶憐,需要他的臂膀去擋風雨。事實上,這段感情的起點就是錯誤,初萌情愫的小姑娘是盲目的,那眾口盛贊的楊大俠也看不到未來的隱憂麽?他根本無視兩人的未來,隻是自私的認為對方會隨他天涯海角,哪怕拋棄父母族人,過往生活的一切。所以,聽到杭州大婚的訊息才不能學會放手和祝福,而是用自己的命換來女兒對母親的恨。最終,誤了納蘭,負了飛紅巾,剝奪了女兒十八年的快樂。楊雲聰,戰場的英雄,人生的敗客。

--節選自羽靈的《醉別春思--冷觀擦肩而過的十段情緣》

(摘自梁羽生家園天山劍譜)

電視劇中人物

兵器

青幹劍 --青幹劍是晦明打的最後一把劍,以隕石煉成。它奇鈍無比,削鐵如泥,可抵擋天下最鋒利的武器,是最高防守兵器。

生平

楊雲驄是天山派晦明大師的二弟子,他為人敦濃,不喜爭強鬥勝,在諸弟子中屬功夫上乘的一個。

楊雲驄楊雲驄

隱忍深山,潛心修劍並非他最終選擇,他想幹一番大事。他是一個忍耐心極強的男人,所以往往抑製自己真實的東西,以至于被人當做 [內奸] ,都沒有絲毫怨言。七劍下山失敗後,他又投奔飛紅巾,他想以此證明自己沒有失敗。飛紅巾是他生命中出現的第一個女人,對這個過于 [冷面] 的強悍女人,他不知是愛是敬是畏是怨。但飛紅巾的強硬是個性素來溫吞的他難以接受的,所以當與一個溫柔多情的滿人女子----納蘭明慧相遇後,他的生活完全被改變。在接受納蘭明慧的同時,他就陷入了悲劇的漩渦。

他跟楚昭南恰恰是兩個極端,實際上是維系《七劍》的隱性核心。楊雲驄與大師兄楚昭南雖是患難中共同成長的好兄弟,但二人性格上的歧異,潛在著雙生雙克的關系,晦明要楊雲驄也下山,就是暗裏有著管束楚昭南的含義。

楊雲驄是《七劍》中代表《防守》的人物。

評價

晦明:雲聰,你為人生性憨厚,處處讓人三分,但是關鍵時刻還是要黑白分明阿。

借穆郎的話來看,穆郎曾經對楊雲聰說過:在天山上,我是師傅最小的徒弟,凡事有大師兄擔著,不用我做主。後來我才覺得,其實不是因為大師兄,而是因為你,二師兄,你就是這樣一個人,能夠給周圍的人安全感。再後來,下天山了,我覺得我不能凡事都依靠你們了,所以我慢慢的自己開始做決定。。。不錯,楊雲聰這個人的確很有人緣。我更認為他比較聰明。因為他是在用腦子思考,而不是莽撞行事。記得他和飛紅巾說過一句話:不去想並不等于問題不存在。飛紅巾是個有主見的人,但是卻反對楊雲聰的這種凡事都要想個明白的人。楊雲聰確實是這樣一個凡事都要想個明白的人,所以他能夠真正的有自己的主見。楊雲聰曾經對納蘭明慧說過,他殺人是憑良心殺人,對于一個真正有主見的俠客,不妨認為這句話可以相信。記得,楊雲聰與克裏木陪同飛紅巾找水源,那麽一大批人就走同一條路,萬一找錯了方向,要回過頭來很難,畢竟在烈日炎炎的大漠裏,多走一段時間就要多喝水,而身上所攜帶的水有限。這樣找顯然是一種效率非常低的方法。所以楊雲聰認為這樣找下去不是辦法,他和克裏木兩人離開隊伍走了另外的一條路,這樣兩隊人找水源,同一時間內找到水源的機會當然要大一些,果然讓楊雲聰找到水源,救了大家一命。

性格部分

飛紅巾不知道為什麽竟然沒想到,或者想到了沒去做。雖然不能證明飛紅巾傻,但是至少證明楊雲聰不傻。還有一段也可以看出來楊雲聰的聰明。當大家走了好幾處仍然找不到水源,都停下不走,表示絕望,天亡我的時候,飛紅巾隻是勸大家跟著她走,她還知道另一處水源是地圖上沒有的,甚至用皮鞭抽打隊伍裏的人仍然不能激起大家前進的動力的時候,楊雲聰看見天上飛的老鷹,想到了沙漠裏的人對圖騰的崇拜,吹起口哨,喊了兩句:天佑沙漠之鷹!眾人馬上重拾勇氣。對此,飛紅巾也不得不佩服起來。難道這種聰明是天生來的嗎?我想,楊雲聰對凡事都要刨根問底,思考個究竟的習慣,應該是他智慧的源泉。諸如此類的別的地方就不多說了。

再看楊雲聰的憨厚幽默,他對飛紅巾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起初飛紅巾鞭打艾爾江的時候,楊雲聰笑她野蠻,嫁不出去,這可以算是一種愛開玩笑的幽默作風。更幽默的是他稱呼自己的馬叫妞。還有當他身中劍傷而納蘭明慧要在床上休息了,所以被納蘭明慧從床上推下來的時候,居然說了聲---謝謝阿。不能不算是幽默了一把!而他打算隻身前往闖大漠中多格多的軍營時,碰到飛紅巾阻攔,明確拒絕飛紅巾同去的理由也直接--看到你受傷我會很難過的。的確是憨厚而更令人感動。更多的例子不勝枚舉。

至于楊雲聰的大氣有風度,是顯而易見的。他面對紅槍會的質疑,面對飛紅巾的責罵(姑且這樣說吧)總是顯得溫文爾雅,為大局著想,寧願被鎖在紅槍會的武器庫,寧願背負冤屈遠走大漠,用師傅的話說就是處處讓人三分。用楚昭南的話說就是:雲聰生性淳厚,不喜歡爭強好勝。不一而足,楊雲聰說話的語氣與大氣而放浪的樸實衣著的確給人以安全感。而他的高強武藝與聰明相輔之,令人更感安全,人品令人折服。

愛情部分

楊雲聰對納蘭明慧的感情是至死不渝的,納蘭明慧也一樣。至于他對飛紅巾開始是在好感中帶著要為她負責的責任感,後來知道沒有那回事之後,剛巧碰上明慧,愛上明慧之後對飛紅巾自然淡漠了些,但是仍然留著那塊紅巾。後來飛紅巾多次挺身 救明慧,救楊雲聰女兒寶珠,以及救楊雲聰,以至最後為楊雲聰與扭咕嚕同時跌下山崖,讓楊雲聰體會到了飛紅巾對他的愛之深。

新加坡版楊雲聰新加坡版楊雲聰

如果說之前,沙漠吻別,飛紅巾主動表白等隻讓楊雲聰感到的隻是一種一時任性,或者別樣的個性的話,恐怕楊雲聰不會當真,然而此時,楊雲聰不得不對以往對飛紅巾的所作所為表示愧意與歉意了,楊雲聰臨死之前,一再地說自己錯了,讓寶珠替她還,還,還。一連三個還 字,由此,兩人的感情肯定升華到普通朋友之上了。至于後來據說,寶珠長大後認飛紅巾為娘則是飛紅巾當之無愧的了。飛紅巾也曾默默說過,寶珠要是自己生的該多好!如果寶珠長大後能叫飛紅巾一聲娘的話,這可以算是楊雲聰達成了飛紅巾的一個心願,或者說楊雲聰與飛紅巾感情的一種還算不錯的結果,我也樂于見到這樣的結局。

以上是電視劇《七劍下天山》中改編的形象,在原著小說中,楊雲驄是晦明師的大弟子,楚昭南則是二師弟

相關佩劍

青幹(楊雲驄)

影視形象影視形象

奇鈍無比,非極鋒利,可抵擋天下最鋒利的武器,可克製"由龍",是最高防守兵器。"青幹"是晦明打的最後一把劍,劍以隕石煉成。青銅感覺,表面不平,有顆粒感覺,可以折射光線。劍身有菱形反光鋼珠,揮耍時逞彩虹光暈。削鐵如泥,是克製"由龍"劍的兵器。

隻要有一點光,"青幹"會發光,光線四散中,看不清劍鋒在哪兒時,劍鋒已到。令人避無可避。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