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雪華

楊雪華

楊雪華 男,漢族,1923年6月出生,江蘇省南通市人。
  • 中文名稱
    楊雪華
  • 出生日期
    1923年6月
  • 出生地
    江蘇省南通市
  • 性別
  • 民族
    漢族
  • 國籍
    中國

經理

楊雪華, 男,漢族,1923年6月出生,江蘇省南通市人。1945年6月參加革命工作,1947年9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南通市工藝美術公司經理等職,其事跡被收入2007年8月中國工人出版社出版發行的《開國將士風雲錄》一書中。

主任簡介

個人簡介

楊雪華,女,1963年1月出生,中共黨員,玉橋街道葛布店北里社區黨總支書記、居委會主任,曾榮獲北京市勞動模範、首都優秀社工、北京市婦聯繫統先進個人、北京市社會領域優秀共產黨員、通州區"抗擊非典"先進個人、通州區社區建設工作先進個人、通州區2003-2007年度"十大人民調解員"、通州區2008年度計畫生育協會優秀會長、通州區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先進個人、通州區第二次全國經濟普查先進個人、通州區服務奧運優秀志願者、通州區優秀黨務工作者、通州區首屆"勤廉之星"、通州區優秀黨務工作者等榮譽稱號。

人物事跡

楊雪華,現任玉橋街道葛布店北里社區黨總支書記、居委會主任,在這個崗位上工作整整11年了。11年來,她為居民辦理了無數個證件,為居民化解了無數個矛盾,她樂於幫助每位到居委會求助她的居民,她早已把社區當成自己的家,與這個大家庭里的父母、兄弟姐妹,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

一天晚上11點,已經睡著了的她,接到一個樓門長電話,"楊子,我是聶老師,租住直屬庫平房的周慧,肚子疼得厲害,像是要早產,她丈夫去東北了,孕婦必須趕緊送醫院,不然會有生命危險。

那好吧,您在小區門口等我,我們開車去接您。"一邊穿著衣服,一邊催著他的丈夫:別看電視了,趕快下樓開車。車,急速行駛,11點10分,她下了車,急忙跑進出租屋,只見,孕婦斜倚在床沿,滿頭大汗,緊咬牙關,手捂著疼痛的肚子。

她攙著孕婦慢慢上了車。11點30分,來到醫院婦產科,大夫檢查完對她說:"孕婦7個月早產,我們這兒,沒兒科,在這生可以,孩子不保活,家屬必須在單子上籤字。要不然,你們就轉院。"她當時就急了,眼看就要生了,黑燈瞎火的,這往哪轉呀!"醫生,她是外地人,家屬又不在身邊兒,我是居委會的,救人要緊,單子我簽,您看行不。"在這緊要關頭,她代孕婦家屬簽了字,又忙著辦理手續。

外地打工來的,生活十分困難,當時,孕婦身上只有130元。她趕緊找人湊錢,跑著,樓上樓下的掛號、交費、簽單、辦理住院。凌晨2點05分,一個3斤9兩的早產小生命降臨了,她又連夜坐120 把孩子護送到陸軍總院。回到家,已是凌晨5點。

兩個月後,孩子出院,母親抱著孩子來到居委會,兩眼閃著淚花"楊姐,您看小孩多好呀,您救了我們母女兩條命。我來通州打工,沒有親人,遇到人命關天的大事,您像親人一樣幫助我,真不知,該怎么感謝您,您讓我感到,有愛,在那兒都是家。""妹妹,不用謝,這是我應該的。今後有需要幫忙的,你儘管說。"

奧運期間事跡

2008年奧運會期間,面對殘疾人翟蘭琴因家庭矛盾,揚言要衝擊奧運會,此事市、區領導非常重視。

楊雪華一方面安排24小時的居民監控力量,另一方面,在翟蘭琴女兒軍訓回家路上被車撞成腦震盪後,買了營養品入戶看望,並及時與朝陽區殘聯和翟蘭琴所在的朝陽區柳芳南里居委會取得聯繫,為她家爭取到了1500元臨時救基金給孩子看病用,感動得翟蘭琴夫婦除給她作揖外,還表示不給居委會找麻煩,決不衝擊奧運會和殘奧會。

為流動兒童開辦"小屋驛站"

2013年年初,她按照日常工作,和居委會的同志一起到平房區入戶,回來的路上,看到幾個髒乎乎的孩子背著書包圍著一輛130卡車追追打打,一會兒跳上,一會兒跳下,旁邊的一位老奶奶急著阻攔"別上人家汽車呀,這要是摔著,碰著可怨誰呀"。她上前一問,老奶奶才說:"都是外來打工的孩子,可鬧騰了。

爹媽都是晚上出去擺攤,且不回來呢,孩子沒人管,到處亂跑。"這事對她觸動很大,萌生了要把他們組織起來,給這些孩子提供一個校外活動空間的想法。

通過與領導的溝通,與多家單位協調,很快,她帶領小區7名退休教師於2013年5月成立了葛北社區"劉姥姥溫馨小屋聶奶奶陽光驛站 ",終於使這些流動兒童放學以後有個好去處。"小屋 驛站"開辦一年多,孩子們的成績天天在提高,品德素質也有了提升,孩子們的身心都得到了健康發展。如今,"小屋驛站"的名氣揚名玉橋,別看它小,可發揮了正能量。

照顧抑鬱症病人

2013年9月的一天早晨,她又接到了居民電話,裡面邊傳來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主任,你快來吧,我心裡堵得慌,腦袋要炸了,我要不行了,活不了了,活不了了……"聽到這,她邊穿鞋邊安慰:"梁姐,您別著急,把心靜下來,做深呼吸,我馬上就到。

"她背起包,跑下樓,騎上腳踏車,瘋了一般,奔向梁玉琴家。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上樓,進屋見梁姐躺在床上雙手抱頭,"哎呦、哎呦......我的頭要炸了,我要死嘍。

"她拉住梁玉芹的手,"姐姐,你一定要聽醫生的話,吃了藥,睡上一覺,頭疼就會減輕"楊雪華哄著她,把藥吃了,讓她慢慢安靜下來;又用手,抹著她的胸口,對她進行心理催眠疏導。從發梢到髮根,"放……松.放……松,慢…..慢放…..松。"她不厭其煩,一遍又一遍的說著,直到她睡著。

梁玉琴大姐今年55歲,更年期使她患上抑鬱症,並有了自殺的念頭。女兒在國外留學,陪不了她。丈夫又老實巴交,不會說什么。

心亂、情緒不好,她就給楊雪華打了電話。為了解開她心中的疙瘩,楊雪華帶她看了幾次醫生,拿著慰問品到家裡去看她,陪她聊天。現在她的病好了,又精神愉快的參加到社區活動中。

2014年春節,梁玉芹的女兒回國休假,特意到居委會感謝這位居委會楊主任:"楊姨,聽我媽說,在她有病最難的時候,是您像親姐妹一樣關心她,沒有您的幫助,我媽就垮了,我們這個家也就完了"

楊雪華,她始終把助人為樂作為自己的快樂之本,她待社區如似她的家,待居民如似她的親人,對社區工作,她投入了全部熱情,不計付出和回報,全心全意地為她的這個"家"和她的"親人"創造著"一家人"的幸福。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