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金英 -明朝嘉靖年間的

楊金英

明朝嘉靖年間的"壬寅宮變"代表人物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明朝嘉靖帝的宮女壬寅宮變的首位實行人。

她在宮中的身份為常在或答應。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十月二十一日(實為二十二日卯時分),楊金英與蘇川藥、楊玉香、邢翠蓮、姚淑翠、楊翠英、關梅秀、劉妙蓮、陳菊花、王秀蘭等宮女試圖將嘉靖帝勒死,未遂,史稱壬寅宮變。根據楊金英自己的口供,張金蓮事露方告,徐秋花、鄧金香、張春景、黃玉蓮皆同謀,王寧嬪主謀,曹端妃也知情。

事後,嘉靖帝下旨,將這些涉案的妃嬪宮女不分首從都斬首示眾。家屬被連坐斬首十人,罰為奴婢二十人,財產籍入,諸以異姓收系者審辨放出。

  • 本名
    楊金英
  • 所處時代
    明代
  • 出生地
    河南
  • 去世時間
    1542年
  • 主要成就
    "壬寅宮變"代表人物
  • 性別
  • 職業

簡介

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發生了轟動一時的宮婢案,史上稱"壬寅宮變"。楊金英等十餘名宮女,因不滿明世宗暴行而趁其睡覺時,用繩子套在皇帝的頸部欲將其勒死,但因打繩結時,在匆忙中打了個死結未能將皇帝當場勒死,被及時趕來的方皇後將皇帝救活。結果可想而知,楊金英等十餘名少女被押至"西市",遭"凌遲處死"," 屍梟首示眾"。

歷史

明朝嘉靖年間的"壬寅宮變",是歷史上一起罕見的宮女起義。當時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為求長生不老,要以"吸風飲露之道"成仙。當時古人有以蕉葉待露的習俗。在園中可植蕉數株,每早,闊葉上必布滿甘露,晨起口幹舌燥之即,吮吸若幹片,可覺甘甜爽口,並有延年宜壽之說。這也隻合生在環境尚未污染之時的古人使用,今人斷不可取,蓋今日之晨露,已囊括了多種金屬重粒子矣。可惜明世宗嘉靖帝不懂此法,此人對修道成仙已近于癲狂,為採集甘露飲用,日命宮女們凌晨即往御花園中採露,導致大量宮女因之累倒病倒,遂演壬寅宮變。楊金英等十數名宮女用黃綾布幾乎把這位皇帝勒死。大約北京城種不得這江南之物,故世宗沒有想到用蕉葉來替代盛露的玉盤吧!後方皇後趕到,將宮女們製服、並下令斬首。而且,連當時服侍嘉靖帝之端妃,也一並斬首。由于此事發生在在嘉靖壬寅年(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所以後世史學家稱之為"壬寅宮變"。

當時史料曾有如下記載:

嘉靖二十一年十月二十一日(1542年11月17日),嘉靖帝召幸曹端妃,凌晨,十幾個宮女決定趁朱厚熟睡時把他勒死。先是楊玉香把一條粗繩遞給蘇川葯,這條粗繩是用從儀仗上取下來的絲花繩搓成的,川葯又將拴繩套遞給楊金英。邢翠蓮把黃綾抹布遞給姚淑皋,姚淑皋蒙住朱厚熜的臉,緊緊地掐住他的脖子。邢翠蓮按住他的前胸,王槐香按住他的上身,蘇川葯和關梅秀分把左右手。劉妙蓮、陳菊花分別按著兩腿。待楊金英拴上繩套,姚淑皋和關梅秀兩人便用力去拉繩套。

眼看她們就要得手,繩套卻被楊金英拴成了死結,最終才沒有將這位萬歲爺送上絕路。宮女張金蓮見勢不好,連忙跑出去報告方皇後。前來解救的方皇後也被姚淑皋打了一拳。王秀蘭叫陳菊花吹滅燈,後來又被總牌陳芙蓉點上了,徐秋花、鄭金香又把燈撲滅。這時管事的被陳芙蓉叫來了,這些宮女才被捉住。朱厚璁雖沒有被勒斷氣,但由于驚嚇過度,一直昏迷著,好久才醒來。

事後,司禮監對她們進行了多次的嚴刑拷打,對她們逼供,但供招均與楊金英相同。最終司禮監得出:"楊金英等同謀弒逆。張金蓮、徐秋花等將燈撲滅,都參與其中,一並處罰。"

從司禮監的題本中可知,朱厚璁後來下了道聖旨:"這群逆婢,並曹氏、王氏合謀弒于臥所,凶惡悖亂,罪及當死,你們既已打問明白,不分首從,都依律凌遲處死。其族屬,如參與其中,逐一查出,著錦衣衛拿送法司,依律處決,沒收其財產,收入國庫。陳芙蓉雖系逆婢,阻攔免究。欽此欽遵。"邢部等衙門領了皇命,就趕緊去執行了。有個回奏,記錄了後來的回執情況:"臣等奉了聖旨,隨即會同錦衣衛掌衛事、左都督陳寅等,捆綁案犯赴市曹,依律將其一一凌遲處死,屍梟首示眾,並將黃花繩黃綾抹布封收官庫。然後繼續捉拿各犯親屬,到時均依法處決。"聖旨中提到了曹氏、王氏,曹氏、王氏是誰呢?據人考證,她們是寧嬪王氏和端妃曹氏,因此,有人根據這道聖旨得出結論,是曹氏、王氏指使發動了這場宮廷政變。

司禮監題本中記錄了楊金英的口供:"本月十九日的東梢間裏有王、曹侍長(可能指寧嬪王氏、端妃曹氏),在點燈時分商說:'咱們快下手吧,否則就死在手裏了(手字前可能漏一個'他'字,指朱厚熜,或有意避諱)。'"有些人便以這一記載作為主謀是曹氏、王氏的證據。

處理結果

方皇後下令,將楊金英等十餘名宮女被"押至西市,凌遲處死屍梟首示眾" 。而首謀之一的王寧嬪和傳說知情的曹端妃,則在皇宮內一個僻靜角落被凌遲處死。

據《萬歷野獲編》記載,當時被凌遲處死的十六名宮女分別是:楊金英、楊蓮香、蘇川葯、姚淑翠、邢翠蓮、劉妙蓮、關梅香、黃秀蓮、黃玉蓮、尹翠香、王槐香、張金蓮、徐秋花、張春景、鄧金香、陳菊花。

"深閨燕閒,不過銜昭陽日影之怨",是明末歷史家談遷對此案的看法,但事實究竟如何,無人知曉,因此成為又一樁宮闈之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